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金第六】【微风】


????????? 玛莉走进了睽违已久的炼金学园内,静穆的气氛,让玛莉也自然的放轻了脚步。进入大门之后,直走便是教师研究室和教室,右边一条较小的走廊是连接到图书馆的,不过……
“呵呵……在学校呆了五年,从来没进去过图书馆。”玛莉苦笑。炼金学园的图书馆,必须每一科都至少要及格才能进去。
那为什么今天玛莉又跑回学校来了呢?“玛莉……你去问问亚丽娜老师怎么样?”玛莉回想起昨天爱丽跟她提出的建议:“别看她那么凶,她却很关心你的呢……”“呃……”于是乎,玛莉今天一早就梳洗整齐,走进了学园里。
“叩叩!”
“请进……”亚丽娜的声音在门后响起。玛莉推开了门,走了进去,“嗨,老师好啊!”玛莉劈头便道。
“玛莉!”亚丽娜倒抽一口凉气:“你……你有什么事?怎么突然跑回来找我?”
“那个……老师……其实我最近遇到了困难……”
亚丽娜奇道:“你会遇到困难?难道你真的开始用功了吗?”
‘啊……气死人了……每个人都这样……’玛莉心想,道:“我本来就很用功!最近要用到的材料魔法器材店都没卖了,必须要自己出城采集,所以才来请老师指点几个可以信赖的护卫。”
“嗯……天空护身符的做法是?”
“把雷吉岩石磨一磨,磨到发亮就可以啦?”玛莉不加思索的回答。
“时间的石版呢?”
“把彗星宝石和腊及食盐用乳钵绞碎,再加入火的中和剂,放在酒精灯上烧到变成灰白色液体为止,倒入准备好的基模中,等半个小时后,在半软的表面上刻下‘时间啊,遵循伟大的意志,静止你的脚步吧!’这样的咒文就可以了。”
“嗯……短短一个月竟让你进步了这么多……”亚丽娜脸上难掩惊喜之情:“你有注意自己的等级吗?”
“没耶……”玛莉答道。
“已经25啰。”亚丽娜道。
“25!”玛莉惊讶极了。她在学校里呆了五年也不过从1升到5,大部份的学生也有18左右,但短短一个月却让她变成了25级,已经比绝大多数的学生强了。
“自己实际动手做,和看书做实验差很多吧?”亚丽娜笑道。
“嗯……没错!”玛莉回想起当初为了做那个粉红的悸动,不断的失败又失败,但她依旧不屈的努力尝试,为了作避孕腰环,想破了头才把原理想通,由于她做的都是已经失传很久的道具,中间很多的空白必须自己填补,在这填补的过程中,玛莉不知不觉的把很多基本的原理都记住了。
“要出城啊……我有一个朋友,不是很熟,不过你可以去拜托她看看,”亚丽娜道,她拿出纸笔,写下几个字,交给了玛莉:“她叫做琪丽,在酒场应该比较容易遇到她。”
“嗯,谢谢老师,那我这就去啦。”玛莉笑道。
“等一下……”亚丽娜唤住玛莉:“你的东西要给你……”
“我的东西?”玛莉看着亚丽娜翻出了一本本厚重的册子,弄出了不小的灰尘,最后,拿出了一张银白色的魔法卡:“这是你的图书证,以后便可以自由进出图书馆了。”
玛莉接下了卡片,笑颜敞开道:“耶!我终于可以进去图书馆了,太好了!
老师谢谢!“说完,便飞也似的冲了出去。
************
图书馆里只有小猫两三只,‘……因为现在是暑假嘛,’玛莉想:“来看看有什么有趣的书吧?‘脚步从生活用品区,战斗用品区,补品区,一直晃到了古文典藏区,但都没有有意思的东西,对玛莉来说。
“姆……不好玩,没有好看的……”玛莉无聊的闲逛着。正准备离开之时,“咦,这个书架……为什么会这样摆?”在墙边的一角,一个书架斜斜的靠在另一个书架上,两个书架间有微妙的不平衡感。“把它摆正不是更好?”玛莉便试着移动书架,岂知当她把两个书架分开时,地上却突然冒出个大洞,玛莉“咻”
的一声便掉了下去,嘴巴还来不及叫,脚便倒了底,真是个没意义的陷阱。
“好像还是图书馆嘛?”玛莉四下环顾,周围还是满满的一堆书,只不过看起来更旧了,“做个楼梯不就好了,搞什么陷阱,吓我一跳……”玛莉一边在书堆中穿梭,嘴上一边牢骚。
“啊?”玛莉惊道:“这不是和我那几本古文书一样的字体吗?”只见在这地下书库的一角,一个无人打点的书柜上,满满的摆着十几二十本用蚯蚓般连绵不断的字体书写的古书,“没错,是一样的字!”玛莉拿起一本翻阅,里面十个字有八个认得:“……禁断的道具和法术……如果没有和造物主作对的勇气……
招唤术……和魔界的生物打交道的方法……如何改造自己的身体……“
玛莉看得热血沸腾,上面所记载的比自己那几本语焉不详的书好太多了,她抬头一看,想找出这一区的区名,下次来便不需再找一次,只见书柜上用手写的几个大字:“无法解读,报废区”。
“报废!”玛莉大惊:“被报废还得了!这可不行!”玛莉一数,共22本古书,“可恶,我不能让它们就这样被销毁!”玛莉便把背包里塞满了古书,两手也拿满了书,很勉强地把22本书都带走了。
“很好,现在只要带这些书出去就行了……好重喔……”玛莉起身便往出口走去,“啊咧?”玛莉看看四周:“出口……在哪里?”周围只有一架又一架的书,连个门都没有。玛莉看看刚才掉下来的地方,地上有一块黄布垫子,“没有出口的话,那就是说入口就是出口啰?”玛莉两脚轻轻踏上那布团,只觉身子一轻,已回到刚才的地方。
“唔,赶快回工房吧。”玛莉便走出了图书馆,幸好管理员正巧不在,没有阻碍的回到了工房里。
************
“咦?”一个老人,穿着十分显露出他学者风范的银缎长袍,站在地下书库的报废区前,“我什么时候把这里的书拿去丢的?”(ㄏㄏ,大家都知道他是谁吧?在我的故事里面,他只有这一次出场而已)
************
“奴隶剂:服用后,会对制造药剂的人发生强烈的情感羁绊,对制造者产生极强烈的印记作用,从此将制造者视为自己生命的主人,制造法和注意事项请参阅第210页……”玛莉把《禁断的药剂与道具,第一册》拿起来翻了翻,却在目录里赫然发现了制造奴隶的药剂:“天啊!奴隶……多令我向往的字眼!我如果可以有几个奴隶供我使唤的话,那有多好!事不宜迟,做吧!”
玛莉立刻加水添柴,准备了各式材料,丢入锅中,“什么?需要制造者的鲜血?讨厌,人家讨厌流血……”说归说,玛莉还是拿了一根针把指尖刺破,滴入自己的鲜血,“然后……”玛莉看着书本的说明文:“一直搅拌,一直搅拌,直到水都煮干……那不是手都断了?”
玛莉一怒之下,拿出了前几天她做好的“懒人三法宝”,对它们道:“我要去睡觉,你们乖乖的给我搅拌锅子里的东西,等水都煮干以后,把东西装瓶,懂没?”懒人三法宝之一的大汤勺旋转着,表示它懂;法宝之二的小汤匙,同上;法宝之三的玻璃瓶,由于它身体太大,无法旋转,所以用上下跳动来表示自己懂得。
“嗯,很好,没什么大事不要吵我,我今天起太早了,现在超想睡,呵~~啊~~”玛莉打着呵欠,往床上一倒,立刻和死人一样睡着了。
法宝们忠诚的执行着主人的任务,两个小时后,一瓶装满了黑色药粉的瓶子便直挺挺的端坐在桌上。玛莉……当然还在睡。
“玛莉!”爱丽打开门,走了进来,今天的爱丽穿着淡蓝色的长裙,“你今早见老师的结果如……在睡觉啊?”爱丽不想打扰玛莉,她毕竟是玛莉好友,了解她对睡眠的渴望。(作者:就说她是头睡猪不就好了,还渴望咧!)
爱丽便在桌旁坐下,眼睛自然的看到桌上那一瓶黑幽幽的药粉,“咦,这不是咖啡吗?嘻嘻,玛莉真是的,还跟那些贵族一样,学人家喝咖啡呢!”爱丽把瓶盖扭开,取了个杯子,将药粉倒入瓶中,用热水冲泡。
黑色的药粉在热水中溶化成黑色的液体,“嗯……咖啡原来是黑色的啊……
不知道味道如何?“爱丽便小小的尝了一口,”哇!好苦!“爱丽的眉毛皱了起来,”难怪常听人家问:你咖啡要几匙糖,原来咖啡这么苦,那些人怎么喜欢喝这么苦的东西?“爱丽从壁炉上的柜子翻出了白糖,缓缓的加了几匙进入杯中。
“嗯……”玛莉居然醒了,她揉着惺忪睡眼,见爱丽来了,便道:“是爱丽啊,你来了。”
“嗯。”
“你在喝什么?”
“咖啡。”
“咖啡?那是什么?”
“玛莉,你又来了,这不是你买的咖啡吗?”
“我从来没听过什么咖啡,你睡迷糊了吗?”
“讨厌,我又不是你。”
“我真的没有买什么咖啡。”
“那你桌上这瓶咖啡哪来的?”
“桌上?什么桌上?这个桌上?”玛莉指着爱丽身旁的大书桌。
“对呀,这瓶咖啡就摆在这里……”
“喔,这样啊……咦?那个瓶子……”玛莉觉得那瓶子和自己的懒人法宝非常像,急忙冲到锅旁一看,里头空空的只有大汤勺和小汤匙在锅底游荡,“那个该死的玻璃瓶呢?”玛莉颤抖着声音问道,小汤匙往桌上那装满黑色药粉的瓶子晃了晃,“天啊!”玛莉大惊:“爱丽!你喝的是我刚刚做的药啊!”
“什么!”爱丽也惊的把杯子都给扔到地上,黑色的液体在地上缓缓溢开:“我已经喝了半杯了……”
“有没有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玛莉紧张的抓着爱丽的手臂,问道。
“现在还没有,那是什么药?你又做了什么?”爱丽反问。
玛莉红着脸道:“是……是奴隶药,吃了会变成别人的奴隶……”
“你说什么!”爱丽惊的脸都白了:“奴隶……奴隶是说,不管那个人说什么都得照做,不能反抗的意思吗?你做这种东西?”
“对不起……爱丽……我没想到……”玛莉万分愧疚的道歉,但爱丽气苦的哭了出来:“你……你居然……让我变成别人的奴隶……我恨你!”
“不是,不是别人,是制造者……”
“那还不是别人!”爱丽哭道。
“不,制造者是我……不是别人……”玛莉心急如焚,她并不是为了让爱丽吃这种药而做的。
“制造者是你?”爱丽停止了哭泣,问道。
“嗯……”玛莉惭愧的点头。
“那我会变成你的奴隶?”
“嗯……”玛莉痛苦的低下头来,不敢正视爱丽的双眼。
“那,那就没办法了……”爱丽道。
“咦?”玛莉大惊:“你不生气吗?我做了这种东西……”
“我当然气!”爱丽怒道:“可是,如果是玛莉的话……”
玛莉奇道:“如果是我的话,怎么样?”
“那就……那就……”爱丽红着脸,低头道:“那就……变成奴隶也没有关系……”
“!!”玛莉大惊,心中有说不出的欣喜,“真的吗?爱丽?”玛莉抱着爱丽,激切的问道。
“嗯……”爱丽的脸更加的发红发烫:“只要是你……”
玛莉紧紧的抱着爱丽:“爱丽……”心中万分爱怜,玛莉轻轻的吻着爱丽的额头,“啊……啊……玛莉,我爱你……”爱丽呻吟着,手脚慢慢失去力气。
“爱丽……真的没关系吗?你会变成我的奴隶……”玛莉缓缓褪去爱丽的衣服,丰满的乳房一扭一扭的从黑色亵衣蹦出,“变成奴隶也没关系……只要我是玛莉的……啊啊……”那坚挺的乳头,颤抖着吐露出雪白的乳汁。
玛莉深深的吸吮着那甜美的液体,“爱丽……我要你变成我的奴隶……”玛莉叹道:“然后我要每天操我可爱的小奴隶,操她可爱的小穴……”(作者:那和现在有差吗?)
手指缓缓的插入爱丽喷发着热气的肉屄,里面正不断地渗漏出黏腻的蜜汁,“啊啊……干我吧……干我这个淫贱的奴隶……主人……我的主人……”爱丽喘息着,药效似乎发挥了作用,爱丽开始用主人来称呼玛莉。
“我的奴隶……来舔你主人的大肉棒!”玛莉吞下手上的粉红药粉。自从粉红悸动开发成功以来,玛莉就一直随身携带着一包,以备不时之需。爱丽满脸潮红,缓缓张开小口,皓齿轻轻扣上玛莉的龟头,舌头吸食那从龟头先端不断渗出的透明液体。
爱丽注视着玛莉陶醉的神情,想道:“啊啊……我的主人,她正因为我的侍奉而感到快乐……‘自己的眼睛也不自觉的湿润了起来,爱丽的手袭上玛莉的腰肢,把她的腰环卸下,让玛莉那浑圆饱满的臀部,清楚的映照在爱丽的眼中,玛莉肿胀发红的阴户正汩汩流泄着闪耀金光的淫蜜。
爱丽轻轻的用手指挑弄那紫红色的阴蒂,“啊啊……爱丽……啊啊啊……”
玛莉皱着眉,额头缓缓露出汗珠,下半身颤抖着,快感带来一阵阵又甜又苦的酸麻,爱丽吐出玛莉的肉棒,黏腻的淫水搅和着唾液,从爱丽的嘴角缓缓滑落。
“我已经不是爱丽了……主人……我只是你的奴隶……我只是你的母狗……
你看……“爱丽把屁股对着玛莉,两手把两片紫红的肉瓣拨开,里面那鲜红的阴肉散着热气,一鼓一鼓的蠕动,”您的母狗……它已经在发情了……请主人惩罚这只小贱货……用主人高贵的肉棒干它……狠狠的干死它吧!“爱丽打从心底说出这些淫猥的言语,她的眼神吐露出她荡妇的本性,缓缓摇摆着臀部的样子宛如一只发情的母狗,正无耻的哀求着肉棒插入,插入它喷泄着淫水的肉洞。
“……把你的屁股翘起来,奴隶!”玛莉兴奋的喘息着,一巴掌往爱丽的屁股打了下去,一个鲜红的掌印浮现,但爱丽的叫声却完全没有丝毫痛苦,反而带着无比的欣喜:“啊啊啊!我的主人!我的主人!处罚我吧!干我吧!我是你的奴隶!我是奴隶!”爱丽兴奋的颤抖着,把屁股高高翘起,水香满溢的肉屄缓缓滴落着粘滑的淫液。
玛莉粗鲁的抓住爱丽的腰肢,将肉棒尽没至底,龟头抵着那鲜嫩的肉,用力地挤压,“啊啊!啊啊!主人!主人!奴隶好爽!你干的奴隶好爽!”爱丽流着眼泪,张口大叫,声音尽是无限春情,唾液和淫水搅和着,沾满了爱丽美丽的脸庞,她却恍如无物,只是不断的扭着臀,迎合玛莉无情的抽插。
玛莉抓起爱丽棕黄的辫子,爱丽痛的叫出声来,玛莉扭过爱丽的脖子,蛮横的侵入她的口中,爱丽却以无比的温柔回应,深情的吸吮玛莉火热的舌尖,主人的唾液也是甜美的。
玛莉突然用力把中指插入爱丽的肛门,一种极湿极热的压迫感从指间传来,“啊!……”爱丽的身体痛苦的扭动。
“奴隶……我今天要破了你肛门的处女!”玛莉喘息着,笑道。
“嗯……”爱丽欣喜的哭道:“我的身体都是主人的,主人要怎么玩弄都可以……”爱丽静静的凝视着玛莉:“我很高兴能把肛门的处女让主人享用……”
玛莉此时在爱丽的体内射出了大股大股滚烫的精液,玛莉猛的将肉棒抽出,不断抽搐的肉棒疯狂的喷射着黄浊的精液,“啊……主人的精液!”爱丽叫道,一口将那颤动不已的肉棒含入口中,浓浓的炽热液体打击着口腔、食道,滚滚的往下奔流。玛莉抓住爱丽的头发,将她紧紧的压在股间。
良久,肉棒停止了。“哈……哈……奴隶…”玛莉喘息着:“把你肮脏的屁股打开,我要干你的肛门!”
爱丽缓缓的用手指掰开紧密闭合的肛门,“主人……”爱丽叹道,“请享用奴隶的肛门……用您那美妙的肉棒……”玛莉舔着嘴,龟头用力一挤,“呼噜”
一声挤进了那湿热阴暗的肛门里,周围的肉壁紧紧的包覆着肉棒,每一寸肌肤都感到无比的压力,连移动分毫都有困难。
爱丽痛苦的闭着眼睛,“爱丽,我要动了……”玛莉道,“请叫我奴隶……
主人……我是您的道具……您不用理会我的痛苦……您的快乐就是我的快乐……
请用力地插我的肛门……用您神圣的精液清洗我污秽的管道……“爱丽叹息着。
玛莉只感到心中一股热浪,下半身拼命的抽插起来,爱丽痛苦的叫喊,但玛莉也不停下分秒。不久,直肠壁便被肉棒的抽插给松软了,肉棒能够整根拔出,再整根刺入,黏腻的肠液顺着肉棒的抽插,“噗脱噗脱”的落到地上。
“奴隶……我要射精了……我要在你的屁股里面射精……”玛莉喘息着,那紧锁的肉壁让她很快的达到高潮。
“射吧!我的主人!”爱丽那欣喜的抽泣又响了起来:“我要您的精液……
主人!啊啊啊啊……“玛莉一咬牙,大量精液轰隆奔入了爱丽的体内,”啊……
啊……好热……好多的精液……精液在肚子里……“爱丽的眼中充满了快乐的泪水。
玛莉把肉棒拔出,上面沾满了爱丽的鲜血。爱丽回过身来,淫猥的眼神停留在玛莉的肉棒上,那兀自流淌着精液的龟头尚在抖动,“主人,”爱丽道:“这样……我的一切都是主人的了……”爱丽缓缓舔弄着自己纤细的指尖,一只手缓缓拨弄着充血的肉屄:“可是……主人……你的小母狗她太淫荡了……还想要主人的南傍国往她的洞里搞弄……主人你说怎么办?”
玛莉笑道:“那我可要好好的处罚她……”玛莉用力一推,爱丽往后便倒,大腿缓缓敞开,白热的精液缓缓从肛门和阴道中溢出……
************
爱丽洁白的肉体淫秽的不住扭动,玛莉敞开双腿,享受着爱丽毫无私心的侍奉,那片鲜红湿热的肉芽,把玛莉肉棒上黏浊的液体一一舔舐干净。
“……爱丽……”玛莉突然道,她正在阅读着手中那本《禁断》的第一册,“请叫我贱货或是母狗,我的主人……”爱丽那娇美的声音道:“主人?”
“我刚刚看到了一个有趣的东西,”玛莉念道:“吃下奴隶剂的人会有严重的呼吸困难,手脚失控,全身上下不止的剧痛,唯有当制造者轻轻抚摸他的身体时才会解除这些痛苦,在痛苦解除的同时,印记作用便将服用者变成了制造者的奴隶……”爱丽突然脸色苍白,玛莉忍着不笑出来,续道:“……另外,这个药剂对,1?制造者本人无效。2?对制造者已经有很深的情感羁绊者亦无效。”
“玛莉……”爱丽苍白的脸突然通红了起来:“你这猪头!害人家……害人家!”爱丽气得不知该说什么是好,想到刚才那放浪无比的行为,竟然只是因为她以为自己已经成了玛莉的奴隶!
“哈哈哈!”玛莉大笑:“你不能怪我呀,我也是刚刚才看到的。”
爱丽迅速的穿戴整齐,把门一拉,“我再也不理你了啦,笨蛋!大笨蛋!”
砰的一声,人已走了。
“哎呀,我正想跟她道歉……”玛莉摸摸头,无奈的耸耸肩:“明天再跟她道歉吧……”
爱丽一个人在黄昏的街道上快步走着,“讨厌死了,玛莉真是的……”爱丽想着,但手指却不知不觉得按着刚刚被玛莉尽情抽插的两个洞穴,“可是,好舒服……”爱丽感到脸上发热,“明天……原谅她吧……然后……嘻嘻……”爱丽一个人窃笑着,轻快的往家门奔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