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红楼梦全集

续一回俏香菱弄风情,乖平儿巧逢迎
且说八十回上说到香菱为金桂所恶,薛潘也并没有办法,只好躲出来避祸,其实倒好不清闲,邀上几个帮闲的,叫上两个唱的红的姐儿,热闹一番,好在柜台上多的是银子,倒不怕他糟蹋。
只苦了薛姨妈娘俩,一个年老的怕气,一个温淑的不争,由着恶妇闹腾,香菱自然少不了多受些皮肉之苦。薛姨妈看看这样下去也不行,就和宝钗商量,要不行的话就把香菱卖了好人家,也少受些苦吧。
宝钗自是不愿意,可也没有好办法,还是莺儿说:“实不行的话,就先把香菱带进园子里,缓缓再说”,宝钗想想,也只好如此了。
这日也巧,贾琏有事进园,走在沁芳亭处,看见一个女孩眼生的很,仔细看去,却不想是个美貌妖娆的妇人。
但见他黑鬒鬒赛鸦鸰的鬓儿,翠弯弯的新月的眉儿,香喷喷樱桃口儿,直隆隆琼瑶鼻儿,粉浓浓红艳腮儿,娇滴滴银盆脸儿,轻袅袅花朵身儿,玉纤纤葱枝手儿,一捻捻杨柳腰儿,软浓浓粉白肚儿,窄星星尖翘脚儿。
观不尽这妇人容貌。且看他怎生打扮?
但见:头上戴着黑油油头发髢髻,一迳里踅出香云,周围小簪儿齐插。斜戴一朵并头花,排草梳儿后押。
难描画,柳叶眉衬着两朵桃花。玲珑坠儿最堪夸,露来酥玉胸无价。毛青布大袖衫儿,又短衬湘裙碾绢纱。
通花汗巾儿袖口儿边搭剌。香袋儿身边低挂。抹胸儿重重纽扣香喉下。
往下看尖翘翘金莲小脚,云头巧缉山鸦。鞋儿白绫高底,步香尘偏衬登踏。红纱膝裤扣莺花,行坐处风吹裙裤。
口儿里常喷出异香兰麝,樱桃口笑脸生花。
贾琏心想,姑娘丫鬟们都没有缠足的,听说薛呆子买了个丫头,收了房。原来长得真俊,怪不得为了这个还打死了人。
薛家的家事原本就瞒不住,贾琏是见一个爱一个的,顿时兴起想来,安心要图谋这妇人。
香菱远远见有人来,躲闪不及,只好转过身去蹲下装做戏水,好等人走了再起来,谁想碰上个小冤家,悄手悄脚地走近来,观足了她的罗裙绣足,由背后双关抱住了,顿时软玉在手,凑过去嗅她的粉颈,口中喃喃的唤道:
“平儿你这小蹄子到处乱跑,让你奶奶看见,仔细你的皮”,
妇人吃了一大惊,却被贾琏捏住双乳,一时转不过身来,心下以知是认错人了,忙娇声:
“二爷,我是香菱,二爷认错了,……”,
贾琏装着吃惊,退开两步,连忙作揖,赔礼不止,道:
“原来是姐姐,我真是该死,”,一边用一双俊眼偷瞧佳人,但件妇人粉面含羞,一时走不是不走也不是,匆忙还了个礼,转身娉婷的小跑去了。
贾琏本是多情种子,此时酥了半边,怔了良久,妇人丰满嫩滑身骨让他回味无穷。心下暗想,好一个美人,倒让薛呆子给糟蹋了,不论怎样弄上一回死了也甘心。
不说琏二爷打的如意算盘,香菱顾不上石子路上坎坷不平,匆匆忙忙跑回了房中,幸喜没人看见,回想时娇羞不已,想下平儿和自己是同样身份,可是又是如此的不同,琏二爷是这样……,而自己的那个呢?想到伤心处,不禁落下泪来。
宝钗回来看见她微红的眼圈,心里也代她埋怨自己不争气的哥哥,倒不知道有这一节。
贾琏一路上净是妇人小跑开去的样子,悻悻的回来,看见来旺正和小丫头嚼舌头,上去就是一脚,吓的丫头和小厮躲的远远的,自打尤二姐死了,这位爷气就没顺过,连二奶奶都怕他几分,更别说身边的人了。贾琏也乐得清净,谁也不叫,独自一个人坐在炕上发呆。
“二爷,你什么时候回来了?”平儿进来,看见贾琏发怔,一边问,一边打开柜子拿东西,“寻什么贴己,总要背了人拿”贾琏看见平儿背着身,翘了脚尖够东西,显着玲珑的腰身和丰满的臀儿,顿时兴致上来了。
“二爷说什么话,给那位说去,这不东府大奶奶要上次的鞋样子,那位等着要呢,”
“什么劳什子,我看看”
“女人的东西,二爷不看也罢”说着,拗不过递过去。
贾琏接了,顺手扔在炕上,捉住平儿的手,一把拉到怀里抱住,双手在平儿胸前一通揉搓,“乖儿,多少日子每见着你了,让爷都想的慌了”,一边说一边撩起裙子,摸着平儿的裤带儿扯下来,露出粉嫩嫩的身子来,拔出那活就要寻欢,平儿一边假意的挣着,一边也斜了眼妩媚的享受这片刻的温存,
“这会子青天白日的弄这个,也不怕…”
一时间娇喘连连,口中丁香半吐,樱口唤达达不止,顿时睡塌上春光一片。云收雨住,平儿涨红着脸,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埋怨道:
“二爷没本事也就罢了,这会子弄这个,一会看出来可又是事端了”
贾琏恨道:“你等着,我有日子弄她。”
“别,又是我多事,她总归是奶奶,我又算什么呢?”
说着,提上裤儿,仔细的拾掇了下裙子,对着镜子补了补胭脂,临走了,伸出水葱样的中指对着心满意足的男人额头点了一下,
“你呀,就能对我厉害吧,”
贾琏拿起桌上的鼻烟,深吸了一下,打了个喷嚏,望着女人走远了,出了心火,有种说不出的满足。
不敢说齐备,自己的一妻一妾虽然厉害了点,凤姐的美艳,平儿的妩媚自是这府里无人能比的,尤其是平儿的肉皮儿真个白细,就连上次进宫给娘娘请安时看见的宫里的娘们也比不了的。
不过,谁让我有艳福呢,还是辛苦一下,替薛大呆子可怜下那个小娘们吧。
这边平儿拿了鞋样,低了头急走,转过月亮门一头撞进人怀里,看时原来是宝玉。此时,平儿刚经过人事,娇艳如带露荷花。
宝玉吃了一撞,抬头看时,只见平儿和平时有些不同,越发显得细皮嫩肉,白里透红。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平时怎么就没注意过呢?
只见平儿长的红中透粉的鸭蛋脸,弯细长短,疏密浓淡恰到好处的眉毛下,有一对水灵灵的丹凤眼,微微有点翘的鼻子下边生就一张不大不小,唇红齿白樱桃小口,右腮上点缀着一颗美人痣,竟象极了梦里的神仙姐姐。
不由得发起怔来,一时又慌忙问:
“平姐姐到哪去,可撞坏了没有?”
平儿素来知道他对女孩的痴状,抿嘴儿一笑,说:
“二爷快进去吧,老太太叫你半天了,我到东府大奶奶那儿去,二奶奶等着呢,走得急了,没撞坏二爷吧”,
宝玉摆下手,说:“我没事,姐姐快去,别让凤姐姐等急了”
说完闪身让平儿先走,平儿也是走得太急了,锦帕丢了也不知道,宝玉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心中喝彩,好个整齐的人物,也只有凤姐姐身边才有的吧。
只是可惜了,怅然若失地拣起那方锦帕,上面绣了一对出水鸳鸯,看来是闺中贴身之物,欲喊时人已走远了,倒也不好找人代还,只好收起来。
锦帕上还湿湿地沾些污物,却掩不住女人体香四溢,宝玉也是过来之人,想去竟臊得满面脸通红。
排版混乱,请先学习版规!
----1794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