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牢贱婢

地牢里有一位紫发少女,她全身衣服被脱光,只穿着一双黑色丝袜,双手被一条丝袜反绑着,双脚也被一条丝袜捆绑,双乳和阴部都贴着封印用的符纸,这样一来,她的身体动弹不得,而且魔力也发挥不出来,只能乖乖地跪在一个人偶的脚下。

这位少女名叫莉莉丝,是魔界四魔将之一,在一年前的人魔大战中被王国最强的魔法师,号称「把世界都踩在白丝袜脚下」的圣女生擒回来,圣女把她羞辱地调教一番之后,关在了王国地下的地牢里。为了更好地羞辱莉莉丝,圣女特地设计了一个和她本人一样的人偶,皮肤的质感也和真人一样,坐在椅子上翘起一只脚,穿着长筒白丝袜的脚底离莉莉丝的嘴距离很近,伸出舌头就能够到。脚的上方挂着一个瓶子,里面会滴出流质的食物,食物滴在脚尖上,沿着脚底流下来,莉莉丝只有伸出舌头舔这些流质食物才能生存下去,但是这个过程就像是莉莉丝跪在圣女脚下,自己主动伸出舌头舔圣女的脚底一样。

莉莉丝虽然很屈辱,可是自己被绑住,魔法也施展不出,除了给自己的敌人的人偶跪着舔丝袜脚之外,又有什么办法呢?

这一天,莉莉丝正在舔吮人偶的脚底,忽然地牢的门打开了,莉莉丝知道是往瓶子里加食物的人来了,一般都是圣女的女仆来做这件事的,女仆每次来都会趁机好好地玩弄莉莉丝一番,比如用穿着白丝袜的脚踩她的乳房呀,让她学狗叫呀,让她舔脚舔鞋子呀,连敌人的女仆都能玩弄自己,这让莉莉丝感到更加羞辱。
来的这个人站在莉莉丝的面前,把瓶子拿下来,然后把圣女的人偶也放在一边,自己坐在椅子上。莉莉丝感到惊讶,因为以前女仆是不会这样做的,她抬起头,正好那个人跷起一只脚,脚上穿的短筒黑色皮靴正踩在莉莉丝的乳房上。这个人是一个女孩,黑色的长发梳着马尾状的武士头,穿着黑色的皮护胸和皮短裙,里面是黑色的蕾丝胸衣和裙子,长筒黑色丝手套,短筒黑色皮手套,长筒黑色丝袜,短筒黑色皮靴。莉莉丝认识这个人,她就是和圣女并称为「王国三大魔法师」之一的黑蕾丝,人称「所有人都只配给她做奴隶的黑丝袜女王」。

黑蕾丝用穿着黑色皮靴的脚随意蹂躏了几下莉莉丝的乳房,嘲弄道:「四魔将呢,真下贱!」

莉莉丝无法反抗,只能乖乖忍受。

黑蕾丝又换了一只乳房踩,就像把莉莉丝的乳房当成了自己的鞋垫一样,又踩了一会,黑蕾丝忽然踢了莉莉丝一脚,莉莉丝的身体向后仰过去,黑蕾丝顺势一脚踩在莉莉丝的下阴蹂躏起来,莉莉丝痛的惨叫出来,黑蕾丝则嘲弄道:「哦,被人踩下阴就这么舒服吗?」

踩了一会,黑蕾丝站起来转过身去,喃喃道:「接下来该怎么玩弄你好呢?」
本来动弹不得的莉莉丝忽然一下子站起来,笑道:「既然你不知道,那不如让我玩弄你吧?」

黑蕾丝吃了一惊转过身来,地下已经伸出四条触手把她的手脚缠住,然后用力一拉,黑蕾丝变成了四肢着地,跪在莉莉丝脚下了。

莉莉丝舒展了一下身体,舒服地坐在椅子上,跷起一只脚把黑蕾丝的嘴踩住,笑道:「啊啦,黑蕾丝大人,形势逆转了呢。」

黑蕾丝挣扎着:「放开我,你这恶魔!」

莉莉丝笑道:「这是你的真心话吗?如果是的话,为什么你要偷舔我的脚呢?」说完,她用脚趾夹住了黑蕾丝伸出来的舌头。

黑蕾丝说不出话来,莉莉丝继续道:「刚才我就觉得奇怪,为什么你踩我的乳房会把符纸弄破,难道是大意吗?等到你连我下阴的符纸也弄破的时候,我才明白,你是故意的,其实你就是想让我恢复魔力,然后让我抓住你玩弄对吧?不然你又为什么在我挣脱丝袜捆绑的时候转过身去呢?」

黑蕾丝仍然说不出话来,莉莉丝笑道:「都说你是黑丝女王,其实你是一个M呢,你很希望我调教你对吧?」她打了一个响指,四条触手松开黑蕾丝的手脚,莉莉丝继续道:「如果你想做我的奴隶呢,就把你的衣服脱光,只留下丝袜就好了,然后把我的脚放在你的乳房上!」

黑蕾丝的确是个M,莉莉斯说的都是正确的,因为平时自己是个高高在上的女王,没有接受玩弄的机会,当她听说地牢里有一个四魔将级别的俘虏的时候,她实在忍受不住心里的欲望,用这种方式使自己成为了莉莉丝的脚下败将。
于是黑蕾丝开始脱衣服了,她的舌头被莉莉丝用脚趾夹着,衣服脱的狼狈极了,好不容易把衣服脱光,她抬起莉莉丝的脚,恭敬地放在了自己的乳房上。
莉莉丝终于松开了黑蕾丝的舌头,嘲弄道:「啊啦,你还真是下贱呢,明明可以反抗的,却想要被我踩在脚下,接下来你想让我怎么玩你呢?」

黑蕾丝终于能说话了:「小贱婢任由主人处置,可是贱婢想要被主人束缚住再被主人玩弄,求主人成全。」

莉莉丝大笑:「啊啦,还是头一次看见这么下贱的人呢,不,你还算是人么?应该是条母狗才对!想要被我绑起来吗?我就满足你吧!」

说完她念动咒语,很快地下伸出几条触手,触手上还缠着两条丝袜。

莉莉丝笑着拿起丝袜放在黑蕾丝嘴边:「小贱婢,这是主人穿过的丝袜哟,一会就用这个来绑住你,赶快舔舔它们谢恩吧!」

黑蕾丝乖乖地伸出舌头来舔,把两条丝袜都舔了一遍之后,莉莉丝把丝袜一扔,触手接过来分别捆住了黑蕾丝的手脚。

莉莉丝眼珠一转,道:「还得封住你的魔力才行呢!」说完她一伸手,触手拿出一个项圈和一根针放在她手里。莉莉丝道:「怎么样,现在反抗还来得及哟,等一下魔力被封住,你就完全成了任我玩弄的狗了,你打算怎么做?」

黑蕾丝犹豫了一下,莉莉丝看在眼里,笑着把脚踩在黑蕾丝嘴上:「边舔边想也可以哟!」

黑蕾丝舔着莉莉丝的脚,整个人已经被莉莉丝的脚香征服了。莉莉丝忽然一脚踢开黑蕾丝的嘴:「怎么样,舔过之后你的答案呢?如果想做我的狗就继续舔我的脚,不想就反抗吧!」

黑蕾丝选择的当然是继续给莉莉丝舔脚,于是莉莉丝在项圈前面刻下了「黑蕾丝」几个字,然后把针尖对准黑蕾丝的乳头,项圈放在下面:「这是最后的机会了,等你的血落在名字上就来不及了哟!那么,你要不要反抗呢?」黑蕾丝边舔脚边摇头,于是莉莉丝用针刺中黑蕾丝的乳头,血滴下来落在项圈的名字上,名字瞬间变成了红色,然后项圈自己飞起来套在了黑蕾丝的脖子上。

莉莉丝大笑:「这样一来,王国三大魔法师中的黑蕾丝大人就成了我的狗了呢,真是有趣啊!」她转了下头,于是看见了圣女的人偶,莉莉丝气不打一处来,一脚踢开黑蕾丝,站起来一脚把人偶踢倒,然后用丝袜脚踩住人偶的嘴:「圣女,你等着吧,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像这个人偶一样被我踩在脚下的!到时候看我怎么蹂躏你!」

她使劲踩了踩,发现人偶的嘴居然能张开,里面的舌头居然还一动一动的,就像在给自己舔脚一样。

莉莉丝大笑道:「没想到圣女把自己的人偶作成这么下贱的。啊啦,说不定本人比人偶还要下贱呢。等着我哟,圣女,马上就让你跪在我莉莉丝大人的脚下,你就哭着任我蹂躏你吧!」

说完,她牵着跪在地上,手脚被捆只能爬的黑蕾丝,像牵条狗一样走出了地牢。

就在她离开不久,人偶居然自己坐起来,用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像是在回味着莉莉丝的脚香,喃喃道:「如果不是你太兴奋的话,应该能发现是我的……」

第一话

国立第一女学园,坐落在王国的首都。

这个学园培养的学生,绝大部分都是王国的战力,甚至连王国的公主和王国三大魔法师中的两位都在这个学园里学习。

某日(台北情色网757H)。

一位少女忧心忡忡地在学园里走着。

她的名字叫舞,表面身份是学园的学生之一,但真正的身份则是「守护天使」。
所谓「守护天使」,是由圣女提案并执行的一个增加王国战力的计划,使用一些方法让普通的少女通过变身,获得魔法和力量,成为能够战斗的战士。舞和她的双胞胎姐姐凛,是「守护天使」计划最初的,也是目前仅有的两个完成品。
舞之所以像现在这样焦虑,是因为她的同学,学园长的孙女小百合昨天失踪了。学园长虽然也派了人手去寻找,但是舞觉得自己应该为朋友出一份力,于是她决定自己也去做调查。

从出售情报的酒吧出来之后,舞去了学园运动社团联合会的会长,王国三大魔法师之一的薇芙的府邸。因为酒吧的情报说,小百合的失踪可能和薇芙有关。所以舞打算假装成上门做兼职女仆的学生,混进薇芙的家里探个究竟。

在门口说明来意之后,舞被两个女仆带到一间小屋里接受身体检查。

两个女仆把舞的衣服脱光,只留下一双丝袜,露出乳房和下阴,然后女仆命令舞把双手放在墙上,舞早就听说薇芙喜欢招兼职女仆供自己玩弄,因此心里也有所准备。女仆甲拿出一只白色短丝袜套在手上,并把手放在舞的嘴边,命令道:「新人,这可是一会你要侍奉的主人,薇芙大人穿过的丝袜,你可要好好舔哟!」说着用另一只手握住舞的一只乳房玩弄起来,舞不能反抗,只有一边被人玩乳一边伸出舌头来舔女仆手上的丝袜,女仆乙则一只手玩弄舞的乳房,另一只手伸下去玩弄舞的阴部。舞从来没被人这么玩弄过,过了一会心里忽然有了种说不出来的异样感觉。

这时小屋外又传来一个女仆的声音:「主人想要新人去侍奉了。」两个女仆停下来,女仆甲又拿出三条白色长筒丝袜,命令舞跪下,用一条丝袜反捆住舞的双手,一条丝袜捆住双脚,另一条则系在舞的脖子上用来牵着,随后女仆甲把手上的丝袜脱下来让舞叼着,牵着动弹不得,只能在地上爬的舞像牵条狗一样走到薇芙的房间。

进了房间,薇芙正跷起一只脚在椅子上坐着,女仆甲把舞放置在薇芙脚下。
薇芙用跷着的,穿着白色长筒丝袜的脚抬起舞的脸看了看,然后直接把脚踩在舞的嘴上:「你就是新人吗?」

舞回答:「是的。」

薇芙用脚抽了舞两个耳光,呵斥道:「还不懂规矩吗?说话的时候要称自己为贱婢,称我为主人,明白吗?」

舞只有回答:「贱婢明白了,主人。」

薇芙笑道:「好呀,看在你听话,又是新人的份上,就不过分地玩弄你了,你就给我舔舔脚吧。」

舞还是第一次给别人跪着舔脚,看着薇芙踏在自己嘴上,包裹在丝袜中若隐若现的玉足,又看到薇芙俯视着自己,充满了蔑视的眼睛,她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应该跪在薇芙脚下的狗,薇芙的玉足是那样高贵,而自己的嘴则是那么下贱,给薇芙舔脚成了一件无尚光荣的事。于是她伸出小舌头,细细地,一点一点地舔吮着薇芙的脚底和脚趾,连脚趾缝都把舌头伸进去品尝一番,没多久薇芙的丝袜就被舔的湿湿的了。

薇芙笑着看舞卖力给自己舔脚的样子,然后一脚把她踢开,命令女仆甲道:「先关起来,一会吃完饭再慢慢享用。」女仆甲于是上前牵起舞,走出薇芙的房间直奔地牢。

薇芙看着她们走出去,问女仆乙:「都准备好了吗?」

女仆乙走过来跪在薇芙脚下回答道:「是的,主人。只要她真的是守护天使,并且去救人的话,我们设下的陷阱就能活捉她。」

薇芙笑了笑,道:「好吧,你做得不错,我脚上的丝袜就赏给你吧。」
女仆乙高兴地为薇芙磕了三个头表示感谢,然后用嘴脱薇芙脚上的丝袜。
薇芙冷笑道:「不知道变成守护天使,她还是不是那么下贱呢?」

舞算着时间已经差不多是深夜了,于是她念动咒语,变身成守护天使。(所谓的变身,只是身体发生变化,并不会因此而增加衣服,所以舞现在身上仍然只有一双丝袜。)

她不知道薇芙什么时候会再玩弄她,可是现在地牢的守卫都已经睡觉了,要想去找小百合,现在就是最佳时机。于是她挣脱绑在身上的丝袜,轻松地打开地牢的门,在地牢里逐个房间察看关押的人。终于,在角落的一间牢房里,她看见墙上吊着一个女孩,身上被脱得只剩一双白色长筒丝袜,黑色长发挡着脸,看不清面容,可身材和小百合很像。于是她打开牢房的门,想走过去看一下那女孩的脸。

只差一步就能伸手够到那女孩的脸了,忽然地下伸出来数十条触手,缠住舞的四肢和身体,并且缠着双脚的触手继续向上伸,把舞的下阴几乎放到了那女孩的胸前,舞刚要反抗,女孩双手的手铐自己打开了,于是女孩把手中握着的东西一下塞进了舞的下阴里。

舞惨叫着,想要把下阴里的东西拿出来,四周埋伏着的四个女仆早已过来把她的手脚都牢牢踩住,那女孩也走过来,一脚踏住舞的乳房,笑道:「这样一来,守护天使就被我们抓住了。」

舞看了眼那女孩,解开了变身术的那女孩原来是女仆甲。

舞边挣扎边道:「呜,你往我的身体里放了什么?」

女仆乙也走到舞的身边,用脚踩了一下塞进舞下阴的东西,笑道:「这个么?据说是一个女性自慰器,不过有人在上面施加了能封印守护天使力量的魔法,现在应该叫「能把守护天使变成母狗的自慰器‘了。」

舞挣扎着,可是守护天使力量被封印的她,只不过是个普通少女,反抗也只不过是徒劳罢了。

女仆甲看到舞渐渐没了力气,于是一声令下,四个女仆拿出两条丝袜,反绑住舞的双手,然后再绑住双脚,女仆甲走过来把一条丝袜拴在舞的脖子上,牵着舞走向了薇芙的房间。

莉莉丝从地牢里的阴影处走出来,女仆乙跪在她的脚下。

莉莉丝问道:「计划准备得如何了?」

女仆乙边为莉莉丝舔脚边回答道:「准备好了,只等莉莉丝大人了。」
莉莉丝笑道:「很好,明天我会变成一条紫色毛发的狗,你们只要把我献给薇芙就可以了。这样一来,如果顺利的话,三大魔法师就会有两个成为我的奴隶了。哦哈哈!」

圣女的宫殿。

圣女正全身脱得只剩一双白色短丝袜,跪在一个穿着白大褂,黑色长筒丝袜的女孩脚下看着水晶球,水晶球里的画面正是刚才舞被活捉的过程。

女孩忽然把一只脚踩在圣女嘴上,问道:「你觉得怎么样?」

圣女边为女孩舔脚边道:「看起来耻辱度还不够,不然被踏住乳房之后就应该立刻放弃抵抗的。」

女孩笑道:「啊啦,如果王国里其他人知道你那所谓的守护天使计划其实是为了给这种增加M欲望的药品做人体试验,会怎么看你呢?」

圣女的M欲望已经被刚刚吃下的药物激发起来,这时的她,已经不再是什么王国第一魔法师,而是那女孩的脚奴隶。除了舔脚,她还能做什么呢?

第二话

薇芙正在房间里看书,女仆甲进来禀告说守护天使舞已经被抓住,放在门外了。

薇芙想了想,命令女仆甲先把舞关进地牢,明天再慢慢享用。

第二天早上,薇芙正在吃饭,忽然女仆乙捧着一只紫色毛发的狗走进来,说在府邸外看见的,觉得可爱就送过来让薇芙看看。说着把狗放在薇芙的脚下,小狗居然很乖地舔起薇芙的脚来,薇芙笑着说,看来它也是个M呢,那就留下吧。
吃完早饭,薇芙叫过两个女仆,给了她们几样东西,又嘱咐她们几句话,两个女仆答应着出去了。

原来,薇芙昨天晚上通宵想了一个抓住凛的计划,现在要让女仆去按计划行事。

女仆走了之后,薇芙觉得有点困了,就决定先小寐一下,等醒来的时候在玩弄那对姐妹奴。

不知睡了多久,当薇芙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面前站着一个紫发少女,正把手放在自己的乳房上随意玩弄。

紫发少女正是莉莉丝,她看到薇芙醒了,便用手捏了捏她的乳头,笑道:「啊啦,王国三大魔法师之一的薇芙大人,终于睡醒了吗?」

薇芙吃了一惊,想要挣扎,这才发现自己整个人被脱光到只剩下一双丝袜,露出双乳和下阴,被捆在一个「×」型的架子上,双手被分开在×上面的两个分支上捆好,双脚则被分开捆在×的下面两个分支上,这样一来全身被捆的动弹不得。薇芙从来都是玩弄别人,被人这样捆着侮辱还是头一次,她用尽力气扭动身体,可是乳房还是被莉莉丝捏在手里。

莉莉丝看着薇芙徒劳扭动的样子,笑着把薇芙的乳房捉在手里摆弄着:「啊啦,号称「只用丝袜脚就能让敌人下跪投降‘的薇芙大人,居然真的只穿着丝袜呢,乳房被人玩弄也没关系吗?」

薇芙边被人玩乳边道:「你是什么人?快放开我!不然我要喊人了!」
莉莉丝哈哈大笑,松开薇芙的乳房,改成用手指拨弄薇芙的乳头:「好啊,薇芙大人,你就喊人试试啊,不过这里可是只有我们两个呢。」

薇芙忽然冷静下来,对莉莉丝冷笑道:「刚才差点就中了你的计呢,我的房间里的结界可不是你这种卑鄙的家伙就能打开的,所以,现在的情况,其实只是你使用的幻术对吧?」

莉莉丝惊讶了一下,手也停下来:「啊啦,不愧是薇芙大人,分析得还真透彻呢。」

薇芙开始念动解除幻术的咒语,念完之后,薇芙的身上发出一阵白光,薇芙以为幻术已经解开了,可是很快她就发现自己还是被绑着,面前还是站着那个莉莉丝。

莉莉丝笑着又用手捉住薇芙的乳房摆弄:「薇芙大人,解除了幻术之后的感觉怎么样呢?」

薇芙边被人玩乳边问:「怎么可能,明明已经解除了幻术的!」

莉莉丝笑道:「其实很简单哟,我的幻术并不是普通的幻术,因为每个人都是要睡觉的,其实,现在你就相当于在做梦一样,只不过身体比较有实感罢了。如果没人叫你醒来的话,你就会一直在这里被我玩弄了哟。」

薇芙继续问:「怎么可能,我的房间有防魔法的结界,如果你使用了催眠系的魔法的话,应该会发现的。」

莉莉丝道:「我只需要一点点媒介就可以了,比如我用舌头舔某人的脚,就可以让某人陷入我的梦境里哟。」

薇芙这才明白:「原来那条紫色毛发的狗是你?」

莉莉丝笑道:「啊啦,薇芙大人还真是聪明呢。」

薇芙反诘道:「原来你也只不过是条给我舔脚的贱狗罢了,有什么了不起的,跪下来求我呀,让你好好舔个够!」

莉莉丝笑道:「薇芙大人还真敢说呢!接下来是有个人要像狗一样舔脚了,不过那个人是谁呢?」

说完,她一只手玩弄薇芙的乳房,另一只手则伸出来玩弄薇芙的阴部。
薇芙动弹不得,只能乖乖任由人家玩弄。

莉莉丝玩弄了一会,忽然道:「薇芙大人,看我的眼睛!」

薇芙下意识地看了一下,莉莉丝的眼珠忽然变红,然后发出夺目的亮光。
「糟了,是催眠术!」薇芙虽然意识到了这一点,可是也没能力挣扎了。
等她再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双手被反绑着跪在地上,莉莉丝就坐在前面跷着脚,跷起的那只穿着黑色丝袜的脚就放在自己的嘴上。

莉莉丝笑道:「啊啦,看起来是醒了呢,薇芙大人,那么,开始给我舔脚吧!」
薇芙刚想反驳,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根本不听使唤,自己居然张开嘴,伸出舌头,舔吮着莉莉丝的脚底。

莉莉丝笑道:「薇芙大人,怎么样,我的催眠术可以控制你的身体,虽然你只能支配意识,可是身体感觉到的东西你也能感觉的到哟。我的脚,舔起来味道不错吧?」

的确,虽然身体无法控制,可是舌头感受到的莉莉丝的脚香,完全传到了薇芙的意识里。然后薇芙意识到了自己正在给别人舔脚这个羞辱的事实。

莉莉丝打了个响指,地面忽然出现了许多触手,分别缠住了薇芙的双乳和下阴,并且玩弄起来。

被玩弄的感觉也传到了薇芙的意识中,薇芙的思想改变了:作为王国三大魔法师之一的她,居然被敌人俘虏,被低级的触手玩弄,还要跪在敌人脚下给她舔脚,这些加起来,激发了薇芙心灵最深处的M意识,让她觉得「啊,原来被玩弄和被侮辱是这么美好的事情啊。」这样想着,就让她越觉得自己下贱,越觉得下贱就越想为莉莉丝舔脚。

莉莉丝看着薇芙,忽然把脚稍微抬起来一些,薇芙下意识地抬起头去舔,忽然发现自己可以支配自己的身体了。

莉莉丝大笑:「啊啦,薇芙大人真是下贱呢,明明我的催眠术效力已经过去了,却还要为我舔脚吗?」

薇芙这时候已经完全被莉莉丝征服,只能用继续舔脚来回答了。

于是莉莉丝开始了对薇芙的调教,命令薇芙给自己吮脚趾,吻脚底,连脚趾缝也伸舌头舔了。薇芙一边被触手玩弄双乳和下阴,一边惨遭耻辱的调教,很快就成了莉莉丝脚下的母狗。

忽然,这个空间震动了一下,莉莉丝自语:「时间差不多了吗?」于是她又打了一个响指,触手全都消失了,薇芙的双手也被松开,莉莉丝命令薇芙道:「接下来,就剩下最后的仪式了呢!」

在莉莉丝的命令下,薇芙一只手放在身后撑地蹲着,另一只手的手指拨开自己的下阴,莉莉丝则用一只脚踩着薇芙的乳房,另一只脚踩在薇芙的嘴上。
薇芙以这样耻辱的姿势,在莉莉丝脚下说出了奴隶契约:「奴婢薇芙,在主人脚下宣誓,今生永远做主人的母狗,为主人舔脚,任由主人玩弄,决不违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