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鹿淫龙】

鹿公府。
内室巨大的白色幔帘垂挂至地,室内升起嫋嫋禅香,幔纱起处,一三人交缠的身影隐约可见。
“呜征哥哥欢哥哥,不要弄了~宁儿受不住”只见一女子,面容娇小,其音甜腻如滑丝,若非玉体曲线玲成,凹凸有致,仅闻其声或仅观其容貌,必让人误以为那八九岁的孩童。并且如今,她裸身夹在两个健硕高大的男子之中,更显得体态纤柔,盈手可握。
她俯趴在前面男子的颈窝处,双腿叉开跪在男子腰侧两旁,男子两手将两条莹润的大腿握住掰至最大,让那腿根处的娇花淫穴裸露在後头男子的眼前。
後头男子单手握住女子一瓣後臀,一手握住一根如婴儿手臂粗壮的玉雕阳根在女子花穴外抵弄着。那玉雕阳具不仅阳茎部分如婴儿手臂大小,连那茎头处的雕琢亦如那婴儿握紧的拳头一般。那花穴直被玩弄得滴落水来…“哥,宁儿的小穴始终不肯张开小口,这玉势可进不去”明明是他耍弄的将阳具在穴前滑弄,不肯深入,偏那开口的语气里,倒是埋怨起女子的不乖似的。此刻女穴红肿多汁,明显之前已遭受过一番戏耍,只要男子稍稍用力,那玉雕阳具便可插入洞中。
前头男子亦笑笑,抬起那女子埋在自己肩窝的小脑袋,看着女子如受伤小兽般的神情,双唇相抵,轻哄着:“宁儿不愿意麽?”
龙宁因情欲而红艳的双颊散发着热气,她低头不语,眼角看向一旁的矮桌,上面原本摆着的食物散落在地上,矮桌上一滩粘白的水迹莹莹发亮,旁边一盒内排放着几根大小不一的玉雕阳具,左边细小的几根,早已是入过淫水窝里了,湿漉漉的整根棒身仍泡着水,唯有右边数起的第二根的位置是空着的,而最右边一根,足足有成年女子脚踝大小。她吞咽着口水,想起之前的玩弄,不禁羞涩的小脸更加红艳。
鹿征抬起龙宁低下的脑袋,自双目散发着不可抵抗的诱惑魅力看着她,“刚刚几根一起,不都吞了去”鹿征伸舌将龙宁刚刚因欢愉而滑过泪水的痕迹舔吻干净,“乖,吞了它,欢弟会让你舒服的”
“征哥哥”女子明显很受诱惑得迷蒙了双眼,轻启双唇,微露红舌邀约着男子的亲吻,下身稍稍抬起,便朝那滑漉的圆头坐下。
鹿欢眯起双眼,细细看着那花穴的媚肉层层翻开,露出埋藏在深处的一颗小红豆,他一个用力,将那粗大的玉雕假阳具向前推去,那圆头一个滑溜便卡了入内。
“冰啊
~”玉雕的阳具自不比那真实的阳身温暖。娇小的浪穴虽经过刚刚几根假阳具的开发,明显扩开不少,轻易的便将此颗蛋状大小的圆头吞下,可那冰冷触感,让她不住的一个激灵,提臀衔着那玉南傍国晃动起来後头的鹿欢见到此状,两眼里冒着火光,舔了下干涩的嘴唇,将那在眼前摇摆的腰身抬得更高,低头便朝那湿漉的花穴吸允了下去他先是在两片充血紫红的花瓣外细细舔弄,过不会,嫌不过瘾般,伸舌稍稍掀起紧贴着玉棒的肉瓣弹动着,那女体摇摆得更急,一股股淫水如溪流般滑落,鹿欢赶紧张开含住花埠,将那甜腻的花水盛入口中。
咕噜噜的吞咽声随即传入龙宁的耳中,好淫荡,好淫荡的水声啊她呜咽一声,上身再也无力支撑,瘫软在了鹿征的怀里“欢哥哥你莫要再欺负宁儿了宁儿真的知道错了”
“喔那宁儿自己说,错哪了”鹿征看着被情欲控制着的龙宁,在眼前不住的扭动着,浅浅但滚烫的气息喷在自己的腰腹上,烫蕴着,并没有嘱意让鹿欢停下嘴来。
反倒是鹿欢看到龙宁倒下後,将龙宁一个翻身侧躺着,抬高她一腿搭在自己的肩膀上,正面吮吸她下面的小口,这样反而让她更容易逗弄她敏感的小豆。
每当鹿欢舔弄红豆的时候,龙宁淫穴深处总是止不住要喷水的,却又因为玉势的阻挡,只能是从旁边的隙缝处洒漏而出,发出“嗤嗤”的水声,刺激着三人。
鹿欢的舔弄加快,而鹿征也抬起龙宁埋在自己腹中闷哼的小脑袋,“快点说喔不然欢弟的惩罚可要加重的罗”刚说完,只见鹿欢一口咬上一旁的花埠,花埠没有花核来得娇嫩,所以鹿欢是真的用牙齿在上面啃咬了一番,并且用牙齿咬住後做细细的磨牙状,像是在确定这块嫩肉好不好吃一样。吓得龙宁赶紧想合并双腿,却被档了下来。
“我
我不应该~拖住征哥哥和欢哥哥,不让你们去堂宴会恩啊”太刺激了,龙宁因为下身的玩弄紧张得将十个脚趾头狠狠的蜷缩起来。手指尖利的指甲也深深的陷入自己的掌中。
鹿征不忍见龙宁伤害自己,握紧她双手抬至嘴边,轮流舔弄两个手掌心,苏苏麻麻的感觉立即从掌心处传来“为什麽呢为什麽拖住我和欢弟,不让我们去堂宴呢”果然是和这个小家夥有关呵~但是在堂宴里下这种药,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我。”龙宁一想到原因,一时间紧咬着下唇,怎麽也说不出原因来“恩宁儿是不想说吗?”鹿征舔开她紧咬的贝齿,纠缠着她的红舌,却同一时间,向底下的鹿欢使了个眼色,“还是说,宁儿根本就期待着我们更厉害一点的惩罚呢”鹿欢一个用力,将整根假阳具捅了入穴内,假龙头也深深的进入到了花宫口内,“啊
龙宁一个承受不住,便倒在了地上,紧紧抱着鼓胀的小腹,泪流满面地颤抖着,侧着脑袋看着地面,委屈的说着:“都怪你们,都怪征哥哥和欢哥哥太迷人了~明明就已经跟宁儿成亲都快一年了,为什麽其他的皇姐,皇妹的,还是老是盯着你们不放嘛~讨厌,讨厌征哥哥和欢哥哥最讨厌了!!还欺负人家坏人”说着说着,泪流得就更厉害了!
鹿欢赶紧将躺在地上的龙宁抱在自己的怀里,安慰着,这小妮子说的话总是让人喜爱得紧,这理由倒说到人心坎里了,真不舍得让人惩罚她。
“讨厌,你和征哥哥就只会欺负人家”刚刚还在哭泣的龙宁,一得到鹿欢的安抚,马上眼含秋波的撒起娇来,“人家这里难受得紧呢欢哥哥帮人家拿出来”龙宁张开双腿,玉根大大的撑开了腿根部的花穴,只剩下一点点的尾端突出在外面。她三指捻住突出的尾端,轻轻摇晃起来,嘴里还发出细细的低吟,诱惑着二人,倒让人不知是难受呢还是享受着。
这丫头刚刚还说人欺负她来着,现在倒好,鹿征看到龙宁此刻正眯起眼睛躺在鹿欢怀里舒服着,不禁感到失笑他捧起龙宁的小脑袋,认真的看着她,“宁儿,就算你再不喜欢我们到堂宴上,你也不能再堂宴上下药,毒害一众皇亲国戚吧,这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
龙宁勉强睁开眼睛,迷糊地看着鹿征,像是还未清醒过来,她歪着脑袋思考了一会儿,“没有啊我只是装肚子疼,拉住你们,不让你们去堂宴而已,我没有在堂宴上下药啊

“没有?”鹿征看着龙宁疑惑的神情,倒不像是在撒谎,他拿出一个红色的锦袋,上面用金色的丝线绣着一个“凤”字。“这个你敢说不是你的”再有胆撒谎,就让欢弟弄死你,哼。
龙宁伸手拿过“凤”袋,端在手上,闻了闻,透着“凤”袋,淡淡的一股香气散发出来,“是啊,这是我的啊”是有一天,在街上闲逛的时候,一个老婆婆给她的呢。里面的干草,烧起来好香的。
“就是,宫里的太监也说了,当天就你一个染碰过了宴堂的香炉…”不是你还会有谁龙宁撅起小嘴,又想了一会,“好像是有这麽一回事”
一听龙宁承认了,鹿欢立刻邪恶的看着她,“看来宁儿终於是肯承认了,那我和哥倒是没罚错你了”他伸手覆上龙宁的小手,将玉势大力的摇晃起来,龙宁是立刻受刺激的太高下身,哀叫起来“怎麽了,不就是换了宴堂炉子里的香料而已干嘛要这样麽”她还不舍得让那香草浪费在那里呢要不是出来的时候,不小心打翻了摆在桌上的一盆酸辣味的辛料,整个宴堂都有一股子的酸辣味,她才不会去换了宴堂的香炉,将这个那麽香的干草白白浪费了好多呢宴堂好大的说“可恶你们就为了这麽个小事来惩罚我麽?”好深欢哥哥进得好深喔太用力了好痒,好舒服喔看着龙宁又开始因为鹿欢的耍弄而欢愉起来,鹿征摇头叹笑,一手恶狠狠的拧了一下龙宁红肿突起的乳尖儿,“啊~”龙宁终於是抬起头来,认真的看着鹿征,“征哥哥你真的生宁儿的气了就因为宁儿换了宴堂里的香料儿?”龙宁看着鹿征严肃的表情,都快哭起来了。
看着一颗颗热泪滚下来,鹿征不舍的吻了吻抽噎的龙宁,真是个泪娃儿快乐也流泪,伤心也流泪“告诉征哥哥,谁让你换了宴堂的香料的,你知不知道那种草叫‘迭情草’,烘干了闷烧,融在空气里,很容易让男人发情的。”所以当天,堂宴上所有的男人都像是服用了催情药物一般,迷失了心性,不断的捉住身边的女子交合,奸淫耍弄。若是在窑子里,和一班妓女窑姐儿也就算了,偏偏是在堂宴上,那些个女人还个个都是…他相信龙宁的性子不会做出这种事情,应该是有人教唆了她。
想来也幸好当日宁儿醋劲大发,将三人都拖住了,不然不管是让人伤害了宁儿还是他们兄弟两奸淫了其他的公主,郡主的,都让人受不了龙宁一听,也傻了怎麽会可想想也是,当日那个老婆婆给她这个香草时,好像就说是为了提高闺房之乐的不过她一时急着回宫也没怎麽听清楚不会真的是吧。就因为她换了宴堂的香料,就让堂宴上的皇亲国戚们,都淫乱起来还给皇哥哥添了大麻烦,史册上好像写了皇哥哥是个昏君了,怎麽办…“呜
征哥哥,怎麽办,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打翻了一盘酸辣的辛料,怕普通的香薰盖不住,才换一些香一点的香料的…怎麽办”
哎鹿征真是觉得看得起这个小公主了,没想到就她一个人还真能闯下那麽大的祸来他拿过龙宁手上的“凤”袋,一手郑向左边幔帘的後方,“皇上,事情的始末臣倒是给您查出来了,要怎麽做,您自个看着办吧”
一个身影稳稳接住了“凤”袋,轻抚着上方的“凤”字润玉般的声音从帘後传来,“那些个皇亲们中毒太深,解药倒是要去拿回来的至於那堂宴的後续处理,不了了之吧反正史册上,朕早已是个昏君,不差那再昏一把,你们就别再为难皇妹了。”
“皇哥哥”一听那声音,龙宁赶紧着就要站起来。并不是为了参见皇上,而是为了找衣服避体,“您怎麽又在窥视我们行房啊”一时间忘了自己身下的玉势,哎呀一声,又倒在了鹿欢的怀中,她赶紧拉过鹿欢的大手盖住自己重要部位。
“哎呀,宁儿皇妹,为兄我观看你们行房也不下数十次,现在还有什麽好遮的”随着幔帘的左右拉开,一个长得极为妖孽的美人由帘後走出。
美人,不仅指那些长相极为美貌的女子,也形容一些个长相极为俊美的男子。尤其是面似芙蓉,目似桃花,移步间莲花朵朵,挥手间兰花再现,这样的一个男子则更容易让人觉得是──妖孽,一个极度贻害人间的妖孽。
龙宁暗自翻翻白眼,缩得更紧了,自个的脸皮可没有皇哥哥那麽厚,窥视他人行房也就算了,还不穿襟裤到处乱走。
不过,皇朝上下谁不知道咱们这乌国第十三代龙族欢喜皇帝──龙喜最大的兴趣,一是露鸟,二是窥探他人行房。
尤其是她这个跟他同一个母妃所生的胞妹,自从嫁给了乌国最得力的鹿家兄弟後,十有八九次的行房都让他给看了去,她真的是很欲哭无泪的偏偏征哥哥和欢哥哥好像又不太在意就她一个人在那嚷嚷,显得她多大惊小怪似的,她才是正常的那个好不好就像现在,龙喜就完全不在意其他三人正兴致在头,自己裸露的下体,仅着一长袍站在三人面前,微弯起嘴角,面露喜色的抚弄着“凤”袋,还不时举至自己俏挺的鼻尖前闻闻接着傻笑一番。
“你们有查到这个‘凤’袋是哪里的吗?”
“臣已查过,是近年武林中升起的一个门派‘凤娇吟’所有,她们的独门秘技就是施放情毒,因为行踪诡秘,门派所在地据闻又是在深山环绕的一个极为隐蔽的凌霄岛,所以甚少人可以看到过‘凤娇吟’的门人。据传,她们的掌门人是一个长相极为美貌的女子,名为‘凤熙’。皇上打算派谁去取解药”
“凤熙。凤熙”龙喜喃喃自语,抬头看着三人,俏皮的眨眨眼,“朕亲自前往,如何”
“皇上~.”“皇哥哥”三个声音同时响起,不是说他们鄙视当今皇上,而是说当今皇上还真没出力做过什麽重大的事情,除了出卖那张桃花妖似的脸,来迷惑众生,拉拢人心,让全国内外的人都对他死心塌地外不然早让人反了去了。
“皇上,可否告知臣您前往的原因”不然您一个有去无回的,我还得推一个新皇帝上皇位,多麻烦龙喜突然双目出神的望向远方,陷入了“前尘往事”当中,“这就要从朕的小时说起了”
“不用说了,皇上”
“那时候,朕还小”根本就没在听别人说话“皇哥哥,您说的这件事,我都听腻了”
“你们也知道,朕是怎样当上这个皇帝的…”开始细说这这个故事的由来(回忆往事中…)乌国。历乌国一百年…(龙喜出世满月)“来人啊…赶紧将三位皇子摆在软毯上快啊快啊皇上马上就要来选太子了”年轻的龟公公吩咐着大殿内的宫女太监们小心翼翼地将三位刚刚满月的皇子放在并排的三张软毯之上“轻点,轻点,可别摔着了三位皇子”,三位皇子的岁数都相差不到一天。
“皇上驾到皇後娘娘驾到”
“孔雀娘娘喜鹊娘娘麻雀娘娘驾到”随着一阵尖细喊声皇上,皇後,和各自诞下三位皇子的皇妃驾临到大殿“好了,不多说,赶紧开始测量吧”皇上发话三个拿着度尺的公公马上行动起来对着三位皇子的小鸡鸡“比划”起来经过一番测量三位公公各自向龟公公小声说出了测量结果龟公公碎步踱至皇上跟前,“启禀皇上,三皇子的龙根乃是三个皇子之中最长的,极具龙相”
“好”皇上大喜,颁下圣恩,“朕孔雀皇妃之子三皇儿之龙根乃极具龙相,是乌国传宗的最佳人选,特封为当今皇太子,为得欢喜菩萨保佑,特赐‘喜’字,名为‘龙喜’。普天同庆,大赦天下。”
“谢主隆恩……”
乌国。历乌国一百一十年…(龙喜十岁)皇家御用澡池…小小的龙喜正努力的清洗着自己的小鸡鸡父皇说这是男人最重要的地方,要好好爱护它“啊皇上用力,用力啊”龙喜的斜对角,当朝皇上正在宠幸着她的爱妃,也就是他的母妃──孔雀皇妃。
父皇麦色的身躯紧紧的将母妃的上身压在澡池的石岸上,下身则不停的耸动着,小小的龙喜一边揉搓着自己不停长大中的小鸡鸡,一边看着不停耸动的两人。
母妃好像很痛苦她平时美艳的脸庞,现在都纠结在了一起,鼻孔大张,像是一条缺氧的鱼一样,张口不住地哈着气,嘴角的口水都流出来了可是在那麽一张痛苦的脸上,比起平日里端起正儿八经的脸,此刻,又有着一种不同的迷人神态。
龙喜的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两人,耳边还不时传来两人交谈的淫声秽语“皇上。皇上,吸吸乳尖儿好痒啊”母妃捧起一颗如西域进贡的香瓜那麽大的乳房,凑到父皇面前“爱妃,此刻你的乳尖硬得好像那石子一样还有这白嫩的乳房是不是也胀痛得很啊”只见父皇狠狠地掐住母妃的乳尖儿,没有吸,但是却咬上了一旁的乳肉母妃尖叫一声,两腿紧紧的夹住父皇的腰身,下身挺动得更快,上身则高高的拱起,将乳房向父皇的口中推得更进“涨涨痛得紧啊皇上,用力,用力咬臣妾的乳尖,乳肉都是您的,用力咬烂它啊…”母妃一边尖叫着,一边单手用力地抓紧另一颗的乳房,紧紧握弄,上面深深的留下了五指的痕印…“果真如此。那朕就咬烂它罗”父皇听到母妃如此说来,便一口咬上了母妃如今那红艳坚挺的乳尖儿,用力一扯,直直的拉高母妃同时也像是那被扯线的人偶,上身随之拉高,用力绷紧弯曲着,下身一个用力向前挺去,冲撞着父皇的腹下,夹在父皇腰身的两小腿也紧紧伸直了去母妃好像比刚才更痛苦了,她两眼几近翻白,嘴里哀哀直叫着,却一手将父皇更加用力的按向自己的胸部一手伸到口中吮食,就像自己小时候含着大指头一样,不过母妃是含的是长长的食指和中指,还不停往自己的喉咙深处抽插着可能由於压住了舌头,母妃嘴里含糊不清的喊着父皇“皇上。皇上啊…救救孔雀要死了,要死了”他们两人下身埋在水中,小龙喜看得不甚清楚,只是隐隐约约由波荡得十分厉害的水纹猜测两人下身的相互碰撞是十分急促的“爱妃,你说,让朕如何救你。”父皇此刻的表情十分邪恶,下身明显的向後一退。母妃急速的就将双手伸过来揽住父皇的肩膀,“皇上别走呵”
“爱妃,你说,让朕如何救你来着”
母妃舔了下红唇,低下眼睑看着水下,下身夹紧扭动着。抬头十分妖艳地看了父皇一眼後,揽过父皇的肩头,伸舌舔刷父皇的耳廓。“臣妾要皇上的龙根要皇上的龙根进入到臣妾的小穴中好好弄弄”
随着母妃对父皇耳朵的不住含弄,父皇十分享受地微昂下巴,下身随即浅浅的摆动三两下,便又停住…“这样麽?”
母妃闷哼几声,细舌舔弄得更加厉害,翻过父皇耳背,直往耳後的凹陷处攻进,她含糊地说了些什麽,但仍可隐隐传入龙喜耳中。
“深点皇上要再深点,才好捅穿里面的小口呵”
母妃不愧是父皇最宠爱的妃子,才说了那麽两句自己还没听懂的话,只见父皇龙颜大悦,随即抱起母妃,单脚抬起站在了池岸上。
龙喜终於是看到两人底下的景况父皇的大鸡巴比平时里来得更加粗壮强大,而母妃…听父皇说,女人是没有鸡鸡的,但是下面男人长鸡鸡的地方,相对会有一个男人没有的花穴,当男人的鸡鸡胀大疼痛的时候,只有女人花穴里面的花蜜才能治得好呃自己的小鸡鸡还没有痛过,可能是因为还没长到父皇的鸡巴那麽大吧龙喜低头拍拍自己下身的小鸡鸡,安慰的说,“放心喔总有一天,你会长成像父皇那麽大的大鸡巴的喔我会好好爱护你的”
父皇另一只脚也抬起,随着站上池岸的动作,下身也随之一挺,父皇下身的大鸡巴便深深地捅进了母妃的花穴里,母妃“噢”的一声倒在了父皇的身上。父皇的大鸡巴看不到了,只见母妃的花穴张得大大的,两片肉长成的花瓣很是肥大,红红肿肿的。
随着父皇的走动,母妃下面的花穴口一张一合的,龙喜看上母妃紧皱着眉头,闭上双眼,痛苦着的脸,那红滴滴的嘴唇好像喔这花穴和母妃的嘴唇长得好像一样样的父皇抱着母妃走到摆放“灵石”的石台处,“爱妃选两个吧”母妃紧皱着眉头,迷茫地看着父皇,像是承受不住父皇身下的撞击,“皇上…?”
“选两个”父皇抚摸着母妃被热气烫的更红的脸,轻声的说:“朕一会好好的宠爱你你会喜欢的”
灵石,原是深山里的一种奇特的石头,经人开采磨圆後,放入沸水中,通过滚烫的热气蒸腾,散发出一种奇特的能量,常人吸收此能量後,能够筋骨舒畅,防止肌肉疲劳因为开采难度大,目前只有皇宫和一些高官贵人才能享用。
而摆放灵石的地方,在澡池的边角处,因为角度问题,龙喜也看不到什麽了,见父皇没有示意他跟过去,他就自己在澡池里继续玩耍。
在灵石台这一边孔雀皇妃想象着皇上一会的宠爱,饥渴地伸舔着红舌,眼里满满的是皇上迷人的英姿,随意地点指了两颗如鸡蛋大小的石头皇上伸手入滚烫的石台内,捞取上那两颗石头,笑笑地看着孔雀皇妃:“爱妃可真会选一会可有得你受的”
“皇上”孔雀皇妃听着皇帝意有所指的话语,娇羞地捶了一下他的胸膛。
皇上先示意孔雀皇妃放下双腿站直在地,却不料那双修长的大腿确如无了筋骨一般,软了下去,瘫软在地的孔雀皇妃两腿大张,底下的娇花颤抖地开开合合孔雀皇妃亦不避羞,就睁大着一双水汪汪的美目看着皇上,似乎埋怨皇上的刻意松手,任由着那白稠的花蜜细细地从那花孔处流出,沾湿了黑滑的地面“爱妃可真是不小心啊看这花蜜流得真是浪费了”用一手中指细细摩擦了下那两片花核间的中缝,待那花汁沾湿了整根中指并呈滴落状态後,又将中指伸到孔雀皇妃的红唇处孔雀皇妃极受迷惑地先是伸出一小截舌头舔食掉那滴落的水滴,慢慢的红舌越伸越长,将整根中指舔了个遍,最後更受到中指的诱惑一般,伸手扶住皇上的手臂,将整根中指含入自己的口中舔食弹动,空腔内的银液也随着皇上中指刻意的搅拨,从嘴角流泄了下来,孔雀皇妃娇斜着眼角看着皇上…神情淫荡得“朕最喜欢看到爱妃这样的神情,如此迷人爱妃就如此饥饿吗?将朕的手指都吞了进去…”由着孔雀皇妃上面的小口,流连到孔雀皇妃下面的小口,皇上眼里的笑意更深了,“那下面的这张小嘴是不是也很饥饿呢…”
一边说着。一边用另一只手三指捏住一颗用内力稍稍降温後的石头,抵住那小小的花口子,微微使力扭动着“呜
”受到刺激的孔雀皇妃连连扭动娇臀迎合着,微闭着眼睛,对那中指的吸允得更紧了些“饿饿啊皇上…”
“既然如此”皇上将那石头沿着些许开合的中缝推进一些,便向後抽回,如此几下,挑起了孔雀皇妃的兴致後,便将石头连那中指也一并抽离了孔雀皇妃,他将石头压在孔雀皇妃丰满的双乳间擦弄着,石头坚硬地压迫着孔雀皇妃的胸腔,她大张鼻息,看着皇上面带一丝如残忍戾色的神情,看着横陈在地的她,嘴里吐出:“既然爱妃如此饥饿,朕就将这两颗石头赐给爱妃解解馋吧…用你下面的小口,吞了它…”
孔雀皇妃拿起两颗仍温烫得紧的灵石。躺在了地板之上。这里的地面也是经过处理的,修建之时,按照御医的提议,将这一方角的地面镶嵌了许多像灵石般圆润的玉石,旨在刺激人体脚板处的穴位。如今,孔雀皇妃躺在这样的地面上,一股子的压迫劲由背部传来。
孔雀皇妃躺下後,大敞着双腿,将阴部面向着皇帝,一股子淫水由着隙缝流至她的臀沟处,她看不到皇上在目睹微微润湿的菊花口後更加幽暗的眼神。
她伸手向下,慢慢穿过微微隆起的肚丘,伸向丛林里隐秘的娇花,她知道皇上正在看着,所以她要表演得更加妩媚。无骨的手臂如银蛇一般弯曲扭动,伸出两指如银蛇吐信,直爬梳过那茂密的阴森从草,她曲起一指,指尖先是刮弄着右边的花瓣,接着两指拈起那阴唇扭动两下“呵
~呵”喘了口气後,伸出两指将穴口像两边撑开,另一只手则将硬石慢慢对准洞开的黑穴…温烫的石身将花瓣蕴煨得更加疼痛,但也更加刺激了饥渴的孔雀皇妃,只见她双脚爪紧脚下的凸石,膝盖骨向两边大大开去,腰臀随着石头慢慢的深入而一点一点的挺起,“啊好烫好硬啊皇上”
皇帝高高站在一旁,俯视着底下扭曲的肉体,“喔那爱妃你说,是这石头硬,还是朕的龙根硬啊
“硬啊
龙根”被石头烫煨地无法思考的孔雀皇妃,仅仅听到龙根的字眼,下身的小穴就一个不住的收缩,“啊~进去了,进去了…”那原本已经进入到一半的蛋石,竟让那小穴如顽皮小孩一般,一个不留神,整个滑碌碌的咽了下去好刺激,好刺激孔雀皇妃止不住得高高挺起下身抖动着,因为有硬物的闯入,并冲撞着软嫩的内壁,那肉穴就好像有自己的意思一般,紧紧的闭合收缩,又因为那灵石的热度,滚烫着内里的皱褶,一种紧紧的压迫,一种火烧火燎的烫疼,两种不同的感官直爽得那孔雀皇妃不顾任何形象的在皇上面前用力喷射,那淫水直直射至皇上的脚边。
皇上看到那不需任何人的碰触都可以爽至如此的淫荡妃子,不但不恼怒,仍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伸出一脚,用那大脚麽公轻轻的压住那仍喷射的激泉,那些个淫水亦真如被泉水被大石堵住了一般,转而由两边细细的喷射水花…舍不得那快乐的滋味,淫荡的孔雀皇妃竟然挺动起下身,用那小口摩擦起皇上的大脚麽公。上下上下…好爽,好爽啊……见如此,皇帝可不愿那精致的演出知道一半,他脚上稍用点力,竟然向下做踩踏动作…“啊~~~”孔雀皇妃尖叫一声,那小穴差点将那皇帝的脚公都吃了去…“爱妃,别停下…还有一颗石蛋呢~”
孔雀皇妃稍稍抬起头,些许凌乱的头发汗湿地贴住脸庞,她看着皇上嘴角上弯,明显的兴致正浓,不敢怠慢,另一颗石头也紧紧的抵在那微微张开的小穴口有了一次的经验,小穴这次倒也不那麽排斥硬石的进入她将那石蛋以扭转的方式进入穴口,不消一会,那慢慢适应的花穴便将那硬实吞了入内…“恩”可是那两颗石头是一条直线一样,前後相接,後面的那个石头直将前面一颗石头深深向内顶去直逼迫至了花宫口处…酸慰的感觉立刻刺激得孔雀皇妃的脊梁骨都给绷疼…她膝盖骨紧紧并拢,侧倒在一边,已经顾不得是在皇上跟前…两手握住双乳向内靠拢,狠狠的握搓而那白嫩的大腿也在不住的前後摆动,摩擦着,从底下看去,两片红肿花核时隐时现,甚是迷人……那孔雀皇妃就这样倒在地上扭动着,迷湿的双眼连皇上的身影都对不上了,嘴里直嚷着…“哼啊…皇上,臣妾的肚子里好沈啊……救救臣妾,救救臣妾…”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