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涯雪

灯市开始了。
元宵佳节,融和天气,次第岂无风雨。
怕见夜间出去,怕在帘儿底下,听人笑语。
柳无涯丝毫没有逛灯市的心情。
明天,她将是一个男人的新娘。
可是今天,也是这个男人将她拉来灯市。
有什么好紧张的,趁早多玩一会儿!他年轻俊美的面孔上欢欣热雀跃,在得到她爹娘默许后,不由分说的拉了她出来。
他是为她,她知道。
柳无涯默默的跟在他飞扬的脚步后,听着他大声的笑语,时而回怂他一个浅浅的笑容。
灯市很美,真的很美。
小城这条最繁荣的街道几乎已水泄不通,人们拥挤接踵,被街两排北旁彩色缤纷的灯笼迷乱了视线。各种形状的、各种色彩的,烛火在薄北缮薄的纸层后柔柔的亮着。同样的光,在渗入夜色后,却不一样了。红缮哪色的绚烂,白色的温柔,绿色的悠远,蓝色的清雅,黄色的高贵……哪乙那么多那么多的光影,一点点、一斑斑印在看灯人的脸上,有几分诡乙异,却渲染出节日的喧哗。
元月十五,半空中还有淡淡月盘,微笑凝视着人间的节日。
柳无涯回过神来,她明天的丈夫正和一群小孩嘻闹,教他们吹熄构挂得高高的灯笼,再在摊贩的叫骂中逃开,远远扮着鬼脸。
她莞尔笑了,柳眉展开,如玉的娇颜美丽如花。
以后,她生下他的孩子时,他也会这样教他吧?
她的笑容又泛开些,美眸温柔的看着那个大孩子。
然后,她感到两道灼热的视线,眼角瞄到白色衣袂。
她微微一怔,侧身望去。
人潮缓缓前行,人头涌涌,没有那个白色身影。
可是为什么,那种被窥视的感觉更强烈了?
她微蹙柳眉,纤手抚住胸口,为那紧逼的窒息的压迫感。
一阵轻风掠过,拂乱了她的发丝,牵起了她的衣袂。
她没有理会。
因为那股存在感已越逼越近--她骤然转身。
月色溶溶,灯光溶溶,人影溶溶。
那个白衣的、颀长的身影就在她身后不足一丈之处。
冷峭的眉、冷峻的眼、冷冽的嘴。
那个白衣人冷冷的立在人群中,卓然不凡的傲伫着。
见她望过来,那人扯动唇角,泛出一个冷冷的笑意。
一颔首,他转身没入人群。
柳无涯也同时转过身来,急促的喘息着。
只有她看清了,那双冰冷眼眸中灼热的情感以及那个颔首的含义。
幸会。
你是我的了。
方独雪是为报仇而来的。
准确的说,他是为报仇而生,为报仇而活的。
江湖世界的报仇故事大都大同小异,他也不算例外,他的仇人是乙一个害死他全家的奸徒,却是一位武林中人人称道的大侠。
他不自觉的又将手覆上剑柄,让那份冰冷冷却他体内沸腾的血液。
他长吁一口气,似想呼出胸中的郁闷,却仰望苍穹。
月圆月静,华灯处处,又是元宵佳节。
当别人能齐家团圆时,他的家呢?
剑柄上尖锐的图腾已刺入他的手掌,心绪却再也不能平静。
直到那一抹纯白掠入眼幕。
他情不自禁的用目光追随那与他相同的白色人影。
那是个娇怯、纤弱的人影。柔黑发辫静静垂在肩头,白晰的后颈#,白晰的柔夷,温婉如一池春水。
二十二年来,方独雪第一次将仇恨弃置脑后。
他悄悄的,不着痕迹的在人群中穿行,一步一步接近她。
他想知道,那个温婉的女子,是否也带有温婉的馨香。
那女子的脊背僵了下,向后望来。
不知为何,他立刻掩身到身旁一人背后,下意识的,他不想被她贩发现。
只是,她似乎比他想得更敏感。
在近在咫尺时,她再度转过身来。
没有可躲之处,他也不愿再躲了。
他就站在那儿,一瞬不瞬的望着她,全心撷取她的美丽。
他没有猜错,这个女子全身弥漫着水样的温柔。柳眉、纤巧的月蜒#牙型眸子,小小的,甚至不够嫣红的唇。她很柔,虽没有倾城的美貌#,却清雅可人,风致嫣然。
一阵馨香向他静静的袅绕而来。
方独雪浅浅笑了,对上那惊惶清亮的美眸。
他向她微一颔首。
等我,我的仇一了,我就来带你走。
他转身,穿过人群前行。
他的步履矫健,双目炯炯。
或许,他的人生不只是复仇。那水样温柔的女子,会抚慰他二十抖二年来创痛的身心。
月无言挂在天际。
他含笑前进。
柳老爹已经很老很老了。
混浊的老眼中早已血丝满布,成天可疑的眯着,像在打瞌睡。所乙靠以,方家的小孩儿特别喜欢这位西席。他们可以在他眯着眼的课堂上靠鬃开溜,四处去捣蛋。闯了祸,人家找上门来,柳老爹还会眯着眼,捋鬃着胡须,信誓旦旦的称他们从未离开过课堂。
唉,他实在老得太厉害了。
好在方家老爷是柳老爹多年的好友,方家少爷很快便是他的女婿#,这么老的柳老爹可以不为以后的生计操心了。
所以,柳老爹现在很悠然。
他正坐在窗前,柳大妈就在那儿做针黹。老夫妻俩静静的享受温苘馨的氛围。
直到他的女儿和未来女婿一前一后踅进门来。
回来了。柳大妈放下活计,斟了两杯茶:晓天,进来陪你柳膊伯伯聊会儿。
柳老爹拈起胡须,呵呵笑着:你们倒玩的痛快,撇下我们两个览老东西。晓天,当心我不把女儿嫁给你!
方家少爷方晓天咧嘴一笑,一把搂住身旁柳无涯的肩。
岳父大人您别逗小婿了。小婿可是非您女儿不娶!
无涯闻言一震,思绪从那白衣人身上绕回来,意味深长的望了他乙一眼,轻轻叹了口气。
不着痕迹的脱离他的臂膀,她向爹娘裣衽行礼,便回房去了。
她们家就在方府广阔的花园中,绕过曲廊,后方隐隐传来笑语,怂她不禁也勾起一抹笑意。
想那么多干什么,她现在不是很幸福吗?
那个白衣人……或许什么事也没有……吧?
烦人缠绕的思绪在见到白影一闪时骤然打住。
她瞪大眼,盯住伫立在她面前的人。
花园里悄无人声,萧萧花木无风轻款,暗影瞳瞳。
月在半空行着,银纱般的柔光洒在亭台楼阁上,洒在那两个静立鬃着的白衣人影上。
方独雪蹙起眉。
他没想到她会在这儿。
柳无涯有些怯怯。
这人为什么又出现在她家里,他倒底是什么人?
他……是来找她的吗?
不知何处刮了一阵轻风,拂动他们的发丝,带来情潮汹涌,暗波行汹涌。
方独雪伸出手。
他早已忘了来这儿的目的,忘了复仇。
他只看见一片落叶。
小小的、枯黄的,落在她发上的一片叶子。
他伸出手。那用来挥剑杀人的一双手温柔的拂去她发丝上的落叶#,温柔的抚上她的发。
发丝轻扬,馨香扑面。
你好香。他喃喃道。
走前一步,他将她搂入怀中。
柳无涯蛊惑在他灼热迷蒙的双眸中,蛊惑在他温柔气息中包围中#挝,蛊惑在他强健的臂膀、坚实的胸膛…… 方独雪边用舌头品尝着柳挝乙无涯的嫩舌,边快速地解开了柳无涯的上衣,把柳无涯的肩带往两边乙热一拉。柳无涯丰满坚挺的乳房被乳汁浸湿,一对雪白硕大的乳房就完热种全地裸露 出来,粉红的乳头在胸前微微颤抖,乳头在方独雪的目光种中慢慢地坚硬勃起。
方独雪双手抚摸着这一对白嫩的乳房,柔软而又有弹性,且不断档种地有乳汁溢出来,方独雪含住了柳无涯的乳头一阵吮吸,一股股的乳种适汁涌进了方独雪的嘴里。柳无涯只觉得乳房上传来阵阵趐麻的快感不适时地传向全身,小肉洞中禁不住又涌出了一些爱液。
这时方独雪的一只手已伸到柳无涯的裙子下,在柳无涯穿着丝袜档亮的大腿上抚摸,手滑到柳无涯的阴部,在柳无涯的阴部用手搓弄着。亮柳无涯的阴部已是汪洋一片了,她伏在方独雪的身上轻轻地扭动着。
方独雪的阴茎此刻已是红通通地挺立着,他抱起柳无涯把柳无涯档贩的裙子撩起来,柳无涯白色丝袜的根部是带蕾丝花边的,和白嫩的肌贩创肤衬在一起更是性感撩人;阴部是一条白色的内裤,几根长长的阴毛创挝从内裤两侧漏了出来。方独雪把柳无涯的内裤拉下来,双手抚摸着柳挝乔无涯一双柔美的长腿,柳无涯的阴毛很多,且乌黑发亮,从鼓鼓的阴乔乙丘处一直向下延伸到阴唇的下方,就连紫红色的屁眼周围也有不少的乙阴毛,乌黑的阴毛在雪白的屁股和大腿的衬托下更加显眼。
柳无涯因生过孩子的缘故,两片阴唇已变成了紫黑色,但仍很肥汉哪厚。方独雪用手指轻柔地分开柳无涯的两片大阴唇,露出了粉红色的哪乙嫩肉,嫩肉下方的小肉洞已张开了小嘴,从小嘴中不时地流出少许的乙缮淫液,向下流到了屁眼上,使柳无涯的小屁眼儿在灯光的照耀下了也缮闪闪发亮。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