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黑道枭雄

龙少军大怒,自己正在泡妞,那几个家伙竟敢来打扰,简直是找死,抬眼望去,那家伙之所以敢站出来,是因为他长得高大威猛,一米九的身高,一脸横肉,看上去像一座山,确实吓人,一看就知道此人练过武,还有一定的实力。
打量着那人,龙少军缓缓道:“你是谁?”
那人傲慢地打量龙少军一眼,好像已经吃定他了,然后把目光放在何丽莎与张丽身上,一幅我就是大英雄的模样,想引起两女的倾慕,嘴中答道:“我叫金铁柱。”
龙少军突然笑了起来:“铁柱,哦,确实像,不知能不能挡住我的拳头。”松开拉着何丽的手,突然一拳击出,正中他的小腹。
金铁柱惨叫一声,身体朝前倾斜。
龙少军的拳头上勾,正中他的下巴,他的身体倒飞出去,仰面倒在地上,躺在那里呻吟不已。
那几名男生顿时大怒,没想到龙少军如此卑鄙,一拳就击倒那位同学,同时呐喊一声,朝着龙少军冲过来。
龙少军哈哈一笑,也没有松开何丽莎的小手,一个拳头击出,拳头在空中颤抖不已,化为四个拳头,正中那四名中过来的男生。
四名男生只感到自己的身体挨了重重一击,然后倒飞出去,同时栽倒在地,身体无法动弹,只能呻吟不已。
龙少军冷笑一声:“自不量力!”不再理采他们,拉着已经半痴呆的何丽莎与张丽一直来到操场边的小树林边,这才松开她们的手,道:“你们看着,我给你们表演一次。”说着,他开始舞动起来。
龙少军给两女表演的就是阴阳和合神功中的一段招式,阴阳和合神功除了心法外,还有招式,说起来,那就是春宫图,也就是交合姿式,不过,阴阳和合神功乃是灵异界有名的双修神功,当然不会是那种低级的双修神功相比,就是那些姿式,除非到了床上,根本看不出有什么暧昧的味道。而且,这些招式对两女有很大的好处,作为异能心法,当然不是一般心法能比的,只要修炼有成,不仅可以延年益寿,还能留住青春,如果两女明白,不知会高兴得何等程度。
两女都非常聪明,龙少军只演试两遍,她们就全部记下,而且做得有板有样。
龙少军干脆为两女传入一些能量,以便她们修炼,当然,他为两女传入的能量隐藏在她们体内,如果每天演练阴阳和合神功的招式,自然就能把那些能量吸收完。
龙少军一直陪着两女,纠正她们的错误,最后陪她们吃过饭,才在两女依依不舍中离去,可想,现在龙少军已经在两女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与她们一起修炼阴阳和合神功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龙少军回到别墅,赵如雪已经起了床,坐在客厅里,一见龙少军进房,本来有点幽怨的目光顿时一亮,透露出无穷的喜悦,跑到龙少军的身体,道:“少军,你到哪里去了,我起来找不到你,来,我给你煮了早餐,这些米还是我昨天去买的。”
龙少军心中一阵感动,还是赵如雪温柔啊,昨天就想到了给自己煮早饭,真是没有枉费自己花了一定的心思来把她追到手。
吃过早饭,赵如雪洗完碗筷后,问道:“少军,今天你做什么?”
龙少军略一寻思,突然发现自己要做的事太多,不过,又好像什么也不用做,玉瑞祥公司该去一趟,饿狼帮那些也该过问一下,赵如雪的如雪广告公司该支持,自己的武功也该修炼,钱也该挣,想了想,道:“你呢?”
赵如雪道:“今天,我与张晓娟她们已经说好了去张贴广告和发放传单,你去不去?”
龙少军摇头道:“算了,我还有事,你们先去办,正式营业时,我自会给你们联系业务。”
赵如雪走后,龙少军决定到饿狼帮去看看,已经过了近十天,不知他们的情况如何。
把容貌变为龙绝杀的模样,龙少军打通了梁平山的电话,电话里传来梁平山恭敬的声音:“龙先生好。”
龙少军道:“你们的伤势恢复如何了?”
梁平山道:“多谢龙先生关心,我们的伤势已经好了大半,我正准备明天就给你打电话。”
龙少军道:“你们在哪里,我过来一趟。”
梁平山道:“我们正在自己的院子里,在市中区五区六号路,你一来就应该找得到。”
龙少军很快就来到了饿狼帮的总部。
饿狼帮的经济状况并不很好,拥有一幢三层楼房,主要用来居住,一百多号人就居住在这里,生活来源就是靠收这条街的保护费度日。
当龙少军来到楼房门前时,正看见梁平山带着一百多个弟子毕恭毕敬地站在那里,见到龙少军,立即很恭敬地躬身行礼,道:“龙先生好!”
梁平山来到龙少军面前,道:“龙先生,请里面坐。”
龙少军也不客气,来到客厅里,坐到旁边的沙发上,自有小弟斟茶。
龙少军打量着梁平山,现在,他的伤还没有完好,一只手缠着绷带,而那一百多个小弟,跟他一样,看到一百多人的手几乎都缠着绷带,而且都是同一个部位,确实让人有一种发笑的冲动。
龙少军忍住笑,道:“梁平山,我今天只是过来看看,顺便了解一下这一带的黑道情况,走,我们到另外的房间去说。”
在客厅里,只有饿狼帮的三名头目,另外还有被龙少军打通奇经八脉和任督二脉的张永传。
梁平山指着那个头目介绍道:“这三位是饿狼帮的三位头目,分别是陈盖、张超凡与陈金。”
龙少军看向三位头目,第一位陈盖就是几天前的早晨带着三位小弟向老头要保护之人。第二位看上二十多岁,瘦高,一张马脸,显得比较精明。第三位身材矮胖,显得憨厚。
陈盖、张超凡与陈金见介绍到他们,立即躬身道:“见过龙先生。”
龙少军点点头,示意他们坐下,然后把的目光转到张永传的身上。
张永传也属机灵的人物,立即躬身道:“张永传见过龙先生,龙先生为小的打通奇经八脉、任督二脉,小的没齿难忘,以后,永传的一条命就交给龙先生了!”

龙少军微笑着点点头,道:“好,不愧为我看重的人,希望你记着今天说的话,你被我打通奇经八脉和任督二脉,以后,练武将会是事半功成,我会教你们高深的武技,希望好好把握。”
张永传本是一个孤儿,从小流落街头,吃尽苦头,加入黑社会也是无奈,而在黑社会里,讲究的就是实力,每一个人都梦想变成一个武林高手,现在,成为武林高手的机会就摆在面前,也难怪他会感恩涕泣。
龙少军道:“梁平山,你先说说这里的情况。”
梁平山整理了一下思路,道:“自从龙先生说要接管这条街,我一回来就开始整理S市黑道的情况。先来说说整个S市黑道的情况。S市分为东、南、西、北、中五个片区,第一个片区里面又分为数个小区,每个小区里面,又有数条街道,为了方便称呼,我们把每个大区里的小区以数字区别。S市的势力非常多,除了灵异界指南上面的一些知名大帮派、世家、组织外,还有无数的小帮派,这些帮派有明有暗,各有地盘,一般来说,没有十足的把握,是互不相犯的。在S市,东、南、北各自有一个大型的组织罩着,东片区是S市的商联的地盘,成员全是S市的大型公司,其中包括几个世家,因为那些世家也是大型集团,他们的资金非常雄厚,据估计,加入商联的公司的财富足占Z国财富的十分之一,他们的武力来源有两种,一是那些异能世家的高手,一是那些富豪请的保镖,其中的东方世家、西门世家、欧阳世家、魏家不论从经济上还是武力上的实力都是无比强横,他们都有各自的公司,基本上是各成一系,加入商联只因他们家族经商,同时为了更好的合作。所以,整个商联只是一个松散的组合,说不定在利益的冲突下,互相之间也要斗起来,看似最强的结合,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威胁。商联的人以挣钱为主,乃是合法的商人,至少在明里是良民,当然,暗地里就不知道了,因为许多大型公司在以前都是黑帮,在政府的打击下,才摇身一变,成了合法公司,暗地里,还是脱不了黑帮的争勇斗狠。由于商联是合法商人,所以,在东片区,那些小摊就不用交保护费,因为那里几乎没有黑帮能存活,就是有,也不敢收保护费,大多数公司都会披上正义的外衣,当一个合法的良民。
南片区则是猛虎帮的地盘,猛虎帮,在灵异界指南上写得非常明白,是除政府灵异研究所、魔门外的第三大组织,帮中高手如云,帮主扬铁衣乃是一个异能者,修为等级八级中层,三名护法实力在七级以上,帮中弟子足有几万,实力无比强大,在南片区,猛虎帮就是老大,可以明目张胆地收保护费,当然,他们不会亲自出面收保护费,而是让那里的黑帮把收来的保护费上缴一部分给他们,另外,他们也有无数的产业,有人怀疑,那里大部分黑帮其实就是猛虎帮的人,只是为了不让政府担心他们实力太强,所以不得不分成无数个帮派,不然,猛虎帮的实力足可与魔门和灵异研究所一拼,也许还要强大。
北片区则是黑豹组织的地盘,黑豹组织的来历是一个迷,只知他们在十年前突然出现,短短几个月,就灭了西片区数个大型帮派,从此占据西片区,一直与猛虎帮对峙着,其实力也是一个迷,没有人知道他们到底有多少高手,只知黑豹组织的成员个个能打善斗、悍不畏死,最重要的是他们武器无比精良,竟可以出动装甲车、火箭炮、手携式导弹等重武器,有人判断,他们可能是政府的一支秘密部队化装成的,其目的就是对抗猛虎帮,以免他们的势力坐大。
西片区,有无数的帮派,当然,他们明地里挂着公司的幌子,干着合法经营,不过,暗地里却斗得很凶,都想把其他帮派并吞,自己一家坐大,从此成为与猛虎帮和黑豹组织相抗衡的大帮派,只是其中有几个帮派的实力相差不远,一直以来,也无法坐大一家。政府当然知道他们在那里血腥杀戮,不过,能让他们的实力互相抵消,政府也非常乐意,只要他们没有干太出格的事,政府一般是不会过问的。所以,那地方最混乱,各方实力混战不已,白天,所有公司,哦,也就是黑帮都在老老实实做生意,说不定还会在酒桌上洽谈业务,互相称兄道弟、亲密得像一家人。到了晚上,到处都有黑影在闪动,喊杀声频频传来,无数条街血洗成河,人类的劣根在那里表现得淋沥至极。不过,只要到了清晨,那些人立即会消失不见,死尸被抬走,街道、墙壁全部冲洗,除了感觉到一丝血腥味和到处湿润外,一切无异,不明究里,绝不会想到这里晚上曾发生过打架斗殴、杀人放火的事。“
说到这里,梁平山顿了顿,又道:“西片区现在最强大的帮派,也可说是公司有四家,这四家的实力在灵异界指南上也有名字。
第一家是东洋贸易公司,R国独资公司,据说他的后台是R国最大的组织黑龙会,乃是R国进军我国商道的急先锋,经销电器、汽车等高产品,据说他们拥有几名特忍,实力无比强大,再加上有黑龙会在后面撑腰,就是猛虎帮与黑豹组织都对他们比较重视。
第二家是华玉公司,经营建材、运输等行业,它的前身是大河帮,帮主费图海乃是一个异能高手,等级在七级中层,后来摇身一变,成了华玉公司的总经理。
第三家是明月公司,以运输为主,前身是排教,后摇身一变,成立了明月公司,董事长扬运林,武功等级在七级左右,手下一大群高手,实力无比强大。
第四家名叫彩云公司,经营一个大酒店、包括夜总会、餐厅、住宿等,总经理宋玉媚,异能者,等级六级以上,现年二十五岁,长得美貌如花,是灵异界百花榜上的人物,听说她还独身一人,许多帮派的老大,哦,是经理都在打她的主意,说起来,她的实力最弱,要生存比较困难,只是想打她的主意的太多,反而投鼠忌器,不敢向她下手,让她在夹缝中生存,最近,东方世家的少主东方卫与她走得很近,好像在追求她,东方卫在灵异界青年榜上排名第三,武功已达七级下层,加之有东方世家做后盾,有他罩着宋玉媚,其他组织当然不敢乱来。

除了这四家公司外,还有一些中小型帮派,他们的实力比较弱,不过,他们大部分都签定了攻守同盟,以众多的帮派对抗以上四个公司。
剩下的就是市中区,说起来,市中区的面积最大,这里有着无数老牌公司,可以说最富有,只是这里没有大型的黑帮,哦,也就是没有大型黑帮背景的公司,绝大多数都是正当的商人,有的加入了商联,有的则没有,在这里,政府的力量最强,市警局刑侦大队长欧阳胜男就是一个异能高手,出身欧阳世家,其实力可达七级左右,其他还有重案组、缉毒组等重要部门,都有异能高手,他们应该是各大门派、世家或灵异研究所派出来的,而且,据我打探的消息,市中区许多公司的背后都有各大白道门派的影子,所以,这里,大型的黑帮组织根本站不住脚,不过,这里却有无数的小型黑帮,比如我们饿狼帮,就在这里生存,只是,我们根本不敢到那些大街上去,只能管理这条偏街,其他还有许多小型黑帮与我们一样。“
龙少军点点头,道:“饿狼帮平时的收入如何,我看你那天立即就叫来拿来十一万元钱,应该不很穷吧。”
梁平山苦笑道:“我十二岁父母双亡,一直流浪在外,这里有几位兄弟都是几年前就跟着我的,其余的兄弟也是这几年慢慢聚集在饿狼帮的,这里一百多个兄弟都是无家可归的人。我一直不允许他们沾毒、沾黄,说起来,并不是我思想很高尚,而是我们的力量太弱,那些东西我们根本不敢沾,这里是市中区,各方势力混杂,一旦与其他贩毒、经营色情的组织起了冲突,饿狼帮说不定一晚上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们这条偏街油水并不足,有一条主街,十多条侧街、小巷,那些大中型的公司我们根本不敢去惹,只能针对那些小型的公司和摊点下手,一个月大概能收几万元,对于这一百多号人来说根本不够,剩下的就是出去打工,有时出卖点情报等等,也只能勉强度日。至于那一天立即就拿出十一万,是因为我一向做事都留有后路,既然有人敢出手对付我们,一定有所自峙,准备好钱也是为了在关键时刻保命,那些钱可是我们这几年省吃俭用存下来的。”
对于梁平山的谨慎,龙少军也是无比赞赏,这种人,只要稍加栽培,一定能发挥巨大的作用。想到这里,又问道:“你们卖情报?”
梁平山道:“是的,那些消息乃是通过那些妓女买的,我们生活困难,我就想到这个办法,那些嫖客有事谈论事情的时候有时也不会避开妓女,虽然没有多大的秘密,不过,我好像对这方面比较善长,可以通过分析那些片语半言就能得到更多的消息,而且一猜就准,出卖情报可是我们饿狼帮两大来源之一,另一大来源就是收保护费。”
龙少军暗喜,没有到梁平山还是一个人才,可以通过别人谈论的内容分析出更多的内容,情报人员,乃是他最需要的,要想在黑道立脚,必不可少,有了梁平山,这方面应该没有问题,嗯,以后,可以让他负责情报方面。
想到这里,龙少军道:“好,你这方面的特长不错,以后,情报方面可能要用到你。”
梁平山立即激昂道:“龙先生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龙少军道:“你们生活比较困难,我先给你们一百万,以后,我将教你们武功,提高你们的武技,一旦达到一定的实力,我会开始抢地盘,你认为向哪里下手最好?”
梁平山立即道:“我认为,最好在西片区打下一块地盘,然后联合其中一部分人打倒另外一部人,让他们的实力抵消,从而从中获利。”说到这里,他看了龙少军一眼,不再吭声。
龙少军没想到梁平山还有如此头脑,赞赏道:“好,这招扶持一批人打倒另外一批人乃是我们的光荣传统,一定要发扬光大,真看不出来,你还有如此头脑,难怪以饿狼帮的实力,到现在还没有完蛋,你可是功不可没。不过,你好像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吧。”
梁平山迟疑一下,摇头道:“这个,没有了。”
龙少军笑了起来,道:“算了,还是我来帮你说,你想说的是不是等打倒对手后,在同盟军背后给他一刀,然后坐享其成?”
梁平山眼睛一亮,立即有一种知我者龙先生矣的感动,随后也感到这种做法有点阴险,尴尬一笑,道:“这个,好像有点不妥,不过,也不失为好办法。”
龙少军笑道:“想说什么就说,不用顾虑,我这人比较实在,不会像那些仁义大侠,表面正气凛然,暗地里干着不法勾当,嗯,你这个提议很好,以后可以考虑,你是怎么想到的?”
梁平山暗暗想道:这个办法是你说出来的,怎么变成我的提议了,看样子自己就是过去那种背黑锅的奸臣,馊主意是皇上出的,结果由奸臣承受骂名,不过,他当然不敢抗议,点,道:“不怕龙先生见笑,我的武技很弱,饿狼帮的实力更弱,但我却喜欢做白日梦,幻想某一天自己成为了一个异能高手,饿狼帮的实力也强大起来,再不用夹着尾巴做人,那时,我就会开始征讨四方,打下一片天地,当然,这个中细节也常常幻想,这个方法乃是饿狼扩展势力的最好办法。”
龙少军笑道:“幻想得好,不想当将军的士兵就不是好士兵,放心,以后,我会让你们幻想变成现实的,我将会让饿狼,不,饿狼这两字虽然很有气势,但太露骨,应该取文雅一点的名字,不然,一拿出去,所有人都知道帮里是一群无法无天的残暴之徒,黑道上虽然有镇骇力,但却会让政府警惕我们,不方便我们办事。”
梁平山道:“当初我取饿狼两字是因为它听上去很吓人,你想想,狼可是一种凶残的动物,如果是饿狼,就更可怕了,一拿出去,胆小的人定会被吓得尿裤子。”
龙少军想了想,哈哈大笑道:“不错,饿狼帮听起来虽然不雅,但在黑道上却有震骇力,就不用改了,以后,我定会让全世界知道饿狼的可怕!”
梁平山一阵激动,他看得出来,龙少军绝不会安于偏安一偶,而是准备大干一场,成为一代枭雄,作为最先跟随他的人,以后一定会出人头地。
龙少军拿出一本小册子,交给梁平山道:“梁平山,这是我整理的一些功法,里面包括了一种异能修炼方法和一些招式,乃是我整理出来的,易学易练,而且长进非常速度,只是到高阶有一些负作用,不过,那已经是七级以上等级才该担心的。梁平山你有一定的武学底子,这小册子上的武功你可以先学,然后再传给你的手下,这上面的武功非常霸道,我在网上收集了上百种杀人手法,然后再配以内功而成,只要练成,足可以对付一个四至五级的异能者,你们一定要勤学苦练,记着,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梁平山接过小册子的双手在微微颤抖着,激昂道:“龙先生放心,我们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
张永传、陈盖、张超凡、陈金也立即保证。
龙少军道:“梁平山,你先把小册子交给张永传,我为你们几人打通经脉,不过,只能打通奇经八脉,打通任督二脉的条件要求太多,而且太过危险,稍有不慎,就会伤人伤己,重者还会没命,那晚帮张永传打通任督二脉是因为他身受重伤,不医治就会没命,所以才不得已为之。”
梁平山等人听到不像想张永传那样打通任督二脉,虽然有所失望,不过,能打通奇经八脉也让他们高兴不已。
说起来,龙少军现在的实力已达八级以上,但在为梁平山、陈盖、张超凡和陈金输通全身经脉和奇经八脉后也是能量大损,不过,他现在已达先天之境,天地间的能量被大量吸入他的身体,用不了多久就会恢复过来。
梁平山等人正在打坐调息,熟悉龙少军注入他们体内的能量的运行路线,龙少军看向张永传。
张永传正拿着一把短刀有板有眼地练着招式,龙少军看了几眼,道:“张永传,你的招式很正确,但却少了一点东西。”
张永传立即收回短刀,来到龙少军的面前,行礼道:“请龙先生教诲。”
龙少军笑道:“不用这么拘束,你今年多少岁?”
张永传道:“十八岁。”
龙少军又问道:“你是哪里人?”
张永传眼睛一红,道:“我也不能确定,我在河北一个孤儿院长大,听孤儿院的阿姨说我是她们在孤儿院门外拣到的,五年前,我离开了孤儿院,朝着南方行来,最后来到S市,正在饥寒交迫时,遇到了帮主,他收留了我。”
龙少军点点头,道:“对不起,不该提起你的伤心事,来,我们来说说你先前演练的招式,动作没有问题,而是少了意,就是杀意,我给你们准备的招式都属凶猛一类,一招发出,有去无回,你去劈了那张桌子,要想象那是你的杀父仇人,要发出内心的凶性,这一刀,就是你以后的境界,用你的全部精气神,一刀劈了它,杀!”龙少军最后一声“杀”字犹如一声炸雷在张永传耳边轰响。
张永传正在想着他的父母,听到龙少军这一声“杀!”字,只感到心底涌起无穷的悲哀,一股暴厉之气直冲脑门,转身朝着长桌冲去,嘴中大吼一声:“杀!”双手握刀,身体腾空,一刀朝着桌子劈下,空气发出呼啸声,短刀前端竟发出半尺长的金色剑芒。
“轰!”那张檀木做的桌子被劈为两半,张永传的身体也跟着扑向桌面,栽倒在地,竟昏了过去。
外面冲进来几人,刚想说话,龙少军手一挥,道:“我们在练功。”那几人只感到腾云驾雾般,当清醒过来时,已经站在门外。
龙少军手一挥,张永传的身体悬空而起,双手指头递次弹出,无数道能量一瞬间就在他全身穴道上打击一下,然后把他放到一边的沙发上,道:“赶快运气调息。”
张永传在龙少军点遍他全身穴道后就醒了过来,闻言不敢怠慢,立即爬起来,盘脚从在地上,开始打坐调息。
看着张永传如此有毅力,龙少军暗暗点头,当晚,张永传一脚替他解了围,他自己却被强大的能量震得只剩一口气,如果是平常人,早已死去,他却是一个显性异能者,属金系,在生命危急的时刻,金系能量自动保主,所以才让他一直坚持到龙少军对他疗伤。加之龙少军感谢他的帮助,所以替他打通了全身穴道、奇经八脉和任督二脉,同时还传了他近两年的内力,现在,更是通过无上神功错乱他的意志,让他发出不合符本身实力的一击,这一击后,他的武功修为长劲并不大,但思想境界却将达到另外一个高度,假以时日,一定能成为名震灵异界的高手,当然,也是他最好的打手。
不久后,梁平山等人从入定中醒过来,一见龙少军在为他们护法,感激无比,纷纷向龙少军表示效忠。
龙少军道:“梁平山,你把饿狼帮的帮众们叫来,我要训话。”
梁平山立即道:“龙先生请等等。”说着,走到房门外,道:“大家到二楼大厅集合!”
当龙少军带着梁平山等人来到二楼大厅时,这里已站满了人,龙少军看过去,共有一百二十人。
梁平山道:“龙先生,我接到你的电话,就立即通知所有人回来,这里,就是饿狼帮所有的人。”
龙少军点点头,看向那些以前的饿狼帮成员。
那些帮众当然知道龙少军的厉害,因为他们几乎都缠着绷带,那些伤就是龙少军给他们留下的。
龙少军并不说话,而是看着他们,无形的气势在大厅滋长,压得那些帮众们喘不过气来,个个额头都浸出汗珠,有几人的面色已经变成苍白。
龙少军见下马威已经足了,才收回强大的意识,道:“各位,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们活着是为了什么?”
当场众人怔了怔,互相看着,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龙少军缓缓道:“我记得一句话:人的一生要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时,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
刚说到这里,下面的众人立即随声附和起来:“为了人类的解放事业而奋斗!”
龙少军手一抬,道:“那确实是一种高尚的理想,不过,我们的思想达不到那个境界,我们只是庸俗的小市民,只能看见面前的苍头小利,所以,我们的理想就是穿绫罗绸缎、吃山珍海味、住洋房别墅、坐奔驰宝马、玩美女靓妞,在有能力的情况下,顺便帮助别人!”
“啊!”那些饿狼帮帮众没想到龙少军前一句看上去高尚无比,下一句就露出本来面目,随即就兴奋起来,是啊,这年头,乃是金钱至上的社会,空口号谁都可以喊,但谁不是为了自己过得更好,龙少军这一番话正对了他们的味口,他们都是黑道上的混混,义气有,但要想他们有高尚的品德,那是不可能的,只有利益才能激起他们的斗志。

“我们帮叫饿狼帮,狼:凶残、狡猾、吃苦耐劳,但最重要一点则是他们之间的合作性,当一群狼聚集一起时,无论老虎、狮子、大象,只能望风而逃,所以,我希望你们有具有狼的精神,无所畏惧,勇往直前,打倒所有的对手!”
众人立即高声道:“是!”
龙少军又道:“现在,我们饿狼帮还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帮派,不过,我想,在不久的将来,我们饿狼帮将会名震世界,到时,你们也将会成为名震名界的人物!”
“是!”这一次所有人用尽力气吼了出来。
“馅饼是不会自己从天上掉下来的,要做到这一切只有两个字——拳头,也就是实力,没有实力,只有被凌辱、被欺压,只有当你的实力比敌人强,你们才能干掉他们、抢他们的财产、玩他们的女人,否则,死的是你们,被抢的是你们,老婆被别人干的也是你们!”龙少军突然大吼起来。
“我们要当强者,绝不当弱者,我们要练武,我们不想被杀,被抢,我们要保护身边女人,我们要杀光敌人,抢光敌人,干光他们的女人,龙先生,求求你老人家教我们武功!”那些饿狼帮帮众们个个双眼通红,发着丝丝绿芒,犹如一只只饿狼眼,歇斯底里地大吼起来。
龙少军满意地笑了,只有激起他们的斗志,欲望,他们才会变成一群真正的饿狼,这一百多只饿狼,如果加以训练,必定会成为一只可怕的队伍,正好充当他的打手、杀手。
“放心,我一定会教你们高深的武功,让你们每个人都会变成武林高手,不过,武林高手不是说成就成的,那是要经过血与汗的洗礼,要想提高武技,高深的武功心法只能把你们带入门,只有苦练才能让你们的武功尽快提高,这种苦练,就是地狱式的训练,很少有人熬得过,我希望你们有思想准备,大家都知道我武功高强,但我在这里坦白告诉你们,两个月前,我的武功只比梁平山高一线,但在这两个月内,我已经在死亡边沿上走了四趟,每一次都是死里逃生,才有今天的武功,现在,如果你们有人害怕,可以提出来,我绝不勉强,会给你们另一种武功心法,不用吃多少苦,只是效果差一些,当然,效果差一点是指一年后,双方的武功对比十比一,也就是十个人可以与抗一个人。现在,愿意受地狱式训练的人站到左边,不愿的人站到右边,我还要提醒你们一句,一旦训练开始,就不能中途停止,就是死,也要死在训练途中,知道吗?”
“知道!”所有人同声回答,立即移到左边,个个脸上出现坚毅之色。
看着所有人都站在左边,龙少军满意地点点头,道:“等一下,我将为你们输通经脉,让你们记下内力的运行道线,以后,你们先照着梁平山手中的武功心法修炼,每天晚上,我将到这里来训练你们,那些才是真正的地狱训练,希望你们好好修炼梁平山手中的心法,进度越快,你们所受的苦就越轻。现在,我们先来说说饿狼帮的领层构架。以后,饿狼帮的帮主还是梁平山,由张永传任副帮主,我只是幕后者,并不正式出面,只有你们遇到无法对付的超级高手才出手,以后,我自会派遣高手补充到帮里来。你们共一百二十人,分为天、地、人三个组,分别负责刺杀、保卫和情报,组长分别为陈盖、张超凡与陈金,为了管理方便,以后,你们全以数字代替,现在暂时不用编制,等以后武功有成,按你们的武功情况决定你们归属何组。”说到这里,龙少军发现自己这个龙绝杀的身份作为饿狼帮的后台极为不妥,赏金猎人公会、灵异研究所与魔门都清楚,特别是灵异研究所,那可是代表政府,如果知道自己带领饿狼帮杀人放火、目无法纪,一定会来规劝的,到时定会让他左右为难,所以,必须另外出现一个身份,嗯,那个屠血的身份就起作用了,作为饿狼帮的总后台,一定要有一个响亮的名字,也就是能唬得住人的名字和身份,但为了泡妞,岁数却不能太大,屠血现年三十二岁,长着一脸横肉,看上去凶悍无比,如果带着一群饿狼冲锋陷阵,确实具有震骇力,想到这里,他道:“从现在开始,我就叫屠血,你们叫我屠老大,龙绝杀的名字我不希望你们说出去,我另有用处,明白吗!”说着,他的面容已经变为屠血的模样,一米八五的个子,雄壮无比,不过,他还是把模样改变了一点,由一脸横肉、凶残之相变得稍微有点英俊,粗野中带着一丝成熟,充满着男人的阳刚之气,犹其是一对眼睛发出丝丝威严的光芒,让在场所有人都不自觉低下头去,整个人看上去与龙绝杀又是另外一个类型,但一样能吸引住那些思春女性。
那些饿狼帮帮众见到龙少军如此模样,立即折服,先前,他们虽然对龙少军信服不已,但龙绝杀的年龄小了一点,气质虽然不凡,但身材、长相始终差那么一点黑道枭雄的味道,现在,屠血的模样,简直就是一个黑道的猛将,只差截上一个眼罩,把眼睛蒙上一只,就成了经典的海盗船长,只需要站出去亮亮相,就会吓倒一大批人。
对那些帮众的反应,龙少军也看在心里,顿时觉得自己把模样变成屠血的形象非常正确,道:“记着,你们不认识龙绝杀这个人。”
那一群人立即道:“龙绝杀是谁,我们没有听说过。”
龙少军又道:“记着,盗也有道,我教你们武功,绝不允许有人利用武功执强凌弱,欺压普通人,绝不允许做出损害Z国利益的事,如果有人胆敢为虎作伥,我绝不轻饶!”说到这里,他的眼中竟露出青黑色的光芒,强大的气势让整个空间凝固,在场众人只感到身体里的空气好像被抽空一般,顿时全身无力,头冒虚汗,双腿开始打颤,无穷的恐怖在身体内滋长,龙少军当初在汤圆摊的凶残行为又浮上他们的心里,立即受教,大声道:“屠先生放心,我们一定会谨尊你的教诲!”
龙少军满意地点点头,道:“你们先上来二十人,我为你们输通经脉。”
当即有二十人上前来,龙少军发出一股能量,能量在空中变成二十股,透入二十人的身体,开始为他们输通经脉。
由于龙少军只为这二十人输通以脉,并没有为他们打通奇经八脉,所以,耗用的能量并不多,虽然在他们体内留了一两个月的内力,但补充能量的速度远远高于能量消耗的速度,他的损失也不大,只用了五分钟,就为他们打通了全身经脉,并让他们记下了内力运行的路攻。

紧接着,又上来二十人,一直以过六次,终于把这一百二十人的经脉全部输通。
龙少军让众人盘脚坐下熟悉内力运行路线,想了想,对梁平山道:“等他们醒后,你就把心法传给他们,并把小册子多印几份,让他们选喜欢的招式修炼,这样才能提高他们的兴趣,晚上,我自会来训练他们,嗯,你们也一样,希望你们也挺得住。”
梁平山、陈盖、张超凡与陈金立即正容道:“龙先生放心,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们绝不会缩一下眉头。”
龙少军点点头,道:“张永传对异能很有天分,等他醒过来,你们就告诉他,他不用学小册子上的招式,而是不时发出先前那刀,准备一些东西让他不停地劈。”
梁平山躬身道:“是!”
龙少军又道:“至于进军西片区的事,暂时不用急,必须等有实力了才行,不过,你们在这段时间内必须尽量了解那里的情况,越详细越好,两年,我相信,只需要两年时间,那里就是我们的天下。”
“是!”这一次是梁平山、陈盖、赵超凡与陈金同时激昂地回答。
龙少军见这里暂时没有他的事,问梁平山要了银行账号,这才出门而去。
在街上,龙少军把面容变成龙绝杀的模样,打电话通知瑞士银把钱转五百万美元到Z国境内,然后到银行折换,足有四千多万,然后提了一千万现金,加上前次提取的现金,已经够买别墅的钱和给饿狼帮的钱。
所以,龙少军把一百万存入饿狼帮的户头,另外九百万存入另外几个户头,然后一笔转到房介所,交清了别墅款。
付清了别墅款,龙少军叫银行明天给他准备两千万现金,他准备再次倒账,虽然麻烦,但为了防止别人发现龙少军与龙绝杀的联系,他必须这么做,不然,他身边的女人们就危险了,想一想当初偷听魔门几位长老的谈话,对方提到对付自己以外的第一办法就是打听自己的亲人和朋友,可想,一旦起了冲突,对方在把自己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必须会以自己的亲人朋友威胁自己,想了想,自己的父母老婆们落在对方手中,自己真不知是反抗好还是投降好,嗯,以后,自己也要学到这一招,到时倒要看看那些仁义大侠们是愿意他们的亲人死翘翘,还是为了他们亲人去干坏事,想想他们那痛苦的感觉,可能是生不如死吧。
办完了该办的一切,龙少军看看时间,竟已到了下午四点过,想到已经几天没有到玉瑞祥公司,也就是说几天没有见到三位老婆、公司那几位美女和苏娜洋妞了,应该去看一看,想到这里,他来到一个无人小巷,把面貌恢复成龙少军的模样后,朝着金凤大厦走去。
来到玉瑞祥公司,这里已经大变样,龙少军看了一眼一边的大办公室,这里已经装修完,里面被隔成一间间写字隔,员工们都在埋头工作,龙少军走进大办公室,那些职员当然认得龙少军这个董事,纷纷向他问好。
龙少军也没有一点董事的架子,一一抱以微笑还礼,犹其是那几个美丽的少女,更是他注目的重点。
在写字间里转了一圈,龙少军来到写字间里面,这里面有两个单间,其中一个是业务主管的办公室,也就是何碧月的办公室。另一间单间原定为办公室,只是现在暂时还没有确定办公室主任。
走进何碧月的办公室,何碧月正在与一个职工讲着什么,眼睛一抬,已经看见了龙少军,眼睛立即充满着喜悦,再对那名员工说了两句,让他离开。
那名员工是一名中年人,在何碧月面前显得束手束脚,虽然在听着她讲解,但却不敢抬头,何碧月的美丽已经超出了一般的美丽范畴,不仅面容美丽,气质更是迷人,公司里的男性员工没有人能抵挡她的美丽和气质,只是她一直对那些员工冷冰冰的,吓得那些男性员工根本不敢接近她,只能暗恋,或者,在工作上努力,以期引起她的注意,幻想某一天天上突然掉下馅饼,正好砸在他的头上,也就是何碧月突然看上了他,那时,他定会有一种拥有整个世界的幸福。
那名中年员工出门后,何碧月的面容立即由先前的神圣不可侵犯变得妩媚,嘴角泛起一丝微笑,双眼透出深情的目光。
龙少军手一挥,房门已经无声地关上,身体在一瞬间已经越过几米的距离,已经到了何碧月身边。
何碧月刚刚站起身来,就被龙少军拥入怀中,小嘴则被龙少军的嘴巴堵住,哪里能说得出话来,只能发出呜呜的声响,双手不自觉的搂着龙少军的虎腰,娇躯温度升高,动情地扭动着。
龙少军拥着怀中这位可名列东方灵异界绝色谱的天之娇女,闻着她散发着的天然体香,心中激动不已,他感觉得出怀中美女的对他的爱意,那是一个深深的依恋,没想到自己与她才认识不久,占有了她的清白之躯,她竟如此爱上了自己,真不知该如何才能表达出他对何碧月的爱意,只能用力地亲吻着她的小嘴,一手搂着她的柳腰,一手则在她的娇躯上游走起来。
何碧月天生内媚之体,哪里经得起龙少军那只魔手的抚摸,立即起了反应,娇躯一僵,轻微地颤抖起来,嘴中的呜呜声越来越高。
突然,何碧月想起了什么,扭动的身体立即停止,小嘴脱离龙少军的亲吻,脑袋后扬,急促道:“少军,不要在这里。”
龙少军暗笑,知道何碧月必是想起这里是办公室,隔一道门外,就是几十个玉瑞祥的员工,如果有声响,那外面必定能听到,当然不敢再继续下去。
龙少军并不怕外面的员工们听到,他已经把整个办公室屏蔽,只是何碧月与魏玉燕和张丽佳不一样,她的战斗力可是非常强,一旦开始,可能没有一个小时无法收场,现在四点过,五点钟就要下班,时间已经来不及了,而且,他还要过去看望魏玉燕与张丽佳等女。
所以,龙少军也没有强迫何碧月,道:“碧月,这几天想我吗?”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