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斯蒂的性爱大战




明人刚走进家门,身上只穿着一件白色T恤的哈斯蒂已经依偎到他的胸前环
抱着他,她伸出玉手去拉开明人裤裆的拉链,将鸡巴拿出来用手不断套弄。明人
惊讶的正想说话,就被哈斯蒂的唇封着了嘴。
「唔……唔……唔……」
明人感到舒服极了,刚刚在奈奈体内射过了精的鸡巴又涨大了起来。哈斯蒂
跳上明人的身上,一双雪白美腿紧缠他的腰,将明人的鸡巴夹在肉缝中间,然后
前后摆动自己的细腰;明人也双手捧着哈斯蒂柔软浑圆的屁股,一边捏一边推着。
不一会,温暖的 已经沾满明人的 也已经又硬又热,明人的手
绕道哈斯蒂的屁股沟伸到鸡巴所在,两只手指夹着鸡巴向上一按,前端的龟头便
已经进入了哈斯蒂的阴道。
「嗯!呀……嗯……嗯……」
哈斯蒂抽搐了一下,便双手紧紧的抱着明人的颈项,头也挨到明人的肩膀上,
闭上眼静待跟着的冲击。
明人抱着哈斯蒂的屁股,将哈斯蒂的下身推向自己的下体,直至鸡巴进了一
大半,然后他便开始摇动腰干。
「嗯……嗯……呀……呀……呀……呀……」
鸡巴不停的在阴道里进出,充实之后是空虚,跟着是再次充实,不断不断的
重复。每一次的进入,
都要挤开紧窄的阴道,不过在湿湿暖暖的 浸泡下,
大龟头很容易便冲开圆形充满皱褶,温暖而柔软的隧道,直抵花心。
哈斯蒂闭着眼睛,享受
的快感,一边欢悦的呻吟,一边 不停滴在地
上。
「呀……呀……呀……哈斯蒂……好爽呀……我快要射啦……呀……呀……」
明人气喘如牛的说着话。跟着他双手抓着哈斯蒂的双腿,将两条腿捧着分开
两旁,然后更深入的将鸡巴挺进哈斯蒂的体内。
「呀……嗯……嗯……呀……呀……」
更深的感觉,令哈斯蒂更大声的叫着。
「呀……我射了……我……呀呀呀呀呀……」
明人全身磞紧,一切动作都停止了下来;哈斯蒂也紧紧的抱着他。
不久,白色的液体不断由哈斯蒂的小穴流出来直落到地上……
在客厅里,两个年轻的肉体重重的落在柔软的沙发上。
明人爬了起来,将哈斯蒂的两条腿屈到她的胸前,慢慢的细看还插着他鸡巴
的少女嫩穴,只见白糊糊的
沾遍了小穴的四周。他在望向哈斯蒂的脸蛋,米
露迪的脸上还泛着红潮,可是她把头侧向一边没有望着他,于是明人便问她了:
「哈斯蒂,她不舒服吗?」
哈斯蒂郁郁寡欢的回答明人:「不是啊……」
「啊……是……是吗……」明人也感觉到哈斯蒂有点心情不好,所以也不多
问了。
他茫然的望着两人身体结合的地方,也不知是否应该继续和哈斯蒂做爱。
「快来吧。」明露迪突然轻声说,只见她脸露羞怯的。于是明人便再次开始
了活塞运动,客厅里很快便又回响着少女少男沉重的喘息声。
往后的几天,哈斯蒂和明人除了晚上各自回家睡觉之外,她俩都不停的进行
,还去了海滩,公园,山上,甚至去海滩途中的巴士上,她俩都会激烈的交
合,而且多数都是哈斯蒂向明人的苛求,明人当然是求之不得了。只是,除了在
的时候,哈斯蒂对明人都是很冷淡。明人也不知哈斯蒂是怎么了,只是觉得
她不想和他说话,明人也只好静待在她身边了。
深夜,在公园里,哈斯蒂双手撑在一张长石椅上,被明人拉上她的黑色迷你
裙,从后进入的操着她的小穴。
明人站着的抓着哈斯蒂的臀部快速的摆动腰部,哈斯蒂也因为阴道里进出的
造成的快感,一直在扭动细腰。
「呀……呀……我……要射了……呀……呀……」
「呀……呀……呀……还要呀……还要呀……呀……呀…。」
「呀……呀……呀呀呀呀……」明人紧按着哈斯蒂的臀部,将精子都射到米
露迪的子宫里。
「嗯……嗯……呀……呀嗯嗯呀呀呀!!!!!!」
哈斯蒂也感到身体里一热,随即也高潮了。
明人伏在哈斯蒂的背部抱着她,一边抚弄她的乳房,一边等待射精停止。米
露迪也眼睑闭上的静待明人的子子孙孙留在自己体内。
终于,明人离开了哈斯蒂的身体,躺了在石椅上。
哈斯蒂在他的嘴上吻了一下,然后对他说:「我要去厕所洗一洗,很快回来
的了。」
明人也没有理会,只是躺在石椅上好像睡去了似的。
哈斯蒂也就径自走向女厕。
过了大约十分钟,明人睁开了眼,刚才他只是假寝,所以还感觉到哈斯蒂已
经去了很久,于是他去女厕找她,最后更进了去,只见一面镜上用唇膏写着:
「我们分手吧,哈斯蒂。」明人走到哈斯蒂即太一的家去找她,但她家里都没有
亮灯,最后他只好先回家了。
哈斯蒂——就在门的后边,黑暗之中,闪起了一道泪光。
第二天一早,明人便来太一的家找哈斯蒂,开门的是太一。太一望着身前的
明人,感觉真是十分奇怪。
明人砍头便问:「啊……太……太一,你回来了吗?哈斯蒂回来了吗?」
太一便说:「表妹今早己经回自己的家了,她叫我对你说和你的感情要完结
了。」
「为甚么啊?」
「我……我也不知道啊……她只是要我这样对你说的。」
「那!!你可以给我她的电话或地址吗?我一定要找她问清楚的。」
「我……我也不知道……她……她……表妹她一家常常搬家的,这次她又搬
到另一处了,好像是要去外国似的。」
「啊……是……是吗……」
明人终于放弃了,他垂着头走了。太一看到他的背影,也觉得很伤感。
「对不起啊……明人哥哥……」
往后的日子,因为她不可以让明人看到,哈斯蒂都会直接飞向怪人出现的地
方,战斗结束后也尽快回家睡觉变回太一。即使要去买女性的用品,也是直接飞
去………
「呀……呀……嗯……还要呀……呀……呀……好厉害呀……呀……呀……
嗯……呀……受不了……受不了……呀……呀……」
哈斯蒂此时正趴在河堤上,被一只全身黑色的强壮怪人用他余尺长的阴茎操
着哈斯蒂的小穴。
长长的大
不断进出, 也跟着被挤压出来,流得她身下的石屎河堤水
渍斑斑。
「呀……呀……呀……呀……好舒服呀……呀……呀……好舒服呀……呀…
…嗯……嗯……呀……你……你……干死我吧……你干死我吧……呀……嗯……
呀……」
哈斯蒂一边淫荡的呻吟,一边扭动着丰盈的臀部,迎合着黑色怪人的冲击,
犹如一头发情的母狗。
怪人一双强壮的手臂抓着她的双臀压向自己的下身操了数百回,跟着将米露
迪推倒,令她侧躺在地上,将她的修长右腿挂在自己的肩上,压下去继续活塞运
动。哈斯蒂右腿被压得发酸,怪人又一直的压下来,她惨痛的呼叫着:「嗯……
呀……压得人家好辛苦啊……呀……呀……不要压了……不要压啦……嗯……嗯
……」
可是怪人只是一直的操着,完全没有理会哈斯蒂的呼叫。
它又直干了百多次,才将哈斯蒂两条腿分开在两旁,压在她身上继续苦干。
这时哈斯蒂已经累得接近虚脱了,只好任由这黑色怪人的摆布。怪人双手伸到米
露迪的身躯之下,紧紧地捧着她的屁股,然后发恨的猛烈轰击哈斯蒂的淫穴,每
一下都直达哈斯蒂的花心。
「呀……呀……呀……顶到啦……呀……顶到啦……痛呀……痛呀……呀…
…嗯……嗯……呀呀~ 呀嗯……泄了……要泄了……呀呀……」
下体的部份急速的热了起来,发麻的感觉由阴道的深处向外传遍到少女身体
的每一个部份。哈斯蒂抽搐了起来,紧紧抱着怪人的颈项,一双玉腿也紧缠上怪
人的腰部。
「嗯嗯嗯……呀……嗯……嗯嗯嗯……」
怪人没有慢下
的频率,弄得正高潮中的哈斯蒂感到快要乐上天了。
沿沿不绝的沿着他的鸡巴流到地上,形成了一个小水沟。
「不……不……不行了……嗯……你……你……放过我吧……呀……呀……」
就在哈斯蒂兴奋得要求铙的时候,怪人将她抱了起来,然后一起跳,便抱着
哈斯蒂落到河流之中。
它抓着哈斯蒂的臀部将
一直向她的肉体深处用力挺进,不断撞击哈斯蒂
的花心。哈斯蒂痛得大哭了出来,双手紧抓着黑色怪人的背部,指甲深深的陷进
它的肉体。
就在水花四溅的激烈交媾中,怪人的鸡巴将 射进了哈斯蒂的子宫。
哈斯蒂感觉到子宫被滚热的液体灌满了,她紧紧的依偎在怪人的胸前,静静
地感受性爱的余韵。
哈斯蒂感觉到有暖热的液体流进了她两边的输卵管,还充斥着她的整个性器
官。在她俩四周的水面慢慢冒起了一片黑色的阴影。原来这怪人不只皮肤是黑色
的,还有它的
也是黑色的。
「嗯……嗯……嗯……嗯……」
哈斯蒂在怪人的拥抱中喘着气,忽然她感觉到子宫里被某些东西充满了,并
且不断在增大。她惊慌的向下望向自己的腹部,竟然看到腹部已开始在不停地涨
大。黑色怪人第一次说话了:「嘻……嘻……要开始了……」
哈斯蒂惊愕的望着怪人淫邪的笑脸,这时怪人抱着哈斯蒂到河堤边,将她的
一双手按在河堤边,由口中吐出黏液固定了哈斯蒂双手。
跟着它由水中站了起来并说:「你还需要一点营养来喂养我的孩儿。」接着
它便将黑色的大肉肠插入哈斯蒂的口中开始抽送。
哈斯蒂一边望着自己逐渐涨大的肚子,一边含着怪人的 ,在这种虐待式
的性爱中,她感到屈辱与服从的融和所带给她的刺激。
「嗯……唔……唔……嗯……嗯……唔……唔……唔……」
就在她闭着眼流下眼泪的时候,怪人双手紧按着她粉红色的头发,在哈斯蒂
的口里开始喷射
. 一直的射出来,很快已经灌满了哈斯蒂的口。由于被粗
大的
充塞着,哈斯蒂不能将 吐出来,只好将 都吞下去。
怪人射了接近两公升的*** ,才放开了哈斯蒂。
「也差不多了,好好为我生一些健康的孩子吧,哈……哈……哈……」
黑色怪人说完这句说话,便沉到河里消失,剩下挺着大肚子的哈斯蒂在水中
载浮载沉。
哈斯蒂浮在水上休息了一会,直到刚刚被蹂躏的疲累略微消退了点,便望着
有如篮球般大的肚子,想办法挣脱手上的黏液。
忽然她感觉到痛子传来阵阵痛楚,腹部的内部好像有亿万虫子在乱窜。
「呀……呀……嗯……呀呀呀呀呀……」
哈斯蒂痛苦得大叫了出来,双腿也因为抽搐而屈曲着。
跟着她感觉到不断有生物穿过她的阴道,由她的身体里爬出来。
她忍受着痛楚向身下的水面看,只见一条条虫从她的跨间游开去。
哈斯蒂知道她现在是没有办法阻止的了,只好一直忍受着虫子由她体内繁殖。
整个过程维持了半天,哈斯蒂一直忍受着痛楚,一直看着虫子的离开;她的
肚子也渐渐缩小了。
当最后一只虫子游离她的身体,她的肚子也变回原来的纤腰,手上的黏液这
时才干化脱落,哈斯蒂虚弱的趴在河堤边,很快就昏睡了。
当「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接近清晨了。「她」望了望自己的身体,已经经
回男生的太一了。幸好附近都没有甚么人来往,没有人发现赤裸的他,但这样子
也不能回去,因为战衣都在昨天被黑色怪人撕破了。于是太一只好再度变身,一
套新的战衣又穿在「她」身上了。跟着哈斯蒂便全速飞返家……
自从和明人分手之后,哈斯蒂便从各怪人身上获得性的满足;她一般都会在
交欢之后将怪人杀死。但间或会遇到性能力特别强劲的对手将她干得半生不死的,
甚至成功用她的身体用来繁殖。就像这次的情况,她只好在事后腾出时间来消灭
已繁殖出来的幼虫,而且下一次遇到黑色怪人时,也要在它射精后即刻杀了它,
虽然一般是在怪人离开之际暗算它,并且将体内的胚胎都用手挖出来消灭。
哈斯蒂也会在回家途中飞到明人的窗边欢看。明人已和奈奈交往了,很多时
也可以看到两人在床上交欢。看到奈奈在明人身下快乐的叫嚷和两人甜蜜的表情,
哈斯蒂总会有了酸溜溜的。但既然自己给不了明人幸福,只好希望明人能得到幸
福了。
就这样,性爱与战斗的将来,便一直等待着哈斯蒂的命运……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