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女斗夫

烈女斗夫
呜……她好想死哦!
衣衫不整地被男人抱进客栈
两人还“同房”了一整夜
这下城里的人会怎么想?
只怪她因为想气他而跟别的男人“相亲”
结果却被下了药,眼看就要失身
还好他“英雄式”地出场,拯救了她──
虽然他有很“好心”地帮她“纾解”
但“惊天动地”的过程实在令人害羞……
算了,反正她都白白被他“上”了六年
多这一夜也没什么差别
惨就惨在经过这“惨烈”的一夜
他们俩的“地下奸情”也跟著曝了光…
向小名高傲地扬着小脸,眉宇间透过一股英气,一身红色劲装将她衬得英姿焕发,一头长发束起,仅以雕着图纹的银环扣住,一身俊俏的模样儿活像个男儿郎。
而她也确实不输给男人。
不论学识或武艺,她没有一样输人,甚至连俊俏潇洒的模样都迷走了景阳城里众多姑娘的心儿,直叹她为何不是男人。
而此刻,她正坐在一匹高大俊美的赤马身上,背上背着箭袋,上头放了好几只以白色羽翎为装饰的箭矢,手上的银弓在阳光下闪着冷冷银光。
今天是景阳城一年一度的射箭大赛,为了这一天,景阳城的众多男儿皆摩拳擦掌地准备着,甚至还有人远从外地来参加。
而得胜者除了能得到赏银一万两外,还能得到声名,这种一举两得的事,当然引起众人的兴趣。
所以这个射箭大赛的传统早已流传好几年了,每一年举办时,景阳城都热闹滚滚。
向小名是众多男人里唯一的女人,她从十四岁那年就开始参加这个比赛,精湛的箭术让人不敢小觑。
而现在,冠军之位就在眼前了!
扬翘起嘴角,向小名疼爱地抚着爱马火红的鬃毛,在它耳边轻声说道:「火焰,换咱们表现了。」
火焰像是听懂了,高傲地狂嘶一声,踏步往前驰骋。
向小名轻笑一声,无惧地站起身站在马背上,迅速抽出背后羽翎箭,一拉弓——
咻咻数声,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每一箭皆射中千里外放置好的圆牌中心点,当射中最后一个圆牌时,向小名足尖轻点,让自己飞在半空中。
黑眸一眯,迅速抽出箭,拉满弓,在风拂动吹落树叶时,瞄准那一瞬,迅速射出——
羽翎箭快速地射穿几片叶子,分毫不差。
「天呀……」
「太棒了!」
看到这精湛的箭术,一旁观看的人忍不住赞叹,大声鼓掌,迷她的姑娘也大声尖叫着,场面一时热闹至极。
在鼓掌声中,向小名如羽絮般落下身子,坐到火焰身上,高傲地拾起脸,得意地笑了。
她有自信,今年的冠军是她!
就在此时,一抹玄黑身影跃出,拉满弓,一次射出数只箭。
飞箭一出,瞬间向各个圆牌射出,穿过羽翎箭中间,将之一分为二,仍然正中红心。
再一瞬,黑影将弓放到身后,踩着弓步往天空射出数箭,咻咻数声,数只鸟儿从空中掉落,却分毫未伤。
「好!太好了!」
看到这一幕,坐着的众人忍不住起身鼓掌,顿时掌声如雷,比向小名方才还轰动热闹。
看到这一幕,向小名脸色全变了。
又是他——端木宸!
对众人的掌声微笑以对,端木宸抬起俊美的脸庞,俊朗洒脱的风采引人注目,一身的玄黑将硕长的身影衬出,俊逸的模样折服众人的心。
在向小名的瞪视下,好看的薄唇扬得更高了。
「大会宣布,今年的冠军仍然是端木宸,六连霸!」
一听到裁判的话,向小名的脸更黑了。
没错,六连霸,从她十四岁参加至今,没有一次赢得冠军,原因全在端木宸身上。
他一出现,就抢了她所有风采,原以为这次稳赢了,她可以杀杀他的锐气,没想到……
该死的又输了!
「向姑娘,承让了。」端木宸潇洒地做个揖,胜不骄的风度更引得旁人的赞赏。
「哪、里!」向小名咬牙吐出这两个字,明明心里气得快吐血,还是硬挤出一抹笑。
可看到眼前那张得意的俊庞,她忍不住紧握着手里的银弓,努力告诉自己忍着,千万不要朝他射箭,不然她就失了风度了。
对!要忍、要忍!
「向姑娘,你的脸色好难看,发生什么事了?」可端木宸却不放过她,反而装出一脸担忧,明知故问。
见他摆明就是故意的,脸上的表情恁般刺眼,激得向小名脑里的理智啪地一声断掉,再也忍不住了!
拉起弓,她迅速射箭。「端木宸,你去死啦——」
烈女斗夫1
不想沉沦
却莫名地深陷
离不开你火热的怀抱……
他娘的竟然没射死那个王八!
向小名极粗鲁地在心里咒骂,帮火焰准备好水和食物后,重步走出马厩,边走心里边咒骂,全身都散发着闲人勿近的怒火。
说到她和端木宸结下的梁子,八百年也说不完!
想她震天镖局的大小姐,武艺惊人,剽悍的气势也惊人,从小就是个小霸王,无人敢惹她。
偏偏,端木宸就是个例外。
那个死王八正巧是扬远镖局的少主,去他的扬远镖局!那是她家震天镖局的死对头!
想当年,整个景阳城只有她家的震天镖局,在她阿爹的经营下,声誉良好,在江湖上也小有名气,每天生意都接不完,一堆人来托镖。
她阿爹多高兴呀!还在景阳城落地生根,娶了娘亲,而且娘亲还帮阿爹生了她和三个妹妹。
可惜娘亲因为难产而过世,幸好她们还有梅姨——娘亲的双胞胎妹妹——一生未嫁,把她们当亲生女儿一样疼爱着。
她们四姊妹的名字合着念,正好是——名、扬、四、海!
这是阿爹的期望,希望震天镖局能名扬四海;而就在阿爹的期望快达成时,没事来个扬远镖局开在她家对面。
他奶奶的王八蛋!摆明抢生意嘛!
当时他们一家六口站在门口看着扬远镖局的门匾皱眉,而向小名就是在那时认识端木宸的。
一个清秀斯文,看来就经不起打的软柿子。
她嗤哼,她不屑,和阿爹一样,完全不把扬远镖局当一回事,两父女当作笑话似的哈哈笑着走回家门。
没想到这就是错误的开始——向小名不甘愿地承认。
让她们父女看不起的扬远镖局还真的做起来了,甚至抢了她家不少生意,短短几个月,声势就直逼阿爹经营数年的成果。
阿爹气到快吐血,而她则直呼不可能。
那个没用的软柿子竟然赢了她,拿下射箭大赛的冠军,这怎么可能呢?
他明明看起来就弱不禁风呀!明明就长得她一拳就能打倒他的柔弱模样,她怎么可能输给他呢?!
她不信邪,可事实就在眼前。好,算了,当作那是失误,不用去在意。
没想到……他奶奶的!她会不会失误太多次了?
连续六年的射箭冠军都被抢走,就连护镖送镖的速度她也输他,她不服气,还跟他比武……也输!
整整六年,她没有一样赢他,想到就气人!
想她向小名在景阳城风光了十四年,没事干嘛跑出个端木宸来抢她风头呀?真是!
「王、八、蛋!」紧捏着拳,向小名气到好想杀人,偏偏刚才在会场的那一箭没射中他,让他闪了开去。
可惜!「啊……」太可惜了啦!
向小名气得大叫,脚一抬,就要用力踩烂花圃里的兰花……
「阿姊!不要啊……」一名穿着鹅黄衣裳的姑娘迅速抱住她的腿,抬起小脸央求地看着她。「拜托!你要踩的话请去踩三姊的药草,不要踩我的花啦!」
向小海泫然欲泣,好不可怜地瞅着向小名。
那张清秀小脸,竟然长得跟向小名一模一样。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