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河东军

接下来的两三天里我是忙得很,古剑坞别看是个小去处。但是精壮可用的子弟却有三百人还多。这些子弟都是沈涵阳一手带出来的,很听号令。这三百人编成了我的第三个步兵指挥,沈涵阳为指挥使。又把沿途搜罗的散兵编了一个骑兵队,原来的亲兵队在补充了古剑坞子弟后扩充为两个队,和这个骑兵队一起,赫然升格为一指挥规模的亲兵队。杨过以一个十四岁的孩子,就当上了亲兵队的队长。康用是大宋的军人,我没有整编到他的头上去。这下在古剑坞,我也聚集起了五百五十名能战之士,六十余匹战马。
古剑坞的粮食不少,连同康用他们带来的,有一千四五百石之数。因为连沈涵阳在内,都是自耕自食,也谈不上什么减租的话。
但是这里军资却不很充实。除了康用手下和杨过的亲兵队武装完全之外。沈涵阳那个指挥是既无甲胄,也缺器械。两军对阵的时候,光用长剑是很难得力的。特别是器械中第一紧要的弓箭,整个古剑坞不过才一百余张弓,箭镞八千支左右。
我心下暗暗打算,除了要南方接济外。我也要赶紧寻觅一个便地,打造甲杖,制造弓箭的。
至于我的家事,倒是出乎意料的好。沈青凤木婉清都是极骄傲的女孩子。两女在一起,居然惺惺相惜了起来,孙可仪又是人见人爱的小美女。三个人相处得极好,连手起来,我渐渐竟有不敌的架势。也算是有所得必有所失吧。
慕容复他们一行人这时也不说要走的话。这慕容复每日里只找我说话。我在那里整训队伍,他更是专心的看着,总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他却不知道,我能这么快聚集起实力,因为我是官面上的人物,别人不看我也要看我身后的背景。你一个白身,就算江湖上有些名号,想聚集起自己的实力,谈何容易!王语嫣对我始终是客客气气,但总保持着距离,捞不到上手的机会,却是我这几天唯一的憾事。
眼见得到了十月的第一天,远远的探马报过来。郭平的人马终于是来了。
古剑坞左近的地形我是早考察过了,带着杨过沈涵阳在野外整整走了一天。古剑坞离嵩县有三十多里,离孟津县有五十多里,沿途都是山路,崎岖难行。反到是去中京府最方便,顺伊水一路下去便到了。
这一带都是黄土地貌,一层层的象台子一样堆积上去。不管是从嵩县过来还是孟津过来,汇总到只有一个出路,即是离这里只有十来里远的观兵道。沿途崎岖,虎狼出没。出了观兵道就开朗了起来,有片几千亩田的小小平原,几道小河水纵横其中,古剑坞的人就靠这片田为生。虽然日子艰难。但是因为荒远,又在群山包夹之中。敌人盗匪也来得少。这么一个小小坞壁才维持了下去。
探马报说郭平属下一千七八百人,中间还有二百多的骑兵。远远从孟津绕过来,正要从观兵道通过。而我,就带着亲兵队的二百多人,准备先在观兵道杀杀他们的锐气。
在两侧山头上埋伏了个把时辰的样子,杨过在一旁不耐烦了起来。低低的不知道嘀咕些什么。我没理他,只是对非要跟着我来的木婉清低笑:“这小子是个毛猴子脾气,这么点子时间都耐不下来,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带他手下兵的。”
木婉清白我一眼,也在我耳边低声道:“还不是你一手把他提拔上去的,他这么一个小孩子就和沈涵阳平起平坐,不知道多少人说闲话呢。”
她在我耳边低声说话,香气一阵阵的袭来。口鼻中的微微气息冲得我脖子痒痒的,我心中大动。趁大家都伏在草丛里,手就不老实了。轻轻抚上她的翘臀,大力搓揉了几下。果然是又软又弹性惊人。木婉清羞得满脸通红,又不敢出高声,转过头不理我了。我心下大乐,临大敌前的紧张早抛到了九霄云外。
前面突然讯号频传,我们又都紧张了起来。过了没多时,就见前头散乱的过来一条长龙。步伍既不整肃,行军也漫无纪律。人人都是瘦弱得很。我在心下冷笑,这算什么队伍?不过想到现在北方的军队大多是如此的,也就释然了。又提醒自己这些人虽然是饿了许久了又很散漫,不过都是百战余生的老手,可大意不得。
这队伍前面全是步兵,后面才是骑兵,可能是因为骑兵实在是宝贵得很。才把他们放在后面。我看着队伍里一队弓手和他们撒袋里的箭直流口水,这可都是宝贝啊!
眼见得这支队伍已经有二三百人出了观兵道,我站了起来大声下令:“放滚木擂石!下火油!射火箭!”
就见两面山上站起了一百多人,事先堆积的滚木擂石发出轰隆的山响推了下去。几十个装火油的陶罐也扔了下去,火箭射过之后,顿时就燃起了一片熊熊大火。底下一片哀号,也不知道杀伤了多少人马。顿时他们大队就乱做了一团。
我见差不多了,招手命令下山。这些人也算是打老了仗的,这种险地也不放尖兵四下搜索前进,当真轻敌到了这种地步?
下山到放马的地方,我披上了甲胄。也不说话,带着五十多个骑兵绕了***直奔那被隔在外面的几百个步兵而去。现下这个情况,连上阵厮杀的事情也得自己亲力亲为,不然这兵就不好带了。
道口被乱石堵得死死的,里面惨叫声喝骂声响彻整个观兵道。郭平果然指挥人马去抢两片山头了。道外的二三百步兵却茫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也没有一个下级军官挺身出来指挥。被我带着骑兵一阵冲杀,稍作抵抗就四下散开了,却哪跑得过马,被一一追上砍翻在地,死伤了怕不有一百四五十人。
我在这单方面的屠杀中也杀了六个人,满身是血,好象杀神临凡一样。看得敌人跑远了,我在马上大喝道:“把他们的甲杖兵器都剥了下来,我们回寨子里去!”
好容易爬上山头的敌人看着我们在那里剥完了东西,几十个骑兵还示威性的在他们面前转了一圈,这才扬尘而去,也只有在山上怒叫喝骂的份儿。
急匆匆的赶回了寨子里,我也顾不得自己满身都是凝固了血块,身体在盔甲里一身的臭汗。就指挥部下上寨墙据守。才稍微有点头绪。就看见跑来跑去的人影里,孙可仪扶着沈青凤在远远的看着我。
我快步下了寨墙走了过去:“清凤,你怎么也出来了?外面沸反盈天的,你身体又没好,冒了风不是玩的。”
沈青凤握住我的手,柔声道:“我的相公变了,变得又有担待又有气概。我这个做妻子的,就算不能陪你上阵杀敌,但是呐喊助威还是做得来的,我真羡慕木妹妹,能一直陪在你身边……”
我满脑门子的官司,实在没有时间多陪她说话,只得勉强笑道:“清凤,你这是说什么话呢,你身体大好了,还不是和婉妹一般的?我事情实在是多,你们找个安全点的地方,看你们相公杀贼就是了。”拍拍孙可仪的头,叫她照顾好沈青凤。就又朝寨墙上跑去。
沈青凤痴痴的站在那里看我跑远了,看着孙可仪低低的道:“相公真的变了,不是么?”
我正在寨墙上指挥他们把弩机(康用船上拆下来的)就位的时候,慕容复也带着一干手下赶上了寨墙。我有点好奇,这家伙既不走现下又跑到这里,是什么打算?就见慕容复笑着向我行礼:“雨公子下马露布,上马击贼,实在是让在下惭羡无地。复虽不才,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的道理还是懂的,所以特意来向雨公子讨个差使,也尽尽心力。”
多了几个大高手助阵当然好,不过总要多防着你小子一些。我也没和他们多话,直截了当的直奔主题:“现在军务紧急,我也不多说客套话了,慕容公子拔刀襄助,在下自然是感激的。但是既然听我的号令,那就行的是军法,这是更易不得的。在下有什么得罪处,事了后再向公子赔罪……现下就请几位也上寨墙,重点是控制住寨门,防止敌人攻扑大门。敌人若有高手行险,也请公子料理打发了。若有什么差池,我唯公子是问。”
慕容复脸上闪过一道青气,底下几个部属也有愤愤不平之色。慕容复抱拳施了个礼:“在下领命,这寨门处,就交给我了。”
我挥手叫杨过调了一个哨给他们指挥。反身向外望去。郭平的部队已经终于整理好步伍,一步步的逼了过来。
现在这支队伍和刚才不一样了。一千多人布成整齐的方阵,第一列全是持大盾的步卒,第二列是弓箭手,后面再是成排的拿刀舞矛的步卒。最后才是骑兵拱卫着一个头盔上有白旄的青年将领,坚实的压了过来。整齐的步伐激起漫天的烟尘,这才是这支身经百战的队伍的真实面目!
看着对面耀目的刀枪反光,我发现不少古剑坞的子弟都被敌人这气势吓得脸青唇白,微微发抖。就故意的和身边的沈涵阳大声说话:“看这股敌人面有菜色,队伍里既无攻城的器械也无辎重,我倒要看看他们是要花几天攻打我们这里?是他们先饿垮了还是咱们先完蛋?”
沈涵阳也有些紧张的样子,听到我的话也明白了过来。大声朝自己手下子弟叫道:“这里是我们父老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不能让这些家伙糟蹋了!他们没有辎重,是坚持不了多久的!我们只要自己稳住了,这次咱们是胜定了的!”
话音才落,杨过已经带头叫了起来:“必胜!必胜!必胜!”跟着所有人都举起了兵刃,一齐大呼起来。士气顿时高涨到了极点。
郭平在军中望着对面寨墙上的高呼。心下很是烦闷。他虽说投降了蒙古,但是蒙古军也不怎么管束于他。象真定史家,大名张家,都是投降蒙古后自己打下一块地盘。自然也就爵禄尊荣了起来。他父亲给他留下了三四千的家兵,他自然也想走这么一条路子。谁想到在河南东撞一头,西碰一下。队伍减少了五成,有油水的地方却给蒙古人捞了去。好容易打听到这里有个蒙古人不大在意的小坞壁,沈涵阳手底下还颇有几个美貌女徒弟,就想来这里捞便宜。
前些日子被拉着围中京府,只打发了手下来投书要他们投降,把粮食美女双手奉上。心想这些土包子还能当得住我的大军一击?没想到始终没有动静。正好陕西来的几千蒙古援军换了自己的防,就连主将都没禀知,就这么急匆匆的赶了过来,想赶紧捞一票。横竖蒙古主将对他这种小队伍新附军也不大留意,经常补充粮草都忘了他们的。
没想到在观兵道口遭到了当头一棍,死伤了快三百手下。敌人居然还有骑兵!他心下倒不大害怕,却极是恼怒。这下可折了本钱了!要不能把这个坞壁打开,补充些粮草,再拉些丁壮到队伍里来,自己要不了多久就要被人吃掉!
他指挥队伍在靠近壕沟三百步处,挥手让手下住了脚步。前排步卒把大盾重重的插在地上,半蹲了下来,后排弓箭手张开弓箭,寒光闪闪的箭镞对准了对面寨墙。虽然没有攻城器械,但是郭平还是有一百二十分的信心踏平了这个小寨子。
看着敌人走近,我也命令在寨墙上支起了各家拆下来的门板。在门板后张开了弩机,装上了火弹。,就等敌人再靠近点就发射。突然听到对面敌人阵中有人在高叫:“你们这里可是沈涵阳在主事?叫他出来回话!”我和沈涵阳对望一眼,他从门板后闪了出来,大声道:“我就是沈涵阳,有什么指教,就请说罢!”
就看见郭平打马向前走了几步,在自己阵中用马鞭指着沈涵阳笑道:“老沈啊老沈,我是好心来和你们联亲,顺便帮你们保护寨子的,你却这样对待我们。又是仗了谁的腰把子?你可知道你这个小破寨子,不过是我们一人吐口痰就能平掉的东西。你和我斗?乖乖打开寨门,我保你们无事。观兵道口你们做的事,也不过是无知害怕才做出来的,我郭平都不计较了。我数三声,要是还不投降,那到时候玉石俱焚,可是你自己招的!”
沈涵阳淡淡的道:“我们这些升斗小民,也不敢仰攀这门阔亲戚。我们向来自己过活,也好得很,将军的好意,留给别人罢……我们这些小民,虽然不成什么气候,但是别人要来抢东西杀人,我们也只有豁出去腔里的热血,和他们周旋到底。将军,你这就请吧!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