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头三尺有神明

天亮了,甄南仁身赤裸的搂着大姬,两人一动也不动的吻着。
二姬则紧张的坐在榻沿。
原来甄南仁耗功过巨,面对丐帮帮主所率的联军随时会来犯,她们决心以,‘偷天换日“手法助他速恢复功力。
良久之后,大姬轻轻眨眼,二姬立即上榻。
良久之后,甄南仁轻轻挪身,便在旁运功。
大姬上前一搭脉,立即忖道:“太慢啦!”
立见崔芬入内道:“怎样?”
“太慢了!”
“我来!”
“可是,你已有喜,你一泄功,可能保不住功力哩!”
“无妨!”
“好!快宽衣!”
崔芬一宽衣,立见甄南仁摇头。
大姬扶她躺在一旁,达药及为她顺气。
甄南仁的全身轻震三下,印堂立即泛亮。
二姬喜道:“行啦!全力运功。”
崔芬欣然溢泪啦!
大姬道句:“好孩子!”便为她盖上锦被。
二姬召来二名少女,便和大姬返房歇息。
耸保幻心杲谢吹奖で埃涑鲆缓A⒓绰永耄欧渴捌鸶煤愕乃腿氪筇小?
石川及“大哥大”们立即注视该函。
石川立即念道:“字示崔姬及甄强:等灭绝人性聚众行凶,限尔等在一日之内立即解散,否则,明日此时,便是尔等之末日。”
石川恨的道:“臭经子!唬什么人呀!”
立见崔姬在房中喝道:“杀!”
“好!走!”
七千余人立即一起出去。
不出半个时辰,他们已在城外发现齐鹰及一千余人正在用膳,他们齐声喊杀立即砍杀过去。
齐鹰怒吼的率众迎战。
齐鹰及一百余名顶尖高手奋力迎战半个时辰之后,便被那些“角头老犬‘及”
大哥大“们砍去一大半。
他们的手下更是死去八百余人。
齐鹰只好率众突围了。
石川诸人立即疯狂扑杀着。
又过了半个多时辰,齐鹰诸人已经战死,不过,黑道人物们至少死了二千五百人及有八百余人负伤。
石川指挥众人砍下齐鹰诸人的首级,便回去缴令。
立即有三百人将全部尸体予以毁掉。
不久,崔姬瞧过首级,便欣然道:“小心备战。”
石川道:“是!属下已派人注意来城之陌生人。”
“很好!下去吧!”
石川立即欣然离去。
崔姬嘘口气,忖道:“干掉这票人之后,至少可以安静十天,我得把握这段时间,恢复伤势。”
她服下灵药,立即闭眼。
此时的招贤庄却是面带着笑容,因为。他们在方才获悉甄强宰了蒲公英的消息,他们几乎乐透啦!
这是天大的佳音及荣耀,因为,蒲公英乃是白两道公认的第一高手最残忍之人,从来没人想到去惹他。
大家只期待他早日寿终正寝而己!
一向文静的桂涵莲更是破例的和候佩仪欢叙不已!
候佩仪捂着大肚子,春风满面的聊着哩!
此时的华山派亦是上下欢腾,因为,蒲公英乃是“黑道之神”,亦是黑道人物之偶像,他这一死,必会打破黑道的团结。
桂永泰更乐,因为,薄公英是他的克星呀!
可是,三个时辰之后,丐帮帮主等二、三千人惨死之消息一传出,他们皆傻眼啦,他们皆担心是甄强下的毒手啦!
他们忙着探听不巳!
黄昏时分,他们确定甄强不在场,他们稍加安心啦!
此时的丐帮代理帮主乔宏,亲自坐镇于忠义厅指挥大局,信鸽漫天飞翔,丐帮弟子亦含悲奔驰着。
他们正在连络各派准备会师消灭崔姬这批人哩!
就在各派配合调动人马之际,翌日破晓时分,除了华山派及招贤庄之外,各派的掌门人及九名重要人物皆暴毙。
甚至连代理帮主的乔宏也身首分家啦!
此项恶耗迅速震惊天下。
更可怕的是点苍、崆峒及恒山派各有一名内奸居然出任掌门人,他们立即决定暂时不和江湖各派来往。
内奸的理由很充分,对内要除内妹,对外先避崔姬这批入,所以,三派大部分弟子皆同意如此做啦!
他们立即函告各大门派宣布不介入江湖事务。
这是崔姬的命令,其目的在于诱使别派惊慌,俾方便崔姬各个击破,其用心之深,用计之沉,颇为高明。
不出三天,此讯已经传出扛湖,当然也引起震撼。
桂永泰召来邵忠伺道:“崔姬为何没有指挥你?”
“属下可能已经泄露身份啦!”
“本派会不会另有内奸?”
“不可能!不过,她可能派人监视本派。”
“颇有可能!吾计划各各派揭穿内奸,该如何做?”
“主人不宜在此时如何做,因为,敌势正盛,崔姬也知道你会如此做,她必然已经有所安排,不可不慎重!”
“唉!吾昔日一念之差,已造成各派二届掌门人惨死呀!”
“可是,敌暗我明呀!”
“唉!咱们不啻苟安,吾甚不安呀!”
“甄公子已经除去蒲公英,他若撤回,必可号召各派消灭崔姬,届时由他来宣布各派内奸,才是正策。”
“嗯!有理!由他来宣布,亦可避免各派对他之误会,可是,派谁去曾晤他呢?
外头一定有人在监视哩!”
“主人不妨先物色人选,再扮成购物人员下山。”
“好!”
不出半个时辰日,桂承武已经和七人搭车下山,他仍然跟着那七人购物及扛物,良久之后,他们再一起吃点心。
他们在点心店逗留良久,桂承武趁隙步入店内,不久,便有一人穿他的衣衫跟着那七人走啦!
他待了一个多时辰,方始戴面具离去。
不久,他已搭船赶向太湖石家堡啦!
第三天黄昏时分,他终于来到石家堡附近,只见内外戒备重重,城中更不时有人在监视,仓促立即从容离去。
他逛了一圈,居然没有发现一名各派弟子,他只好住入客栈。
此时的甄南仁正在榻沿扶着崔姬一起用膳,他的体贴乐得崔姬胃口大开,她亦频频为他挟菜哩!
良久之后,两人用过膳,她一躺下,立即道:“你宰了蒲公英,有何感想?”
“真高兴!至少我保住你及芬妹。”
“若非你出面,芬儿一定会被他玩哩!这老鬼真是变态,我会永远记住你的这份情意,更会谢你!”
“别如此说!咱们共甘苦哩!”
“很好!吾一定真心待你!”
立见她自贴身内袋取出一个扁瓶道:“半年散解药在此,你只要服下一粒,便可以无牵无挂啦!”
“不!我不服解药!”
“为什么?”
“我要自我警惕!”
“别如此!我信任你!”
她立即倒出-粒红丸道:“服下吧!”
甄南仁信手一捏,红丸立碎。
他吹口气,药份立即落入毯上。
崔姬怔道:“你真是怪人!”
“我一向如此!别提此事,今后有何计划?”
“我已派人出去调集所有的人来此会合,同时亦吸收不归附的四分之一人员,我决心对抗各大门派啦!”
“胜算如何?”
“你肯协助吗?”
“我正要和你谈此事,我不能违背我们的约定,我只对付黑道人物,各派之人则由你负责吧!”
“为什么?这算是同甘苦吗?”
“抱歉!我必须顾及招贤庄及自己”
“你要走啦?”
“你一复原,我就走!”
“不行!你别逼我向招贤庄开刀。”
“你怎可有此念头?”
“除非你留下来!”
“我又不能向各振出手,留此何益?”
“不管!你是我的精神支柱,你得留下来。”
“好吧!不过,你别勉强我向各派出手?”
“好吧!你满意了吧?”
“谢啦!”
他亲她一下,立即为她盖妥锦被。
不久,他一步信崔芬方内,立见她在阅书,她一看见他入房,立即欣然起身道:“强哥!
有事吗?“
他立即搂她道:“身子没有不适吧?”
“很好呀!”
“失去功力,不会有什么不适吧?”
“不会的!你放心!我和常人无异呀!”
“你为我如此牺牲,我真感动,我会善待你。”
“强哥别以此为意,我失去功力,反而更平静哩!对了!强哥,你方才似和恩师有所争执,怎么回事?”
他立即叙述着。
她立即道:“强哥!你可能无法保持这个原则,因为各派必以你为首要目标,他们夜袭霸王庄,便是明证呀!”
“我知道!可是,她硬要留下我。我得考虑她会伤及招贤庄及你,甚至,她会采取更激烈的措施哩!”
“的确!你还是暂留一阵子吧!”
“好!你自己得保重!”
“我会的!你别以我为念。”
他又陪她聊了一阵子,方始返房。
立见大姬在桌旁及伸直食指贴于唇上他会意的立即上前,立见她指向桌上的一张白纸。
“小不忍,乱大谋,先稳住她,俟机采功杀之。”
他会意的轻轻点头。
她立即掀起那张白纸,赫见第二张纸写道:“石川有野心,伺机提醒崔姬。”
说着,她立即又揭去那张纸,立见第三张纸写道:“蒲公英之死,使吾姐妹凛于人心之恶及世事多变,吾姐妹已有隐退之意,希望你也有此意。”
他立即轻轻点头。
她收妥三张纸,立即含笑悄步离去。
甄南仁付道:“哇操!太好啦!我正在担心如何让这批人自相残杀,如今有石川这条路子,我一定得好好的把握着。
他便小心的思忖着。
崔姬终于复原了,同时另有三干余人前来报到,她在欣喜之下,立即在广场设宴让九千余人愉快的聚餐着。
一个半时辰之后,她一散席返房,立即搂吻着甄南仁。
甄南仁当然也火辣的吻着啦!
“你仍然如此的迷人哩!”
“说实话!你盗了我的功力吧?”
“若非如此,我如何为你拼命!”
“好小子!下不为例,知道吗?”
“遵命!”
“我打算在近日扫平排帮,你去不去?”
“我在此替你守家吧!”
“也好!你近日就出去逛逛,多熟悉环境吧!”
“好!”
“我的财物全在此房中,我会吩咐芬儿看安,她的功力失,又有喜,我会派人保护她,不过,你得多守着她。”
“是!”
“我此次出征,可能长达三至四个月,此地乃是吾之根基及连络药,你得多费好好的替我保住这片基业。”
“是!”
她嘘口气,二人便人内室沐浴。
不久,二人我颈而眠。
翌日上午,甄南仁大大方方的以本来面目出去。他存心会合月孤诸女。所以,他故意悠悠哉哉的缓步及逛着。
他入城不久,便被桂承武发现啦!
桂承武绕圈向前后注意良久,他确实没人跟踪之后,他立即绕到前方,再迎面行向甄南仁。
不久,他一见行人稀少立即传音道:“我是桂承武,请跟我来!”
说着,他立即转身行去。
甄南仁心知有事,立即跟去。
不久,他们已经进入关庙,桂承武一见大殿没有外人,他立即上前道:“崔姬逼各派内奸先后杀死二任掌门及十八名要员。”
甄南仁皱眉道:“我猜忖他会如此做,爷爷没有告知他们吧?”
“爷爷尚未来得及道出,便收到大哥的断臂。”
“什么?崔姬砍了大哥的手臂。”
“是的!爷爷只好返山,如今,爷爷希望你出面揭穿各派的内奸,俾各派除奸及澄清外界对你的误解。”
“这……我目前尚不便如此做,不过。她近日将进攻排帮我道出排帮的二名内奸你速去通知他们吧!”
“好!你何时行动?”
“我会守在此时,你可以随时来此候我。”
“好!我先走啦!”
说着,他立即匆匆离去。
甄南仁望着关帝塑像道:“崔姬!你竟敢瞒着我砍断文哥之臂,我一定要好好的和你算这笔帐。”
倏听:“仁哥!立见一名中年人步入。
甄南仁喜遭:“欣妹!是你吗?”
“是的!入神案下吧!”
说着,她立即先行步入神案下方。
甄南仁一入内,立即搂她道:“大家好吗?”
她一阵辛酸,立即溢泪。
“怎么啦?出了何事?”
她立即含泪叙述众女阵亡之经过。
甄南仁不由含泪连连道:“怎会有此事?”
“仁哥!你今后有何打算?”
“我打算消灭这批黑遭人物。”
“仁哥,各派对你误解颇深,你小心些!”
“放心!我已经开始在改善,华山及招贤庄会为我澄清,你呢?”
“我只能跟着你啦!”
“这样吧!我打算在这附近和桂承武会面,你先在这附近注意其他的人,日后我再带你和她们共处。”
“好!恩师的这些财物交你给吧!”
“不!你找平地方埋妥,我这些存单也交给你吧!”
说着,他立即递出锦盒。
她一收下,立即道:“仁哥!你侠在黑白道中,小心些!”“我知道!你也小心些!”
“仁哥!我们先把这些存单及银票埋妥吧!”
“好呀!”
两人一离殿,便步向右侧林中。
他们逛了一阵,确定四下无入之后,田欣迅速的在白杨树右侧倔坑埋妥财物,再小心的铺妥草皮。
“仁哥!你别出来太久,你先走吧!”
甄南仁搂着她道:“保重!”
“我知道!你也保重!”
甄南仁立即难受的离去。
月狐诸女之死加上桂承文失臂,实在合他难受,他又走了一阵子,便直接步入-家酒楼用膳。
膳后,他便又在城内夕随着。
黄昏时分,他一返房,便见崔姬笑道:“逛得如何?”
“你已是本城城主啦!”
“格格!怎么说呢?”
“全城各地皆是你的人,城民亦敬胃交加呀!我去用膳之时,更是被奉若上宾,可见你之媚力如何强啦!”
“格格!那来的媚力,该是威力,我只对你放射媚力!”
说着,她已含笑送上热吻。
良久之后,甄南仁故意依依不合的道:“可惜!现在不便快活。”
“讨厌!色鬼!”
她一拍掌,侍女立即送入酒菜。
侍女一离去,她立即宽衣道:“来吧!色鬼!”
甄南仁故意色急的宽衣,便搂她入座。
他搂她上榻,立即追杀着;没多久,她已经乐昏啦!他疾速吸收功力,她哆嗦的依然醒来,他立即吻住樱唇及扣住她的双肩。
功力疾泄而出,她发现不对劲啦!
可是,她动弹不得呀!
她便在又怕又爽中结束她的罪恶一生。
功力一泄光,她的秀发立即变成灰槁。
她那娇颜更是变成皱纹重重的枯瘦睑。
他移开尸体。立即全力运功。
满腹的仇意一发泄,他便专心运功。
天亮时分,他平静的收功,便入内室沐浴。
浴后。他立即召双姬及崔芬入房。
三女乍见榻上的老妪尸体,不由一怔!
甄南仁道:“我不慎把她搞死了,怎么办?”
双姬心中有数,大姬立即道:“别外泄此事,以免人心散乱!”
二姬点头道:“的确!先稳住人心吧!”
崔芬道:“先毁尸吧!”
大姬道:“我来毁尸,使者不妨和姑娘一起指挥大局,对外则佯示她离堡办事,总之,别引发不安。”
崔芬点头道:“好!”
大姬挟尸入内室,立即冲水及浇下化尸粉。
不久,崔姬的尸体化成尸水及沿沟流得一乾二净啦!
崔芬立即启柜道:“她的珍宝及重要物品全在此地。”
二姬立即和甄南仁小心的搜索着。
不久,甄南仁捧出一个大箱,他一揭盖,便问道:“芬妹,这些瓶中之药丸是不是便是‘半年散’之解药?”
“不错!每人只须服一粒,便可以延缓半年。”
二姬急问道:“没有根治之药吗?”
“有!不过,数目不多。”
说着,她立即上前搜索着。
不久,她取出-个褐瓶道:“每人须谨服三天,而且在每天晚上时服用,连泻三天之后,方可以泄光毒素!”
说着,她已送出褐瓶。
二姬立即奉若至宾的收下褐瓶。
大姬道:“这些珍宝别先急着处理,目前先决定一件事,要不要毁掉这些慢性解药大家好好想想!”
崔芬道:“下月初一,应有六百余人必须服药。”
甄南仁道:“毁掉!别留这些人渣!”
崔芬柳眉一皱,却未曾吭声。
大姬道:“此事非同小可,可得好好商量。”
二姬附和道:“不错!这九个余人并非杂草可以随便砍割,他们如果-起造反,谁也抵抗不了。”
崔芬道:“不坊由急慢二种方式择一,任由他们毒发身亡,乃是缓慢方式,急进方式则设计他们火拼!”
甄南仁道:“宜速作处理,因为,那些人皆知道自己何时会毒发,他们若提前造反,反而不妙。”
大姬道:“那就速战速决吧!不过,欲设计他们火拼,一时颇难,倒不如让各大门派消灭他们。”
甄南仁怔道:“行得通吗?”
大姬道:“可以!这批人分为三类,崔姬的手下占大多数,列为第一类,我之盟友已被崔姬逼去对付丐帮帮主而损去不少,列为第二类。”
“第三类则为原先在观光之四分之一人员。这三类人原先便不和,甚至还有宿仇,可是,目前皆克制着。
“他们皆知道崔姬目前正在计划消灭排帮,咱们可以派遣三千人出去,其中包括这三类人,接下来,你该明白了。”
甄南仁点头道:“实不相瞒,我已经今天托人向排帮揭发内奸及崔姬将派人进攻之事,他们一定会准备。
“咱们再拖延-些日子供排帮多找些援军,这三千人一出征,必然会因为各怀心机,加上排帮准备充分而惨败。”
大姬点头道:“正是!崔芬,你意下如何?”
“上策!不妨让石川率队,趁机消灭他。”“高明!”
二姬道:“不妨同时另振五千人分别进攻武当派及峨嵋派。”
大姬点头道:“对!耗死他们,不过,得先通知二派哩!”
二姬道:“强弟出面吧!”
甄南仁点头道:“没问题!”
大姬道:“原则已经订妥,咱们膳后再详细研究吧!”
四人立即吩咐侍女送膳及取用着。
膳后,甄南仁便出去陪石川及“角头老大”们聊着。
午后时分,甄南仁一离堡,便先在城内逛了一阵子,良久之后,他才潜往关庙右侧之林中。
果见田欣仍扮成那名中年人坐在她们埋实之大石上,她一见心上人出现,立即欣然迎来道:“仁哥!有事吗?”
“我宰了崔姬啦!”
“太好啦!她一定爽死的吧?”
“不错!我把她的功力吸光啦!”
“她该遭此报应,下-个行动呢?”
“我打算让各派消灭这九干余名黑道人物!”
他立即低声叙述着。
田欣点头道:“高明!我能帮什么忙?”
“你去华山派见桂老,我也备妥一封信,你只需说一句‘七星兰’,他便会相信你,因为,他赠我此物。”
说着,他立即递出一封信及一束毒针。
田欣道:“仁哥你放心!我由水路出发,很快可以办成此事。”
“正邪存亡,在此一举,全仗你啦!”
“没问题!”
“珍重!”
她欣然一笑,立即掠去。
甄南仁松口气,方始返堡。
当天晚上,他和双姬仍在广场设宴招待大家,他再度豪放的畅饮,立即引来众人欣喜的投入畅饮的行动。
他们-直饮到深刻,方始歇息。
翌日起,陆续有黑道人物前来投劫,甄南仁乐得藉欢迎那些人之理由,每夜陪大家畅饮到深夜。
他欲以酒精消磨他们的体力及斗志。
他欲让他们在临死之前多快活一下。
第八天晚上,甄南仁指着木箱道:“为了表示诚意,每人先赐一粒解药,请各位当家的来领药。”
十二名少女立即将事先备妥的一包包药丸分送给“角头老大”们,不久人人已经各有一粒解药,人人为之喜。
甄南仁喝道:“大家畅饮吧!”
“谢谢使者!”
众人立即畅饮着。这一夜,甄南仁陪不少人喝到天亮,方始歇息。
他用过早膳,立即前往关庙,立见桂承文内庙内招手,他立即入内。
“大哥回来啦!”
“是的!我已回来多日,排帮帮主已经除去二名内奸,我在五天前离开之时,他已经调集三千人,而且正在向丐帮及少林求援。
“目前景值得担心的是丐帮及少林内奸会不会反映此事,你一定要注意封锁这二条消息,以免坏事。”
“没问题!二派之人该到了吧?”
“是的!他们已经撒网以待!”
“很好,我已经请爷爷派人通知峨嵋及武当除内奸及找援军,因为,我打算同时派二批人去送死。”
“太好啦!崔姬同意啦?”
“我早就除掉她啦!”
“高明!你真伟大!”
“别如此说!我只求心安而已!你先返华山吧!那三批人将在后天晚上启程,你别留在此地啦!”
“好!你何时返华山?
“此地尚有一千余人。我得除掉他们。”
“好!我先走啦!”
说着,他立即欣然离去。
甄南仁面对关帝塑像默祷道:“关老爷子,你一向忠仪佑众生,你得保佑我成功,我一定为你修庙!”
他深探一揖,方始出庙。
不久,他已在林中会合田欣,立见她喜道:“你的信。”
他一拆信,立见:“强儿:吾以你为傲!吾将会合招贤庄精英驰援峨嵋,大事了结之后,吾一定让各派向你面谢,保重:知名不具。”
甄南仁喜道:“后夫晚上启程,此地只剩下一千余人啦!”
“仁哥,桂老已收我为义孙女啦!”
“太好啦!太好啦!”
“爷爷,请你设法揭穿点苍、崆峒及恒山三派之内奸,因为,他们已经掌权而且宣布不介入江湖事,对大局颇具影响。”
“好!我会处理,你先携财物返华山吧!”
“好!
两人互视-笑,甄南仁立即离去。
他返堡不久,便见原先向马家堡缴规费之“大哥大”们带人来缴规费及拍马屁,甄南仁便愉快的接待他们。
当天中午,他全将那些规费赏给石川及大哥大们,同时,他设宴又和大家痛痛快快的畅饮着。
天黑之后,众人方始散席。
立见双姬入房,他立即问道:“有事吗?”
大姬低声道:“加派今日这批人和石川去送死。
“好呀!华山及招贤庄已出动,多派一些人去送死吧!”
二姬道:“好呀!加派六百人,其余之人俊机毒死。”
“好!彻底解决啦!”
“不错!咱们也可以轻松些!”
“是呀!咱们已甚久没有……”
二姬摇头道:“抱歉!我们已决小隐居,不宜再动欲。”
“这……何苦呢?”
“我们年纪已大,又历尽沧桑,只想静下来歇息。”
“你们欲住何处?”
“尚未决定!”
“那几位姑娘呢?”
“我已各赠她们十万两银子供她们从良,她们已经同意。”
“这……这一散,挺可惜的!”
“能够有如此结局,挺不错的,我们知足啦!;”我可能会住在招贤庄或华山,你们得来找我。“
“好!我们答应你!”
“你们尽量取走财物吧!”
“不!你留着做些有意义的事吧!”
“也好!对了!得留心各派内奸报回采之消息。”
“崔芬-直注意此事,你放心!你歇息吧!”
说着,她们立即联袂离去。
甄南仁松口气,便入内室沐浴,浴后,立见崔芬道:“强哥!听说你提及内奸之事?”
“是的!有消息吗?”
“武当、峨嵋、丐帮及少林四派内奸早巳呈报备派备战或出兵之事,我已经全部封锁及不再作指示。”
“为何不作指示?”
“供你托人消灭他们呀!”
“高明!他们应该没命啦!”
“是呀!”
“对了!恒山、点苍及青城之内奸,怎么除掉?”
“别管他们!”
“为什么?他们已经当家了哩!”
“他们的毒药将在本月底发作,格格!”
“哇操!太完美啦!高明!”
他立即愉快的搂着她。
“强哥!你知道双姬将归隐吧?”
“是的!她们连手下也安排妥啦!真令人佩服!”
“咱们如何处理这些财物?”
“先藏着!日后再作有意义的用途吧!”
“好呀!”
“我打算多派一些人出去送死。其余之人予以毒死,如何?”
“好呀!我会和双姬安排此事,你别担心。”
“太好啦!”
“强哥,咱们日后该居何处?”
“不一定,你呢?”
“嫁鸡随鸡,你安排吧!”
“好呀!”
戊初时分,一万一千余人分成三批欣然离开石家堡,甄南仁和双姬互视互视一笑,便愉快的返房。
立见双姬的手下们进入房中,迅速的搬财物由暗道离去。
甄南仁和大姬跟去半个时辰,便欣然返房。
大姬低声道:“你明午陪大家畅饮,我们会伺机在酒中掺毒,你先服下解药伺机扑杀没有毒发之人。”
“好!”
“我们已在河畔备妥船,我们先送你们二人到华山派吧!”
“好呀!”
他们又聊了一阵子,方始歇息。
翌日中午,他们和堡中留守之人一起用膳,堡中仆妇及巡视之人,亦一网打尽的被邀来领赏及赐宴。
甄南仁慰问他们的辛劳,立即送红包。
半个时辰之后大部分之人皆中惨叫倒地,二十一名妇人及侍女因为没有喝酒而活命,却昨得浑身发抖。
双姬和少女们为了保密,立即狠心杀了她们。
她们立即从容的将毒酒及尸体一起蚀化。
天黑之后,他们易过容便由暗道离去。
盏茶时间之后,他们已经在路上。少女们钓了二十余条鱼,立即烹者着。不久,她们已经欣然尝鱼。
良久之后,大姬低声道:“总算解决一件事啦!”
甄南仁点头道:“是的!芬妹,你帮我记住,我问关老爷子许过厌,只要天下太平,我要为他修庙。”
“好呀!反正咱们得回来一趟呀!”
“对!排帮快出击了吧:”
大姬点头道:“差不多了!石川诸人一定正在歇息,排帮可能不会让他们歇息,说不定已经开战啦!”
“是呀!”
他们在此地聊着,排帮及少林、丐帮七千五百余人果真已在方才由四面八方攻向石川诸人。
石川诸人连同马家堡依附份子于共有四千三百余人,他们分别在各家酒偻及客栈歇息,乍攻击、立即击。
排帮已经在此地埋伏二天,他们掌握地利加上人和及人数上之优势,不到半个时辰,他们便占了上风。
不过,石川诸人仍然顽强的拼斗着。
黄寺分,现场至少躺了六千具尸体,石川诸人只剩下八百余人,三千余名排帮联军正在扑杀着。
大街小巷及屋内屋外,到处皆是尸体啦!
居民早已退出城外,连官方也关门大吉啦!
人一走运,城墙也挡不住,人若倒楣,便会衰个没完没了,石川诸人正要突围,南宫世家的人赶到啦!他们连同随行的一千四百余人立即加入扑杀行列。
他们仗着锐气,立即至第一线砍杀石川诸人。
石川诸人力拼二个多时辰,已经又渴又累又负伤,那堪这批生力军之年杀呢?
现场便是一阵惨叫。
不到半个时辰、除了七人诈死逃掉之外,崴蛤皆已经遭到居死,不过,各派也是又累又牺牲不少哩!
不过,他们仍然抢救伤者及收拾现场。
黑道人物身上的财物立即全部被没收。
化尸粉朝荒郊一洒,黑道人物也惨遭毁尸啦!
那些财物除了赔偿城民之外,便抚血死者及慰问伤者,众人在戍亥之交,方始疲累的用膳。
不过,信鸽早已将捷报送到武当及峨媚的手中,众人欣喜之余,立即磨拳擦掌准备消灭来敌。
第三天晌竽时分,武当和联军们潜在城郊林中,当三千五百余名黑道人物进入附近,各种暗器便一起出动。
为了拼命,各派也采取暗算啦!
这批黑道人物正准备入城用膳,一阵慌乱之下,便有三百余人挨了暗器倒下,另外诸人则匆匆迎战。
武当联军一共有六千九百余人,他们先驰得点之下,仗着以逸待劳及-倍多的人数优势,立即扑杀着。
黑道人物们当然也不甘心的扑杀着。
天色一黑,黑道人物们突然撒出毒针,一阵惨叫之后,居然有一千五百余名武不联军挨了毒针而惨叫倒地。
附近之人当然急忙抢救同伴啦!
黑道人物们立即趁机连连掷射毒针。
惨叫声中,又有八百余人惨叫倒地,这些毒针见血封喉,刹那间,上换了二千三百余人,而且整个阵容已乱,士气更是受到重挫。
黑道人物们立即趁机扑杀着。
不出半个时辰,双方已经扯平啦!
武当联军们急怒之下,立即大开杀戒。
战况立即呈现白热化。
戍中时分,只剩下一千九百余名黑道人物在对抗二千八百余名武当联军,不过,双方的形势仍然陷入激战之中。
这是一场耐力之战,武当联军们为了生存,仍然咬牙苦战,黑道人物们则仗着戾气仍然扑杀着。
大地黝暗,双方仍然拼着,不过,双方的体力已衰,不但经常被尸体拦倒,杀直人来也是心有余而力不是啦!
不过,他们仍然不甘心的拼着。
子初时分,剩下的一千六百名武当联军拖若疲累的身子继续围攻剩下的七百余名黑道人物啦!
一向身轻如燕及飞来飞去的他们如今皆歪歪倒倒的互闹,他们很少使用砍杀,他们直接以努力的戳推方式出招啦!
一直又过了一个半时辰,黑道人物们终于全部被消灭,不过,不少武当联军已经累得趴在尸体上啦!
所幸没多久,便有城民送来茶水供他们服用,他们歇息良久,方始清理尸体。
天亮之后,他们毁掉尸体,方始雇工收尸。
四五千具尸体立即耗光城中的棺木啦!
他们便疲累的善后着。
此时的庄永泰父子和峨嵋掌门人及侯昭贤则瞧过武当联军的捷报,于是,他们愉快的商量着。
第六天上午。他们已经埋伏在城外林中,晌午时分,四千名黑道人物一接近,他们也是行行发射暗器。
接着,他们现身扑杀着。
这四千名黑道人物远征至此,身子已累,不过,他们尚仗着信心出战,所以,战况立即十分的猛烈及惨烈。
华山联军包括十余处大小帮派,人数多达七千余人,尤其又有崔永泰这名超级老将在,当场犀利的攻击。
阳光原本普照,却迅速被喷洒的鲜血及惨叫声染成恐怖的气息,双方却为了生存而猛拼着。侯昭贤在这些时日一直受崔姬的压制,如今,他一有机会出手,他立即率领招贤庄高手们猛拼着。
双方皆积仇甚久,此时一拼,立即空前的激烈。
那些黑道人物原本信心十足的欲前来大屠杀,想不到反而挨宰,所以,他们愤怒不已的扑杀着。
可是,经过一个多时辰之大量伤亡之后,只剩下二干名左右黑道人物,峨嵋联军则尚有五千五百余入。
而且至少已经有十二名“大哥大”“挂”了哩!
所以,黑道人物之闹志及气势受挫啦!
招贤庄诸人却在此时展开第二波猛攻,群民亦杀得一时搁下慈悲心挥剑一起上前扑着。
桂德柱立即亦率华山弟子扑杀。
桂永泰则带二千余人退下歇息。
不到半个时辰,桂永泰串领那二千余人上前接阵,剩下的一千五百余名黑道人物立即陷入苦战之中。
盏茶时间之后,华山及招贤庄群杰立即加入扑杀。
峨嵋群尼体力较弱,便在四周扑杀欲“阵前逃亡”人员。
黄昏时分,四千余名黑道人物全部嗝屁啦!
众人欢呼一阵子,便进行善后。
六只信鸽更是迅速捎出捷报。
此时的甄南仁正好搭车来到招贤庄前,他一下车,门房欣喜之下,不由欢呼道:“姑爷回来啦!姑爷回来啦!”
他便边喊边上前行礼。甄南仁扶崔芬一下车,便赏给车夫一锭金元宝。
车夫正在欢天喜地致谢,甄南仁已经赏给六房一锭金元宝,然后再提包袱及扶崔芬步入大门。
立见桂承文掠来道:“强弟!”
甄南仁一见他的右臂衫扬晃不走,显然他的右臂真的被砍掉,甄南仁立即踏前一步道:“大哥!”
“强弟!你救了武林,功不可殁矣!”
“不敢当!战况如何?”
“进犯排帮及武当之黑道人物已灭,爷爷和爹带着六、七千人准备捎灭另外一批人,这一二天内,应该可以决斗了。”
“太好啦!完全合乎我的估算。”
“你真高明!若非你瓜分他们,任何一派也对付不了他们。”
立见桂涵莲和小仙陪着大腹便便的侯佩仪行近,甄南仁欣然上前搂着侯佩仪道:“仪妹!
我回来啦!“
“哥!我以你为荣!”
“谢谢!来!我介绍芬妹!”
崔芬立即含笑道:“参见大姐!”
“别多礼!当心动了胎气。”
“谢谢大姐!”
说着,她便向桂涵莲道:“参见姐姐!”
桂涵红着脸道:“你好!”
她从方才看见甄南仁,便因为往事而紧张及欣喜,如今,她一脸红,甄南仁反而也觉得心中怪怪的!
立见侯氏和田欣行来,甄南仁立即上前行一。
侯氏喜道:“贤婿使招贤庄沾光良多矣!”
“谢谢娘的鼓励,娘!她是芬!”
侯氏立即亲切和着。
不久,他们已经入厅就座,立见田欣迅速取来包袱道:“哥!财物全部在此地,你收下吧!”
“不!你保管吧!”
“也好!哥!等时局安定之后,你不妨把存单之名字统一起来,以免保存那么多的印章。”
“也好!届时再研究,我打算先做些有意义之事。”
“好!”
侯氏道:“你们先净身,再用膳吧!”
小仙立即带他们入那座庄院净身。
当他们换上衣衫返厅之时,便见厅中已经摆妥酒菜,他们正欲入席,便见一名青年喊道:“老主人成功啦!”
说着,便见他欣然捧信鸽入厅。
侯氏迫不及待的卸下鸽环纸条念道:“尽歼敌军,明日返庄。”
众人立即一阵欢笑。
侯氏喜道:“鸣炮!”
下人立即捧着鞭炮到大门前放着。
他们便在炮声中举杯庆贺着。
这一膳,众人胃口大开啦!
膳后,侯氏便和大家在厅中欢叙着。
良久之后,甄南仁方始带三妻及一妾返内聊着。
他首先介绍田欣的出身,协助他之经过。
他接着叙述崔芬弃暗投明,暗中协助他之经过。
他又含笑道:“我打算恢复甄甫仁的本名,同时做一些意义的事,俾充分运用那些下该得之财物。”
侯佩仪道:“哥!尚有恒山,点苍及青城三派保持中立,他们会不地作乱呢?
你要不要出面呢?”
“不必!他们做不了怪,因为、那三派的内奸将在本月底毒发而亡,其余之人会慢慢和各派接触。”
“崔姬真可怕!”
“的确!她既然聪明又狠毒,如果不是我侥幸又有芬妹协助,我和天下一定会落入她的掌心,实在太可怕了。”
“是呀!”
桂涵莲望向崔芬道:“崔姬如何控制内奸呢?”
崔芬道:“她按照不同的对象各以武力、财物及女色制伏对方,再以毒药控制及供应财物,可谓完全掌握人性的弱点。”
“我实在不敢相信邵总管会受。”
“的确!崔姬费了半年的时光,六次才成功哩!他的志节实在不逊于少林那二位内奸哩!”
“他的解药呢?”
甄南仁道:“我尚二十二粒,恐怕无法全部化解内奸之毒。”
说着他交给她三粒药丸及叙述用法。
侯佩仪道:“听说这三次拼闹皆很惨烈,各派内奸即使没有服刑,为了戴罪立功,可能已经阵亡,解药可能派不上用场哩。”
他立即点头道:“颇有可能!”
“哥!你和莲妹是否该圆房子?”
桂涵莲立即脸红的低下头。
甄南仁点头道:“俟桂爷爷他们来此吧!”
“好!”
“我有一件请你们谅解及出个主意。”
他立即道出被崔姬逼迫将朱家姑娘破身之事。
崔芬正色道:“仁哥的确受逼!”
侯佩仪道:“哥!你何不亲访朱庄主求亲呢?”
“可是,朱家为左相除异己,我不耻他们呀!”
“朱姑娘是无辜的呀!”
“我也知道,所以,我很矛盾,欣妹,你意下如何?”
田欣道:“哥!你该娶她。”
“莲妹衣为呢?”
桂涵莲道:“该娶她,不过,得和朱家划清界限。”
“我担心朱家会仗我而诱更多人为虎作伥呀!”
“不会吧?黑道人物已垮,他也不敢作恶啦!”
“我再考虑一番吧?对了,武哥也跟着爷爷出去啦?”
“是的!爷爷要他增长一些见识。”
“的确!那些黑道人物皆够武哥-定会终身难忘!”
“但愿他能够平安!”
“安啦!方才之函并末提及亲人之伤亡,没事啦!”
“谢谢!”
“仪妹,德弟也出征吗?”
“是的!爹也要他去阅历一番。”
“他和赵姑娘之亲事……”
“因赵魁之死而延至今,爹打处俟天下太平之后,再提此事。”
“真是好事多磨呀!”
“赵大哥之死因真令人,唉……”
甄南仁低声道:“朱家雇人所杀,你们别泄密!”
诸女立即一邹柳眉的点头。
甄南仁道:“我一直认为朱家迟早是个祸胎。”
崔芬道:“不错!朱天民曾送崔姬一千万两银子交换朱家的安全及行事方便,此人颇具野心。”
侯佩义道:“他若动用左相的官方力量,各派皆无法抵抗”
甄南仁沉声道:“人若敢如此做,我一定宰掉他,看来,我们得搁下朱慧兰那件事,反正崔姬已死,死无对证啦!”
诸地意的点点头。
崔芬道:“朱府总管颜明伦是崔姬的人,要不要动用他?”
“唔!尚有此线呀!颜明伦是何来历?”
“他是左相颜忠的孙辈,颜忠利用他作连络及监视朱家,朱家颇为敬畏他哩!”
“如何连络他?”
崔芬取出怀内之碧玉道:“它便是信物,我便仗它吩咐他同及送回朱慧兰,你不妨一试。”
“留着吧!它是我们的王牌,对了!他中毒否?”
“当然有!他若无解药。将于六月底毒发。”
“你届时提醒我,我们要留住他。”
“好!”
“各位妹子,你们欲定居何处?”
侯佩仪道:“你做主吧!”
“芬妹在西湖有一座庄院,我们住在该处如何”
“好呀!”
“仪妹分娩后,咱们再迁居吧!”
“好!哥!爹和桂爷爷已经替你雪刷清白,大部分的门派皆已经明白,咱们今天可以安居啦!”
“谢谢!我真幸运!”
“哥太客气了!你忍辱又冒险犯难,真了不起!”
“不敢当!”
他们又聊了一阵子,便各自入房。
甄南仁一入田欣之房,她便含笑张臂。
他-搂住她,便热吻着。
“哥真是艳福不浅呀!”
“是的!听说艳福太多,并非好事哩!”
“那是指一般人,你积了那么多的善德,你必有后福。”
“说真的!我一直不敢相信自己会有这身的武功,这么多的财富,还有这么多的娇妻美妾呀!”
“我也不太相信。我以前一直担心你出意外哩!”
“我简直在做梦呀!”
“哥!莲妹暗恋你甚久,明夜去找她吧!”
“不妥吧?”
“爷爷已经同意,你也宰了蒲公英,对不对?别拖啦!”
“可是,她……她真的愿意吗?”
“愿意啦!我在这阵子和她相处之后,我深深感受她对你的仰幕及爱意,同时,她另有一股歉意。”
“我明白!”
“明夜去找她吧!”
“不急!我尚需调适心情。”
“也好!”
“不会!我能够递补,很荣幸。”
“递补?”
“是的!她们已经有喜,你敢畅玩她们吗?我正好可以随时代替她们,这便是我所谓的递补。”
“你也是主角、递补是配角哩”
“不!正好相反,你这么强,在未来十年内,她们必然会一眙接一胎的分娩,我反而最有机会陪你哩!”
“有理!你挺会算的哩!”
她格格一笑,立即道:“事实上,大家皆甚为和睦,感情胜过亲姐妹哩!你如果不来找我,我也要找你哩!”
“为什么?”
“不告诉你!”
“你们早就开会安排妥啦!”
“是呀!”
“你们挺关心我哩”
“当然!你是我们的支柱呀!”
“谢啦!”
“哥!我想再帮帮五指山黎民之人,好吗?”
“好呀!我陪你去!”
“免啦!托丐帮送他们一些来及银票吧!”
“好呀!要支用多少?”
“思师尚留下二百八十余万两银票,我打算支用一百万两。”
“好呀!明日请庄中之人托丐帮办理此事吧!”
“谢谢!我一直为此事而歉疚哩!”
她立即低声叙述裸女盗采男人元阳及毁尸之经过,甄南仁叹道:“恩师可能因为此事而遇害。这是恶报呀!”
“我是主事者,却活着呀!”
“你也是奉命行事而已,别胡思乱想啦!”
“好!”“今后,咱们定居西湖,咱们可以逍遥渡日,外界若有需要协助之事,我们就出面,这种日子很有意义吧?”
“对!”
两人便情话绵绵的爱抚着。
崔芬听得泛出笑容啦!
侯佩仪含笑轻抚腹部忖道:“孩子!你得似爹般强哩!”
她匆匆净体之后,便脸红的喝茗。
此时的洛扬朱家庄,朱天民正在书房阅帐册,倏风聪管颜是伦轻轻敲门,他立即含笑道:“请进!”
颜明伦上前低声道:“听说黑道人物全灭啦?”
“大约死了-万二千人左右。”
“崔姬及甄强呢?”
“地在石家堡,怎么啦?”
“他们若没死,天下不算平定呀!”
“吾正不解此事,各派为何说天下太平啦?”
“何不托丐帮查查?”
“丐帮弟子全部南下,找本到可以托附之入,总管有事吗?”
“紫衫会之人已被消来,今后若有行动,咱们该批准呢?”
“应该示会有行动了吧?相爷已经控制大内呀!”
“万一需要呢?”
“吾会安排,必要时由本庄之人出手。”
“也对!我可以向相爷交代啦!”
“对了!你顺便禀报相爷,黑道人物一被消灭,油水已断,吾今后无法再提供财力,请相爷多原谅。”
“好!我会转吾此事,告退!”
说着,他立即离去。
朱天民忖道:“为了一劳永逸,我该不该监督相爷及除去颜明伦呢?我该如何下手,方会平安无事呢?”
他立即思忖着。
立见朱氏入内道:“老爷!他来干什么?”
“他担心日后没人为相爷效劳及探听崔姬及甄强之生死,我顺便叫他转告相爷,咱们今后无法再每季敬五十万两银子。”
“是呀!咱们负担太重啦!”
“放心!我已派章儿带人到各地黑道总舵去打劫,北方这二十五个帮派,至少可以弄回五千万两银子。”
“高明!老爷,相爷会同意切断财物供应吗?”
“很难!他已经吃惯了呀!”
“老爷、咱们何不暗算他?”
“我正在思忖该不该做?如何做?”
“简单!他在每年清明都会出来祭祖,届时派人宰了他。”
“我考虑是否要仗他对付崔姬及甄强。”
“各派会对付他们啦!”“可是,各派却表示已经天下太平,我不解其意呀!”
“章儿他们返来,可能会有进一步的消息。”
“或许吧!吾一直防着崔姬这个魔女,若加上甄强,光凭她们二人,咱们便对付不了,我打算以官方对付他们。”
“行得通吗?他们可以杀宫军而去呀!”
“如此一来,他们便现不了身,行事也全有所忌讳呀!”
“不妥吧?万一让他们知道是咱们在策划,那就麻烦啦!”
“左相直接下令,他们不会料到是咱们的点子。”
“小心些!最好别得罪他们。”
“我一直认为是崔姬坑了兰儿。”
“唉!”
“怎么啦?兰儿出事啦,”
“不是!她一直坚持要留下孩子,否则,她要自尽或出家呀!”
“放肆!别惯坏她!”
“老爷!她已经够苦了呀!”
“我丢不起这个脸!”
“可否让她生下孩子,再由范勇夫妇抚育!”
“唉!你别出点子,好不好?弄掉那孩子。”
“可是,兰和一直不允呀!”
“叫她来!”
朱氏立即低头离去。
不久,朱慧兰低头跟入房,立见她下跪道:“恕孩儿不孝!”
“哼!你为何要留下孩子?”
“孩儿要辨认那男人。”
“万一他像你呢?何况,孩子通常皆承续父母双方呀!”
“孩儿要试试!”
“不行!吾丢不下这种脸。”
“孩儿闭门不出,外人不知此事,婴儿一出世,可由范勇无养,请爹务必要成全孩儿。”
“吾若不许呢?”
“孩儿唯有入空门或自行了断!”
“放肆!”
“恕孩儿不孝!”
她边叩头边委屈的低泣着。
朱氏道:“老爷!成全孩子吧!”
“不行!不行!”
说着,他立即起身。
白光倏闪,朱慧兰已自袖中拢匕及戳向心口。
朱氏尖叫句:“住手!”立即扣住她。
母女立即哭成一团。
朱天民叹道:“罢了!随你吧!”
朱慧兰叩谢之后,立即离去。
朱天民恨恨一哼,只能握拳出气。
阳光普照,甄强陪三妻一妾入城逛着,不久他们一入贫民区,他们立即搬出二箱银子挨家逐户的分送着。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欣然返庄用膳。
膳后,南仁道:“行善果真晨乐!”
侯佩仪:“哥!天下有不少的贫民,咱们扩大办理哩!”
“好呀!如何弄呢?”
“爹和张大人颇熟,咱们可以托他将银票转到各处的官衙,再由官方出面救济仇民,好不好?”
“好呀!多送一些吧!”
“我先和娘商量一番吧!”
“麻烦!”
她立即欣然离去。
崔芬含笑道:“哥,咱们何时去取出那些财物?”
“不急!目前-定有人在观察石家堡哩!”
“有理!对了!崔姬尚在大理藏有不少的财的,咱们也该找个时间去取出它们,免得被其他的人取走。”
“有人在守着吗?”
“没有!它一直埋在地下,我只是担心万一被取走而已!”
“若是如此,就让那人发财吧!”
“不!不妥!它们价值二十余万两银于哩!”
“这么多呀!她真会搞哩!好!过些时日去取出它们。”
他们义聊了不久,侯佩仪立即入内道:“娘可以出面请张大人办理此事,张大人一沾光,说不定可以升官哩!”
“好呀!咱们该捐多少?”
“娘方才大略估算过,约需一千万两银子!”
“这么少呀?无三不成礼,捐三千万两吧!”
“哇!哥真是大善人哩!”
“我是在慷他人之慨哩!该如何进行吧!”
说着,她立即欣然离去。
不久,侯氏已经欣然搭车离去。
黄昏时分,张大人跟着返庄,甄志仁立即入厅会面。
张大人含笑道?“公子仁心宅厚,本官先为贫民向你致谢!”
说着,他立即起身作揖。
甄南仁还礼道:“不敢当!请坐!”
张大人一入座,立即道:“公子在永昌银庄存钱吧?”
“是的!草民愿捐三千万两银子。”
“功德无量!请公子晨至本城永昌银庄办妥领出三千万两银子及代转事宜,各地永昌银庄会将银子送入官衙。”“太好啦!真方便!”
“各地官桧送来贫民领册。”
“免啦!别如此麻烦。”
“理该如此!凭心而言,有些官员颇有私心,必须如此做才可以让贫民们真正的承受你的恩!”
“好吧!麻烦大人!”
“乐意儿劳!公子若需要褒扬,本官会向朝廷奏陈。”
“免啦!免啦!”
“公子是真正的大善人!”
“不敢当!”
“公子若明日要进行,奉官立即返衙办理公文。”
“没问题!请!”
张大人立即欣然高去。
甄南仁和侯氏聊了一阵子,方始陪妻妾们用膳。
膳后,他们循例聊了一阵子,方始各自返房。
立见田欣入房道:“哥!去嘛!”
“去那儿?”
“讨厌!去找莲妹嘛!”
“我……方便吗?”
“早就方便之至啦!快去嘛!”
甄南只好脸红的离房。
房门末掩,他轻敲房门三下,她立即脸红的迎来。
他一入内,立即道:“莲妹!”
“仁……仁哥!”
“你尚卢呀?”
“是……是的!”
“还住得惯吗?”
“很好口呀!”
“爷爷他们快来了吧?”
“快啦!”
“我……谢谢你看得起我!”
“你……令人敬佩!尤其此次济贫更令人敬佩!”
“我只是像他人之慨而已,那些全是不义之财呀!”
“若换了别人,怎会舍得呢?你令人敬佩!”
“不敢当!别怪我以前瞒了你!”
“你有苦衷,何况你忍辱除恶,真令人敬佩哩!”
“不敢当!全仗爷爷送秘笈促使我练成绝技哩!”
“提起秘笈,爷爷一直对你负疚。你别怪他,他一向嫉恶如仇,又急性子,才会使你受不了委屈。”
“不!我不该瞒你们。”
“事情已成过去,别提了!”
“好吧!我此次由华山过桌,我发现华山士气高昂,虽然只有五十人留守,却是人人春风满面哩!”
“他们以你为荣,为傲呀!”
“不敢当!”
“若非你逼出内奸,华山一定早就垮啦!”
“客气矣!今后,华山有何计划?”
“爷爷将归隐,爹和二位叔叔会选一批人人泊及调教,同时要加强严密内部,以免蹈覆辙。”
“对!自腐而后虫生!”
“哥是如何,除去蒲公英呢?”
“说起此事,我便引为傲!”
他立即愉快的叙述着。
她听得异采连闪的道:“你真令人佩服,若非你,没人破得了他的‘狼吞月’神攻,更对付不了雷罡掌。”
“的确!真不知他如何练成这些功力的?”
“他原本资质甚高,又以灵药配合秘功,始能有这身的成就,若非你除去他,他一定可以配合各派内奸称尊天下。”
“他为何不提前下手呢?”
“他们要先搜刮财的呀!他们若先下手,便无法弄到那么多的财物,甚至会逼各派联合对抗他呀!”
“有理!今后,咱们该如何做?”
“按照你的计划,咱们今徨便够充实啦!”
“你见过不少的世面又承过正统的教育,你得随时提醒我。”
“好!”
“莲妹!恕我无法为我举办隆重的拜堂大礼。”
“别如此说!我不会计较那些,何况,爷爷大寿之时,咱们已经敬过酒,今生,我以你的妻子为傲。”
“谢谢!我会好好照顾你!”
说着,他便搂她入怀。
她又喜以张的为之微抖着。
不久,他悄悄运功,以免她承欢太久而疲累。
不到半个时胡,她已经爽得迷迷糊栅啦!她所不敢又不便说出采的诉情言语亦纷纷出笼啦!
这一夜,她刻骨铭心的留下美妙回忆啦!
天亮之后,她容光焕发的起来,立即羞郝入浴,甄南仁亦愉快的入浴及欣赏她那完美的胴体。
不久,她们方始和诸女共膳。
膳后,侯佩仪三女立即欣然同她道贺。
她羞郝的致谢,便陪众人聊着。
不久,甄南仁携存单及印章入永昌银庄办妥捐银之手续,掌柜连连巴结及致谢之后,方始送他离去。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