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剑之淫荡于小雪

陈靖仇追赶着师父陈辅的脚步。
“靖仇,你要是对不付不山脚下的那些小魔物,你就不用来见我了。”
陈辅的身形迅速消失在远方。
陈靖仇是陈国皇室唯一的遗族,陈辅为了让他复国,把毕生所修的鬼谷之术倾馕相授,但是陈靖仇就像他的先人陈叔宝一般,只知风花雪月,对鬼谷之术总是不用心学习。前些日子陈辅得知上古神器昆仑镜就在自己所住的山脚下的一个洞里,所以今天陈辅就带东靖仇去寻找。
但话虽这样说,山脚下的那些魔物陈靖仇还是对会得了的,不仅如此,陈靖仇还从一个妖怪的身上得到了一件印着“洞察光环”四字的宝环,看来是一件防身的好东西。
伏魔山是以前昊天大帝镇压魔物的神山,妖气稍重的妖魔是无法靠近的,只有一些小妖魔才能勉强靠近,陈靖仇很快就击败了那些挡路的家伙们来到了陈辅的身边。陈辅看了陈靖仇一眼,露出些许赞许的目光,但是为了不让陈靖仇得意忘形,陈辅还是狠狠地训了他两句。
陈辅将陈靖仇带入一个洞中,洞里的石壁上果然有一块古镜(作者语:真见鬼,镇压魔物的古镜这么容易就找到了,怎么这么多年来都没人来偷?),陈辅研究了一下,决定作法除去其寒气后再将其取下。
片刻之后,寒气消尽,陈靖仇上前去拿。不料镜子刚入手,一阵地动山摇的感觉旋即传来,一个青黑色的庞然大物从空中逐渐现形……
“是饕餮!”
陈辅大惊:“靖仇快走,这是上古魔物,你我都不是它的对手。”
“不,我们师徒共进退。”
陈靖仇哪肯丢下师傅自己逃生。
陈辅一掌将陈靖仇打出洞外。
陈辅这一掌用了七分真力,陈靖仇哪里禁受得住,当即昏了过去。
等陈靖仇醒来时,人已经在洞外,洞里已经被一层厚厚的冰丝封住。
陈靖仇又惊又怕,凑近看去,却看见师父陈辅正端坐在洞口,又目紧闭。
“师父!师父!”
陈靖仇大声唤着。
“靖仇……”
陈辅缓缓睁开眼睛:“我用毕生功力和元神之力造出这冰丝封住饕餮,当今世上能救为师的只有雷夏泽的公山铁,他是我的师兄,你快去找他,我只能支持一年,一年之后,饕餮将重降人世,你我之罪深矣!”
“师父放心,我一定找到公山师伯搭救师父。”
“去吧。如果找不到公山师兄,你就走得吧,走得越远越好。”
说完这句话,陈辅就闭上了双眼,任陈靖仇再怎么呼喊也不答话了。
陈靖仇无奈,只得决定当下动身去往北方的雷夏泽。
这一天,陈靖仇来到一个小镇,这个小镇是通往北方的必经之路,叫做月河镇。不料现在的月河镇正在举行什么祭祀,不准任何人通行,陈靖仇本想凭一身本领冲出去,但是看守过河的小桥的大汉告诉他一件宝贝的隐藏地,做为陈靖仇留下来的交换条件。
陈靖仇想想也不差这几天,就答应了。
于是大汉带他去镇上唯一的客栈后面找到了一个画着古怪蓝格子的宝衣,陈靖仇帖身穿好,果然觉得身体里充满了力量。
当夜,陈靖仇便寄住在这家客栈里。
可就在陈靖仇打算好好睡一觉,养足精神再上路的时候,这天夜里他居然听见了一阵奇怪的声音。
陈靖仇是练武之人,耳力自然胜过常人,细听之下,居然是男女交合之声。
陈靖仇本想努力睡觉,但是那声音居然越来越大,让他心详难捱,于是便披衣下床,循声而去。
顺着那动人的呻吟声,陈靖仇来到了柴房外。
陈靖仇听着那从柴房里传达室出的淫词浪语,心头火热,忍不住倚着门缝往里望去。
只见一个满头银发的女子只坐在一个男人的身上不停地上下起伏着,口来不断地浪叫着:
“啊啊…………好,好弟弟,你的肉棒越来越粗了,姊姊真是……真是爱死你的肉棒了……啊啊……姊姊的小穴……小穴要崩溃了……啊啊……爽……爽死姊姊了……”
只听那女子身下的男人发出声音来,居然还是个未曾变声的孩童声音:
“骚姊姊……你很爽么……那就再用力夹紧啊……”
“嗯嗯……姊姊……姊姊会用力夹紧的……”
陈靖仇在门外看到那一头的银发,不禁有些失望——原来是个老太婆吗?
可是听听声音又不像,而且那个男人听上去声音尚且年轻,又称这女子为姊姊,如果不是变态,那……
陈靖仇心下疑惑,便走到另一侧的窗外,用手捅开一个小洞,张眼望去,却是一个只有十五、六岁的女子正骑在一个十一二岁男孩身上不住套弄着。
再仔细看去,那少女居然连阴部的毛都是银白色的。
陈靖仇从未见过如此的女人,胯下的阴茎顿时怒胀起来,挺得老高,忍不住就对着眼前的这副美景手淫起来。
“姊姊夹得紧不紧……小朔你爽不爽啊……”
那少女双手抓着自己的一对椒乳,用力地挤捏着已经有点变得褐色的乳头,问着身下的男孩。
“好爽啊……小雪姊姊……我快要射了……”
“好……好啊……啊啊……嗯……你是要射在姊姊的小穴里……还是嘴里啊……”
“我想射在你的嘴里啊……”
“嗯……那……那你再忍一下下,让……让姊姊高潮了再替你吸出来好么?”
“好的,我会忍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爽……姊姊的淫肉穴……快……快溶化了……啊啊……小朔……快……快用力捏姊姊的阴蒂……姊姊快要来了……”
接着,陈靖仇听到了一阵“吱吱……”的声音,想是那男孩在捏搓那少女的阴蒂,那少女徒然尖叫起来:
“啊啊……啊啊……要死了……要死了……啊……用力啊,……用力捏吧……搓吧……捏破我的阴蒂……搓烂我的贱屄……姊姊的一切都是你的……啊啊……爽……爽死姊姊了……啊……”
那少女最后发出一声大得惊人的尖叫,双手用力捏住自己的双乳,一股奶水从奶头上标射而出,下身也同时标出一股浓浓的阴精,一股异常的香味溢了出来。
陈靖仇见了,心想若不是这女子已经有孕,那便是她天生尤物,在达到性高潮时会乳水阴精同时喷出,这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可人儿。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