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乾保和女儿

话说南宋年间,黄河地方这一年间发了几场洪水,庄稼都被大水冲的一干二净,到了年底,只是颗粒无收。朝庭却又忙着和北方的大金国征战不停,边关吃紧,不光不开仓放粮,还要地方官俯加紧征缴银钱粮草,自是一派哀鸿遍野。四处的乡民都已开始拖家带口的逃难投亲,那些无亲可投的,少不了就去买儿买女,要饭讨食了。

且说这离青龙县有一百多里的一个村子,只因为村周围种了不少柳树,名叫柳村。这年里也遭了一回水,收成虽说也被冲去了六七成,但因为村子靠了山,地势高出一些来,到还剩下一点儿糊口的粮食。所以年景也就比起那些个易子相食的州县好得多了。

这村中有一户人家,姓赵,只是住着父女二人。这个姓赵,名叫赵乾保之人虽说也曾有了两个女儿,却也只有三十七,八的年纪。在这柳村之中,只要提起这个赵乾保来,同乡四邻无不摇头走避的。却因此人原来是一个痞棍,家中本来也不算是十分穷苦的人家,倒也有吃有穿,可这个自从她父母驾鹤以后,便把家产败个精光,原来这人一不会读书写字,二不会务农经商,却是每日里只在那青龙县城里吃喝嫖赌。不出几年就落的个家徒四壁,本来娶的一个老婆也穷病交加,只留下两个丫头,便两脚一蹬了。这赵乾保没了家产挥霍,每日里衣食不着,只好仗着身子到还长的结实,去给一家地主家里当了打手,加上此人本就是个混混出身,这一来如鱼得水,狗仗人势,便到处欺压乡里,横行不法了。 却说天理循环,报应不爽,这一年里,那家地主让这洪水一冲,偌大的家产净成了一片汪洋,还又得罪了官府,只好举家远出投亲去了。这赵乾保没了衣食父母,赶上这场大水,又惹的相邻人见人厌,没一个人愿意帮助救济的,这下半年来,已是到处欠债,衣不遮体了。

如今没了生计,这赵乾保早在三个月前就已经把一个大一点儿的,小名儿叫香儿的女儿给卖了出去,但天灾未去,虽然这个女儿还正是十六,七岁的年华,又出落得十分娇美,却也只卖了三十几两银子。因还不如好年景下的两头黄牛值钱,这小女儿便留了下来,还好有这三十几两的银子,却也紧紧张张的过了两三个月。 这个小女儿,小名叫做秀儿,今年才是十三,四岁的年纪,却已是长的婷婷秀秀,娇娇嫩嫩,一脸的俊俏,一身的苗条。虽然每日里穿的尽是些补丁破衣,连件完整的衣裤都没有,但也挡不住那满身的秀气,反衬的那未长成的少女身段,更是让人觉得青春娇美,可爱喜人。只是一天到晚田间地头,火炕灶台的,烟熏火燎,尘土满面,见不得一个头脸整齐的时候罢了。

这一天,这丫头正在灶台边上煮饭,眼望着锅里的一些南傍国和野菜熬成的稀粥,心里不住的嘀咕:眼看缸里的一点杂粮,也快告底了,这一两天中,如不想想办法,挨饿倒也罢了,只怕自己也要步了姐姐的后尘。不由得向后屋床上躺着的爹看了一眼。

这赵乾保自从将女儿买了三十几两银子,只留下五两来,买了家中度日的盐米。剩下的却都是自己拿了去喝酒赌钱。今天不想一场狠赌,却是输了个精光,待要和庄家混赖,不想自己一人,寡不敌众,又被同赌那几个混混打了一顿。好不容易回到家里,这小女儿又跑来道:家里的嚼用快要没了,问自己如何是好?这赵乾保一肚子火,正没好气,于是狠狠骂道:“吵什么吵?又还没饿死你这贱丫头!大不了明天我再去把你也卖了,只怕也值不了几个钱!”说着伸手便往女儿胸前抓来。秀儿听罢,吓了一跳,只叫道“不!不要!”转身便逃,还没等她爹伸手抓到,已经两蹦三蹦地逃到外间屋中。赵乾保见女儿逃出屋去,他被混混们打得浑身疼痛,也不再追,冲女儿瞪了一眼,便倒头一躺,窝在床上休息喘气。

秀儿见她爹没有追来,便又回到灶台前到水添火,小心翼翼的做起晚饭来。 这时赵乾保见女儿向自己看来,便狠狠的咧嘴奸笑道:“贱丫头,你怕什么!你那姐姐到了大户人家,吃香喝辣,又什么不好的!只是忘恩负义,也不知往家里寄带些银子回来,他妈的!你可不要学她,将来别忘了好好孝顺你爹。”

秀儿听了,心中又气又恨,暗骂爹爹无情无义。回过头小声恨道:“姐姐让你糟踏了,又卖了给人家做小,如今又要卖我,娘在地下知道定不饶你!”赵乾保一听秀儿提到她娘,瞪眼怒道:“敢跟我顶嘴?你这贱丫头,是不是皮痒了?”说罢坐起身来。

这赵乾保平日里对两个女儿,稍有不对便拳脚相加,见他说打,秀儿吃了一惊,但见爹爹并未站起,也就没有逃开。小声分辨道:“爹爹要卖了我们,女儿也无话说,只是怎能对姐姐做那样...的...那样的......”一句话还没说完,忽然羞得满脸通红,急忙把头转过。

赵乾保坐在炕沿上,用眼打量着女儿,狞笑道:“老子把你们这两个贱丫头从小养活这么大,让你们伺候伺候难道还有不对?”秀儿红着脸低头小声道:“你...你是我们亲爹呀!竟然还说这种...这种话...

让我们怎么见人?我还不如...不如死了得好。”

赵乾保见女儿害臊,说话吞吞吐吐,蹲在灶台前让炉火照的小脸通红,也不知是脸嫩还是火光,显得又是可怜又是可爱,不由得心中一动。淫笑着对女儿道:“那又有什么关系?反正她也要让别人享用,还不如把这头一回让她爹来疼她,以后也可少受点罪。嘿嘿,就当她孝顺老子好了。”说罢,便不住用目光上下打量秀儿。

秀儿听他越说越不像话,已是无言可对,他又是自己的亲爹,做女儿的,也不好开口去骂,只又羞又恼,把一张小脸直低得抬不起来。

这赵乾保越发得意道:“贱丫头不说话,是不是也想像你姐姐一样,享受一下滋味?”

秀儿吃了一惊,急忙抬头叫道:“我不要!我不要!”不料正对上赵乾保那如同舌舔一样的目光,再看见她爹一脸的淫笑,正死盯着自己不怀好意的上下打量。又吓了一跳,不敢再多说,忙回过身去默不作声,继续添火做饭。 赵乾保见了女儿羞羞答答的样子,更是心痒难搔,坐在炕沿上盯着秀儿的身子,越看越爱,只恨不得合口水生吞了下去,对这个出落得花朵一般的女儿,早就有心染指,只是却又实在的舍不得动她,这倒不是良心发现,只因为这赵乾保上次卖大女儿时,因被发现是被破了身子的,硬是被买家从讲好的六十两银子中扣了一半回去,事后着实后悔了好几天。这才对小女儿手下留情,一直没有动她,秀儿也才保得了清白。

却说这秀儿,两手抱着膝盖,蹲在灶台前,只拿着一根烧火的棍子,不时的往灶台里捅上一两下,便就动也不动的看着火光发呆。想着自己这一两天就要被卖与别人为奴为婢,心中凄苦,忍不住眼中便流下两行泪来,都滴在胸口衣襟之上。又想到那天姐姐被卖之前,和自己两人撕扯抵敌不过,让这禽兽不如的爹爹奸淫凌辱,自己无力阻挡,吓得在水缸后面躲了一宿。这番只怕要轮到自己了,不由得又是一阵心慌意乱,想到那天姐姐和爹爹的样子,登时又羞得红霞扑面,心如鹿跳,身子如同火烧一样...

... 偷偷回头看了赵乾保一眼,见他还在炕上半躺着,也没挪动,稍稍放了点儿心,便又回头想着自己心事儿。 那一天,也是傍晚时分,这赵乾保在外和人伢子谈好了卖女儿的银两,手中拿了头款,在城里一赌,不想又赢了几两,心里着实高兴,卖女的一点点内疚,早就不知所踪。又去喝了二两,酒气冲天的就回到家里 进门之后,一眼就看见两个女儿正坐在炕沿上,拉着手已哭的泪人儿一般。心里一阵不痛快,冲着两个女儿嚷嚷道:“别哭了!有什么好在这儿抹泪儿的!又不是要你们去寻死,都给我闭嘴!”

姐妹俩见爹爹回来,又喝得一身酒气,定是已收了人家的银子,见事已至此,哭也无用,便都收了泪,默默无语的坐着。

赵乾保见状又道:“你们别在这儿垂头丧气的,告诉你,老大已让我定给了青龙县的鲁老爷,这个鲁老爷家中可是有钱,大丫头今后那是去享福的!高兴还来不及呢!”见两个女儿都不答话,又瞪眼骂道:“别在家里给我摆着一副哭丧的样子,烦不烦人!”

今年四乡连遭洪水,家境不好的人家,都在卖儿卖女,见得多了。姐妹俩心中早知道自己只怕也躲不过去,如今事到临头,也没别的办法,只好认命了。

这两个丫头,穷人家的孩子,从小就很懂事儿。对爹娘又是十分的孝顺,虽然这爹是这个样子,但从来也都是逆来顺受,百依百顺的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