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朝美女—赵 姬

「…啊!…啊!…啊!……」寒风飕飕中,划过一阵隐约的女子淫叫声,回荡在冷清清的窄巷里,令人听得不禁忘了寒冷而火热起来。
「哼!嗯!」男子火红的脸庞,用力的呼喝声,还有满身的汗水,为斗室里增添了无限的暖暖春意。
床上仰躺的少女看来不会超过二十岁,却有着一副妖艳勾人的脸庞、凹凸玲珑的身材,以及柔嫩滑手的肌肤。她把一双雪白无瑕的大腿叉开、高举着盘缠在男人的腰上,随着男人奋力的顶撞,她那丰腴的双峰,便如波浪般前后地摆荡、跳动着。
男人赤裸的上身露出结实的胸肌,古铜的肤色让汗水润的晶光发亮,有如天兵神将一般。男人青筋暴露的手臂,紧箍着少女浑圆的臀部,配合着下身的挺进而猛然凑合,可想而之他俩接合之处,必然是紧密得水泄不通。
在一阵急遽的动作、尽情的呐喊、激烈的震颤、连续的抽搐……后,一切又归于平静。只是,「嗯!啊!」的娇柔之声,彷佛还在巷道中忽隐忽现地萦回着……
战国未期,在赵国首都─邯郸的一条窄巷里,不分昼夜都是人山人海,喧哗笑闹声不绝于耳,因为这里是灯红酒绿的欢乐场所。由于艳窟林立,美女如云,因此引来各方三教九流之人物,聚集于此寻欢作乐。
众妓中,有位艳冠群芳的美女,名叫夤姬,才十七、八岁。她不但年轻貌美,体态婀娜,就连歌舞也是整个邯郸城中最优美动人的,因此大家都称她为赵姬。不仅是邯郸城所有男子;就连有耳闻艳名的人,都极想一睹她的丰采,甚至企盼能够一亲芳泽。
可是,赵姬却有个怪毛病,不管是那位客人,即使付再大的代价,她也只陪他一夜,事后就不再加以理睬,毫无情面可讲。赵姬就这样夜夜洞房换新郎,这不仅让她财源滚滚,也让她在男人的心中,保有一种深不可测的神秘感及挑逗性,更满足自己对性爱的新鲜感。
直到赵姬遇到一位魁梧英挺的男子之后,她竟一改往常的作风,不但不再接客,还只一心一意地守着他。这名扭转乾坤的入幕之宾,年约三十,长得一表人才,身体壮硕不说,床上功夫更是堪称一流,肉棒不但粗壮有劲,而且耐力十足。在一次的接触之后,赵姬就得到了空前绝后的愉悦,如鱼得水的再也离不开他了。他就是吕不韦。
吕不韦是秦国阳翟(河南省禹县)的商人,因为善于买贱卖高,所以积财无数。当吕不韦贩商经过赵国时,闻得赵姬艳名,便跃跃欲试,结果当然是宾主尽欢。此后,他们不分日夜,只要一见面就是乾柴烈火,不管何时何地就是一阵天昏地暗,彷佛深怕错过了良辰美景似的。
最大胆、离谱,也是最刺激的,恐怕是这一次──吕不韦与赵姬共骑一马,赵姬在前;吕不韦在后。吕不韦掏出挺举的肉棒,赵姬背对着吕不韦,让肉棒深插在蜜穴里,再放下长裙盖住,然后策马漫步邯郸城,旁人不知只道是情侣共乘散心。随着马踏颠簸、震动,肉棒每每重抵花心,让赵姬在短短的半个时辰中,就高潮连连,几次还晕眩得几乎落下马来。
有一天,吕不韦碰巧遇见子楚,一问之下,才知道子楚是秦国送来赵国的人质,目前寄居于邯郸。原来,子楚乃是秦国太子安国君的儿子。虽然子楚是堂堂秦国的王孙,但是却不受疼爱,在邯郸的这段日子裹,秦国不但不支助他的生计,甚至还不闻不问;更惨的是,因为秦国经常侵略赵国,而使得他也得不到赵国的谅解。在这种两面不是人的生活里,自然他就显得贫困而落魄不堪了。
吕不韦一知道子楚的困窘情况后,不仅没有轻视他,反而立刻想到一个获利千万倍的生意──帮助子楚登基立位(※路人顿悟:原来商业界的政府献金、抬轿,吕不韦是始作俑者)。结果,吕不韦把全部的财产都拿出来,一半交给子楚,让他能够广为结交各国的贵族名士,使得他的声名大为远播。
另外,吕不韦用另一半的财产,去?购各种的奇珍异宝,带到秦国去,经由华阳夫人的姐姐而晋见华阳夫人。华阳夫人是安国君的正夫人,因为她没有子嗣,因此,吕不韦尽量在她的身上下工夫。吕不韦不断以子楚的名义送礼,以利诱华阳夫人立子楚为嫡嗣。
经过一番努力,吕不韦终于如愿以偿。安国君的同意立子楚为嫡嗣,安国君和华阳夫人,不但厚爱子楚,还请吕不韦当他的老师。事成之后,吕不韦还特地替赵姬赎身,把赵姬带在身边以便于天天淫乐。
这日,吕宅设宴,款待诸国的贵宾和名士,为的是庆祝子楚被立为嫡嗣。酒宴会进中,吕不韦为了让宾客能够尽欢,特别请赵姬出来歌舞一曲。
当美妙的乐声一响起,赵姬出现在舞池中。赵姬舞步轻盈、姿态优雅、眉目传情,引得全场的宾客惊为天人、赞赏不已。
尤其是子楚,僵着脖子,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一直全神贯往地凝视着赵姬。表演完毕,大夥儿都在私底下不断地谈论、称赞赵姬的舞技时,子楚却还痴痴地凝望着空无一人舞池,一副心荡神驰的模样。
吕不韦一看,连忙关心的问:「怎么啦?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要我扶您到房里休息一下?」
子楚才顿然觉醒:「啊!对不起,我失态了!」子楚又喃喃自语:「不过,真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真有这样美如天仙的女人……太美了、真是太美了!尤其是她那轻盈飘逸的舞姿,更是我所不曾看过的……她已经把我迷得六神无主了!」
吕不韦一听,暗呼不妙,心知子楚必定是喜欢上赵姬了,只好不动声色。
子楚又接着说:「唉!我真是羡慕你啊!吕兄!每天都有这位绝代佳人陪伴在你身边侍候你,你真是有享不尽的艳福呢!如果我也有她跟在我身边,那我宁可抛弃王位,和她一块儿逍遥自在地游山玩水……」
吕不韦心想,这下子真的糟了个糕!果然,子楚马上要求吕不韦,请赵姬来陪他喝几杯酒。吕不韦实在想不出拒绝的理由,再请赵姬出来。
隔不多久,赵姬换了衣服走出来,对着子楚说道:「赵姬向公子请安!」一边说着,一边施礼。
赵姬的穿着打扮、一举一动,都是那么地妩媚动人,看得子楚目不转睛,几乎忘了呼吸。见过世面的赵姬,自然知道子楚的醉翁之意,更因为子楚是王孙,而且又是一表人才,因此赵姬也就很乐意地坐在子楚身旁侍候。还为了让子楚对自己更加着迷,赵姬更是极尽狐媚地表现出最优美、迷人的一面。
过一会儿,赵姬向子楚告退。而子楚却还是一副遨游于幻海中的模样,不仅丝毫不感受到别人的存在,更是已经浑然忘我,只一心一意地想着,不食人间烟火的美女──赵姬。
吕不韦在一旁叫了好几声,子楚才回过神来。子楚马上一脸正色的对吕不韦说:「吕兄!我心里明白你对我的恩情如同山高海深,甚至可以说是比我的父母亲对我还要好。可是,我还是想向你提出一个不情之请,请你务必成全!」
吕不韦虽然心里早已料到,子楚要说甚么,但也只有尽量沈住气,故做镇定地说:「您有什么心事,就请直说吧!」
子楚的声调几近哀求:「请你把赵姬让给我吧!我一定会好好待她的,否则我真会疯掉的。求求你,请你成全吧!」
吕不苇虽然已经知道,可是这会儿,脸上却更显露出惊讶的表情,他真的愣住了,半晌也答不出话来,并且不自觉地拉长了脸。吕不韦一脸凝重的神倩,有气无力地说:「您真的对她那么着迷?真的已经爱上她了?」
子楚不禁将上身往前移动,深怕吕不韦不相信似地猛点头说:「只要能得到她,我甚至可以不要王子的地位!」
这时,吕不韦的心情无比沉重,想了想,只好无奈地说:「唉!为了您我的前途,我已经拿我自己所有的财产作为赌注,如今您却又提出这样的要求,事到如今,我也只好忍痛割爱了!」
子楚高兴得脸上立刻露出笑容「你答应了!哈!哈!哈!………」
当天晚上,吕不韦和赵姬正在卧房中亲热,房里昏黄的烛光显得十分温暖,但是吕不韦的心情却是沈痛的,他对赵姬说:「唉!今天是我们的最后一夜了!」
精明的赵姬心里己猜出是怎么回事,却还是故意装糊涂地惊问道:「为什么?难道你不要我了!」
「那儿的话,我怎么舍得丢下?不管呢?只是今天子楚一看见?,就喜欢上?,还要求我把?让给他,而我又怎么能拒绝他呢!」吕不韦忧心忡忡地说。
赵姬内心虽然暗自欢喜,外表却还是装得一副舍不得的样子:「既然事情已经成定局,为了你,我也甘愿牺牲我自己。只盼望如果有一天子楚嫌弃我;不要我的时候,你能够再把我带回你身边,照顾我。」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