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传说三】

疯狂传说(三)
巴隆特里公国的王宫外,一队衣甲鲜明的武士整齐地分列两侧,比奥提王国的精锐卫队刀剑出鞘,因为这里将要进行一次大陆历史上最重要的会见--比奥提王国的阿妮塔公主将在这里会见雷普叛军的首领卡洛斯。
在卫队的簇拥之下,一个衣着华贵、气度雍容的美丽女子走了出来。她一头金色的披肩长发,头上戴着一顶王冠,美丽的脸上挂着高贵迷人的微笑;一件杏黄色的斗篷下穿着一身紫红色的曳地长裙,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的高跟鞋,迈着优雅的脚步走下暖轿。她就是强大的比奥提王国的摄政--阿妮塔公主。
在公主的身边跟着一个身材娇小的黑发女子,她一身劲装凸显出女郎玲珑性感的身材,一件暗红色的披风更使面容娇媚的女郎显得英气勃勃。她就是公主手下最得力的将领--号称“比奥提之花”的奥丽雅。与面带微笑的阿妮塔公主不同的是,奥丽雅娇美的脸上却充满了警惕,脚步也十分沉重而稳健。
阿妮塔公主的脸上带着轻松的笑容走向查理大公的宫殿,二十八岁的公主由於善於保养,身材和相貌甚至要比她的实际年龄年轻许多。她此刻的心里唯一的想法就是赶紧结束这场带给整个王国巨大灾难的战争,而绝想不到迎接她的是怎麽样的命运!
当娜塔西娅女公爵的亲笔书信送回比奥提时,公主立刻感到了无比的轻松。她深信精干的女公爵带回的书信中所陈述的一切--卡洛斯愿意在一个中立的地点与公主亲自进行停战谈判。接着,阿妮塔公主的堂弟--巴隆特里大公查理也派人传信来--他愿意做这次谈判的中间人。於是女王带着她最得力的部下奥丽雅和她的卫队来到了查理的属地巴隆特里。
奥丽雅虽然对查理--他曾经想娶奥丽雅为妻,但被奥丽雅一口回绝--这个一贯自私的家伙没什麽好感,而且也怀疑卡洛斯的诚意,但她也希望早日结束战争--尽管这场战争带给奥丽雅无与伦比的声望。不过比起满怀希望的公主,奥丽雅多了一些戒备和警惕。===================================
大公豪华的宫殿里一片杯光艳影,轻曼的乐声中殷勤的查理大公满脸微笑地频频向阿妮塔公主和她的随从大臣们敬酒。查理流动的目光不时扫视着面色安详的公主和她身边那娇俏冷艳的“比奥提之花”奥丽雅。
不知为什麽,查理今天的眼神令奥丽雅感觉十分不舒服。尽管查理身份高贵且仪表堂堂,与美艳照人的军中之花奥丽雅绝对相配,但奥丽雅还是打从心眼里对这位大公没有什麽好感--并不完全因为他在战争中那无能的指挥,所以她今天宁可自顾自地喝酒也不愿与查理那火热的眼神相对。
正当阿妮塔公主又要向查理询问卡洛斯和娜塔西娅为什麽还没出现时,宫殿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瘦小的卡洛斯在十几个查理的侍卫簇拥下走了进来!
“尊贵的公主殿下,几年不见您还是那麽美丽!”落座的卡洛斯满脸堆笑地举起了酒杯。
阿妮塔看着这个邪恶的叛军首领,心情十分复杂。就是这个瘦弱猥琐的卡洛斯,曾经做为人质在比奥提呆了二十几年。那些日子里他对公主是那麽地毕恭毕敬,以至於当已故的宰相米诺拉公爵--娜塔西娅的父亲--建议阿妮塔除掉卡洛斯时,贤明而仁慈的公主犹豫之後拒绝了。阿妮塔现在感到这也许是自己这麽多年来最遗憾的决定!
“卡洛斯,娜塔西娅在哪里?”阿妮塔不理会卡洛斯的奉承,她发现她最信赖的侍从长没有和卡洛斯一起出现,立刻隐约感到了一丝不祥。
“哈哈哈!娜塔西娅吗?她现在正忙着呢!!”卡洛斯放肆地大笑起来。
“卡洛斯!”奥丽雅对这个家伙的无礼感到愤怒,她厉声呵斥道。
“不要着急,奥丽雅小姐!阿妮塔陛下,请您看一看尊贵的娜塔西娅女公爵的精彩表演吧!!”卡洛斯满脸奸笑地说着,走到查理背後的墙壁上一幅巨大的油画前,猛地将那油画扯落下来!
“啊!!!”阿妮塔公主和奥丽雅同时发出一声惊叫!她们被那油画後面的景像惊得目瞪口呆!!
那幅巨大的油画背後是一面玻璃墙,透过玻璃墙可以看到隔壁的房间。在宽敞的房间中央,一个美丽的女人被凄惨地捆绑着,赤身裸体地遭到两个魁梧的男人粗暴的蹂躏,而这个悲惨的女人正是阿妮塔公主的使者--娜塔西娅!
那房间的中央是一个高出地面的台子,娜塔西娅被赤身裸体地捆绑着像一只狗一样地趴伏在上面;她修长的双腿弯曲在身下,两个脚踝被用绳索捆在一根铁棍上使她的双腿大大地张开着,雪白圆润的丰臀高高地撅着,凄惨地暴露出女公爵那迷人的肉缝和前後两个任人糟蹋的可怜的小肉穴;娜塔西娅的双臂被反扭到背後,用一根绳索捆着吊在天花板上,使她的上身基本与屁股水平,她栗色的长发也被绳索胡乱地扎住与双臂捆在一起,使娜塔西娅的也头不得不跟着抬起来。
女公爵毫无遮掩地暴露着的成熟苗条的肉体上布满了遭到残酷凌辱的痕迹∶原本丝缎般光滑的後背和大腿上还能看到淡淡的鞭痕,胸前两个白嫩的乳房上布满乌青的指印,高高撅着的浑圆的屁股上也指印、鞭痕交错,再加上被绳索勒得淤血青紫的小腿和双臂,娜塔西娅现在的样子无比地凄惨狼狈!
而对於娜塔西娅来说,更悲惨的是她现在不仅被羞辱地捆绑着展示在敌人面前,同时更在遭到两个家伙粗暴的奸淫!一个卡洛斯的手下站在被捆绑的女公爵背後,双手抓住她伤痕累累的丰臀,奋力地在她失去抵抗的身体上发泄着,粗大的肉棒撑开娜塔西娅紧密窄小的肛门,野蛮地抽插着。
被奸污的女人不仅无法反抗,连哀叫和呻吟都不能,因为她的小嘴也被另一个家伙的肉棒塞满了!娜塔西娅的面前站着另一个卡洛斯的手下,他用手托着女公爵充满羞辱痛苦的脸,面带满足地享受着女人温暖的小嘴。而娜塔西娅则痛苦地吮吸着他粗大的肉棒,羞耻的眼泪混合着唾液顺着她的嘴角和脖子不停地流淌下来。
“卡洛斯!你┅┅”看到娜塔西娅竟然被敌人如此残忍无耻地奸污蹂躏,奥丽雅怒火中烧,她尖叫着跳了起来!
“查理!这是怎麽回事!?!”阿妮塔公主厉声喝问道,自己的使者竟然被卡洛斯像对待奴隶一样地凌辱糟蹋,她美丽的脸上充满了愤怒和惊讶,丰满的胸膛剧烈地起伏着。
“哼哼,愚蠢的女人!你们已经上当了!就等着像娜塔西娅这只母狗一样被我们操吧!!哈哈哈!!!”卡洛斯歇斯底里地狂笑起来。
一直沉默的查理英俊的脸上已经阴云密布,他一言不发地挥挥手,宫殿四周的走廊里立刻冲出无数全副武装的卫士,扑向了愤怒的公主和奥丽雅┅┅===================================
奥丽雅感觉自己已经快要虚脱了,她感觉自己好像浑身都浸透在水里,而自己却一滴水都喝不到,甚至连用舌头舔一舔自己乾裂的嘴唇都不能。
娇小丰满的奥丽雅被像一个“人”字一样悬空吊在一个空荡荡的牢房里,粗糙的绳索紧紧地捆住她的手腕将她吊在房梁上;脚上的鞋袜都已经被剥掉,奥丽雅裸露着的雪白纤细的脚踝被用绳子牢牢地捆住栓在两根柱子上,使她笔直匀称的双腿几乎被张开到了极限。
被吊起来的女人四周放着四盆熊熊燃烧着的炭火,烤得她汗流浃背,被汗水浸透的劲装紧贴在她的身上,使奥丽雅玲珑丰满的曲线完全地显露出来。奥丽雅的嘴里被塞进了一个带着无数小孔的橡胶球,用皮带栓在她的脑後,将她的小嘴完全堵满了。她的下上沾满了亮晶晶的液体,已经分不出是汗水还是流出的唾液。她美丽的黑发也被汗水湿成了一绺一绺的,贴在她涨红的俏脸上,样子显得狼狈而悲惨。
奥丽雅此刻的心里感到无比的悲哀和愤怒,尤其当她想到自己和阿妮塔女王的命运时,在大殿里见到的娜塔西娅遭到奸淫蹂躏的场面就浮现在脑海里,在战场上都能把生死置之度外的奥丽雅就感到从来没有过的慌张和惊恐!
奥丽雅已经不知道自己被这麽吊了多久,只感觉好像全身的力气都要随着汗水流尽了,被绳索捆绑的手脚也渐渐麻木起来。
“我的美女,是不是感觉很不好受啊?!”随着牢房铁门打开的声音,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奥丽雅背後传来。
“查理!”奥丽雅立刻听出了这个卑鄙的家伙的声音。她下意识地想破口大骂这个将自己和女王出卖给卡洛斯的恶棍,但她只能从被橡胶球堵住的嘴里发出些模糊的“呜呜”声,被捆绑吊起来的身体愤怒地发抖起来。
查理走到愤怒的女人面前,盯着奥丽雅被炭火烤得汗水淋漓、通红的脸上充满愤怒和紧张的样子,忽然笑了起来!
“奥丽雅!你想不到会在这种场合下和我见面吧?哈哈哈,真是太有趣了!堂堂的‘比奥提之花’奥丽雅竟会被吊起来和她的情人见面?!”他说着,伸手抓住了女人胸前湿透的劲装里那两个丰满而富有弹性的肉球。
“我早就想摸摸这两个东西了,果然手感好极了!”奥丽雅的劲装被汗水湿透了,紧贴在她的身上,使她胸前那两个丰满的乳房的形状毫无遮掩地暴露出来,几乎和没穿衣服没什麽区别。
查理的双手粗鲁地抓捏着奥丽雅丰满的胸膛,使她感到一阵惊慌和羞怒!她感觉脸上好像火烧一样,愤怒地盯着面前这个可耻的家伙,被堵住的嘴里不停地发出含糊的“呜呜”声,被吊着的身体剧烈地扭动起来。
“这里的确是太热了!奥丽雅,你看你全身都湿透了!我来帮你把衣服脱下来吧!”查理说着,从身上拿出了一把小刀。
“不!不要!!”奥丽雅在心里大喊起来,她的眼睛里立刻充满了惊恐和乞求,拼命地摇晃着头。
“不用客气!”查理恶毒地笑着,飞快地用小刀割破奥丽雅身上被汗水湿透的劲装,然後将她被割破的衣服粗鲁地从汗水淋漓的身体上剥了下来!
查理抄着两手看着眼前这个被剥光了衣服吊起来的美女,奥丽雅的身材娇小匀称,丝缎般细腻紧绷的肌肤上沾满了亮晶晶的汗珠,显得更加充满诱惑;她一头乌黑的长发湿漉漉地披散着,俊美的脸上羞得通红,闭着眼睛从被橡胶球堵住的嘴里发出阵阵屈辱的呜咽;粗糙的绳索深深地勒进她手腕和脚踝细嫩的肌肤里,赤裸的女人被拉扯开双腿捆绑着吊起来,失去自由的雪白肉体还在不屈地扭动着。真难以想像这个美艳而凄惨的裸女就是比奥提军中大名鼎鼎的将领奥丽雅!
查理淫笑着走到奥丽雅的面前,眼睛死死地盯着女人胸前那两个随着身体的扭动而颤抖着的浑圆肥硕的肉球,上面那两个嫩红的小乳头已经因为羞耻而变得更加突出。
查理的双手顺着奥丽雅赤裸的胸膛摸了下去,他清楚地感到失去自由的女人的肉体在自己双手放肆的抚摸下轻轻地颤抖着。他的手滑过女人平坦而匀称的腰腹,伸向了女俘虏双腿之间浓密的耻毛覆盖下的秘穴。
“呜呜┅┅”奥丽雅感到查理的手粗鲁地揉捏着自己娇嫩的花瓣,一只手指竟然要插进自己乾燥的肉穴里!她立刻睁开眼睛,拼命摇晃着头,嘴里不停发出又羞又急的呜咽。
“唔?还是处女?!”查理突然抽出了侵入奥丽雅秘穴中的手指,奸笑着说道。奥丽雅的眼睛里充满了乞求和慌张的神色,几乎要哭了出来,拼命点着头。
“那就更好了!”查理一边说着,一边迅速地脱下自己的裤子。
“小贱人,让你尝尝男人的滋味吧!”查理下流地笑着说着,解开奥丽雅脑後的皮带,将她嘴里的橡胶球取了出来。
“查理,你这个混蛋!你、你杀了我吧!不要!不┅┅”奥丽雅的嘴里的橡胶球一取出来,立刻又羞又急地尖叫起来!
查理不理会女人羞愤的尖叫,他走到奥丽雅面前,将自己粗大坚硬的肉棒顶在女俘虏紧张得不停颤抖的下身那紧密的肉穴上,双手抱住奥丽雅汗水淋漓的丰臀,猛地向前挺腰而入!
“啊!!!混蛋!!!啊!!!”奥丽雅立刻感到一根火热的东西插进了自己从未被人碰过的娇嫩的肉穴,一种好像要将自己撕裂一样的疼痛从下体传来,她被吊起来的身体猛地向後弓去,扬起头发出一阵凄厉的悲鸣!
“呼,好紧哪!”查理抱紧奥丽雅扭动着的汗津津的身体,感到包裹着自己肉棒的温暖的肉壁一阵阵收缩,一股殷红的处女的鲜血顺着被粗暴奸淫的肉穴流淌出来,更加激起了他的欲望。查理喘着粗气,抱住女俘虏丰满肥嫩的双臀奋力地抽插起来,令被强暴的女人不停地发出凄厉的哀叫和痛苦的呻吟┅┅
遭到强暴的女人凄惨的裸体软绵绵地被吊在空中摇晃着,殷红的鲜血混着白浊的精液顺着结实白嫩的大腿流淌下来。奥丽雅低着头断断续续地抽泣着,她此刻感到了莫大的屈辱和愤怒,以及对自己只能任敌人奸污蹂躏的悲哀。
满足了兽欲的查理站在抽泣呻吟着的奥丽雅面前,欣赏着遭到奸污的女将领凄惨哀羞的样子,一个更加歹毒的主意又出现在他的脑子里。
查理指挥着两个侍从用两根皮带捆在了奥丽雅的大腿上,然後将皮带系在房顶侧上方的两个滑轮上,然後解开了捆着女俘虏双脚的绳索。接着他们拉动滑轮将女俘虏被皮带捆住的双腿拉高,并向两侧大大地分开,使被吊起来的女人摆成了一个好像坐在半空、大张着双脚的姿势。
奥丽雅极力挣扎着,破口大骂。但被捆绑住双手双腿、又刚刚遭到奸污的女人怎麽反抗也无济於事,还是被摆成了一个双腿几乎和腰部水平、大张着双脚吊在空中的羞耻姿态。
查理看着被捆好吊起来的奥丽雅低着头羞辱难当地抽泣着,两条浑圆雪白的小腿轻轻摇晃着,纤细的脚踝上被绳索紧紧捆绑留下的暗红的痕迹十分清晰,而大张着的双腿之间那刚刚遭到奸污的肉穴周围还残留着精液和血迹,加上女人赤裸着的身体上汗水淋漓,此刻奥丽雅的样子显得更加凄惨而美丽。
查理走到奥丽雅的背後,因为她的双腿被强行分开,所以浑圆丰满的双臀之间的那个紧窄浑圆的菊花洞就毫无遮掩地暴露出来。
“嘿嘿,刚刚搞完了你前面的肉穴,现在该轮到後面的了!堂堂的‘比奥提之花’奥丽雅,现在你该好好尝尝被人操屁眼的滋味了!”查理盯着那雪白浑圆的肉丘之间浅褐色的、不断轻轻翕动着的小肉洞,下流地说着。
“不要!查理,你、你这个狗杂种!为什麽要这样欺负我!你有本事就杀了我!不要碰我!!!”奥丽雅没想到外表文雅的查理竟然会说出这麽下流的话,有这麽无耻的念头!奥丽雅感到被敌人从屁眼强奸要比从前面更加羞耻,而那麽窄小的肛门里被插进查理粗大的肉棒一定也更加痛苦,她感到又羞又怕,巨大的羞耻和恐惧令她歇斯底里地叫喊起来。
查理丝毫不为奥丽雅的尖叫和挣扎所动,他将食指插进女俘虏紧密的肛门使劲扣挖着,感到她紧张的肉体剧烈地抽搐着,雪白浑圆的屁股不停抖动,温暖细嫩的肛肉也紧紧地缠绕着手指。
查理粗鲁的扣挖令被凌辱的女人不停发出凄惨的哀嚎,但查理也感觉到这个娇小的美女剧烈的反抗给自己的手指带来很大的压力,看来自己想舒舒服服地将自己的肉棒插进她的屁眼还真不容易。查理皱了皱眉头,招过一个侍从小声说了几句,然後将手指抽了出来。
查理看到抽出的手指上沾了一些女人肛门里残留的褐色的污秽,他奸笑着忽然将手指伸进了还剧烈地喘息着的奥丽雅张开着的小嘴里!
“小贱人,尝尝你自己的粪便的味道吧!哈哈哈┅┅唉呦!”查理正得意地将自己沾着污秽的手指插进奥丽雅的嘴里,在她柔软的舌头上粗鲁的蹭着。忽然被羞愤已极的奥丽雅猛地张嘴狠狠咬了一口!痛得查理立刻高声叫了起来!
“你这个禽兽!呸!!”被查理将刚刚扣挖过自己肛门的手指插进嘴里,奥丽雅几乎羞怒得要昏过去了。她被吊起来的赤裸的身体气得不停发抖,大声地叫骂起来。
“臭婊子!敢咬我?!有你的苦头吃!!”查理的手指几乎被奥丽雅咬断,痛得他呲牙裂嘴地吸着冷气,恶狠狠地盯着奥丽雅说道。
这时那个侍从走了回来,递给查理一根黑色的橡胶棒。那根黑色的橡胶棒一头是尖的,表面布满细小的突起,大约两寸粗细,一尺来长,看起来既硬又有弹性。查理拿着那根橡胶棒在奥丽雅眼前晃着,恶狠狠地说道∶“臭婊子,看见了吗?我就先用它来松松你的屁眼!”
“不要!不、不!!!”奥丽雅看着那根可怕的橡胶棒,立刻惊慌地叫了起来!
“臭婊子,知道害怕了?嘿嘿,太晚了!你就等着屁眼开花吧!!”查理恶毒地骂着,走到被吊起来的女俘虏背後,粗鲁地扒开她浑圆丰满的双臀,将手里那根可怕的橡胶棒对着奥丽雅浑圆窄小的菊花洞狠狠地捅了下去!
“呀!!!”奥丽雅立刻感到屁股後面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娇嫩的肛门被查理手中的橡胶棒粗暴的插入撕裂了,鲜血顺着被撑开的小肉洞流了出来!
查理的脸上露出残忍的微笑,看着鲜血顺着被凌虐的女人浑圆丰满的屁股流淌到大腿上,他慢慢地转着手里的橡胶棒,一分一分地插进奥丽雅的屁眼里!
“混蛋!畜生!!查理!你杀了我吧┅┅”奥丽雅痛得浑身发抖,她感到自己的屁股都好像要被撕裂了,巨大的屈辱感令她几乎要发疯了。但此刻被捆住手脚吊起来的奥丽雅却丝毫无法反抗,只能悲愤地颤抖着赤裸的身体破口大骂。
“臭婊子,害怕了?!开口求我吧?!答应以後永远做我的奴隶,我就饶了你!”
“你、你休想!啊┅┅畜生!啊┅┅”奥丽雅倔强地骂着,她拼命扭动着雪白的屁股躲避,可查理手中的那根橡胶棒还是深深地插进了她的屁眼里。
“还嘴硬?!”查理狞笑着,突然加快了频率,开始用手中那又粗又长的橡胶棒在奥丽雅被撕裂的肛门中快速地抽插起来!
奥丽雅被查理的蹂躏折磨得眼前直冒金星,那种彷佛撕裂了身体一般的剧痛令她浑身冷汗直流,几乎要昏死过去了。她一边大声叫骂着,一边还是忍不住哭叫起来。
查理残忍地用手里的橡胶棒在奥丽雅的屁股里肆虐着,过了好半天,他发现哭喊叫骂着的女俘虏的声音渐渐微弱下来,雪白丰满的屁股也不再激烈地扭动,只有身体还在轻轻哆嗦着。他意识到奥丽雅大概快被自己折磨得昏过去了,於是抽出了橡胶棒。
此时的奥丽雅低着头轻轻呻吟着,丰满的胸脯微弱地起伏着,屁眼里流出的鲜血几乎流满了她丰满结实的大腿,而被撕裂的肛门也凄惨地张开着微微抽搐着,样子悲惨极了。
查理拿着那沾满了奥丽雅肛门中的血迹和污秽的橡胶棒走到她的面前,突然捏着她的脸迫使她张开呻吟啜泣着的小嘴,将那根橡胶棒狠狠地塞进了奥丽雅的嘴里!
“唔、唔┅┅”那又粗又长、沾满秽迹的橡胶棒插进奥丽雅的喉咙里,令她立刻痛苦地呜咽着挣扎起来。
“臭婊子,先尝尝你自己那脏屁眼的味道!然後再尝尝被男人的鸡巴操屁眼的滋味吧!!”查理恶毒地说着,用胶带将那根橡胶棒粘在奥丽雅的脸上,使她不能将橡胶棒从嘴里吐出来。然後盯着奥丽雅充满羞辱愤怒的俏脸,恶狠狠地骂着走向她的背後。
“呜呜┅┅”奥丽雅被那根肮脏的橡胶棒堵住嘴巴,弄得她想呕吐又吐不出来,而充斥嘴里的血腥味和粪便的苦味更令她苦不堪言。奥丽雅拼命地从嘴里发出模糊的呜咽,羞辱的眼泪不停流淌下来。
查理走到奥丽雅背後,抱住她丰满的身体,将自己怒挺的肉棒对准还流血的肉洞,狠狠地插了进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