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男真经

童男真经,是一本极邪淫的书,此经记载一招「摄阳之术」,就是男人和男人交媾,摄取对方之元阳精气,传修练此中淫功可青春永驻,甚至长生不老。

长安城中有一个有钱有势的暴发户,主人南宫豹今年三十壮年,容貌俊酷,身材粗犷,是一个重色欲强的男人。

他一共收了秦、李、萧、白四房男妾,个个俊美标致,乃男人中的极选,府中上下都在他们姓氏后加「郎君」称呼。

南宫府的后花园中传来一阵男人嘻笑声,那南宫豹和众男妾都全裸身子在玩蒙眼抓人的游戏。

「呵呵~官人我在这啊~」「官人来抓我啊~」众男妾边跑边拍手,嘻笑叫道。

南宫豹循声一个箭步上前,抓到了秦郎君,「哈哈哈!被我抓到了吧!来,让我猜猜是谁。」南宫豹从背后抱住秦郎君,他双手抚摸秦郎君的脸颊、胸膛,轻搓乳头,再摸到秦郎君跨下阳具。

「是秦郎君对吧。」南宫豹扯下眼上丝巾一看,果真是秦郎君。

「官人真厉害,给您猜中啦~」秦郎君侧头淫笑道。

「那是当然的,嘿¨抓到的人该怎处罚呢~」南宫豹轻咬秦郎君的耳肉,低喃道。

「呵呵~」秦郎君反过身把嘴凑上,将舌探入南宫豹的口中,和他交缠着。

「唔¨啧啧┅」两人嘴舌激情缠吻,手在比彼此发热的肉体上爱抚搓磨着。

秦郎君把舌伸出南宫豹的嘴,顺着南宫豹的下颚、颈部舔到那对硕大结实的胸肌上,他用舌去逗弄南宫豹乳头上挂着的小铃铛,发出清脆的声音,南宫豹的乳头被滚动的铃铛轻扯着,酥麻快感急涌而上。

秦郎君再缓缓滑下,来到南宫豹那满布黑亮耻毛的腹部,他握着南宫豹那根坚挺粗大,红通炙热的阳具磨擦拍打自己的脸颊。

一旁的三个男妾看的淫欲高涨,炙火燃烧,也走上前,一人和南宫豹舌吻,一人舔逗乳头,一人爱抚搓捏结实混圆的臀肉。

「哦┅」南宫豹一次受到四方涌袭的快感,禁不住呻吟起来。

秦郎君握住南宫豹的阳具送入口中,他用舌尖舔逗龟头上 着的珠子,珠子不住滚动刺激龟头眼,让南宫豹爽到极点。

南宫豹再也按耐不住心中已高涨熊烈的欲火,他把秦郎君压在草地上,抬起他的双脚搭在自己的肩上,手指抹上口液探入秦郎君的淫穴中抠弄,然后握着自己那根蓄势待发坚硬勃挺的大阳具直入幽穴寻密探所。

一旁的三个男妾,一人躺着被另一人抽插,另一人又在从后头插上,成迭罗汉之姿。

「哦¨哦¨啊┅啊┅」花园中淫声阵阵,肉体相碰声啪 啪 做响。

「哦¨哦¨官人¨再深入一点¨哦¨对¨再用力些¨哦¨好爽¨哦┅」秦郎君紧抱着南宫豹汗汁满布的身躯,不住发浪淫叫着。

「呵¨呵¨小淫男¨我¨我插死你¨哦~哦~」南宫豹发狂般的用力猛插,吱吱声响;那两粒睾丸拍打着秦郎君的臀肉,啪啪作响。

「哦¨哦¨哦¨」一旁的三男妾亦是做的如火如荼,激战连连,白郎君跨在萧郎君面上,将阳具塞入白郎君嘴中吹含,李郎君则奋力的奸淫白郎君湿润的菊穴幽沟。

一会儿,南宫豹高潮来袭,他抽出青筋暴突,红润炙热的阳具塞进秦郎君的嘴中,跟着,噗吱一声,白稠稠的琼液泄满秦郎君的口中嘴边都是。

秦郎君一脸淫荡的伸舌舔拭着那腥浓鲜美的玉液。

「呼¨呼¨爽¨真爽┅」南宫豹摊在秦郎君的身上喘息道。

接下来,秦郎君加入三男妾中,两人一对,上演激情惹火的活春宫给南宫豹看。

「哦¨哦¨哦¨啊┅」四人享受着肉体交欢的高潮快感,不一会,阵阵琼浆玉液泄满身上穴中。

四人泄完后,纷纷爬到南宫豹身边,吻成一团。

南宫豹有一独子,是和已被他休去的妻子生来传香火的,

他叫南宫齐,他遗传到父亲俊美的面孔,但他十分不喜南宫豹荒淫的行为,便离家到苏州书院读书。

日子悠悠过去数月了,南宫齐心想也很久未归看看,他便收拾些衣物,打了个小包袱,准备回家住些天。

他一路北上朝长安而行。

这一日傍晚,南宫齐来到一个小镇上,他想天也暗了,便间客栈歇脚过夜。

南宫齐把包袱放在客房中,便下楼找了个位子,叫了几样小菜来吃。

「喂!你听说没,最近南边好多城镇的男子都离奇死亡,而且他们的尸体都像被吸乾似的,真可怕。」隔壁桌的中年男子对友人说道。

「当然知啊!总理衙门也派出『捕神』要来缉凶了,我还听说凶手已往北而行了。」友人惊恐的回道。

「那搞不好已到我们这了吗!我看要小心才是喔。」中年男子小声说道。

「竟有这种事啊¨那我可要多小心,快些回家才是┅」南宫齐心道。

「唉呀¨这不是『捕神』吴耀大人吗?欢迎欢迎。」掌柜的满脸笑容上前说道。

只见一名英俊冷酷的高大男子走进客栈,他一身精壮结实的肌肉,魁武粗犷,背后配着一把长剑。

「啊¨捕神来了。」「难道那凶手真来道这了┅」刚才对话的两人低咕道。

「他就是捕神¨竟如此的俊呐┅」南宫齐忍不住赞叹,心中暗喜。

「掌柜的,给我一间房间,我要在此过夜。」吴耀冷峻的说道,直上楼去,掌柜急忙跟上招呼。

当晚,南宫齐正自熟睡中,忽听远处一阵男子凄惨叫声,划破宁静的夜空。

「发生什么事了?」南宫齐跳下床,开窗欲探看究竟。

「砰!」隔壁房的窗子一声响被撞开一道矫健的身影飞出。

「是捕神!难道是凶手行凶了┅」南宫齐急忙披上衣衫,出客栈快步跟去。

吴耀的身手飞快直奔一坐竹林而去,南宫齐远远跟在后头。

竹林中,一名身穿黑色薄纱衣衫的长发男子站在一具全身乾枯死去的裸男尸前,他脸上围着一张黑色丝巾,看不清面孔。

「黑罗!你为了修练『童男真经』上的淫邪功夫竟害死这么多男子!我今天一定要你正法伏案!」吴耀抽出长剑直指黑罗怒喝道。

「哼!你竟跟到这来了,不过¨你能耐我何呢?」黑罗一双抹着深蓝眼粉的媚眼看着吴耀。

「这次不会让你跑了,看剑!」吴耀一剑快狠的砍向黑罗。

黑罗身子异常灵巧的避开,袖中甩出数跟长针飞向吴耀。

「铛!铛!铛!」吴耀举剑尽数挡下,「可恶¨再吃我一剑!」吴耀长剑飞快刺去。

「呵呵~太慢了。」黑罗翻跃过吴耀头上,袖中长针再出,刺中吴耀的背。

「啊┅」吴耀叫了一声,反身举剑护在自己面前,背上被刺中的长针伤口不断炙热起来,很快的散布全身。

「你中了我的『烈阳金针』,待会你就会阳具暴起,淫欲难耐,如果你没在一个时辰内和童贞之男交媾,泄去阳物中剧毒,那你就会爆阳而死,呵呵呵~」黑罗得意笑道。

「可恶¨你┅」吴耀撑着剑怒视着黑罗,他的身子越来越热,跨下的阳具果真直直硬挺起。

「哈哈哈┅吴耀,你还是快找个童男泄欲吧!如果不愿,那你就等死吧!我不奉陪了。」黑罗笑了笑,转身没入林中。

「吴大人¨吴大人¨」躲在一旁的南宫齐见黑罗走了,才敢现身,快步上前扶住吴耀。

「你¨你是┅」吴耀痛苦的看了看南宫齐一眼。

「我¨我叫南宫齐,我偷偷跟着你来的¨你伤怎么样?」南宫齐问道,眼睛却不住瞄着吴耀那根明显突出的阳具。

「我¨我好难受┅好痛苦┅」吴耀跌坐在地,他的双手紧按着那根充满淫欲的阳具,额上热汗直冒。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