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九凤天

(一)
西岳华山脚下的华阴县城。
三个少年正围坐在路边小摊,吃着羊肉泡馍。
「慕容师弟,今天让你这么破费,真不好意思。」年纪稍长的少年对其中一个十八九岁的英俊少年说。
「大师兄,快别这么说。我们师兄弟亲如手足,还分什么呀!」那英俊少年笑着说道,他的笑容足以迷倒整条街的姑娘外加几个男人。
而另一个瘦小的少年却担忧的说「可是,如果师父师娘知道我们今天下午下山去青楼寻欢作乐,他们一定会罚我们面壁思过的!」「胆小鬼!我们不说,他们怎么会知道。当初慕容师弟要请我们风流快活时,你不是很积极吗,现在怎么害怕啦?」大师兄不悦道。
慕容师弟赶紧笑着打圆场「钰师弟,你怕什么?你从小就是师父师娘带大的,他们将你看成他们的儿子。就算他们知道了,又怎么会责罚你呢。」这些话让瘦小少年少许放了心。
他叫阿钰,是个孤儿,十六年前是华山掌门周言公夫妇在荒郊野外抱回的弃婴。名字是根据他随身带着的一块玉佩,上面刻了一个『钰』字起的。
而那英俊少年叫慕容德,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慕容山庄的大公子。今年十八岁,两年前拜周言公为师。大师兄叫沈成翔,今年二十三岁是华山众师兄弟中岁数最大的一个。
沈成翔盯着阿钰看了一会,不解地说道「别看钰师弟相貌不扬,身材又瘦小。没想到却很受窑姐们的欢迎。」慕容德也调笑道「那一定是钰师弟底下活儿有过人之处呀,哈哈。」阿钰羞得脸色发红说道「其实第一次我很快就交差了,在领悟到窍门后我终于越战越勇。那些窑姐也就喜欢和我在一起了。」「什么窍门?」其他两人竖起耳朵,期待阿钰的解释。
「我也说不清楚。简单的说就是能控制自己的身体吧。」阿钰的解释显然他们不能让满意。
阿钰说的确实是实话,他十岁那年无意中在华山一个秘密山洞中发现几副奇怪的壁画。壁画上画的近似武术中最简单的一招『黑虎掏心』分解图,只是在每幅图的人体上用红线标出了运气方法。而在旁边的一段文字说明这些图是很久以前的一位绝世武痴费尽一生心血所创的一招『气冲斗牛』。这招看似简单的『气冲斗牛』却能够控制自己的身体,在瞬时间爆发出最大潜能,做到无招胜有招。
阿钰是习武之人,当然如获至宝,勤加练习。可是几年下来,武功丝毫没有长进,反而因为『气冲斗牛』与华山派的武功有相悖的地方,致使阿钰成为了师兄弟中武功最差劲的一个,平日里没少受别人的冷眼和师傅的训斥。(阿钰不知道,武痴创立这招『气冲斗牛』时,已经有百年功力。只有拥有相当的功力才能体验这招神功的奥妙。)当阿钰后悔时,却无意中发现用这招的心法可以控制自己的肉棒,摧城拔寨,逞威青楼。这样多少也让他有点安慰。
「钰师弟又在吹牛了!看来你还能御气飞剑呢,哈哈。」沈成翔大笑道。
正在此时,忽然有人对他们说话。「公子,可要相面吗?」三人抬头一看,一老者悄无声息地站在他们身旁。只见那老者衣服肮脏破烂,头发如稻草一般蓬松凌乱,面容憔悴,只是眼睛中透出智慧的光芒。
沈成翔大声呵斥道「走开,小爷我们可不是被你骗钱的主。」慕容德却觉得这个老者非是常人,就笑着对老者说道「前辈,可有什么指点晚辈的?」「我只给这个有缘人相面。」老者指着阿钰说道。
「我?」阿钰惊诧道。
「对。让我看看你的面相。」老者仔细打量了一会阿钰说道「我送你两句话。世间本无禁忌,真情定能换真心。」这两句话,使得阿钰三人满头雾水。
此时,远处跑来几个孩童欢叫道「秦疯子,我们找到你了。」这个叫秦疯子的老者,象孩子一般耍赖道「这次不算,我还没藏好了。」说着蹦蹦跳跳跑开了。
阿钰呆呆地看着秦疯子远去。
沈成翔大笑道「这疯子几句疯语和钰师弟的话真是异曲同工呀,你们果然是有缘人,哈哈。」阿钰自嘲地笑了笑。忽然他看见在秦疯子消逝的地方,出现了一队人马向自己这里奔驰而来。
「师兄,你看他们是那么人呀?」阿钰指着那队人马问道。
慕容德和沈成翔两人顺着阿钰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有二十来匹强壮的大宛良驹载着一队身穿黑色铁甲的彪形大汉,每人都背着一把寒森森的斩马刀。
而在这队威风凌凌的大汉后面,一对男女格外引人注目。男的一身黄色长袍,坐下一匹血汗宝马。他虽然已经是个中年人,但英武而俊朗。举手投足间的那股霸气,让胆小的人不敢正视他。
而他身边的女人更能聚焦众人的眼神。雪白的宝马,雪白的衣裳,而人更是雪白无暇。这头饰宝器,衣缀明珠的女子大概三十岁左右,正是女人风情最盛之时。曼妙的身体焕发出一股妩媚诱人的成熟风韵。秀美绝伦的脸庞堪称完美。她就象一个乘风下凡的仙子,在天地间飞舞,更是飞进了阿钰的心里。
「他们是谁?」阿钰问道。
沈成翔大笑道「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哈哈,他们就是名誉天下的慕容山庄的庄主慕容白以及他夫人南宫湘云。」阿钰惊讶的看了一眼慕容德,问道「他们难道就是慕容师兄的双亲?」慕容德骄傲的点点。
沈成翔说道「你看慕容山庄多威武呀!让武林中宵小之辈闻风丧胆的黑甲铁骑,足以抵挡千军万马。」此时慕容德已经飘身站在路中央,深施一礼说道「孩儿恭迎父亲,母亲。
」他声音虽然不大,却能让站得很远的人听得一清二楚。说明他的内力已经相当了得。阿钰一直就不明白,慕容德有这样的身手为什么还要拜在华山门下。
慕容白夫妇以及他们侍从黑甲铁骑,勒住缰绳让马停下来。就在此时他们当中却有一匹马象是受了惊,向阿钰身边的一个孩童疾冲过来。
霎时间,那孩童只是颤栗着不知道如何躲闪。
阿钰根本没有思索的时间,他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抱起这孩童。此时铁骑已经离他咫尺之遥,他下意识将孩童抛向沈成翔,自己抱头弯腰等待铁蹄的踩踏。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个快如闪电的紫影,掠过铁骑夹起阿钰,一招蜻蜓点水,带阿钰飞离了危险。
阿钰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兰花般体香,让他心旷神怡。
女人?这个词,第一时间浮现在他脑海中。
刹那间,一切都结束了。惊魂未定的阿钰被放下后,才有机会打量恩人的模样。
这名身材高佻的紫衣女好似天上下凡仙女,脸若丹霞,肩若刀削,腰若约束,增一分则太肥,减一分则太瘦。只是这样一名足以让所有男人魂牵梦绕的绝色美人,眉宇间却多带有一股不怒而自威的英气,让人很难联想到人世间的七情六欲。
只见她放定阿钰,高贵地朝他一点头,然后径直走向慕容白的马前。一抱腕说道「慕容庄主,好久不见了。近来可好?」慕容白夫妇连忙下马还礼说道「感谢谷盟主关心!适才如果不是谷盟主出手相助,我手下必定误伤这位少侠。到那时,我将无颜面对武林同道。」『谷盟主』摇摇手说道「慕容庄主言重了,刚才对我来说不过举手之劳。
倒是这位少侠舍己救人的精神,值得我钦佩。」说着她对阿钰微微一笑。
这一笑好似春风溶化了阿钰的整个心,他呆呆注视着这个『谷盟主』。
『谷盟主』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眼神。在她心里阿钰也是一个俗人,因此她不会在意阿钰。
这时南宫湘云笑着说道「谷盟主说得是。这位少侠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品质,是值得钦佩。少侠你叫什么名字?」阿钰还没有缓过神来。
这时慕容德上前施礼朗声说道「禀告母亲,他是孩儿的师弟,叫阿钰。」南宫湘云看见儿子的时候,眼睛中闪烁出异样的光芒。「哦,阿钰少侠真是人中之龙呀。」虽然她的话是对阿钰说的,但她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慕容德的脸。
慕容白一声轻咳,说道「既然如此,夫人我们该赏赐什么东西给这个年轻人呀?」南宫湘云这才发现自己的失态,连忙说道「对,对。阿钰少侠这是唐门防身宝物——袖中箭。」说着她从手腕上取下设计非常精巧的『袖中箭』继续说道「它可以发射三枝箭,一般武林高手很难逃避。」这『袖中箭』本是她防身之物,现在爱屋及乌赏赐给了阿钰。
沈成翔咽着口水提醒阿钰「你发什么愣呀,还不快谢谢伯母。」这时阿钰才如梦初醒,接过『袖中箭』说道「谢谢伯母。」『谷盟主』这时向大家说道「不好意思,我有点事情要处理,就先行告退了。」慕容白笑道「谷盟主公事繁忙,希望以后空暇时到我们慕容山庄做客。」「一定拜访,告辞了。」说着『谷盟主』转头离去。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