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者的本领

衣品阁是木叶最好的服饰店,源溯的衣物大部份也是在此店订做,据说是火之国一位重臣的家族产业之一。

「森少,您看,可还满意?」衣品阁二楼,负责人楠木此时正和源溯靠着窗户相对而坐,见源溯看完了画册上的女性内衣款式,这才微微躬身,讨好的问道。
他并不知道源溯的身份,但他知道源溯每年都会在他这订做大量衣物,这也足以让他放下架子亲自己出面。

「嗯,不错,先订一本吧。」源溯又随便翻了翻,合上画册丢给楠木,开口道,站在身后的千手雨薇瞧着画册中那些性感内衣,小脸羞得像只红苹果。
订一本也就是画册上所以衣物都订做一套,能碰上这种败家子客户,楠木的老脸都快笑成了一朵菊花,轻轻将画册放在中间的几案上,又拿起另一本裙装画册递了过去,笑道:「森少,这一本是今年最新款的设计图,您看看能不能入眼?」

源溯摆摆手道:「算了,我就不看了,照着做就是了。对了,你们这有没有成货?先来两件吧。」

「成衣?」楠木一愣,又一看一身忍者装的千手雨薇,这才明白过来,赶紧道,「成衣倒是有,只是全在成衣库里,若是拿过来有些不便,不知森少可否移步?」

「这样吧,你让人带她去挑吧。」源溯一指千手雨薇,道。

「也好。」楠木拍拍手,见一位侍女走了进来,对她道,「带这位小姐去成衣库里挑两件成衣。」

千手雨薇随着侍女离开,源溯与楠木看着二人的背影,楠木淫淫一笑,吧唧着嘴道,「森少真是好福气,竟能找到这种极品。」

源溯心中得意,正打算谦虚几句,突然一声惨叫从窗外传来。

源溯二人一惊,同时向窗外看去,只见一十五六岁年轻人手握一把查克拉刀,刀刃上丝丝鲜血滑落,沿着刀尖滴落在地上,而年轻人前面背对着他站立着一具无头尸体,大量鲜血从颈脖处向上喷出,一个滴血的脑袋正在空中缓缓落下。
这时,从街角处窜出一个暗部成员,飞快来到年轻人身边,也刚好这时,那具尸体『嘭』的一声倒在地上,那脑袋也落了下来,在地上翻滚着。

「李瞳,你怎么又当街杀人了?火影大人刚刚才让你别这么干了。」那暗部怒道。

叫李瞳的年轻人转过脸看向暗部,刚好对着源溯这边,胚胚一笑道:「嘿嘿,习惯、习惯,我给忘了。」

「你——」那暗部一怒,旋即又冷静下来,道,「我只是给你提个醒,这事我也会一字不露的报告给火影大人的。」

那李瞳一脸无所谓的道:「我马上就要去战场上了,等火影大人知道,我早就出发了。」

「哼!」那暗部冷哼一声,一言不发的开始处理善后工作。

李瞳见暗部吃憋,心中得意,正打算再胚两句,突然察觉到了什么,一抬头看向街对面的一栋建筑。

源溯见李瞳看了过来,他已认出了这李瞳正是上次在朔茂家里见过的那年轻人,于是对着李瞳点了点头。

那李瞳看着源溯,嘴里小声叨咕着:「姓名,千手源溯;替用名,源溯森;身份,千手一族;声望,一千零十五;关系,中立。」

「原来千手一族除了纲手还有人活着,我还以为死绝了呢。」李瞳摸了摸下巴,忖道,「我是不是找个机会得罪一下他,把关系变成恶意,杀了他说不定会爆出木遁,对了,杀人爆卡只能爆出被杀者会的术,估计这小子也不会木遁,要不然也不会在原着中默默无闻,还是多等几年,大蛇丸叛逃的时候去杀了那个大和,把木遁爆出来,可惜原着没看仔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

想到此处,李瞳马上收起一脸胚相,露出一幅高人风范,轻轻的点了点头,大踏步离开。

宇智波一族。

宇智波富岳的书房之中,趴在桌子上的宇智波美琴站了起来,一团团白色液体从双腿之间滴落下来,美琴毫不在意,提上小内裤,又将推到腰间的短裙拉了下来,这才坐到身后男人的腿上,靠在男人的胸前默默的听着男人的心跳。
富岳一手环住美琴的腰肢,一手握住一颗饱满的乳房轻轻的揉着,淫笑道:「你这小妖精,才给你开苞三天就这么骚,我以后还不得被你榨成人干。」
美琴俏脸一红,伸手轻轻拍了一下富岳的胸口,轻呸一声道:「呸,什么开、开苞,说得这么难听,还不都是你害的。」

富岳见美琴只是嫌他说话粗俗,并没有否认,心中一乐,哈哈大笑起来,美琴也一时娇羞无限。

宇智波美琴今年二十岁,比富岳小两岁,乃宇智波一族大长老宇智波影最小的女儿,极得宇智波影的疼爱,因此眼界极高,对族内追求者不屑一顾,当听说宇智波影让她和原本明声不显的富岳订婚后,心里极度不平衡,又自恃身手不错,便想去教训富岳一顿,没想到富岳身手更加不凡,且英俊潇洒,竟是芳心暗许了。
后来又经富岳几经撩拨,便稀里糊涂的睡上了富岳的床。

「我是趁着父亲不注意溜出来的,不能多待了,万一被他发现了可就惨了。」美琴不舍的从富岳怀里起来道。

富岳双手用力一搂,又把美琴搂在怀中,道:「怕什么,反正我们已经有了婚约,知道就知道了。」

美琴嘴角一勾,笑道:「还没结婚就把人家给骗上床了,要是父亲知道了还不打断你的腿。」

「嘿嘿,那倒无所谓,只要不打断我的第三只腿就好。」富岳淫笑一声,抓住美琴的一只小手按在自己的裆部。

「啊——要死了你。」美琴猛的缩回了小手,站了起来,逃离了富岳的魔爪,欢快的跑开了。

跑到门口时突然停了下来,转过头来,露出一脸娇羞的笑意,道:「我闺房的门栓坏了,明天才能修好。」

说完也不等富岳答话,红着脸跑了出去。富岳闻言心里一乐,忍不住轻声道:「好个小骚货,这是要勾引我晚上去偷香窃玉啊。」

「真没想到,表面上不苟言笑的富岳君,私底下也是这种人。」突然一个声音从窗台处传了过来。

富岳一惊,向窗台看去,只见一个十二岁左右的少年从窗台跳了进来,一脸鄙视的看着自己,正是宇智波启。

「大意了,只顾着跟美琴调情,竟然连近在咫尺的宇智波启都没发现。」富岳暗自后悔,眼神不经意扫过宇智波启的裆部,只见那里被高高的顶了起来,鼓鼓的一团,又一脸笑容的道,「启君看了多长时间了?怎么样?美琴还不错吧。」
宇智波启老脸一红,暗道:「要不是刚穿越过来时不知道美琴那妞是大长老的女儿,我又怎么会投到二长老门下,不过这样也好,万一美琴跟了我,以后可就没有佐助了,我作为穿越者的优势也就没了,哼,真是便宜你了。」

「说吧,你找我有什么事?」丑态被富岳看见,宇智波启心中恼怒,语气也更加不善。

富岳见宇智波启谈起正事,也不再调侃于他,正容道:「启君既然来了,就应该明白我找你的意图吧。」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宇智波启一翻白眼。

「有两下子,我说出来就成了我有求于他,这小子还真不能小看了。」富岳心中思索着,其实他哪里知道,宇智波启是真不知道。

富岳斟酌道:「启君作为我族年轻一代中第一天才,对我族的未来有什么看法?」

富岳故意点出『第一天才』,也是想告诉宇智波启,自己掌权后必定会重用于他。

「未来?你老小子以后会发动政变,但还没发动之前就被你儿子宇智波鼬灭了族,这就是未来。」宇智波启并没有听懂富岳的话中话,心中腹诽,但再傻他也知道,这话肯定不能说出口,因此想了半天,才憋出一句,「你觉得呢?」
「妈的,这小子是油盐不进啊」富岳一窒,心中又开始快速算盘起来。
富岳又试探道:「启君,想必你也知道,我虽然是族长,但我族中大大小小事务都需要长老会议决定,而五位长老中又以大长老和二长老为首,我和大长老比较亲近,而你,恰好又是二长老的门人,所以——」

「你想夺权?」富岳话未说完,宇智波启脱口而出,听着富岳的话,再一联系漫画,宇智波启终于明白了。

「咳、咳、咳——」富岳大声咳嗽起来,心中大骂宇智波启奸猾,这话要是传到大长老耳中,自己这个刚刚才当上的族长马上就得下台。

「喂、喂,启君,妞可以乱上,话可不能乱说,我可从来没有这种大逆不道的想法。」富岳马上否认。

「你那话分明就是这个意思嘛。」宇智波启刚想说出口,突然反应过来,「哦,对对对,聪明人说话都喜欢弯弯绕绕,好像不绕一下就显得自己不太聪明似的,看来我以后也要多学学了。」

一种聪明人的优越感从心头浮起,宇智波启一脸得意,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坏笑道:「对对对,我明白,你没那意思。」

富岳心中已经升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暗道自己是不是太过草率,找了这么一个奸猾的小子作为拉拢对像,但事已至此,也没后悔的余地,一咬牙,干脆开门见山道:「启君,我就直说了吧,你虽是分家,却是我族年轻一代中的第一天才,所以迟早会成为宗家成员,但越早得到的资源就会越多,你日后的成就也会越大,恰恰这一点,我能帮你。」

「咦?怎么不绕圈圈了?哼哼,看来这个富岳也没修练到家。」宇智波启心中冷哼,但好歹他也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又问道,「要我做什么?」
富岳道:「我虽是族长,却也只是五位长老高高供起来的傀儡,所以我希望启君以后在二长老那边获得一定权力后能与我联手合作。」

「合作?怎么合作?」宇智波启心中一片茫然,但又不愿被富岳看不起,而且他也有掌控宇智波一族的野心,因此,露出一幅考校的表情。

哪知富岳却道:「这些还太遥远了,暂时要做的,还是帮你弄到宗家的名额,而这件事主要还是靠你自己,我也只能打打边鼓。」

「好,我答应你。」宇智波启想了想,一口答应。

富岳见宇智波启答应,心里的石头总算是落下了,只是他若是知道宇智波启心里的想法,只怕早就一巴掌呼死他了。

「嘿嘿,我先答应你吃亏的也是你,先帮我把宗家名额搞到手,以后的事谁知道,若事情不妙,我就直接出来揭发了你,踩着你的身体走上巅峰,哼哼,你也别怪我,谁叫你这么容易相信别人,这就是政治啊,富岳啊富岳,你还是太年轻了……」宇智波启心中叹道。

暮色降临。

灯光明亮的卧室小厅中,源溯正跪坐在几案旁看着一些前线的战报,他明天就要去执行穿越以来的第一个任务,现如今的任务大多数都跟前线有关,多了解一些没有坏处。千手雨薇则是穿着一身崭新的纯白色长裙跪坐在一侧服侍着。
小厅两边的侧门大开,任由带着湖水芬芳的清风拂过发丝,远处的湖面上倒映着朵朵灯光,千手雨薇感觉就像是有人将天上的星星撒在了湖面上一样,不知不觉有些醉了。

「雨薇,去把浴池的水灌满,我要沐浴。」源溯不停的分析着手上的情报,突然道。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千手雨薇一跳,但还是有些结巴的回道:「是,少爷,奴、奴婢这就去。」

「今晚有福了。」朝着千手雨薇的背影看了一眼,源溯再次低下脑袋继续着手头的工作。

没过多久,千手雨薇又走了回来,道:「少爷,水放好了。」

「嗯。」源溯答应一声,这才放下手头的情报,站了起来,对着千手雨薇双手一摊。

「嗯?」千手雨薇一愣,没反应过来。

源溯也不恼,露出一丝笑容,道:「还不过来帮我宽衣,难道还要我自己动手吗?」

千手雨薇小脸一红,虽然早知道会有这一刻,但事到临头还是有些放不开,结结巴巴道:「奴婢、奴婢去把侧门关上。」

谁知源溯大手一挥,毫不在乎的道:「放心,这个时候这附近没人,而且就算有人来了,也不敢看。」

「是。」千手雨薇纠结良久,还是低着脑袋走了过来,伸出小手缓缓地解开了源溯的腰带,又小心的除去外衣,此时源溯身上就只剩下一条内裤了。
千手雨薇走到源溯面前,小脸红了红,缓缓跪在地上,再次伸出小手抓住内裤两侧,吸了口气,猛的一拉,内裤被拉到了膝盖骨下。

「啊——」一条精壮的肉棒弹了出来,打在千手雨薇的脸颊上,千手雨薇轻呼一声,羞得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源溯看着千手雨薇羞怯的样子,心中得意,双腿轻轻一蹬,抬腿就从内裤中走了出来,就这么赤条条的站在两边侧门大开的小厅中。

「走吧。」源溯大摇大摆的向里屋走了过去,千手雨薇这才睁开眼睛站了起来,跟了上去,没走几步,又赶紧折了回来,飞快的将小厅与里屋间的落地帘拉上。

浴池很大,就是同时下去十个八个都不算拥挤,源溯飞快的坐了下去,靠在池沿上看着一脸扭捏的千手雨薇,轻笑道:「你不下来怎么服侍我沐浴?」
千手雨薇没了办法,只能乖乖的宽衣解带,终于,衣裙落在地上,浑身只有一件奶罩和小内裤的千手雨薇说什么都没有勇气继续脱下去。

「雨薇,你洗澡的时候还喜欢穿着内衣吗?」源溯见千手雨薇在拖延时间,又加了一把火道。

千手雨薇深吸一口气,双手反剪缓缓解开了奶罩,两颗饱满的乳房欢快的跳了出来,轻轻的上下闪动着,两点嫣红像极了诱人的蜜桃,诱惑着源溯的欲望。
咬了咬嘴唇,可能是被源溯仿佛要择人而噬的眼神看得受不了,千手雨薇转过身去,这才又将内裤脱下。

只是她不知道,这一动作差点让源溯失去理智,不顾一切的扑上去,只见千手雨薇纤腰弯了下去,双手捏着褪到脚踝的内裤,一双美腿绷得笔直,浑圆的屁股高高翘了起来,两瓣臀瓣间露出一条鲜红的裂缝,芳草萋萋。

待少女转过身,源溯的眼睛更亮了,童颜、巨乳、蜂腰、肥臀、大长腿!
源溯强压着欲望等待着少女的到来,千手雨薇一手挡着胸部一手挡着下面步下台阶,走入浴池中,来到源溯身边,身子飞快的一缩,蹲在了浴池里面。
源溯看着脸色潮红的千手雨薇,突然坏笑一声,道:「雨薇,来,帮我洗洗身子。」

「是。」千手雨薇像蚊子一样应了一声,这才伸出小手在源溯的胸膛上轻轻的摩擦了起来。

趁着千手雨薇不注意,源溯突然伸出手指在千手雨薇的一颗乳头上轻轻挑了一下。

「啊——」千手雨薇一声惊叫,本能的想缩回双手,护住胸部。

「别动!」源溯突然喝道。

千手雨薇已缩回一半的小手顿时停了下来,不知所措,犹豫良久,竟然『嘤嘤』的小泣了起来,但还是又伸了出去,继续在源溯的胸膛上摩擦着。

「别哭,别哭,乖。」源溯这才意识到眼前这位还是未经人事的处女,和玖辛奈那种久经阵仗的骚货不同,这才环住少女的纤腰,轻声哄了起来。

可能是紧张的情绪终于得已发泄,千手雨薇的哭声许久都未停歇下来。
「呜——」源溯干脆脑袋一伸,一口噙住了少女的樱桃小嘴,同时双手在少女的粉背上温柔抚摸起来,以缓解少女的情绪。

源溯试探性的伸出舌头轻轻的叩着少女紧闭的牙关,见少女死不松口,无奈只得在两瓣樱唇上舔舐起来。

紧张的情绪得以缓解,少女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趁着少女一个不注意,源溯的舌头猛的一下钻进了少女的檀口中,搜寻着粉嫩的小香舌。

少女心中羞怯,本能的躲了起来,两只舌头在少女的檀口中一追一躲,追逐起来。慢慢的,少女无处可躲,只能闭上眼睛,献出香舌,任由源溯品尝起来。
良久,两人唇齿分离,大口的喘着粗气,相视一笑。

源溯突然将千手雨薇抱了起来,分开少女双腿跨坐在自己身上,引导着少女的小手握在轻轻颤动的肉棒上。

「握紧,乖,再动一动,对,就这样,真聪明……」源溯制止了少女想要逃离的小手,轻声引导着少女上下撸动起来。

「喔——真舒服——」源嗍轻叹一声,少女见状,更加卖力了。

源溯这才一手搂着少女的纤腰,一手握住一只乳房轻轻揉动,同时嘴巴又噙住另一颗乳头吸了起来。

「奴婢好、好热——啊——」淫靡的环境中,少女轻声的呻吟声响了起来。
源溯再也按奈不住,抱着少女站了起来,把少女放在浴池沿边,分开少女双腿环要腰上,握住肉棒轻轻撸动两下,抵在少女的粉嫩之间上下摩擦着。
「雨薇,我要进去了。」源溯喘了口粗气,看着少女两腿之间,稀疏的毛发紧紧贴在粉红的小穴围,呼唤着男人的欲望。

少女知道自己的第一次即将来临,小脸上带着一丝紧张,一丝羞怯和一丝期盼,轻声道:「嗯。」

肉棒前端慢慢的挤了进去,源溯见少女俏脸上露出一丝痛楚,把心一横,暗道长痛不如短痛,双手箍住少女的纤腰,腰部用力猛的一挺,肉棒拨开紧凑的膣肉,刺入小穴深处,『啪』的一声,源溯的腰部撞在少女的腿间。

「啊——」撕心裂肺的声音在身下响起。源溯俯下身子,亲吻少女的小嘴,揉捏少女的双乳,以缓解其痛苦,见少女慢慢动情,这才开始缓缓抽动,带出丝丝血迹。

「雨薇,你的小穴又紧又湿,夹得少爷真舒服——」源溯慢慢开始加快速度。
少女闭着眼睛,脸色羞得通红,带着甜美的表情娇吟着,羞道:「啊——别说了——呜——」

源溯见状,终于不再忍耐,肉棒如同不知疲倦的机器一样不停的在蜜穴间进出,少女的呻吟也大了起来。

玩得兴起,源溯突然停下动作,把少女往怀里一拉,抱在了身上,少女不得不环住源溯的脖子,双腿紧紧夹在源溯的腰上。

见少女睁开一只眼睛偷看,源溯得意一笑,淫声道:「宝贝,我们来玩点刺激的……」

少女好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吓得赶紧闭上双眼,双手紧紧搂住源溯的脖子不放。

「哈哈……」源溯大笑起来,就这样抱着少女走出了浴池,在卧室中边走边操弄起来。

「不要——不要这样——啊——别——别这么用力——奴婢受不住了——啊——奴婢快不行了——」少女本来还轻咬着源溯的肩膀,但随着源溯的动作越来越快,终于忍不住大声喊了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少女突然感觉身边似有微风吹过,睁开双眼一看,不知何时两人竟然已走入两边侧门大开的小厅之中,看着两侧的风景,心中突然升起一种在野外欢爱的刺激感,一脸惊慌道:「不——不要在这里——进去吧——少爷——奴、奴婢求您了——啊——」

「进去?好,满足你。」源溯淫笑着,肉棒狠狠一顶,顶得少女大声娇吟不已,身子向上一窜,又重重的落了下来,两颗巨乳也在源溯的脸上上下摆动着,好像擦脸一样。

「奴婢、奴婢不行了——下面——下面有东西要出来了——啊——」少女终于放开了心房,全身心投入了进去,没了顾忌,樱桃小嘴大始大声呻吟了起来。
源溯感觉也差不多了,跪下身子,将少女放在木制地板上,把少女双腿扛在肩上,开始了全力冲刺。

「啊——啊——啊——来了——来了来了来了——」少女不顾一切的高声喊了出来。少女的呻吟声,男人的低吼声,斑驳混杂,不多时,少女再次高亢的淫叫一声,风雨初歇。

不远处的阴影中,一个暗部打扮的年轻人静静的看着眼前淫靡的美景,双手紧紧握成拳头,两眼通红的喘着粗气,正是千手源田。

「我发达了,我终于要发达了——」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