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色情金庸之韩小莹

韩家兄妹有一段不为人知的秘密,这段秘密只属他们两人。不能告诉别人也不能跟别人分亨。

韩宝驹不明白为向会爱上自己的妹妹。也不明白妹妹为何不作拒绝。自从三年前发生兄妹乱伦以来,这段关系从未停止过。当然,他们不打算也不可能停止这段关系。

韩小莹个性善良,却不乏豪爽,更有一具丰满诱人的胴体。但这是长大后的事,还在很小的时侯,占有妹妹这一念头就一直占据他的脑海,从不曾停止过,他不知道为何会这样,事实是这个想法强烈得让他想不了其他的事。

韩氏兄妹自幼父母相亡,从小相依为命,感情之深非常人能比。韩小莹小时侯很希望有一件漂亮的花布衣裙,韩宝驹为了不让妹妹失望,偷偷爬进财主家偷了一块布料,出门时被人发现,抓住毒打一顿,要不是财主大发悲慈,恐怕早死于乱棍之下。布料偷不到,挨了一顿打,还生了一场大病。但韩宝驹一点也不气妥,病刚好转便起早摸黑的替人挑水打柴,为的是挣钱给妹妹做一件新衣裳。

看着那件用血汗钱换来的新衣裳。韩小莹感动的哭了,哭得很伤心。她发誓∶今生今世再也不离开她心爱的哥哥!

为了表示对哥哥的感激,韩小莹当着韩宝驹的面穿上那一件漂亮的花布衣裙。

韩宝驹第一次如此清楚的看到妹妹的裸体∶形状姣好的乳房,乳头犹如娇嫩多汁的小红莓,修长白嫩的大腿,两腿间是一丛浅色幼毛……热血沸腾的韩宝驹,冲动的抱住娇媚的妹妹。韩小莹看着阳物怒挺的哥哥,抿嘴笑道∶“哥轻一点,别把人家弄疼了。”韩宝驹抱着妹妹一个劲的傻笑。

其时韩宝驹已是一个十七岁少年,韩小莹却只满十三岁。

两人虽跟柯镇恶、朱聪、南希仁、张阿生、全金发等人结为兄弟,但兄妹亲密感情依然未变。机缘巧合,兄弟七人各遇明师,终于练就一身过硬本领。由于七人行侠仗义,但却性情古怪,因此也就有了“江南七侠”或“江南七怪”之名,

三年前,江南七怪为朋友出头跟淮阳帮失和,兄弟七人在长江边上与淮阳帮一百多名高手对阵。其时韩小莹年竟十六,对敌经验不足,虽然也杀了两名好手,但自己也受袭负伤,若不是韩宝驹及时赶来,恐怕早己命丧对方好手掌下。

韩小莹被淮阳帮好手背后偷袭。偷袭之人虽然被韩宝驹一鞭打死,但韩小莹脑受创伤亦是不轻。

江南七怪打败淮阳帮,从此名震江湖。但见韩小莹生命垂危,心情顿由喜悦心转为担忧。韩宝驹更是悲痛欲绝,众人兄妹情深,也不禁喑自难过。返回嘉兴,众人遍请城中名医,结果仍是束手无策。韩小莹依然昏迷不醒。看到妹妹身体日渐衰弱,随时都会死去,韩宝驹精神近乎崩溃,人象疯了一样,整日不吃不喝、胡言乱语。

众人见他整天抱着韩小莹不肯放下,都来劝解。韩宝驹道∶“我们自幼父母相亡,兄妹从小相依为命,现在妹妹快不行了,做哥哥的怎忍心不送她最后一程呢?”柯镇恶道∶“三弟,你这样抱着七妹也不是办法。让我们替你好吗?”韩宝驹生怕别人抢走妹妹似的,连连摆手道∶“不用,不用,七妹自小只要我抱,你们抱她她会不高兴的。”柯镇恶还要说,朱聪阻止道∶“大哥不用劝了,由三弟他吧。”

韩宝驹忽然叫道∶“我差点忘了,七妹喜欢到铁枪庙玩,不行,我要带妹妹到铁枪庙去,妹妹不要怕,哥哥这就带去。”说着抱着韩小莹,一溜烟似的向铁枪庙跑去。

张阿生想跟着去,朱聪阻止道∶“五弟别去了,就让你三哥独自一人清静一下吧。”张阿生跺脚急道∶“我怕……三哥他……七妹她……”柯镇恶心情沉重的说∶“七妹她可能过不了今晚了。”朱聪哽咽道∶“三弟跟七妹自小相依为命,感情之深非常人能比。今晚是七妹她……就让三弟陪着她吧。”南希仁道∶“我们做好后事准备吧。”柯镇恶道∶“四弟说得有理,我们先做好七妹后事准备吧。”

朱聪道∶“今晚大家谁都别到铁枪庙去,就让三弟七妹清清静静的度过吧。”

江南七怪自结义以来,一直是形影不离。想不到今天竟与老七作别,众人心中不禁的难过嗟嘘!

韩宝驹抱着妹妹,一路奔跑来到铁枪庙。这铁枪庙祀奉的是五代时名将铁枪王彦章。庙旁有座高塔,塔顶群鸦世代为巢,当地乡民传说铁枪庙的乌鸦是神兵神将,向来不敢侵犯,以致生养繁殖,越来越多。韩宝驹踢开庙门,扑鼻闻到一阵鸦粪尘土气味,原来这庙已被废弃多年,现已无人居住。

韩宝驹弄来干草,找到一干净处铺垫成褥,再脱外衣复盖,这才将妹妹轻放其上。韩宝驹坐在一旁,凝视着妹妹如初雪般苍白的俏脸,是如此的安详,就像是深深熟睡。韩宝驹双眼流泪,低泣道∶“妹妹你不要有事,哥哥不要离开妹妹。”

猛然想起老人说过,铁枪庙的铁枪神有求必应、非常灵验。当即走到王彦章像前跪下,“咚、咚、咚”一轮响磕。道∶“铁枪神爷爷,求求你老人家大发慈悲,救救我妹妹吧。”说完又“咚、咚、咚”的猛磕响头。

连日来的担惊受怕,令韩宝驹疲惫异常,守坐在妹妹身旁,不到半个更次便迷糊睡着了。朦胧中回到童年,幼时与结义兄弟玩耍的幕幕情景,清楚再现∶二哥拿着一本破书,摇头幌脑的诵读;六弟与自己骑在铁枪神像肩头,拉扯神像的胡子;大哥与四弟并力拉着铁枪一端,五弟拉着铁枪另一端,三人斗力;七妹那时还只四五岁,拖着两条小辫子,鼓掌嘻笑。她小辫子上结着鲜红的头绳,很是好看……

一只五彩蝶飞进神庙,殿堂前翩翩起舞。七妹看得有趣,伸手扑蝶,彩蝶受惊飞出神庙,七妹嘻笑叫着追了出去……“妹妹别走……妹妹别走……”韩宝驹睡梦中惊醒,看到韩小莹静静躺在自已身旁一动不动,呼吸慢慢微弱,禁不住泪如泉涌。哽咽道∶“妹妹走了,哥哥怎办?”抬头怒视神像道∶“别人说你如何灵验,怎么就不救我妹妹?害得老子白磕一阵响头,如果妹妹有个三长两短……

老子一定折了你这间鬼庙。“

韩宝驹胡言乱语乱骂一通。看到妹妹气若游丝,似是大限将至,又忍不住放声痛哭。猛然想起乡下人说过,冲喜能够驱除疾病。犯难的是何来有喜事呢?韩宝驹灵机一动心想∶洞房花烛不就是喜事吗?只是去那找来新娘子?再说远水也救不了近火。怎么办是好?韩宝驹搔破头皮还是一筹莫展。但却很不甘心,难道就此放弃吗?望着昏迷不醒的妹妹,那苗条迷人的身形……一个平常绝不敢有的想法涌上脑海∶妹妹是一个未嫁人的处子,自己也是一个未成亲的男子,合起来不正好一对吗?兄妹媾交虽违背人伦,只是救人要紧,也顾不上许多禁忌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