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凤灵蛇

第一章 奇异少年
郁郁苍苍的青山下,一条清澈的小河蜿蜒流过,依山面水是一个小小的村庄。此时明月高悬,已经是深夜。但村子边上的一个孤零零的小屋内却有灯光闪烁。主人为什么这么晚了还不休息?
她来到小河前时,只觉得全身上下十余处伤口都是钻心的疼痛,真气已经耗尽,她的眼前一片恍惚。她觉得自己好累,好累,真想立时躺在地上睡一觉,管它追兵,管它危险。但坚忍的意志还是支撑着她,让她拖着疲累的伤体趟过结了一层薄冰的小河,蹒跚地来到小村前。
推开那闪着灯光、温暖非常的小屋的房门,她再也无法支持,一头栽在地上,昏迷过去。失去神志的那一刹那她已看清了那小屋的主人——一个非常年轻的少年。
醒来时,已是第二天的清晨。她睁开眼睛,看到的是结满蛛网的屋顶;侧过头去,看到屋里的藤椅上那个少年在恬静的沉睡,发出微微的鼾声,嘴角还挂着笑意。大概在做什么美丽的梦吧。由于现在已是十一月,天气非常冷,虽然屋里生着炉火,他身上还是盖着一个被子。少年眉毛浓黑,鼻梁挺拔,嘴微微张着,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
她轻轻挪动被子,才突然发现自己那身湿淋淋的衣服已经被换掉了,代之一件破旧但干净的男式夹衫,更令她吃惊的是内衣居然也换了。穿在身上的这是什么?啊,这不是一件男人的底裤吗?而伤口传来丝丝清凉,感觉非常舒服。这一切肯定都是这个熟睡的少年做的了。
她看到一张长凳上晾着自己的衣服,自己的东西也被整整齐齐摆放在桌子上,那是一个油布包裹,一把带鞘长剑,和一些日用杂物如火折子等。桌子上还有一个石臼,散发着清凉的药味。她拿过石臼看了看,不能确定是什么药,大概是那个少年自行配制的山草野药吧。
那少年这时睁开了眼睛,醒了过来,他的眼神明亮清澈。看到她打量他的目光,微微一笑道:“你醒了?”她回以一笑:“谢谢你救了我。”她笑得如花盛放,那少年为之一呆。他拿走被子,站起身来,摆摆手道:“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她眼眸一转:“怎么会是举手之劳呢?你给我伤口敷了药,又加以包扎,还有,给我换了身不错的衣服。”她缩在温暖的被窝里,举起双手将显得非常滑稽的衣服展示给少年看。少年尴尬地道:“对不起,我只有这样的衣服。你的衣服湿了,所以我自作主张给姑娘换了,希望姑娘不要怪罪我。还有包扎伤口之事,冒渎了姑娘的贵体,还请谅解。”
她看他谈吐彬彬有礼,不像一般乡野之人,呵呵笑道:“我不会怪罪的,呆会说不定还给你奖励哦。你怎么称呼啊?是读书人吗?”少年道:“在下博浪,博闻强记的博,浪得虚名的浪。略读过一些书。还没请教姑娘芳名?”她见他说的有趣,不由笑了,想了想道:“在下寒霜。寒冷刺骨的寒,冷若冰霜的霜。芳名不敢当。”博浪一笑。寒霜道:“感觉你给我敷的药效果不错啊。你用的是什么药?”博浪道:“我看过一些医书,胡乱配了剂药,得知姑娘伤势好转,实在是松了口气。药都是些在山间河边采的,很多医书都没有载,本草上也没有。我试过它们的药性,对伤口愈合很有帮助。”
这个少年不简单啊,寒霜暗自佩服,突然想起一事问道:“昨晚追我的人没来吗?”博浪道:“来了,不过我早把姑娘藏好了。开始他们还很凶,等我给他们中的几个治好伤后,他们就很客气了,稍坐一会就走了。”寒霜诧异:“你怎么知道他们要来,居然提前把我藏起?”博浪道:“看姑娘浑身血迹,遍体伤口,就知你是遭仇家追杀,而从伤口的愈合程度和血迹的凝固情况,可以推断出你受伤的时间最多不超过三个小时。那追兵肯定是尾随其后了。”寒霜这才对这少年刮目相看。好一个奇异的少年啊。
在少年高明的医术和精心的照料下,寒霜的伤很快就好了。但她并没有立即走。她已经被这个才华横溢的少年深深吸引了。由于博浪不喜欢说自己,她通过左邻右舍打听。良善友好的乡亲们何曾看到过如此美丽的姑娘,又都心中认定她是博浪的媳妇,当下一五一十向她道来。
博浪并不是本地人。十年前,一个很奇怪的老人带着他游荡到此处,并且定居下来。老人教了他很多很多东西。不过老人并不是他的亲人,只是他一个挂名的师父。几年后,老人死去。博浪继续再次居住。他每天苦读诗书,在16岁那年就去山外去参加乡试,中了个第一名。但是回来后,他就无心诗书了,开始钻研起医书来。很快他的医道又出了名,远近没有不知道小神医博浪的。他却还是留在小村,不愿意接受那些权贵的邀请去城里。
第二章 侠女寒霜
寒霜津津有味地听着乡亲们对博浪的介绍,回来就讲给博浪听。博浪总是笑笑说哪有那么厉害,全是以讹传讹。
寒霜就在博浪家里住着,渐渐有人对两人的婚事表示了关心。博浪笑笑不说话。其实两人虽然一直睡在同一个小屋里,但从来连手都没有拉过。寒霜睡原来那张床,博浪另做了一个放在房间那一边,中间拉了帘子,炉火设在寒霜那一边。晚上两人就隔着帘子聊天。博浪给寒霜讲乡间自由写意的生活,寒霜给博浪讲江湖上的趣事。两人谈得非常投机。
寒霜本想离去,这种乡村的生活虽然自然有趣,毕竟不适合自己。自己是个纵横天下的女侠啊,怎么可以一生埋没在此处?但她今天推到明天,明天推到后天,就是不舍得走。她苦苦等待着博浪能够向他说些什么,但他就是不开口,不由心中一阵气苦。其实博浪根本从未经历过男女之情,别看他天资聪明,但碰到这第一次让他心动的美女,他还是有些自惭形秽,不敢表白。
终于一天,博浪正在小屋前劈削木柴,寒霜来到他的身后,静静站着,也不说话,她的长发在风中飘着,虽然身着厚厚的锦袍,仍旧显得身形曼妙,宛若仙子。博浪知道她就站在他身后,从地上的影子可以看出她动人的身材,他紧握住手中斧头,不敢回头。
寒霜叹息道:“明天我就要走了。”博浪斧头停下了,道:“我猜到了。”他们本不是一类人。“但我舍不得一个人。”博浪举起的斧头又放了下来,问道:“谁?”寒霜柔声道:“那就是你,傻瓜。”她蹲了下来,双臂环绕抱住博浪的腰,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博浪感受到她温暖的长发拂在自己颈项间,痒痒的,他心中柔情牵动。
转过了头,正看到寒霜那美丽的眼睛中海样的深情。他道:“你……”寒霜不让他说,她凑过那红樱桃般的小嘴,深深印在他的唇上。博浪笨拙地回应着。寒霜的舌头灵活地叩开他的牙关,伸了进去,与他的舌头相互纠缠的一起。博浪如痴如醉,亲吻的滋味居然如此美妙。
两人相互扶持着站了起来,拥抱着久久亲吻。终于分开。寒霜目迷如丝,两靥艳红,整个人散发着一种成熟的令人怦然心动的魅力。她牵着傻愣愣的博浪走进小屋内。她关上房门,让博浪坐在床上。然后博浪就看到让他血脉贲张的一幕。
寒霜开始动手解衣服。她现在穿着她本来的衣服,一身洁白的锦袍。解开锦袍,里面是雪白的衣裤,上衣很块脱下,只剩下一条粉红的抹胸,将丰满的乳峰高高拱起。终于她慢慢地,慢慢地解开抹胸,让雪白坚挺的双峰完全呈现,寒冷的空气里乳头颤栗起来,挺拔诱人。那白嫩的肌肤,樱桃似的乳头,如此迷人。博浪一阵晕眩。
寒霜嘴角噙着淫淫的笑容,又将长裤脱了下来。在褪去下衣,下身只剩下一个小小的亵裤。肉光致致的大腿,紧凑光滑的小腹,充满诱惑力的粉脐,那隆得象小包子似的下身。博浪再也无法承受如此凶猛的欲火,他的鼻血缓缓流了下来。
寒霜摇曳多姿、步步生莲地走了过来,用那条解下的粉红抹胸轻轻为博浪擦拭鼻血,伸出舌头在他脸上甜着。博浪抱着那蕴满无限奥秘、无穷欲火的娇躯,也胡乱在寒霜脸上亲吻舔舐着。
寒霜的手灵巧地脱去他的外袍,上衣,露出赤裸的上身。博浪的肌肉不算很多,但每条都仿佛蕴涵着无穷的爆发力和坚韧的意志。寒霜纤纤十指爱怜地在他身上抚摸着,抚摸着他的胸肌,腹肌,渐渐伸到小腹下,隔着裤子按在小博浪头上。博浪呻吟了一声。
寒霜坐在床上,让博浪站起来,她把脸靠在博浪胸腹间用力摩娑着,双手抽去了博浪的腰带,一松手裤子滑落地上。博浪已将内裤支成一个非常雄伟的帐篷。寒霜握住支撑帐篷的柱子,温柔地揉搓着,让帐篷撑得更高。博浪任她摆弄,舒服得轻轻叹息。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