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魔记

其时有一国,国中山无数;有山谓蛟腾,山上一大王……

「噗!」周处掩着胸口,口中一口一口的鲜血吐出。

若禅大师低念佛号,良久,才道:「施主,贫僧再问你一次,你可愿拜入我
门下,脱离那邪道?」

周处咬着牙,恨恨的道:「要真只是降于你门下,又有何不可?只是你们想
行那借刀杀人之事,却又是什么意思?」

「此言差矣,阁下武艺高强,心性坚定,又是聪慧过人,如能行那侠义之事,
对整個江湖都是一大幸事。雖然我信施主誠心拜入我少林門下,只是閣下行那邪道
之事不少,為了江湖,為了武林,老納希望你能行一些斬妖除魔之事,正了你的名
聲,才再拜入我門下。

縱然不入我門下,也不要再行那些邪事。」


周处低头想了一会,终于点了点头,道:「以我周处之名,对天发謺,此后
只行行侠仗义,斩妖除魔之事!」

「希望施主记得今日之謺言,不然……」

周处咬着一根青草,坐在山径处的一间茶店上,似是在等待着什么事情发生。

「唉,虽然答应了那若禅老和尚,要行些侠义之事,可我半生以来,除了杀
人放火,强奸掠杀之外,我都不会……这行侠仗义之事,该如何是好?」说罢,
叹了一口气。

忽地,旁边传来了一把声音:「大丈夫不行正义之事,何为大丈夫?」

周处闻言微怒,转头看去,却见一美貌女子,坐于木椅之上,一身白色劲装,
却是两口大袖,看上去十分奇特。

只听那女子道:「阁下一介男儿,只懂于此长嗟短叹,算什么大丈夫?」

「兀那婆娘,妳别以为长得美,话就可以乱说!」

「哼!我本闻得你想要行那侠义,又见你武艺看似不错,方才搭话于你!你
……」

周处闻得侠义两字,立时打断那女子的话道:「女侠,你知道这侠义之事该
怎么行?」

那女子闻言,哼了一声道:「你何曾听过

「紫衣瘦肩月下行,烟缠雾绕弥树影。

如兰心事随风去,梦回百转无处寻。」?」

周处闻言一顿,道:「你说的何是倾城宫的四魔女?」

「没错,紫衣,烟寻,如风和回梦。我从情报上得知这四个女魔头将于五日
后集结于三里外一处小林进行密会,只要我们各个击破,那便能为武林正道除一
大害了!」

「这……」

「哼,还敢说自己是个大丈夫?连我们这些女人也如此害怕!」

「谁说我怕了!我噬龙蛟周处也不是好惹的!」

三日后,周处和李淡红(就是那女子)分开了各自行动。

周处有点疲累的倚着一根大树坐下,看着那圆圆的月亮,在脑中计划着一些
事儿。

忽地一道瘦小的身影映入周处的眼帘,周处抬头看去,只见一个身穿紫衣的
少女正孤独地在小径上行着。

如此情景,作为一个男人,周处立时掠到了那少女的面前。

那少女似是吓了一惊,想跑入树林之中,周处见状立时一把抓住她的手臂,
道:「别误会!」

少女使了使劲,却发现无法挣脱,唯有对周处道:「你想怎样?」

周处心中暗道:「这少女好大的手劲!」口中边说:「误会,我见姑娘单身
一人在这种地方行走,怕妳遇到一些豺狼野犬的,那便危险了。」

少女闻言,似是有点害怕,同时,无巧不成书,林中竟是响起了一声狼叫,
少女立时吓得跳了进周处的怀中。

少女抱着周处,楚楚可怜地抬头看着周处,泪眼汪汪地道:「怎么办,人家
住在那林中,我怕……」

「不用怕不用怕……」周处一边敷衍的应道,右手一边在少女的背上轻抚着。

此时又是一声狼叫,少女立时把周处紧紧的抱着,虽然少女的身体似是未发
育好,可那少女独有的清香却是让周处的下身有点反应。

少女并不懂这男女间之事,感到了周处的下身有一突地之硬物,便好奇的伸
手摸去。

周处咕嘟一声吞下了口水,同时口中轻呼一口气。

少女好奇的问道:「少侠哥哥,这是你的武器吗?好硬啊,顶得人家快受不
了了!」

周处闻言差点气血上涌,七孔流血,这话的歪意才让他受不了!

周处心中劝戒自己不能让无知少女学坏,于是道:「呵呵,对啊!这是哥哥
的武器,是不是又硬又粗呢?」

少女闻言又是摸了摸,一会才道:「嗯!哥哥你的武器不但又粗又硬,而且
还暖暖的,这寒冷的天气,把它握在手里一定很舒服的吧?」

周处抖着声音道:「对啊,舒服得要死了!」说罢,一手从少女臂下穿过,
抱着她的小腰道:「你住在哪,我送妳回去吧!」

少女满面红霞,柔声的在周处耳边道:「人家住在林中,你直接走入去,直
走不久就能看见了。」

周处笑着道:「现在我要使轻功了,你握紧我,小心别掉下哦!」

少女闻言,似也是害怕掉下,两手一握,却是把周处的「武器」握着。

周处那个叫爽,一边用轻功绕着树林在走,下身一边慢慢的抽动着,少女的
手也似不经意地帮周处套弄着那话儿。

很快,周处便看见了一间木屋。周处不舍地放开了少女,少女也似是不舍的
放开了手。

少女道:「少侠哥哥,不介意的话,你也进来吧!今晚的天气太寒冷了!」

周处自然答应,跟着少女进了木屋之中。

少女点起了木桌上的灯油,红红的火光把少女的面颊映红,紫色的衣服下,
是周处刚刚紧紧抱过,那温热柔软的少女躯体。

少女把火炉也燃起了,室内的温度才渐渐提高。

少女忽地看着这简单木屋中的那张床版,似是想了好久,才满面通红的走近
了周处,道:「少侠哥哥,不如……不如今晚你就留下来吧!」说罢,便低下头
来。

周处吞了口口水,道:「这,不打扰吧?」

「不,就我一个人而己……」

暧昧的气氛在二人间弥漫着,直至充满这木屋。

少女似是想要先支开话题,于是道:「少侠哥哥,我能看看你的“武器”吗?」

周处下身又是一硬,虽然他心中早就等不了睡眠之时,急着想把这少女就地
正法,可是却也不想让这女少知道刚刚他是调戏了她,于是尝试再支开话题道:
「这不大好吧,我那是凶兵,要是出鞘,非得见血方回啊!」

「我不信,哥哥快给人家看啦!」

周处闻言感到欲火焚身,于是顺着便道:「好!」说罢,把下身的裤子一脱,
长袍一撩,那根又粗又大又长的凶兵便在少女的面前抖啊抖的。

少女的颈子和面颊立时变得通红,断续的道:「这……人家刚刚握着的……
是……啊!!!」

周处见状,唯恐事败,立时把少女抱到了床上,一把撕开她的紫衣,没想到
紫衣下连肚兜也没有,就一副光脱脱的青春肉体。

周处擦了擦那流出的鼻血,一手按着少女挣扎的双手,一手轻轻按在少女尚
未发育完全的胸脯之上。

嫣红的两点在白生生的小乳房上,在寒次天气和周处的手指下渐渐的硬了起
来。

少女的哭赋带着近似呻吟的音调道:「不要……不要这样……啊……」

周处低声的道:「乖啊……哥哥不是坏人……别反抗,你会很舒服的……」

「不,不要,妈妈说会很痛的……」

「傻瓜……哥哥很温柔,不会弄痛你的……」周处笑着道。

「唔……嗯…………嗯嗯……啊!」

周处的手指悄悄的插入了少女的小穴,紧闭的小缝在淫液的滋润下变得湿滑,
一下就被突破掉。

周处冰冷的手指显然让少金的肉穴受到了很大刺激,少女不自觉的扭动着小
腰,口中呼出一团团白气。

周处那根凶兵已是急不及待,一下就插进了少女的淫穴之中。畅通无阻却又
有紧紧的压迫感,一收一缩的肉壁挤压着周处那根热呼呼的鸡巴。

周处一下一下的抽插,伴随的是少女如小鸟的娇啼,没有不要脸的淫声浪语,
也没有粗鄙不堪的污言秽语,可单单就少女清脆的声音,意乱情迷似的呻吟,就
足以让人欲火焚身,不能自己。

周处一边插入,心中一边感叹着:「少女的肉体真棒……没尝过有处女的肉
穴这么的会挤……嗯?慢着……刚刚插入时可没感到有处女壁……可要不是处女,
那为什么刚刚她会说怕痛?」

少女感到周处的动作变慢,立时道:「别,别停下来……继续插人家的淫
穴啊!」

「嘿嘿,你这个淫娃!」说着紧握着她的小腰,猛地抽插了起来,可是心中
却多了几分提防。

「格」的一声,很轻,可是心中早有提防的周处还是听到了,接着一丝若有
若无的气息一闪即过。

「要……要死了……啊!」少女高声的呻吟着似是昏死了过去。

同时射出了一泡精液在少女淫穴之中的周处,也抽出了变软的鸡巴。周处俯
低身子,一面怜惜的用右手扫过少女的面颊,慢慢的滑到她的下巴……

少女忽地睁开了双眼,口中吐出一根毒针直刺周处的面门,在少女心中本应
毫无防备的周处却是轻易的闪了开去,同时右手快速的搭在了少女颈上,猛一发
力,少女的头便软软的倒在了一边。

「铮!」

周处急忙转身,便见一把红柄飞刀和一个飞镖在空中碰在了一起。接着李淡
红从门外闪进,瞪了周处一眼后,便破窗追出。

周处面上一红,暗叹了一声:「不知淡红什么时候潜伏在一旁的呢?」周处
虽然是一个山大王,可却是长得异常俊美,和李淡红在一起的几日,两人已是暗
生情愫,可是李淡红却是迟迟都不愿和周处发生关系,这才让周处今天如此的急
色。

周处一边感叹一边穿回了衣服,看了紫衣的尸体一眼,然后想了想,还是帮
她穿好了身上的衣服,草草的埋在屋外一处。

忽地林中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号,周处心中一惊立时便要冲进林中,忽地一阵
怪风吹往周处面上,周处立时闭住呼吸,可仍是吸入少许。

还好周处功力不弱,功力运转后便已迫退毒力,周处将计就计的倒在了地上。

过了一会,一个手拿青色长剑的女子便从林间跳出,看着倒在地上的周处媚
笑着道:「奇怪……我以为这毒只有令人头昏脑涨的效果,可没想过会弄昏人啊?」

周处闻言,惟有讪讪的站了起来。

女子笑着道:「阁下好手段啊!没想到紫衣妹妹一身精妙绝伦的暗器功夫还
没使出,就被你一手击杀,而影寻妹妹似乎也被你的同伴击杀了……」

周处立时道:「你是如风?」

「没错……让我看看你的真本事吧!」

如风的出手果然快如急风,而招式更是如风般随意流转,周处走的是刚猛急
劲的路子,一招一式俱是简简单单,攻便是攻,守便是守,全凭一身深厚内力和
豪迈的性情使出百分之二百的威力。

两人相交百余招,竟仍未有一人占过半刻上风,正是棋逢敌手,相持不下。

如风虽然招式精妙,身法独特,可内力却远远不及天赋异禀的周处,一急之
下,便被周处找住破绽,击倒了在地上,那青叶剑也是击飞了到老远。

在如风惊恐的眼神下,周处一刀斩下了她的头颅,可没想到的是,那颈上的
断口处忽地喷出了一道紫烟,猝不及防下,周处吃了个正着。

「我操……这是什么毒……」

「兰心飘花。」李淡红慢慢的从树林之中走出。「没想到我还是来迟了……
影寻的真正实力比想像中强得更多……这毒是如风的最后手段,这药算是春药的
一种,只要不行房,那便会毒发身亡,如风本想用这毒向你求饶,却没想到你下
手这么快,她的毒功聚到了喉咙之处便被你一刀斩杀,那毒便从断口之处喷出…
…」

周处两眼渐重,呼吸也乱了起来……

梦醒过后,周处发现自己睡在了紫衣的床上,晃着头坐起,周处功转一周,
发现那毒已是退去,却不知道李淡红是如何的褪毒,是……

闻着身上残留的淡淡清香,周处走近了桌子,桌上留书一封,上书:周处亲
启。

周处:

短短三天,没想到我竟然会和你……

本来只是打算利用你来替我杀掉紫衣、影寻和如风,却没想到我竟会爱上了
你,明明有机会让你死掉,可我却偏偏无法下手……

只是你要仿那大侠,那我这女魔便与你没有可能了……

他日相见,你也必是认不得我了……

回梦留笔断情

周处叹了一口气,他本已隐若猜到了几分,却不想事情最后会是这样。

此后十余年,周处于江湖上寻寻觅觅,却仍无法找到梦回……

〔完〕[ 此帖被creazing在2016-11-03 14:09重新编辑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