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沧海横流

热闹的长街上,人群熙熙攘攘。众多的小贩正竭力推销他们的货物。
其中一个嗓门最大的小贩大叫道:“快来看那,上好的肉包子,味美价廉,保证您吃了一口想吃第二口,吃了两口想吃三口……你干什么小乞丐,快放手!”
原来是一个小乞丐偷偷抓了一个包子,不想却被他发现了。小乞丐也就六七岁大,脸上沾满了污垢看不出相貌,但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甚是灵活。
他仰起头说:“大叔,你不是说你的包子非常好吃吗,我不信耶!语气甚是幼稚。”
小贩见居然有人不相信他的话,不禁火冒三丈,要不是眼前之人是个小孩,他就立刻饱以老拳,给他中个头彩。“小子,你敢不信大爷的话!你尝尝,要是再敢说半个不字,大爷打扁你的头!”
小乞一边吃着手上的包子,一边含糊地说:“真的很好吃耶。”
小贩一高兴,怒气消了大半,抬起头来得意洋洋地一通胡吹。等他低头再看时,小乞丐早已不见了,这才想起还没付钱,气得他跺脚一顿臭骂。
这一切都一个青衫老者看在眼中,他微微点头,好个聪明伶俐的孩子。
小乞丐一口气跑出老远,见没有人追来,松了一口气,暗道:“大苯牛,还不是给本少爷耍的团团转。”
忽然,眼前一花,一个青衫老者挡在面前,还没等他开口,已被一指点昏。老者夹着小乞丐,如风而去。
这里是一个远离尘世的小山谷,寂静而隐蔽,四周青山隐隐,东北角一条瀑布如玉龙般飞流直下,打在青潭边的大石上,激起朵朵水花。瀑布后正是此谷的出口。
小乞丐慢慢地醒了过来,只见一个青衫老者正含笑看着自己。小乞丐一下跳了起来,“老头,你抓本少爷干什么?”
老者道:“我也不多说废话,本人大天魔岳磅,出自率意门,本门历代只传一人,讲究率意而为,任意逍遥。我看你聪明伶俐,根骨极佳,有意收你为徒,你可愿意?”
小乞丐犹豫道:“率意门干什么都可以吗?”
岳磅点头道:“当然可以。”
“那我想当采花大盗耶!”
岳磅哑然失笑,“本门第三代门主就是名震天下的淫圣,就是你师父我也对采花有一套。”
“好,那我就立志当江南第一淫贼!”
“啪,”头上已挨了一个响头,“我门中之人怎可如此没出息,要当就当天下第一淫贼。”
小乞丐立刻跪在地上,“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岳磅仰天长笑道:“入我之门,可随吾姓,你就叫做岳凡。”
青山依旧,潭边的飞瀑依旧长流。时光却已流过了十二年。
潭边站着一个俊秀的白衣少年,他嘴角挂着淡淡的忧伤,自己在这里度过了十二年的美好时光,如今要走,怎不忧伤。
少年正是岳凡。他想起三年前师父临死时说的话,“儿,师父要去了,你记住,不要为礼法所约束,行事任意为之。去吧!”
他深吸一口气,自己内功虽然尚未大成,但凭着天欲神功,多与武艺高强的女子交合就会大功告成。何况自己轻功天下第一,打不过也可以跑嘛。
他长啸一声,出谷去实现他天下第一淫贼的梦想了。
当今武林风平浪静,不知那个好事之徒排了一个“美榜”。名思义,上面排了天下最美的八位美女和四个盛产美女的地方。
八个美女号称是“花容月貌、沉鱼落雁”,四大美女产地是“东海水晶岛、天香宫、南岭百花教、神女山”。
岳凡一出江湖,“封美榜”立刻引起了他的注意。
春回大地,正是百花盛开时。
俗话说,“桂林山水甲天下”。此言非虚。
千百年来,桂林山水即以其秀丽、明慧而着于天下。
其中百花岩更是一个秀极而且险极的地方。
百花岩周围大小高低有数十座山峰。有的俊秀挺拔、有的陡峭高耸。各个不同。
不过相同的是,山上山下都长满了艳丽的花朵,常年不败。
犹如一个花的海洋。
岳凡一路行来,到处偷香窃玉,风流快活,不亦乐乎!
可惜少有绝色而且武艺高强的女子,以至岳凡的天欲神功毫无进步。
于是他决定从“封美榜”开始他的寻美大计。
百花教据说在桂林一带,具体位置无人知晓。
岳凡找了三天,仍然一无所获。气得他几乎要放弃了。
忽然,岳凡眼前一亮。他看到了百花岩周围的花海。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原来百花教就藏在这座百花大阵里,怪不得一直没有人知道它的位置。
今天就闯一闯这个百花大阵,会一会百花教的百花。
一般人一入百花大阵,立刻会被五彩缤纷、层出不穷的花树迷得眼花缭乱。别说进去,就连出都出不去。
岳凡跟随师父学到了不少希奇古怪的本领。这座百花大阵自是难不倒他。
他在花海中左右穿行,忽左忽右,忽前忽后。片刻工夫就穿越了这座从无外人过得去的百花大阵。
哦,这就是百花岩,果然与外面完全不一样。
与百花大阵相比,这百花岩又是一番完全不同的景象。
四周长满了与外面完全不同的奇花异草,群蜂飞舞、群花摇摆、鸟语花香,真是别有一番洞天。
花海深处有许多样式别致的房屋,想必是百花教的所在地。
岳凡整一整衣袖,高声说道:“小可岳凡,误入此间,还请主人见谅。”
过了好一会儿,里面走出了一个明艳秀丽的少女。
少女向他施了一礼,“这位公子还是第一个通过百花大阵的人,我家小姐请公子进去。”
岳凡心头一喜,马上就可以见到艳着天下的百花了。他表面上不露声色,抬手道:“烦请姑娘带路。”
穿过一排排别致的小屋,来到一个独立的小花园中。小巧典雅的屋舍上方挂着牌匾,上书《百花苑》。
少女一摆手,“公子请进吧!”
屋内布置得清新典雅、淡秀大方,显示出房屋主人高尚的情趣。
一道轻纱将房间划成了两半。轻纱的后面隐隐约约有道俏丽的身影。
一把甜美的声音说道:“岳先生能够穿越从无人穿过的百花大阵,足见高明,百花教自当奉先生为上宾。”
岳凡伸手掀开轻纱,口中说道:“不知岳凡可有幸一睹姑娘的芳容?”轻纱掀起的同时,伴随着一声尖叫,纱内少女慌忙用玉手捂住了脸。
“谁叫你进来的?快出去!”
“姑娘可否将芳名告知?”岳凡步步紧逼。
“你快出去!要不我就叫人杀你啦!”
岳凡心中暗笑,明显是个入世未深的小姑娘。只听她的语气中隐含气劲,就知这个小姑娘内力颇为精纯,正好是让天欲神功进一步取得进展的好对象,且看本公子的手段如何来征服她。
岳凡抓住她的手腕,少女一挣,岳凡顺势搂住她的香肩,把她按在床上。
岳凡盯着她娇俏艳丽的面庞,心中暗赞,果真美丽非凡。他柔声说道:“告诉我你的芳名,我就放了你。”
少女羞答答地道:“我叫苑容花。”
岳凡道:“苑容花,好美的名字。来,亲一个。”说着,低头就吻。
苑容花一惊,急忙转头躲避。正好被岳凡吻在粉颈上。
岳凡打蛇随棍上,他的牙齿像吸血鬼似的,咬着她的脖子;咬一下,她不由得就全身颤抖了一下!他一面咬,还一面吸吮;每咬一下,就又吸吮一下!吸吮着她的脖子,让她既兴奋又痛苦地呻吟起来!这美妙的声音让他更细致更小心地,噬咬她那柔嫩细致又香甜的粉颈!
岳凡已经把她的粉颈上的每一寸肌肤都咬遍了,留下了无数个清晰的牙齿痕!接着,他捧起她的秀脸,要侵入她的小嘴里。
苑容花已经有些意乱情迷了,但她还是紧咬玉齿,不让岳凡的舌头伸到自己嘴里。
可岳凡是何等样人,这位花丛圣手轻巧地用舌头拨开她紧闭的贝齿,伸进去绞住了香舌。
“唔、唔…”苑容花挣扎了几下,在岳凡纯熟的挑逗下,慢慢地平静下来。
她只觉舌尖上似有电流一波波的传向全身,使身子软软的,这感觉非常舒服。于是苑容花竟迷迷糊糊主动伸出香舌和岳凡吸吮起来。
岳凡乐呆了,施展出过人的舌技,尽情地吮吸她的舌头。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