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亵渎补完计划-第一章】

决战日之后,风月为了救罗格,独自来到了光明大神殿。
大神殿门口教皇的步履艰难而缓慢。看上去随时都可能倒在地上。然而天空中的天使们都向着教皇俯身行礼,以示敬意。教皇缓缓抬起头,仰望着湛蓝悠远的天空。在教皇那双昏黄的眼睛里。完全没有任何一个天使的投影,光明大神殿所处的秘境也无法在他眼中留下一点痕迹。在这双眼中有的,只是一大片忽明忽暗的绚彩光华。
奥古斯都立刻谦恭地半跪在教皇身后,低下了头。他曾经看到过教皇的双眼,直到那些绚烂无比的光华若是放慢千万倍的话,就是无数位面的生灭过程。
追随教皇月久,奥古斯都就越是感觉到完全看不透这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血天使完全想不明白,教皇何以能以一介凡俗人族之躯拥有如此茫不可测的威能。悄然间,血天使的几根头发忽然飘了起来,然后断成了数截。
呛!奥古斯都站了起来,如电般抽出腰间长剑,背后双翼瞬间已然尽展!他仰头望向天空,寻找着那可怕而未知的敌人。然而迎接他的是无数破碎的肢体和断裂的羽翼!那是天使的身躯和羽翼!就在奥古斯都抬头的这短短瞬间,护翼着光明大神殿的数十位低阶天使竟然都被人凌空斩杀!
在漫天血雨中,惟有教皇屹立,不动如山。那些当头洒下的血肉残翼,一旦进入他周围一个无形的区域,就会消失无踪。
教皇凝望着空中那徐徐下落、风仪无双的女子,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才缓缓地道:“你啊,实在不该丛国度中出来的的……”
她黑发已然凌乱,背后双翼的光辉也不复以往,甚至于那冰腻晶莹的颈中还有数道尚未平复的伤痕。死神镰刀那巨大刃锋上尚存数个缺口,而金色的血,正缓缓地顺着那握镰的纤纤五指滴下。
只有那双银色的瞳,依然宁定如昔。
风月淡淡地道:“我又如何能不来?”
摇了摇头,长叹一声,才缓缓地道:“你既然来了,那应该知道最终的结局。伟大的安德雷奥利已预知了你的到来,所以他没有回返天界,正在大神殿中等着见你一面。”
教皇只是望着风月微微一笑,就举步向大殿的最尽头行去。风月漂浮在教皇和奥古都斯身後,跟随他们向後面的大殿行去。
穿过一座又一座殿堂,每一座殿堂中都有一个雕像。静静地矗立着巨大雕像的神秘殿堂中,似乎隐藏着无穷无尽的奥秘。风月才发现了炼狱天使大殿中那极为隐晦的力量气息,这力量无形无迹,但似乎可直接影响灵魂。行走在大殿中,每当步声打破沉寂,都会激起一片凄厉的叫喊,在大殿中回荡不休。但她无暇去探究其中的秘密,因为对于现在的她而言最重要的就是恢复力量。
行程走了一大半时风月已经恢复了八成的力量,她此刻伤痕已完全消失,身上已换了一袭象牙白色长裙,无数六角雪花凝固成花边装饰着她幽雅的颈和纤美地手腕。淡银灰色和鹅黄色的花纹交缠着在裙身旋转出奥妙难明的图案,每一片纹路中,都似有光影在隐隐流动着。
当他们进入了最后一座殿堂时,大殿中央,正立着一个俊美无伦的男子,那双藏有千万亿星辰的眼睛正淡淡定定地望着他。他背后伸展出了六只若有若无的蓝色羽翼,羽翼每一下扇动,都会从中浮出无数时明时暗的星辰,在升腾的淡蓝色光雾中,缓缓上浮。那栗色的秀美短发也在这入梦如幻的星雾中不住飘扬。
“欢迎你奥黛雷赫,我是安德雷奥利,吾主乃伟大的主神迪斯马森。”他的声音清亮中透着柔润,听起来极为悦耳。
风月问道“毁灭之神?跟我们有何关系……我只想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安德雷奥利说“他在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不过如果不快点放他出来,我真不知道他能不能坚持下去。”
风月随手一抓,从虚空中抓出她那把死神镰刀,斜指安德雷奥利“杀了你就能救他出来不是麽?”突然闲整个大殿内回旋起一阵阵轻风,它们虽然微弱,但其中却蕴含着锐利的杀意,轻风拂过周围的石柱,都会留下淡淡的刮痕。
风月的小嘴一张,一声清越的啸声远远地传了开去!她羽翼怒张,周围的一切都立刻重了几倍!突然无数巨冰浮现于空中,仿佛置身于星群之中。巨大的死神镰刀诡异地出现,无声无息地朝着安德雷奥利所在的位置掠过。
而风月的身影,仍然孤傲地凝立在数十米外的空中,一刻,风月的身影突然破碎了,转眼之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安德雷奥利也跟着动了,全身上下都开始透出湛蓝色的光辉,他的身影忽然粉碎了,而后化成无数缕星雾,每一块星雾都化成了一团蓝色的星光,在空中四处乱飞忽隐忽现不停得发出无数道光芒。
而风月整个人就象同死神镰刀完全分开了一样,身影在也各个地方不断闪现,死神镰刀则如有灵性一样,砍向分布在空中各处缀满的美丽星辰,炸起一团团湛蓝的闪电。而在大殿内数十米方圆的空间都出现了奇异的变化,凡是经过这片区域的闪电,都发生了诡异的扭曲,而且每道闪电扭曲的幅度方向各不相同。
本已飘浮在空中的巨冰突然炸裂,形成无数的冰凌在空中来回穿越。在大殿中各色符号构成的星辰纷乱地飞个不休,时时会有一个星辰炸开,亮起一屋的绚彩。
在漫天璀璨中,惟有教皇屹立,不动如山,星辰一但落入他的周着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血天使奥古都斯就站在他的身边,保护者他。
教皇看了他一眼“你怕什么?我还需要你来保护么?”血天使奥古都斯脸色一暗,弯腰鞠了一躬,拔出腰间的长剑,转身停顿了一下,然后义无反顾的冲入了满天星辰之中。
本来胶擢的战局因为血天使的加入发生了微妙的改变,满天的蓝色星光逐渐压过了白色的光彩与闪电……突然间死神镰刀在空中划出了一条诡异的弧綫,呼啸诸直向教皇飞来。奥古都斯大惊失色赶忙飞回挥剑迎了上去,“当”一声剑刀相交发出清脆的响声,出乎血天使的意外,镰刀上的力道竟然比他还要少上些许,一下被他击飞了出去。
就在他长出一口气,刚刚松弛下来的时候,背后地双翼突然一紧,随后传来了一阵剧痛,他已然动弹不得。这才发现双翼已经落在了风月的手中,血天使大惊失色强忍剧痛,转手把长剑向身后刺去。风月手中一紧,一种巨大的疼痛传遍了奥古都斯的全身,他的力量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长剑不由自主地由手中脱落。
正当风月准备撕碎血天使的羽翼时,身边的教皇“嘿”的大喝一声。这一声传到风月的耳中好像一声炸雷。风月一声闷哼,一丝鲜血从嘴角流出,全身麻痹了停顿了一瞬间,就这一瞬间风月身后的空间轻微荡漾了一下,一只闪电式着蓝色光芒的手从虚空中伸了出来,无声无息的按在了她的后背。
“轰”的一声巨响,接着一阵强光,伴随着突如其来的风暴,在大殿中心炸开。风月如同风中的一片落叶在狂风中飘荡,接着那只闪动着湛蓝色光芒的手又从风月前方出现一下子按在了她的心口“哇”一口金色的血液喷洒出来,风月在空中被击得朝另一面飞了出去,直接撞断了边上的一根直径两米的石柱后嵌进神殿半空的墙壁中。随着风暴的平息,风月的身躯滑落到地面,在墙壁上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金色血痕。
教皇挺直腰身:“尊敬的存在啊,您就是杀了我们也无法找到他的,而他只会在无尽的痛苦中度过一生。更何况你现在已经经历过那么多的战斗,神力大损,还能战胜我们三人么?”
安德雷奥利接着微笑道“伟大的迪斯玛森其实很欣赏罗格,不到万不得已我们是不会伤害到你二人的。”
风月扶着墙艰难的直起身体,搽了搽嘴边的鲜血问道“既然如此又何必抓他?说罢让我如何,你们才肯把他放出来?”
“呵呵……不愧是奥黛雷赫,之所以把你请到这里也是某位主神的意思,在神与神的斗争中我们需要你们的力量。至于如何借用你的力量,我想你来的时候就已经看到外面的那些堕落天使像了,我们只需要您成为第十一座雕像而已。不过您放心,只要罗格能在既定的时间内找到替代者您就能得到解放。”
“哦?能告诉我是哪位主神的要求么?”
“嗯……这个恐怕只有等您再次苏醒过来才能告诉您,请您放心我们受迪斯玛森大人的命令,绝对不会作出对你们有伤害的举动,而且我们还会尽全力来帮助罗格来解救你”教皇笑道。
风月沉默半晌,乌黑的头发也随着身边气流的停止而缓缓落下,涣散的眼神昭示她刚刚所受到的严重伤害。风月缓缓的闭上双眼低声说“我可以说不么?……但是哪之前……先让我看看他”
教皇手站直身体随手一挥地面上慢慢升腾起淡淡的雾气,薄雾中一座大殿在黑暗中轮廓逐渐浮现。
大殿的中央,十余支魔法火炬围成一圈,照亮了中央的一座钢台,钢台上躺着一个赤身裸体的男子,在手足上被钉下六根附有强大魔力的钢钉紧紧地钉在了钢台上。钢台边还站着一个盛装的女子,原来正是安德罗妮的姐姐凯瑟琳,而那名男子也就是风月苦苦寻觅的罗格。
凯瑟琳双袖高高挽起,衣领微开露出了如雪的肌肤。“真是完美的艺术品啊!”只见她轻轻笑着,微伏在罗格的身上。一双晶莹的纤手不住抚摸得胖子的身体,双目中一阵迷离香唇离罗格越来越近。
吹气如兰地轻拂在罗格脸上,舌尖不停地舔磨他的颈项轻声地呻吟着。她的舌头轻轻地舔着罗格的耳背,喘息着在他的耳边说,“罗格啊,听我姐姐说你可不是什么好人,那么不如就投降我们归依至高神吧,如果你肯这么做的话,我就是你的人了……想想吧,整个大陆最强大帝国的大公夫人可以任你肆意玩弄,这是多少人可望而不可及的梦想啊”罗格张嘴“呸”一口吐到凯瑟琳的脸上眼里里都是不屑的眼神“给老子滚远点……骚货”。“咯咯”一笑她丝毫不以为意“好有个性哟,难怪我姐姐都对你另眼相看。”说罢起身拿块丝巾将脸搽净后又来到罗格身前。
“我到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像传说中说的那么强劲”凯瑟琳忽然掀起了华丽的长裙,那一片洁白闪出耀眼的光彩,原来她长裙下竟然是完全赤裸着的!如果说穿着盛装的凯瑟琳是是高不可攀、只能高山仰止的完美和高贵的标准话,那么现在脱掉衣物的她所显露出无限的娇人玉体却带给人一中妩媚诱人的风韵。白晰的肌肤还像18,9岁的小姑娘一样那么的娇嫩柔滑,赤裸着的身体苗条匀称,曲线凹凸有致;胸膛挺拔丰满,平坦的小腹下经过修剪的萋萋芳草掩映下神秘的幽谷中正渤渤的益出兰香雨露般的蜜汁,整个身体散发出一种煽情诱人的气息。
凯瑟琳一翻身骑在了罗格的身上,那两片已经湿潞潞的肉唇半合半张,轻轻的贴在他的脸上由缓至急的移动起来。“呵~啊~”凯瑟琳不住地呻吟着,用力的揉撮着自己的双乳使它们变成各种形状,好像这样可以使自己更加的快乐。瑟琳手上动作慢慢加快揉搓着坚挺的乳房,手指略略分开,让充血挺起的乳房穿过自己的指间,用食指和中指紧紧夹住乳尖肆意地摇动。顶端玫瑰色的乳尖随着她急促的呼吸上下抖动着,玲珑樱桃般的小巧乳头在双手的挤压按磨下不断的产出一股股热流合到奔腾的血液中,乳尖已被玩弄得翘立膨胀,如同两颗樱红的小樱桃。
而凯瑟琳下身的那粒敏感的珍珠在与罗格鼻尖的不断碰触与磨擦中,越来越肿胀起来,臀腿之间已是一片湿黏泥泞,蜜穴中的爱液越来越多,一滴滴顺着粉红媚肉的边缘滴到他的脸上。黏黏湿湿的萋萋芳草在他的口鼻间不断碰触着。湿泞的嫩穴上方肿胀的肉芽若即若离地触在他鼻头上,不住轻刮轻措着,浑白的爱液更加汹涌无匹。凯瑟琳的呼吸在放纵中越来越沉重,越来越急促,呻吟声也越来越大“啊……呜……好爽……啊……”
罗格无奈的转过脸去,不准备再去理会这个疯狂的女人。凯瑟琳看到罗格这个样子不由得“咯咯”一笑,双膝一伸紧紧的夹住罗格的头,让他只能望着自己,然后向下伸出纤纤细指轻轻扒开自己那两片已经沾满花露的花瓣,露出里边粉嘟嘟的嫩肉和已经绽开的花芯紧紧地贴在他的嘴上。
“啊……呜……啊……”凯瑟琳只感到浑身酥麻,双腿夹紧他的头,轻轻呻吟起。她一只手用力揉捏自己的双乳,在身上上下乱抓乱揉;另一只手在绽开的花蕊上摩捏,然后她伸出中指由缓至急的摩擦着自己那敏感的肉芽。那湿淋淋的花蕊宛如一张小嘴在一张一合之间来,不停的向外喷洒着香甜的花蜜。蜜穴里越来越多的黏稠的爱液流出来,流在罗格的脸上,眼上,鼻口之上。
望着罗格满脸的爱液,凯瑟琳淫荡地问道:“哦……你看我这里好看不好看嘛?比我姐姐怎么样呢?真不知道安德罗妮有什么好的,一个同性恋还能让你为她哪么疯狂,追杀的人家差点没累死。”
罗格心中不由一痛双眼忽张,一张口,迅速闪电般咬住了凯瑟琳敏感的肉核。“啊……”凯瑟琳发出一声痛呼,然而就算是痛楚的呻吟,声音中也带着隐隐的勾人犯罪的诱惑。双目中一阵迷离,似乎极是享受,虽说最柔软的部位被紧紧咬主,可是凯瑟琳那粉嫩红润的肉核竟然竟然毫无损伤!
罗格额头青筋浮现,几乎用上了全身的力气,死命咬下!“……啊……好厉害”随着那宛如被抛入空中般高亢的一声尖叫,凯瑟琳全身一颤,小腹一收,阴壁一紧,一股涌泉般的蜜液从花瓣深处喷射而出居然喷了罗格一脸一头。
一种舒解后的快感让凯瑟琳娇喘吁吁,稍稍休息了一下。凯瑟琳直起身“咯咯”地笑了起来,双手在他的胸口抚摸起来,她双手捏住罗格的胸口的两粒乳头推拉又用力左右拧了起来,几乎要将其揪了下来,罗格拼命挣扎,无奈全身被缚,只能紧咬牙关怒目而视。凯瑟琳“吃吃”地笑着把嘴凑过去,轻吻着他的胸膛,舌头渐渐下移卷着舔他的肚脐眼。她的右手在罗格肌肤上缓缓游下,渐行渐下,最后握住了罗格向来引以为傲的凶器。挑逗地突然紧握住它,然后很快放开。她让手指自下而上抚弄着他,指尖拂过它的顶端,然后回到根部,如此周而复始。那纤长的五指灵动之极的动作下,本能已经使它昂然挺立。凯瑟琳低声喃喃细语:“姐姐……看到没有,你的男人现在也对我动情了……既然你的孩子救不成了,那么就让我带替你生一个吧。”
罗格痛苦的闭上双眼,在手足上被钉下六根附有强大魔力的钢钉后。他已经完全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无论是动情、痛苦还是修复肌体,都只是他的身体的本能反应。
“咯咯……硬起来了哦,小罗格”望着罗格的巨物,凯瑟琳笑了起来,然后把他握得更紧,开始上下套弄。要说罗格当初改造自己时也没少在这上面下功夫,幽黑的表面闪闪发光,粗壮的犹如孩童的手臂。“呜……你有好几天没澡了吧?这里有一小块污垢呢!”说罢轻伸小巧的舌尖在那怒涨的龟头肉缝之间轻轻一添,鲜红的龟头一下又肿涨起来露出光亮的黑紫色。“哇~变的更大了~看来你的女人真是幸福啊”凯瑟琳妖艳的笑道。
凯瑟琳伸出一只手指,用修剪整齐的指甲盖在巨物的顶端刷刷的刮嫩着,每刮一下,罗格的身驱就不由的颤抖一下。另外一只手也从根部抓住了阳具,随着脉搏的跳动感受着手中凶器也在一跳一跳。“啊……硬是够硬……就是不知道你这个小胖子能支持久啊……嗯?”说着抓住根部的那只手在下方辗转反侧轻佛过阴囊,带来一阵颤抖,硬棒又粗大了一圈。
“哟~这么快就流水了呢,是不是想要我了?”纤纤细指开始抓紧阳具快速的下上移动,紫黑的龟头上自动分泌出一滴滴透明的液体来保护自己。呵呵笑着,凯瑟琳拿手指弹了弹,屹立的凶器大幅的前后摆动了几下,显露出无限的生命力。表面上血管渐渐凸起,血液的来回流动如同无数小虫在里面游动。
凯瑟琳的手指向尿道口慢慢移动过去,先拿指面温柔抹去上面的沫液,猛然尖锐的指甲一下顺着缝隙插了进去“啊
~”剧烈的疼痛让罗格大声叫喊起来,可是他一动也不敢动,生怕会带来更大的痛苦。液体不断的涌出,想要保护那硕大的龟头,可是尖利的指甲在里边轻轻的前后挠了起来,罗格反射般的前后摇动腰身妄图减少一些痛苦。“喔……”罗格不由的伸吟了一声,酸楚、冰凉、抽搐以及混杂着窒息感的阵痛占据了罗格的整个身心。“总有一天我会杀了这个婊子!!”这个念头疯狂地冲击着他的理智。
凯瑟琳轻蔑的笑道“我还以为你多坚强呢,这么点痛就受不了了……”尿道里的指甲又猛的往里一插“噢
”罗格腰向下猛的一缩,全身不停的打着摆子,眼泪汗水一起流了出来!指甲盖在里面挠着“啊~啊~”罗格两眼一翻差点晕了过去。
在罗格快要晕过去时,凯瑟琳缓缓把手指从龟头内拔出。拿出一条丝巾姿态幽雅的温柔地擦拭了硕大的龟头上面跟随手指涌出的血液,宛如一位高雅的贵妇在擦拭自己孩子脸上的污垢,而后伸出小巧娇嫩的舌头在龟头上添食起来。接着她又张开樱桃小嘴一口含住了硕大的龟头,慢慢向下直到把整个肉棒全部吞入口中。小巧的舌头在龟头上不住的打着圈,头开始上下摆动,把唾液涂满了凶器的全身。前后巨大的反差让罗格神情恍惚,那窄小的喉管好像处女的阴道一样狭小紧凑,紧紧的抓住他那的敏感的头部,一种热流从下至上传遍了他的全身。
凯瑟琳轻轻哼着小曲,伸出小舌在龟头上舔着,就在罗格将要射的时刻她的嘴离开了巨大的肉棒,抓住跟部的纤纤细手紧紧握住“真是没用啊……这么一下就要射了,难为人家为了你费了这么多心思,才从教皇那里把你抢过来!!”
说罢尖利的指甲又一次插入了那痛至极点的缝隙。痛苦和快乐就这样一直围绕着苦闷的尿道口旋转着,罗格已经被折磨的连呻吟的力气都没了。
突然凯瑟琳抓住罗格下体的小手猛的向下一撸,巨物顶端周着的包皮瞬间滑脱到了一半,露出里面鲜红的血管和大量白色液体。“呜~~~”罗格一声闷哼,牙关紧咬,疼痛的跟本连呻吟的力气都没有了。
凯瑟琳爬在罗格身下伸出舌头添了添血肉模糊的肉棒,心满意足的呻吟了一声“呜……真是美妙的味道啊……可惜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才能带给我这么大的快乐”说罢又向下一撸将包皮整个的撸到底部,然后又拿出了她那把魔法钢刀,沿着肉棒周围转了一圈将包皮整个取了下来。一滴滴的汗珠不住从罗格额头渗出,而且他的眼角也在控制不住地抽搐着,他很想就这样晕死过去,可是锁主他的魔法阵却在不停的刺激着他的精神,让他一直神智清醒的接受着凯瑟琳的酷刑折磨。
“呜~~~还不错,坚持了这么长时间,就是不知道,做起来时能不能也坚持这么长时间呢!”想到这里凯瑟琳如同少女一般的蹦蹦跳跳来到钢台旁边拿水勺在边上的水筒里捞了几勺不知名的液体洒在罗格的身上。哗!带着浓重神圣与生命气息的乳白色液体浇在了罗格身上。这些液体有着近乎神奇的魔法力量,它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被罗格的伤口吸收,然后快速地修复着他的身躯。
罗格意识朦胧中感到下体被一团软物包裹起来,轻轻揉撮十分舒服。耳边听到了一阵阵少女的喘息之声,感觉像是回到了神逾森林在与阿佳尼一起喜戏。“梦~~~这一定是梦”突然股间的压迫感明显增大。罗格双目睁开“啊~~你?!凯瑟琳!!”意识快速回归,明白自身处境后,罗格长叹了一口气。
凯瑟琳正骑在他的身上不断前后摇摆着腰身“嗯~~~哦~~~啊~~~你~~~醒了~~~啊啊”
“啊~~啊~~好快乐~~好强壮啊!”罗格的凶器已完全被凯瑟琳的蜜穴吞没,上上下下之间交合之处飞溅出白色的爱液。她异常的娇小、紧窄的小道被罗格的巨物撑的大开,将其紧紧密密地箍得结结实实。随着摆动的身驱,一阵阵充实的感觉传到自己的身下。
感受到身下的巨棒越来越热,越来越大。凯瑟琳不禁疯狂起来,她前后摇摆一头金发随着身体的摇晃在空中不断的起舞。
凯瑟琳紧闭双眼咬紧牙关,双手按在罗格的胸膛用力回旋着苗条的细腰,感受到那巨物在自己最最深处辗转反侧碾压,只感觉到他那巨大粗硬的肉棒深深地冲进自已体内的极深处。硕大无朋、火热滚烫的龟头在她那早已敏感万分的花芯上辗转反侧的碾磨。
凯瑟琳轻抬腰身,使蜜穴离开龟头一点然后猛的向下一坐连根吞入“啊~~~好爽”如同爆炸般的快感涌上凯瑟琳的心头。罗格的肉棒也在不断的受到小穴的进攻中更加粗大。在凯瑟琳疯狂的上下起伏中巨棒凶猛地在窄小的阴道中进出,强烈摩擦着阴道内壁的嫩肉,把她火热的阴道内壁刺激得一阵阵律动,敏感万分的膣内黏膜也不堪刺激紧紧缠绕在粗壮、梆硬的巨棒棒身上。
淫滑湿濡万分,嫩滑的阴道肉壁在粗壮的大肉棒的反覆摩擦下,不由自主地开始用力夹紧,连续不断的上下起伏,噗噗的声音由下边传来,“啊~~~出来了~~~啊”一股白色的浊液喷涌而出打湿了双方结合的部位,顺着钢台滴滴哒哒的跌落到地上。
罗格本已朦胧的双眼突然间睁开,望着身上正在疯狂起伏的凯瑟琳的身后惊讶的说:“妮可!!!你怎么来了?”凯瑟琳浑身一抖,正在高胀的热情突然间冷却下来,只觉得一股寒意由背后升起,猛然扭头一看却发现身后什么也没有。罗格哈哈一笑继续道:“妮可!你在想什么,为什么还不动手啊?噢
~我知道了,你是在考虑是先砍掉她的头还是先挖出她的心肝对么?……哈哈哈哈”
虽然明明知道是假的,可是凯瑟琳还是止不住的全身发抖,她疯狂的叫道:“不……许说……不许说!!!”说罢她一猫腰从钢台边上摸出一柄小巧精致的匕首,猛的一挥“刷”一道红光自罗格的颈间闪过。“咕嘟嘟”罗格的狂笑声因吼管被切断发出阵阵水中汽泡翻腾的声音。“叫你说……叫你再说……!!!”凯瑟琳双目通红如同疯了一样举起匕首猛地向罗格的胸膛刺了过去。
一道又一道雪亮的电光闪过,每一道电光落下之处,都会绽放出一朵艳丽之极的血色之花!
凯瑟琳仰着头,歇斯底里地叫着,双手紧握着匕首,一下又一下,重重地插在罗格的胸前腹上!每一下插落,她的身体就会不由自主地颤抖一下,似乎快乐之潮又涌上了一个新的高度!然后她整个人摊到罗格的身上,一动不动只剩下一阵阵浑浊的喘息声从口鼻中传出。
缓缓的凯瑟琳爬了起来,她伸手去取过边上的钢针在魔法火炬上烧了一下,就见淡蓝色的火炎爬上了钢钉的尖端。凯瑟琳将这只钢针放到还在耸立的凶器之上问道:“小罗格,你投降么?”……等了一会罗格还是闭合双目毫无反应,她咯咯一笑,又拿来一个缭绕着紫色电光的小锤,轻轻的将钢针沿着巨物顶端的缝隙一下一下的钉了进去。“叮”地发出一声巨响钢针被钉到了钢板之上。罗格全身颤抖,死命的咬紧牙关一动不动。定钉进刚针后,凯瑟琳又拿手晃了晃针的尾部,查看一下是否钉结实了“嗯”一阵转筋刻骨的巨痛让罗格晕了过去。
“噗”一口清水喷到了罗格脸上,他缓了半天才幽幽转醒。这时凯瑟琳已整理好了身上的衣物望着他说“哼……我回去了,你记住哦,这根钢针上的火炎会燃烧上整整一天,明天我来的时候如果你还不投降,那么还有更多的东西让你尝试”说罢转身离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