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虎姑婆

在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深山的山脚下住着一户人家,里头住着一位妈妈和两个儿子,爸爸在早年因为打猎被老虎给咬死,原本柔弱的她得独自扶养着两个孩子,没有一技之长的她,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只好出卖自己的肉体,到城里的酒店上班,随着孩子一天一天的长大懂事,这位妈妈所做的工作再也无法瞒住两位小孩。

这两个孩子虽然并没有因此而看轻母亲,不过,母子关系却在孩子知道真相的当晚破裂了。在那夜里,美妇人由反抗不从到扭腰摆臀,由慈祥母亲到痴女骚母,这家人的关系变得十分的暧昧。

从小,这位妈妈便会在上班前说故事,哄两个孩子睡觉,随着孩子一天天的长大,这习惯并没有因此而间断,反而成为这家人相处最‘融洽’的时光。在一个深夜里,妈妈准备去上班,于是到了孩子的房间里哄两个孩子睡觉

‘妈妈,我要听故事。’大儿子一看到母亲进来变嚷嚷着。

虽然小儿子还懂得不多,但是每次哥哥要听故事时,妈妈都会和他做很舒服的事,也附和着说:‘我也要我也要。’

‘你们两个,都这么大了还要听故事,我看啊~你们还不是为了要做那些色色的事。’眼见两位孩子提出要听故事,这位母亲便猜想到这两个宝贝孩子心中的打算。

哥哥被母亲说穿了心事,讪讪的笑着,弟弟也单纯傻傻的跟着笑着。

这户人家难道不是慈母温馨说故事的情节吗?原来这是彼此间的默契,每当母亲讲故事时,便是两兄弟可以尽情‘孝顺’的时间,但随着故事的完结,‘孝顺’也得随之结束。

尽管上工时间有点紧迫,这位美丽的妈妈仍是拗不过两位疼爱的孩子,只有命令两名孩子躺在床上,坐在床边说起了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在高高的山上住着一家人。有一天,爸爸妈妈要出门,留下姐姐和弟弟,两个人看家,爸爸交代两姐弟,千万不能让陌生人进门。到了晚上,风呼呼的吹,门外有人砰、砰、砰的敲着门。姐姐问:是谁在敲门呀?一个苍老的声音说:是你们的虎姑婆带好吃的点心来看你们啦。姐姐觉得奇怪,就没把门给打开了,没想到好吃的弟弟一听到有点心,便抢着打开门,结果从门外走进一个长着黄胡子的老太婆。’

‘是虎姑婆的故事对不对?’哥哥听到这里便打了岔,坐起身子来,跳下床走到门边锁起房门,再回到床边从后头抱起母亲,一手撩起华丽的洋裙,将手伸妈妈的裙底,猥亵放肆的隔着三角裤用手指顶刺着肉缝,另一手则是解开洋衫排扣,在那嫩滑的肌肤上抚摸,弟弟也伸出双手,像捏面团般熟练的揉捏母亲那丰满柔软的奶子。

这位妈妈并没有对儿子们的动作做出喝止,只是横了个‘又来了,我就知道。’的眼神,她知道唯有赶紧把故事说完,这样便可以早点上班去,于是不理他们的动作,继续说下去。

‘此时姐姐问她:为什么你的脸上有胡子?姑婆说这是因为她已经很老了。

弟弟搬了张椅子请姑婆坐,虎姑婆笑着说:因为姑婆屁股生了痔疮,所以只能做水缸。嗯……不要弄那里…’

只见妈妈在说故事的过程中,衣服一件一件的少去,最后只剩下那性感的内衣裤还挂在身上,只不过一个是挂在肩上,一个是挂在膝盖边上,柔软的双乳和敏感的肉穴早被两个儿子嘴手齐施的占领侵犯。

‘喔~人家要看妈妈的屁股有没有像虎姑婆一样生痔疮阿…’哥哥将美妇人的屁股高高抬起,那阴毛茂密的肉唇被孩子剥开,湿漉漉的鲜红小阴唇淫秽的暴露在哥哥面前,哥哥不仅将食指伸进里头抠插,还用小拇指在美妇人的屁眼口拨弄。

弟弟则是天真稚声的撒娇说:‘妈妈,我要吸奶奶。’

妈妈敏感的地方被儿子刺激着,开始动了情,娇喘轻哼答应:‘好,妈妈给你吸奶奶。’一边挺胸将乳房弟弟嘴边,让弟弟容易吸吮那突起的乳头,便张口含住美妇人的水乳,如同儿时吸奶般吮着乳头,另外一颗柔软的奶子在弟弟的小手下搓揉着。

可是故事还没说完,妈妈只有强压住情欲,断断续续的往下说着:‘其实这是因为虎姑婆要把尾巴给藏起来,免得被别人发现了。好吃的弟弟没忘记虎姑婆带了点心来,吵着要吃点心。’

‘那虎姑婆有没有给点心,是不是像我们吵着妈妈要点心,像现在这样阿。

’哥哥用言语去刺激着自己的母亲,看着自己的母亲在兄弟俩的挑弄下弄得春情氾滥,故事说的越来越不完整,心中兴奋不已。

看着那肉穴在自己的挑弄下流出淫荡的汁液,肉唇像呼吸似的一张一闭,猥亵的引诱着哥哥,弄得他是欲心大动,将脸靠到阴户前,鼻子嗅到了一股淡淡的骚味,饥渴的说:‘妈妈,我也要用点心了’说毕,双手手指掰开多毛的肉唇,张开大嘴含上肉穴,伸出舌头舔弄着那湿淋肉唇,并钻进里头舔挑搅弄着。

‘嗯啊…虎姑婆笑咪咪的说:谁要和姑婆一起睡…我…就给他点心吃。到了睡觉的时间…好吃的弟弟就和虎姑婆一起睡…姐姐睡在另一边。’

被儿子的舌头在那敏感的肉穴里搅弄着,妈妈的故事越说越慢,被快感打断的频率越来越频繁,而妈妈似乎也沉溺在这快感中,雪臀翘的老高,尽量的让儿子能够尽情的舔弄。

哥哥用嘴吮饮了几口带着骚味的淫液后,挺起那粗硬的鸡巴,插进妈妈的湿润的肉穴抽送。

‘喔啊…然后…嗯…到了半夜,姐姐被格崩、格崩…咬东西…的声音吵醒…

啊啊…’妈妈被哥哥的鸡巴入侵后,肉壁被火热鸡巴撑的饱满,比先前舌头的搅弄有着更大的快感,一进一出带来的阵阵的酥爽,故事连一句也无法说完整,只能放弃让赶紧说完故事让孩子停手的想法,转而赶紧让两个孩子出精,而后方能去上班。

‘是‘格崩格崩’的声音,不是‘啪搭啪搭’或是‘噗滋噗滋’的声音吗?

妈妈你听…’哥哥只要有任何可以借题发挥来刺激母亲的言语都不放过,此时刚说完话的他,双手抱着妈妈的雪臀,鸡巴退出了大半,再重重的插到底。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