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天同福


走进房里,上颜耀庞大的身子往床沿坐下,然后将手中犯错的小人儿给翻转身来,脸朝下,身体趴在他结实健壮的大腿上。
上颜耀举起手,啪--啪--狠狠地用力拍打着她的嫩臀。
啊......好疼呀......王上......羽蜜没想到上颜耀居然真的打了她,而且还很用力,让她痛得哇哇叫。
看你下次还敢不敢爬树!上颜耀一想起她刚刚让自己差点呼吸停止,就忍不住又继续狠打着她的俏臀。
王上......羽蜜知错了,请王上不要再打了,王上......好疼哟!羽蜜又尴尬又疼地认错。
上颜耀怒不可遏地连续打了小小粉臀近十下后,才搂住她的腰,让她站立在自己的眼前。
羽蜜双手抚着疼痛的臀部,一双大眼早已泪眼汪汪,她吸了吸鼻,任由泪水一颗颗自两颊滑落下来。
王上......呜......对不起,羽蜜下次......呜......不敢了!羽蜜微低下头,小心翼翼的看着上颜耀,细声抽泣着。
看到她哭花的小脸,上颜耀伸出了大手,替她擦拭着脸颊上的泪珠,怒气虽然逐渐消失,但仍是不悦地警告道:下次再爬树,我会更严厉的惩罚你,记住了吗?嗯!羽蜜轻应了声,泪水仍不断夺眶而出。
好了,别哭了。上颜耀替她擦拭着泪水,她的不知危险,让他气坏了;但此刻哭成泪人儿的模样,却又教他内心升起爱怜。
他伸手抚摸着眼前思念多日的美丽嫣颊,看到她从树上往下坠落,让他第一次尝到了害怕。面对几十万的敌军,他奋勇的杀敌,从不曾有畏惧,但刚刚,他几乎是震骇到忘了呼吸。
那一瞬间,让他明白了一件事,自己原来是这么的在乎她!
或许,早在大殿上见到她的第一眼起,他便被眼前这一张纯真漂亮、清灵无瑕的脸蛋,给深深的吸引住了。
触摸着她柔软的肌肤,深邃的黑眸闪过一抹浓烈的怜爱。上颜耀体内的怒火,逐渐让更为强烈的怒火所覆盖,他想吻她,他还记得她的味道有多么的甜美。
羽蜜停止了哭泣,因为粗暴的王上又变得很温柔了,而且,又用那种很怪异的眼神看着她,让她开始感到紧张起来。
上颜耀充满疼惜的捧住了她那小小的粉嫩双颊,然后将她的头,轻轻地压向自己,他先是啄吻了几下她的朱唇,然后慢慢地深吻住她。
她还是这么的柔软、甜蜜,而且还有着微微的芳香气息,在品尝到他渴望已久的温润甜美的唇后,潜藏在他体内的灼热因子全都蹦跳了起来,开始在他的体内四窜着。
羽蜜知道他要吻她,但她并未抗拒,因为她也好想让他吻她,虽然他每次吻她,她会感到头昏、身体发热,甚至体内有着难受的感觉,但是,她仍是希望他可以再吻自己。
他热切的探索着她甜美的芳蜜,吸吮着属于她的诱人味道,她的柔软与细嫩,让他强烈感觉到自己体内那猛然窜烧起来的狂烈欲火,同时,发现自己在瞬间变得坚硬了。
他湿热的舌迳自挑逗着她滑嫩的丁香小舌,诱引她回应自己,在感受到她的小舌微颤的伸出后,他内心一喜,深深与她的缠卷在一起。
羽蜜因为这一亲密的吮吻所带来的兴奋而颤栗着,他又吻得她快要站不住了。
在强烈欲望的冲击下,一股热气自他腹下向上猛然窜出,他立刻除去了自己身上的衣服,释放出绷紧结实的健壮胸膛来,同时,他也伸出手,开始脱掉她的衣服,渴望碰触到她柔软赤裸的身子。
羽蜜仍沉迷在他的热吻中,她的头又开始昏沉,且不自觉地伸手环抱住他的颈项,根本就不知道上颜耀和自己的衣服早已全让他给脱下了,身上紧剩贴身的肚兜,以及白色的亵裤。
他巨大的手掌不停地在她的背脊与臀之间,来回摩挲着,然后将她娇小的身子往前推近靠向他。
上颜耀灼热的吻,迫不及待地隔着肚兜,吸吮着那挺起绷紧的蓓蕾。
啊......不......王上......羽蜜禁不住那股兴奋,在一阵强烈且燥热穿透身体的同时,她发出了喘息的呻吟。
羽蜜受不住体内那股颤栗的刺激,身体晃了下,而因为他的吻,让她再次感到自己的身体又开始发烫起来。
王上......羽蜜很难受,像是发烧了......而且......又疼着......羽蜜懵懵懂懂,单纯无邪地说着自己的感受,而且是几近呻吟地说着。
听到她毫不矫揉造作,这样自然、纯真的生涩反应,上颜耀嘴角不禁勾起一抹邪笑,同时深眸里的欲火,更为炙热。
王上......羽蜜不解王上为何笑,她真的很难受呀!
这一次,他体内猛烈的欲望,高涨又狂热,全身因为体内这一份饥渴而疼痛着,让他再也无法像上次一样,可以克制住体内这猛烈的熊熊欲火。
腹下的发胀与痛楚,让他伸出手,抚摸着她那泛上红晕的美丽粉颊,因强烈欲望而粗嘎地说着:是否有人教过你,男女欢爱一事呢?羽蜜一听到这么露骨且暗示性的话语,再加上他深眸的一凝,当下羞得双颊绯红,她点了点头,然后,嫡嗔地轻轻嗯了一声。
看到她娇羞的甜美模样,不知有多么的诱人,多么的美。
上颜耀环抱住她娇小的身子,温柔地将她抱到床上。
王上,我......羽蜜有点害怕的欲言又止,因为她怕再像上次一样,因为她的不懂,又让王上生气的离开了。
看出她眼里那充满期待又害怕的眼神,他知道她在怕什么,这一次,他会温柔地待她,不会再像上次一样,因为压制欲望而愤怒的离去。
因此,他低沉且温柔地说道:你放心,我不会再像上次一样生气。他庞大的身体轻轻压向床上娇小的身子,稍稍侧着身体,然后在她美丽的粉颊上,落下了密密麻麻的细吻,安抚着她害怕的情绪。
她有一点被他眼里所浮现的欲望,以及那温柔的话语给迷惑住了,失了魂地直望着他,忘却了他曾愤怒的斥责她,更忘记他适才恶狠狠的打着自己的臀。
你不用害羞,男女欢爱是很正常的,而且你也不需太害怕,我会很温柔的对你。上颜耀在她耳边轻柔细语着,同时大手解下了她上身唯一的遮蔽物--肚兜,裸露出她那对美丽尖挺的胸部来。
他低凝着她那因害羞而泛上一层红晕的白皙肌肤,美得让他屏住了呼吸,他的手轻轻划过她的细嫩粉颊,然后慢慢地滑向她小巧浑圆的胸部。
当他的手指玩弄似的轻捏着那如含苞待放玫瑰般的嫣红蓓蕾时,感受到她的身子轻微地颤抖,而且,低声喘息了声。
你真的很细致、很美!他浑厚沙哑地赞叹了声,随即用手托起她柔软白皙的胸部,低头吸吮着因他手指搓捏而绷紧嫣红的蓓蕾,品尝那如初春花儿绽放的美妙滋味--甜美、柔软、细致!
啊......一股迷惘已炙热的兴奋感觉,让羽蜜娇喘地吟了声,同时觉得双腿间有股强烈的热流,让她不安地扭动着。
在他身下的小身子,因燥热而不安的扭动,不停地摩蹭着他原本高昂的伟岸躯干,让他体内的怒火一下窜升至他的脑海,胀痛且饥渴地想真实的拥有她!
他稍起身,解下了自己的裤子,同时也除去她贴身的亵裤,让两人完全赤裸地相对。
两个赤裸发烫的身体,因欲望的高涨而彼此地抚摸、摩蹭着。
他灼热的吻,沿着她因颤抖而紧缩的平坦小腹,然后吻向她细腻敏感的湿润部位。
不......我......啊......一阵从未感受过的颤栗与刺激,让她禁不住吟叫出声,身体发热,而且还微微疼痛着。她自然地弓起身子,向他健壮结实的躯体贴近,试图减缓体内那股强烈的燥热。
王上......羽蜜......求您......我......要......她娇喘且颤抖地需索着,虽然她并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上颜耀发出粗嘎的低吼,无法否认,身下这个娇小的胴体,竟带给自己这么狂切的饥渴,他从不曾因为如此渴望一个女人,而濒临失去控制的边缘。
他吻遍了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细腻又甜柔。
蜜儿!我的宝贝,我会让你知道,你有多么的诱人,我是多么的想要你。上颜耀沙哑地说着,一双黑眸紧凝住自己庞大身躯下白里透红、细嫩光滑的赤裸身子。
来,不要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他隐忍住体内那即将爆发的欲望,以及下腹的胀痛,为的就是不想伤害底下娇小的人儿。
他微微将她的双腿撑开,深吸了口气后,让自己进入到她那炽热温濡的体内,在穿透了那层阻碍后,深入到她体内。
啊......疼......好疼哟......我......一阵灼热且充实的剧烈痛楚,让羽蜜当场刷白了脸,痛苦地叫出声,但她随即咬住了下唇,身体完全的紧绷和僵硬住,而且本能地吸紧那闯入者。
感受到她那紧窒的吸附,上颜耀立刻以一记温柔的深吻,试图化解她那疼痛的凝聚,同时吻去她脸颊上的泪珠,毕竟她不若北方女子的高大,他对于娇小的她来说,过于庞大了。
没事,我的蜜儿,我的宝贝。他深深地埋入她紧小的体内,再一次低沉轻柔地安抚道,他努力克制想冲刺的欲望,给她适应他的时间。
察觉到自己已经逐渐适应了那股灼热的充实,她发现,身子不再那么不舒服,而原先那兴奋的感觉又慢慢回复,取代刚刚穿刺所带来的疼痛。
上颜耀深刻感受着她那紧小湿热的吸附,带给他另一种刺激的高潮,让他的身体更为亢奋。
他不由自主地发出狂野欲望的低沉叫喊,无法控制地开始律动着,而后陷入一种狂野奔驰的欲望中……
羽蜜望着上颜耀那满足的呻吟声,她终于知道母后所言满足王上的需求是什么意思了,看来,她已经让他得到了满足。她本能的伸出手,抱住了他布满汗水的身体,享受着他所带来的一波波喜悦与高潮。
羽蜜娇喘不已地迎接着他,但渐渐觉得自己快要无法承受他这般的狂暴、猛烈。
上颜耀从未有过如此高亢、激烈的欢爱,她真的好小、好紧,让他完全陷入一种失控、沉迷的状态,享受到前所未有的高潮!
在奋力一击后,他高昂的嘶哑着,将体内炽烈的菁华,恣意且狂然地迸射在她体内深处。
他粗喘着,却发现底下的小人儿,不知早在何时已经昏厥了过去。
看她累坏而熟睡的娇俏模样,上颜耀勾起一抹满足的微笑,他轻轻点吻着她小巧的鼻子与红润的朱唇,睡吧!我的小宝贝。
**
你说什么,王上今天又临幸玉宁宫?兰妃尖锐地喊道。不敢置信地问着自己派去监视玉宁宫的贴身宫女阿蛮。
回娘娘的话,是的。而且王上这五天来,不但夜夜临幸玉宁宫,连早上和下午,也都待在玉宁宫里。阿蛮照实说着。
在月宁宫里,兰妃所着阿蛮打探来的消息,愈听脸色愈阴沉。
这怎么可能?上午、下午、晚上,整天都待在玉宁宫里?怎么可能?!
兰妃愤怒地拿起桌上的杯子,狠狠地往地上发泄似的用力摔下,杯子应声破裂成几块碎片。
兰妃眼里迸射着强烈妒火,狠盯着地上的碎片,身体因过度惊讶与气愤而颤抖着。
前阵子,王上没有来她这里,而她向查总管打探,得知王上都是自己一人睡在龙豫宫里,并未临幸其他的嫔妃,这才让她放下了一颗心,以为王上为国事忙着,因此,她还特地熬了降火的莲子汤呢。
结果,这几天来,王上不但夜夜临幸玉宁宫,连大白天也都待在玉宁宫。
她进宫两年多了,从未曾听过王上像这样宠爱过哪个妃子,就连自己得宠的时候,王上也只是晚上来,白天来的次数,真是少之又少。
王上那天不是因为无法得到满足,才会气怒地从玉宁宫来找她的吗?也只有她才能满足王上那过人的需求啊!
但是王上又为什么这几天都腻在玉宁宫呢?那个干扁的小娃儿可以满足得了他吗?
从知道王上临幸玉宁宫那天起,她就一直等着王上欲求不满地来找她,但是,却未曾见到王上来找她。甚至连她求见王上,王上都不肯见她,这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
而且,如果那娃儿无法满足王上的需求,王上又为什么要天天待在玉宁宫里呢?
可恶!兰妃忍不住咒骂着。
不行!她不能让事情再这样下去,她不能任由月眠国那个小娃儿继续得宠下去,她必须想办法让她不再受宠。
哼!兰妃眼眸闪烁着阴狠的辉芒,到手的后位,她是绝不可能拱手让给别人的!
*
公主,今天是宫女们每月出宫一次的日子,小喜她们几个人问公主,是否有想要的东西?她们可以在傍晚回宫时,帮公主带回来。春红对着懒洋洋躺在床上的小主子问道。
出宫?羽蜜一听到出宫二字,立刻从床上坐起身,一双原本低敛的晶眸,瞬间闪亮了起来。
她今天之所以这么无精打采,这都要怪王上!
因为王上这些天来,每天都陪在她身旁,夜里更是不断与她亲密的缠绵着。她已经很习惯王上随时的出现在她身边,但今天是兀颜国王宫每月的狩猎日,他会与臣子们一起去城外的王室狩猎区狩猎,晚上则会夜寝宫外的行宫。
昨晚,她本来是要求王上带她一起去的,因为她从不知道王室居然会举办什么狩猎日,那一定很好玩,况且她来到兀颜国后,除了玉宁宫,她哪里都不曾去过呢。
没想到王上不但没有答应,还很霸道地说着:不行!这两天你给本王乖乖地待在玉宁宫,哪也不准去!为什么不行!羽蜜嘟起了小嘴,人家好想去看看大家狩猎的情形,那一定很好玩的。她再一次恳求着。
那不是让你玩的地方,本王说不行就是不行!上颜耀漠视她那渴望的小脸,俊脸绷紧,严肃地说着。
他不想带她一起去,其实是有原因的,一来因为王室的狩猎日是从早上一直到傍晚,大约十个时辰左右,再加上天气是这么地炎热,而狩猎场的野兽又四处窜跑,这么怕热又娇小的她,是无法承受得了那烈日的灼晒,而且,他更担心她受到了伤害。
再来则是他对她有着一股强烈的独占欲,她的纯真、她的娇美、她的可人,她的一切一切都是属于他的,他绝不与人分享,连看也不行!
我想知道为什么?王上为什么不准蜜儿去?羽蜜抗议的问着,不准也要有个理由啊,以前母后就一定会说出个理由来。
没有为什么,本王说不行就是不行!上颜耀不悦地抿紧唇。
这小东西的脾气拗起来还真倔,怕她又做出了什么危险的举动来,因此,他警告地说道:这两天你就乖乖地等本王回来,若被本王发现你又乱跑乱闯的,做出什么危险的事情来,本王会严厉的教训你!哼,不去就不去,我要睡了!羽蜜生气的恻转身躺下。
羽蜜一直搞不懂王上的脾气,王上有时候很温柔,但有时候却很霸道又不讲理!
这些天来,王上对她很好、很体贴,她还以为王上变温柔了,哪知昨晚他又变成那个霸道粗暴的王上了。
王上要到明天才会回来,又命人看住她,看来这两天,她将会过得很无聊、很闷的。
小喜她们要出宫买东西?羽蜜晶眸闪烁着亮光,微笑地说着。
她在这里无聊到快闷出病来了,如果她可以偷溜出宫去,外面就是兀颜国的首都罕喀,想必一定是热闹非凡,她好想去逛一下有着北方第一大城之称的罕喀。
公主,您不会是想要......出宫去吧?夏绿看穿地说着。
公主,只有宫女可以出宫,而且,别忘了王上下令,你只能乖乖待在玉宁宫。春红也出声了。
一看到小主子眼里的亮辉,她马上就知道眼前这个俏皮的公主在打什么主意,毕竟她跟在公主身边已经十多年了。
春红、夏绿,你们太紧张了。我当然知道只有宫女才能出宫。羽蜜小脑子里已经浮上一计了,她不但可以偷溜出宫去,而且还不会被人发现。
如果我是个宫女的话,我不就可以出去了吗?羽蜜从床上站了起来,然后拿掉头上的一些发饰说道。
公主,不行的。夏绿阻止道。
公主,如果被王上知道的话......春红紧张地说着。
我说行的!况且以前在月眠国时,我不也偷溜出宫多次了吗?羽蜜蛮横地说着,并阻止她们再继续说下去,这次她无论如何也要出去透透气。
王上他不会知道的,因为他明天才会回宫。而且我傍晚就会和小喜她们一起回来了,你们快去拿一套宫女的衣服来给我穿。羽蜜已经决定了,她一定要出宫去逛逛,宫里的人,见过她的又没几个,而且那么多宫女出宫,谁认得谁呀!
公主...!春红和夏绿面有难色的喊着,不过她们也很清楚,一旦公主决定的事,是很难去阻止的。
你们快去!羽蜜坚定地命令。
那里有一只白兔!上颜耀和臣子们一起骑马狩猎,其中一人喊着,然后拉起身旁的弓箭来,欲射那只白兔。
等一下,我要它!上颜耀也瞧见了那只白兔,它看起来还很小,毛色纯白无瑕,这让他想起了羽蜜那个美丽的小人儿。
昨晚,在她提议想要跟他一起来狩猎时,他不该那么凶地对她,毕竟,一直待在宫里,也是很闷的。
不过,他不带她一起来,虽说是因为自己的私心,自己的占有欲,但又何尝不是怕她受伤或得了热病呢。他可以想像现在的她,一定是愁着一张小脸。
如果将眼前这只小白兔送给了她,他几乎可以想像她俏脸上会出现多么甜美灿烂的笑靥了,如此一来,就算他不在她身边,她也不会觉得无聊了。
像这样王室的狩猎日,当然是不能带她一起来,改个日子,他会带她出宫玩的,毕竟,他也不舍得见到她闷闷不乐的模样。
他拉住了缰绳,跃下马,捉住了那只小白兔,将它往怀里一放,然后矫捷地再跃上马背。
王上这个举动让一旁的臣子与随从,个个诧异地看傻了眼,因为,向来以威严霸气闻名的王上,不曾有过如此温柔的行为。
你们继续狩猎,本王有急事回宫,晚一点再来。上颜耀完全没有注意到所有人早已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张着嘴看着他,因为他的一颗心,全系在那个可能愁眉苦脸的小人儿身上。
上颜耀摸了摸怀里的小白兔,威严的俊脸浮现一丝温柔,然后立刻策马奔向皇宫,而六个护卫即刻跟在王上的后面。
臣子们在王上离去后,开始议论纷纷,听说王上最近很宠爱月眠国的羽蜜公主,他们猜测,王上今天这样反常的举动,应该跟羽蜜公主有关。
上颜耀一回到宫里,立刻前往玉宁宫,正午时分,想必蜜儿应该在用膳,他刚好可以陪她一道吃饭。
王上,万岁!春红和两名宫女脸色苍白地跪趴在地上请安。
蜜儿呢?快把她叫出来,本王有礼物要给她。上颜耀自怀里掏出了小白兔,俊逸的脸上浮着笑容。
王上,公主她......春红颤抖地说着,看来,她是找不出任何理由或藉口,来替公主掩饰了。
蜜儿怎么了?上颜耀察觉到一丝的不对劲,疑惑地问着,心想她不会是在闹别扭,所以不想见他吧!他可是专程回来送她礼物的。
公主她......打扮成宫女,和其他的宫女一起出宫去了。春红只好照实说,她早就劝过公主不要出宫的。
你说什么?她打扮成宫女的模样出宫了?上颜耀僵硬了身体,任由小白兔跳离了手掌,黑眸怒瞪着跪在地上的宫女,脸上原有的温柔,瞬间转变为愤怒。
王上请恕罪!春红望着王上那发怒的骇人神情,吓得直求饶。
她竟敢违逆本王的命令,私自出宫?!上颜耀怒不可遏地大声吼道,深沉的黑眸因愤怒而更阴沉了。
她到底要本王怎样教训她,才会学乖呢?才会安安分分地待着呢?上颜耀抑不住内心那股翻涌而上的怒火,大声咆哮着。
体内一股强烈的愤怒熊熊燃起,几乎快要把他给炸开了。
让本王找到她,非得让她知道违逆本王是多么的不智!上颜耀眼里迸射着令人畏惧的骇人眸光,这一次,他非得要好好的教训她不可,不管她如何哭泣、求饶!
上颜耀迈开怒气的脚步,立刻出宫,去寻找那个不听话的小人儿。
*

羽蜜打扮成宫女的模样,和小喜等两名宫女,再加上不放心而硬要跟出来的夏绿,一行四人,混杂在众多的宫女之间,走出了皇宫的大门。
难得可以溜出宫来,又是第一次到罕喀这个大城,羽蜜心情真是快乐的无法言喻,脸上的笑容更不曾停过,对每一样事物都感到新鲜。
罕喀不愧是北方的第一大城,主要的城道绵延了数百公尺长,而且街道整齐的呈十字型交错着,整座城池不但人潮熙来攘往,热闹非凡,连两旁都是商店,而街道上更摆满了贩卖各种物品的小摊贩。
好热闹的城市喔!羽蜜雀跃地喊着,如果不是因为傍晚就要赶回去,她真想留宿在这里,花个几天来逛这北方的第一大城。
公......小姐,小心!一匹高大的马匹从羽蜜身旁擦身而过,夏绿紧张地喊着。
这里不像月眠国的国都,少有人骑着马到处乱走的,罕喀这个国都,到处可以看到人骑着高大的马匹穿梭着,这可能和北方人习惯以骑马代步有关。
好了,公主,我们该回去了。夏绿在一旁低声不安地说着。
她望着这陌生的国都,不管男女,个个都长得很高大,而羽蜜公主,夹杂在这人潮中,益发显得特别娇小!而且,就算公主打扮成宫女的模样,仍掩盖不住她那美丽的脸蛋,她怕会有危险。
距离傍晚还有好几个时辰,时间到了我才要回去。羽蜜完全不予理会,迳自向前逛着。
她们四个人到处逛着、看着,在一个转角处,让一名留有胡子的北方大汉给拦住了。
哇,好娇美的一个娃儿!大汉色眯眯地直瞧着羽蜜,你一定不是兀颜国的人。
大胆狂徒,竟敢调戏......夏绿和两名宫女立刻上前挡在羽蜜公主的身前,她一时忘记公主的交代,就要说出公主的身分来。
夏绿!羽蜜及时出声阻止了夏绿的话!万一让人识破了她的身分,传回宫里,那她就有麻烦了。
全部滚开!那名彪形大汉大手一挥,将挡在美丽娃儿身前的几个弱小女子全推向一旁,然后直瞅着羽蜜,嘴角浮现出令人厌恶的邪淫笑容,虽然穿得很普通,但长得真的很美,我从未见过像你这么甜美的女娃儿!他大手一伸,想拉过眼前娇美的小人儿,羽蜜适时拿出刚刚买的一支细长的发簪,用力的往那只布满着浓密黑毛的手臂一刺,痛得那名大汉惨叫一声。
而羽蜜和三名宫女趁机跑走,她们慌乱的钻向一旁的小巷,穿过了一个街角又一个街角,只希望那名丑恶的大汉,追不上她们。
我不行了,好喘喔!羽蜜上气不接下气的喘息着,刚刚那么一跑,让她整个腮帮子都绯红着。
三名宫女也在一旁气喘吁吁的,看来那人追不上她们了。
公主,我们快回去吧!这里不是主要街道,我们已经脱离了人潮,这样很危险的。宫女小喜说着。
对,公主,我们赶快回宫吧。夏绿附和着。
好吧,就回去吧。羽蜜也开始觉得有些不好玩了。
一行人由小喜带路,想要从其他的街道走回宫里。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自她们的背后传来,几个人一回头看到是刚刚那名追她们的恶汉,才拔腿要跑,羽蜜已让马匹上的人给拦腰抱到马背上。
终于让我抓到你了,美丽的小娃儿,走,跟我快活去!恶汉飞快的向前奔驰离去。
公主......救命呀!公主......三名宫女在背后吓得大声喊着。
不要,救命呀,你快放了我!羽蜜在马背上不停地想要挣脱他大手的钳制,无奈她的力量实在太小。
一阵猛烈急促的马蹄声,从后方强而有力的传来,像是有一群快马奔腾的声音。
几名惊慌失措的宫女,转身向后望去,一见来人,个个更是吓得睁大了眼睛!
是王上!
上颜耀双腿奋力地猛踢着骏马的腹部,催促其快速向前奔跑,同时自腰间拔出了一把锐利的小刀。
他腿策着马匹,追逐着那个胆敢掳走他的人的恶汉。
他将小刀射到马匹的大腿上,马匹应声倒地,马背上的人,措手不及地双双飞了出去。
上颜耀抽出马背上的一条马鞭,缠住了羽蜜的身子,及时地将她给抽往自己身边来,而不至于跌落到地上。
呀......救命......羽蜜尖叫了一声,不知道自己又是被谁给抓了?在发现用马鞭捆住自己的人时,她震愣住了。
王上!
上颜耀拉住了缰绳,将仍被马鞭给缠住的羽蜜留在马背上,然后跃下马背,脸上因愤怒而铁青。
上颜耀僵硬着怒脸,立刻走向跌落到地上的恶汉,粗暴地怒吼道:竟敢抢我上颜耀的东西,找死!猛地,自腰间拔起了大刀,怒不可遏地砍向那名大胆暴徒,那名恶徒立刻一命呜呼。
然后他转身走回马匹,威严阴冷地怒瞪着马匹上的人儿。
王上......我......看到他那么残暴的杀人,羽蜜因为过度害怕而惨白着脸,身体颤抖的无法说话。
他也要杀了她吗?因为,她违逆了他的命令。
上颜耀紧抿着唇,俊脸绷紧地怒视她一眼,不发一语,双眸燃烧着熊熊怒火,快速的跃上马背。
他一手紧紧地环抱住胸前的人儿,然后策马前往城外的行宫。
上颜耀没有解开套在羽蜜身上的马鞭,迳自将她扛在肩上,冰冷的俊颜上,一双黑眸充满着怒火。
他完全无视于下人们惊愕的眼光,大步地迈向房间。
他用力踹开了房门,然后走到床边,粗暴地将肩上的人儿抛落到床上。
羽蜜被上颜耀这么狠抛到床上,因为身上仍被马鞭给绑住,因此她在床上翻滚了一圈半,面趴在床上,然后开始抽泣起来。
此刻她感到很害怕,因为她连受两次惊吓,而且可以感受到背后那双锐利黑眸的怒视,她根本不敢去面对暴怒的上颜耀,此刻的他,看来既吓人又恐怖。
虽然没看到她的表情,但听到她啜泣的声音,上颜耀的心仍抽动了下,只是他太生气了,这一次,他一定要好好的教训她,让她知道惹怒他是多么不智。
如果可以,本王真想像现在这样,将你绑在床上!上颜耀对着床上的人儿怒吼道。
他真想看看她的小脑袋,究竟在想些什么?今天要不是他及时赶到,那么他可能就失去她了。
他无法形容自己现在内心混杂的情绪,生气、担心、害怕!对于她抗旨的偷溜出宫,感到气愤不已,但看见她让人给掳走了,他的心却又感到抽痛,生怕追赶不上;而且在救她的过程,更害怕她会受伤……
该死,他气愤地咒骂一声,为什么你就非得惹本王生气?为什么你就不能乖乖的听语呢?他无法克制内心那强烈且复杂的情绪,再一次粗暴地怒吼着。
王上......呜......对不起!羽蜜抽泣抖缩地说着,任由泪水无助且不断自眼眶里滑落。
他真想好好的教训她,但她那惹人心疼的哭泣声,却硬生生地嵌进了他的心,庞大的身体往床沿一坐,将她颤抖的身体自床上拉起来,让她跪在床上,面向他。
他替她拨开了脸上的头发,低头看着她苍白且受惊吓的脸,以及脸颊上那一串串的泪珠。可恶!他不禁在内心愤怒地低咒着。
本王都还没有处置你,你哭什么!他又是一阵怒吼,望着她晶眸里盈满着泪水,虽是生气,但他仍无法克制体内所产生的怜借,伸出手替她擦拭着粉颊上的泪水。
王上......呜......对不起......呜......蜜儿知错了,请王上......呜......原谅蜜儿,蜜儿......下次不敢了!恐惧的阴影不断地提升,让羽蜜哭得更凶,身体更是因为害怕而抖得厉害,此刻她因哭泣而断断续续的哽咽着,而无法完整地说话。
上颜耀眯紧了黑眸,狠厉地盯凝着她,身体俯向前,伸手替她解开了身上的马鞭。
两人的身体靠得很近,他几乎可以闻到她身上那股自然的芳香气息,望着她那玫瑰红的樱唇,甜蜜诱人的教他无法不去吻他,体内又猛然升起熊熊的欲火。
可恶!纵使在这种情况下,她依旧勾起了他体内的欲望。
体内原本的怒火尚末褪去,又升起强烈的欲火,让他的身体瞬间因情欲的高涨而绷紧,过来,让我抱你!他粗哑地说着。
羽蜜吸了吸鼻,晶眸往上一抬,与他灼热的眼眸对视着,让她的身体忍不住颤栗着。
她仍双膝跪在床上,然后向前几步,偎向他庞大健壮的身体。
一闻到她身上自然散发的芳香,上颜耀感到体内的愤怒逐渐瓦解,他伸出手,充满占有欲地紧紧环抱住她的纤腰,双手用力且牢牢抱着她娇小的身子。
王上!让上颜耀这么用力的抱紧,羽蜜感到自己的心也跟着紧缩,她不由自主地轻唤了声,然后双手环抱住上颜耀的颈项。
知道本王为什么不带你去参加狩猎吗?狩猎的活动是从早上到傍晚,整天的活动下来,就算是一般的男人,都可能会吃不消,而且狩猎场的野兽四处奔窜,是很危险的。上颜耀亲昵地抱住她,在她耳边低语着。
王上,到不起!听到王上这么深情地说着,羽蜜内心感动不已,原来王上是这么爱护着自己,而她却不明事理的骂他霸道!
王上的温柔与疼爱,满满的充实在她的内心,让她心头涌起浓浓的爱意,她很清楚,这种爱和爱母后、姊姊们是不一样的,是一种属于男女之间才会有的爱。
上颜耀将自己埋人她芳香柔软的身子里,低沉沙哑地说道:你知道刚刚有多危险吗?这么娇甜的人儿,是属于他的!他气愤想掳走她的人,但更生气她如此的没有危机意识。
虽然王上很生气,外表看来威吓骇人,语气也很粗暴,但她仍可以感受到他的几许温柔,而且错的人是她,因此她再次说道:王上,对不起,蜜儿下次不会再违背您的命令了。下次?不准再有下次!上颜耀低声斥着,大手惩罚性地拍打着她的俏臀。
啊......王上,蜜儿知错了,请王上不要再打蜜儿了!羽蜜轻叫了声,认错地哀求着。
上颜耀双手搂住她的细腰,将她的身子稍微推离自己,紧瞅着她美丽的粉颊,粗嘎地说道:要本王不打你,可以,吻我!王上......听到王上要她主动的亲吻他,白皙的丽脸立刻染上一层红晕,因为一向都是王上吻她的。
快,否则我又要打你的屁股了。上颜耀眼中闪过一抹捉弄,霸气地说着,大手在她的嫩臀轻拍了下。
上颜耀深凝住眼前娇美的人儿,白皙细致的粉颊,在染上那层美丽的红霞后,出落得更美,更教人心动,直挑起他体内那股蠢蠢欲动的浓烈饥渴与亢奋。
羽蜜望着他那刚毅又有威严的俊脸,深眸里燃烧着沸腾的欲火,让她心跳得飞快,脸上的红晕也更深了,脸颊也跟着发烫起来。
被他这么灼热的直凝着,羽蜜也感到自己的身体渐渐热了起来,或许是体内热气的催促,让她将发颤的唇,吻向他那厚实的热唇。
当他们的唇相遇,感受着对方的气息,彼此都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激情,在他们之间爆裂出来。
他的手伸至她的颈后,充满饥渴地深吻着她,灼热的舌,急切、需索地探人她柔美的口里,吸吮着她的甜蜜。
他的需求是如此的强烈,引发她体内的原始需求,她紧紧缠绕住他的脖子,回应着他炽热的吻。
上颜爆发出一声粗哑的呻吟,大手不停地在她身上游移、抚摸,然后急切地脱着她身上的衣物,渴望碰触她柔软的像丝缎般的细嫩肌肤。
她完全沉沦在他那炽热的吮吻,以及那浓烈的男性气息里,当他的大手触摸着自己光溜溜的身子,并搓揉着自己赤裸的胸部时,她不禁吟叫了声,这才察觉自己已经一丝不挂了。
喜欢我这样摸你吗?他在她敏感的耳边吹着气,同时轻轻啃咬着她细小的耳垂。
羽蜜呻吟了声,觉得全身上下都被上颜耀给摸得发烫了,双手紧紧抓着他健壮的臂膀,我......嗯,喜欢。她颤抖地轻哼了声,照实说出自己的感觉。
上颜耀的手突然离开她柔软的胸部,倏地,高大的身躯自床沿站了起来,羽蜜混沌的脑子,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怔愣着一双大眼,望着他高大魁梧的身体。
上颜耀站起身,迅速解下自己身上的障碍物,不一会儿,黝黑、壮硕、结实的伟岸躯体,大刺刺地展现在她的眼前。
望着他那结实有力的肌肉,热潮再度席卷了她的身体,红晕猛地窜上她的脸颊,当她看到他那坚硬的欲望因为自己的盯视而抽动,她更是羞赧地用双手掩盖住自己发烫的脸。
哈!哈!哈!上颜耀扯开了喉咙,被她娇羞盖住小脸的动作给逗笑了,已经欢爱过多次,她仍是这么的害羞。
过来!上颜耀一把拉过她,让她娇美赤裸的胴体,站立在床上,与自己裸裎相对着,而站在床上的她,总算稍微比他高了些。
他拉起她的双手,将它们搁在自己的胸前,脸上邪邪地笑着,轻声沙哑道:摸我,就像我摸你一样。羽蜜像是着了魔似的,颤抖的小手听话地触摸着他结实健壮的肌肉,探索着他的身体,感受他身体的力与热。
上颜耀自喉间发出低吟,他讶异地发现,她柔软颤抖的抚摸,竟然有着如此强烈的挑逗力,让他体内的欲火瞬间爆发。
他大手一勾,将她娇小发烫的身子贴向自己,双手来回抚摸着她柔嫩的身子。
他发现,原本生涩的身子,在经过他这些日子的抚摸与欢爱后,益发成熟与敏感,让他收到一份意外的满足感,同时,也发现自己对她的需求与占有,愈来愈强烈了。
蜜儿......我的蜜儿,你真的很甜!品尝着她身上的肌肤,上颜耀发出了赞美的叹息。
他炙热的吻,热切的品尝她胸前嫣红诱人的蓓蕾,将它们含入自己的口中,感受到那股紧绷与硬挺。
啊......王上!羽蜜猛吸了口气,身体兴奋地颤栗着,自腿间传来的阵阵灼热感与需求的疼痛,让她渴望地发出一声嘤咛。
她紧紧地抓着他的肩膀,身子因体内那股强烈的热气而不安的骚动着,殷切盼望他解除自己身上的痛楚。
上颜耀伸出手指,抚摸过她紧缩的小腹,然后探向那令自己爱恋的幽森地带。
啊......王上,别这样......蜜儿......快站不住了!他手指的恣意挑逗,让羽蜜倒抽了一口气,身体因这一股强烈刺激而痉挛着,同时释放出兴奋的热流。
上颜耀再一次臣服在她娇柔甜蜜的身子,身体因欲望的灼热、胀大而绷紧着,从手指上沾满了浓烈的灼热稠液,他知道,他已经激发出她体内那原始的热切需求了。
他深吸口气,克制不住体内那一波强劲热切的需求,粗哑地说道:我要你,现在!他将她推倒在床上,庞大的身躯随即压下,对她的渴求是如此的强烈,让他迫不及待挺进她那紧小炽热的体内。
啊......灼热且充实的亲密结合,让两人因这一波激烈的兴奋热浪与高潮所带来的喜悦,而双双高喊着。
羽蜜稍微移动了下,迎接他那几近狂暴的进人,达到最深处……
她的紧小、她的温暖、她的甜蜜,再一次让他失去了控制,而更狂更野的奔驰着。
她是一项贡品,更是上天给他的一项稀世珍品,因为她不但给了他从未有过的激情与高潮,更让他的生理与心理,得到了充实的满足。
房里,激情的热浪一直持续不断地狂放翻涌着,而那阵阵的娇喘呻吟与嘶吼声,则不曾间断……
*****
从行宫回来后,羽蜜都乖乖的待在玉宁宫里。
不过,她和王上的关系又更为亲密了。
现在的王上对她真的很好、很温柔,不但让她渐渐化解了心中对他原有的恐惧,同时也因为他对她的好,让她不觉地爱上了这个看似粗暴,却又很疼她的男人。
只是,他总会很霸道的不准她做这个、做那个的,不过,她知道,他的霸道都是出自对她的关爱。
不过,难得今天有人邀请她到月宁宫作客,因此她高兴得脸上的笑容不曾停过,因为,她总算有一个很正当的理由,可以走出玉宁宫了。
她带着春红和夏绿,一起去月宁宫。
羽蜜叩见兰妃娘娘!羽蜜有礼的拜见着兰妃,虽然她是月眠国的公主,但是在兀颜国,她并未受封任何封号,地位是很低的。
她从另一名宫女小喜那里听来,说兰妃娘娘长得很漂亮,之前是王上最宠爱的妃子,将来也可能被王上封为王后。
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兰妃娘娘会召见她,但可以走出玉宁宫,就已经让她很高兴了,至于要她来做什么,就显得不是那么重要。
不过,在看见兰妃娘娘后,她原本喜悦的心立刻起了变化,因为兰妃果然像小喜所言,是一个长得很美艳的女人,而且,丰腴妖娇的身材,更是让羽蜜自叹不如。
羽蜜脑海里不断浮现小喜的话--兰妃是王上最宠爱的妃子,而且将来很可能受封为王后。
她的内心因为这番话而起了不小的波动,假如王上回来找这么美艳的兰妃,那么,她该怎么办呢?
她虽然是月眠国的公主,可是在兀颜国里,她只是一项贡品,虽然王上现在宠爱她,但她未曾受封,根本毫无身分地位可言。
不过比起要求受封、要求名分还有更重要的一件事,那就是她希望王上可以永远在她的身边,不要找兰妃,也不要去找别的妃子,希望王上只对她一个人温柔,对她一个人疼爱,就算她没有受封,没有名分,但她只要王上!
公主别多礼,快请起。兰妃娇媚地笑着,亲自上前去扶起跪在地上的羽蜜。
来,这里坐。兰妃和颜悦色地拉过羽蜜的手,让她与自己一块坐在长椅上。
谢谢兰妃。没想到兰妃是这么亲切和蔼的人,羽蜜脸上堆起了灿烂的笑容。
公主,不用这么生疏的叫我,在这后宫之中,凡是王上的侍妾,彼此都是以姊妹相称的,我比你年长,或许,你可以叫我兰姊姊,而且,希望我们可以成为好姊妹。兰妃微笑道,眼底窜过一抹妒恶的厉芒。
怪不得王上这阵子会夜夜临幸玉宁宫,因为眼前这乳臭未干的小丫头,的确颇有几分姿色,身材虽然娇小,看来却玲珑有致。
不过,她毕竟只有十五岁,心思还很单纯,看来要对付这样一个小角色,可说是轻而易举。她不禁在内心窃笑着。
可是......我并未受封,真的可以叫你兰姊姊吗?羽蜜睁着一双大眼,单纯无邪地问着。
你当然可以叫我兰姊姊,因为你现在受到王上的宠爱,相信王上很快就会赐封你的!兰妃依旧和蔼可亲地说着,脸上浮是笑里藏刀的阴狠笑容。
谢谢你,兰姊姊,你真是一个亲切的人。羽蜜笑盈盈地说着。
之后,兰妃让人准备了许多具有兀颜国特色的小餐点,招待羽蜜。
接着,她拿出自己珍藏的一些饰品,一一拿给羽蜜看。
每一样饰品都非常的美,其中一块湛绿的圆型玉佩,上面刻着一朵非常漂亮的兰花,让她印象最深刻,因为整块玉没有任何的斑点,是一块完全无瑕的玉佩。
兰妃向她解说着,那是她十九岁生日时,王上赏赐给她的生日礼物,而且还特命一名兀颜国中最厉害的雕刻师傅,刻上一朵兰花,代表着她。
就因为这块圆型玉佩很美、很珍贵,因此她平日并未佩带在身上,而是将它给收藏起来。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之后,羽蜜在宫女小喜通报下,说王上在玉宁宫等着见她,她才起身离开了月宁宫。
在羽蜜离去后,她拿起王上赏赐的那块圆型美玉,阴冷地笑着:走,我们去玉宁宫!为了达到目的,牺牲一块美玉,是很值得的!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