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风流剑客

秋风送爽,桂子飘香,这是多么富有诗情画意的时光。
然而,在北方的长白山上的方圆百里内,却异常的飘着雪花。
地方上的老者说,瑞雪早降,这是丰年的预兆,然也有一部份人说,天现异像,万灵遭殃,更有人说,天时不常,只有刀兵血光。
就在这时候,由远处渐渐传来阵阵的快马急奔声,那有有韵律的“咯咯”之声,想必是孤单的一只飞马奔驰。
不久,那蹄声已慢慢的清晰接近,在通往长白山南边的宦道尽头,迎着寒风冒着雪花,急急的向这边飞驰过来。
那白色骏马上面,年约十八、九或二十岁,长得更是剑眉星目,挺鼻朱唇,是一位英气勃发的少年俊美人物。
跟着那快马的奔驰,荒野上吹起了寒风将他罩在身外的白绒大披风,露出一袭蓝衫和佩剑。
他那长剑用了蓝布罩在刀套上,那闪闪亮亮的与大地上的白雪互相辉映着,随着马的走动,那沉重的摆动,可看出是一根价值非常的宝剑,而非是点缀品而已。
他头上戴着蓝绒风帽,丝带系在他圆润的上额上,一圈温暖似的白羊毛,压在他温玉般的前额上。
只见他目光炯炯,熠熠有神,紧缩着剑眉,一瞬不瞬的注视那二十里外的蒙蒙长白山。
由那少年的神情,显现出他内心的忧虑和焦急。
这位英挺的少年人,正是武林后起之秀,近年才扬起江湖的风流剑客--司徒云。
长白山盛产人蔘,貂皮,历代帝王每年均前来设坛祭拜,山势奇雄,耸拔叠叠,飞泉奔严,奇景特多。
然而,这时看来,除了浓布的密云,再就是旋飞的雪花,长白山的雄姿真被云雾所埋没了。
司徒云看了这情景,心中颇忧愁地自语道:“照说,现在还不到该下雪的时候,居然下起雪来了。”
司徒云举目前看,发现前面一二里外的宦道尽头,东西横着一座近千户人家的大镇。
大镇之后,即与长白山的山角相连,根据经验判断,大镇距离南山口,至少还有五、六里地远。
宁佩蓉不但对他有救命之恩,而且还与她具有肌肤之亲,然今她已去何处,使他远从江南一路寻来……
眼望那白茫茫的一片,像又裸露在他眼前,尤其是那印象深刻的是那形如小山的乳房,简直让他疯狂,那对他用牙齿轻轻咬过的小小粉红色的乳头,他至死将也永忘不了。
记得那晚……
山中风声伴着不知名小虫的乐声,响遍了整个山谷,家中园丁业已睡着,而司徒云及宁佩蓉俩人已陶醉在爱的世界里……
佩蓉媚眼看了司徒云一眼后,又轻轻的合上,在享受着他所爱的人按摩与爱抚。
他的一双眼睛已充满了情欲,而正在热恋着的他俩,能禁止上帝给他们的诱惑吗?
司徒云想到此处,他的脸上更是英俊得可爱。
他想到……
那晚他慢慢地由手把佩蓉轻轻抱起的时刻,坐在他的大腿上,轻轻抚弄着她的背,而佩蓉的秀发轻柔地垂了下来……佩蓉的香舌又嫩又香甜,尖尖地在他嘴里有韵律地滚动着,她用舌头翻弄着,当他将舌儿伸入她口内后,便立刻吸吮起来,使得佩蓉全身颤动了起来。
佩蓉吐着气,如兰似的香气,她狂吻着司徒云的舌头,一次比一次用力。
佩蓉的粉脸更是红透了,她轻微抖着、颤着,诗样的呓语断断续续……
佩蓉那爱的呻吟有如小鸟叫春,他们的体温飞快的升跃、颤抖着,他们已忘了自我的存在,连这天地之事也复不记得,最真实的,只有他们俩尽情地享受。
那股青春的火花,由舌尖传遍了全身,身体上每个细胞都活跃着抚弄着,而且兴奋不已,他及佩蓉开始冲动了,听他们的呼吸有如这白云飘落不已。
他们仍在深深地接吻着、抚摸着。
突然间,佩蓉离开了吻,以两道火红的秀眼看着司徒云,似乎在期待着什么似的……
聪明的司徒云也善解人意地为佩蓉脱下了她的罗衫,抱到床上去。佩蓉平卧着,呼吸急促而猛烈,使那对白白嫩嫩的乳房一起一伏地颤动。
佩蓉半闭着眼睛,轻声呻吟着……
司徒云抚摸着佩蓉的秀发、桃红的粉颊、结实而富有弹性丰满的乳房、修长洁白嫩肉的玉腿,最后那丰满肥高白嫩凸起充满神秘地阴户肉穴地方。
佩蓉的乳房现在好似两个饱满的双岭,圆圆的而富有弹性。
佩蓉的乳头已呈粉红色了,当司徒云含在口中吸吮时,那乳头在他口中跳跃个不停,真是逗人喜欢。
尤其那块桃源地,真是神秘,还似朴玉调成一样,整个一块真像是一块未曾雕刻过的美玉一般,那密密的阴毛黑得发亮,与那洁白的肌肤真是黑白分明,可爱极了,令司徒云看得垂涎三尺。
皮肤细细而柔软,阴毛上一片雪白细嫩的凸出阴唇,还有那道细细的小溪,已流出的淫水中,更是引人入胜。
司徒云开始用手指轻轻地将阴唇拨开,靠近阴唇的阴核已经涨得很肥满了,而且还微微跳动着,那淫水的黏液沾满它的周旁,实在迷人可爱。
从司徒云认识佩蓉已是那么久了,然由于时间的未能配合,从没机会采取真正的动作,而今天的爱抚已使得风流剑客司徒云情不自禁了。
今呈现在司徒云眼前是佩蓉那迷人的小穴了,那实在是世界上最精雅的艺术杰作,而且这个早已令司徒云想往的神秘之地,已为淫水所氾滥,且散发出那诱人的香味,刺激着风流剑客司徒云的饥渴。
司徒云被眼前美景着迷了,佩蓉的裸体是美的化身,于是司徒云满足的平卧在佩蓉的身边。
司徒云忍不住下面那鸡巴的饥渴,于是右手握起佩蓉那纤纤玉手,引到自己的下身来。
佩蓉当那纤手一碰上那又粗又壮大的鸡巴,那曾受过惊怕的她,居然呼吸困难了起来。
佩蓉的细手先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小腹,一遍又一遍,佩蓉此刻充满了春意的眼神斜看着司徒云。
渐渐地,她的下手又一次地向下触动着丛密的阳毛,她轻轻的捏弄着它,慢慢地用无明指抚弄着那大鸡巴的龟头……
佩蓉轻轻地摸玩不已,最后她更是紧紧地握住了它,上下套玩着不停。
那由佩蓉手中传来的震憾力,使得司徒云的大鸡巴受了刺激,更是坚硬糗更加膨胀。于是司徒云趁机的抚摸着佩蓉的屁股,又摸到她的小腹、阴毛、阴唇再到那挺高的阴核,那白嫩嫩的肉实在太可爱了。
当佩蓉玩够了司徒云那大鸡巴时,这时司徒云用手指轻轻地抚弄着佩蓉的阴核,害的佩蓉抖动不已,于是司徒云再稍微翻个身,右手伸出慢慢抚弄着佩蓉那坚硬的乳头。
“啊……唉唷……云哥……你……你……快……快别吻了……啊……我……实在……受……受不了……唔……啊……好哥……我……我下面……不知……怎么……好……好痒喔……”
听了佩蓉的央求声,更把风流剑客刺激得欲火猛涨不已,于是他反而变本加利的换个姿势,在佩蓉的阴核及大阴唇上下吸吮搓弄个不停。
“哥……哥……别……别吸吮了……快……快……停止……唔……我……我受不了……”
佩蓉一面叫个不停,一面又将屁股连连上抬,那圆而白嫩的臀部又是颤动个不停。
“啊……哼……哼……我的那……那个地方……好……好痒喔……哎唷……哥哥……还是……不……不要吻……啊……快……快停下来嘛……哼……哼……不……不要嘛……”
风流剑客司徒云之被称为“风流剑客”,当然不是徒具假名,在江湖上他以一个二十岁的少年之被武林封此雅号,当然在对付女人方面,他有一套了不得的功夫。
这时,司徒云由经验知道,佩蓉已被刺激得无法自我控制了,于是他轻轻地翻起身来,先用手将佩蓉的两腿分了开来,使她那窄小的小穴能宽松一些,以便大鸡巴的龟头能插入她的阴道去。
于是司徒云跪在佩蓉的两腿之间,一只手握着那粗大的阳具,另一只手分开佩蓉那桃源洞口,使那阴道隐然在望。
终于,司徒云把龟头套了上去,把身体伏下,两只手支住在床上,一面用嘴来吻住佩蓉,她的小穴散发着无比的热力,通过了鸡巴更是剧烈的跳跃不停。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