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中国历朝美女系列─—陈圆圆

明月西斜,银光遍撒。羊肠道上吴春生手握小酒瓮,脚步蹒跚的走着,斜月把他的身影映得长长的。
吴春生边啜饮、边喃喃:“……真是见鬼了!竟然连输三天……连老婆都气得回娘家…”脑子里又浮现出刘豹的恶状:“…吴春生!再给你两天的时间…把五百两银子凑足…不然…嘿!嘿!嘿!…”
吴春生不禁打个寒颤,忖思:“…这钱庄的刘豹可不是甚么善男信女…”吴春生有点后悔:“……当初真不该跟他借银子想翻老本,回家要找地方泄泄火。”
吴春生蹑手蹑足来到床边,看着仰卧床上睡得正香的小女孩。这女孩年约十岁左右,稚气的容貌中透着一点艳丽,眉弯睫翘、鼻挺腮嫩、半点朱唇,雪柔的肌肤、修长的身形,可以想像这小女孩长大后,定然是个绝色美女。
吴春生的眼光投向小女孩的胸口,只见尚在发育中微凸的胸部。“咯噜!”
吴春生吞了吞口水,伸出微微颤抖的手,摸向小女孩的胸口。吴春生手触下虽是隔着衣服,却可以感觉到小小的乳房既柔软又有弹力,不禁浮起一股兽性的淫欲,胯下的肉棒立即挺硬起来。
“啊!…”小女孩在睡梦中,蒙眬觉得胸部被人揉捏着,睁眼一看,立即闪身缩在床角,既惊吓、又羞怯,嗫嚅的说:“…姨…姨父…你要干甚么……”
吴春生略为一怔,立即露出无耻的淫笑:“…圆圆,别怕!…来!让姨父好好的疼疼你…”吴春生爬上床,接近陈圆圆,笑里藏刀的说“…来!别躲着…”
陈圆圆顿时泪流满面,请求着“不要…姨父…不要过来…”边说还伸手推拒着、双腿轮着乱踢。
吴春生不管陈圆圆的反抗,找到空隙便紧紧的搂住陈圆圆,把她按在床上,翻身压着,嘴里急急的说:“来!让姨父亲一下……”话尚未落,便如雨点般的亲吻着陈圆圆。
陈圆圆奋力的扭动身体,企图挣扎摆脱姨父的魔掌。但是,陈圆圆并没因而脱身,反而因为身体的扭动、磨擦,更激起吴春生的淫欲。
“嘶!…”陈圆圆的衣裳,被吴春生粗暴的撕裂。“唰!…”随着一片一片掉落地上的碎布,陈圆圆雪白的肌肤渐渐显露。
“…不要…不要…”陈圆圆的叫喊声越来越沙哑,挣扎的力量也越来越弱,一股哀伤的气息笼罩着全身,让她觉得自己仿佛也被撕成碎片散落了一地。
陈圆圆的整个阴户展现在眼前,阴道上的三角洲地带只长出一些稀疏的淡色阴毛,显然还没发育成熟,两片粉红色的阴唇盖住阴道口,翻开就可看到粉红色的肉芽,整个阴穴都呈现粉红般的处女颜色。
吴春生的双手、双唇在陈圆圆的身上忙碌着:嘴唇亲吻、磨擦着陈圆圆的胸前、小腹、大腿……一手在陈圆圆微凸的小乳房揉捏着,一手在陈圆圆长着稀疏嫩毛阴户上抠搔着。
陈圆圆一点快感、兴奋也没有,只是闭着眼,任由泪水源源流下。虽然她闭上双眼,但她仍清楚地感受到姨父对她的肉体,投以饥渴的目光。对于自己全裸的身体,全部被姨父尽情饱览、抚摩,从心中升起羞耻感。脑海里萦回的只是哀恸、惊吓、无助、怨恨、绝望……
陈圆圆,生于明末江南。幼年父母双亡,便由姨母收养,而姨父却也因嗜赌贪杯,而家道中落。陈圆圆在十岁那年被姨父强暴后,被姨父卖入烟花妓院中,以还赌债,从此陈圆圆便沦落风尘,过着送往迎来的神女生涯。
作为无名的“雏妓”的陈圆圆努力的学习戈腔俗调,也经常向民间老艺人请教,教曲的技师也十分怜惜,精心地点拔她。
陈圆圆了解当时的环境,她知道在明未江南的妓院中,做不了出色的女演员也就成不了名妓,所以勾拦中人对串戏之类是很看重的。而且陈圆圆也很想藉着广泛交际的机会,结识一些名士,出籍从良,因为明未的社会,封建土大夫生活总是追求浪漫,很多人也是征歌逐妓,迷恋声色。
陈圆圆从进入妓院中后便努力读书识字、学戏唱歌,后来也能写得一手好词,遗有【畹芬集】、【无余词】……等诗词,而大都是词意凄切哀怨。
陈圆圆十八岁时,在苏州登台演出戏曲,自称为“玉峰女优陈圆圆”。她演的是花且,演得是“体态轻盈,说白娇巧。”一下子,因俏丽绝色,能歌善舞。
使她成了走红的红歌妓,从此声名大噪,四海闻名。
冒辟疆,乃江南名土,是有名的江南四公子,他在崇祯十四年和陈圆圆初相逢,少年惆党的冒辟疆第一次见到陈圆圆就为其所迷,有意将她接回从良。到了进京赴试前夕,陈圆圆便把自己完全托负给了冒辟疆。
道别前夕。在热烈的拥吻后,陈圆圆对冒辟疆说:“我是风尘女子,残花败絮,今蒙公子错爱,愿终生以报。”说罢,陈圆圆不禁热泪盈眶。
冒辟疆疼惜的亲舔着陈圆圆脸庞的泪痕,温柔的说:“圆圆!快别这么说,虽然造化弄人、天妒红颜。但我对你却是一片真心,我可对天发誓……”陈圆圆连忙用朱唇封住冒辟疆的嘴,不让他说下去。
冒辟疆紧紧的搂抱着陈圆圆,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搅拌着,两条灵活、湿软的舌头互相在交缠着。冒辟疆觉得从陈圆圆丰满、柔嫩的双峰,不断传来心跳的震动与热度,让自己渐渐燃起熊熊的欲火。
虽然,陈圆圆那圆润、有弹性的乳房,冒辟疆己爱抚过、亲吻过很多次,但依然令他爱不释手。他们一丝不挂尽情的在大床铺上翻过来、滚过去,互相抚摩、亲舔着。
陈圆圆柔软的手指,轻轻握住了冒辟疆的阴茎,温柔、和缓的套弄着,朱红的樱唇亲吻着他的胸膛,然后慢慢向下移动,经过小腹。陈圆圆略微抬起红润的脸庞,瞄一下冒辟疆沉醉的神情,露出一点自得的笑脸,便张嘴含阴茎上的龟头,在那硬得发光的表面轻轻舐着,她的柔舌轻轻在舐,冒辟疆却冲动得有如火山即将爆裂。
冒辟疆望着陈圆圆的舌头在龟头上打转,让自己有难以形容的刺激与感动。
虽然陈圆圆还没有把整根玉茎含进去,但冒辟疆已经很满足,因为以她的高傲冰冷形象,居然肯如此屈就,让冒辟疆感到万分爱怜、疼惜之意。
陈圆圆张开小嘴,慢慢把冒辟疆的肉棒含进去,这种滋味实在好得到不得了,让冒辟疆竟然也不由自己地呻吟起来,藉着呻吟以图宣泄内心的兴奋。
陈圆圆温柔的舐着、吻着,终于完全吞没了。冒辟疆觉得兴奋至极,挺一挺腰,让肉棒在陈圆圆的嘴里抽动起来。陈圆圆只是紧紧的含着、吸吮着肉棒,手只还不停的扫拂冒辟疆的阴囊。
刺激的程度令冒辟疆无法抑制,只觉得肉棒一阵酥酸就要泄了!“…圆圆我……”冒辟疆急急叫着,提示陈圆圆,并企图移开肉棒。冒辟疆心想若不避开,陈圆圆一定会吃到射出的秽物。
可是陈圆圆不但没有避开,反而吞吐得更厉害,而且双手紧紧扣住冒辟疆的后臀。冒辟疆无法再继续忍耐,“啊……”一声长叫,随着肉棒一阵抖动,一股股的热流便疾射而出,贯喉而入。
“咕噜!”陈圆圆完全承受了,她继续的吮吸着,直到冒辟疆激动的龟头不再跳动,她才吐出肉棒,并仔细的舔拭着。
冒辟疆似乎得到一生以来最大的享受与感动,有感而发的说:“……圆圆,我爱你,我永远爱你!……”
陈圆圆带着满足、幸福的微笑,让冒辟疆躺卧床上,用暖暖的毛巾替他擦拭着肉棒,然后像小鸟依人般的伏在冒辟疆的臂弯。冒辟疆轻吻陈圆圆的额头,揉着她长长的秀发,表示自己的爱意与感谢之情。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