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 [淫乳皇]

世界,是无数欲望所构筑的产物,那么,是否存在着满足我单一欲望的「世界」呢?
缓缓的阖上印刷着无数性挑逗意味浓厚的写真集,绯静静的闭上眼睛,似乎在品尝脑海之中那满足性欲的情景。
他的左手拿着那本淫秽姿态封面的写真,而右手则是在轻轻的套弄自己发泄欲望的所在。
绯,十七岁,没有显赫的家庭背景,拥有的是至今还是处男的身体、剩下的就是那装满欲望与幻想的脑袋。然而在这个时代,幻想是不可能当饭吃,没有一技之长的他,已经沦落到准备挤入贫民窟,当领取政府供给的蛀虫。
也许之后再也没有机会品尝看淫书的感觉,绯非常的看重这本最后的蒐藏,毕竟他已经没有能力再买下一本这样的写真。
将充满欲望的白浊精液给射出,他缓缓的将左手拿的写真放在一旁。
但是绯并没有注意到,那放在桌上的一盒牛奶,在放写真集的时候,不小心翻倒了自己今天仅存的食物,就这样翻倒在自己没穿裤子的下体身上。
「唉!人衰的时候就是这样吗?」苦笑一声,绯摸摸口袋里剩余不多的钱。
只剩下两百多块钱。
若没问题的话,这应该可以让他在继续度过一星期吃白土司与泡面的生活,然后剩下一具准备当蛀虫的贫穷身躯。
严格说起来,其实绯一直有个打算,他或许要重操旧业去当个牛郎。
他拥有这样的面貌,也有这样的本钱,但是他只做过一次之后,就立刻罢工不干了。而且这唯一的一次是在看到对方交易的女性之后,立刻丢下钱离去。
原因无他,就因为他不喜欢被女人踩在脚底下。
话虽如此,其实绯自己也知道,这才不是真正的原因。
他想要的是像无数小说中拥有后宫的男主角一样,而不是成为某女性后宫中的一员。
而且,他也不想把自己献给一个拥有恐龙般面貌的女子。
所以到现在,他依旧是处男一名,跟女性做爱只存在於脑中的幻想而已。
慢条斯理的清理被精液所沾染的地方,绯又开始胡思乱想,是否有朝一日,自己能成为那小说中男主角一样幸运的人物呢?
这样的想法只在他的脑海中盘旋了一会,随即就被丢到脑海中的某个角落里去。
「呵!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出现在真实的世界,或许我真的要考虑去找个好工作了吧…」发出自嘲意味浓厚的苦笑声,绯自言自语的说。
然而,上天似乎有意要证明这是错误的想法,或者是给他一个新的契机。
他所坐的位置底下,出现了一道深黑色的隧道,彷佛噬人的暗沉夜色,又好像通往无止境深渊的地狱入口。
可惜的,绯没有任何的选择余地,他就这样发出一道救命的呐喊声,随即消失在这个世界之中。
一切又恢复平静,即使这个世界少了一个人,我相信也不会有人注意到。
毕竟,这是个冷漠的社会。
这世界损失的,只不过是一个充满着欲望及幻想的蛀虫罢了。
鲁斯特大陆.龙袭平原.爆乳城北方.云淫之塔灰暗的烛火,在深沉的夜色中闪烁着微弱的火光,包裹在黑色布料下的黑影似乎察觉到一丝异样的感觉。
「老师…我似乎感觉到一种异样的气息,是不属於我们的『异种』…是否要秉告给『后』知道呢?」从黑影清脆嘹亮的声音可以知道,这裹在黑衣底下的人,似乎是一名少女。
「呵呵…终於成功了啊!这样的事…不用多久就会传到『后』的耳里,你不用去担心,若让她来求我们,我们的好处才会多呢!嘻嘻!」另一道黑影发出淡淡的笑声,轻轻的对那名少女说。
「老师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了吗?不然怎么笑的这么奸诈呢?」「小鬼头你别吵,我哪次嚐到的甜头不会分给你的啊?你就安安心心的好好研究你的东西吧!」话毕,又再度陷入无止境的寂静黑暗…鲁斯特大陆.贝莉雅山脉.苍欲城西.蜜淫湖畔身体传来的阵阵奇异感受,敲打在绯的神经之上,令他从深沉的昏迷中苏醒,然而在他睁开眼睛的瞬间,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自己并非处在那个狭小黑暗的房间里,竟然是躺在一片绿意盎然的草地之上。
不远之处还有美丽的蓝色湖泊,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晶莹的波光,湖泊倚靠着绵延的高耸山脉,清澈的溪水顺着流入这个广大湖泊,然后流淌入葱郁的森林之中,在自己的记忆之中,根本不是自己所认识的世界。
而眼前的生物正好证明他所想的并非是错误的。
如果用绯眼睛所看见的方式来描述,这奇特的生物可以用「穿着乳牛装的少女」来形容。
亮丽的海蓝色短发上,有一对短小的褐色耳朵,清丽的少女面容,带着微微红晕的酒窝,正用着琥珀色的眼瞳静静的注视着绯的脸庞。那是带着好奇与疑问的眼神,似乎绯的苏醒是出乎她意料之外。
纤细雪白的脖子上,像是宠物般环着一条褐色的项圈,而项圈上则是扣着一个金黄色的铃铛,随着她微微晃动的脑袋,发出清脆的铃声。
顺着少女的项圈往下看,绯彷佛是看到令他惊吓的事物般,整个人几乎说不出话来。
这名少女可以说真的是名副其实的「乳牛」。
两颗浑圆硕大的乳球,毫不遮掩的曝露在绯的视线之下,似乎并不把裸露当作一回事,让绯的眼睛恣意品嚐这两颗甜美成熟的硕大雪腻。
雪白的双峰上点缀着一颗颗晶莹宛如珍珠般的水滴,在温和的阳光下闪烁着美丽的色泽,绯色的峰顶点缀颗成熟的鲜美草莓,上面还沾染着乳白的液体,彷佛浸泡过牛奶的草莓般,等着让人收采这欲望的美味。
「天啊…到底有多大啊…」轻轻的吞了口口水,绯的脑袋几乎无法运转,完全被眼前所见的一切所混乱。
艰难的把目光从少女的胸部移开,绯此时才注意到,这名少女绝非是穿着乳牛装的大胆少女。
少女的手臂靠近关节的地方,并不是人类的肉色,反而像是穿着一双白色的长手套,上面点缀着像是乳牛身上的黑色斑点,仔细观察就可以发现,这白色像是手套般的奇异肤色,是确确实实这名少女的肌肤。
不过有趣的,她的手掌依旧是人类的手掌,连肤色都跟人类一样,只不过略显的较为雪白罢了。
除了这耳朵与手腕这两块地方之外,顺着她雪白无暇的背看过去,还有像乳牛的地方,就是那根长在粉嫩屁股上方一根白色的牛尾巴,以及从大腿延伸过去一直覆盖到脚裸,那白色点缀着黑色斑点的皮肤。
这名少女整个人有一半的身躯躺在绯的身上,那双白皙的秀腿就这样轻轻的拍打着地面,而两颗硕大的乳球就压在绯敏感的肉茎上,柔软的触感深深的刺激着绯脆弱的神经。
而令他醒来的原因并不是这柔软的触感,而是这名乳牛少女正在做的事情。
她伸出灵巧的丁香小舌,轻缓有规律的舔噬着绯的身体,直到绯苏醒之后,她才停下原本的行为,改用好奇的眼光看着他。
「你有牛奶吗?我想喝…」这是乳牛少女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而且令绯吃惊的,他没想到自己竟然听的懂这名乳牛少女所说的话。
当绯正打算考虑跟她说自己并非雌性生物的时候,乳牛少女的举动终止了他的思考,突如其来异样的感觉令绯完全说不出话来。
她轻轻的往后挪移,让绯原本被自己乳房所压住的肉茎裸露出来。
「我闻到牛奶的味道…是这里…露娜姊说牛奶要用挤压的…」这是乳牛少女开口说的第二句话。
伸出双手,乳牛少女轻轻的握住受到刺激而涨红的肉茎,而这样的举动则是令绯的思考完全中断。
缓慢有规律的上下套弄,乳牛少女似乎发现眼前这个「牛奶产生器」,只要来回的摩擦就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像是找到好玩的玩具似的,乳牛少女开始激烈来回的摩擦这有趣的东西。
但是,这好玩的东西只胀到某个地步,就停止变大,而牛奶并没有像自己想像的喷出来。
稍微停顿一下,乳牛少女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