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谷

都说百花谷是一个百鸟朝凤、百花争放、四季如春的神圣宝地,江湖中传言百花仙子陈燕春潜心修炼的地方,却极少有人能够进入,五年前曾经有人目睹陈燕春四大美婢之一海棠儿的芳容,就已惊为天人,因为骚扰而被海棠儿废除武功的正邪两派武林高手多达二十余人,引得天下英雄争窥百花谷的神秘,却没有人能够真正找到百花谷。然而如今百花谷的出入路径几乎人人皆知,却从来没有人敢擅自进入,原因是现在的百花谷主是风正吟,每年只有正月十八风正吟寿辰这天,江湖人士才可以进入贺寿,但如果贺礼不够份量,来宾只能在谷外停留,不能踏入谷中半步,否则此人将自行了断。曾去过百花谷的男人出来往往只有这样一句话,就是不去百花谷,妄为真男儿。所以这几年投奔百花谷的正邪武林高手风如潮海,但真正能成为百花谷的人也是寥寥无几,因为忠诚和武功是百花谷唯一的敲门砖。
风正吟是何许人,说起有点让人不齿,他四十余岁,形象猥亵,尖嘴猴腮,工於心计,十多年前因游手好闲、家境贫寒、沿街乞讨、无妻无子而被武夷掌门郝良收留。因资质平常,五年前他还是武夷派的一名无名弟子,因诱奸掌门十五岁独女郝嘉而被武夷派追杀,后来跌入山谷不知所踪,直到五年前武夷派除郝嘉之外一夜之间全部惨死,郝嘉也无故失踪,人们才意识到风正吟死而复活了,并且武功深不可测,许多打着铲除武林败类旗帜的武林高手往往还没有看清风正吟的招式便已命赴黄泉。不久,江湖便传出风正吟霸佔百花谷,除陈燕春下落不明外,其他仙女皆已臣服,而得百花谷密技的风正吟武功更加无法揣测。一时间,江湖各派人人自危,不敢轻言百花二字。
为了铲除武林败类,为武夷派报仇,也为自保,三山五岳在四年前成立除魔大会,一致推举少林大师慧明为武林盟主,共同进攻百花谷,结果慧明大师被风正吟在第十三招用蛇爪抓断经脉,羞辱而自刎,三山无岳四百名弟子只有三十多人逃离百花谷,而百花谷只有十余名武士伤亡。从此江湖没有人敢提及百花谷,也没有正邪之分,并且只要有羞辱百花谷的言辞传出,不出三月,必定会招致灭门之货。好在风正吟并没有吞并江湖的野心,他似乎只想在百花谷里尽享风流,所以只要不去招惹百花谷,每年及时上供,江湖倒也相安无事。这样一来,每年正月十八,百花谷反而成为武林集会的一大盛事。
还有三天又是正月十八了,每到这个时候,风正吟总要做一件事情,就是拜祭郝嘉及陈燕春,郝嘉使他第一次尝到女人滋味,而陈燕春使他知道了什么叫欲仙欲死。而知道这件事的只有陈燕春的四大美婢海棠、水仙、幽兰、香菊以及风正吟的义女,陈燕春的亲生女儿琴玉。除了琴玉早在三个月前说出去置办爹爹的生日礼物,还没有回来外,风正吟带着四大美婢来到百花谷的后山,在启动一块巨大的石门后,风正吟进入一个表面上毫不起眼的山洞。
这是一个表面上面很一般的大厅,风正吟走上前去,轻轻按下座倚的龙头,椅后屏风悄然闪开,一股清香之气扑面而来,里面又是一座山洞,风正吟带着四大美婢走进去,只见里面灯火通明,四周弥漫着薄薄的清香之气,正中央是一座正在冒着热气的水池,水池的正上方摆着一个足有十尺宽的大床,上面躺着两个女人。风正吟的眼光有些湿润,轻轻地说了一声:「阿嘉、燕春,我来看你们来了。」然后向大床缓步走来。
两个女人只有薄薄的纱巾盖着,什么也没有穿,在明亮的灯火照耀下,皮肤红润光滑,简直就是一对活脱脱的浴后睡美人。郝嘉看上去只有十八、九岁,清秀的面庞安祥宁静,乌黑的长发整齐地铺在肩后,皮肤白皙润滑,隆起的酥胸并不是很大,在白净的纱巾下能清晰地看见微红的、小小的乳头,细细的腰身没有半点皱褶,大腿较为修长,纱巾下能微微看见大腿跟部的淡淡阴影。而陈燕春的实际年龄应该是三十四、五了,但看上去只有二十二、三,红润的嘴唇像少女一样微微撅着,修长白润的颈部挂着一串细细的水晶项链,丰满的胸部让人有一种天下美食的感觉,两条水一样滑润的大腿微微地分开,使女性的象徵之地格外让人垂涎,陈燕春的阴毛明显地比郝嘉多,呈倒三角形状,两手向上搅在一起,活像一个正在伸懒腰马上就要苏醒的少女。
风正吟盯了郝嘉和陈燕春好一会,感觉到自己的下身开始胀痛,然后看了四位美婢一眼,四位少女马上走上前来,开始为她们的主人、她们的真命天子宽带脱衣。海棠轻声说:「爷,要不要先洗一下?」
「你说呢?」风正吟阴阴地看着海棠,这小妮子是四婢的老大,应该二十岁了吧,长得丰盈貌美,丰满的乳房在衣服里好像要跳出来一样,就是风正吟的手掌也只能是盖住一半。四年前还是那么清新可人,现在已经是隐隐显出成熟的韵味,举手投足之间已经有一种妖媚的诱惑。这当然是风正吟经常耕耘的结果,同时也有阴蛇散的功劳,这种药无色无味,每天只要饮用一点点,就可以使女孩的乳房丰满,并且可以不怀孕就充满香甜的乳汁。而水仙、幽兰、香菊也有十九岁了,身体虽然还不能摆脱少女的娇嫩,但丰满的乳房也足以让天下男人想入非非了,而这四对乳房鲜美的乳汁是风正吟每天早上必饮的早餐,也是风正吟金枪不倒的秘诀之一。
风正吟想,毕竟是在花丛中长大的,吸取了多少鲜花的灵气,四年前当风正吟在一个晚上给她们开处的时候,就连她们幼嫩的阴道都有一种花香之气,现在就是在皇宫,她们也可以让贵妃们黯然失色。如今,风正吟已经离开不了她们,他的衣食起居少了这四大美婢还真不行。
正想之间,风正吟的衣服已被四婢脱下,虽然华丽的衣饰无法掩盖风正吟猥亵的外表,但又长又粗黝黑的男根却是男人少得一见的极品。风正吟迈脚走下放满花瓣的水池,坐在池中间的石凳上,让温暖的池水漫浸在胸部。四婢开始脱下自己的衣服,四具雪白的身体围在风正吟的四周,使整个水池充满了淫邪气氛。女孩毕竟是女孩,一下池便表露出少女应有的兴奋与调皮,年纪最小的香菊笑吟吟地对风正吟说:「刚才我看见爷的那个东西,又长大了耶!」
风正吟就是风正吟,虽然阴险毒辣,但对自己的女人还是非常的宽容,他并不刻意去压制少女应有的天性,他哈哈笑了一声,一把把香菊揽在怀里:「小妮子是不是想让爷喂你呢?」另一只手伸进水里,按在香菊柔嫩的阴部,用手指轻轻地抠了一下。香菊一下子满脸通红,挣扎地站起来,嘟哝着:「才不是呢,爷每次哪会先想到我啊?」海棠用手提起香菊的一只耳朵,笑了起来:「香菊妹妹是不是现在已经发骚了呢?」两个人便扭做一团。
幽兰用手巾开始为风正吟擦起背来,而水仙则走到风正吟的正面蹲下来,用细滑的小手轻揉风正吟的男根,一面揉一面轻轻地对风正吟说:「半个时辰前,奴婢已经把嘉姑娘和春主儿的身体洗得乾乾净净的,爷等一下可以慢慢享用。」风正吟也用手轻揉着水仙的阴部,用四只手指捋起水仙柔顺的阴毛,淫邪地说:「那里也洗乾净了吗?」水仙羞涩地把头埋在风正吟的肩头,细声道:「当然洗了。要不然……要不然怎么敢给爷享用。」
「哈哈……」风正吟也把头凑到水仙的耳旁,淫邪地说:「仙儿就是乖!爷现在就想享用了,你看爷的那个现在就箭在弦上了,晚上爷好好赏你!」
「爷都说什么呢?」水仙虽然早已把处女给了风正吟,但四年了,水仙始终保持着少女那份羞涩与纯真,她把头埋在风正吟的怀里,根本不敢抬起来。
香菊马上就围过来,娇嗔道:「说什么呢?我都听到了,爷要赏仙姐姐,那我们呢?我和海棠姐、幽兰姐刚才也没有闲着啊,嘉姑娘和春主儿那里面的五蛇春,可是我们涂得呢,爷可不能不公平啊。」
五蛇春是一种起润滑和催情作用的神油,当然,对於死去三年的郝嘉和陈燕春,催情已没有意义,但润滑是必不可少的。「好,一起赏,一起赏,可是我在品尝嘉姑娘和你们的春主儿,总要有点精神吧?」
「爷的花样就是多。」海棠挺着白嫩丰满的乳房凑近风正吟,媚媚地说道:「请爷享用。」
「棠儿的奶水就是甜啊!」风正吟一边吸吮着海棠的奶水,一边享用着四美的美妙服务,但风正吟始终没有让她们过於刺激他的宝贝,他知道,等下他还有重要事情要做,可不能过早出击了。
洗浴完毕,四美把风正吟的身体擦乾,然后赤身露体地分开站在大床两旁,准备随时伺候她们的主人。
风正吟走近床边,轻轻掀开盖在郝嘉及陈燕春身上的纱巾,然后坐在大床中间,把一丝不挂、白白净净的郝嘉和陈燕春一把抱起搂在怀里,喃喃地说:「嘉儿、春儿,爷又冷落你们一年了。」
这就是百花谷石洞的好处,郝嘉与陈燕春已经死去三年了,不仅尸体没有腐烂,而且能够保持常人的神态与体温,当然风正吟的精液也是郝嘉与陈燕春保持常人体态的另一个秘诀,这点,恐怕也只有风正吟知道。不,确切地说,除了风正吟还有一个人知道,那就是龙山老蛇,可是这条老蛇恐怕要在风正吟为它挖掘的坟墓里永久冬眠了。
风正吟放下陈燕春,把温暖的郝嘉两条腿叉开,把郝嘉背对自己平放在自己的身上,用一只黝黑乾枯的大手轻握郝嘉柔软的乳房,另一只手轻轻地抚弄郝嘉温润的阴唇,跟和一个正常少女调情一样,然后慢慢把眼闭上,享受这温柔的感觉。风正吟对郝嘉的感情是他这辈子唯一可以说是真正的感情。风正吟的思绪又飞回到五年前的武夷山脉……
武夷派是武林中的一个小派,掌门郝良的武功也算平常,但为人豪爽正直、乐善好施、疾恶如仇而在武林中颇受众人尊敬,他一生最大的失败就是收留无家可归、沿街乞讨的风正吟。他一生中最大的慰藉就是生了一个姣巧可爱、貌美如花的女儿郝嘉,以及交了一个肝胆相照的好友——武当山的平之道长,就连郝嘉的名字也是平之道长起的。
在二人逢十的生日时候,双方肯定会亲赴对方的居所促漆畅谈,偏巧在平之道长五十大寿的时候,郝良一病不起,於是万分焦急,决定让十五岁的郝嘉亲自带寿礼前去祝寿。由於郝嘉从未出过远门,又是美貌少女,考虑江湖凶险,郝良还是犹豫万分。
天真浪漫的郝嘉可不管这一套,能出门游玩是一件天大的快事,於是天天缠着父亲同意她出门,想想郝嘉虽然年龄尚小,但也得父亲六分真传,一般的鸡鸣狗盗应付起来还是绰绰有余的,至於江湖经验,可以通过多派有些有实力的弟子跟随来解决,所以郝良喊来了武夷大弟子李义及风正吟。
郝良对二位说:「李义啊,你是武夷大弟子,为人忠厚,武功最高,师妹此行你可要担血海干系啊,还有正吟,你来武夷也好几年了,一直都对武夷忠心耿耿,虽然在武功方面略为逊色,但你在江湖中也是浪迹过的,这些年我并不是把你当弟子,而是当弟弟看的,希望你能在师妹此行中多多提醒,已防大家遭恶人算计。」
「师傅放心,我们就是舍去性命,也会保师妹顺利出行的。」就这样郝嘉及两位师哥带了一大堆金银礼品,欢天喜地地离开了武夷山。他们三人谁也没有想到,此行将改变他们未来的一生命运。
三人快马加鞭,十几天的功夫已经来到江西南丰境内,风正吟对两位说:「南丰是我们路途上最大的一个集市,但不久前听说天龙帮在此胡作非为,无恶不作,我看我们还是不要停留,绕开南丰较为适宜。」
「不!风师哥,我一路上好累噢,我要看看集市,都快闷死了!如果天龙帮要来惹事,本小姐一定让他头破血流、不得善终!」郝嘉噘起嘴抗议。
李义向来十分呵护郝嘉,听完后,对风正吟道:「我也听说过天龙帮,可凭他们的实力还不敢明目张胆招惹我们武夷派吧,我看就依师妹,在南丰歇一晚再走吧,只要我们不招摇,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
「这……」风正吟看着郝嘉一脸可爱的哀求状,心想:这个小丫头真的长大了,这么水灵,难保真的不出事呀。於是风正吟说:「如果师兄也认为在南丰可以歇息,那师妹最好扮成男装,也最好不要说话,以防不测。」
郝嘉用手推着风正吟道:「好了好了,我依你便是。」风正吟嗅到郝嘉身上散发的微香热气,不由心头一振。
化妆完毕,风正吟始终觉得郝嘉难改女儿姿态,又没有更好的办法,於是继续前行,下午时间来到南丰最大的客栈——南丰客栈。三人坐下喝酒解乏,郝嘉又表现出女儿状,高兴地要上街游玩,风正吟赶紧咳嗽,郝嘉才噘嘴坐下。风正吟悄悄打量四周,好像没有人注意,心里略感踏实。其实风正吟没有发现在最角落里有一个正在埋头喝酒的人,也在悄悄地打量着他们。
入夜,三人要了两间相连的客房,分头入睡。因为心里不踏实,风正吟到夜里三更天还无法睡着,突然他听到隔壁郝嘉的房内有异动的声音,紧接着又听到郝嘉一声极督促的喊声,风正吟不由一身冷汗,立刻叫醒李义,抽出宝剑,拿着油灯,推开郝嘉的房门,只见房内一片凌乱,窗户大开,郝嘉不见了!
二人立即跳出窗子,只见前面隐隐约约的有一些黑影正在跑远,李义大呼一声:「恶贼,哪里走!」和风正吟追了出去,一直追到城边,二人才追上,一看是十几个手拿钢刀的幪面汉子,其中有一个背着一个大包袱,包袱还在蠕动。
李义和风正吟也不多话,提剑便和幪面汉打了起来,这些幪面汉功夫并不见高,二人抵挡也不见落入下风。打着打着,李义突然喊了一声:「正吟,这里我来对付,你快回去看看师傅的礼品。」
风正吟立即省悟,这些礼品可是师傅贺寿用的,贵重无比,丢了就没法去武当山了,而以自己的武功,要帮李义太大的忙也是枉然,於是他虚幌一招,撤身就走。
等他赶回自己的房间,发现他们的包袱早已不见,风正吟的两腿差点软倒,发愣数秒后,风正吟又提剑往回赶,因为要是郝嘉有个三长两短,自己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赶到战场,风正吟惊呆了,地上躺着四、五具尸体,李义已经身首异处,气绝身亡了!
天龙帮的总部在南丰城南五里外的一个村庄里,此时庄内的一座豪宅灯火通明,三十多个粗壮汉子站立两旁,天龙帮帮主海天龙正满脸微笑地看着桌面上沉甸甸的古玩字画及金银财宝,哈哈地笑了起来:「真是一个大买卖啊!小的们干得不错,本帮主将重重有赏!」身边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又说:「帮主,还有更大的收获呢!」
「噢,还有什么?」
「我们还带回来一个小妞,南丰城里还没有这样的货色呢!」
「快,快带上来!」
一名汉子扛着一个大包袱走进来,轻轻放在地上,然后把带子解开,把昏迷的郝嘉轻轻地抬了出来。
所有人的眼睛都直了,郝嘉虽然昏迷不醒,但由於是夜里遭劫,所以只穿了亵衣亵裤,白天盘起的头发已放下,乌黑发亮地覆盖着双肩,裸露的白嫩修长的手臂及大腿在灯光下显得那样的耀眼和魅惑,亵衣下微微隆起的胸部一起一伏,彷彿是在向人招手,而亵裤两股交叉的地方呈现出少女美好的曲线,让人看得两眼冒火。
「哈哈……果然是人间极品,来啊,把这个小妞带下去好好清洗一下,要乾乾净净、香喷喷地抬出来供老爷享乐,另外赶快准备丰盛大餐,本帮主要和众兄弟好好庆贺一下!」海天龙用手按了按发硬隆起的的部位,哈哈大笑了起来,四个丫鬟把郝嘉抬了下去,帮内众人也欢天喜地地分头准备去了。
一个时辰的功夫,大餐已准备完毕,大厅四周坐满了四十来号人,开始开怀畅饮,大厅中央铺了一块十多尺见长见宽的又厚又大的红色被褥,被褥的正前方坐着天龙帮的头号人物——海天龙。不一会,一个丫鬟上来,细声说:「姑娘已经洗浴完毕,请爷吩咐。」
海天龙一挥手:「兄弟们安静,好戏开场了。把小妞抬出来。」
只见四位丫鬟把依旧没有苏醒的郝嘉抬出来,轻轻放在巨大的被褥之上,再把郝嘉身上唯一覆盖的白色纱巾揭开。这是怎样的一幅香艳画面啊!郝嘉这回连亵衣亵裤都没有了,在明亮的灯会和鲜红的被褥下,美丽清纯的面庞、全身凹凸分明的曲线,盈盈可握的乳房、粉红色精巧的乳头、细嫩洁白的腰肢、两股间稀疏的阴毛、隐隐可见的粉红色细长的阴唇以及修长的大腿、小巧可爱的玉足都毕露无遗。
又一个丫鬟端来一碗清水,把郝嘉半扶起来,慢慢地给郝嘉喂下去,然后轻轻退出。整个大厅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郝嘉香艳淫蘼的裸体,海天龙拿着酒杯的双手微微开始战抖起来,他走到郝嘉面前仔细地打量郝嘉,就是他也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的女孩,老天真是有眼啊!
不一会,郝嘉渐渐苏醒过来,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张可怕的脸孔,她一声惊叫,双手自然捂到酥胸,这一捂不要紧,郝嘉立刻发现自己竟然是一丝不挂的,「啊」一声,郝嘉险些再次晕厥过去,再一转脸,她看到四周竟然有四十多张淫邪的脸孔,冒火的双眼似乎要吃掉自己身上的每一块肌肤。稳一稳神,郝嘉用双手捂住双乳及女性最宝贵的地方,战战兢兢地问海天龙:「你……你是谁?」
「哈哈哈哈……我是谁?我是你未来的夫君啊!娘子。」海天龙笑得满脸横肉挤成了一团。
「放……肆!我爹是武夷派掌门,我可以叫你死无全尸!」
「你说是郝良这个不中用的傢伙吗?他怎么舍得对未来女婿施加毒手呢!哈哈……小姑娘,你就不用再多说了,这么多兄弟见证,你我今日就成其好事,行夫妻大礼吧!」
「你敢!」郝嘉运功一掌向海天龙的天灵穴拍去,可她马上发现自己的手掌竟然一点力气也没有,一只玉手还被海天龙抓得死死的。
「姑娘,你知道吗?我刚才给你服了阴佛散,你怎么还会有内力呢?不仅如此,等会你还会欲仙欲死,求本大爷为你行其好事呢!哈哈……」
「你……你……爹……娘……救救我……」郝嘉气得说不出话来,毕竟是女孩家,恐慌惊吓加上浑身乏力,郝嘉一下子哭了起来。
「你爹娘远在千里之外,怎么可能过来救你呢?还是我来救你吧。」海天龙笑着顺势一把把郝嘉往怀里一带,另一只手挽起郝嘉的双腿,把郝嘉身体抱起放在自己的腿上,一只手把郝嘉还在舞动的双手别到身后死死按住,一条腿把郝嘉正在乱踢的双腿压住,使郝嘉无法动弹,宛如一只待宰的羔羊,无奈地摆放在恶魔的面前。
海天龙充满酒气的大嘴便向郝嘉清秀粉嫩的面庞凑去,完全盖住郝嘉鲜红欲滴的双唇,另一只手则按在郝嘉娇嫩的乳房上,轻轻捏起郝嘉从未被其他人蹂躏过的乳头。半晌才抬起头,像刚喝了一坛陈年美酒一样,说了一句:「爽!太爽了!又香又甜,人间美味啊!」
郝嘉差点被海天龙的臭嘴憋得窒息过去,海天龙的嘴一放开,郝嘉的头就猛烈地摆动着,身体拼命地挣扎着,少女的初吻就这样被残暴地掠夺走了,心里面羞愤得想马上死去,嘴里哭喊着:「放开,放开我,你这个恶贼……救我,救我啊……」
海天龙笑瞇瞇地看着郝嘉,跟什么都没有听见一样,手掌只是随心玩弄郝嘉的乳房,柔嫩的乳房被挤成各种形状,然后海天龙的魔手慢慢地向郝嘉的小腹滑去,轻轻地用手指在郝嘉美妙的肚脐眼四周滑动着,再把手伸向少女最宝贵的地带,先用手提了提郝嘉稀疏、细细、柔软还没有完全变黑的阴毛,再用一根手指向两腿紧夹的阴唇探去,口里还自言自语:「嫩,简直是人间尤物,就是嫩,味道也一定不错吧。」
在场众人有的拼命喝酒,开始乱喊,有的乾脆把手伸向自己的下身,激烈地揉动起来。
在这么多人面前被人羞辱,郝嘉羞愤得快要死去,只是她还没有意识到,她的意识正在逐步消失,大脑正在出现空白,两眼开始迷离,身体好像变轻,向天上的白云飘去,飘去……口里还在喃喃自语:「不要啊……放开我……走……走开啦……」
海天龙满意地看着身下赤裸的年轻女体,也不答话。他这回没有花什么力气便把少女的双腿分开,郝嘉的大腿修长匀称,两腿内侧柔软白嫩,晶莹似玉,简直弹指可破,粉白的内侧肌肤接近阴部时才开始变暗。
海天龙用两根手指分开郝嘉粉色的阴唇,把大脸凑近,仔细观看少女的最高机密,只见双唇之内是嫩嫩的、略有皱褶的肉壁,由於惊吓,这里还没有什么湿润,肉壁上有两个微小的肉洞,肉洞上方隆起一个小小的肉粒,这就是开启女体情欲的机关了。海天龙轻轻用手拨弄那颗羞涩的肉粒,他能感觉到郝嘉身体的颤动,他满意地看了郝嘉一眼,然后把嘴抵到郝嘉的阴户上,一口把郝嘉的阴蒂含在嘴里,用舌头搅动起来。
「不……要……」郝嘉的声音越来越弱,她的身体越来越轻,已经飘到了白云上面,她似乎已经很难听到四周的声音,身边的恶魔已经被微风吹走,自己一点力气也没有,完全沐浴在和煦的日光里,心里慢慢恢复宁静,温暖的微风抚慰着幼嫩的身躯,有一点难以形容的快感,这种快感从身体最隐蔽的地方散出,逐渐向身体的四周扩展,也在逐渐加强,但自己的下意识又不自觉地让她感到惊慌,因为这是自己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感觉。
「小娘子,小娘子,」见郝嘉没有任何反应,海天龙得意得哈哈大笑,他知道阴佛散开始起作用了,这种药是海天龙千辛万苦从西域弄来的,它最大的作用就是可以让服药的人三个时辰内出现幻觉,失去意识,然后任人摆布。海天龙曾经用这种药创造了南丰第一大冤案,正直不阿准备缉拿海天龙的前任南丰知府杀死自己全家然后自刎,至今还是无头冤案,因为郝嘉过於美貌且身藏武功,所以海天龙才再次使用阴佛散的。
海天龙把郝嘉抱着站了起来,然后大声说:「诸位兄弟,感谢各位兄弟今天做的大买卖,好酒尽管喝,大肉尽管吃,我海天龙从来都是说到做到,有福大家享,有妞大家泡,可这一道美味嘛……各位只有过几天才能享受哦,不过大家也别失望,今天就给大家好好看看这道好菜,过几天吃起来才特别有味啊。哈哈哈哈……」
「感谢帮主,帮主万寿无疆……」场面开始骚乱疯狂起来。
海天龙低头对郝嘉说:「小娘子,看见了没,所有的爷们都想怜爱你呢,你还是要感谢大家一下吧!来,小娘子,听话,把腿分开,像小时候大人抱你撒尿一样,对,对了,小娘子,乖,哈哈……」
看着郝嘉无力地把双腿分开,任自己未经人世的羞处展露在众人的目光下,海天龙得意地又大笑起来,然后把郝嘉抱到众人面前,大声喝道:「听着,只准看,不准摸,否则都被你们的臭手摸了,那本帮主等下还玩个屁啊?」
海天龙从郝嘉两条分开的大腿下面,用手指大大分开郝嘉的两片阴唇,然后捧到胸前,缓步走到众人面前,任处女的肉洞毫无遗漏地展现在每一个人眼前。
「妈的,美!太美了!」、「干她一回,死我也去了!」……场面更加疯狂了,有的人已经把自己的丑恶傢伙掏出来,当众套弄起来。
走了一圈以后,海天龙把郝嘉放在大厅中央鲜红的被褥上,大声对众人说:「真正的好戏现在开场,兄弟们可以一边喝酒,一边欣赏破身大餐。」酒杯声响成一片,每个人的眼光都目不转睛地盯着被褥上的郝嘉,等待着更残忍的一幕开始。
海天龙又在郝嘉的耳旁诱惑地说:「小娘子,现在让夫君好好地疼爱你吧!来,起来,为夫君解带宽衣。」
此时的郝嘉已经遗忘了一切,就好像海天龙是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一样,她晃晃悠悠地站起来,开始为海天龙解带宽衣,当海天龙丑恶粗大的男根露出来的时候,它已经直挺挺地指向前方,郝嘉本能地羞涩起来,把头别向一边。
海天龙嘿嘿一乐,道:「小娘子,不用害羞,这个小弟弟是最疼爱你的,只要你疼爱它一回,你喜欢它还来不赢呢!以后你少了它,一天也过不下去的。」然后抓住郝嘉的白嫩小手,把它按在已经烫手的男根上,指导郝嘉慢慢地套弄起来。
尽管郝嘉现已失去意识,这方面也没有任何经验,但软软的小手还是让海天龙爽得忘乎所以。一会的功夫,海天龙把郝嘉的手拿开,然后让郝嘉跪在自己面前,把臭哄哄的男根挨到郝嘉小小的红唇边,诡异地说:「小娘子,你夫君的小弟弟已经很就没有沐浴了,你用嘴轻轻把小弟弟含住,然后用舌轻轻洗,把它洗乾净,你会尝到天下最美味的东西。」
看着郝嘉犹豫的神态,海天龙已把男根抵在郝嘉的红唇上,也许是海天龙身上的难闻的恶臭,郝嘉本能「啊」一声还没有发出,海天龙的男根已经进入郝嘉的红唇里。
软软的,暖暖的,一股难言的温润和快感迅速从海天龙的下身扩散到大脑及全身,「爽!真他妈的爽啊!」海天龙半闭双眼,刚刚体会到这天下第一快感的时候,一阵头晕目眩在大脑里出现,「好像不对!」海天龙还没来得急反应,身体已经翻倒,不省人事。
此时郝嘉还跪在地上茫然看着倒地的海天龙,周围有人高喊:「帮主,怎么了?爽翻了吗?」就在大家弄不清怎么回事的时候,天龙帮众徒纷纷倒地,几位丫鬟吓得连声音也发不出。
此时在大厅一个相对昏暗的角落里,一个一直埋头饮酒的人突然摘掉帽子,拔出宝剑,箭步冲上大厅,四、五个小丫鬟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被斩成两截,鲜红的血液溅满了这个人的全身,已经看不出此人的相貌及衣服颜色,他一句话也没有,提着宝剑便向倒地昏迷的海天龙心脏刺去……可怜海天龙还没有真正尝到世间最美味的女体,便一命呜呼,魂丧西天。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风正吟。风正吟抓起海天龙身边的一件豪华大氅盖在还在发呆的郝嘉身上,然后把郝嘉扛在肩上,提剑冲出大厅。因为大厅大开筵宴,所以门卫不多,还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已被风正吟刺倒了三、四个,风正吟快步冲出大院,用剑砍断院门口拴马桩上所有绳索,然后抓住其中一匹黑马,拍马绝尘而去……
风正吟不愧是风正吟,毕竟在江湖里走了一圈,在李义打斗的战场上发愣几秒后,立即冷静下来。虽然黑夜没有办法看清李义是怎么死的,但理智告诉他,现在最重要的是救回郝嘉并夺回贺礼,否则风正吟空手回到武夷派是死,流落江湖被武夷派追杀也是死,风正吟只有死路一条。
事不宜迟,风正吟火速潜回南丰城,就近猛敲一家店铺的门,这刚好是一家药铺,血迹斑斑、急得快要发疯的风正吟简要地说了自己的情况,胆战惊惊的药铺老板说出了天龙帮的具体路线,临走的时候,风正吟索要了一批药品,其中包括金创贴及可致人昏迷的宁服散等,向天龙帮一路奔来。
当风正吟扑近天龙帮的时候,天还没有放亮,风正吟在黑暗处仔细聆听天龙帮弟子的语言,隐隐约约了解到大厅正准备大开筵宴,庆贺发财。於是风正吟悄悄干掉了一个走单的天龙帮弟子,换上天龙帮衣服,乘天龙帮一片欢天喜地的空子,摸进天龙帮的伙房,把才弄来的宁服散倒进一个已经搬出的大酒坛,然后乘乱混进大厅,在一个最不起眼的角落里坐下,等待时机向天龙帮发难。
也该天龙帮倒霉,平常在南丰没有人敢招惹他们,又在大喜之下,谁也没有想到会大难临头,在大家开怀畅饮全部中毒倒地后,便出现了风正吟一击成功的情况。
风正吟向南狂奔了近两个时辰,天已大亮,感觉到怀里的郝嘉开始蠕动,他知道郝嘉快醒了,但风正吟还不敢掉以轻心,因为这个时候他还没有跑出天龙帮的势力范围,他顺一条小道进了一座大山,在一家孤零零的草屋门口勒住马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