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乌托邦


「一举手一投足,都真的好可爱啊!」
「听说那白毛还是生来如此的!」
「简直穹妹就像从电视里走出来了一样!」
虽然一开始像所有初次cos的女生一样娇羞、紧张,但天性活泼的白发美
少女瞳也很快适应了众多宅男的围观拍摄,开始微笑着向他们摆出一个个可爱姿
势。
这次怂恿瞳也在漫展上cosplay的姬友们也在一旁观看,彼此小声讨
论说:「那天生的白发真是可爱到犯规,要是我也有这样的头发就好了!」「动
作这么熟练,真看不出来是第一次啊。」
似乎是听到了这句评论,坐在地上的「穹妹」害羞地望向姬友们。她们见状
也不再说话,只是继续观望着。
逛过几次漫展的瞳也还是第一次cos动漫角色,并且这还是姬友们极力建
议的成果。实际上,瞳也自己也知道,天生就长着动漫人物的发色和刘海,若不
去cos一下真是可惜了。但她一想到要被众人围观着就感到害羞。虽然她早就
对平时上街时路人的关注习以为常--毕竟白发jk并不多见啊--但这和在漫
展中方被光明正大地「公开处刑」完全不一样呀。
「啊,这位先生,相机不要靠得太近了,会妨碍到其他人的。」
「真是不好意思!」
然而,在最初的紧张之后,这位活泼而自信的少女很快适应了被围观的感觉,
非常自然地卖起萌来。一袭洁白的长裙,一双雪白的过膝袜,一双金色的高跟鞋,
一头白色的长发两侧绑着黑色的丝带,手里抱着布偶兔,少女似乎身体的每一寸
肌肤都流露着可爱。
不过,少女眉头稍皱了一下。她忽然在人群中发现了一个矮小的身影,那个
身影令她感到一丝不悦。那是班上的一个男同学,身材矮小而面相猥琐,沉默寡
言,没有什么特点。瞳也平日里不止一次地注意到他在暗中注视着自己,那直勾
勾的眼神盯得她后背发凉。如果只是这样可能还不至于让脾气一向很好的瞳也对
他心生怨恨,但有一次在学校里,瞳也的余光分明看到他正看着自己的白丝腿把
手伸进裤裆里做一些不可名状事。做这种事一定是得躲在暗中悄悄而为的,所以
能够被少女发现一次的话,一定是已经做过很多次了。一想到自己在这个猥琐男
生的脑子里一定已经被yy奸淫了无数次,瞳也就来气。
正好也已经坐了一个上午,瞳也稍感到一丝尿意,于是便告知大家自己要先
去休息一下了,心想这下可以逃脱那个猥琐男的目光了。
姬友们似乎是先去其他展台逛了。瞳也打算先上个厕所再联系她们去吃午饭。
少女走进卫生间,忽然一股大力从身后袭来,一只手帕捂住了她的口鼻令她
无法发声,另一只手擒住她的腰肢。
「呜呜?」
少女用力挣扎起来。她能感觉到身后的人比自己更矮。她向下看去,看到那
只捂着她的、肤色黝黑的手,便知道这是谁了。
【他今天终于想把自己的意淫付诸实现了么?】瞳也好歹也是校游泳队的一
员,并不是在温室中被娇生惯养的小公主(虽然确有公主般可爱),但那擒住她
的矮小男生却莫名地有一股怪力,令少女怎样都无法挣脱。更要命的是,随着时
间的流逝,少女开始因缺氧而有些发晕,四肢越来越无力了。
【难道我真的要落在他的手上了吗?】瞳也用尽全身力气又挣扎了一番,还
是失败了。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瞳也察觉到了机会,拼命地呜呜叫着。男生似
乎也有那么一瞬间慌了神,但他很快镇静下来,用手从容地在少女的眼睛上轻轻
一抚,少女便感觉眼皮一沉,无法反抗地昏睡了过去。
男生一只手抱住沉睡的瞳也,另一手伸向厕所的门,抚摸了一下。片刻之后,

脚步声便远去了。男生松了一口气,而cos穹妹的可爱白发少女,现在已经香
甜地睡在自己怀中了。
男生盯着貌若天仙的瞳也看得出神,过了好一会儿才摇摇头,拿出准备好的
道具,开始捆绑少女。他先把少女的双手拧到背后,用绳子把手腕捆好,再用几
圈绳子将她的双臂贴着身体捆在一起,这样瞳也的双手就休想再动了。为了美观
和加固,男生又用绳子在少女的上半身多绕了几圈,并且每条绳子都汇聚在少女
背后的一个绳环上。接着,他掀起瞳也的裙子,将一条绳子穿少女的两腿之间,
再向上一提,股绳精准地压在了少女的私处。绳子再与上半身的拘束相连,使得
少女的任何挣扎都必牵动股绳对她的阴蒂施行责罚。
接下来便是双腿的拘束了。一圈圈的绳子绕在瞳也的丝腿上,每隔十几厘米
就是一圈绳子。这样的捆绑对于限制一个少女的自由而言完全是多余,但密集的
绳缚确实增添了视觉上的美感,并且对少女而言也是极大地增加了拘束感。现在
全身被紧缚的瞳也紧闭双眼躺在地上,眉头时不时一皱,似乎正做着一个不安的
梦,小嘴微微张开。男生忍不住把手指伸进少女的小嘴里,搅动了几下她的小舌
头。
「对了,还没有塞口。」他自言自语道。
男生准备好了口球,但他感觉这还不够。旁边的地上是瞳也的手提包,里面
装着一套水手服和鞋袜--瞳也是穿着这身衣服来到漫展再换成了cos服。男
生从包里找到一双过膝白丝袜,闻了闻,还带有洗衣液一股淡淡的清香,是瞳也
带着备用的袜子,因为白丝袜毕竟很容易脏。
于是,男生把白丝叠了一下,对着少女微张的小嘴塞了进去。然后,男生再
将口球给少女带上,塑料球将丝袜紧紧压进少女的口腔里,使她连腮帮都有些涨
大了,舌头被袜子死死按住。当少女的小嘴被填得满满的时,男生又拿出胶带,
撩起少女脑后的长发,把胶带对着少女的嘴一圈一圈缠上,完全包裹住了口球的
皮带环,彻底断绝了少女吐出塞口物的同时,使她因口部被过度拘束而看上去楚
楚可怜。
「唔……」睡梦中的瞳也不自觉地娇叫了一下。
瞳也现在躺在地上,白色的刘海稍有些凌乱,刘海下面就是一圈圈银色的胶
带。再往下,并不算太有料的胸部被勒得挺起,看上去也变得十分诱人起来。股
间的绳子陷进了纯白的胖次里,并且由于遮挡下体的一处裙摆被绳子撩起而一览
无余。水嫩的美腿包裹在雪白的丝袜之中,每隔十几厘米就被一个绳结捆绑。
看着被紧密捆绑,如此无助却又如天使般美丽的少女,男生不由得兽性大发,
扑上瞳也的身体,把脸埋进她的胸前磨蹭起来,用舌头隔着衣服舔舐她的乳首。
同时,他脱下裤子,将下身的大玩具在瞳也的丝腿上摩擦着。过了一会儿,他又
将脸移到少女的脸蛋上舔舐起来,把大玩具伸到了少女的大腿之间。他抱紧了少
女,并让少女的双腿夹紧自己的性器,然后用手前后移动少女的身体。瞳也便在
无意识中用自己的绝对领域替男生打了手冲。意识到即将来临的男生不愿意现在
就弄脏了瞳也的丝袜,于是眼疾手快脱下了瞳也的高跟鞋,将精液射在了其中。
射完后,男生休息了片刻,看着高跟鞋里的白灼液体,又起了想法。他脱下
了瞳也的另一只高跟鞋,从被射精的高跟鞋里分了一些液体到另一只鞋里,然后
再帮瞳也把高跟鞋都穿上,又用细绳子把她的鞋子和她的玉足捆在一起,使少女
不能把鞋子踢掉。这样的话,如果男生不主动解开,瞳也的玉足就只能一直浸泡
在他的精液之中了。
现在,男生终于对他的作品满意了。他让瞳也蜷缩起身子,把她装进了一只
大号旅行箱,又用手轻抚一下厕所的门,接着便拉着箱子走出了女厕所。


这次龙酱借用了a酱(p站aertlk)的人设,瞳也空,一个中日混血
的可爱白发女高中生。白发是天生的。刘海是动漫中常见的一绺头发从两眼中间
垂下来的发型,举知名人物的例子来说,就是类似游戏人生白、公主连结可可萝
以及刀剑神域桐老爷那样的发型,或者按a酱本人的说法,「女主造型灵感来源
于动漫:噬血狂袭第4季出现的人物」。
大家可以在读本文前先读a酱关于瞳也的原文,因为本文与这篇文章,以及
我自己写的汐儿那篇有关联,但关系不算太大,就算不读这两篇,阅读这一篇应
该也不会有太大的障碍。
**
*
「唔……」瞳也慢慢从诡异的梦中醒来。在梦里,她仿佛沉入了深海之中,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被巨大的章鱼怪物抓住了。它的触手将瞳也紧紧抓住,
使少女动弹不得,连小嘴也被触手堵上……
「呜呜?」然而,醒来的少女绝望地发现自己的处境相比梦中没有丝毫的改
善。她睁大了眼睛仍旧什么都看不见,全身被捆得与触手的缠绕相比有过之而无
不及。四肢被强制蜷缩在狭小的空间里,小腿和大腿贴在一起,膝盖贴在胸前。
小脚上沾满了奇怪的液体,感觉黏糊糊的非常难受。少女的美腿已经被捆得发麻,
而口中的塞口物更将她的舌头压得几乎失去了知觉。同时,身下的发动机的不断
震动告知了少女一个更令她沮丧的信息:她正被装在汽车的后备箱里,运往不为
人知的地方。【那个男生……他不是我的同学吗?什么时候学会的开车?难道说
不止他一个人,而是一个团伙吗……】从噩梦中醒来的少女发现现实竟是更令人
绝望的梦魇,不禁轻轻哭了起来,但她的小声啜泣被淹没在了汽车的隆隆声之中。
汽车载着一个被紧缚着的绝望高中生coser,驶向了未知的方向。
慢慢地,瞳也开始后悔自己醒来了。四肢被捆绑得又酸又痛,而她试图缓解
压力而稍微扭动一下身体,就会使绳子深深嵌入她的私处,刺激得她不由得挣扎
起来,却是牵动股绳使之陷得更深。瞳也只能用意志力强忍着种种不适,逼自己
一动不动地躺着,但即使这样完全不动,四肢被束缚的痛感、玉足泡在精液里、
股绳的嵌入以及汽车引擎本身的微微震动也折磨着她。更要命的是,箱子里的空
气开始慢慢变得浑浊起来。旅行箱虽然不是完全密封,但似乎新鲜空气进入的速
度不及瞳也的消耗。很快,少女就开始感受到了明显的窒息感。窒息、痛感与股
绳引导的一丝快感正在将用意念强制自己的不动的少女慢慢逼疯。即使是瞳也这
样比较自立的女孩子,精神到了这个状态下也要崩溃了。
终于,少女的忍耐到达了极限,她任由身体本能地挣扎起来。全身的绳子深
深地陷进了肉里,而疼痛只让她的身体更加疯狂地扭动。同时,运动也意味着少
女需要更多的氧气。少女的呼吸频率明显提高了,但箱内已经极度浑浊的空气完
全满足不了少女的需求。瞳也急促的呼吸只是在吸入自己呼出的二氧化碳。强烈
的窒息感更加剧了少女的挣扎……大家不要忘了现在还是八月份,尽管这一天并
不算太热,但被封在箱子里的不断挣扎的少女自然已是汗流浃背。丝袜和连衣裙
都贴在了身上,脸蛋上沾满泪水和汗水,胖次则是早已被蜜液浸得湿透。瞳也感
觉自己仿佛是沉入了水中,全身动弹不得,只能被活活淹死。不知为何,瞳也发
现这种感觉似乎一些熟悉,仿佛自己曾经也绝望地被绑着沉入了水底,但她无法
想起任何细节。不管怎样,在窒息与股绳的折磨下,瞳也的双眼翻白,一股热流
从下体涌出,完成了今天的第一次潮吹。而就在此刻,箱子终于被打开。几近身
亡的少女终于呼吸到了一口新鲜空气,被憋紫的小脸蛋满满恢复了血色。然而,
瞳也只看到男生一个人。【不是团伙作案吗……】男生把瞳也抱了下来,走进一
间小平房,把瞳也安置在了屋内一张床上,便离开了。
瞳也躺在床上,呼吸着来之不易的空气。虽然身上的捆绑一点没少,但至少
身体不用蜷缩着,轻松了很多。瞳也静静地躺着,想让体力慢慢恢复,随后尝试

扭动下床找锐器蹭断身上的绳子。突然,瞳也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一股强
烈的尿意正在升起。少女之前在车上因为被其他的感觉所折磨所以一直没注意,
其实自己已经非常需要方便一下了。一上午都在被人围观拍照,之前被袭击前自
己就是要上厕所来着,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机会……
瞳也不住地摩蹭着双腿,通过分散注意力来减轻尿意。房间里开着冷空调,
而因为在车上挣扎而全身湿透的少女现在不由得到一个寒战。湿透的衣物吹着空
调,使少女浑身发冷,但寒意恰巧是会加剧尿意的。少女只能搓着腿强忍着尿意。
无论如何她都不想把自己雪白的丝袜和裙子浸泡在自己的尿液里。现在,瞳也无
比希望那个男生能快点回来,但事与愿违,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少女却听不
到任何动静。
夕阳西下之时,少女终于听到了一阵开门声,那个男生回来了。少女发出一
阵「呜呜」声,并摩擦着双腿,向男生示意自己的尿急,对方却不假思索地直接
扑了上来,对着瞳也的脸蛋一阵乱亲,气得瞳也用膝盖猛顶了他几下。男生终于
意识到瞳也似乎想传达什么信息,停了下来,这才看到了少女紧紧夹着,不断摩
擦的两条大腿。
「怎么,想尿尿了?」
瞳也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从早上一直到现在都没尿过,应该很急吧?」男生边说边忽然用手指在瞳
也的小腹上划了一下啊,害得瞳也差点没忍住,还好她拼命地吸着,才没漏出尿
来。
「我们玩一个游戏吧,假如你能再坚持一个小时不尿,我就让你尿个痛快,
让后把你放了。但如果你没能忍住一个小时,你从今以后就是我的人了。」
瞳也明白自己的性命此时其实已经在他的掌控之中,不管是否答应游戏自己
都已经随他处置,不如答应游戏,也许还有一线生机。于是,少女轻轻点了点头。
「好!那就从现在开始计时。」男生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沙漏,放在了床头。
「对了,你从早上到现在也都还没喝过水吧?不渴吗?」
经男生这样一提醒,瞳也确实感到口干舌燥。之前排出的汗液和蜜液带走了
大量水分,口腔里的口水也被嘴里的丝袜吸收了,现在瞳也确实口渴难忍,但因
为之前她一直因受到的种种折磨而忽视了口渴的感觉。
然而,憋尿的少女现在最不希望的就是喝水。她拼命地摇头,但男生却笑着
抚摸了一下她的脸颊,脸上的胶带便脱落了下来。他拿出了口球,取出了少女口
中的丝袜,然后拿着一个矿泉水瓶,捏住少女的嘴巴,往她的嘴里开始灌水。少
女不肯配合,就是不咽下水,把水撒得衣服上、床单上到处都是,还呛得一阵咳
嗽。
「如果不想呛死的话,就给我好好喝水!」
瞳也也意识到这样反抗不是办法,还很可能把自己呛出事,只好咕咚咕咚喝
下了剩下半瓶。
「刚才那瓶有一半都浪费了。小孩子怎么能浪费水呢?罚再喝一瓶。」
【为什么他在用教育小孩子的口吻教训我啊……】瞳也忍不住哭了出来,但
也只有含泪又喝了一瓶。
逼瞳也喝完水,男生就又离开了房间,到了隔壁房间里叮叮当当地不知在做
什么。瞳也又是一个人孤零零躺在床上,忍受着越来越急的尿意。

【好痛苦……不喝水还好,现在怎么可能忍得住一个小时啊……】瞳也看着
沙漏里的沙子慢慢穿过小洞,从上面的玻璃球落进下面的玻璃球里。
【他是什么年代的人啊……为什么会用一个沙漏来计时……】忽然,瞳也有
了一个主意。她努力蠕动到沙漏旁,将头凑近了沙漏,用鼻子碰下面的玻璃球。
在碰了好几次后,她终于把下面的玻璃球撞得翻了上去。这下,上下两个玻璃球
的位置对调,位于上方的玻璃球很快就能漏完了。然而就在此时,男生又走进了
房间查看瞳也的情况,将她的「作弊」逮了个正着。
「作弊可不是乖孩子该有的行为啊。看来你需要上很多课呢。」
瞳也被数条皮带牢牢捆在了床上,动弹不得,还被罚又喝了一瓶水。现在少
女的腹部因为喝下去的水喝憋着的尿,已经有些微微肿起。男生永手在上面按压
了几下,竟像皮球一样富有弹性,而少女则是被按得差点失守,「呜呜」叫着以
示抗议。
「噢?腹部被按得很舒服吗?」
「呜呜!」【才不舒服呢!】「舒服得都叫出来了啊。但我也没法一直帮你
按呀。」
男生环顾四周,看到了瞳也的手提包,便把包拿来放在了少女鼓鼓的小腹上。
「嗯啊。」瞳也痛苦地哼哼。
「好了,那么就继续吧。」男生重置了沙漏,离开了,房间里又只剩瞳也一
人在憋尿地狱里饱受煎熬。
喝下去的水已经开始转化为尿液,而肚子被自己的手提包压着,尿液的储存
空间被挤压,少女感觉自己的膀胱都快要炸开了。无处可去的尿液试图冲开她紧
紧夹住的阀门。越来越急的尿意蚕食着少女的理智……
瞳也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是坚持了半个多小时,但人类的精神终有其极限。
几滴尿液冲破了阀门,沾黄了少女纯白的胖次。瞳也还在全力地忍着,但一旦像
这样稍微涌出了一点儿,再想继续忍住是完全不现实的。胖次上的尿迹开始以肉
眼可见的速度增大,这样子怎么样都要被发现了。瞳也明白自己已经输了,心灰
意冷地放弃了抵抗。于是,大量尿液喷涌而出。首先被浸湿的是胖次,随后是裙
子、大腿上的丝袜、上衣、小腿上的丝袜……少女完全躺在了自己的尿液之中,
背侧的衣袜被完全浸湿了。瞳也羞得满脸通红,但也因终于完成了排尿而感到舒
服了不少。不过一想到自己输掉了游戏,她顿时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之中。

输掉游戏的少女被脱光了一身沾满尿液的衣服,换上了自己手提包里的水手
服。口中湿透的丝袜被掏了出来穿在了腿上,湿漉漉地贴在在少女白嫩的肌肤上。
在更衣的期间少女也试图挣扎,但被拘束了这么久,四肢酸痛,体力流失严重的
瞳也力气完全不够,被像洋娃娃一样换好了衣服,又被重新捆绑起来。这次少女
没有被塞口,股间也没有烦人的绳子了,但胸罩被取走了,小巧的乳头上被戴上
了乳环,与绳索相连,意味着少女的挣扎会扯痛她的乳首。双腿不再被紧紧捆缚
在一起,而是被拉开,呈M字型捆好。
少女就这样被捆好放回床上,男生也扑上了床,一把掀开了少女深蓝色的制
服短裙,拿出剪刀剪断了少女的粉白条纹胖次。随着胖次的脱落,少女未经男人
耕耘的羞涩下体便完全展现在男生眼前了。想到自己的私处这样毫无遮掩地被猥
琐男看着,瞳也已经脸红到了耳根。然而男生不仅仅是看着,还拿出了一个粉红
色的跳蛋,对着少女的小穴塞了进去。

「啊!」异物的进入令瞳也不禁娇声叫了出来。这一股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
……瞳也知道跳蛋是什么,但仅限于知道。她在记忆中绝对没有使用过这个小道
具。然而,红发少女虽然消除了瞳也脑海中的记忆,瞳也的肉体似乎还恍恍惚惚
记得被跳蛋欺负的感觉。察觉到自己发出了奇怪的叫声的瞳也赶紧闭紧嘴巴。少
女不想再在猥琐男生面前出丑了。
塞入跳蛋后,男生又将一根振动棒插入少女的小穴。振动棒将跳蛋推入了少
女阴道的深处,几乎要使少女破处了。「嗯嗯……」瞳也咬紧牙关不想叫出来,
但奇怪的哼哼声还是不断从她的齿缝中流出来。接着,男生按下开关,跳蛋和振
动棒便一同工作起来。
瞳也瞬间被刺激得下体一阵痉挛,忽然剧烈加增的快感令少女防不胜防,一
声浪叫脱离她大脑的管束而冲了出来。不过少女还是忍住了没有高潮,并在最初
的刺激后慢慢适应了后庭的凌辱,虽然嘴里还控制不住地小声哼哼着,但没有再
大声娇叫。她的身体不受控制地扭动着,撕扯了少女娇嫩的乳首,但一切都还勉
强在瞳也可以忍受的范围之内。不要高潮……不能高潮……不管有多少奇怪的感
觉都要忍住……这是少女唯一的想法。
强忍快感的少女忽然感觉脚尖一热,她努力抬起不自觉地向后仰去地小脑袋,
看见男生正舔着自己的白袜脚尖。
「变态!连人家的脚都不放过!」
「嘘……我正品尝雪糕呢,不要打扰。」
瞳也知道抗议没有任何实际作用,于是还是选择了继续保持沉默,以免自己
发出奇怪的娇声。
男生舔完了少女的脚尖,又接着舔脚心、脚踝,一阵痒感令少女不由得扭动
起身体来,乳首被扯得生疼。在把少女的双脚都舔了个便后,男生终于按耐不住,
用手揪起脚心的丝袜,用剪刀剪开,少女的白丝在脚心处便出现了一道裂缝。接
着,他拖下裤子,将身下的肉棒塞进了丝袜的缝中,肉棒头直顶在脚尖上。
瞳也知道对方是个变态,却没有想到竟会如此变态,用肉棒在自己的嫩脚与
丝袜之间抽插!少女不自觉地扭动起脚趾来,试图推走肉棒,但仿佛是在给男生
的肉棒做按摩。
「看不出来,你还挺懂足交的嘛。」
「变态!快拿出去!」
男生终于倾泻出来,温热的液体沾满了少女的脚趾,也沾湿了少女的白丝,
使本就被口水沾湿的丝袜穿在脚上更感觉黏滑。男生将肉棒退了出来,而少许精
液开始顺着缝口流出来。男生眼疾手快,将瞳也的一只制服小皮鞋套在了她的这
只脚上,阻止了精液的溢出。或者说就算精液从袜子里流出来,也还停留在少女
的皮鞋中,使她脚上黏滑的感觉丝毫不减。
现在瞳也的前脚掌上全是黏糊糊的精液,脚又穿在鞋子里,弄脏了自己心爱
的小皮鞋的同时自己的脚也泡在精液里无处可逃。瞳也空洞地望着天花板,泪水
在两只大眼睛里打转。她想起了一开始穿在高跟鞋里的脚上黏糊糊的感觉,意识
到这可能已经是第二次了。【之前他已经在我的脚上射过了吗……】见瞳也还没
有高潮,男生又拿出了新玩具。
一串钢珠。
那些细小的钢珠不是为了塞入少女的阴穴,而是专为插入少女的肛穴而生。

瞳也的阴穴已经因为蜜液的分泌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润滑,使得跳蛋与振动棒的进
入不算太难,而少女从未被开发过的肛穴就紧了很多。一粒粒钢珠的进入显得十
分费劲,同时也给瞳也的身体带来了极大的刺激。每颗钢珠的进入都使少女的身
体小幅抽搐一下。瞳也的脑袋又不受控制地向后仰去,眼神逐渐迷离起来,身体
随着每颗钢珠的进入而颤抖着,脑海里只剩下不能高潮的奢望。
最终钢珠悉数进入了少女的肛中,而少女的身体慢慢地适应了异物的进入。
不适感开始慢慢被快感所取代,少女面色潮红,眯着眼睛,嘴里不断发出嗯嗯啊
啊的声音。忽然,男生开始缓慢把钢珠串拔出,少女突然产生了一种排便的快感。
【好奇怪的感觉……不要,快停下来!】男生开始拉着钢珠串在少女的身体里抽
插起来,而少女的身体也在一波波抽插中逐渐陷入疯狂。
「啊啊啊啊啊啊……」意志再也不能阻止她放声浪叫起来。少女双目翻白,
勃起的乳首被乳环扯得发红,全身抽动着,完全沉浸于一波波快感之中。身处快
感天堂的瞳也再也不可能忍耐下去了,潮液混合着屎尿喷薄而出,少女的娇躯沉
浸在了强制高潮失神的快感之中,时不时痉挛几下。男生满意得欣赏着瞳也一幅
被玩坏的表情,并用相机记下了这性福的一刻。

不知过了多久,醒来的瞳也发现自己被绑着跪在地上,下体的三穴里分别被
塞着振动棒、跳蛋和钢珠。当然,现在的她对于捆绑拘束已是见怪不怪,但她还
是意识地扭动挣扎了几下,毕竟少女依然渴望着自由。
【啊……又要被怎样欺负了呢……呜呜……我想回家……】男生走到了瞳也
的面前,用手轻抚着她的白色长直发。
「我的小可爱,今晚,你将会得知自己真正的身份。」
「真正的……身份?」
「是啊。瞧瞧你这一头与生俱来的白发,那是多么不寻常的特征。」
瞳也想解释说这不是生来就有的,而是十岁左右忽然变白的,但被折磨了一
天的她实在没有力气说太多的话,想了想还是作罢,选择了沉默。
「我将会激发你找到真正的自我。准备好了吗,瞳也空?接下来就看你什么
时候能够觉醒了!」
说罢,男生又脱下裤子,瞳也被他的肉棒吓了一跳。明明是同一个人,这次
的肉棒却是整整大了一圈,像是属于一个成年男子而不是瞳也的同学的。但如果
仅此而已还不至于吓坏瞳也。可怕的是那根肉棒长得十分畸形恶心,几处骨头从
肉里探出来,上面的肉似乎也都是腐败的烂肉。
男生用手抓住瞳也的头发,逼着她抬起头来,接着把那根恶心的肉棒凑到少
女嘴前。
【他不会是想把那东西伸到我的嘴里……不行,这么恶心的东西绝对不行!
】瞳也拼命闭紧嘴巴,但男生狠狠地捏住她的脸颊,将少女的小嘴挤开了一条缝,
接着腐败却坚硬有力的肉棒冲破了少女的抵抗,直达了少女的咽喉。
「呜呜!」一股恶臭味熏得少女疯狂扭动起来,但男生死死抓住了她的头部
不让她乱动,随后肉棒在少女的口中抽插起来。
「唔唔……唔唔……」少女被塞着嘴只能发出唔声,其实是一阵绝望的悲鸣。
下体三穴的小玩具一直勤勤恳恳地工作着,丝毫不让少女放松。已经高潮了两次
的瞳也已经完全失去了忍耐力,很快大脑又被快感所占据。直插咽喉的巨根阻断

了少女的呼吸。少女的鼻孔卖力的呼吸着,却没有多少空气能够到达肺部。在快
感与窒息的双重打击下,少女的意识渐渐模糊起来。
男生便索性把这位陷入半昏迷的美少女当成了绝佳的飞机杯,巨根在她的口
中来回抽插,最终将恶臭粘稠的精液射满了少女的口腔,而少女也同时再度决堤,
今日第三次高潮了。半昏迷的美少女一边后庭喷着水,一边无意识地把精液一股
脑喝了下去。
「真乖呀,看来已经很享受了。」男生摸摸瞳也的头,「不过怎么还是没有
觉醒呢……看来只用人类的道具是达不成了,还是要用老办法了……」
昏迷的瞳也的脑海里忽然播发起了一段由于某种原因而忘却了的往事。那是
一个本该美好的星期六,可爱的瞳也却在更衣室里被变态绑架了。在泳池边,少
女受尽了凌辱,以至于事后对绳子和泳池都产生了恐惧……但后来,一个红发的
少女出现了。是她带走了自己绝望的记忆。然而此时这一切记忆都回来了,并且
今天的经历比上次还要恐怖、绝望……为什么?为什么今天会如此诡异?那个同
学,难道他不是普通人吗?我的身份,那是什么意思?好想离开这里。好想回家。
好想这一切,都只是个梦……如果是梦的话,请让我快快醒来吧!
一盆冷水浇醒了瞳也,而醒来的瞳也发现现在她才是真正的处于噩梦之中:
四周到处都是触手,身体也被触手紧紧缠住。
「骗人的吧……」
瞳也怎么也不敢相信现实中真有触手魔物。而男生正坐在她面前,饶有兴趣
地看着。
「开始你们的盛宴吧。」男生一挥手,触手就都开始行动了。
「不要……呜……放开我……」少女的哀求悲鸣并不能换来触手的怜悯。她
的双手很快被缠住举过头顶,上衣被撩起并撕出大大小小的口子,将被乳环折磨
到挺立的乳头暴露出来。触手们取代了乳环来对少女的双乳实施更大的责罚。形
状如同花瓣的触手牢牢吸上了少女的乳房,接着从花瓣之中探出了一根根「花蕊」
--如绒毛般细小的触手,对着少女的乳头挤压、摩擦着。
「呜呜……啊……」瞳也已经被乳首遭到的凌辱刺激得欲仙欲死,而下半身
的触手又野蛮地扯碎了少女的短裙,将触腕伸进了少女没有胖次保护的后庭之中。
人类的小道具与触手的残忍凌辱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插入少女后庭的触手棒
子极为凶狠,布满了粗糙的突起,抽插速度也不是道具可及,且沾有不少触手怪
物分泌的淫液,在润滑少女穴道的同时对女孩子的身体又有一定的催淫效果。触
手魔物本是对抗魔法少女等带有魔力或超能力的女性的怪物,现在用于凌辱一个
普通的人类少女,完全是大材小用了。
「嗯啊……」瞳也已经说不出任何有意义的字句了。她的身体轻易地败在了
触手前。乳首在绒毛触手的引导下开始排出乳汁,后庭也变成了触手南傍国的形状。
少女的双目再次翻白,瞳也不知道今天她已经是第几次失去意识了。但她的身体
似乎非常享受这样的强制高潮失神,使她不自觉地弓起身子,头向后仰去。
【感觉好舒服……身体变得好奇怪……
不要……我不想我的身体变成这样子……好害怕……
但是真的好舒服……又要睡过去了……】男生站了起来。「这样的表情真是
太棒了!来吧,唤醒沉睡于你心底的力量,挣脱这一切吧!」他高声说,像是在
对瞳也,也像是自言自语。
后庭的触手前进到了少女重要的地方。触手只要轻轻一顶,就可以突破少女

的最后防线,让这位可爱的白发女高中生就此不再纯洁……
*****
【H剧情的结束】
****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白光闪过,缠绕少女的触手尽都被切断。
「成功了?」一丝惊喜涌上心头,但男生很快察觉到不妙。
「是谁?」
那切断了触手的白色身影如今站在了男生面前。那是一个身材高挑的年轻女
性,一头白色长发及腰,身着雪白的衣裙丝袜,仿佛是年长几岁的瞳也。然而女
人的右手却与众不同。那几乎不算是一只手,而是一只巨大的、与身体不成比例
的白色爪子。
「认不出我了吗?」她顿了顿,凑近了比她矮一个头的男生,低头望着他,
「艾格力敏?」
「汐儿……」
「寒汐。」女人打断了他。已经过去五年了,曾经的刀龙少女早已是成年龙。
「为什么要来坏我的事?你已经杀了我一次,又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
要来找我的麻烦?」男生问道,他的嗓音忽然变得粗糙起来,仿佛是属于一个中
年男子,而不是他自己的。
寒汐低头看着她的爪子。「因为,我的亡灵巫师对头啊,你毁了我的一生。
阻止你一是报仇,二是为了让你不再毁掉其他龙,或者人,的一生。」
她扭头撇了一眼瞳也,说:「显然这次你是看走眼了啊。」
「什么意思?瞳也空,不是白龙?」
「的确,罕见的白发,加上这个城市微妙的魔力气息,很容易让你得出她是
龙族的结论吧。但此地的魔力气息正是因为本小姐的存在呢。」
何况,瞳也的白发并不是与生俱来,而是十岁左右忽然开始变白,而一年前
才来到这个城市的艾格力敏对此一无所知。
这位高阶的亡灵巫师五年前被汐儿刺死后,以巫术勉强地保住了自己的魂魄
不散。之后,他一直靠寄居于弱小的灵魂苟延残喘。他试着重新创造出亡灵巫师
的肉体,但最多只做到了复原自己的性器的程度。直到一年前巫师发现了瞳也,
并感知到了龙族特有地魔力残留。他发现瞳也似乎和当年的汐儿一样,与常人无
异地生活在人类社会之中,但她的一头白发令男人确信这就是一条白龙。
从那时起,他便附身于瞳也一个瘦小的同学,伺机捕获瞳也,并用他引以为
豪的触手为她洗脑,引出她的龙族力量来帮助自己恢复实力,也许就能东山再起。
几个小时前瞳也被放置play的时候,男人就是在做这一切准备工作。
而施加了隐身法术,穿梭于这个城市的寒汐,偶然来到了漫展,在一个厕所
的门上察觉到了催眠和妨碍认知类魔法的痕迹,接着就追踪施法者留下的魔力残
留至此。
「失算了……」他的眼神黯淡了。「汐儿,对不起。」

寒汐这次没有纠正他。「已经太晚了。」她说,「你激发了我体内所流淌的
刀龙之血。在我离开后,右手就迅速成长为为了现在这模样。这便意味着我再也
不可能回到人类社会里去居住了。」
「那和龙族生活呢?你去过龙德乌托邦纳了吗?」
「龙德乌托邦纳是假的!几千年过去了,就算真有这么个地方也早就埋在深
深的地下了吧?我花了三年寻找这个地方,但得到的答案是这是一个误传。人们
常说上古时代是龙的乌托邦,而所谓的龙的乌托邦里其实是由此产生的误传,是
一个根本不曾不存在过的城市。世界上没有古龙了,没有族群了,有的只有我这
样零零散散在世界的某个角落的孤独的个体……」
艾格力敏知道自己说什么也没有意义了。现在的他没有法杖,只能靠所控制
的身体的肉体接触进行简单的施法,也没有任何能对抗一条成年龙的道具。
「继续仇恨我们人类吧!」他抬头大声说,「然后活在仇恨之中,永远不得
解脱,直到一百多年后,你死的那一天!」
然而,寒汐却抬起爪子,发出一道白色的光束,击中了男生的身体,却没有
伤害到他,但他里面亡灵巫师的灵魂,就在这白光中消散了。
「就算你说的是真的,眼下我还是觉得杀掉你还能让我的仇恨稍微减少一点。」
她说。
在这个不为人知的宅子里,地板上躺着一男一女两个昏迷的高中生,站着一
条白龙族中的刀龙。
「这下有点难办了呀……」一个身影加入了,这是一个头发前段是粉红色,
后半部分则是血红色的少女,穿着短袖水手服和百褶短裙,修长双腿翘由白丝包
裹着。在衣服下面能隐约看见由红绳捆绑的龟甲缚。
「被第二次凌辱,并似乎已经回忆起了第一次的经历的不幸少女。被附身了
一年的不幸少年……还有,五年前被凌辱,而怨恨至今的龙族少女。」
「你又是何方神圣?」寒汐问道。
「啊啦,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谁。」
红发少女忽然飘到了寒汐眼前,对着她的嘴亲了上去。
「呜呜?」
少女的舌头撬开了寒汐的防线,熟练地在寒汐的嘴里游走,完全主导了舌吻,
而寒汐的龙族力量像被什么东西压制了一样,完全使不出力气来。
「呼呼……」在寒汐看来无比漫长的几分钟后,少女终于将刀龙放开。后者
已经不知什么时候被按倒在地上,现在躺在地上娇喘着。
「最难的搞定了,剩下的也不会太难办了。嘻嘻,你们的记忆我都取走了噢
~ 」
寒汐只觉眼皮越来越重,慢慢地睡去了。
有很多细节都想不清了,但瞳也只记得在漫展上摆pose得有点太久了,
身体不太舒服,后来遇到了一个班上的同学,被他带去休息了。那个同学似乎平
时沉默寡言,但成绩很好,长相也还不错,应该是人很好但害羞的类型吧。总之
瞳也大概是受他照顾了。男生一整年的记忆,与巫师有关的都被替换了,他也恢

复了被附身之前的样貌。
寒汐感觉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的细节完全记不清了。那个世界有很多高高
的,银色的塔,有很多两条腿,两只手,直立行走的生物。这些生物中有些拿着
一跟拐杖,让寒汐觉得有些烦躁。这梦是什么意思呢?她完全不知道。毕竟她只
是一条年轻刀龙,生活在这个美好的时代。
她被送到了那个属于龙的世代,那个天地初开,龙神尚在,而蝼蚁般的人类
还没有登上历史舞台的,龙的乌托邦。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