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妇专吃青苹果

甄南仁在这天中,经过双姬赠功力及指点,他的掌招已经进入一个崭新的境界,他的思维亦焕然一新。
方才,他陪双姬享用“谢师宴”,再陪大姬狂欢。
二姬则出去安排启程之事宜。
他轻声道:“咱们再拖十天,如何?”
“当真?”
“是的!我舍不得你们!”
“好呀!妹!”
二姬含笑入内,道:“姐有何吩咐?”
“再延十天,通知崔姬吧!”
“可是,人马皆已调动呀!”
“管他的!那是他们之事,去吧!”
二姬立即含笑离去。
甄南仁吻着她道:“姐!谢啦!”
“你……你唤我什么?”
“姐呀!不妥吗?”
“太好啦!太好啦!”
她激情的立即吻着他。
良久之后,两人方始起来沐浴。
当他们返房之时,二姬已经在座,桌上亦已经摆妥酒菜,立听二姬道:“崔芬已经呈报消息给崔姬。”
“唔!她不在此地。”
“她一定向马壮邀功啦!”
“这个老太婆野心过人哩!妹!我方才有个主意咱们再进一步成全强弟,让他彻彻底底的成为天下第一人。”
“好呀!”
“谢谢大姐!谢谢二姐!”
二姬笑道:“好甜的嘴,难怪大姐如此疼你!”
三人立即欣然用膳。
膳后,三人立即服药运功。
子初叶分,大姬一收功,立即道:“妹!调人来守着。”
二姬立即含笑离去。
大姬道:“强弟!我们二人将以‘搭天承地’方式直接将功力注入你的体中,你必须专心的吸收炼化。”
“是!谢谢大姐!”
“施功之后,我们将只剩下半甲子的功力,你共需行功七天七夜,便可以成为天下第一人,所以,你要在今夜全力运功。”
“是!”
她立即叙述施功要领。不久,房外及窗外各守着二人,二姬一入内,立即熄烛宽衣,甄南仁及大姬亦在榻上宽衣及互搂着。
大姬一纳客入内,立即以双手向后一撑。
二姬站在二人右侧,便变身吻上大姬。
双姬立即徐徐运功。
半个时辰之后,双姬透过檀口彼此溶合妥功力。
半个时辰之后,双姬分开双唇,便移开下体。
她们各自服药,便在他的前后运功。
甄南仁获得这两份易筋洗心法精华,全身百脉即贲张不已,他的功力已经进行着“清洗衣纯炼”工作。
他的身子便一直轻抖着。
翌日午时,双姬先后收功,便注视着他。
良久之后,双姬欣然整装离去。
她们净身用膳之后,便轮流守护着。
第四天中午,甄南仁的身子不再颤抖,大姬暗喜道:“太好啦!他居然提前三天进人这个境界,足证他原先轼力之精纯。”
她们便继续守候着。
第七天下午,甄南仁全身倏颤,骨骼又毕剥连响,二姬瞧了不久,立即赴客房向大姬道:“姐!他欲将贯穿生死玄关了。”
“啊?怎么会呢?他已破身呀!”
“你来瞧瞧吧!”
二女立即匆匆入内。
她们瞧了不久,便互视点头。
天亮时分,甄南仁剧震二下,全身便不苒颤抖。
大姬喜道:“弟,继续运功!继续!”
二女立即欣然返回客房。
“姐!他真的天下无敌啦!”
“是呀!太好啦!”
“姐!咱们可以复仇啦!”
“的确!太好啦!无心插柳柳成荫矣!”
“是呀!”
二女立即欣然会商着。
午后时分,甄南仁一收功便见二女坐在榻沿,他一起搂住她们,便来回的吻、来回的道谢,神色更加焕然昂扬。
大姬道:“弟!你是天下第一人啦!”
“谢谢大姐及二姐的牺牲。”
“咱们还可以乐三天,不过,你得先沐浴哩!”
“行!”
二人立即抬他入池。
她们便热情的为他搓背及净身。
不久,三人便返房欣然用膳。
膳后,大姬立即道出他们的计划。
甄南仁欣然点头同意着。
不久,大姬宽衣道:“弟,来吧!”
“好呀!我保证可以在一个时辰内摆平你们!”
“吹牛!来呀!”
不到半个时辰,她俩都告饶了。
大姬眯眼道:“你真行!”
“你们赐我功力,我使你们爽,这叫做善有善报啦!”
“格馅!说得好!”
三人立即在榻上打情骂俏着。
倏听房外传来:“催姬来访!”
大姬笑道:“她终于沉不住气啦!”
甄南仁低声道:“我来搞昏她。”
二姬道:“好点子!不过,得先安排时间及地点。”
大姬下榻道:“我先去打发她,你们好好安排一下!”
说着,她便整装离房。
二姬低声道:“崔姬心痕手辣,迟早必为祸害,不可不除掉。”
“好!何时下手?”
“等到你掌握黑道人物之后,再下手吧!毕竟这段期间,尚需要依靠她诱出马壮及组合那些黑道人物。”
“好!我听候你们的吩咐!”
“很好!弟!我和姐只剩下三十年的功力,我们无能也无意伤害你,你可以发挥你的抱负,不必以我们为患。”
“很好!”
“姐!我可在屹立黑道吗?”
“不成问题!即使我和大姐发生意外,我这六十位女弟子也会支持你,何况,低档可以利用毒物控制黑道人物吗?”
“妥吗?她们甘心吗?”
“据我所知,崔姬皆以毒控制手下,可以利用她控制全体黑道人物之后,你再宰掉她,你便可以利用毒物掌权。”
“好!”
“这是日后之事,我们会替你安排,目前,你得保留实力,别引起崔姬及马壮之警惕,俾一举宰掉他们。”
“好!”
“崔姬必定欲来探虚实,她走之后,你就结合你目前的修为好好练招,届时,我们会陪你去会同崔姬。”
“好!”
二人立即入内室沐浴着。
不久,二人一返房,便见崔姬和大姬坐在桌旁,只见大姬含笑道:“甄强!你挺有女缘哩!崔蛆来看你啦!”
“甄强含笑行礼道:”你好!“崔姬格格笑道:”你真是乐不思蜀啦!“
“她们不放我走嘛!”
“格格!你再玩几天、可得办正事啦!”
“是!”
崔姬起身道:“二位妹子,咱们一言为定啦!”
“一言为定!”
崔姬立即愉快的和大姬离去。
二姬斟酒道:“为老不修!瞧她那色眯眯的模样,哼!”
“二姐!你吃醋啦!”
“哼!我看不起这种老太婆!”
“别气了!来!干!”
“干!”
二人刚干杯,大姬便入内道:“咱们别拖下去了!”
二姬道:“姐!我们让强弟好好经常招三天。”
“没问题!我们也该办正事啦!”
二人立即结伴离去。
甄南仁暗笑道:“你们好好的斗吧!我会一一超渡你们!”
他稍加运功,立即练招。
精纯又充沛的功力立即使他更顺利的施展精招,立见两张太师椅被他的功力卷得在屋内绕圈子飞转不已!
良久之后,他方始收招服药运功。
北风劲疾,甄南仁和双姬率六十名女弟子下山之后,立见崔姬热情的迎她们入客栈,同时殷勤设宴招待着。
崔芬不配上桌,便住房外招呼着小二送来佳肴。
膳后,崔芬摊开“中原态势图”,立即道:“各派掌门及长老及八名得力干部已经被吾之内奸消灭。”
“各派目前正在铲除内奸、吾人正好可以扩张,吾打算除去太湖四霸,再以他们的霸王堡为据点号召人马。”
大姬点头道:“可行!吾可以调动这些人马。”
她立即取原砂笔在圈上打红圈。
崔姬喜道:“行啦!太湖四霸一除,咱们便可以挑拨四分之三的黑道力量,稍加施压,便可以吸收另外四分之一人马。”
大姬点头道:“不错!届时由崔姐发号施令吧!”
“不!该由马老作主!”
大姬低声道:“咱们不是约定要征服男人吗?”
“放心!先让他过过瘾!吾可以除掉他。”
“当心!他不好惹哩!”
“咱三人配合甄强,足以制伏他。”
“他那四位侍卫呢?”
“吾已经打通二人、他们会对付另外二人。”
“好!由崔姐安排吧!”
“很好!为了表示诚意!你替吾将这一千万两赏给他们吧!”
说着,崔芬立即送入一个包袱。
大姬立即含笑收下。
崔姬道:“先小人后君子,请!”
她立即递出二粒绿丸。
大姬道:“半年散?”
“不错!事成之后,吾立即奉上解药。”
双姬立即各服下一粒绿丸。
崔姬取出一个褐瓶道:“你那些孩子也各服一粒吧!”
“这不是在合作范围内吧?”
“你们已经合作,她们也该合作呀!”
“好吧!妹,叫她们进来!”
二姬立即默默离去。
不久,六十名女子已经列队进来一一服下绿丸。
六十名少女服过药,崔姬立即含笑一一送红包。
她们离房之后,崔姬立即道:“请二位妹子召集大家在元宵午时至霸王堡东南方之徐家镇集会合待命吧!”
“没问题!元宵夜动手吗?”
“是的!那天是大霸萧天之六十大寿。他在当天中午必会宴客,咱们正好可以趁当天晚上超渡他们。”
“上策!我们会通知他们随时待命!”
“很好!甄强!吾尚有指示,来!”
甄强立即跟她离去。
不久,他们进入另外一间客栈,她一入房,便迫不及待的献上香吻及宽衣,甄南仁心中暗乐,立即也欣然宽衣。
“好弟弟,先来一串火辣辣的吧!”
“行!”
“弟!我已经控制她们,我只要掌握那批黑道人物,我会俟机除掉她,届时我俩便可以共享霸业了。”
“她们精得很,小心!”
“安啦!她们已经中了‘半年散’,她们已成为待宰的羔羊啦”
“你一直以半年散控制别人吗?”
“是的!包括各派内奸,人人皆中了‘半年散’,时间一到,他们非死不可”
“双姬邀来的那些人、你也要下毒吗?”
“当然!他们更靠不住哩!”
“你真高明!”
又过了一个多时辰,她方始满足的道:“太美啦!”
他又冲剌一阵子,方始欣然收兵。
“好弟弟!太好啦!”
她满足的呢喃着。
甄南仁暗笑道:“我迟早要吸干你!哼!”
大年初一,各地在鞭炮声中迎新年,信鸽漫天飞翔,各地黑道人物及组织却忙碌的赶路着。
他们分别由水、陆两路前进,目标却同样是太湖,各大门派在获悉黑道人物出动之后,立即紧张着。
各派便在备战中过了年。
甄南仁跟着崔姬、双姬及三百余名男女启程,他轻流坐入崔姬和双姬的车中,陪她们在车内胡搞乱搞着。
崔姬有心和双姬别苗头,所以,她每次和甄南仁玩,不但热情如火,而且皆有赏赐,双姬当然也火辣辣的畅玩甄南仁不但坐享其成,而且每次皆偷采崔姬的功力,不过,他化整为零的采功。而且每次皆让她销魂,所以,她根本不知情。
何况,她每天忙着指挥及接待前来的投效之人,她在忙碌及兴奋之下,她根本没有办法冷静的查查自己的身子。
双姬见状立即鼓励他继续搞她。
元月九日上午,他们终于来到太湖畔之石家堡,堡主石川立即率领全堡人员到三里前列队迎接。
崔姬便昂首答礼道:“入内再叙吧!”
“是!请!”
崔姬立即众人内。
石家堡之大厅甚为宽敞,可是。各地“角头老大”及“大哥大”为数甚多,他们一入座,大厅立即客满。
崔姬向道:“太湖四霸有何异动?”
“他们已派人四处探听三天,昨天下午更派人来访,吃下口风甚紧,对方根本没有探听到蛛丝马迹。”
“很好!妥善安排接待工作。”
“禀主人!太湖四霸已经订光奉城的客栈,属下只好洽居民宅,此举或许会影响大家会合,不过,绝无安全顾虑。”
“无妨!”
“太湖四霸不知会采取行动否?属下该如何防备?”
“不必防备!他们正在筹办祝寿之事,而且不清楚咱们的动向,加上咱们兵多将广,他不会采取进犯的行动的。”
“主人英明!”
“大家先好好歇息吧!”
“是!请主人及各位贵宾人客房歇息。”
崔姬立即和甄南仁跟着石川行去。
不久,他们一进入华丽房中,她满意的道:“很好!下去吧!”
石川立即行礼离去。
崔姬含笑卸下外衫道:“吾够威风吧?”
甄南仁为好卸下内衣道:“万人之上!高高在上矣!”
“格格!你等着瞧吾坐上霸王厅之架式吧!”
“好呀!”
她格格-笑,立即昂首卸下衣裤。
甄南仁暗骂遭:“妈的!你把我当作马啦!干”
他立即不客气的采吸功力。
不久,他将她放上榻,便迳自运功。
崔姬这-乐昏,便足足昏了一天一夜,石川多次欲人内暗示,却-直被对面房中的崔芬所阻止。
崔芬这一阵子实在有“郁卒”,因为,崔姬吩咐她准备陪蒲公英玩、此事已经深深刺伤她的芳心。
加上甄南仁一直被三个“老查某”纠缠,她更是不平。
所以,她已经开始在为自己打算啦!
甄南仁运功-天一夜之后,他方始轻抚崔姬之乳。
“嗯!好弟弟!别逗嘛!人家全身酸软嘛!”
人家?六十余岁老太婆道出这句话,有够恶心的。
甄南仁却含笑道:“你睡了-天-夜啦!”
“真的呀!”
“你这阵子赶路,心理压力又大,难得轻松,当然睡得挺香哩!”
“嗯!有理!全仗你真心侍吾,来!”
她自衣内取出一个小瓶,立即道:“这是石川孝敬之灵药,你收下吧!不过,你可别耗在双姬的身上喔!”
“尊命!谢谢啦!”
他立即送上香吻。
不久,好便乐兮兮的入内沐浴。
他一打开小瓶,使嗅一阵清香。他将三粒黄丸倒入掌心,立见“龙虎丸”三字,他立即欣喜的收下它们。
因为,它们是武当圣药,基药效不逊“大还丹”呀!
没多久,崔姬赤裸入内,甄南仁立即为她着装。
“好弟弟!出去见见他们吧!”
“好呀!”
二人一出去,石川立即行礼道:“又有二千三百人前来报到!名单在此!”说着,他立即捧出一盛名单。
她迅速瞧了一遍,立即道:“吾在大厅见他们。”
石川立即应是离去。
崔姬返房道:“双姬的人果真前来报到了!”
“恭喜!”
“格格!吾必和你共享霸业。”
“谢谢!我只企盼能够时常陪你。”
“很好!别忘了服‘龙虎丸’,吾要你似生龙活虎。”
“遵命!”
不久,石川入内行礼道:“他们已在恭候主人!”
崔姬立即和甄南仁跟去。
她们一入厅,便见三百余人起立行礼道:“参见主人!”
“坐!”
说着,她已和甄南仁并肩而坐。
她环视现场众人之后,立即道:“大家多是熟人,吾也不再赘言,吾希望大家和吾共闯及共享霸业。”
“是!”
“双姬是否已经转赠吾之心意。”
“是!”
“很好!石川!”
石川立即道:“属下恭聆圣俞!”
“设宴!”
石川立即应是而去。
崔姬指向甄南仁道:“他叫甄强,马家堡便是毁于他的手中,他是吾方贴身侍卫及使者,你们得听他的命令。”
“是!”
“大家可有意见?”
从人立即默默注视她。
“好!大家先下去歇会儿,今夜再欢聚吧!”
说着,她立即起身。
众人立即起身行礼道:“恭送主人。”
她一返房,便得意的格格一笑。
他搂住她道:“够威风!”
“格格!你也沾光不少吧!”
“是呀!不过,不知他们肯听令否?”
“谁敢不听令,杀无赦!”
“是!”
“吾得整理一些资料,你服用龙虎丸吧!”
甄南仁坐上椅,便服下一粒“龙虎丸”‘不久,他已经顺得的入定。崔姬立即专心的翻阅资料。
入夜之后,崔姬和甄南仁跟着石川步入餐厅,便见站了满厅的人,而且每人皆鼓掌注视,她立即含笑挥手。
他们一走到中央主桌,便见双姬和三位老者含笑而立,崔姬欣然点头,立即入座道:“请坐!”
众人立即入座。
甄南仁一入座,石川便道:“请主人赐金言!”
崔姬一起身,立即先向现场瞧了一遍,再扬声道:“咱们有缘共聚。吾甚盼各位戮力以赴,让咱们共享霸业吧!”
“是!”
“吾介绍甄使者!”
甄南仁立即含笑起身。
崔姬扬声道:“甄使者独挫马家堡之英勇事迹,各位必然已有所闻,吾倚重他甚殷,甚盼各位多和他合作!”
“是!”
“甄使者今后将代表吾指挥及指导各位,如果有人敢吭命,-律杀无赦!”
说着,她立即精光熠熠的环视现场。
不少人立即怯性生的低下头。
崔姬举杯道:“咱们共喝一杯同心酒吧!”
众人立即共同举杯。
崔姬二人一干杯,众人亦哄然干杯。
崔姬这句“请坐!”立即入座。不久,双姬带头敬洒,崔姬便笑呵呵的干杯。
石川及三位老者亦欣然敬酒。
各地“角头老大”及“大哥大”亦欣然敬酒。
餐厅的气氛便逐渐热烈着。
没多久,崔姬娇颜通红的道:“使者!交给你啦!”
甄南仁立即开始挡酒啦!
不少入看不惯甄强这种小白脸得宠,立即纷纷来敬酒,甄南仁功力已经爱玄,立即愉快的干杯着。
不久,他一见至少有五百人持酒排队等着向他敬酒,他立即托起一缸酒望向石川道:“堡主!这缸酒足抵几杯酒!”
“使者!它足抵五百杯酒。”
“各位听见了吧?咱们速战速决,我干,你们也干,如何?”
“是!”
甄南仁拍开泥封,立即捧缸灌酒!
崔姬鼓掌道:“够豪气!”
众人立即跟着鼓掌。
那五百余人立即干杯及望向甄南仁。
不久,甄南仁缸口向下,道:“行了吗?”
那五百余人立即行礼返座。
不过,立即有更多的人持杯起身行来。
甄南仁哈哈笑道:“大家如此拥戴,我岂能不干?”
说着,他立即又捧一缸酒干。
那群人亦欣然干杯着。
此例一开,现场之人立即-批的前来敬酒,甄南仁哈哈连笑的灌酒,石川亦巴结的为他捧缸不已!
一个时辰之后,众人皆已经敬过酒,立见三名魁梧壮汉各托一缸酒行采道:“勾漏三义敬使者。”
“行!我该喝多少?”
“使者浅尝即可!”
“哈哈!好辞!酒!”
石川立即又捧来一缸酒。
甄南仁立即“阿沙力”的灌酒。
四人各干缸酒之后,勾漏三义立即行礼退去。
不久,天南五邪、华中六怪、终南四鬼、大漠七怪……等三百余名“大哥大”
级人物诊序再来敬酒。
他们各灌一缸酒,甄南仁亦跟着灌酒。
厅中的气氛立即热烈着。
石川之手下见状,更是驾车赴各家酒楼买酒啦!
戊末时分,晚宴已经进行二个多时辰,甄南仁亦灌了二个多时辰的酒,他的身边至少抱走一百缸洒啦!
他只是脸色微红、根本毫无醉态。
不少人暗暗咋舌道:“好酒量!光是喝一百缸水,肚子也吃不消啦!”
崔姬含笑道:“大家尽兴!”
说着,她已和双姬离去。
甄南仁道:“酒圣!酒仙们!过来吧!”
立即有八百余人捧缸而来。
附近桌旁之人立即纷纷让座。
甄南仁道:“吾不怕灌酒,吾希望大家彼此多喝几杯吧!”
石川立即道:“是呀!大家该热络一下呀!”
立即有不少人除和的互敬酒。
甄南仁立即向勾漏四义道:“来!咱们再过瘾一下!”
四人立即又捧酒猛灌着。
丑韧时分,看热闹的人已经离去。三百余人亦醉返房中,不过,尚有五百余人兴致勃勃的畅饮着。
甄南仁问道:“堡主!酒免否?”
石川陪笑道:“够!够!”
“哈哈弟兄们!酒通太湖!大家喝个爽喔!”
“好呀!”
众人立即划拳畅饮着。
甄南仁亦凑热闹的划酒不已!
天亮之后,除了八名壮汉尚在喝之外,其余之人皆已经趴躺啦!甄南仁立即继续向八人叫酒着。
不久,崔姬含笑入内道:“好酒量!”
甄南仁哈哈笑道:“主人!交给你啦!”
“格格!行!来!”
她立即向那八人叫酒着。
没多久,那八人行礼道:“铭谢主人赐酒。”
“满意了吧?”
“是的!属下告退!”
说着,八人立即踉跄离去。
崔姬笑道:“你真是海量!”
甄南仁脱下双靴道:“它们干了又湿,湿了又干哩!”
“好功力!回去歇息吧!”
甄南仁立即愉快返房。
他刚走近房门,便见崔芬在对面房中招手,他立即步入。
“哥!喝杯浓茶吧!
“好!谢啦!”
他立即入座啜饮着浓茶。
“芬妹!你好吗?”
她‘我’了一句,心头乍酸。
“芬妹!你似有心事,怎么啦?”
“没什么”
“你在怪我没有陪你吗?”
“不是!不是!”
他顺手-挥,房门立即关上。
他一搂住她,她便紧搂着他。
他一吻上她,她立即热吻着。
不久,热泪亦溢出她的羌目。
“芬妹!你哭什么?”
“没……没什么?我太高兴了!”
“芬妹!我陪陪你!”
“不!不要!别耗身,你喝不少的酒哩!”
“无防!我皆以功力炼化酒气啦!”
说着,他立即欲为她宽衣。
她向后一退道:“改天,好吗?”
“芬妹!你一定有心事!”
“没有!我只是不想伤你的身子。”
“好吧!芬妹你明白我的情意,你得为我保重!”
她的泪水不由又溢出采啦!
他搂住她。立即啜饮着泪珠。
“哥!别这样子!我会更难受!”
说着,她向后一退,立即转身拭泪。
他思忖一下,立即上前抱着她道:“出了什么事?”
“没有!真的没有!”
“好吧!我返房歇息啦!”
说着,他立即离去。
她不由暗道:“哥!恕我不便向你直言!原谅我!”
泪水立即籁籁滴落着。
甄南仁返房之后,立即沐浴着。
不久,他欣然返榻歇息啦!
黄昏时分,崔姬接见过前来投效之人,她一返房,乍见甄南仁在酣睡,她上前一坐,立即漾出笑容。
他一睁眼,立即道:“你回来啦!”
“你睡了一天啦!”
他朝窗外一瞧,道:“睡得好舒服喔!”
“你昨夜之畅饮已经获得不少人的支持哩!”
“真的呀?我该再多喝几次!”
“格格!你要喝光城中之酒呀!留着吧!霸王庄之酒够你喝哩!”
“你要去祝寿呀!”
“不错!四霸已在上午送来邀请函!”
“有种!”
“我决心带一票人去一趟!”
“你打算吓死他们呀!”
“格格!我要不战而屈人之兵。”
“高招!”
“陪我用膳,好吗?”
“好呀!”
她一拍手,侍女立即送入酒菜。
她便依偎在他的怀中用膳。
“格格!唯有我这种尤物才可匹配你这种勇将呀!”
“是呀!来!”
二人立即大量制造着噪音。
良久之后,她满足的任他宰割着。
他又发泄良久,方始愉快的收兵。
元宵佳节,称霸江湖三十年的霸王庄布置得美仑美奂,前往祝寿的人亦在上午便陆续报到。
晌午时分,崔姬和甄南仁率八百名“角头老大”及“大哥大”搭车来到霸主庄,立见太湖四霸含笑出迎。
崔芬送上贺礼,崔姬便含笑道:“长命百岁!”
大霸哈哈笑道:“谢啦!请!”
“请!”
众人一入内,广场上的贺客立即注视着。
站在大厅口的一百二十名“角头老大”及“大哥大”们因为立场不同,因而皆面色怪异的望向崔姬及双姬。
四霸邀崔姬诸人入厅之后,大门口便传出鞭炮声。
山珍海味立即一一献上。
大霸起身道:“老朽贱辰,辱蒙崔姑娘及各位同道拨穴前来道贺,惶恐及感激之情,谨以此杯酒致谢!”说着,他立即仰首干杯。
大厅及广场之人立即干杯。
崔姬持杯道:“敬寿星!”
说着,她立即和大霸干杯。
崔姬又持杯向众人道:“敬大家!”
说着,她立即干杯。
她一入座,立即用膳。
由于她在座,霸王庄之人忌讳的丛淳疲桓龈龊浜淞页锉傅氖傺纾阍诎敫鍪背侥谇那纳⑾玻?
崔姬诸人一离去。四霸立即低语啦!
崔姬-返石家堡,立即沉声道:“子时准时动手!”
“大哥大”们立即应是离去。
崔姬和甄南仁一返房,崔姬立即道:“今夜仗你打前锋。你好好的准备、吾明天准备为你庆功!”
甄南仁立即含笑服下“龙虎丸”在椅上运功。
崔姬立即去和双姬商量着。
不久,一万三干余人立即集中在石家堡备虞着。
太湖四霸获讯之后,立即召开紧急会议啦!
不少“角头老大”纷纷带人前来石家堡向崔姬效忠及献礼,崔姬愉快的一一接纳及分配任务。
-个时辰之后,六千人已经在霸王庄四周烤肉及品茗,表面上,他们是在野餐,霸王庄却知道陷入包围啦!
太湖四霸愤怒的派人出来责问。
立即有三百余人上前宰掉那人及将尸体挂在杆上。
太湖四霸愤怒的立即调兵遣将准备出征,立听石川道:“奉主人圣谕!除四霸该死之外,其余之人准降!”
大霸立即吼道:“石川!你可敢和吾一决生死!”
“大庄主休动气!今日是您的大寿呀!”
“屁!开城门!”
“是!”
石川一掷竹哨,空中立即“咻……”连响。
六千人立即聚集大门口备战。
三百名大哥大更是挺立于前锋位置。
太湖四霸率领一百名大哥大一冲出来,另外二千一百人立即跟出。
双方乍接触。立即展开拼斗。
太湖四霸仗恃勇猛,便抡棍猛砸,十六名“大哥大”迅速的围攻,双方立即展开激烈的拼斗着。
其余之人更是展开大混战。
不久,甄南仁一马当先的掠来,他掠上半空中、立即边翻向现场边吼霸!“你的忌日和生日一起祭拜吧!”
大霸吼道:“臭小子!来吧!”
说着,他已抡棍掠上半空中。
甄南仁一掠近,便扬掌劈去。
大霸抡棍翻身,立即砸来。
甄南仁向下一掠,便向下劈去。
轰隆声中,立即有六人被劈死。
他一落地,立即劈向附近之人。
惨叫声中,二十名霸王庄之人已经被劈飞出去。
大霸怒吼的追落地,便抡棍扫来。
甄南仁哈哈笑道:“你的力气不小哩!”
“臭小子!你只会玩女人吾宰了你!”
“哈哈!你别呷醋,好吗?”
他存心让双方多拼一阵子,所以,他边攻边吃豆腐,大霸一见自己的手下到处挨宰,不由更焦急的猛攻着。
不久,崔姬和双姬来到现场,她们掠上高墙,立即观战。
崔姬喝道:“降者免死!”
立听一百余人掷械喊道:“投降!投降!”
崔姬格格笑道:“很好!带下去,降者免死!快!”
果真又有二百余人迅速的掷械投降。
霸王庄的斗志立即暴跌!
不久。四霸惨叫一声,便被二名“大哥大”砍成三段,崔姬格格笑道:“四霸已死,将尸首给大家瞧瞧吧!”
“是!”
三段尸体立即飞上半空中。
立即又有一百余人弃械投降。
甄南仁见状,立即扑攻着。
不久,大霸的心口挨了一掌,立即吐血飞出去。
二名“大哥大”挥剑一砍,大霸立即被砍成三段,那三段尸体更是立即被那二名“大哥大”抛上半空中。
霸王庄的土气立即“跌停板。”
立即又有三百余人弃械投降。
崔姬喝道:“事不过三!杀!”
那三百余人便在惊慌中挨宰。
崔姬之手下们土气昂扬的屠杀着。
霸王庄之人一见求降不得,立即作因兽之斗。
战况立即更加的剧烈。
惨叫声及拼斗声立即遮掩住北风的呼号。
不久,霸王庄的女人们被押到大厅前,她们迅速的被剥光之后,立即被男人们当众予以奸污着。
她们的哭叫声立即激怒霸王庄之人。
甄南仁一上前,立即劈飞六名男人道:“谁叫你们如此做的?”立听石川喝道:“禀使者!这是惯例!”
“胡说!该死!”他立即上前扑杀着。
崔姬怔了一下,不知如何是好?
大姬低声道:“对!身为妇人。岂可看女人受辱!”
二姬亦附和道:“这些人太自作主张啦!”
崔姬喝道:“石川!宰了那批擅作主张之人。”
石川怔了一下,只好率人上去宰那些猪哥。
那些猪哥立即咒骂的向内逃去。
甄南仁立即上前追杀着。
他存心搅和,所以,他不客气的杀着,石川诸人见状,他们不敢放水的追杀不久,三百余名锆哥立即嗝屁。
甄南仁谅返厅前。立见那些女人瑟缩的跪在远处,他一阵心软,立即掠向半空中,再翻身掠向崔姬。
他一落地,崔姬立即道:“你挺会怜香惜玉的!”
“不!那批人原本该杀敌,若不将他们正法,别人会不满。”
“有理!打算如何处置那些女人?”
“杀!免得她们作怪!”
“也好!不过,她们先得伺候他们!”
他立即喝道:“石川!押下她们。”
“是!”
崔姬喝道:“弟兄们!快宰了他们此地之财物及女人正在等候你们哩!天色将暗,别误了用善时刻!‘’众人立即欣然欢呼!
战况立即呈现一面倒啦!
隐在远处的月孤立即低声道:“这女人真厉害!”
田娃道:“仁哥更高明!”
“不错!看来好戏连连啦!”
“是呀!仁哥一定把她吃得死死的!”
“不错!”
只听田欣道:“恩师!咱们是否要跟踪各派之人,他们似乎已经将仁哥列为主要的对象,咱们不能不防!”
“嗯!你指导她们跟下去,不过,得小心些!”
田欣立即点头离去。
田娃道:“恩师!咱们该见仁哥一次面吧?”
“不急!他已成为锋头人物,咱们不宜过度接近,何况,目前尚无急事,你莫非在想他啦?”
“不敢!”
“丫头!吾由局会不明白你,不过,吾劝你目前冷静些,因为,他的身边尚有不少妖女在纠缠及盯视哩!”
“是!”
“来日方长,别争此一时刻!”
“是!”
“没什么好看的啦!走吧!”
二女立即转身离去。
天色渐黑,二霸及三霸皆已经先后被分尸,剩下的一百余名霸王庄人员似绿头苍蝇般到处冲撞着。
刀剑疾砍之下,他们迅速的伤亡着。
终于,屠杀结束了,欢呼声音立即一阵雷动。
崔姬格格笑道:“好好的玩!好好的发财吧!”
“主人万岁!”
甄南仁和崔姬便欣然掠下。
三百余名心腹立即护送她们上车。
倏听一声暴竭道:“甄强,站住!”
立见三名青年仗剑掠来。
甄南仁一见那三人是参加招贤庄比武招亲晋入决赛之人,他立即付道:“他们一定来兴师问罪啦!”
立见崔姬喝道:“大不敬!杀!”
立即有二十人疾掠而去。
这二十人皆是百中挑一的高手,只见他们拔出兵刃一掠近,立即攻向三名青年,他们立即刹身出招。
叱喝声中,远处围观人群中文掠出四十五人,崔姬立即喝道:“不怕死的人就来吧!上!
做掉他们!“
立即又有一百人迎去。
远处人群中立即又掠宋一百余人。
双姬手下之六十人立即掠去。
一场并斗立即展开。
叱喝声中,又有二百余人掠来,石川见状,立即和二百名“大哥大”率领二千余人迅速的迎去。
一场以大吃小的大屠杀立即展开。
甄南仁暗忖道:“也好!但愿这场屠杀会杀醒合派的姑息梦。”
只听一名青年厉叫道:“甄强!你是人渣!你不配做人!”
甄南仁平静而立,并不吭声。
不到半个时辰,愤怒现身之人皆已经惨死,远处之人更已经散去,崔姬不屑一哼,立即和甄南仁上车。
马车一启行,她立即劝道:“别理那些人!”
“我知道他们一直在妒嫉我!”
“世人皆自私及见不得别人红,别理他们。”
他略一点头,便搂她道:“恭喜!”
“谢啦!咱们又踏胶一大步,返房之后,吾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量,你先有个心理准备吧!”
“好!”
不久,她们已经安然返回石家堡,二人便直接返房。
侍女立即送来佳肴及美酒。
崔姬斟酒道:“先庆祝一下!来!”
“恭喜!干!”
二人立即欣然干杯。
接着;二人便默默用膳。
膳后,崔姬问道:“你爱芬儿吗?”
“爱!不过,请别因为你我而伤了她。”
“你挺疼好哩!”
“我这阵子一直没有陪她,她一定很难受。”
“她是闷闷不乐,不过,并非为了此故。”
“发生何事了?”
“蒲公英要玩她。”
“不行!你别答应!”
“我是他的手下,我的武功不及他,我无法抗命。”
“他不知道芬妹已经和我在一起吗?”
“他不但不知道,而且他也知道你很在意她。”
“既然如此!他为何要如此做?”
“他要考验你的忠心!”
“那有此种狗屎念头,难道要我含笑看着他玩芬妹,甚至还要我鼓掌喝采吗?
办不到!
我绝对办不到!“
隐在门前偷听的崔芬立即喜极溢泪。
崔姬道:“他一向偏激、他决定的事,便不会改变。”
“我……别逼我造反!”
“冷静些!我有一计,不过,你一定真心使用。”
“快说!”
“后天晚上我和双姬带你和芬儿去见他,我们一起除掉他。”
“好!我拼死也要除掉他。”
“记住!动作要快!因为,他的身边除了有四大‘死卫’之外尚有六十名高手。
他们的修为皆是一时之选。
“好!你可否安排人手?”
“不行!我的身边也有他的人在监视着。”
“好!我会拼命!”
“你主攻!我和双姬肋功!”
“谁为对储四大‘死卫’呢?”
“我已经买通二人,他们会自相残杀,咱们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除掉他,届时,我可以先利诱那六十人,必要时再火拼。”
“好!他在何处?”
“他尚在途中,他会自行择地点,因为。他一向小心。”
“好!我会全力一搏!”
“若除了他,我便可以掌权,我会让芬儿跟你在一起。”
“谢啦!我也不会冷落你!”
“此外,你得留心双姬,她们可能搞鬼。”
“会吗?她们挺上路的呀!”
“你不明白这种鬼伎俩,你小心吧!”
“好!”
“我去霸王庄瞧瞧,你歇息吧!”
“是!”
崔姬刚去不久,崔芬立即入内,她唤句:“强哥!”立即上前搂着他,一对眼泪便似珠线般滴落着。
“芬妹!别如此!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哥!谢谢你!我方才全听见了!”
“那就好!咱们一起宰了那老鬼!”
“我担心我们会失败,他太强了!”
“放心!咱们暗算他,他必死!”
“强哥,我不想死!我已有了,已有孩子啦!”
“什么?真的?你会有喜啦?”
“是的!”
“太好啦!太好啦!”
他立即抱着她又跃又叫着。
她立即欣然的搂粘着他。
不久,甄南仁放她在榻上道:“你得保重啦!”
“我知道!强哥!你得防恩师。”
“为什么呢?”
“她是双面人,她一方面逼我,另一方面向你示好。”
“她也是受蒲公英之逼呀!”
“不!我怀疑此事出自她的安排,她既可向你示好,又可以除去蒲公英,她一向是如此行事。”
“管他的!先除掉蒲公英吧!”
“强哥!我私下以你的名字在永昌银庄存子一笔钱,你收下吧!必要之时,咱们就溜之大吉吧!”
说着,她立即递来锦盒。
“芬妹!你收下吧!”
“不!你收着,我比较安心些。”
甄南仁立即收下锦盒。
“强哥!各派方才之举动,对你甚为不利哩!我认为恩师故意杀那些人让你得罪各大门派,进一步逼你听话哩!”
“我该怎么办?”
“必要时,隐姓埋名吧!”
“我担心会连累招贤庄。”
“放心!各大门派不会如此做。”
“我放心啦!咱们见机而做吧!”
“强哥!我私下在西湖雷峰塔附近买了一座庄院,月前只由一对老夫妇在看守,咱们可以避在该处。”
“好呀!它叫何名?”“芬芳庄。”
“好点子!我记住啦!”
“院中植有二株玉兰花,挺易辩认的。”
“好!”
“我走了!你歇息吧!”
“说着,她立即离去。”
甄南仁打开锦盒。便见一个印章及一张二百万两银子存单,他微微一笑,便将所有的存单及印章放在一起。
他毁掉那些锦盒,便服药运功。
他兴奋的准备消灭蒲公英啦!
翌日中午,一万余人在霸王庄庆功聚餐,甄南仁仍然豪放的畅饮,酒鬼们亦欣然陪他畅饮着。
黄昏时分,一千余名黑道人物前来投效,崔姬欣然接见之外,立即吩咐他们加入庆功的行列。
足足又过了一个多时辰,众人方始散席。
甄南仁和崔姬一返房,好立即欣然宽衣。
他有求必应的立即配合着。
不久,二人已在房内制造噪音啦!
大姬低声向二姬道:“妹!明夜之战、咱们得小心些!”
“是的!我们只有三十年的修为,的确该小心些!”
“万一不支,咱们先退吧!”
“好!我打算安拌霞儿她们先外出侍命。”
“也算!有她们跟着,咱们也安心些!”
“是呀!”
“我看众人皆凑热闹的投附而来,若是一鼓作气的出击,颇有可能将各大门派各个击破。
你认为为如何?“”有理!崔姬一定会如此做。否则,她昨天不会下令杀各派弟子。“
“不错!咱们且让她先得意一阵子。再叫‘强弟!’宰她。”
“好!”
二人立即欣然品茗及商议着。
他不客气的立即又采吸功力。
因为。他要蓄足功力消灭蒲公英。
不久,他愉快的运功着。
崔姬却爽得不时抽搐哩!
孱丑之交,北风呼号,无上之明月及星昆默默瞧着人间,却见二千余人小心的由远处出现,便分掠向四周。
这批人正是由太湖地面白道江湖人物会合丐帮、武当及少林弟子所组成之联军,他们决定趁众人喝醉来突袭。
墙内外巡夜人没却不知死活的打盹哩!
不到盏茶时间,九十六名巡夜人员已经“嗝屁”,那二千余人潜入庄内,立即集中潜向第一排精舍四周。
人入内甄南仁乍闻步声,立即小心瞧着。
他一见崔姬尚在酣睡。他便凝功默察。
不久,他听见嘶嘶声帝,他的脑海灵光一闪,他立即吼道:“炸药!小心呀”
说着,他已经抱起崔姬。
他这一出声,便有十二束炸药由前后窗撺来。
崔姬乍见火光,立即骇然尖叫。
甄南仁抓起衣衫及包袱,便挟她向上掠去。
“轰!”一声,他已经撞破屋顶而去。
轰隆声中,他的房内不但被炸,而且迅速起火。
他一出现,便有暗器疾射而来。
他全力翻身一掠,通玄功力便协助他横飞出三十余丈,他迅速蹈上屋顶,立见前方精舍已经轰轰连响。
人影腾掠之中,他瞧见双姬及崔芬和少女纷纷掠出。
庄中之黑道人物立即朝前掠去。
火药倏转方向,迎先之八百余名黑道人物立即挨炸。
各派人之掷光炸药,立即奋勇扑杀着。
崔姬立即尖叫道:“杀!杀光他们!”
甄南仁将她放下,便匆匆穿衣。
崔姬匆匆穿衣,立即扑向现场。
甄南仁挂妥包袱,便望向四周。
黑道人物顾不得救火,立即攻杀各派之人。
火光掩照之中,杀声伴着惨叫声响个不停,崔姬愤怒扑入现场,立即凶残的大开杀戒着。
一个多时辰之后,各派的弟子只剩下二百余人,他们欲突围。黑道人物们却重重包围的屠杀着。
又过了半个时辰,各派弟子已经嗝屁,崔姬一见霸王庄已经烧了一大半,她立即喝道:“废掉丐帮分舵及屠杀!快!”
七千余名黑道人物立即愤怒的掠去。
他们分成十二批入城,他们不甘心放在霸王财物被烧光,于是,他们打铁趁热的杀人及抢劫着。
本座城立即惨叫连连及惊叫不己!
天亮之后。二千五百余人首经送回霸王庄,每人的肩上更挂着一个包袱甄南仁不由暗暗一叹!
崔姬立即喝道:“返马家堡待命!”
众人立即应是而去。
崔姬和甄南仁一上车,立即低声道:“谢谢你救了我。”
“别客气!各派真的疯啦!”
“哼!我一定要给他们好看!”
返堡之后,她立即召集八名心腹入书房。
甄南仁一返房,立即忖道:“她一定要逼各派内奸作怪,怎么办?”
他左思右忖,却只能干瞪眼。
不久,二百人跨骑结伴而去,甄南仁暗暗一叹,便返内休浴。
崔姬一返房,立即走到甄南仁身前道:“我有些累!你替我守着!”
说着,她服下半瓶灵药。便在榻上运功。
甄南仁便坐在桌旁品茗。
此时的月狐正在林中低声道:“崔姬一定气死啦!”
田欣道:“各派正在连络,她有得忙哩!”
田娃道:“方才那批人一定传达命令或招援啦!”
月狐道:“别理他们!唯有如此,才能消灭这批人渣。”
田欣道:“为他担心!”
三女立即退向林中深处。
且说那二百人驰出二十余里,便转入林中。
只见其中十七人迅速掠向林中深入,不久,他们一掠向山顶,立即各抛出一只信鸽,立见它们分别由四周飞去。
不久,那二百人便分别向四周搜索敌情。
入夜之后,崔姬、双姬和甄南人及崔芬跟着石川由暗道离去,不久,他们已经由暗道步入林中,石川立即返堡。
双姬互视一眼,不由:暗叫。
因为,她们以为崔姬云搭车离去,所以,她们将六十名女弟子派到前面之林中,那知此时却走后路。
他们只好边走边张望着。
半个时辰之后,一位黑衣人由前方一株树后闪出,只见他将手中之珠一晃,立即捂住崔姬立即上前道:“你好!”
“奉老爷子圣谕!请三位随行!
“这……双姬欲向老爷子请安。”
“改日吧!”
“也好!你们回去吧!”
双姬立即转身掠去。崔姬三人和对方掠去之际,沿途皆有人出来行礼,甄南仁忖道:“完啦!这只老狐狸挺小心哩!”
崔芬更是暗暗叹息着。
崔姬则平静的跟去。
他们掠过山头之后,沿途防守之人便一起撤去。
大姬见状,立即小心的跟去。
沿途之中,她小心的以丝巾、衬裙布条系在枝桠间,因为,二姬已经去召集六十名弟子,她得为她们留路呀!
戊初时分,甄南仁三人跟入一家民宅,便见院中至少站了三十人,甄南仁暗暗叫苦之余,便吸气平均气机。
他们一入厅,便见一名老者含笑坐在厅中,另有四位中年人则站在椅后两侧,崔姬便上前行礼道:“参见老爷!”
崔芬下跪道:“参见老爷子!”
老者一瞄甄南仁,立即道:“你为何不跪?”崔姬忙道:“禀老年子!甄强系奴家侍卫及使者!”“喔!你挺疼他哩!”
“不敢!甄强!快下跪!”
甄南仁立即下跪道:“参见老爷子!”
“嗯!能屈能伸!很好!起来吧!”
崔芬二人立即应是起身。
“崔姬!霸王庄为何会引火?”
“下人疏于防守,致令臭叫化们有机可趁,除已歼灭来敌之外,更已经淘根宰了二、三千人。”
损失了多少人?“
四千一百二十七人。“”哼!你真行!“
崔姬下跪道:“奴家知罪!”
“哼!”吾辛苦筹划数年之心血居然因为你的疏忽而折损四分之一,似你这种废物,留之何用?“
立即有一名中年入由椅后步出。
崔姬芳容乍变,立即叩头求饶。
中年人一来到崔姬身前,立即扬掌欲劈。
甄南仁扣住对方的右腕,立听老者喝道:“你在干什么?”
“保护主人!”
“她已犯错,你敢相护吗?”
“职责所在,抱歉!”
“崔姬!你还不叫他退下!”
崔姬含泪抬头道:“老爷子!奴家服侍你这么多年,又如此辛劳奔波,眼看霸业将成,您忍心杀奴家吗?”
“你不该犯错!吾必须维护纪律!”
“狡兔死,走狗烹!唉!”
“你在胡说些什么?”
倏见崔芬一咬牙,便下跪道:“小的愿代师领罪!”
“你!哼!你算什么?你配吗?”
崔姬苣:“老爷子曾赐过金言,以色易命,是吗?”
崔芬立即卸下上衫。
老者沉容道:“崔芬!你愿意吗?”
立见甄南仁接住崔芬的手,道:“慢着。”
崔芬忙道:“强哥!求求你……”
崔姬沉容道:“甄强!你想干什么?”
甄南仁朗声道:“主人,你赐崔芬之时,属下便当面答应要照顾她,如今,属下即使粉身碎骨,也要保护她!”
“吾的确如此说过,不过,芬儿能为吾赎罪,是她的本份,芬儿能够侍候老爷子,乃是她的福份,你别介入此事。”
甄南仁面向老者道:“禀老爷子!您鸿得齐天,阅女千千万,贱内在你的眼中,可谓庸俗之至,请您放过她。”
老者沉声道:“吾马壮为何能维持‘蒲公英’之万儿?”
“小的不明白!请赐知!”
“崔姬!你告诉他!”
崔姬忙道:“老爷子言出必行,未曾打过折!甄强!你别过问此事,今后,吾可以找更美更媚的姑娘来侍候你!”
“不!若莫崔芬,我不会投效你!”
“你要造反?”
“不敢!请你和老爷子想一条折衷路子让我走!好吗?”
“这……”
‘蒲公英’容道:“男人似壶,女人似茶杯,一壶可以配多杯,更可以随时换杯,你弄清楚些,别为一介女子自衰前途!”
甄南仁摇头道:“抱歉!”
蒲公英喝道:“崔姬!你要自尽,还是崔芬侍候吾?”
甄南仁喝道:“老爷子!规矩是您所订,您已介于天人超凡之界。您可否刚一条路供小的心甘情愿!”
蒲公英喝句:“好!”立即注视甄南仁。
甄南仁立即挺胸注视他。
“甄强!话是你自己说的,吾之路子,你非走不可!”
“行!”
“听说人傲为天下第一人,你若能在半个时辰内挫或八英,吾可以饶过崔姬,你若办不到,你便自行了断!”
“尊命!”
“八英!”
八名壮汉立即掠到厅前道:“属下候令!”
“尔八人若落败,就自行了断吧!”
“是!”
甄南仁拱手一礼,便步向厅外。
崔姬便和崔芬低头站在一旁,立见一名中年人引燃“暗八香”插在地上。
甄南仁一走到厅前,八英立即各依方位围住他,他向他们一瞥,立即忖道:“为了避免吓到老鬼,我得保留一位实力,”
他立即喝道:“小心啦!”
八英各自拔剑,立即遥指他的各大穴道。
他喝句“接招”,立即以七成功力攻出改良过的招式,立见掌力如浪浪般迅速的卷向八英之中宫方位。
八英各右一闪,立即施招攻来。
八支剑立即幻成六十四剑攻来。
甄南仁原地疾旋,双掌朝各方位疾劈,八英的剑招不但散乱,八认更被逼退,甄南仁立即攻向异位之人。
澎湃掌力一涌出,立即失去对方踪影。
另有二支剑迅速即刺来哩!
他心知对方已经诱自己入阵,于是,他全力攻出一掌,双掌更是廷回旋推拉一下,立听-名中年人惨叫飞出去。
“砰!”一声,那人的背心插入屋脊,立即惨叫挣扎。
“砰!”一声,他一落地,立即抽搐着。
四周之人为之神色大变!
蒲公英双目一亮,反而露出笑容。
甄南仁立即而立。
另外七英齐喝一声杀,立即攻来。
甄南仁立即以七成功力出招。
七英将八卦剑变成七星剑阵,便紧攻不舍,甄南仁边攻边喝道:“老爷子!八英已失去一,小的胜利否?”
“七英尚在,继续!”
“好!恕小的不客气啦!”
说着,他立即全力施展圆通境界之六拿掌如。
一阵延回力道卷起漫天劲气疾扫之下,只见七英齐声惨叫,鲜血漫天飞洒之下,他们已经飞出。
甄南仁一收招,便注视蒲公英。
蒲公英喝道:“六合及结山招式有此威势乎?
“正是!”
“甄强!你胜啦!”
“谢谢老爷子!”
崔姬二人立即叩头致谢。
她们一起来,蒲公英立即道:“甄强!吾已三十年未活动筋骨。你若能接住吾招,吾就让你领导绿林如何?”
“小的愿意承教!不过,请将权力赐给敝主人。”
“好!一言为定!”
“请!”
身子一闪,蒲公英已经掠落甄南仁面前。
甄南仁不敢大意的立即功力布满全身。
蒲公英沉声道:“出招吧!”
“是!”
甄南仁立即攻出“芥子纳弥”。
蒲公英右掌一翻,立即震散掌劲:甄南仁喝句:“看招!”立即攻出三招。
蒲公英潇洒的震散掌劲道:“诸青和桂永泰昔年尚奈何不了吾,你别再浪费时间,速施展方才之招式。”
“小的怕冒犯老爷子!”
“胡说!出招!”
“小的担心他们群起而攻!”
“四卫!你们率他们出去。”
四名壮流立即和院中之人退到大门口。
“甄强!出招吧!”
“好!杀!”
功力疾催,绝技立即疾卷而去。
蒲公英双掌一阵推按,立即化开掌劲。
甄南仁喝句:“高明”立即全力出招。
现场的空气立即被回旋力道抽吸而去,抄尘飞溅之下,蒲公英身子一晃,他不由为之色变。
甄南仁见状,立即全力出招。
蒲公英疾速旋身,立即化开回旋力道。
只见他的双掌倏地暴涨,炽热掌力迅即扫来。
甄南仁大喝一声杀,立即奋力劈去,轰隆一声,掌劲疾溢向二侧,立即卷走十丈内之花木。甄南仁身子一晃,蒲公英则踉跎的后退一步。
“好功力!妙招式!来!”
立见他疾速攻来六掌。
甄南仁不清楚对方的武功路子,他仗恃功力通玄及雄浑,他立即硬碰硬的劈出六掌,立听一阵轰轰连响。
蒲公英顺势向左一闪,立即疾攻出六掌。
甄南仁仍然硬接六掌。
现场立即天崩地裂般轰降连响。
花木更是漫天飞溅着。
刹那间,蒲公英已经劈出七十二掌及绕完一圈,只见他喝句:“看招!”立即井掌劈出一记焦雷般掌力。
雷罡掌终于出现啦!
甄南仁一听掌力隐含风雷而且热流灸人,他疾速总动员功力,立即劈出“鸿雁渺渺”,现场之人立即心儿紧。
“轰!”一声,蒲公英暴退七步,方始站稳。
甄南仁却似喝醉酒一般踉跄一直退到大门口,因为,方才薄公英所劈出之七十二掌余震已由十二个方位卷旋而入。
内外交击之下,甄南仁的心儿一紧,七孔更似欲喷血,所幸他服过不少灵药及叹采诸女之功力,他终于稳在大门口。
蒲公英喝道:“你可敢报名!”
“甄强!”
蒲公英一见他未曾吐血,不由一怔!
立听崔姬格格笑道:“精彩绝纶!”
蒲公英喝道:“胜负未分,你乐什么”
“是!是!”
蒲公英立即喝道:“再来吧!”
甄南仁趁机匀功妥功力,立即大步放内。
二人一接近,立即又猛攻着。
甄南仁一见蒲公又闪向左侧及猛攻六掌,他不愿再度冒险,千是,他一口气攻出十二掌,当场便是降隆爆响。
蒲公英被逼得频频劈掌啦!
两人便相距三丈而立,双手不停的劈掌。
这是一场硬碰硬的耐力赛,任何一方稍为后力不继或功力稍顿,不但会立即落败,而且甚至有可能惨死哩!
甄南仁咬牙动虽功力猛劈着。
蒲公英亦瞪眼猛劈着。
功力疾旋之下,大门及大厅比被震垮。
二人五十吏内根本站不了别人啦!
半个时辰之后,蒲公英的黑发倏地由两鬓转白,崔姬乍见此景,立即悄悄的行向四名侍卫。
四名侍卫瞄她一眼便注视现场。崔姬一止步。便以纤指拢拢秀发。
站在左有两侧的中年人乍见此项手势,立郎暗自提功。
崔姬见状,便继续拢发。
不久,蒲公英的黑发全白,显然他的功力已经大量的损耗,他的出招速度及力道亦已经变缓及减弱啦!
又过了二十掌,只听轰一声,蒲公英的双腕一疼,他的神色一变,他立即拧腰准备闪避,可是,他却闪不掉啦!
原来二人力拼迄今,双是一直陷下,如今,膝下已经陷在地下,他这一拧旋,不但闪不动,双腿踝反而一阵扭疼。
就这刹那间,甄南仁又劈来二掌。
蒲公英匆匆出掌,立即掌断吐血。
居中之二名侍卫喝句:“住手!”立即掠出。
崔姬的双手倏地同时放下。
另外二名侍卫立即并掌一劈。
“轰轰!”二声,二名侍卫的背心各挨一掌,只见他们惨叫一声鲜血激喷而下,身子便飞向正在吐血的蒲公英。
蒲公英上身被震得向后一仰,他的双膝立断,他不由惨叫一声,立见那二名侍卫冲落在他的身前抽搐着。
“老……爷……子!”
事出突然,急怒攻心的蒲公英立即喝道:“你们为何如此做?”话声一落,他已经连吐三口鲜血。
那二人聂于他的淫威,立即发抖。
崔姬却疾掠到蒲公英身前,只见她取出金簪立即插上他的“天灵穴”,道:“是我下的令,你能怎样?”
“啊!贱婢!你……好狠!”
她朝他的怀中一掏,立即抓出一朵“金桃花”,立即她高举金桃花喝道:“站住!吾已经掌令,你们还不站住?”
匆匆掠来之六十三人立即有-半止步。
两名侍卫立即喝道:“你们还不站住!”
蒲公英喝道:“杀……杀……”
他边吼边吐血,金簪孔中更是一直喷血,不过,他仍然厉吼不引那形状狰狞的令崔芬立即低下头。
崔姬喝道:“老爷子决战之前已经许过口诺,吾已经掌令,吾已经真正的掌权了,谁敢不服气!”
蒲公英喊道:杀……杀……杀…“一名侍卫喝道:”形势比人强,各位归顺主入吧!“
“刷……”声中,双姬已经带六十名女子掠入。
崔姬立即喝道:“你们还在犹豫什么?肯归顺之人,各赏十万两黄金。”
立即有二十八下跪道:“敬聆圣谕!”
“叛徒!”
立即有十一人疾劈向那二十人。
当场便有八人惨死及四人负伤。
崔姬喝道:“速拿下那十一人。”
立即有二十人攻向那十一人。
跪下之人立即也爬起来扑杀着。
不过,立即又有十人效忠蒲公英的加入战围。
崔姬喝道:“偏劳二位!”
二名侍卫立即上前扑杀着。
大姬迅速掠到甄南仁身前问:“怎么样?”
“有些累,无妨!”
大姬立即搭上他的腕脉。
不久,大姬取出二粒灵药道:“你大量耗功,得调养一些时日。
他服下药,立即就地运功。
崔芬立即上前保护着。
崔姬向二姬传音道:“妹子!设法宰掉这些男人!”
“好!”
崔姬立即自怀巾掏出一盒道:“这些毒针见血封喉!”
二姬立即迅速的分配给诸女及吩咐着。
那些男人却狗咬狗的猛拼不已!
蒲公英掌力攻心,加上震怒及耗血,他的喊声已经沙哑,不过。他仍然歇斯底里的一直喊杀不已!
半个时辰之后,现场只剩下十八扑杀七人,崔姬一使眼色,好使和双姬及六十名少女一起射出毒针。
针似密雨疾射,除了二名侍卫之外,其余之人皆中姬,崔姬上前攻向一人,双姬亦合攻一名侍卫。
少女们则上前扑杀中针倒地之人。
倏听一声“卑鄙!”立即有一百余人掠攻而来,崔芬神色一变,匆匆道句:“哥!快走!”
便率先向后掠去。
甄南仁心知有敌,立即收功及跟着掠去。
崔姬乍见那些人,立即神色大变,因为,他们正是由丐帮掌门人所率领的各派顶尖高手呀!
立即喝道:“二位!咱们先退敌!”
二位侍卫不甘心的反而猛攻着。
双姬立即下令少女们迎战。
她们联手攻出三招,立即退去。
那名侍卫亦趁机逃之天天!
崔姬见状亦疾攻不已!
那名侍卫顺势一退,亦打算开溜。
各派高手一拥入,丐帮帮主便攻向那侍卫,二位丐帮长老则攻向崔姬,其余之人则攻向少女们。
崔姬疾攻七招,立即疾射出毒针。
二丐刚退,她立即逃去。
二丐立即弹身疾追。
崔姬匆匆逃入林中,隐在树后的月狐倏地射来一匕,崔姬叼了-声,立即使出吃奶的力气向左侧闪去。
“卜”一声,刀的右腹已被匕首射上。
她闷哼-声,立即咬牙逃去。
双丐立即催功疾速追去。
月狐暗道可惜,便隐在原处。
崔姬掠过山,正好遇见双姬和石川带着-千余人掠宋,她喝句:“快宰人!”
立即弹空疾掠而起。
一名老化子立即疾射出打狗棒。
“砰!”一声,打狗棒射中她的“命门穴”右侧,只见她惨叫一声,鲜血一喷,身子便向下坠去。
倏见甄南仁弹射而起,便接住好及翻掠向山下。
双姬则串众追杀向二丐。不久,她们已经掠近现场,立见丐帮主带人匆匆掠去,六十名少女则只剩下八人踉跄的迎来。
双姬神色一惨,便扶住她们。
众人上前急救,诸女却已经回天之术。
此时的蒲公英已经咽下他的最后一口气。
不过,他仍然暴瞪双目状甚狰狞。
双姬立即道:“搜出财物!”
石川一挥手,众人立即入内。
大姬朝蒲公英怀中一搜,便搜出一盒巨额银票。
她不客气的立即没收。
二姬召来三十中青年,立即挟走少女尸体。
不久,她们已经先行离去。
石川诸人搜刮不久,便焚屋而去。
倏见人影一闪,月狐已经来到蒲公英身前,立见她卸下面具狠狠的遭:“马壮,你也有今日呀!你还恨什么恨?”
立见她褪裤,立即仰射来来一泡尿。
蒲公英气未散,立即七孔溢血。
月狐神色大变,便匆匆穿裤。
倏听二声:“小心!”立见一蓬毒针射来。
月狐被裤脚拌,动作-慢,右臀立即挨了二轩,田娃及田欣匆匆赶来,立即扑杀向那人。
那人正是去而复返的侍卫,二女不知他的厉害及凶残,立即含怒扑杀。那人亦凶残的扑攻着。
倏听一声惨叫,月狐已经毒发身亡。
二女心神一分,田娃便挨了一掌。
立听她厉啸一声,便忍疼猛攻着。
田欣见状,亦猛攻不已!
……不久,月狐剩下的七十名手下全部赶到,她们奋死拼斗,田娃稍喘一口气的退到一旁,她立即心腑一疼。
她提气一察,立即神色大变的忖道:“火毒逆侵!天呀!多已经没命了!我一定要和这家伙同归于尽。”
她立即咬牙在地上拾着毒。
良久之后,她便忍疼来到拼斗现场。
诸女惨叫连连,却仍然猛拼,那名侍卫的身上已有三处负伤,他凶牲大发的继续猛攻向诸女。
不久,三名少女挺剑疾刺,田娃亦全力疾劈。
“砰……”声中,三女已经惨叫飞出。
田欣亦踉跪连连。
田娃疾射出毒,便抱向对方。
对方-中针,立即被田娃抱住。
他反手一劈,便劈碎田娃之头。
最后一名少女尖叫一声,使扬剑刺来。
“卜”一声,利剑已刺入侍卫之心口。
侍卫-咬牙,便聚集剩下的力气向前一拍,一声惨叫之后,少女的那张脸已经碎去一半,当场惨死。
田欣踉跄行来,不由溢泪。
她瞧了一遍,居然没有活口哩!
她立即服下灵药及搬运尸体。
天亮时分。她将者女葬在一起,便以大石为记。
她拜丁三拜,不由哭泣着良久之后,她方始起身:她瞧过四周,忖道:“我还是先养伤吧!”
她拭去泪水,立即缓缓离去。
火热渐熄,蒲公英亦不再溢血。
不过,他那张脸仍然狞厉吓人哩!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