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如霜

名剑公子:天下圣地剑门的五公子,剑术高深,后因飘香客的事,杀青龙会天枢星主,被龙建人偷袭而死。

海五:青龙会八月七日午处,刺杀龙建人失败,后因参与幽琴计划,失败被龙建人杀害。

周狗儿:跟随海五刺杀龙建人,失败后,因为幻月事件,跟随龙建人一起流亡到灵州城,是龙建人心腹,现为五月一日日主



他将瑶奴放在地上,回到了岔路口,走向中间。没走多远,一到巨大石门出现在他面前,石门上刻三颗星,中间刻着一斜月。看着这石门,龙建人心中一万只神兽呼啸而过:「你逗我,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斜月三星洞。」他按捺骂人的冲动,仔细观察这石门,没有缝隙,就一大块整石头。

龙建人准备用剑气破开这石门,可惜这石门不知是什么做的,他的剑气攻击上去,一点痕迹也没有。龙建人知道强破是不可能了,只好在四周寻找。在阴暗的地上,果然有八个大字。呈八卦排布。他仔细辨认出是一个天字,于是他按着先天八卦图向这些字踩下去。可惜,当最后一个字踩下去,其他七个字又浮起来了。

他又按照后天八卦顺序,结果仍然一样。他见无用,才认真观察这八个大字。
「执之天天道观之行。」

他仔细思考着八个字,一种莫名的即视感在脑海徘徊。「执天,执天之行。观天之道,执天而行,这不就是阴符经吗?」想到这里,他按着「观天之道,执天而行」,踩了下去。可是结果还是一样,踩下最后一个字,七个字又浮起来了。
「我擦,难道这两个天和两个之字还有讲究,我继续试,有的是时间,不怕。」终于在第三次,他终于看见石门上三星亮了,投射光芒在那八个字所围成的圈里。这个圈里,出现了一张太极图,龙建人立马站了上去,没想到什么也没有发生。
看着脚下太极图,龙建人不由开骂,骂谁这么缺德,这机关也太多了吧,而且这个还没有提示。看着阴阳鱼,龙建人突然想到什么,走了出去,把瑶奴唤醒,扶着她,两个人一瘸一瘸的走进阴阳鱼。

这次果然被蒙对了,那阴阳鱼开始旋转起来,两人周围出现黑白而气。龙建人认为这下石门就回打开了,可是等了很久,他们还是站在太极图上。龙建人无语看着大门,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

「月亮……攻击月亮。」瑶奴这时候在身边迷茫的说道。龙建人听后,再次催动剑气,攻击月亮。那月亮没有丝毫反应,龙建人这下怒了,对这月亮挥洒剑气。这四散的剑气把月亮周围震出一道道裂缝,龙建人看出端倪,攻击月亮四周。果然,四周石头碎落,一个斜月浮现出来。

两个斜月恰好拼凑成一个圆月,圆月放射出月光,被月光照耀的两人感觉全身一阵舒坦,然后就发现石门不见了,自己出现在一个石室里面。龙建人很快就看到了放在石床上那五个石匣,他跑了过去,打开石匣,发现里面却空无一物。
「擦,这是闹哪样,还要不要人活了。」大失所望的他望着石壁,石壁上刻着这个石室主人的来历。石室主人自称点天机,已经看破天道,晓悟天机,预知日后有魔王乱世,于是逆天而行,留下五件屠魔之器,待有缘人来索取。龙建人看完,怒不可遏,他辛辛苦苦的来到这里,结果连一点好处都没有。

一怒之下,把石床拍出一道道裂缝。在裂缝中透出一缕缕红光,龙建人不由转怒为喜,催动真元,将石床拍碎。在石床下,果然藏着一把红色宝剑,龙建人一握,一道炙热的火气就攻了上来。

「好剑,好剑。」龙建人不由赞叹,顺便将那道火气压回剑里。拔出剑鞘,看见剑上雕刻着红莲两个字,龙建人再次赞叹,自己没算白来。佩好剑,他继续砸石室,可惜全部物品砸完,只见五个空地方。看大小应该是放五个匣子的地方。
龙建人就纳闷了,这取宝的人没有破坏,怎么拿到宝物的。砸完东西后,他突然发现自己的脚好了,这几天用真气疗养的差不多,没想到进洞就完全好了。而且瑶奴也能正常走路,看来是那月光的问题了。他再次回到石床前,无意瞥见石床地下有字。

刨开碎石,他看了后哭笑不得。「欲求至宝,叩首三百。」原来前面那位都是按照规矩来的,哪像龙建人,直接拆房。他现在看这个洞里什么都没有,准备离开,却不知道出路在哪。没办法,他只好又四处寻找。功夫不负有心人,在石灶下面,他找到一个通道。

扶着瑶奴,带着自己的包裹和宝剑,慢慢的向通道走去。幸好这通道不长,很快他就听到水流声。走到尽头,一条暗河出现在他们眼前。

看着波涛汹涌的暗河,龙建人只能说:「暗河,这下蛋疼了。」他吩咐好瑶奴,两人牵手跳进暗河。进入暗河,龙建人才知道自己多虑了,红莲剑自动撑起一道球形罡气,将他保护住。见这剑有这样的妙用,龙建人催动真元,将罡气扩大,把瑶奴收了进来。

再次重见天日的他,没想到回到自己洗澡的地方。他看着四周熟悉的景色,心中的邪念不由升腾起来。「瑶奴,主人当初为了救你,在这里和六位高人拼搏,你是否应该表示下。」

「主人……」瑶奴歪着头,不知道龙建人为什么说这个。

看着瑶奴纯洁的表情,龙建人再也无法把持,脱下衣服。将自己的大屌套了出来,然后打在瑶奴的脸上,对她说:「来,按照主人教你的办法,含住它。」瑶奴点点头,小心翼翼的将龙建人的龟头含住,然后用舌头不断缠绕龙建人的大屌。

龙建人觉得瑶奴还是太稚嫩了一些,吩咐起来,让瑶奴将龟头吐了出来,让她用舌头舔马眼,龙建人感觉还不够刺激,让她舔了几下,就让她用雪白的玉手握住青茎暴跳的大屌,让她舔从尿道而上,到了龟头前就再次转回下面。

就这样,龙建人忍耐着,看着低着头努力舔着的瑶奴,心中说不出的得意,舔了一会儿,他再次吩咐瑶奴轻轻的含住自己的睾丸,好似热恋一样的轻轻的用舌头拍打着两个睾丸,在龙建人的指挥下,瑶奴越来越熟悉,力度上也掌握的越来越好,她熟练的舔了舔睾丸,再舔了舔龟头,然后一脸渴望的望着龙建人,看着她纯情的眼睛,龙建人不由夸奖她说:「瑶奴真厉害,主人一定会保护你的。」
龙建人让她再次吻的时候,用手指不断按摩会阴,过了一会儿,龙建人吩咐,让瑶奴将自己的龟头含了进去,这一次瑶奴的舌头已经十分灵活的挑逗着马眼,在少女温暖的嘴唇中,龙建人感受着好似下体一样的紧凑感。

他再次吩咐瑶奴,用自己灵活的舌头拍打自己的龟头,灵活的舌头,慢慢将整个龟头包裹,从四面怕打着,龙建人在这怕打下,有些情不自禁了,他不由感觉到精关一松,一泡脓精就射在瑶奴口中。

瑶奴不知所措的望着龙建人,龙建人吩咐她喝下去,看着瑶奴那难受的样子,龙建人说不出的开心。因为瑶奴才破身,龙建人不准备再征伐他,抱着这个瓷娃娃一般的女子开始睡觉了。

等他们醒来。太阳已经升起,回想这一晚上,他不由懊恼,虽然得了一把好剑,可惜其他五件至宝却丢失了。两人洗漱完毕,龙建人决定回去找自己的骡子。脚好的龙建人,现在又熟悉了路,天黑就回到了梅家村。

回到梅家村,瑶奴见这些村民的尸体,希望龙建人帮忙,把他们埋了。龙建人想了想,让她自己埋,自己继续去找骡子。不过转念又想到,这样白嫩的双手,去碰死人似乎不太好。想到这里,龙建人挥动红莲剑,用炙热的剑气将这些村民火葬。

「主人,这样怕不好……」虽然记忆不在,但是瑶奴隐约记得人应该入土为安。「主人家乡就流行这个,这个叫火葬,比土葬好多了。」龙建人撇撇嘴,对她解释。处理好这些,他们就离开这里了。

瑶奴颇有些崇拜的看着龙建人·,因为龙建人带着他高傲的走进城。守城门的士兵不但没有盘查,甚至还点头哈腰,恭敬的送他们进来。「快去告诉大人,这杀神又回来了。」一个小队长见他们走远后,吩咐旁边的小兵。

这句话似乎被龙建人听到了,他转身盯着这个小队长,似乎在打量什么。小队长被他盯得全身发冷,不断点头,似乎表示自己错了。

「这里最好的酒楼是哪间。」

「大人,就是衙门旁边的聚仙居。」看着离去的两人,他不由心里纳闷,这里就一间酒楼,有必要问吗?一个老兵似乎看出他的疑惑,对他说:「这位『大人』准备让你帮他结账。」

「是,是,老张头,你果然见多识广。」小队长被点醒,高兴的赞叹这个老兵。

「广聚三山仙客,笑纳五湖游人。这对联不错,老板,这是谁的手笔呢?」
「禀大人,这是于县令为小店题的。」

「哦,于人杰胸中还有点文墨,不过比起老夫,还差远了。」

聚仙居老板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说是,于县令那里肯定过不去,说不是,自己今天就完了。没有办法的他,只好对龙建人说:「大人,里面请,小店已经准备好雅间。」

龙建人一跨进门槛,刚才还嘈杂的大厅,瞬间鸦雀无声。几个人还准备结账走人「哎呀,难道我这么不受欢迎,才一进来,有些人就想走。」龙建人冷冰冰对这那个准备走人的食客说道。那几个人立马缩了回去,生怕小命不保。大家都暗叹倒霉,怎么遇到这个霉神,他千万不要在这里杀人,就算杀人也不要是自己。
龙建人没有理他们,走到二楼,找了一个靠窗户的位置坐了下来。他和瑶奴坐下后,就打量大街,把老板晾在一旁。老板干笑的望着他,希望他能点菜。站了半天,龙建人仍然没有理他。他想了一会,这才明白过来:「大人,小人先去厨房。大人稍等。」

龙建人点点头,老板哈腰退下后,立马吩咐大厨:「把拿手的都作出来,千万不要出差错,否则我们都别想活过今天。」大厨和仆人似乎也明白这次的重要心,卖力用心的工作。

「大人,那杀神又回来了。」

「吩咐所有人,不管发生任何事都不要管,这尊大神,我们惹不起。」

「是,大人,兄弟们都明白。」

于县令默默祈祷,希望这杀神这次别惹事了,要不他的乌纱帽可真难保了。聚仙居的食客从没有这么狼狈过,吃饱了,不能说话,还要装着继续吃的样子。龙建人丝毫没有顾虑他们的感受,夹起一块鸡脚开吃起来。

这时候,瑶奴拉拉他的衣袖,神情害怕的看着右边桌子的两个青衣人。龙建人将鸡脚用嘴叼着,将一根筷子甩了过去。一个青衣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眨眼的功夫,他的同伴左眼被一根筷子插了进去。看筷子插的深度,他知道自己的同伴是没有救了。

他准备拔出剑,和龙建人较量时,感觉右眼一痛,然后就没有知觉了。听到惨叫,食客们都瑟瑟发抖,不约而同的想到:「这杀神果然又开始杀人了。」
「好剑法。」

一声赞叹让众位食客再次提心吊胆,这人不怕死吗?还敢现在出声。

龙建人循着声音向大楼的右角望去,一个贵公子映入眼帘。外穿一袭提花绸白色大氅,内着真丝直裾,金丝镶边的腰封,左边挂着一个香囊,右边配着的宝剑,龙吞口,龙眼是两颗宝石。剑鞘素白,闪烁莫名光泽。粉面琼鼻,虽有几分阴柔之气。但是眉间冷淡的之气,让人不寒而栗。

龙建人双眼微闭,说道;:「谬赞,庄家把式,让公子见笑了。」那位公子盯着他,摇摇头,没有再说什么,继续品尝他的美酒佳肴。龙建人也没有在理会,安慰瑶奴道:「安啦,这两个人再也不会看你了。」这时二楼吓呆的小二才知道这两个人丧命的原因,幸好自己忍住没有看。

「公子,时间到了,我们该走了。」一个白发老者从楼下走上来,对着西北角的那位公子说道。那为公子点点头,在下楼前,目光瞟了一下瑶奴,一直注意他的龙建人自然注意到这个细节,不由漏出一丝笑容。龙建人向窗外望去,那位公子坐上一架由八匹白色骏马拉着的白色马车,整辆马车都是白色,唯有车上插着黑色令旗,令旗上绣着五柄宝剑。

在那位公子上车前,他对这旅馆的人说:「那两个人是青龙会的。」看见这马车,见多识广的游人不由大声喝破这个贵公子的名字。

「名剑公子,他是名剑公子!」

「什么名剑公子?什么来历,老兄你说说。」

「这个不好说,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你们,我们还是先逃吧,青龙会是能惹的吗?」

听到青龙会的人死在这里,全部食客轰然而散。龙建人还是悠闲的吃着东西,丝毫不管已经瘫坐在地的老板和四散跑去的小二。

「大人,出现一个叫名剑的人。」

「哦,名剑怎么会来这里?还有其他的吗?」

「那杀神杀了两个青龙会的。」于县令听后,无力倒在太师椅上,对张班头无力的摇摇手,说:「这事他们自己解决吧,我们没实力掺合。张班头无奈退出去,他知道,遇到这两个头疼的人和组织,这位大人的官帽是保不住了。一次火拼下来。整个莒城差不多就废了。

他思考自己是不是自己应该早日辞去这班头一职,免得到时候背黑锅。

但是他来不及辞职,一个阴冷的声音在大人的书房里面响起:「青龙会办事,希望大人成全。」

张班头知道里面这句话也是说给自己听得,他听到于县令苦笑说:「令会办事,本官一向都是支持。无需担心。」

「多谢大人,事成之后,一定重谢。」

「重谢,只要你们不把我这衙门拆了,我就谢天谢地了,那里还想要什么重谢。」心中只能倒苦水的于县令还是认真的说:「重谢不敢担,令会尽管办事。」
「那小的告退,愿大人仕元亨通。」

「亨通,你们这么一搞,我乌纱帽能保住就谢天谢地了,那里还有什么亨通。」
龙建人舒服的吃完这顿大餐,拍拍肚子,带着瑶奴走出酒店,来到寂静的大街上昔日人来人往的大街现在空无一人,四周的商铺也将大门紧闭。龙建人微笑的看着四周,低声说了一句,来的好快。他对瑶奴说了几句话,瑶奴面带泪水的摇摇头。他擦去泪水,再次叮嘱,看瑶奴神情迷茫的点头后,御气而起。

在他飞起挺住后,一把薄弱蝉翼的飞刀无声飞来。说时迟,那时快,他刚感觉后方灵气有变就向右边闪开,避开了死亡之刀,却被划伤了左手。他本来准备查看敌情的,没想到这些人早已经埋伏好。



红莲剑出鞘,一道红色剑气反击。剑气攻向屋顶,与剑光擦身而过的是十三道寒光。龙建人没有想到这人如此狠毒,用着两败俱伤的办法。九声叮叮声,龙建人击落了十把飞刀,身上被划出三道伤痕。那致命的一刀竟然后发先至,如果不是龙建人剑术了得,一剑击落这两把,他已经去见阎王了。龙建人没有来得及看那剑气是否伤敌,他四周出现了暗器风暴,至少有十位敌人向他抛撒了暗器。
「焚莲业火。」

龙建人使出这密宗降魔剑术,剑气化为脚下含苞莲花,暗器一一被吸在莲花上。一刹那,莲花绽放,暗器被弹射而出,伴随暗器而出的还有业火,十二具枯尸从四周屋顶掉落。幸好这红莲业火只能伤人,否则龙建人在这里要造成火灾了。
「下来,放下剑。」一个冷冰冰的声音说道。

龙建人慢慢从空中下俩,看着那个用柄短刀挟持瑶奴的蒙面杀手。「你杀了她吧,反正我放下剑,我们两个都会死,还不如我帮她报仇,你说是吧?」
蒙面杀手冷眼看着他,手中的短刀划破了瑶奴白嫩的皮肤,一丝血珠冒了出来。这些血珠似乎在告诉龙建人,他真的会杀这个女人的。

「哎!可恼呀,!」龙建人长叹一声,将剑扔下。

蒙面男子见状,眼中残酷之色更浓,他似乎觉得自己已经顺利完成任务,杀了那小子,自己可以好好享用这个女人。一道惨叫打破了他的幻想,红莲剑插在地上,不过地下不断冒出血泡。他本能的用刀,准备杀死手中这个人,可惜他的脑袋先离开了他的身躯。

他到死也没有想到,自己背后还有一个人。龙建人知道这点,而且还知道自己后面有一个人。所以他死了,龙建人活了。当背后偷袭弩手第一支箭被龙建人挡开后,这弩手就不能发出第二枝箭了。

从踏出聚仙居大门的时候,龙建人就感觉到了名剑的气息,他知道这位公子对自己身边这位美人动情了。名剑扶住了将要摔倒的瑶奴,从袖子里面掏出一个小瓷瓶,倒了点粉末在瑶奴的伤口上。那白色粉末不知是何种药物炼成,伤口以肉眼的速度愈合了。

龙建人见状,咳嗽了几声,捂住左手伤口,似乎希望自己也能得到。名剑厌恶的将瓷瓶丢给龙建人,龙建人倒在伤口上,感觉伤口清爽无比。他不由赞道:「真是神物呀。」当龙建人把瓷瓶还回时,名剑摇摇头。以名剑的个性,这个粗人碰过的东西他是不会再要的。龙建人表面为难的收下,内心早已经乐开花。
「妹妹,快谢谢这位公子的救命之恩。」瑶奴躺在名剑怀里低声说:「若非公子,奴家和哥哥今日就要葬身于此,请受奴家三拜。」说着要挣扎起来,名剑这时才发觉不妥,慌忙松开手。看到瑶奴准备行礼,连忙拉住她的手说:「姑娘,不由如此,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本是人之本分,况且这青龙会作恶多端,人人得而诛之。」

说完,两人不由脸红,名剑再次换忙收回手。不过那柔若无骨的感觉,让他不由得心猿意马。

「公子,小可有个不情之请,望公子能答应。」龙建人跪下说道。

名剑看他是美人的哥哥,态度不再冷漠,对他说:「兄台请起,只要我名剑能做到,一定帮忙。」「请公子帮小可照顾我这可怜的妹妹,。」

「这……」名剑犹豫说。

「小可知道青龙会人多势大,公子难处我知道,抱歉!」龙建人一副失望的样子。

「哼,青龙会不过一群跳梁小丑,我名剑岂会怕他,我所在意的,在下孤身一人,与令妹相伴,恐有不妥。」

龙建人连忙说道:「公子一看就知道是不欺暗室的君子,我这妹妹交给你放心。」说完,他开始痛哭:「俺们本是西北人士,父是当地一位剑师,本也是一个幸福家庭,哪知,那青龙会的一个小头目看上了我的妹妹,将她,将她,玷污了。啊,我苦命的妹妹呀。」瑶奴听到这里,不由放声大哭。名剑听到这哭声,不由怒骂道:「岂有此理,岂有此理,不灭青龙会,天理难容。」

「老父亲也被他们杀害,俺无能,只能带着妹妹逃到此地,幸得高人相助,传俺剑法,俺如今学成,准备报仇,但是放心不下我这可怜的妹妹。」名剑听后,想了一阵,说道:「本来名剑应陪兄台去报仇的,可惜师门有事,无法脱身,不过令妹之事我会妥善安排。」

「俺就替我死去的爹娘感谢公子的深恩,待俺报了仇,一定做牛做马报答公子。」

「不用,你们兄妹叫什么名字?」

「俺叫龙建人,俺妹叫龙瑶瑶。」

名剑从袖中掏出一块白色的令牌,说:「你以后若是要找我,只要在令牌上呼叫我名三次,它自然会带你来。好了,我和你妹妹先走了,多多保重。」龙建人不由感觉庆幸,如果名剑在这莒城多打听一下,自己这番话估计就有危险了。
龙建人望着离去的两人,心中有了打算。对于这次暗杀,龙建人彻底明白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自己既然无路可逃,那么只能化被动为主动。或许自己不但能挣得一条活路,还能赚的一条钱途。他对着焦尸轻声说:「青龙会,我来了。」

海五吃力的回忆着往事,他现在唯一能记起的就是任务失败了,本来待在地下,准备给目标致命一击的他,随着右臂一阵剧痛,他昏迷了过去。想起土,他又回忆起了关于土的一切。他是一个孤儿,这是可悲的。但他的运气一向比村里所有的人都好,这又是幸运的。

他能活这么大,一半是靠他的运气。在他十三岁时,跑去别人家厕所拉屎,在厕纸上发现了这土遁秘术。不过也算他运气不佳,那家人把这秘籍都当了厕纸,剩下的就只有最后几页。凭借这土遁,他顺利加入了青龙会,过上他向往的日子。香车美人,龙肝凤胆,,应有尽有。

他外号海底针,这是一个整个东南人士害怕的外号,因为他最爱从地下刺目标的海底穴,任何男士都害怕的致命弱点。回忆起一切,他悠悠睁开双眼,入目的是漆黑一片。

「你醒了,真好,我还担心你死了。」

这是一个善意的声音,海五有人救了他,真是不错的运气。他不由暗自感谢上苍,不过,很快他就从感谢变为咒骂。声音的主人举着一个火把,慢慢想他走来。

在火把的照耀下,他看清楚了这里,这是一个密室。在这个密室里,挖了两个坑,在坑旁是一堆新土,可知这个坑是新挖的。他还看见了在自己不远处的周狗儿,他是前天才入会的。这次看他是新人,才将他安排了一个轻松的位置,用弩弓来为海五创造机会。

不过周狗儿和海五不同,甚至说相反,他运气极差。他本来有个幸福的家庭,不过被他做饭时破坏了,一把火烧光了一条大街,而且还把周大官人雄伟的住宅给烧掉了。他的父母被周大官人打死,他逃到深山,被一位修士收留,没传授几天本事,他师父那躲了二十三年的仇敌上门了,他成功的克死了他师父。四处流浪的他,不知克死了多少人,这一次进会,第一次任务就失败了。

现在周狗儿的眼中闪烁着恐惧,海五不断摇头,他知周狗儿是坚持不住的。他轻咳一下,提醒周狗儿泄露了会里的秘密会遭到什么处置。周狗儿似乎明白了他那声轻咳,他不想害死那位引荐自己入会的老大哥。海五对着龙建人冷笑了几声,心里不屑地说:「想活埋老子,老子可是土地祖宗。」

海五这是才注意到龙建人手里提着两个罐子,罐子发出屡屡香气。

「这下你们有福了,我是上苍来拯救你们的使者,请感谢我为你们受洗吧。」
海五看着龙建人癫狂的话,不屑的撇撇嘴。龙建人走到海五身边,把海五的血衣撕去,漏出一身古铜肌肤。海五笑着说:「原来是位兔儿爷,来,老子好好让你享受一番。」龙建人眯着言,不说话,把罐子打开,一股香气弥漫在密室。他右手抓向罐里,掏出一坨金灿灿的东西,涂抹在海五身上。

「蜂蜜,你,你……」海五一下子明白了,他准备干什么。

龙建人没有理他,将蜂蜜匀净的抹在他身上,然后把周狗儿身上。周狗儿迷茫的看着他将自己全身抹上蜂蜜,不知道这个人准备干什么。很快,他就明白过来,并且发出惨叫。两人被埋在坑里,仅仅漏出两个脑袋。在土地的蚂蚁受蜂蜜香气的吸引,来到他们身上。

一只在身上爬来爬去,只会感觉不爽,但是千万只在一起身上爬,这就是一种折磨,蚂蚁不断咬噬他们的肌肤,让他们知道什么叫什么折磨。

大约过了两个时辰,或者是两天,亦是两个月,两年,周狗儿感觉自己已经在土坑待了几万年,他大喊道:「我什么都说,我什么都说。」海五因为断臂,此时亦是满头大汗,他艰难的咬紧牙关,忍住这非人的折磨。他听到周狗儿的哭喊,恶狠狠的盯了他一眼。

周狗儿被他这一眼吓到了,于是闭紧嘴唇。龙建人兴高采烈的看着他们脸上痛苦的表情,心中喜悦无以言表。不到一刻钟,周狗儿再次坚持不住,哭着说:「我什么都说,你放过我吧。你放过我,我什么都说。」龙建人没有理睬他,似乎想起什么,嘴角挂着一丝微笑,离开了暗室。

当他再次回来时,手里提着两桶水。周狗儿以为他又准备折磨自己时,龙建人将他们两人挖了出来。龙建人用真气震走了爬在他们身上的蚂蚁,将他们从这蚂蚁大潮中解救出来。

龙建人解开他的穴道,对他说:「把你们两个洗干净。」

周狗儿被解开穴道,自然跪倒在龙建人脚下,哭着说道:「大爷,小的知错了,求求你放了小的,小的做牛做马都会报答你,你想要小的说什么,小的就说什么。」「去,把你们清洗干净。」龙建人不耐烦的说道。

「是,小的这就去。」他慌忙的走到水桶旁,冰冷的水刺激这他敏感的皮肤这点小痛和刚才一比,简直是饶痒痒。他将自己清洗完毕,才提着水桶,胆怯的向海五走去。海五看见他靠近,再次恶狠狠盯着他。周狗儿看见如一头怒豹的海五,不由停下脚步,生怕会跳起来吃了他。

「快去。」背后龙建人催促时使他想起,海五是豹子,背后这个人却是恶魔。他强提勇气,来到海五身边,用他那件血衣为他清洗,一边擦拭一边低声道:「五哥,你还是早点说吧,谁知道这恶魔还有多少酷刑来对付我。」

海五不在恶狠狠的盯着他,而是用一种悲哀的眼光看着他。「说了就能安全吗?青龙会的酷刑还在等着的。」海五悲哀的想到。周狗儿帮海五清洗完毕,畏惧的看着他。

「将他胯下涂满蜂蜜,记得多涂点。」龙建人下完令就离开了,只剩下两个眼神苍白的人待在那里。「五哥呀,这是要命的,你还是说了吧。」周狗儿再次哭劝道。

「呵呵呵,我海某人虽然不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但是比起某些狗来,还是要有骨气许多。」

「你,姓海的杂家好心劝你,你这是姥姥死了独子——没救了。」恼羞成怒的周狗儿抓起一把蜂蜜就下向海五那雄伟的本钱涂去。龙建人回来时,海五胯下那本钱被蜂蜜包了个里三层,外三层。周狗儿看见龙建人手上握着这个蜂窝,瞬间脸色惨白,嘴里喃喃道:「海五,这下,你自取多福吧。」

「站开,我来给他送福音。」

周狗儿听到这句话,连滚带爬离开海五身边,躲到龙建人身后。龙建人微笑的将蜂窝扔下海五胯下,蜂窝准确落在那红色龙头上,逃离真气笼罩额蜜蜂瞬间爬满了海五的势。

「啊!啊!」海五这硬汉的惨叫声不断回荡在狭小的密室。

海五被折磨了三天,这三天他总算知道什么叫非人。这三天,他想死,可是龙建人用真气和银针把他救了回来。

「你想知道,我都说。」三天的折磨,把他的铮铮傲骨给打碎。龙建人微微一笑,没有理他,继续将银针扎进他身上。这鬼针十二跳本来就是凶险异常的针法,不是本事过硬的老中医,不敢对病人这么用针。十二针,一针比一针痛,通过剧痛来唤醒病人意识,这以毒攻毒的方法现在用在一个活人身上,结果可想而知。

惨叫声再次回荡在这静静的密室,听得周狗儿不寒而栗。他不由庆幸自己早日屈服,现在海五想屈服什么也晚了。十二针扎完,海五这次连想死的心都没有了,他无意识地说道:「我什么都说。」

龙建人看着如一滩死泥的海五,无奈摇摇头,说:「没劲,才三天就不行了。」随后又叹了一口气:「你准备说什么?」说完,右手一挥,一道剑气击碎左边的墙壁。

「你们!你们怎么在这!」周狗儿看到墙壁后出现的六个人不由惊呼!

「我不是有意背叛组织的,不是有意的,你们绕过我吧。」惊慌失措的他立马跪下哭诉。这几个时主的出现,让他认为这是组织上对他的考验,一想到自己的表现,不由害怕。那几位时主看着他,满脸的鄙夷,却不做声。海五这时候也回复了点意识,对几位时主说:「你们怎么也在这里。」那几位时主没有回答他,苦笑对他摇摇头。

「你们想好没有?」龙建人悠悠对他们说道。那几位时主苦笑一声,跪下说道:「属下见过主上。」看到他们顺从的样子,龙建人不由得意的笑了,想起了那天了那晚的事。

那天,龙建人看着名剑走远后,挖出埋在地下因失血过多而昏迷的海五,将他救醒后,催眠他,得到他所属的分会的信息,随便将周狗儿带到他让于人杰帮忙准备的一个密室,这密室里面还有密室,也就是他关押时主的房间。

他御气飞行,来到丰城。丰城位于白虎国东南府,是东南三大军事重地,也是整个东南三府三十七城的经济中心。热闹的丰城早已经不分昼夜,晚上各地商人要不四处寻欢作乐,要不地下交易。

龙建人在从南门进入,迎面而来是一股浮华之气。在这个城市,在变质的繁荣中,已经深深堕落。他没有顺着街道走,而是在小巷里穿来传去。漆黑的小巷里,他静静的走着,似乎寻找什么东西。突然,在一个墙角看见一个狗字,这个狗字如小孩涂鸦一般,毫无奥秘可言。就是这么一个字之中,却隐藏最神秘的组织。

这是整个分会的暗号,每一个小巷都有一个字,而这个字就是暗号。不知道规律的人,就算找齐了这十个字,也不知道暗号是什么。穿梭在小巷的龙建人不由佩服青龙会的构思,这么精巧的暗号真是天才般设计。找齐十个字,他来到贫民窟,全城最真实也是最肮脏的地方。

贫民窟没有贫民,而是居住着地下交易者,这里卖出的物品,随便一件都高于在大街流通的物品。在低矮破旧的房子里面,随时有着价值连城的货物。龙建人来到一个荒废已久的大院,敲响了那破旧的大门。

「狗命回南师了看我好其。」说完暗号,自己走了进去。他知道,如果不懂暗号,那么他现在可能是一具死尸了。进门后,直接走向院中的枯井,跳了进去。枯井下面别有洞天,从暗道进去,就看见一个富丽堂皇的大厅。

厅中坐着七个人,一人坐中央黄金大椅,六人分别坐在左右。坐在中央的便是这八月七日分会的日主。而六位便是六位时主。这青龙会按照周天三百六十日来建立分会,每一个分会就是一日。每月有位月主,而月主上面便是七星,七星上面便是青龙会的会长——龙王。

每一日有一位日主,日主下面又有十二位时主。十二位时主帮助日主处理分会事物,在十二时主又由十二位副时主帮助时主,而时主下面统辖的六十人才算是青龙会会员,其他都是编外人员。比如周狗儿之流。

当然,每一「日」都有十二时令,这十二位特别杀手。每一月有两位节气,节气制约着时令。海五本也是副时主——午初,虽然他也在丰城,但这次任务本可以不用他出手,不过他听说同行的还有一个绝色女子,天性好色的他,主动请求去,结果倒了大霉。

七日日主和六位时主见到这个陌生人,大吃一惊。龙建人没有理会他们的吃惊,右手一甩,那位正在全身戒备的日主解决胸口一凉,就没有意识了。六位时主呆呆看着日主胸口喷涌而出的鲜血,一点都没有发现自己脖颈上那一丝血痕。
当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龙建人已经将日主踢下位置,自己坐了上去。本来想大骂的时主,看见龙建人手指尖那一个旋转的银球,骂人的话瞬间缩了进去。剑丸,一个剑术高人的象征。一道剑丸的凝聚,代表这人已经在剑道上达到一个境界。以时主的能力,他们六个人全上,也挡不住这位剑丸。

「我知道你们不服,不过没关系。」龙建人悠然对着六位时主说。辰时主忍不住冷哼:「阁下难道以为一道剑丸就像对抗青龙会?呵呵,这真是一个好听的笑话。」龙建人盯着炫动的剑丸,摇摇头,向六位时主说:「怎么会,我龙建人,是来投靠青龙会的,这个人是我的投名状。」

「哈哈哈,你杀了日主,来投靠青龙会,哈哈哈。」寅时主被激怒了,他觉得这人一定是疯子。龙建人一脸严肃的望着他们:「这个人毫无本事,霸占这日主之位三年,一点贡献都没有,像这样的酒囊饭袋,我替龙王除掉他,龙王想必也是认可的。」

六位时主不再说话,以沉默的态度来抗拒,他们知道,没有十二位时主的认可,他想当日主就是妄想。龙建人也明白这点,所以没有杀他们。他想到一个法子,将六位时主关押在密室,给他们看看自己的手段。这三天,六位时主看着海五怎么被折磨的,对龙建人的恐惧心越来越重,他们不由想到:「谁当日主都和他们没有关系,自己没有必要为一个死人受罪。」

打定注意的他们,正式承认龙建人为日主,龙建人终于走出了第一步。龙建人吩咐周狗儿将海五抱出密室,放到于人杰家里休养。自己带着六位时主回到了丰城,在据点等待最后一步的接任。六位时主很快就将其他六位时主找回,六位时主纳闷的回到据点。

「老严,为什么把我们六个召唤,不知道我现在有一个棘手的任务吗?」最末尾的亥时主对着寅时主询问道。其他五位被召回的时主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也是疑惑望着他们。

「哈哈哈,没事,我让他们将你们召回,让你们见见我这个新主人。」大笑的龙建人从大门外走进来,他刻意调动真元,每走一步,一道迫人的剑气就压向在场的十二位时主。当他走到黄金椅上,俯视十二位时主时,十二位时主的后背已经被汗打湿了。

「属下见过主上。」

还不知道发生什么六位时主呆呆看着昔日伙伴臣服在这个陌生人的脚下,他们发狂的思索着,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龙建人冷酷看着站着的六人,大袖一挥,六道银光停在六位时主的心脏前。那六位时主看着停在胸前的剑气,一种无力感升起,他们从来不知道剑气还可以停留,就这一手制凝剑气的手段,他们就无法反抗。
他们也是混迹青龙会的狠角色了,得失不过一念间思考完毕。

「既然他们都已经投了,自己何必为一个死人守忠。」

这一下子,十二位时主不管心服还是口服,都拜倒在龙建人的身前。龙建人命令子时主起草一份文案,说:「前任日主,素位尸餐,上位三年,未有功绩。今异人龙建人,替会行法,斩杀宵小,为会除害,按功接任。十二时主,皆愿奉主。龙某剑法高深,有远智,善谋断,接位大幸,能兴吾会。」

这文书才传上去,八月主便有回文:「今兹七日之事,特令如下,令狐宇居任三年,竟无尺功。龙建人剑诛无能,警示宵小,功于吾会。授龙建人七日日主之位,广兴吾会,共沾龙恩。」龙建人把玩这份任命书,不由感叹青龙会真不是一个玩意,这令狐宇就算是一只猪,待了三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这样当一个弃子给扔了,自己真为他感到不值。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