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悬云中伏


六如赌坊白天也很兴旺,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凌威不好赌,走进赌场,也是一件苦事,但是吵闹的环境,也让他听到不少消息,原来六如赌坊的主人,是崆峒派弟子,崆峒亦是七大门派,大有可能让黑寡妇藏身于此,逛了大半天,除了赌坊的后进门禁森严,大白天不便乱闯外,赌坊内外形势已经了如指掌,但是没有黑寡妇的消息,只好返回艳娘的香巢。
艳娘等三女早已倚门等候,艳娘银宝仍然是打扮得花枝招展,满头珠翠,笑脸迎人,金宝却是一身素服,腋下还挟著雪白罗巾,脸带惶恐,凌威不禁问道:‘为甚么打扮成这样子?’
‘喜欢吗?’艳娘问道。
‘很好,别有一番情趣。’凌威笑道,有道男要俊,一身皂,女要俏,一身素,金宝楚楚可怜的样子,更使人怜爱。
‘金宝身子不爽,我找了邻家的小寡妇过来帮忙,只是她有点不识抬举,待会还要大爷好好的惩治她一下。’艳娘诡笑道。
凌威一时可转不过念头,接著便明白是艳娘的玩意,拍掌笑道:‘有趣,有趣,待我好好的惩治她!’
艳娘的主意可真不少,荒淫暴虐,古灵精怪,她们又曲意逢迎,花样百出,使凌威夜夜春宵,头两天,他尚还有外出打探,后来却是完全沉迷欲海,乐不思蜀。
三女虽然卖肉为生,迎送生涯,阅人不少,却从来没有碰见过凌威那样强壮的男人,床第上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特别是艳娘,久旱逢春,更是说不出的欢喜。
直至有一天晚饭的时候,三女殷勤侍候凌威用膳之际,忽地听到蹄声得得,凌威福至心灵,恁栏下望,发现骑者是一个风姿绰约的女郎,原来是清风剑侣的白霜,想起这几天只顾在温柔乡作乐,却忘了黑寡妇,心念一动,便穿上衣服。
‘大爷,这么晚你还要外出吗?’艳娘奇怪地说。‘是,我出去走走。’凌威点头道。
‘你……你要去哪里?……甚么时候回来呀?’艳娘问道,她见凌威神色不善,只道他厌倦了自己几个,外出寻欢,不禁著急。
‘钱都花完了吗?’凌威只道缠头资不够,放下一张银票说,暗念俗语说婊子无情,可真不错。‘不,不是这个意思!’艳娘急叫道:‘我以为你不要我们了。’
‘浪蹄子,骚穴发痒么?’凌威骂道:‘金宝银宝,你们拿个主意,待我回来后,好好折腾这浪蹄子一趟!’
凌威还是初次潜入六如赌坊的后进,自恃潜纵隐迹之术,穿房入舍,如入无人之境,听得堂上传来人声,仿佛有人提到他的名字,便提气轻身,直趋堂下,伏在窗前窥伺。
堂中大多是熟悉的脸孔,包括华山白霜、汴海崔望,还有青城三老,居中而坐的却是一个黑衣妇人。头脸都包裹在黑巾中,看不到脸目年纪,但是却体态娇娆,不像上了年纪,凌威望过去时,好像看见她身子一震,凌威不以为意,因为他正在洋洋自得,庆幸福至心灵,才能及时窥探这个神秘的黑寡妇。
‘……七派掌门已经决定要对付这个魔星,敝派掌门吩咐无论如何也要请夫人留下,在他未成气候之前擒杀,以免重蹈云岭三魔的覆辙。’崔望正在说话。
‘他的招式诡异莫测,功力又高,老夫等三人合力,也先后两次受挫,他收服神手帮后,最近又进占明湖,要不及时行动,待他羽翼丰满时,便麻烦了。’青城三老说。
‘他杀死敝派的鱼新师叔,强暴了绮云,还夺去七星环,真是罪大恶极。’白霜愤恨道。
凌威知道他们要对付的正是自己,吃惊之余却又有点自豪,暗念出道不久,便弄的天翻地覆,实在不枉此生,奇怪的是白霜知道绮云受辱,接著记起当日绮云只是失去了知觉,看来不独未死,还前往华山报信。
‘神手帮不成气候,明湖根本是个强盗窝,没有凌威,便群龙无首,不足为患,但是他的武艺高强,却是可虑。’黑寡妇沉吟道。
‘和这些大奸巨恶,可不用说甚么江湖规矩。’崔望说:‘敝派掌门已经赶来,随时可到,崆峒双奇也在温安,加上我们几个,难道还制不住他么?’
‘话虽如此,还需万全之策。’黑寡妇说:‘最好能把他诱来这里,便十拿九稳。’
‘为甚么?’白霜不解道。
‘这里机关重重,别说是他,就算云岭三魔,也不能全身而退。’黑寡妇说道。
凌威心中一凛,止住闯进去的冲动,原来本来他有心先下手为强,尽管不知道黑寡妇的虚实,但是其他几个,都是手下败将,不足为惧,然而听得堂中设有机关后,却不想行险了。
‘你们碰上他时,是往温安途中,可知道他为甚么来吗?’黑寡妇问道。
‘该是为了七星环吧,传言盗走七星环的百合在这里出现过,当是为此而来的。’崔望说。
‘我相信百合是遭游采诬捏,根本就没有盗走七星环,她也不在这里。’黑寡妇叹气道:‘但是温安却真的有一杖七星环,倘若他是为此而来的,那便麻烦了。’
‘甚么?’众人难以置信道。
‘擒下林森后,我还留下,便是为了这枚七星环,最近我才知道有一枚七星环遗落在悬云崖,本来打算这两天去寻找的,现在出了凌威这档事,唯有等事了再算吧。’黑寡妇说。
凌威大喜过望,想不到无意中得到这消息,自己真是鸿运当头,老天爷也在帮忙了。
‘大爷,你回来了。’金宝银宝看见凌威进门,便喜孜孜地迎了上去。‘怎么只有你们两个,艳娘那浪蹄子呢?’凌威笑问道。‘你不是说回来惩治她吗?我们给你准备好了。’银宝吃吃笑道。‘人呢?人在哪里?’凌威兴奋地说,暗念今晚收获不少,也该好好庆祝。‘在楼上。’金宝银宝簇拥著凌威登楼道。
绣榻上是一团盖著红布的物事,红布下面,正是艳娘,她赤条条元宝似的仰卧床上,颈后有一根长竹,手脚张开,分别缚在两端,腰下还??著两个绣枕,下体朝天高举,幸好股间盖著一方红巾,总算掩著羞人的牝户。‘为甚么缚著她的嘴巴?’凌威压制著身体里的冲动问道。‘不让她讨饶嘛,我们怕你心软。’银宝格格娇笑道。‘我怎会心软!’凌威怪叫道。
‘还有这些东西。’金宝送上一个红木盒子,说:‘她说以前曾经给人用这些东西整治得死去活来,今儿便让她再尝一趟吧。’
‘是羊眼圈!’凌威打开木盒,望著里边的毛圈桀桀怪笑。
凌威午后才起床,午饭已经准备好了,艳娘还在床上倒头大睡,凌威没有弄醒她,因为昨晚的战况太过激烈了,记得他解开艳娘口中的布索时,叫唤的声音声震屋瓦,著实骇人,艳娘在锲而不舍的挞伐下,高潮迭起,欲仙欲死,后来还昏了过去,虽然如此,凌威却知道她是喜欢的。
吃过了饭,凌威又再记起昨儿听到的一番话,也是他合该倒霉,没把七大门派联手放在心上,却生出贪念,动身往悬云崖碰碰运气,寻找失落在那里的七星环。
悬云崖孤悬山上只有一条小径登山,狭窄迂回,崖上方圆数丈,云雾漫天,杂草丛生,除了来路,崖下深不见底,是一片绝地。
虽然崖上的地方不大,但是要找一枚小小的指环实在困难,寻找了老半天,仍然纵影全无,凌威叹了一口气,正欲循原路下山,突然生出警兆,喝道:‘甚么人鬼鬼崇崇?’
‘好小子!’一声断喝后,一行人源源出现,挡住了凌威的去路,来人竟然是汴海掌门许太平和崔望,华山陆熙白霜夫妇,青城三老和两个陌生的老者,不用说定是崆峒双奇了。
‘凌威,你这个恶贼,今天是你恶贯满盈的日子,自行了断吧。’白霜擎剑骂道。
凌威看见四派高手云集,暗叫不妙,不明白自己甚么时候暴露行纵,使他们及时在这里设伏,忍不住问道:‘你们如何知道老子在这里的?’
‘凌威,你年纪轻轻,不懂学好,却学人为非作歹,却有勇无谋,今天的下场,全是你自己讨来的。’众人身后转出了一个蒙脸的黑衣人,正是那神秘的黑寡妇。
‘好狡猾的妖妇!’凌威怒骂道,看见黑寡妇出现,顿时明白必定是昨夜窥伺时,不慎给黑寡妇发觉,故意用七星环诱自己入阱的。
‘不用多话了,纳命来吧!’青城三老冷哼一声,举剑便刺,除了黑寡妇袖手旁观外,其他人好像早有默契,竟然联手攻击。
凌威虽然勇武异常,九阳邪功也练至第五层的境界,但是在众多高手的夹击下,也是捉襟见肘,知道再不突围,定必丧命当场,于是使出一套小巧擒拿手,强行逼退了白霜,乘著陆熙前来相助,右脚倏地??去,陆熙旧创未愈,纵跃慢了一点,腰间中腿,惨叫一声,跌出战圈,白霜爱夫情切,赶忙扑去救治,合围顿时逞现空隙,凌威那敢怠慢,双掌一错,两股强劲的掌风疾袭青城三老,其中两老闪躲不及,竟然中掌倒地。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