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缘】(第三部第147章)


              第147章屈服



  他左手往前逗弄著坚硬的小核,右手轻捏旋转她挺俏的乳蕾,满意的察觉肉

穴中溢出更多的淫水。他开始沉重的抽插,凶悍的撞击,抽出、插入,抽出、插

入,不断的重复著淫靡的交合。



  「啊……不…别这样……好满……」随著男人在水下的动作,不断的有些炽

热的泉水随著肉棒的交合而涌进她的肉穴,即使淫液不断的涌出,但被泉水洗涤

後难免乾涩。她的下体被男人的巨大磨擦著,最柔软的一处被不断强烈撞击著,

她只能不停的抽搐,肉体又是疼痛又是快乐。



  这是一种美妙到疼痛的快乐,还是疼痛到美妙的快感,岑竹只觉得自己已经

分不清,快感不断爬升再爬升,每当她以为到达顶点之後,男人越加凶悍粗野的

抽插,却往往将她再往上带。



  她不知道这样不断攀升的快乐会不会失速堕落,她只能不停哀求著,究竟是

希望阳撞的更加用力还是暂停他的肆虐,她不知道,只能不断迎接高涨的快慰。



  「好满吗?被干得好舒服吗?」阳低哑的笑著,下身的动作却不曾停止。他

不断强硬的冲刺,每下都硬挤入蕊心之中,令岑竹只能不断尖叫呻吟。



  他粗喘著气,执意的问,「喜不喜欢被干?喜不喜欢?」



  「唔……」岑竹的小穴被粗大的阴茎塞得满满的,甚至大阳物还不断的刮弄

她柔嫩的花蕊,她早已被操得酥麻无力,哪里有心思回应他那低级的问题。



  交欢当中的男人显然失去神智,完全没有平素的高雅如神般的气质。他越加

粗暴的抽插著,左手揉捏小核的动作更加粗鲁,他自牙缝里迸出粗吼:「说!喜

不喜欢被吾干?」



  「啊……喜欢……」她屈服了,屈服在这几乎灭顶的快慰之中,她没有想过

有朝一日自己会在男人的身下哀号,并且说著喜欢被男人干这一类的低级话语。

但随著她勇敢的承认自身欲望的同时,她再次被巨大的高潮所淹没,花穴不断的

收缩再收缩,每一寸肌肉都在享受这原始的欢愉。



  水声拍击著,肌肤剧烈碰撞著,阳的低喘与岑竹的可怜呻吟,她觉得快被饥

渴的男人干坏了,温泉池水的阻力似乎对他无影响一般,他依旧高速律动著,臀

部大力的拍打她的小穴,「啊……求你……」她想求他快点丢精,她的肉穴真的

被干得好酸麻了。



  「再一会儿……」阳实在舍不得离开她甜美的身体,他溢出如野兽般的低吼,

结实的窄臀不断前後耸动。



  被撞击的不断晃动的双乳形成最美的乳波,阳的手指稍微加重力量,拧扯著

早已坚硬的乳头,岑竹不停的淫叫,甜美的嗓音已微带沙哑,「真的要被弄坏了

……」尽管酥麻快慰,但男人真般毫无节制的插穴,她真的会被弄坏。



  「唔……」阳终究不忍,他加快速度到了极致,阳精一松,一阵灼热的精液

由圆端的小孔直直射入她的子宫中。



  苏醒後的岑竹,虽然已睁开美目,全身感觉到暧洋洋的甚是舒适,但仍感觉

迷迷糊糊。



  好似一场大梦之後的突然清醒,却犹分不清是耶非耶,是梦还是真。



  她摇了摇头,似乎想藉此动作唤醒自己的神智,耳边传来温柔而低沉的声音:

「吾主,哪里不舒服吗?」接著一张俊颜出现在她眼前,看了看她疲倦的模样,

便略带自责道:「是吾太孟浪了?雪地中温泉池里交欢,让吾主太过疲累。」



  岑竹眨了眨眼,神智慢慢清醒,是了,这儿是卷轴世界,而躺在身旁的男人,

便是她的法宝,她的男人。



  岑竹小脸微红,摇头道:「没有,我没事。」她怎麽能开得了口,在那场疯

狂交欢之後,虽然累极但心灵与身体都被阳的温暧包围。修士很少睡觉,基本上

打坐一整夜所得到的灵气,会是睡眠的数倍。因此只有少数情况修士才会入眠,

而今这种倦极入眠的情况,她并不觉得讨厌。



  甚至,一觉醒来身旁依旧有人陪伴是一种暧暧的幸福。



  她见自己依旧全身赤裸,而身旁的男人亦然,她红著脸问:「我们怎麽仍赤

裸著?」



  阳抿著唇笑,低头从轻吻过她柔嫩豔红的唇,道:「吾想感受一下吾主,再

者,此地我已幻化为如春的天气,相拥而眠最是合宜。」



  岑竹无法否认这种感觉实在美好,不是那种即使衣著整齐,醒後却独自一人

的荒凉感受,而是那种恋人就在身旁细细陪伴的温情。女人要的其实不多,只要

男人真心相伴就足够。



  此时此刻,岑竹觉得自己是幸福的。但,想起孟极、楚天云、轩辕彻,却又

突然觉得有些不安,当她这样依偎在一个男人身旁时,那三人又该如何?陪自己

远渡重洋,为自己跋山涉水的他们,又该将他们置於何处?



  岑竹忍不住微微叹口气,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早已纠缠的情丝。



  也许,自己仍是喜欢女人才是最好的抉择吧?!但是,她的身与心已经彻底

改变了。她心中恋慕的不再是霍青丝,而是男人,而且不只一个男人。她微微皱

著眉头,实在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这复杂的恋情。



  阳故意调笑道:「吾主因何叹息,莫非是嫌弃吾表现不好?」



  他自是知道岑竹愁眉不展因何而起,他只有故意转移她的注意力,让她别再

为情所困。许多事情自是有其因果,她与众男的纠缠亦是前世之因,今世之果。

他无法多说什麽,只能试图寛慰她。



  岑竹知道阳是为了让她不要一个劲的钻牛角尖,她从来乐观,自是知道感情

一事多思无用,眼下还有门派大比的正经事需要她全心面对,她立即感激的对阳

一笑,自乾坤袋中拿取灵隐派道服便背对著阳穿戴起来。



  见著佳人赤裸的窈窕背影,阳下身一紧,欲望又再次汹涌袭来,但昨日交欢

已让岑竹疲倦至极,他只有暗自苦笑,强压下骚动的欲龙。



  两人各自穿好衣物後,阳便带著岑竹至贯常炼器之处,实际操作炼器之法,

并提醒她炼器当中如何掌握诀窍,另外阳亦拿了许多炼器玉简让岑竹学习,短短

时日,岑竹的炼器造诣又再高了一层。



  这是因为岑竹已实际操作炉炼数百回合,而今再读玉简中的心得,完全达到

事半功倍之效,尤其玉简中几乎可说是完全摘要,从各种地火甚至丹田之火,从

出炉到炼器的手势及法诀,几乎可谓钜细靡遗。



  她紧紧握住手中玉简,对於灵隐派炼器大比顿时信心大增,她望著静静陪伴

她身旁的俊挺身影,心中顿时充满感激。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