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戏凰

香甜的女人气息逐渐填满了狭窄的空间,宽大衬衫下的美丽胴体,更是引人遐想,但是……古峰的身体却不是兴奋,而是颤抖。
「你没看到我在洗澡吗?」古峰再一次怒吼。
沉钧用微笑来响应他,挺起丰盈的乳房将古峰慢慢地逼进角落里,细长的手指轻拂上结实的胸膛,摩娑着胸肌上微凸的褐色小点,这轻轻一触,古峰结结实实的打了一个冷颤,慌张的推了沉钧一把便仓皇而逃。
古峰的反应让沉钧像挨了一记闷棍,难道她对他真的一点诱惑力都没有?关掉被主人遗忘的莲蓬头,理一理湿漉漉的发丝,随手拿了置衣架上的毛巾,踏出了氤氲的空间。
望着古峰全裸的背影,沉钧的嘴角露出了戏谑般的笑容,慵懒的靠立在门框边擦拭着淋湿的秀发,好整以暇的看着古峰连身体都未曾拭干,便慌乱的抓着衣架上的睡袍,将身体紧紧包裹住。
沉钧犀利的眼神像一头美丽的花豹正在凝视着企图逃脱的猎物,将古峰的仓皇和失措全纳入眼里。
「你有什么事吗?」古峰慢慢的调息呼吸后,转身询问沉钧,但却在与沉钧目光交会的刹那,迅速的转移,「该不是万騛又让你……」
「我是专程来找你的。」不等古峰说完,沉钧先行开口。
「找我?」
沈钧优雅却迅速地移动脚步,来到他的身侧,像观赏艺术品似地,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这个据说不爱女人的男人。
「真是人不可貌相。」沉钧喃喃道,手还轻轻地搭在古峰微敞的胸襟上,却让古峰毫不怜香惜玉地一推,硬是往一旁甩了去。
「真这么讨厌我的触碰?」沉钧不以为忤地娇嗔道,同时把注视着古峰的眼神往下移了些,「不知道这里是不是也讨厌我。」说着刚受到拒绝的雪白柔夷转移目标继续往古峰的下身缓缓移动着。
「请自重。」古峰察觉到沉钧的意图,一个转身让沉钧扑了个空,嘴角挂起了胜利的笑容。
「装什么装呀!昨晚还不是在我的嘴里活蹦乱跳的,你真的不喜欢女人?我才不信呢。」古峰几次无情的回拒令沉钧发嗔,但仍心有不甘的在古峰的床上坐下,不达目的势不罢休。
双手撑在身后,身子微往后倾,任两条如玉般白皙匀称的美腿,随意的交叠着,一对丰盈的乳房半裸露在敞开的襟口,笑容更加妩媚。
「你有没有羞耻心?」古峰愤愤地转过身来,视线正好落在那呼之欲出的双乳上,又是一阵仓皇的转过头去。
「呵呵──」沉钧窃笑一声,并没有被古峰的话语所激怒,「想不想再试一回?」
「无耻──」古峰怒骂一声,随即转身粗鲁的拉起沉钧就要往房门口走去,「出去,离开我的房间。」
沉钧也不客气的回以粗暴,随即就扯开古峰那双足以辟美女子的纤纤玉手,「我就不走,你能奈我何!」
「你……」古峰让沉钧猛然一扯的强劲力道所惊,竟有半分钟说不出话来。
他明白沉钧的身分,但却是头一回领教,虽然他看起来很像女人,但毕竟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男人,也练过一点防身武术,怎知却连一个女子都抓不住。
「嗯……真是一点反应都没有,真是让人泄气呢。」看古峰呆立着,沉钧自然不会错失偷袭他的好机会,一只手就这么伸进古峰的睡袍里揪住下腹前那一小坨嫩肉。
「你干什么?」当古峰感觉到被人侵犯,想挣脱却为时已晚。
「不要乱动喔!要是被扯下来了,我可不负责喔!」沉钧俏皮的说着,握着古峰分身的力道又加了些。
「你到底想怎样?」古峰果然顾忌着沉钧的力量,只能无奈的询问沉钧。
「这还用问吗?我都已经寡廉鲜耻到这地步了,还要我怎么说明吗?」沉钧鼓起腮帮有些气恼的嗔道,可握着古峰分身的手却开始轻轻地揉动着那依然软绵绵的小东西。
「别白费工夫了,就算你能把它弄起来,也持续不了多久的。」古峰脑筋一转,很快的明白了沉钧和万騛的阴谋,却不得不将一桶冷水浇在沉钧头上,但已不像先前那样激烈的反抗了。
「难道你试过?」瞧古峰一脸自信的模样,不禁猜想古峰是否已经做过实验了。
「我也不瞒你,我确实试验过了。」古峰简单而明白的回答。
当他察觉到他竟然会因为看到万騛的裸体而砰然心动时,他也曾心慌意乱,为了证实他的性向,他到酒店找过小姐,残酷的事实却证明他对女人毫无反应。
「可是你昨天?」
「因为万騛在眼前吧!」这是他唯一思考出的解答。如果他会对沉钧动心,应该早就心动了。
「它硬了。」手中逐渐硬挺的触感,沈钧惊呼道。
「那只是自然反应。」古峰残酷的道出事实。
「真是如此吗?」沉钧挑眉质疑。
「好了,别闹了,时候不早了,你该回去陪万騛了。」感觉到沉钧的放松,古峰趁机用手一推,将两人的距离再次隔开。
「我想你陪我不行吗?你知道我不能和万騛……」
「你不是真想我陪你的,你大可放心和万騛享乐吧!大不了紧急关头我再去救你们。」古峰在心底盘算着,总有一天他要万騛含着他的宝贝,直接吞下他的精液,他深信这一天不会让他等太久。
古峰轻轻推着沉钧,非得把她赶走不可。对于古峰的逐客令,让沉钧再度感到气馁,拖着脚步让古峰拿她没法,但这样做又有何意义呢?眼看就要被推出门外了,她好不容易才鼓起的勇气,但只要一出这个门,叫她再来投怀送抱一回,恐怕是……
「不要再推了,我自己会走。」沉钧突然大喝一声。
「好好好。」古峰随即松开了手。
沈钧回头给了古峰一记甜美至极的笑容,但得到的却是古峰无奈的摇首,可那张天使般的面孔却忽然变得狰狞,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古峰被沉钧从背后抓起,当他弄清楚状况时,已经被一个过肩摔过,重重的跌在床上。俐落且迅速的抽出古峰睡袍的腰带,将他紧紧地缚在床头,过程不到三十秒。
「你别闹了。」古峰抬头看着被高束在头顶的双手,极力的想挣脱,却都只是白费工夫,顿时感到有那么一丝恐惧在心底萌芽。
「敬酒不吃你要吃罚酒,就不要怪我不怜香惜玉了。」沉钧故意用指甲划过古峰褐色的乳头,令他的脸上泛起了痛楚的神情。
「那就随你了。」古峰眼一闭,一副慷慨赴义之态。
「这么快就就范了,少了好多乐趣呢!」
「哼。」古峰冷笑一声,似乎就等着沉钧因为自讨没趣而离开。
她才不让古峰秤心如意呢。早已跨骑在古峰身上的沉钧,下半身缓缓地继续向下移动,丰盈的上身轻轻地贴近让她剥光衣物的男性胴体。
沉钧发出一声赞叹,看不出来古峰的身体还挺结实的,不像外表那样弱不禁风。那胸肌上褐色的乳头因沉钧的拨弄而逐渐挺立,让沉钧从失望的谷底爬上了一些。伸出了灵巧的舌头,在古峰的乳头上舔弄着,轻吃着,甚至调皮的用力咬了下去。
「啊!」吃痛的感觉令古峰张口叫出声来,「有男人喜欢被咬吗?」古峰愤愤地问着在他身上胡作非为的沉钧。
「咬痛你了,对不起。」这声道歉说的毫无诚意。
「认真点,不然就滚出去。」
「喝,你还真以为本姑娘喜欢弄你吗?」沉钧半立起身子,几乎就要离开古峰的身体了,但看到他嘴角流泄出阴谋得逞的笑容,又放下身子,坐在他的下腹上用臀部开始磨蹭着,很快的沉钧看到了古峰颓丧的闭上双眼。
不知怎地,沉钧感到有些于心不忍,向来都是男人渴求她,可如今她放下身段来挑逗这个男人,却像是要强暴他似的,如此的心不甘情不愿,这种感觉让沉钧的兴致霎时跌至谷底。
「怎么了?不动了。」察觉沉钧停下了动作,古峰冷声道。
「唉!」沉钧叹了口气,显得垂头丧气,整个人往前趴伏在古峰的身上。
「沉钧。」沈钧的反应令古峰有些失错。
「遇到你这样的男人,怎么不令人伤心难过呢?」男人的声音忽然出现,仅在下身围着一条毛巾的万騛走进房里。
「是她自己来找我的。」古峰一副极欲撇清的态度。
「万騛!?」沉钧讶异的抬起身子,「噢!」忽然感觉到臀部被硬物刺了一下,惊叫出声。
万騛的眼扫过沉钧的身后,看见那根无论沉钧如何挑逗都不起反应的老二,却仅仅因为他的出现而勃起,眼底充满了惊愕的眼神。
古峰的脸上逐渐染上红晕,这是万騛头一回看到他的裸体啊!他想躲开,才想起他已经被缚住的事实,但仍旧拼命挣扎着。
万騛走近两人,沉钧起身想迎向他,却让他的双手给阻挡了。
「騛?」沉钧疑惑的看着万騛。
「宝贝,别怕!」万騛温柔的嗓音安抚着沉钧此刻的不安。
万騛从沉钧的腋下轻轻的将她架起,稍稍瞄了下古峰高耸的分身,然后缓缓地将沉钧放下,「万騛!」古峰惊恐的叫着,同时沉钧也轻唤了一声,「騛。」
万騛忽然停下动作,贴近沉钧的耳边,轻声问道:「要自己来是吗?」
沉钧的心脏猛然一跳,伸长了手臂揽住万騛的颈项,「这样好吗?」沉钧注视着古峰那双充满恐惧的眼眸,一副快被野兽吃掉的表情,让沉钧于心不忍。
万騛把沉钧抱了起来,在古峰的身边坐下,一语不发,只是开始脱掉沉钧身上仅有的两件衣物──衬衫和内裤。须臾,一个全身赤裸的沉钧便展露在两个男人的眼前。沉钧也不甘示弱的脱掉万騛身上唯一的一条毛巾,望见那早已抑制不住的欲望正欢欣鼓舞着。
古峰咽了口口水,伸出舌头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欲火焚身的身躯微微的颤抖着。
「我竟然输给你了。」沉钧不甘心的说着,还伸出手指头去弹了下古峰的直挺挺的分身。
「你好坏,怎么这样虐待人家呢?」万騛让沉钧的调皮给逗笑了,看着古峰一脸无辜的模样,也觉得好笑。
「你们闹够了没?」古峰看见万騛讥笑着他,一股火气冲了上来,恼怒的喝道。
「呵呵呵。」沉钧突然笑了起来,笑的他们一头雾水。沉钧亲了亲万騛后,从他的怀里爬了出来,看了古峰一眼,随即将目光瞟向古峰从万騛进房后就一直挺立的分身。这个一点面子都不给她的小东西,非得给它点颜色瞧瞧。
沈钧重新跨回古峰的身上,玉手轻轻的扶住古峰的分身,不容古峰有一丝拒绝的余地,「不要!」在一声听来有些凄厉的阻止声中,逐渐被沉钧的花口所吞没。
将古峰的分身完全纳入身体后,沉钧轻轻的摇摆着臀部,上上下下的磨蹭着企图逃跑的小东西。当挣扎只是徒劳无功时,古峰不再抵抗,只是看着万騛的眼神愈发哀怨。
「不要这样嘛!」沉钧弯下身子贴在古峰的耳边轻声说着,「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男人了,我不会亏待你的。」
沉钧的话语令万騛难以克制的噗哧笑出声来,但看到沉钧恫吓的眼神,当即闭上嘴止住笑,只是扭曲了一张俊俏的容颜。
万騛只顾着笑却没有发现沉钧脸上一抹邪肆的笑容。
水蛇般灵活的腰枝款款摆动着,不停的摇晃着古峰的分身,上上下下,进进出出,让古峰享尽美女投怀的艳福,却也饱受被凌虐的折磨,「不要再动了。」
来自身体里的燥动,令古峰感到恐惧。他害怕他就要在他所爱的男人眼前,将代表着男性兴奋的产物射进另一个女人身体里。
「没有人能拒绝我,你也不例外。」沉钧忽然冷酷又无情的宣告着,然后将臀部微微抬起,又轻轻放下,但如此轻柔的动作,所挟带的威力,却足以将古峰身体里的火山引爆。
身体不受控制的一阵哆嗦后,古峰已经在沉钧体内射出了浓浓的精液,一种前所未有的舒爽感受以及高潮过后的虚脱,让古峰一直紧绷的全身在这一刻终于完全放松了。
古峰舒服的闭上眼睛,回味着所有男人都可望得到的极至感受,可是紧接而来的却一股强大的吸引力,不断的吸吮着他逐渐回软的阴茎,让才刚射过精的阴茎又再度冲血。
古峰仍旧闭着眼睛,享受着被吸吮的感觉,他以为是沉钧又用嘴在再吸吮着他,反正木已成舟,她爱怎么玩就怎么玩吧!起初,他并不以为意,可是那紧紧包覆着他整个阴茎的温暖感受,和昨夜沉钧为他口交时的感受却是截然不同,慢慢地,他越来越觉得这股吸引力几乎要他完全吞蚀,整个阴茎好象被吸进某个深不见底的黑洞,在这种他完全无法抗拒的吸引下,在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里,他第二次射精。
「噢──」古峰痛苦的呻吟着,感觉到肺里的空气快要被抽干了。
「沉钧。」看到古峰的脸色逐渐苍白,万騛惊愕的叫了声,「不妙了。」
「什么?」已经浑然忘我的沉钧,在万騛的呼唤声里清醒过来。
「不能再继续了。」万騛这才体认到一个危机。
古峰毕竟是一个处男,在没有任何与女子交合的经验下,极容易在女方还未高潮前就射精的。这种情形在一般伴侣里不过是会令男方有些沮丧和泄气罢了,但和沉钧在一起时,却是一种致命的危机。
记得不久前,他才大老远的从美国赶到台湾去解救一个差点因为精关不固而丧命的小伙子,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他竟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该你上场了。」
沉钧一声吆喝,万騛才懊恼中反应过来,却不知沉钧何时已经抽身,若无其事的坐在古峰身畔。
「他好象快不行了。」沉钧说的云淡风轻,就好象说一句不相干的话一般。
「古峰。」万騛试图唤醒已经昏昏欲睡的古峰。「古峰──」
「没用的。」沈钧冷冷的说。
「他只是睡着了吧!」但为何脸色那样苍白,万騛蹙起了眉头。
「救救他吧!」
「怎么──」救?
他明白了!
「呵呵──」万騛在明白的同时,却也有些气恼,他竟然被沉钧给算计了,「你对你的男人还真不是普通的好啊!」
「宝贝别生气嘛!救人要紧啊!」沉钧耍赖的嘟起嘴在万騛气愤的脸颊上吻的发出一声「啵」的一声,让万騛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小峰宝贝,醒醒啊!别只顾贪睡,错过了好机会可别怪我喔!」沉钧用她的小手在古峰脸颊轻拍着,但却得不到任何响应,顿时花容失色的望向万騛。
万騛轻叹一声,边把身体凑近古峰,边用手快速地套弄着阴茎,「把他的头扶起来。」他对沉钧吩咐着。
沉钧依言而行,将古峰的头枕在她的大腿上。
「吃吧!」在射出精液前,万騛将阴茎送进古峰的嘴里,在古峰逐渐吞下他的硕大之后,缓缓地摆动臀部,让阴茎在古峰的嘴里吞吐着。
当喉头滑进了温润的精液后,古峰的意识逐渐苏醒,嘴里被异物塞满的感觉起初令他有些恐慌,但在看清楚是万騛的分身之后,又看到了沈钧那有如天使般的笑容,古峰笑了,他眼里有着浓浓的笑意,似乎还有一丝对沉钧的感激。
※※※
「这小子真是的……,当我是乳牛啊!抓着猛吸。」万騛在摆脱古峰紧紧含着不放的嘴巴之后,把沉钧一把抱回房里,在她耳边咕哝地抱怨着,「你好有心眼啊!竟然算计我。」
「君子有成人之美嘛!」偎在万騛怀里,沉钧一脸无辜的说。
「你好善良。」
「这话好象很……唔……」不让沉钧有辩驳的机会,万騛一口含住那张诱人的小嘴和她来一场唇枪舌战。
「好霸道喔!」一阵热吻之后,沉钧终于获得自由。
「哪有你霸王硬上勾来的厉害。」
从万騛的语气来判断显然余怒未消,顿时让沉钧也觉得委屈起来,一张小嘴翘的老高,「我是霸王硬上勾啊!谁让你要我去勾引男人啊!哼!」
「我的小宝贝生气了?」见情况不妙,还是先安抚心肝宝贝,虽然心里头还是有那么点不痛快,不过沉钧说的也没错,那他究竟在别扭什么呢?想起来都茫然。
「哼!」沉钧卯起来不理他,更是转过身子背对着他。
「哎哟!不理我了呀!没关系,我理你就好。」说着用勃起的阴茎在沉钧柔嫩的雪臀上蹭着,手也伸到她柔软的乳房上揉着,「别生气了。」
「不行啦!」沈钧自然没有生气,也不过是逗着他玩,只是对万騛的愤怒有些不解。
「你要补偿我。」
「不行啦!古峰现在还很虚弱,万一我们又……」
「你放心,不会的啦!」说着一手握着硬挺的肉棒,对准沉钧的小菊花,噗哧一声,整个龟头已经进入后花园。
「你好可恶,竟然使出这招,啊!──不要啦!不要──」被万騛顶的话都说不完整,更过分的是还把修长的手指插进她的花径里,如此这般的前后夹攻之下,沉钧也只能声声讨饶。
「说、你下次还敢不敢。」万騛故意用粗嘎的声调问着,还不断加快手指的动作,甚至多加了一根手指。
「不敢了,不敢了。」沉钧紧按着万騛不安分的双手,嘴上是讨饶,手下却助纣为虐的帮着加速。
「你真是天生的尤物!」万騛紧贴着沉钧的耳鬓赞叹着。
「噢!──快一点,我快了──」沉钧也明白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敏感,甚至越来越饥渴,这也是为什么她愿意主动色诱古峰的原因。伊斯和克里斯都不在身边,唯一能帮助他们的只有古峰,偏偏他又固执得很,如今她一石二鸟,既夺了古峰的处男之身,又遂了他想得到万騛的心愿,相信他应该不会再赶她走了吧!
心满意足的在万騛的双重刺激下,沉钧再次达到了高潮,晶莹的蜜露从万騛的指缝尖流了下来,柔媚的娇躯开始在坚实的臂弯里阵阵颤动着,「騛──」沉钧不断的呼喊着他的名,一声声爱的呼唤,让他在后花园里洒下的爱的种子。
「沈钧,永远都不要离开我,好吗?」
「我一定不会离开你的。」沉钧的心里感到无比踏实,从没有一刻让她感到如此安稳。高潮过后,沉钧蜷缩在万騛温暖的怀抱里,睡的安甜舒适,就像世界上每一个获得幸福的女人一般。
梦是那么甜,那么美……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