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蹄下的黑玫瑰 11-完

(十一)暴风雨之夜
「轰隆」一个响雷,黄豆大的雨点落了下来,打在屋外院内的芭蕉树上「沙沙」作响。
「不知道林姐怎么样了。」
柳筠趴在窗台上,望着屋外的雨帘。
「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把她救出来的。」
吴玫一边安慰着她,一边接过旁边的年轻人端过来的两杯热茶,递一杯给了她。
「我们今晚就行动么?」
柳筠焦急地问道。
「不行!」
没等吴玫回答,旁边那位年轻人便冷冷地说,就是这个年轻人把她们俩接应出来的,自从柳筠见到他之后,就没听他说过一句话。
「哑巴说的对,现在敌人一定加强了防范,如果我们贸然行动,必定会得不偿失,受到更大的损失。哑巴,立刻命令五号和九号严密监视特高课的一举一动,一有特使的消息,马上来汇报。同时叫特别小组随时待命。」
吴玫斩钉截铁地说。
那个叫作〔哑巴〕的年轻人一声不吭地转身出门,消失在茫茫的雨夜之中。
就在黑玫瑰组织在为营救林芝而作努力的时候,美丽的女特使正在日本特高课的地下审讯室里遭受着野兽般的暴虐。
「你到底说不说?」
青木源丢掉手中打折了的竹鞭,气喘吁吁地问道,一旁的随从连忙上来给他点上了一支烟。
林芝被吊绑在一根「十」字形的柱子上,身上早就被剥得一丝不挂,雪白的肉体上布满了纵横数十道的鞭痕,乌黑的长发被汗水浸湿了,凌乱地披散在圆润的肩上,由于被吊离了地面,她只好勉强用脚尖站着。
「呸!有本事你就打死我,要想找到」黑玫瑰「,简直是做梦!」
虽然刚刚遭受了酷刑,但林芝丝毫没有屈服的意思。
「妈的,我叫你嘴硬!」
青木把手中的香烟伸到林芝的赤裸的胸前,燃烧着的烟头烫向她高耸的乳房上那嫣红凸起的乳头。
炽热的烟头给乳头带来一阵剧烈的疼痛,林芝的额头上顿时冒出了汗珠,但是这个坚强的女战士咬紧牙关默默忍受着,一声不吭。
「把这个臭娘们给我带到这边来!」
青木失去了耐性,他决定不再拷打这个冷艳的俘虏,命令手下把林芝带到审讯室角落的水泥台旁,脸朝下重新捆绑了起来。
林芝被迫叉开双腿站在台子旁,上身被按倒在台面上,四肢呈「大」字型被四条锁链紧紧拉缚住,这样一来,她那雪白丰满的大屁股就被迫高高翘起,肥美的阴唇和菊花般盛开的屁眼一览无遗地暴露在了众人的面前。
「嘿嘿,叫你尝尝这个的滋味!」
青木打开了一瓶「畜用催情剂」,挤出里面淡黄色半透明的药物涂在林芝的花瓣上。
「畜生!」
林芝大骂着,但她知道反抗是徒劳的,所以干脆无动于衷,任青木所为。
青木淫笑着,把瓶口对准林芝红褐色的屁眼,轻轻塞进去一截,把剩余的半瓶催情剂全部挤进了她的肛门里。
青木做完这一切,挥了挥手让手下都退了出去,他准备独自享用这只美丽的猎物。
「这就是你对抗大日本皇军的下场!」
青木解开裤子,掏出勃起的硕大的阳物,把龟头从后面对准了林芝的下体,然后蘸着从花瓣和屁眼里溢出来融化了的催情药物,开始在股沟里上下来回地摩擦滑荡。
「哼!那又怎么样?你现在也不就只有这些手段对付我!」
林芝冷笑一声,回答道,「实话告诉你不妨,你们的特派员美智子早就被我们在火车上干掉了。而我则是黑玫瑰组织的特使,那个猪头吉田组长,也是被我亲手除掉的,你要想见他,只有到地狱去了!」
青木气得浑身颤抖,一咬牙,把粗大的肉棒狠狠地插入了林芝的阴道。
由于催情剂的作用,林芝的花瓣里已经分泌出大量的淫水,加上药物本身就有润滑作用,所以青木的肉棒虽然粗大,但是在里面丝毫没有滞涩感,他现在如同一头被激怒的野兽,按着林芝浑圆性感的臀部,疯狂地抽插着。
林芝趴在台子上,闭着双眼,默默抵抗着体内催情剂和蜜穴里快速抽插的肉棒所带来的性快感,依旧一声也不吭。
「妈的,你给我叫,给我叫!」
看到林芝始终没有屈服,青木恼羞成怒,一把抓住林芝散乱在水泥台子上的青丝,狠狠地往后拽着。
「呸!」
林芝一扭头,一口带血丝的唾液吐在了青木的脸上。
青木斥骂着,把整个身体压到了林芝的雪白的肉体上,肉棒紧紧顶到阴道的深处,无可奈何地把精液射在了她的体内。
一个闪电过后,雷声夹杂着风雨之声,在屋外肆虐着。
屋里一片寂静,青木没有从自己身上得到什么,已经灰溜溜地出去了,林芝轻轻喘了口气,放松了一下自己因与强暴对抗而紧绷的身体,然而就在这时,她忽然感到下体一阵酸麻,身体也开始躁动,原本已经恢复正常的花瓣又开始分泌出大量的淫水,肛门里也渐渐发痒发热。
「这是怎么回事?」
林芝把泛红的脸颊贴在冰冷的水泥台面上,轻轻晃动身体,让发涨发硬的乳头在粗糙的台面上磨擦着,以减轻体内莫名其妙重燃的欲火。
「啊……啊……哦……啊……」
见屋里空无一人,林芝不由地发出了呻吟声。
「嘿嘿嘿嘿,想不到连青木课长的大鸡巴都满足不了你。」
正当林芝忘情地呻吟宣泄心中欲火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淫笑声,袁天如同幽灵般出现在了屋里。
「怎么样,美人,要不要我来帮你泄泄火啊?」
袁天的魔掌搭在林芝光滑洁白的脊背上,轻轻抚摩着,林芝停止了呻吟,一言不发。
魔掌继续抚摩着,滑到了肥厚的臀部上,揉捏着两个半圆形的肉丘,然后一下子伸到了湿滑的股沟里,拨弄起充满淫水和精液的花瓣来。
「啊……啊……啊……你……不要……啊……」
在袁天熟练的拨弄下,阴道一阵抽搐,淌出了大量白色的粘稠的淫水,林芝终于忍不住再次呻吟起来。
「快说,要不要我来帮你消消火啊?」
袁天知道刚才青木给林芝上了过量的催情剂,其药性现在才真正发作出来,不紧不慢地脱下裤子,露出一柱擎天的肉棒,轻轻地在后面点戳着林芝的大腿和臀部。
「你这个……混蛋……啊……要想上……就……快点……啊……」
林芝两腮酡红,屁股努力扭动着。
「你要是不求我,我这就走。」
袁天离开林芝的身体,转身就走,「不!啊……」
林芝脱口而出,但立刻意识到了自己流露出的媚态,羞红了脸连忙闭嘴。
「不要我走?哈哈,那就快求我插你啊!」
袁天再次脱下裤子,把龟头对准林芝那小巧的菊花般的屁眼,轻轻塞进去了一点。
「啊……快……啊……求…求求你……快……插进去……啊……」
林芝的矜持终于在催情药和袁天的调弄下崩溃了,浑圆的大屁股在有限的空间里向后挺动着,终于把袁天那粗大的肉棒吞噬在窄窄的肛门里。
「快……哦……快……快插……啊……」
既然已经放弃了尊严,林芝干脆暴露出放浪和淫荡的一面,浪叫着配合着身体后面肉棒的快速抽插。
袁天感到身下这个女人窄窄的屁眼紧紧包裹着自己的肉棒,肉棒的每次出入都会引起她美妙的吟唱,于是忍着下体的剧烈快感,用两手紧紧抓住雪白屁股两边的浑圆肉丘,加快了肛交的速度。
「啊……啊……插……我……下面……」
林芝喘息着哀求着,显然阴道里的催情剂起了作用。
「什么?哪里?」
袁天明知故问。
「我……我……的浪穴……快……插我的……浪穴……啊……」
冷艳的女特使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骚货,袁天满意地从她的肛门里拔出肉棒,对准她湿得不成样子的蜜穴,「噗嗤」一声插了进去,然后猛烈地干起来。
「啊……啊……我……不行……啊……要……要泄了……啊……」
林芝再也忍受不住这样的抽插,浪叫着达到了高潮,袁天见她已经屈服在自己肉棒的淫威之下,便一松懈,精液狂喷而出,美丽的女特使再次被奸淫了。
(十二)催情剂的余威
七寸长的刀口,从左胸腔斜着向上,一直划到右脖喉,刀口的深浅从头到尾几乎完全一致,由于杀手使用的是一把极锋利的武器,加上手法的高超,所以体内的鲜血一点都没溢淌出来。
真正的中田美智子现在静静地躺在地上,她那美丽的脸庞已变得苍白而毫无生气,黄绿色的呢制军服和黑色的高统军靴上沾满了污秽。
小小的审讯室里站着几个人,一个两鬓斑白的老者坐在藤椅上,黑色的和服直垂到地上,干枯粗糙的手中抓着一根黑色的拐杖。
特高课课长青木源和袁天笔直地站在一旁。
「就是她?」
老者忽然用拐杖指了指前面柱子上捆绑着的林芝,开口问道,「杀了美智子?」
没等旁人回答,林芝便开口骂道:「不错,就是我杀了你们的特使!有种的就快把我杀了!」
她身上已换上了一件干净的衣服。
「矢代,去,把她解下来。」
老者不紧不慢地说道,他身旁的一个精瘦的年轻人应声上前,开始松解林芝身上的绳子。
「鬼冢会长,她……」
青木源上前两步,低下头刚要说什么,却被老者的拐杖推开了,他只好悻悻地站回原处。
这个老者便是日本特务组织黑龙会在华东六省分会的总会长鬼冢之治,虽然黑龙会不属于日本军方,青木源与鬼冢之治也没有隶属上的关系,但由于黑龙会会长头山满道与日本军政界高层有着特殊的关系,使得黑龙会在日本人心目中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
被从柱子上解下来的林芝揉搓着自己的手腕,一言不发,怒视着眼前的仇敌。
「矢代,你去试试她的功夫。」
鬼冢继续对身旁那个精瘦的年轻人说道。
「呀——」没等鬼冢说完,林芝便猛然向坐在自己面前的这个老头击出了一掌。
「啪!」
的一声,林芝的出招被那个叫矢代的年轻人接了过去,接着反手一记回击,林芝刚刚格开,对方又是一拳击了过来,林芝侧身闪过,顺势钩住了对方的手腕,轻轻一带,想把矢代甩出去,但没想到自己由于这几天连续受到敌人的蹂躏和奸污,身体已经非常虚弱了,这一带非但没有把对方甩出去,反而差点使自己摔倒。
「嘿呀!」
矢代乘机搂住了林芝的腰,使出柔道中的摔法,把这个倔强的美女压在了自己的身下,林芝拚命挣扎,但矢代那强有力的臂膀和身体牢牢地按着她那虚弱的身体,使她动弹再也不得。
「哼,凭你的武功,杀不了美智子!」
鬼冢从椅子上站起来,对倒在地上喘息的林芝说道,「到底是谁杀了我的干女儿?」
林芝一言不发,鬼冢又「哼」了一声,对矢代说道:「既然这个女人承认是她杀了你的未婚妻,那么就应该由她来替代你未婚妻的职责。」
***********************************
夜已经深了,吴玫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用手抚摸着被窝里自己赤裸滚烫的胴体,心里荡起了一阵阵的涟漪,回想起前一段时间的经历,彷佛是在梦中,自己被日本特务和汉奸所擒,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屈辱和摧残,敌人在她成熟的身上疯狂泄欲,强奸、轮奸、口交、肛交的次数连自己也记不清了,大量催情剂的使用,使得她的肉体对肉欲的需求达到了敏感的极限,而一想起自己甚至在狼犬的奸淫下也达到了极度的高潮状态,不禁面红耳赤,下体一阵空虚。
「啊!我……我究竟是……」
用手摸摸大腿根部,发现竟然已经分泌出大量的淫水,把床单都打湿了一片,吴玫用手揉搓着发硬变大的乳蒂,轻轻发出了喘息声,她知道这是由于曾经被施用过的畜用催情剂在自己体内所留下的后遗症,只好用手淫来解决。
「啊……啊……」
正当吴玫抵抗着体内的阵阵性欲时,忽然从隔壁柳筠的卧室里传来轻轻的呻吟声。
「是柳筠,她也……」
吴玫心中泛起一阵酸痛,自己是残花败柳,被敌人糟蹋算不了什么,但柳筠这年青女孩子也遭到了摧残,实在是可怜。
想到这里,吴玫再也躺不住了,她起身披上一件睡衣,轻轻开门,走到走廊上,隔着柳筠卧室的门,听里面发出的声音。
「啊……哦……快……来人……啊……操……操我……啊……」
里面的淫声浪语断断续续,听得吴玫心跳加速,双腿发软,她不由自主地轻轻推开房门,从门缝里偷偷瞧进去。
只见宽敞的床上,一具雪白的赤裸胴体正扭动翻滚着,柳筠那姣好的脸上净是妩媚之色,火红的双颊,欲滴的眼波,两只手在自己涨鼓鼓的乳房上揉搓着,涨红的乳晕上两只涨大的乳头高傲地耸立着。
而最让吴玫吃惊的是她看到在柳筠雪白的屁股下,大腿根里竟然夹着一根黑色的胶棒,插在肥厚的阴埠中,泛滥的淫水顺着胶棒流淌了出来,流得到处都是。
「啊!玫姐!你……我……」
正当柳筠沉浸在自慰的高潮当中时,吴玫猛然推门进去了,柳筠手足无措,慌忙遮掩自己身下的假阳具。
「不,柳筠,不要怕,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
吴玫连忙说道,「你看,我也……」
她掀起自己的睡衣,分开双腿给柳筠看。
柳筠惊讶地看到吴玫的下体也已是一片狼籍,大量的淫水打湿了茂盛的阴毛,顺着雪白的大腿流了下来,甚至都流到了脚踝。
「玫姐,你……」
「柳筠,这不是我们淫荡,而是那帮畜生给我们用了大量的催情淫药,药性还没完全消耗干净,所以我们才会这么有性的冲动。来,让姐姐来帮你……」
吴玫坐在了柳筠的身旁,开始轻轻抚摸她那高耸的臀部,「啊……啊……玫姐……」
柳筠重新开始呻吟,柔软的腰肢款款摆动着。
吴玫的手慢慢抚摸到了阴部,猛然抓住了胶棒留在柳筠体外的半截,轻轻抽动了一下。
「啊……啊……快……插……啊……」
随着柳筠的浪叫,吴玫手中的胶棒开始一下一下在她的体内进进出出,淫水流得更多了。
「哦……我……」
看着柳筠的样子,吴玫也忍不住了,她不由自主地甩掉睡衣,把整个滚烫的身子贴到了柳筠的身上,四只荡漾的乳房揉挤在了一起,四只发硬的乳头拚命磨擦挤压着,两个绝色艳女的嘴里发出了勾人心魄的淫荡之声。
「啊……玫姐,我……我们一……一起来……」
柳筠跨坐在了吴玫的身上,抱起了她的一条修长大腿,扛到了自己的肩上,把露在自己下体外的胶棒头对准了吴玫的花瓣,然后一耸腰,胶棒的那一头便轻松地插进了吴玫那湿润的阴道。
「啊……好……舒服……啊……好妹妹……快……姐姐好舒服……啊……」
吴玫搂住柳筠,拚命晃动着雪白大屁股,享受着胶棒的抽插,柳筠也拚命回应着,前后耸动着身子,两个人的淫水交织在一起,流满了两个肥厚诱人的臀部。
「好妹妹……我……要……」
吴玫把一切尊严和矜持都拋在了脑后,她现在如同一头发情的母兽,跪在床上,高高撅起雪白的大屁股,自己用双手分开了左右两瓣臀部,露出后面红褐色的肛门,哀求着柳筠。
柳筠迟疑了一下,还是用手扶住吴玫的屁股,把露在自己体外半截的胶棒对准她的屁眼,轻轻插了进去。
「啊……天那……好……爽……啊……你……快……操……操我的……屁眼……啊……」
随着胶棒在两个女人阴道和肛门里的抽插游走,浪叫声越来越大,「噗嗤噗嗤」声不堪入耳,有时是柳筠的阴道夹住胶棒在操吴玫的屁眼,有时则是吴玫的屁眼夹住胶棒在插柳筠的阴道,催情剂的余威肆虐着两个美女的肉体,使她们终于在淫叫声中双双达到了高潮。
(十三)黑龙会的介入
当屋里的人陆续走光以后,门「光当」一声关上了,林芝被矢代从身体下面放了起来。「滚开!」林芝一把想把矢代推开,然而手刚伸出去便被矢代抓住了,「你杀了美智子,我要你来代替她!」矢代操着不太流畅的中国话说道。
「你休想!」林芝奋力挣脱着,矢代抓住她的衣领,狠狠地把她摔倒在地上,然后扑了上去,开始撕扯她的衣服。「滚开,你这畜生!」林芝知道他想干什么,怒斥着想把他推下来,但是由于身体本就虚弱,加上刚才和矢代的打斗又消耗了仅有的体力,所以根本无法抵抗野兽般的矢代。
在衣帛撕裂声中,林芝很快被剥得一丝不挂,她像一只被饿狼扑倒的白羊,拚命反抗着,雪白的肉体扭动挣扎。「来吧,美人!」林芝的反抗激起了矢代的兽欲,他用自己的一只手抓住林芝的两只手腕,强行按过头顶,使得林芝那丰满的双乳向上高高耸起,接着用另一只手掰开了林芝修长的大腿,露出了鲜艳诱人的花瓣。
林芝又气又急,高挺的胸脯急速起伏着,拚命想夹紧的大腿偏偏一点力也使不上,只好眼睁睁地看着矢代脱掉裤子,露出颤巍巍的粗大肉棒。
「到底是谁杀了美智子?他人在哪里?你说不说?」矢代把自己涨大的阳物顶在林芝的花瓣上,轻轻研磨着。林芝知道自己难以逃脱被再一次奸污的命运,她停止了无谓的抗拒,但是嘴里依旧不停地骂着。
矢代见自己身下被制服的美女依旧没有屈服,便用一只手抓住林芝的一只脚踝,向上提起来,使得林芝的下体暴露得更彻底,然后将粗大的肉棒缓缓插进了阴道中。
「啊……畜生……」和吴玫与柳筠一样,由于身体被施用过催情剂,所以下体一旦有男人的阳物插入,体内蕴藏着的性欲饥渴便立刻迸发出来,尽管是被强迫性交,林芝还是有了快感,花瓣出也开始分泌出淫水,嘴里虽然辱骂着,但肥美的臀部却不由自主地随着矢代的肉棒的抽插而开始上下耸动起来。
「小骚货!真是够味,比美智子强多了!」没想到身下这个赤裸的绝色美女的反应这么强烈,这倒有些出乎矢代的意料,他把林芝的两条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压在林芝的身上,两只手分别抓住林芝的两只手腕,开始拚命抽插。
「啊……啊……你……哦……你这个……啊……畜生……啊……」林芝感到矢代坚硬的肉棒一下一下狠狠地撞击着自己的花瓣,肉棒的每一次抽离阴道,都带出来大量的淫水,每一次插入阴道都彷佛是顶到了自己的脑门上,而矢代的嘴则在自己涨红发硬的乳头上允吸着,同时还用牙轻咬着,这一切所带来的快感和羞辱同时撞击着自己顽强的意志,终于,她再也抵抗不住肉体对肉欲的渴求,开始发出淫荡的浪叫声。
「啊……」林芝雪白赤裸的胴体被矢代翻了过来,肥厚的臀部被高高捧起,使得沾满了淫水的花瓣清晰地暴露在矢代的眼前,她现在如同是一具失去思维的行尸走肉,任由敌人摆布。
矢代看看林芝被自己的肉棒干得有些红肿的花瓣,再次把始终未泄精的肉棒顶了进去。「啊……天那……啊……啊……不……啊……不要……啊……快……快……你……你们……这帮……啊……畜生……啊……」由于肉棒从后面插入阴道,这种姿式带来了更大的快感,林芝被迫趴跪在地上,呻吟着耸动着雪白的屁股,已经忘记了自己所处的环境,尽情享受着屈辱和快乐交织在一起所带来的奇异感觉。
***********************************
「玫姐!你看!」柳筠急匆匆地从外面闯进吴玫的房间,把手中的一张纸展开在吴玫眼前。
「呈:黑玫瑰
贵组织重要人员林芝小姐目前尚在鄙会,如能将杀害美智子小姐之真凶交与鄙会,鄙会愿将林芝释放以作交换。
??????????????????????????????????????????????????????????????????????????????????????? 黑龙会鬼冢之治」
「这是从哪里来的?」吴玫看完之后,问柳筠。「悬在日本特高课总部大门口外的墙上,是『哑巴』看完回来后背写出来的。」柳筠回答道。
「看来,日本黑龙会正式对我们宣战了。」吴玫慢慢说道,「这个鬼冢之治,听说是黑龙会在华东地区的总会长,武功深不可测,而且阴险狡猾,实在是个难以对付的人物。」
「可是,那个美智子不是被林姐杀掉的么?怎么又出来什么『真凶』?」柳筠奇怪地问道。「我也感到有些奇怪,据特别组的人说那天林特使是自己单独行动的。」吴玫说完这句话,两个人都陷入了沉思。
门开了,年轻人哑巴走了进来,打断了两个美女的思考。「不管怎么样,既然黑龙会找上门来了,我们也不能示弱,先想法把林芝救出来再说。『哑巴』,我写一封信,答应鬼冢在城东郊的竹林换人,你想办法把信交到鬼冢的手中。记住,不能暴露自己!」吴玫斩钉截铁地说道。
哑巴皱了皱眉头,什么也没说,只是缓缓地点了点头。
「课长,那个小老头也太狂傲了,完全没有把您放在眼里。」日本特高课总部的办公室里,袁天献媚地为青木源点上一支烟,忿忿不平地说道。
「你不懂,他可是黑龙会里的重要人物啊!」青木源长长地出了口气,说道,「虽然我是个军官,他名义上只是个平民百姓,但是,我和他相比,简直如同星星比皓月啊!」
「哪里哪里,课长是大日本帝国皇军不可多得的人材,这次破获『黑玫瑰』组织,全靠课长的深谋远虑!」袁天在主子面前,平日的潇洒之态全没了,简直象只哈巴狗。
「不对!『黑玫瑰』组织还没有完全解体,虽然我们最近抓到了不少抗日份子,但都不是『黑玫瑰』的人,而且他们的首脑人物又在我们的眼皮底下逃脱了,希望鬼冢他们的到来,能快点解决我的心头之患。」青木源倒在座位上,闭上了双眼。
(十四)竹林里的战斗
「阁下不远万里来到中原,占我山河,掳我百姓,罪深孽重,实笔墨难容。明日月上柳梢,待阁下于城东两里外小竹林,释放林芝,则可如君所愿,其它恩怨,一并解决。恕不招待多余人士。
??????????????????????????????????????????????????????????????????????????????????????? 黑玫瑰拜上」
小小的便条在矢代足真的手中被揉成一团,他看了看那个把便条交给他的矮个子,用日语问道:「是谁给你的字条?」那个矮个子望月是鬼冢之治这次来南京带来的六个徒弟中最小的一个,听到大师兄问话,连忙回答道:「我,我不认识,是一个脸色苍白的年青人。我今天和山本去逛街,他在街上把我们拦住,问我们是不是黑龙会鬼冢的徒弟,我们刚回答是,就……就……」
「就怎么啦?」矢代足真严厉地问。「就一人挨了他一巴掌……」望月嗫嚅着回答道。「混蛋!黑龙会的脸都让你们给丢净了!」随着矢代足真的怒斥,望月的脸上又挨了一巴掌。
矢代足真思考了一下,把便条慢慢放进了怀里,然后回头嘱咐望月道:「今天的事,谁也不能告诉,也不必让会长知道。」「是!」望月恭恭敬敬地回答道,接着又说:「还有,报告大师兄,那个年青人说的是日本话!」「哦?」矢代足真有些略感吃惊。
月圆。南京东郊的竹林,万籁俱寂,只有风掠过竹梢,发出「沙沙」的声音。
「玫姐,你说鬼冢那老家伙会来么?」竹影中,柳筠轻轻问身旁的吴玫。「我相信只要信转到了他的手上,他就一定会来!」吴玫自信地说。
「可是,如果他要是带着大批军队的话,就麻烦了。」柳筠还是有些担心。
??????? 「你放心好了,我已经在林子外安排了监视哨,如果发现情况不妙,就会立即通知我们。而且,我相信黑龙会一向骄傲自大惯了,本就没怎么把日本军方放在眼里,这种情况下,以为我们远不是他们的对手,所以不会向军方请求帮助的。」吴玫的一番话马上打消了她的顾虑。
一阵宿鸟惊飞,扑扇得竹叶四落,几个人影出现在吴玫和柳筠的眼前。
「你们,谁是『黑玫瑰』?」当先一个黑瘦的年青人操着不熟的中国话问道,在他的身后,是五花大绑,被两个日本人挟持着的林芝。
「林姐!」柳筠一阵惊呼,就要冲上去。
??????? 「我就是『黑玫瑰』,阁下是?」吴玫拦住了冲动的柳筠,冷冷地回答道。
「在下黑龙会矢代足真!杀害美智子的人带来了么?」年青人紧握着手中的武士刀。
??????? 「鬼冢之治怎么不来?」吴玫反问道。「对付你们几个女人,用不着会长出面!」矢代足真冷笑道。
「老鬼没来,杀几只小鬼也行。杀死美智子的就是我,来吧!」柳筠忽然从吴玫的身后窜上来,手执一柄短剑刺向矢代。
面对柳筠的攻击,矢代足真竟然毫不躲避,他猛然拔出手中的倭刀,直劈向柳筠。柳筠吃了一惊,反手去挡他的刀,只听「当」的一声,柳筠顿时感到手臂酸麻,手中的短剑几乎拿捏不住,她深吸一口气,点刺矢代的手腕,矢代刀锋向上,从下方快速无比地直挑上来,荡开了短剑,接着又自上而下狂砍了下来,柳筠的全身都被笼罩在他的刀风之中。
「小心!」后面被两个黑龙会弟子抓着的林芝不由惊呼一声,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忽然横下里飞来一根软鞭,卷住了矢代的刀锋,猛然向外一带,使得他的刀偏离了柳筠。矢代向后退了一步,抬头看,只见吴玫手持一根黑色皮鞭,威风凛凛地站在一旁。
「好啊!两个一起来受死吧!」矢代怒吼一声,挥刀格开柳筠的又一剑,向前跨一大步,劈向了吴玫,吴玫侧身躲过,手中的软鞭如灵蛇般暴起,鞭梢直刺矢代的胸膛,矢代忽然刀交左手,右手一伸,竟然一把抓住了鞭梢,吴玫略吃了一惊,奋力回夺,鞭子在两个人的手中被拉成一条直线,绷得「吱吱」作响。
剑光一闪,柳筠手中的短剑挽成一朵花,虚点着矢代的手臂,矢代被迫松开了鞭子,用刀挡开短剑,抬腿踢在了柳筠的胸部,柳筠「啊」了一声,向后便倒,此时吴玫已夺回了鞭子,连忙上前扶住了她。
「怎么样?你没事吧?」吴玫问道,柳筠倒在她的怀里,呻吟了一声,说道:「没,没什么,只是头有点晕。」柳筠这么一说,吴玫也感到头晕目眩,同时发觉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淡淡的甜香,抬头见矢代正得意扬扬地在一旁笑着,不由心中一惊:「你,你放毒?!」
「哈哈哈哈………」矢代放声狂笑,收起了长刀,慢慢地走了过来:「没想到中了我们黑龙会的第一淫毒『声声颤』,两位女英雄竟然还能支撑这么久。」
吴玫听了心中一阵发凉,据说这种叫做「声声颤」的毒药乃是一种奇淫无比的春药,只对女性起作用,女性一旦服用或嗅到,便会激发体内原始的对性欲的渴求,与她们以前被施用的催情剂不同的是中了这种淫药的女子都会变得神志不清,任人摆布,如果达不到一定的高潮次数,是不会清醒过来的。
这时武功相对较弱的柳筠已经瘫软在草地上,短剑脱手,嘴里发出了轻轻的呻吟声。吴玫暗骂敌人的卑鄙和自己的不小心,奋力提起鞭子,向靠近自己的矢代挥去,但刚抬起手来,便觉浑身酥软,下体发燥发热,努力迈步,刚抬起腿来便一个趔趄,跌倒在了地上。
矢代看着倒在自己脚下的两位美女,开始在地上喘息挣扎,扭动着纤腰肥臀,痛苦地与淫药努力抗争着,他并不着急上来享用,而是慢慢围着两人跺着步,他要等待淫药的进一步生效再动手。
就在这紧要关头,忽听身后「啊!啊!」的两声惨叫,矢代回头一看,只见原本随自己来看守林芝的两名师弟倒在了地上,每人的咽喉上都中了一剑,伤口汩汩地冒着鲜血,眼见是不能活了,而在刚刚被砍开了绳索的林芝身旁,站着一位身着中山服的年青人,手持一柄映月长剑,目光如冰,冷冷地望着自己。
(十五)黑玫瑰第一高手
「你,你是什么人?」矢代又惊又怒,自己的这两个师弟虽然在黑龙会里算不上什么高手,但也不是等闲之辈,对方竟然在无声无息中将两人一举格毙,使得他们连回手的机会都没有,实在是毕生所遇的第一劲敌。
年青人慢慢把剑收回剑鞘,冷冷地说道:「放下你的刀,我--今天就饶你一命。」他说的是日语。
「啊~,是你送的信,一定是你!你是日本人?为什么要帮这帮愚蠢的支那人?」矢代恍然大悟,气愤地用日语问道。
「‘哑巴’,你……」矢代吃惊,一旁的吴玫等人更是吃惊,平日里默默无闻的年青人怎么会是个日本人呢?而且武功竟会如此的高强。
「不错!!,我的母亲是日本人,但是我的父亲却是你们所谓的愚蠢的…支那人。」哑巴怒喝道,「要不是你们这帮败类,我也不至于如此痛恨我母亲的祖国!」
「好,既然你背叛了我们,那么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矢代「刷」地一声拔出了长刀,双手紧紧握着刀柄,月光如泓,晃得刀光璀璨夺目。
哑巴冷笑一声,静静地站在原地,如玉树当风。
沉默,四周死一般的静寂。
两人对峙了许久,忽然,矢代大吼一声疾冲过来,长刀在空中划了个半圆,直劈哑巴的胸膛。
「当」的一声,长刀被长剑挡了开去,紧接着又是一刀,「当」的一声,再次被挡开。伴随着矢代嘴里低低的叱骂,他手中的刀越挥越快,哑巴却不停地倒退,用手中的长剑一次次格挡开对方疾风暴雨般的进攻。
一旁的吴玫等人只看得眼花缭乱,刀剑格击的声音不绝于耳。
「呀…!」酣斗中矢代高高跃起,长刀横砍,哑巴的后面是一根竹子,已无路可退,身子一矮,如狸猴般翻越出去,只听身后「喀嚓」一声,碗口粗的竹子竟然被矢代的一刀拦腰劈成两截。
没等哑巴站稳,矢代的长刀又从背后直刺过来,他侧身闪过,刚要转身,忽然对方的刀锋一转,一个反「八」字自左至右斜斜劈了上来。
「望月回心落斩式」,正是矢代足真的成名绝技。
这一刀,眼看哑巴无论如何是闪避格挡不开了。
就在这生死一瞬之间,剑光一闪,只听「啊」的一声惨叫,矢代长刀脱手,斜飞了出去,他捂着「嗤嗤」冒血的咽喉,踉踉跄跄地走了两步,「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等他的身子完全倒下以后,飞出去的长刀才远远地「当啷」一声落下。
再看哑巴,慢慢收起染满了鲜血的长剑,头也不回地走向刚刚被林芝扶起来的吴玫和柳筠。
此役,哑巴共接了矢代足真的七十九招,闪避开了四十七招,格挡住了三十二招,只还了一招。
而就是这一招,便结束掉了黑龙会华东六省总会长鬼冢之治大弟子的中原之行。
「怎么样?玫姐和柳筠没事吧?」来到众人面前,哑巴关切地问道。「我没什么,就是柳筠………」吴玫扶着一支竹子,勉强回答道。再看柳筠,由于迷药的作用,已经面颊潮红,双眼迷离,嘴里发出声声呻吟,软绵绵地倒在林芝的怀里。
「这,这怎么办?」林芝焦急地说。「她中毒太深,现在必须和男人交媾,否则不会清醒。」
「哑巴,现在,只能由你来为柳筠……」吴玫沉默了一下,对哑巴说道。
「这,玫姐,我……」哑巴顿时羞涩得象个大男孩,刚才力杀强敌的豪迈气概不知哪去了,嗫嚅道,「就在这里?」
「你抱她去竹林里面一点的地方。」吴玫抚按着急速起伏的胸脯,用命令的口气说道,「快点,难道你要看她死在这里么?」
等哑巴抱起柳筠走进林子里以后,吴玫对林芝说:「你马上去联络外面的兄弟,把战场打扫一下,然后先离开。」「那你呢?」「我在这里等他们,顺便运功调息一下,看看能不能把毒压制住。」
吴玫说着慢慢坐下来,开始运功。「是!」林芝答应着走出了林子。
当吴玫坐在外面运功的时候,哑巴已经脱光了柳筠的衣服,只见她雪白的胴体上两点嫣红的乳头已经高高翘起发硬,两条修长的大腿无意识地大大敞开着,黑色阴毛下红褐色的花瓣分泌出大量的淫水流满了大腿和臀部。
哑巴脱掉自己的衣服,坐在地上,把柳筠滚烫的身体抱在了怀里。
「啊……快……快……我……我……」柳筠已经进入半昏迷状态,紧紧抱着哑巴强壮的身子,发出了醉人的呻吟。
哑巴不敢怠慢,把自己粗大勃起的阳物对准柳筠的花瓣,轻轻一插,便毫不费力地把阳物插了进去。
「啊……快……快……」阳物插进去时捣得柳筠的花瓣淫水四溅,她犹如一个旷世淫妇,浪叫着拼命上下耸动着身子,纤纤手指在哑巴的背后抓出道道指甲痕。
哑巴忍着下体传来的阵阵快感,也拼命响应着柳筠,粗大的肉棒如重炮般在柳筠的阴道里上下抽插着,同时用嘴含着柳筠胸前那对高耸的乳房,拼命允吸着乳头。
「啊……啊……哦……好……好舒服……」柳筠在淫药的发作中被哑巴干得叫喊连天,两人性器抽插的声音回荡在寂静的竹林里。
终于,经过几次高潮,柳筠渐渐平静了下来,脸上的红潮也开始渐渐褪去。哑巴把昏昏睡去的柳筠轻轻平放在地上,盖上衣服,然后起身向林子外面走去。
刚刚走到竹林的边缘,哑巴便听到一阵女人淫荡的呻吟声,就着月光,只见一个丰满诱人的雪白胴体象一条上了钩钓的大白鱼一般,在草地上扭动挣扎。哑巴心里「砰砰」直跳起来,因为这个赤裸的女人正是黑玫瑰的大姐吴玫,她此刻显然是由于体内媚毒的发作而无法控制自己。
哑巴在一旁无声地偷看着自己尊敬的大姐倒在地上,做出各种投怀送抱的交欢姿态,下面刚才已经射过数次的阳物不由得又硬了起来。平时在他的心目中,吴玫犹如天神一般不可亵渎,但到了晚上,他不止一次幻想着吴玫被他压身体下面,被自己狠狠地奸淫,现在面对吴玫的淫态,他有些控制不了自己了。
「啊……啊……哦……」吴玫忽然从地上慢慢爬起来,仿佛发现了什么,然后慢慢把手向前方,哑巴顺着她手的方向看去,发现在她前面不远处,有一棵半尺高的竹笋,哑巴不知道她要干什么,静静地看着。
只见吴玫用手剥去了竹笋的笋壳,露出了里面白白的笋肉,然后抬起肥厚的臀部,慢慢坐到了笋尖上。「啊……」随着吴玫的一声娇吟,雪白的屁股向下坐了下去。
「啊……啊……啊……天……啊……」接着,吴玫就象坠入淫河的母兽,疯狂地上下耸动着身子,花瓣和竹笋的结合出发出的淫声让一旁偷窥的哑巴热血沸腾,而从阴道里流出的大量淫水把草地都打湿了一片。
正当吴玫沉浸在纵欲的狂潮中时,忽然被人从后面一把向前推倒在地,接着一个男人抱住了她雪白肥厚的臀部。
由于自己是跪坐在地上的,被向前推倒以后,竹笋仍旧深深地插在阴道里,而屁股则被向上抬起,这样一来,整个肛门都暴露在空中。
「啊……不……啊……哑巴……不……啊……」吴玫看清了背后的男人,羞愧地挣扎着,高翘的臀部摇摆着,与其说是在摆脱,倒不如说是在哀求。
「啊……啊……」当哑巴的嘴唇贴到自己暴露在空中无耻外翻的肛门上时,吴玫彻底放弃了矜持,她狂野地前后上下摇摆着腰肢和臀部,双手撑地,嘴里发出了母兽般的呻吟。
她只觉得哑巴灵活的舌头象蛇一样在自己的肛门上蠕动着,不时地窥探着屁眼,她的屁股每一次的向后追寻都被他灵巧地躲过去了。
「啊……快……啊……」她一边享受着下体坚硬的竹笋抽插所带来的快感,一边哀求着。
哑巴抱住吴玫丰满的臀部,把头深深埋在屁股缝里,用嘴紧紧包含住她红褐色的肛门,舌头直插入了屁眼里。
「啊……啊……舒……服……啊……不……不行……啊……」随着哑巴嘴唇拼命的允吸,吴玫爽得差点昏过去。
没等她享受足,嘴巴离开了肛门,接着一根硬梆梆的肉棒顶在了屁眼上。
「快……啊……快……插……啊……」哀求声中大肉棒终于顶进了紧紧的屁眼里,开始慢慢抽动。
「啊……啊……哑巴……啊……玫姐…啊……好……好舒服…啊……你……你真是……群组织……啊……的……第一……高手……啊……」在黑玫瑰的淫言浪语中,两人双双达到了高潮.....................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