细雨缠绵

细雨山庄庄主张普信一手细雨剑法使得出神入化,为人更是乐善好施。江湖
上有很高的声望。其少庄主风流倜傥,虽然鲜少参加武林露面,但其风流韵事早
已传遍江湖。少庄主张信不仅娶了大儒梅西风如花似玉的闺女,更是抱得江南青
玉楼花魁而归。各派少侠都将之奉为偶像。对其艳遇羡慕不已。
不想,天降横祸,细雨山庄对头飞龙堡联合江南绿林,趁夜突袭细雨山庄,
老庄主力战而亡,那一晚,细雨山庄的火,整整烧了一个晚上。
****** *** ***
三年后
飞龙堡
岳启明便是飞龙堡第一高手,内外兼修,一身功夫已至化境。当年关东马贼
流窜江南,岳启明一个偶然的机会知道了流窜马贼的落脚地点,等不及援军,便
只身杀上门。那一战,岳启明浑身上下多了大大小小一百零七道伤口,一帮马贼
却是被他尽数斩杀。
岳启明一战成名,之后更是越战越勇。几年来无一场败绩。后面更是救得一
少林叛僧,机缘之下学得少林绝技,结合自己的领悟,创出一套伏虎霸王拳。一
身功夫更是深不可测。
岳启明就是一杆旗,只要岳启明不倒,飞龙堡就无懈可击。
细雨山庄一战后,岳启明已经很少出手了,因为值得他出手的人物越来越少。
像岳启明这样的人,无疑是很自信的。因为不自信的人,都被他斩落刀下,
所以岳启明是个自信的人。
今天是飞龙堡堡主纳第三房姨太太的日子,飞龙堡堡主黄飞龙对岳启明恩重
如山,视如己出。岳启明打算把一件拖了许久的事情办了,顺便当成是堡主纳妾
的贺礼。
岳启明在街上慢慢的走着,后面跟了一个小厮张欢。像岳启明这样的高手从
来就不需要太多人跟着。
岳启明到了一家青楼,这家青楼叫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青楼里有一名妓。
此女名莲花,两年前突然出现在这青楼。婀娜的身姿,绝美的面容,肯定是大受
欢迎,只是莲花心高气傲,一般人想见一面都难。
岳启明自然不是一般人,所以他现在就坐在莲花的香闺里。
莲花:“岳二爷怎么有空到奴家这来,今日可是黄堡主纳妾的大好日子呢。”
岳启明:“来这。自然是寻欢作乐,听闻莲花姑娘舞姿美妙,请姑娘舞上一
曲如何?”
在香闺中邀请姑娘跳舞,跳的自然不是平常的舞蹈。莲花美目轻移,看向岳
启明身后的小厮张欢,却是说道,“为岳二爷舞一曲自然是可以,却不曾听闻岳
二爷寻欢时喜欢叫下人看着。”
岳启明似笑非笑,说道:“却是无妨,赏钱少不了你便是。”
莲花心中叹道,却是个粗人,等会估计会双龙一凤。脸上却是笑意盈盈,道
:“如此,奴家就献丑了。”
款款起身,莲花褪下外衣,露出一身红色的薄丝纱衣,浮凸有致的身材若隐
若现,轻纱下竟是两串兰花遮住了胸前两点和胯下。丝竹之声响起,莲花纤腰一
扭,翩翩起舞。舞姿时而柔美,时而张扬。
轻纱之下完美的胴体若隐若现,关键的部位虽然被兰花遮住,但轻舞之下另
显风情。便是岳启明久经风月,也是看得口干舌燥。
丝竹变为靡靡之音,莲花的舞蹈渐趋狂放。举手投足之间散出的别样风情让
人迷醉。莲花的身体时而曲卷折叠,时而轻柔舒展。柔美的娇躯伴随着不可思议
的颤动。胸前,臀部的颤动尤为明显。兰花也随着颤动片片落下。
岳启明和张欢不由自主的吞了口水。期待着兰花全部掉光。
莲花抬起修长的大腿,重心全部落在另一只脚上,捏起兰花指,美妙的娇躯
柔弱无骨的扭曲着。随着这个动作,靡靡的丝竹之音也到了顶峰。莲花身上的兰
花落尽,两枚嫣红的蓓蕾傲然挺立在雪白的乳峰上,胯下妙处洁白无暇,竟然是
白虎之穴。
岳启明看得血脉喷张。恨不得立马将眼前的尤物抱在怀中慢慢怜惜。
丝竹之声戛然而止,莲花也停了下来。丰满的胸部冒出了细细的汗珠,随着
呼吸轻轻起伏,无比诱人。
看着两人死命的盯着她的胸部,莲花有些害羞,轻轻的遮住了胸部和腰下,
美目含春,娇媚的横了岳启明一眼,道,“奴家这舞,岳二爷可满意?”
岳启明哈哈大笑,“满意,满意。”站起身来,一把扯掉莲花的轻纱,将莲
花横腰抱起。迫不及待的向大床走去。
莲花娇羞的抱着岳启明的脖子,任他施为。
岳启明压住莲花,一双手在完美的娇躯上上下其手,享受莲花如丝绸般滑腻
的肌肤。莲花娇媚的哼哼着。显然是情动无比。
岳启明一双手在莲花腰间某处穴位停了下来。莲花娇躯一震。岳启明附在莲
花耳边说道,“听闻神鬼十八门出了一位少女,妓家吸阳大法使得炉火纯清,多
少英豪在其胯下饮恨。而且这少女还是江南青玉楼花魁呢。”
莲花脸色苍白,强笑道,“二爷说什么呢,奴家早已等不及,快怜惜奴家吧。”
岳启明一只手轻轻的揉着莲花高耸的乳房,一只手却停在莲花腰间某穴位上,
淡淡的说道,“很巧的是,江南青玉楼花魁月华儿数年前嫁与细雨山庄少庄主张
信。”
莲花娇躯变得僵硬,脸色仿佛白纸一般。
岳启明继续说道“更巧的是,我恰好知道,神鬼十八门技法虽然神鬼莫测,
但一身功力运转要点全在这里,只要…”说着,运指如剑,磅礴的内力点向莲花
腰间。
莲花腰间要穴被岳启明点破,浑身一软,眼中闪过绝望的神色。然后神色转
为决然,竟是要咬舌自尽。
岳启明出手如电,一把卸下了莲花的下巴,冷冷的说道,“咬舌自尽可死不
了人,月华儿姑娘莫要费劲了。”
莲花痛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可武功被废,娇躯被男人压着,使不出一点力气。
岳启明抬手又把莲花的下巴装了上去。说道,“莫要再寻死,在我手下,你
想死都难。”
莲花彻底绝望了,功力被废,想死都死不了。两行热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岳启明又道,“本是想直接抓回刑堂拷问细雨山庄余孽的下落,看了你曼舞,
却是忍不住要享受一番了。”
莲花双目中的恨意如果能杀人,恐怕岳启明早已死了千百次。岳启明淡淡的
笑了,毫不在意,伸出舌头轻轻舔干净莲花的泪水。
莲花也知道,自己毫无反抗之力,挣扎只会增加眼前这恶人的性趣,索性闭
上美目,一动不动装尸体。
岳启明笑了,取出金针在莲花动人的娇躯上连刺数下。莲花一震,只觉得仿
佛浑身都敏感起来,男人火热的手,让她心里不由自主的一种触动。
岳启明道。“这套金针能让你更加敏感,让你石女都变成荡妇,更何况你本
来就不是石女。”
说着,一双手分上下两路,一手肆意揉捏着莲花的乳房,一手袭向莲花的白
虎密穴,手指或捏或揉。百般施法。莲花只觉得,上下敏感之处传来阵阵快感,
私处作恶的大手更是仿佛有电流一般,触电的快感传来,让莲花忍不住夹紧了修
长的美腿。
岳启明嘿嘿一笑,“这么快就忍不住了?”
莲花美目含泪,颤声道,“狗贼,你不得好死。”
岳启明一根手指插了进去,淡淡的说道,“我本来就没想过能好死。”
手指一进到莲花的美穴,岳启明只觉得被一团软肉紧紧的包围,夹杂着温热
的淫水,竟然是出乎意料的紧凑。
莲花面色升起了嫣红,呼吸也急促起来。不知道是因为被仇人奸淫产生的羞
愧,还是忍受不住岳启明作恶的手指。
岳启明低头,细细的舔弄雪白双峰上的嫣红,发现那两点蓓蕾竟然早已挺立
着。岳启明两根手指在莲花小穴上玩弄,拇指向下,点在了莲花的菊花上。莲花
娇躯一僵,口中竟是抑制不住发出了一声短短的呻吟。
原本莲花也不会显得如此的不堪,只是岳启明之前施展的金针太过厉害,浑
身上下变得敏感无比,便是岳启明大手轻轻拂过,都能产生触电般的快感,更何
况岳启明也是技术高明,在胸前,小穴上百般挑逗。
不一会,胯下已是春潮泛滥。
岳启明面对如此动人的娇躯,也是忍耐不住,更何况,之前莲花的轻歌曼舞
早已挑起了他的欲火。
飞快的除下衣物,胯下的庞然大物早已经是蓄势待发。轻而易举的分开莲花
修长的美腿,鸡蛋大小的龟头就抵在莲花的美穴上。
莲花的心早已沉入深渊,周围都是一片黑暗,绝望之下,一股自暴自弃的情
绪悄然冒起。也许,被他操死算了。
岳启明腰部用力,大肉棒缓慢的插入。本来对莲花小穴的紧俏已经有所准备,
没想到插进去的时候还是有些艰难。莲花小穴里的嫩肉违背了主人的意愿,欢快
的夹着岳启明的肉棒。岳启明感叹,当真是极品美穴。
粗大的肉棒在莲花的小穴进出,挤出的淫水发出淫靡的声音。坚硬如铁的小
腹撞在莲花结实修长的大腿上,发出啪啪的声音。
莲花简直要发疯了,在金针刺激后,浑身上下敏感无比,大肉棒在嫩穴上抽
插带来的快感,犹如狂风暴雨般的袭击者她。凭着意志,好不容易才制止了呼出
的淫叫声。一双修长完美的大腿更是几乎要制止不住要缠上给予她无限快乐的仇
人的腰。
“不要,”莲花痛苦的娇呼,“我不可以,不可以有快感的。”
哼,岳启明冷哼一声,一手抱住莲花一只修长的美腿,侧过莲花的身子,一
手揉捏着莲花的美乳。跨下大肉棒九浅一深。每次一深都要撞到尽头,顶到莲花
的花心,浅的时候却温柔无比细细研磨。
“让我死了吧,天啊,你这恶棍。”莲花美目含泪,屈辱的说。岳启明连番
挑逗,技术高明,她感觉到自己的腰,已经在不由自主的迎合着仇人的抽插。胸
前的美乳被火热的手抚摸。快感阵阵。小穴被火热的肉棒贯穿,每次岳启明抵到
了花心,莲花都是浑身一震。如潮的快感将她淹没。让她无法思考。
侧交的好处是,可以欣赏女性完美修长的大腿。能歌善舞的莲花更是极品。
一只美腿触感极佳,而且柔韧度很好。两腿被岳启明轻易的以九十度分开。这样
的姿势,岳启明的小腹就可以紧紧的粘着莲花的秘穴,粗长的肉棒全部插了进去。
岳启明欣赏着胯下莲花那强忍着欢快的表情,他知道金针的威力。只要再用
力点,就可以让胯下的尤物彻底变成不会思考的荡妇。
岳启明不再用九浅一深的插法,改为大开大合,每一次都是全部插入。
“不要…不可以。”莲花呢喃的呻吟着。眼神却渐渐迷离。快感已经让她迷
失了。
终于,纤手摸上了在胸前作恶的手,帮助他更肆意的蹂躏自己的乳房。小蛮
腰也是轻轻的摆动,却是在迎合着岳启明的抽插。
“好舒服…好爽…。用力。”莲花呻吟声渐渐大了起来,眼神恍惚。只懂得
追求原始的快感。
岳启明得意的笑了。莲花的美穴极品,若是能主动迎合自然就更爽了。他抱
住莲花修长的美腿,舌头一舔。
没想到莲花自己这双腿却是相当敏感。淫叫声越发的大了。小穴更是不由自
主的加紧。美目含春,娇媚无限。
“好人……你好强,要被你干死了。嗯用力……人家情愿被你干死。啊,啊
好爽。”莲花淫荡的呻吟着。什么细雨山庄。什么复仇都被她抛到九霄云外。她
只想就这样干下去。
“贱货,腰再扭得用力点。”莲花的迎合,也让岳启明快感连连,他咬牙切
齿的说道。
“恩,”莲花娇媚的应着。一双纤手却是捧起在自己胸口揉捏的手,送到自
己嘴边。莲花淫荡的看着岳启明。慢慢的将岳启明的两根手指含进嘴里。小舌头
细细的舔着。
岳启明被莲花这淫荡的眼神一激,一股快意涌上来,几乎忍不住就要射出。
他轻咬下自己舌尖,才忍住。
胯下继续抽插着。两根手指却是在莲花小嘴里乱搅,莲花媚眼看着他,一双
手却是回到胸前自己揉捏挺翘的胸部。
口水,顺着嘴角流了下来,发出晶莹的闪光。
岳启明再也忍受不住,“贱货,这发先送你敷脸。”说着,抽出肉棒,站起
来。
莲花虽然对大肉棒的抽出感到不舍,却配合的跪坐起来,娇媚无限的仰头看
着岳启明,这个角度,大肉棒显得粗大无比。莲花的眼里竟然出现了崇拜的神情。
岳启明很享受这种眼神。他揉动几下肉棒,大肉棒便喷射而出,几下子百万
精子就射在莲花俏脸上。量之多,几乎要把莲花整个脸盖住。
莲花乖乖的跪坐着,也不擦拭,任由腥白的精液在脸上覆盖。等岳启明射完,
不等他吩咐,却是立刻将岳启明的肉棒含入口中,细细清洁。
不一会,岳启明的肉棒居然又硬了起来。莲花小嘴被肉棒涨的难受,眼中却
是闪过欣喜的光芒。
“转过去,翘起屁股。”岳启明命令道。
莲花娇媚的转身趴下,翘起了挺翘得有如满月般圆润的屁股。岳启明满意的
拍了拍莲花的翘臀。
两条肉虫又开始了大战。
“啊,啊好爽啊…二爷你操死奴家了。”
“顶到了,顶到花心了,啊啊。好舒服。”
雪白的肉体在胯下尽情承欢。和在上面猛干的古铜色肉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莲花被岳启明的大肉棒狂干,到了几次高潮,却也不示弱,勇敢的迎合着。小嘴
中吐出的是淫靡的呻吟声。
不知何时,两人又换了姿势,莲花坐在岳启明怀中,两条修长的美腿缠绕在
岳启明腰间,双手亲密的抱住岳启明亲密无比的舌吻。身子却是放荡无比的扭动。
岳启明终于忍不住,又是如潮的快感传来,精关失守,在莲花火热的小穴中
狂射。饶是岳启明纵横欢场,也是一阵失神。
突然,原本眼神放荡迷离的莲花神色一变,牙齿用力,狠狠的咬断了岳启明
在小嘴的舌头。
四肢同时发力,紧紧的缠住了岳启明的身子。这一抱很有讲究。《大圣欢喜
供养法》有云:百胜如来……本大自在天之长子,为暴害世界之大荒神。观世音
为镇彼暴,特化现为女身而与彼抱着,得其欢心。因称欢喜天。又云:大圣自在
天所生三千子,其左千五百,毗那夜迦王为第一,行诸恶事;右千五百,扇那夜
迦持善天为第一,修一切善利。此扇那夜迦王,则观音之化身也。为调和彼毗那
夜迦恶行,同生一类成兄弟夫妇,示现相抱同体之形。其本因缘,具在大明咒贼
经。这就是说,观世音菩萨为了阻止百胜如来作恶,不惜以化身投生,与其做了
兄妹兼夫妇。
这一抱,却是欢喜禅中的秘术观音坐怀。
岳启明身手高明,却被人在射精时咬断舌头,剧痛和快感夹杂着。再被欢喜
禅中的秘技抱住,却是一时间动弹不得。
背后,沉默许久的小厮张欢动了。之前他仿佛不存在般,现在却是在关键时
刻出手了。对象却不是莲花,而是岳启明!
剑势如细雨般缠绵,却是润物细无声,剑插在了岳启明四肢的关节薄弱之处。
再一翻转。直接砍断了岳启明的四肢。
细雨剑法!
可怜岳启明一身外功练得铜身铁骨,如果刺在别处,自然能抵挡个一时半会。
让他回过气来。结果肯定是不同。
岳启明一阵剧痛,想要惨叫,舌头却被咬断,口中涌出鲜血,却是发不出声
响。眼中夹杂着惊恐,愤怒,疑惑。
莲花淡淡的看了岳启明一眼,说道,“岳启明你太过自大,你虽是超一流的
高手,我却不是月华儿。”
这句话说得没头没尾,却是道出了其中的关键。莲花是细雨山庄的没错,是
潜伏在这等待复仇也没错。岳启明身为超一流的高手,而且就在飞龙堡的地盘上,
若是有什么打斗,顷刻间飞龙堡的子弟就能把这家青楼围的水泄不通。错的是,
岳启明对自己太过自信,误会莲花是月华儿,以为已经破了莲花的武功。却没想
到,莲花其实是张信的另外一个妻子,儒门的梅兰。更没想到的是大儒的女儿
梅兰修的却是平常人看起来淫靡的欢喜禅。
岳启明看向小厮张欢,自然就是细雨山庄少庄主张信了。可是,张信目睹自
己妻子与人通奸却能毫不露出一点痕迹,直到最关键的时候才出手。
其实,张信的身手虽好,却也不是岳启明的对手,如果不是在这特殊的场合,
岳启明起码可以打三四个张信。
而且,若是梅兰与岳启明交欢的时候,张信露出杀气的话,岳启明立刻会感
觉到。绝不会如此大意。
梅兰看出岳启明的心思,娇笑道,“让你输得甘心点,张信这大坏蛋,却是
最喜欢看人家被其他人奸淫了。”
又有点娇羞的说道,“若是人家被干得高潮连连,花心里被别人的精液灌满。
他却是更高兴呢。”
张信除掉了报仇路上的最大一块绊脚石也是兴奋异常。他笑着勾了下梅兰的
下巴,笑道,“小淫妇,你不也乐在其中嘛。”
梅兰娇羞不已,就算刚刚在丈夫面前与别人热情交合,现在也感到羞涩。娇
笑着不依。也不管小穴里还留着别人的精液,就这样与丈夫打情骂俏。
岳启明心绝望了,现在被砍掉四肢,只求一死。
张信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梅兰抿嘴娇笑道,“莫浪费了他一身深不可测的内
力,留着让月华儿姐姐吸干他。”
张信自然明白妻子的想法,笑骂道,“小浪蹄子,还做不够是不是。”
梅兰脸红了,“他大肉棒却是好大哦,仿佛是为人家小穴量身定制一般,每
一次都能插到人家最敏感的地方呢。”说着眼神也有点迷离起来。
张信一挥手道,“让他死还便宜了他,等你们玩腻了再丢粪坑里淹死。”
梅兰吐了吐小舌头,俏皮的说道,“谢谢相公啦。”
可怜一世高手,下场却是如此凄惨。
张信说道,“哼,你不是很喜欢玩么,下一步计划有你受的,准备好了嘛。”
梅兰想到下一步计划,顿时湿了,摩擦着修长的美腿,小声的说道,“坏相
公。”
张信看娇妻娇羞中透露着放荡的模样,心中一荡,打趣道,“那还去不去了?
为夫可舍不得娘子你难受哦。”
梅兰眼神迷离,轻咬下唇,“为相公能报大仇,贱妾莫说难受一点,便是死
了也愿意。”
张信将梅兰拥入怀中,心中一阵感动。怀中妙曼的身躯让张信意动,之前看
娇妻与岳启明大战也让他兴奋不已。匆忙给被削成人棍的岳启明包扎下,便将他
踢入床下。
“娘子,时日尚早,不若我们先……。”
傍晚,飞龙堡。
“张欢,为何不见岳启明?”黄飞龙问道。
张信:“禀堡主,岳二爷刚查明细雨山庄余孽张信位置,相信不久便能提着
张信的头来庆贺堡主纳妾。”
黄飞龙道,“只身前去?岳启明又是如此,怕是早晚要出事。”
张信:“岳二爷是绝世高手,自然有这份自信。”
黄飞龙哈哈大笑,也是对岳启明很有信心。
张信:“堡主,岳二爷走之前却是抓住张信其中一个妻子,如何处置?”
黄飞龙一挥手,“交由刑堂堂主处置便是,老夫今日纳妾,却是不便沾惹血
腥。”
张信:“是”
飞龙堡堡主纳妾,自然是大事,大事自然要摆酒。
各堂堂主是飞龙堡的核心,核心自然是重要人物,重要人物自然是不会和一
般的小喽啰坐大厅。
偏厅,小客房。
飞龙堡的核心人物基本都在这。当张信带着五花大绑的梅兰进入时,绝美的
面容,破烂的衣衫露出如雪的肌肤,晃得几个大老爷们眼都直了。只是看着在座
里唯一的女人,没好意思胡来。
这女人名叫明月,原本是绿林中一豪杰,后被黄飞龙收服,如今是黄飞龙的
枕边人。枕边人自然比其他人更得信任,明月现在掌管的就是飞龙堡的防御。
让女人管防御有一好处,便是女人不会在这种场合喝醉。对于掌管全堡防御
力量的人来说,清醒,自然是最重要的。所以黄飞龙对明月很放心,各堂堂主也
对明月很放心。
明月道,“今天是堡主大喜的日子,各位找点乐子也没什么。”
明月又道,“今晚七步一岗,十步一哨,飞龙子弟都持诸葛神弩,莫说是个
人,便是只苍蝇也飞不进来。”
说完,淡淡的看了几个酒饱饭足之后有点想思淫欲的几个人。起身离去。
张信等明月出去后,笑道,“为各位能尽兴,之前倒是喂了这女人春药,只
是各位享用完毕后,刑堂堂主要赶紧处理才是。”
梅兰美目半睁,水汪汪的大眼满是迷离。眼神却是没有了焦距。修长的大腿
并拢,轻轻的摩擦着。一丝透明晶莹的淫液顺着大腿根部缓缓流下。强烈的春药
刺激下,梅兰早已失去了神志。变成只会追求大肉棒的淫妇。
几个堂主都看得眼热,其中一个挥挥手,叫张信离开。
张信离开后,一个堂主笑道:“我倒有个好主意,咱继续喝酒,将这母狗塞
到酒桌下慢慢玩弄如何?”
其他几个说道:“大善”
他们将梅兰剥光,塞到桌子底下,继续喝酒。底下的梅兰跪趴着,很快,一
只手扶住她的纤腰,一条粗大的肉棒就插入了她早已春潮泛滥的淫穴。
却听一个堂主笑道,“各位,不好意思,我先搞上了。”
坐在对面的堂主道,“刚好,我便先享用下这母狗的小嘴了。”
挺翘的臀部被狠狠一拍,梅兰饥渴的前后扭动起来。其实即使没人拍,她也
要自己动了。火热的肉棒插在小穴里一动不动,比没有东西插更让她难受。
只是桌子倒是有点小,梅兰前后摆动,却是让插在她口中的大肉棒捅得更深
了。几次都插进了她的喉咙。
只是被春药迷失心智的梅兰也管不了那么多。只是调整好角度,好让大肉棒
更顺利的插进自己的喉咙。腰下的扭动却是更用力了。
这是梅兰撑地的双手被人抓起来,放在自己的肉棒上。梅兰一前倾,重心便
移到了插在小嘴的大肉棒上。肉棒突破了细嫩的喉咙,竟是来了个深喉。
那人吸了一口凉气道,“小母狗小嘴好深,难道是深喉?”
其他人很好奇,纷纷叫道,“你赶紧射了吧,让我也试下深喉的滋味,一般
的女人可用不出来,只有那种天生淫荡的荡妇才有的。”
插着小穴的人说道,“的确是天生淫荡,小穴一夹一夹的,还会吸。”
一群人完全把梅兰当成了个性玩具,兴致勃勃的讨论玩法。
门外
张信一出去,明月就在门外等他。
“搞定了么?”明月低声问道。
“搞定了,岳启明被我削成人棍,等事完了,你也可以去试下,绝世高手的
肉棒,可不好找哦”
明月脸色一红,呸了一声,说道,我可没两个姐姐那么疯。
原来,明月也是张信的妻子,而且,就是因为带着两个娇妻去找明月,才刚
好躲过了那场灭门之灾。
原本张信就是准备去提亲的,却发生了灭门惨案。他知道他不是整个飞龙堡
的对手,只好潜伏起来。躲在明月手下充当一名小跟班。
后来黄飞龙找上了明月,张信就想到了这个方法。潜伏进去,找机会从内部
攻破。黄飞龙自然想不到,明月早已经心许张信,而且知道张信特殊的癖好。收
了明月的身子之后,便将明月视为心腹。
再后来,明月将装扮为表妹的月华儿带到飞龙堡,黄飞龙果然惊为天人,其
了纳妾的心思。
今晚,便是计划的最后一步,在梅兰小穴里涂上秘药,让与之交合的人一时
辰后松软无力,将飞龙堡各堂主一网打尽,然后在洞房里,将黄飞龙斩杀。没了
头领,飞龙堡自然烟消云散。
这时,张信复仇的快感占据了身心,只觉得浑身上下舒爽不已,心中不免又
起了凌辱爱妻的心思。
张信说道,“黄飞龙也是个一流高手,月华儿可能搞不定,你去帮帮他吧。”
怎么帮,自然是在床上帮。明月羞红了脸,道:“坏人,难道叫我们姐妹俩
去陪他双飞?”张信心思被看破,干笑道,“我是担心月华儿,莫要出什么意外
才好。”
房间里,传来梅兰喉间腻腻的呻吟声,明月听了,脸上红晕却是越发明显了。
跺了跺脚,转身走了。
张信连忙道,“回来可要好好跟我说说。”
明月娇媚无限的横了他一眼,竟是万种风情。
房间里
梅兰柔弱无骨的娇躯无限伸展着,趴在一个堂主身上,火热的肉棒狠狠的贯
穿了她的淫穴。圆润丰满的双峰被人尽情的揉捏着。
一个堂主,跨坐在梅兰挺翘的丰臀上。粗长的肉棒一下一下,毫不留情的干
着梅兰柔弱的菊花。
前面,另一个堂主却是抱住梅兰的头,肉棒深深插到梅兰的喉咙。
被三个猛男有如狂风暴雨般的操干,梅兰有如大海中的一叶扁舟,风雨摇摆
却始终顽强的挣扎。这种挣扎,却让塞满她浑身上下三个洞的男人更加爽了。
梅兰的娇躯颤动着,春药的刺激下,高潮似乎是无穷无尽。其实春药的量并
不是很多,梅兰还保持着清醒。但她爱死了这种感觉,几个男人把她当成了性玩
具,尽情的在她完美的娇躯上肆虐。
她喜欢被人尽情蹂躏的感觉。
另外还有几个人在那喝酒,他们并不着急,长夜漫漫,很快就轮到他们了。
洞房
明月脸色绯红,带着羞意敲开了洞房的门。房间里,月华儿衣衫半解开,俏
脸通红的坐在黄飞龙怀里。黄飞龙一手在月华儿背后抚摸,一手直接伸进了月华
儿两腿之间,探索那神秘之地。
看到明月俏脸微红,娇羞的样子。黄飞龙哈哈大笑,拍了拍自己大腿,叫明
月坐上来。
明月有点不安,道,“贱妾担负守卫内堡的重任,现在却来打扰老爷,却是
不该。”
黄飞龙笑道,“几位堂主也在,几杯酒碍不了什么事,今晚我便是要左拥右
抱,享那齐人之福。”他却不知道,几位堂主,不仅仅是喝酒那么简单。
明月和月华儿对望一眼,娇羞的笑了。只要她们才知道,那一眼饱含的意味。
女人啊,果真是天生就会演戏。
黄飞龙一笑,低头对着明月伸出了舌头,明月心中一荡,也伸出小香舌,与
黄飞龙舌吻起来。黄飞龙舌头伸进明月的小嘴,口水也顺着舌头流下,明月娇媚
的看着他,将他的口水统统咽下。
月华儿娇媚的拍着黄飞龙的胸膛,道,“不依啊,只给表姐,奴家也要。”
黄飞龙哈哈大笑,道“我下面的兄弟还有不少口水。娘子帮为夫吸出来如何?”
明月得意的看了月华儿一眼,抱住黄飞龙的脖子主动将小香舌伸入黄飞龙口
中,与黄飞龙亲密舌吻。
黄飞龙很满意两女争宠,大手捏了捏明月丰满的臀部,以示奖励。
月华儿不满的横了明月一眼,却是乖乖的跪了下去,轻轻的脱下黄飞龙的裤
子,粗大的肉棒立刻弹了出来。
月华儿惊叹道,“好大,好白哦”
黄飞龙的肉棒竟是意外的白净,不像一般人那么黝黑。粗粗长长的竟然有点
可爱。月华儿小香舌舔了上去,仔仔细细的为黄飞龙清洁。直到整个肉棒都充满
了晶莹的唾液。月华儿才将主要目标放在了龟头上。樱唇夹住龟头,舌头灵巧的
在龟头上打圈圈。
黄飞龙正把明月剥成了一只白羊。体验到月华儿的口技,感到舒爽不已,双
手扶住月华儿的头,赞叹道,“娘子,真是不错,为夫很舒服。”
月华儿得到鼓励,舔弄得更卖力了。一时间明月感觉被冷落了。也跪下来,
将黄飞龙的软蛋含在嘴里。
黄飞龙得意无比,没有什么比两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儿跪在自己的胯下争宠更
让一个男人得意的事了。
黄飞龙道,“明月,快,用那招。”
明月娇媚的看着他,娇滴滴的应:“是,老爷”
明月低下头,细长的舌头顶到了黄飞龙的肛门,居然是要使出毒龙钻。明月
细细的舌头,在黄飞龙肛门周围舔了几圈,舌头用力,就顶了进去。
黄飞龙倒抽一口凉气,爽到了极点。
两个如花似玉的美人,一个舔着他的鸡巴,一个舔着他的肛门。很快让黄飞
龙也忍受不住。拔出肉棒,鸡巴一抖一抖的喷在两个美人脸上。
月华儿,明月都闭上眼睛,抬起俏脸,接受黄飞龙的颜射。黄飞龙射了好多,
足足有半分钟,两个美人脸上居然都被浓浓的精液覆盖了大半。
明月笑道,“老爷射了好多,烫烫的。”
月华儿更是直接,“老爷,人家下面也好想要老爷的灌溉呢。”
黄飞龙道,“莫要浪费了,为夫的奖励,两位娘子尝尝味道如何?”
明月和月华儿同时娇媚的白了他一眼。然后却是仿佛要诱惑他似的。两人互
相舔干净了对方脸上的精液,又亲在一起,两只舌头纠缠着交换口中的精液,最
后才一口吞了下去。
黄飞龙看两人表演,觉得血脉扩张,很快又回过气。肉棒又变得坚硬无比。
一把抱起两人,丢到大床上。
两女一声娇笑,却是都翘起了丰满圆润的屁股。等待黄飞龙的宠幸。
“老爷,来操奴罢。”明月摇着屁股,娇媚的叫着。
“老爷,奴家好想要,看,都湿了。”月华儿不甘示弱,一只手分开阴唇,
显露出湿答答的淫穴。
黄飞龙哈哈大笑说道,“都有份。”
接下来便是一场大战,饶是黄飞龙身体强悍,也是差点吃不消。肉棒插完明
月的小穴,一拔出来,夹杂着两人淫水和精液粘糊糊的肉棒就插进了月华儿的小
嘴里。清洁干净后又立马插进了月华儿粉嫩的菊花。
粗大的肉棒刚从月华儿的菊花拔出,就迎来了明月的小嘴。三人都战得大汗
淋漓,两个美人儿更是像从水里捞上来一般。明月和月华儿的嘴角,菊花,小穴
都沾满了黄飞龙的精液。两个人轮番而上,一个被黄飞龙操得高潮连连几近虚脱
便退到一旁休息,另一个接着上。几次下来,黄飞龙都不知道自己射了多少发。
当最后一发射进明月的小嘴里的时候,黄飞龙两腿发软,趴在月华儿丰满的
娇躯上大口喘气。
张信提剑入内的时候,黄飞龙毫无反抗之力,也被削成了人棍。
***********************************
两年后
人们在一个茅坑里发现了两个人,两个人干瘦如材,又被人削掉四肢,极其
屈辱的淹死在粪坑里。
细雨山庄重建了,人们发现,庄主的三位娇妻不仅美若天仙,有时候更是热
情如火。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