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门仙子入世记

魔门在经过十多年的强势发展后,分坛众多,遍布中原各地,而总坛的位置却颇为神秘,鲜有人知,只是此刻却有位不速之客,悄无声息地潜伏在魔门总坛的殿外。


这时,自殿内传出阵阵脚步声,有三位中年男子朝着殿外走来,其中一人手持长剑,另外两人手握大刀,只闻脚力之声,便知这三人乃是武功高强之辈,他们正是魔门的三大长老。


「话说,好长时间没见着祭司大人了吧。」一位手握大刀的长老说道。


「确实如此,得有二十多天了吧,护法也许久未曾见到了。」两位手握大刀的长老各自说完后,皆同时看向旁边的持剑长老。


「你们俩看着我作什么?我也不知道啊。」持剑长老苦笑一声,说道。


「吴长老,当初祭司大人只带着你一人出去,眼下却只有你一人回来,我们不问你,问谁呢?」


「唉,我已说过多遍了,在半道上祭司大人便让我先回总坛,她或许有什么私事不想让我知道吧。」


「莫不是,我们的祭司大人春心荡漾,在外面养了汉子,不舍得回来了,嘿嘿……」其中一位握刀长老戏虐着说道。


「嘘!你小声点,万一传到她耳朵里,怎么死都不知道。虽然祭司大人妩媚迷人,但看到她那张无比冰冷的脸,还有恐怖诡异的咒术,我想应该没人敢喜欢她吧。」


听着他俩的对话,手持长剑的吴长老心中暗暗心惊,他也曾数次去过盟主府,一方面是汇报魔门近况,另外也想再次一亲大祭司芳泽,却每次都被陆平敷衍打发,此刻他开始担心祭司大人若再不归来,万一魔主责怪下来彻查的话,自己的处境就危险了。


「是谁?」


就在吴长老失神忧虑之际,一道剑气疾袭而至,旁边两位长老见状,分别挥出大刀,替吴长老挡住这致命一击。然而剑气力量刚猛,匆忙之下虽是勉强挡住了,却也令三人连连后退十多步方才止住,两位长老只觉虎口生疼,握刀之手不住的颤抖着,显然偷袭之人的实力在他们之上,皆暗暗心惊:哪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敢来魔门总坛生事。


「取尔等狗命之人!」那人见一击未成,也不再躲藏,直接在他们身前现身。


「是你……韩萧!小子,胆子够大呀,敢自投罗网。」「自投罗网吗?我看未必。」原来韩萧听闻大祭司与护法皆不在魔门总坛,故而决定先杀掉这三大长老,削弱魔门的实力。


「小子,既然你找死,那我们就成全你,也刚好替四弟报仇。」吴长老是四大长老中的老三,他与老四并称魔门双剑,情谊最为深厚,此刻见仇人主动上门挑衅,当即怒火攻心,便要报仇雪恨。


「吴长老,切莫冲动,这小子实力颇强。」见吴长老报仇心切,另外两人出言提醒。


韩萧见这三人犹豫不决,心中更是笃定了自己的判断,当即率先出剑,运足内力一剑挥出,形成三道剑气,分别袭向三人。


「躲开!」面对来势凶猛的剑气,三人皆知难以抵御,各自往旁边躲闪。


大长老的实力最强,反应亦是最快,他在躲过剑气后,立即反击,双手紧握大刀,高举过头顶,刀身遍布着黑色魔气飘向空中,瞬间凝聚成一把巨大的黑色刀影,朝着韩萧劈砍而去。


韩萧见状,长剑化作一道寒光,朝着空中的黑色刀影疾飞而上,瞬息之间刀剑相触,细小的长剑很快便消失在巨大的黑影之中。


大长老突觉到有一股强大的阻力,使黑色刀影的攻势止于半空,再也难进分毫,心中暗暗着急,当即狠下心来吐出一口鲜血,将内力突破至极限,源源不断的输送至刀影之中,黑色刀影的攻势骤然增强,逐渐突破了长剑的阻力,再度朝着韩萧缓缓劈砍下去。


韩萧见自己初始内力下的剑势难以抗衡凶猛无匹的刀势,本欲加强内力的输送,却感知到身前及身侧,有一刀一剑分别朝他偷袭而来,瞬间令自己陷入危险之境,若此刻躲开二人的攻击,自己必然会受到空中刀影的重创,一不小心便会身受重伤。若不及时躲开,被这二人的刀剑击中,同样亦将身受重伤。


「孤星曜月」在千钧一发之际,韩萧想起了孤星剑法中第八层的一个剑招,由于此招杀伤力较弱,又是群攻性的剑招,故而他学成之后一直未曾使用过,渐渐的都快淡忘掉了。


在巨大的黑色刀影之中,突然散发出耀眼的白色寒光,黑色刀影瞬间溃散,寒光四射的长剑中飞射出无数道剑光,分别袭向三大长老。


「啊啊啊!……」


剑光诡秘莫测、遍布虚空,三大长老避无可避,各自身上皆承受了数十道剑光所致的伤痕,虽然孤星曜月的杀伤力不强,但被如此多的剑光同时伤到,亦是痛苦不堪。


「阿弥陀佛!」


就在韩萧准备补上一剑,了结这三人的性命之时,魔门殿内冲涌出一股浩瀚磅礴的真气,随后一串硕大的佛珠,挡住了韩萧的剑势,甚至令韩萧连退了数步。


这时,一个身披袈裟,约莫六十来岁的和尚缓缓走出殿内。


韩萧警惕地看着这个朝他缓步走来的和尚,方才那一击之下,他便觉察到此人的内力极其强悍,恐怕还在自己之上。


「老衲法号『无禅』,见施主戾气深重,特来度化。」这和尚行至三大长老的身旁后,停住了脚步,便开始自报起名讳。


「多谢无禅大师出手相救。」三大长老见救星到来,皆是松了一口气,他们虽从未见无禅大师出手过,却知道他的实力极其恐怖,据说连魔主都要敬他三分。


「大师为何会在魔门?又为何助纣为虐?」纵使韩萧这两年经常与魔门中人交手,亦是从未听闻过魔门中还有这么一位厉害的人物。


「阿弥陀佛,待老衲度化了施主,消除戾气之后,自会告知缘由。」无禅大师面带微笑着说道。


「老和尚!我看你年岁颇高,才尊称一声大师,现在看来你是活过头了,竟然黑白不分、善恶不辩、是非不明。今日我没空与你理论,咱们下次再会,告辞!」有这和尚在,韩萧心知今日之事已不可为,甚至一不小心还要栽在这里,还是先走为妙。


就在韩萧纵身一跃,朝着远处飞去之时,那串佛珠却以更快的速度,出现在他的头顶,又突然凭空消失,随后在他周边出现一百零八颗佛珠,形成一个巨大的封闭环,将韩萧围困在其中,每颗佛珠上皆散发着暗红色的光芒,强烈的压迫感施加在韩萧身上。


「施主如此急着离开,莫不是信不过老衲?」无禅脸上一直保持着微笑的表情。


「老秃驴,当真以为我怕你不成。」


话音刚落,韩萧周身出现数十道护体剑气,减弱了佛珠上的压迫感,手中长剑刺出,一颗佛珠溃散,但很快又出现一颗新的佛珠。韩萧心中一惊,随即又挥出数道剑气,同时攻向十多颗佛珠,被击中的佛珠中,有大半溃散,然而依旧是瞬间出现新的佛珠。


「老衲这套『佛珠阵』,乃是由一百零八颗无量佛珠组成,除非施主能同时击溃所有佛珠,否则便是徒劳,白白消耗自身内力罢了。劝施主还是接受度化,消除戾气,免受皮肉之苦。」


「老秃驴,你废话真多。」韩萧大呼一声,全身内力暴涨,周身真气外溢,无数道剑气纵横交错,同时攻向那一百零八颗佛珠,随之产生的强大气劲,令远在十丈外的魔门三大长老皆难以站稳,连连后退。


片刻后,剑气消散,而那一百零八颗佛珠竟完好无损,只是珠身光芒稍稍黯淡了一些,但很快便又恢复成原样,韩萧见状,心中直冒冷汗:这老秃驴也太恐怖了吧,我若同时攻击所有目标,那单体的攻击力便不足以击溃佛珠,此刻我困在佛珠阵中,岂非要束手就擒?


「施主如此执迷不悟,那老衲只得强行度化了,阿弥陀佛……」话音刚落,佛珠上的光芒大盛,压迫感亦随之暴增,令韩萧觉得呼吸都出现了困难,而四周传来浩瀚佛音,不断扰乱着他的心神,只要韩萧稍稍坚持不住,心神便会被佛音入侵,从而被无禅控制,抹除一切七情六欲,永远成为他的信徒。


「啊!……」韩萧面露痛苦之色,仰天长呼,鲜血自口鼻之中流出,似乎难以再坚持下去。


「韩小子,『万煞归元』乃是孤星剑法前九层中最霸道的剑招,亦是消耗内力最大的剑招,传闻一生只能使出一次,拥有神鬼避让、毁天灭地之威,只是此招煞气极重,会给使用者招来厄运,不到万不得已,切不可使用!」就在绝望之际,韩萧的脑海中闪现起剑痴曾警示过他的剑招,现在的处境已然危在旦夕,此时不用更待何时,顾不得那么多了。


手中的长剑剧烈抖动,嗡嗡作响,随即疾飞冲天,突破佛珠的空间封锁,停留在高达百丈之外,白色剑光的周围形成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足有二十丈大小,并且仍在持续扩大,漩涡中不断聚集着黑色气流,此刻的天空之上犹如乌云密布,这便是传说中有质却无形的煞气。


「老秃驴,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韩萧朝天呐喊,随后一道巨大的黑色剑柱直冲而下轰向地面,瞬间吞噬掉所有佛珠,无数的煞气侵蚀着每一颗佛珠,无禅脸上的笑容早已消失,此刻正运足全身内力,不断加持着佛珠阵,却依然阻拦不了煞气的威力,片刻后佛珠全数溃散,阵法被破。


「噗!」无禅猛然吐出大口鲜血,脸色瞬间苍白,往后倒飞数百米,避开了煞气的侵蚀。


黑色煞气渐渐消散,方圆百米的地面往下凹陷足有两米之深,受到煞气侵蚀,地面完全变成黑色,待煞气散尽后,却发现场中空无一人,韩萧已然不见踪迹。


韩萧使出此招后,浑身内力所剩无几,就算只面对三大长老,亦无任何胜算,故而果断先逃离此地。


「无禅大师,您怎么样?」三大长老见无禅受了伤,立刻前去搀扶。


「老衲此次受伤不轻,需闭关修养数日才可痊愈,没想到那位施主的剑法竟如此高绝。」佛珠阵被破,导致无禅的丹田受到重创,加上奇经八脉受到煞气侵蚀,体内的生机在不断消逝,确实受伤甚重。


三大长老听闻后皆暗暗胆寒,一阵后怕,若是一开始韩萧便使出此招,他们三人哪还有活命机会。


距离魔门总坛五十里外有座小城镇,在一个客栈中,有位粉衣少女每隔片刻便将小脑袋探出窗外,眼皮都不眨一下,只顾着往楼下的路面上四处张望。


「说好半天就回来的,这都快一天了,韩大哥还没回来」少女自言自语的嘀咕着,俏脸之上挂满了担忧之色,又过了半个时辰后,心中的忧虑愈发强烈起来,再也忍不住了,她急匆匆的跑出客房,朝着楼下快步走去。


「哎呀,哪个不长眼的,敢撞老子。」有三个手握大刀的男子朝着客栈门口走来,其中一人的胳膊刚好与急着出门的少女碰撞了一下,少女停下脚步后,连忙躬身致歉。


「哎哟喂,原来是个小美人呀,大哥、三弟,你们瞧。」那被撞之人对着身旁的另外两人说道。


「呀!果然是个标致的小美人儿,小姑娘,你撞了我二弟,难道就只想道歉了事?」这个被称作大哥的人,脸上有条长长的刀疤,甚是吓人。


「对不起,对不起,我赔你们钱,行吗?」少女见这三人的模样,便觉得不像好人,心中隐隐害怕起来。


「这哪能行,当我们『江南三霸刀』是这么好惹的吗?这样吧,你伺候我们兄弟三人一晚,此事就算了结,否则卸掉你一条胳膊。」刀疤男子恐吓道。


「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不是故意的。」少女急的泪珠在眼眶中打转,不知该如何是好。


「大哥,咱别跟她废话了。」说完后,那个老二便一把抱住少女,将娇小的身躯扛于肩上,随后三人一同进入客栈。


「啊呀!」刚走了没几步,那个老二便觉得腿上一阵剧痛,双腿一软,身体便往前跪倒,而他肩上的少女亦同时往后跌落。就在这时,一位气宇轩扬的青年突然出现,接住了即将落地的少女。


少女看见抱住他的男子后,喜极而泣,泪水夺眶而出:「韩大哥,你终于回来了,玲儿好怕……」


「小子,敢惹我们『江南三霸刀』不想活了吗?」那个老二依然跪倒在地上痛的直叫,另外两人手上紧握大刀,警惕的看着眼前的男子。


「玲儿别怕,是他们三个欺负你吗?」韩萧并未理会那二人,而是看着怀中泪眼汪汪的小玲,柔声问道。


「嗯。」小玲轻嗯一声,此刻她的心中已无任何惧怕,反而还有一丝欣喜,只因刚才韩萧称呼她为玲儿,以往皆是称呼小玲,这点微小的变化,令小玲心中暖暖的、甜甜的。


「喂!小子,敢无视我们,你到底是谁?」见韩萧竟然无视他们,刀疤男有些恼怒了。


「死人没必要知道。」话音刚落,四道剑气袭向那两人的双腿,韩萧内力虽已不足两成,但对付几个不入流的地痞流氓还是绰绰有余的。


「啊啊啊!!……大侠饶命!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求您高抬贵手,饶了我们的贱命。」客栈内,瞬间鬼哭狼嚎,那三人一同跪在地上,又是磕头,又是求饶。


「滚!别再让我看到。」韩萧看着跪在地上的三人,怒喝道。


「是是是,我们滚。」说完后,三人连滚带爬的出了客栈。


「玲儿,今日天色已晚,我们再住一宿,明日便回家吧。」韩萧抱着小玲朝着楼上客房走去。


「嗯,玲儿都听韩大哥的。」微微泛红的俏脸深埋在韩萧的胸口,感受这片刻的温存。


原来,那日韩萧陪着小玲逛完一天后,小玲觉得不尽兴,非要跟着韩萧出去闯荡江湖一番,韩萧无奈之下,只好同意,两人一路游玩,直到昨日来到了此处,偶然间听到魔门中人说起护法与大祭司许久未曾出现,于是韩萧便让小玲待在客栈,第二天一早他独自前往魔门总坛一探虚实,结果险些被困在魔门。


洛水城,盟主府内……


在昏暗的地牢内,不断传来「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以及铁链摩擦碰撞后的声响。


「啊……嗯……」


一个体态丰满妖娆的女子,浑身不着片缕的跪趴在地上,雪白光洁的肌肤上斑痕遍布,那高高抬起的圆润雪臀上绯红一片,有两只粗糙黝黑的大手,不断拍打着左右臀瓣,在娇嫩光滑的玉肌上留下了无数道掌印。与此同时,一根粗壮的肉棒在臀下持续进出,迅猛地抽插着。


「祭司大人,你可真是越来越骚了,现在肏屁眼儿都能肏出高潮,哈哈哈……」


双手双脚依旧戴着铁链的陆永鹏,近半个月来都无比快活,他似乎早已忘记了自己身处地牢的困境,没日没夜的肏弄着胯下的美人,直把蓝姬玩的精疲力尽。


「嗯……」


蓝姬一双柳眉秀目紧锁,红唇微闭,鼻息间传出若有若无的轻吟,完全不理会陆永鹏的嘲讽与羞辱,这二十多天来,要么被陆平奸淫,要么被陆永鹏肏弄,要么被陆家父子同时亵玩,她似乎有些习惯了,心中已难再起波澜。


「哼!你以前不是很高傲吗?怎么不反抗呀?」「蓝姬贱人,你是我所肏过的最骚的婊子……」「我要肏到你怀孕,生下一窝小婊子,养大后继续肏!」「若是把光着屁股的大祭司,送到魔门分坛去,你猜会发生什么呢?想想就有趣,哈哈哈……」


陆永鹏持续肏弄着蓝姬,同时又不断出言羞辱,他觉得这样更畅快、更满足。


「啊!……你,放开……」突然陆永鹏停住了笑声,连说话都有些困难。


不知何时,蓝姬已然转身站起,一只纤细的素手,紧紧掐住陆永鹏那粗壮的脖子,一双冰冷的眼眸之中散发出令人胆寒的杀气。


「死!」话音刚落,素手之上内力暴涨,陆永鹏当即双眼翻白、浑身颤抖,片刻后停止了挣扎,跌落在地上,已无气息。


这些天由于蓝姬的表现还不错,故而陆平未再逼她服用化功散,丹田之中的内力已完全恢复,杀一个内力不足两成的陆永鹏,自是轻而易举。


只是不知为何,蓝姬面对陆平之时依旧无还手之力,渐渐的在她心中产生了一丝畏惧感,考虑到陆永鹏是陆平的父亲,故而蓝姬一直隐忍着任他亵玩,此次陆永鹏在言语上辱人太甚,蓝姬羞愤难当,这才动了杀机。


「蓝姬,你好大的胆子!」


自地牢外,传来一道夹杂着雄厚内力的声音,一个人影闪现,瞬间出现在蓝姬身旁,他眼神凌厉的看向蓝姬。


「是他……欺人太甚了。」蓝姬见陆平突然出现,心中一阵胆寒,连连后退数步。


「让你来这里是伺候他的,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我爹,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你说我该如何处置你呢?」陆平脸上充满怒意,身上的极阳真气外溢,瞬间覆盖了方圆数米。


「你……你想怎样?」感受到极阳真气侵袭而来,蓝姬觉得浑身燥热,四肢绵软无力,俏脸泛红。


经过二十多天的调教,蓝姬的身体已变得异常敏感,只需稍稍感受到极阳真气,甚至一旦靠近陆平,便会全身酥麻瘙痒,情欲瞬间高涨。


「少主!」未等陆平开口,自地牢外又传来一道声音。


「进来吧。」陆平看了一眼浑身赤裸的蓝姬,嘴角微微上扬,随即对着牢门口大声回道。


那人一脸贱笑的走入地牢,见到陆平后,先躬身行礼,随即看向前方的女子。


只见她臻首低垂,一头乌黑的秀发遮住了大半个脸颊,两只纤细的玉臂环抱在胸前,堪堪挡住那对傲人的双峰,盈盈一握的柳腰连带着圆润丰满的翘臀,正如水蛇般微微扭动着,而那双笔直白皙的大长腿紧紧并拢,似乎还在相互摩擦,大腿根部的黑色丛林遮盖住了诱人的裂缝,令人流连忘返。


「少主,她……是祭司大人?」


宇文明难以置信的看着陆平,他这二十多天一直在外执行陆平交代的任务,自从上次分别,这是宇文明第二次见到蓝姬,此刻在她身上已无半分冷艳与高傲,只剩下娇滴滴的妩媚之感。


「没错,你若不信,可以验查一番。」陆平面带微笑的看着宇文明。


听闻陆平此言,宇文明心跳骤然加速,不住地吞咽起口水,缓缓上前靠近这个性感的尤物,伸出一根手指,指尖轻轻托住精致的下巴,美丽的面容缓缓抬起,微微泛红的俏脸立即显露在他眼前,双颊之上的秀目竟有些许迷离,鼻息略微粗重,似乎还夹带着若有若无的轻吟。


「这……真是祭司大人呀。」


在确认身份后,宇文明目露淫光的看着眼前性感的佳人,伸出左手一把搂住娇躯,紧紧的贴在自己胸前,随即低头吻上那诱人的两片红唇,同时右手攀上乳峰,不住的揉捏把玩,挑逗起娇嫩嫣红的乳头。


「嗯……」


受极阳真气刺激,本就情欲高涨的蓝姬,在宇文明的挑逗下,此刻再也忍受不住,那双纤细的玉臂紧紧搂抱住宇文明的腰间,小嘴儿回应着男人的热吻,柔软的丁香小舌主动与那根入侵的大舌头追逐缠绵,吸允着舌尖上的津液。


一条白皙修长的左腿缓缓抬起,盘在男人腿间,娇嫩的肌肤隔着粗糙的裤子不断地摩擦着,腰臀前挺,使得双腿根部的那片密林紧紧贴合在男人的裆部,配合起腰间的扭动,持续刺激着那根坚硬的家伙。


在蓝姬的主动挑逗之下,宇文明欲火攻心,胯下小家伙胀的难受,大手随即离开乳峰伸进裤裆,就要掏出巨龙爽快的肏弄一番。


不知何时,陆平已然悄悄收起了极阳真气,蓝姬的情欲逐渐下降,身体也不再那么敏感。


「呃……好爽!」胯下的小家伙,终是捅入佳人密林处的裂缝中,开始不断的抽插起来。


「嗯……嗯……嗯……啊……」


情欲方才冷却一些的蓝姬,在宇文明的猛烈抽插之下,欲念再次高涨起来,很快便迎来一次高潮,大量暖流自花芯涌出,包裹住男人的阴茎,使得抽插时的水渍声愈发清晰响亮,直入蓝姬的耳中。


刚刚泄身后的蓝姬听到这羞人的水声后,暮然清醒几分,皓齿紧咬红唇,压住了心中欲念,两根玉指悄然伸出在空中起舞,画着旁人难以看懂的图文。


「啊呀!啊啊!!……」


正处于最后关头加速抽插即将射精的宇文明,突然双手按在胸口痛呼,随后整个身体向后倾倒,就在肉棒离开蜜穴后的瞬间,数道灼热的精液自龟头中激射而出,洒落在佳人那平坦光洁的小腹上以及丰满挺翘的乳峰上。


「混蛋!」蓝姬看着自己腹部与胸口上的精液,怒愤不已,内力源源不断地输出,将『噬心咒』催发到极致。


如果说被陆平玩弄是她技不如人,无话可说。但一想起被这么个实力低微的龌龊小人凌辱亵玩,她心中的怒火便再也抑制不住了。


「啊啊!……少主……救命!」


宇文明双手紧紧按住胸口的心脏部位痛苦难耐,在地上不停地打滚,他感觉自己快撑不住了,只得向陆平求救。


「好了,蓝姬,停下吧!」陆平见状,嘴角微微上扬,随即出言制止。


陆平发觉宇文明这家伙有些滑头,也知道蓝姬一直对宇文明怀恨在心,这次正好趁机教训他一下,一方面让他更深刻的认清主仆关系,另外一方面也算是给蓝姬解解气。


「让我杀了他,我同意与你合作。」蓝姬停下噬心咒后,提出了要求。


「你俩将会成为我的左膀右臂,何必你死我活呢,这样吧,宇文明身上的噬心咒我就不替他解除了,往后他若敢冒犯你,随时可以惩罚他,只要别弄死就行。」陆平笑着说道。


「少主,这不妥吧,那我岂不是……」宇文明满脸痛苦的看着陆平,心中阵阵惧怕。


「放心,只要你别主动招惹她,便不会有事。」陆平向宇文明做了保证,若是蓝姬敢滥用噬心咒,他同样也会惩罚蓝姬。


安抚好宇文明后,陆平看着蓝姬那赤裸诱人的娇躯,强压住心头的欲望后,说道:「你先穿上衣服,待会儿让宇文明给你破解封印,找回十五年前的记忆。」「让他破解?我不同意。」听闻要让宇文明来破解,再想起二十多天前那段无比耻辱的经历,蓝姬当即便出言拒绝。


「你只能同意,放心吧,我守在这里,他不敢乱来。」思虑片刻后,考虑到拒绝陆平的后果,蓝姬无奈只得同意。


一个时辰后……


蓝姬倒在地上昏迷不醒,宇文明在看完她十五年前的部分记忆后,收起魔瞳之眼。


蓝姬原是百花谷的谷主,八十年前百花谷当时的谷主在偶然间得到一颗白色的宝珠,她感受到宝珠内拥有庞大的能量,便将其带回百花谷,自此之后,她修炼功法的速度提升了数倍,短短几年时间便达到了江湖顶尖高手的水平,只是百花谷向来避世不出,历代谷主皆与世无争,所以江湖上鲜有人知。


于是乎那颗宝珠便成了谷中至宝,由历代谷主掌管,说来也奇怪,虽然往后几代谷主的实力皆可傲视群雄,但寿命却大大缩短,皆活不过五十岁,每代谷主在将逝之时,浑身内力尽数消失,而宝珠的颜色也逐渐变成了灰暗色,一直传到蓝姬手上之时,宝珠已然完全漆黑,里面的能量亦愈发庞大。


十九岁时蓝姬接任谷主之位,在宝珠的作用下,只花了不到三年的时间便将本门功法练至巅峰,只是连她自己都未曾觉察到,黑色宝珠已影响到她的心性,原本善良温和的她变得愈发冷酷,与谷中姐妹的感情日渐疏远。终于在某天晚上,她丧失了理智化身恶魔,一夜之间用宝珠将谷中近百人的内力全数吸净。第二天清醒后,看着尸横遍野的百花谷,她极度悲伤昏厥过去。而那颗宝珠内飘出一道人影,引导着一丝黑气,侵入蓝姬的脑海之中,自此之后蓝姬便忘却了之前的记忆,成了魔门大祭司,带着宝珠重建了魔门。


听完宇文明的大致讲述后,陆平看着昏睡在地上的蓝姬,心中竟有一丝同情,但又暗自欣喜,这下蓝姬是跑不掉了,随即问道:「她要昏睡多久才能醒过来?」「估计需要一整天时间,毕竟十五年前的记忆过于庞大,经历又如此残酷,恐怕会对她产生巨大的打击,而且记忆封印极其坚固,这次只破解了大半封印。」宇文明回道。


「嗯,此事待她清醒后再计议。我交代的事情如何了?」陆平突然又问起另外一件事。


宇文明将近期在外监探到的消息,尽数汇报给陆平,陆平嘴角再次扬起,心中一个计划酝酿而生。他见宇文明办事能力不错,随即拿出一颗火红色的丹药交给宇文明。


「这是刚炼制的『火龙丹』,你服用后应能功力大增,距离魔瞳之眼高阶也将更进一步。」


「这……属下谢过少主,哈哈。」看着近在咫尺的火龙丹,宇文明双眼发光,激动难抑。


翌日,在豪华舒适的客房内。


「感觉如何?祭司大人。」此刻的蓝姬坐在床榻边沿,陆平将她从地牢转移至客房修养。


「还是叫我蓝姬吧,魔门大祭司将不复存在。」清醒后的蓝姬面容有些憔悴,虽已记起大部分的记忆,但那段无比残酷的经历,就像一道无形的伤痕,深深的烙刻在心间,令她依旧保持着冷酷,再难恢复过去的善良温和。


「我知道你必定无比痛恨魔主,但切勿冲动,报仇雪恨之事还需从长计议,魔主实力多强无人知晓,你需要继续以大祭司的身份,摸清魔主底细,这样我们才能更有胜算。」陆平可不想蓝姬就这么冲动的去报仇,便出言提醒,同时安排她执行卧底任务。


蓝姬听后,微微点头没有吭声,她是个聪明人,自然明白其中的道理。


「你能想明白便好。只是,昨日你杀了我父亲,这杀父之仇可不小啊,我该如何惩罚你呢?」


「你……想怎样?我听你安排便是,一同对付魔主。」已然身心疲惫的蓝姬,听闻陆平要惩罚她后,心中莫名的惊慌。


「对付魔主之事,本就是各取所需,此一时彼一时,现在是你更需要我的帮助,念你身体虚弱,就用小嘴儿伺候吧。」


「这……我做不到。」


听陆平此言,蓝姬下意识的合紧嘴唇,虽然在近一个月的调教中,小嘴儿已多次被陆家父子亵玩过,但皆是被逼迫的,此刻陆平竟要让她主动以口服侍,心中自是万分抵触。


「你可考虑清楚,这已是最轻的惩罚,我的手段你是知晓的。」陆平持续威逼着。


思虑片刻后,蓝姬终是做出了决定,从床榻边沿缓缓站起,而后跪坐在陆平裆前,一双洁白的素手颤抖着伸出,褪下男人的裤子,那条粗壮的红色巨龙怒挺在她眼前。


见蓝姬终于肯主动服侍他了,陆平心中亦是无比兴奋,淫欲瞬间暴涨,当胯下巨龙感受到佳人玉手上的柔软滑嫩之时,难言的舒爽感直袭大脑,巨龙再次膨胀了一圈,龙头直接触碰至佳人的鼻尖。


蓝姬不自觉的往后避开巨龙,随即胆战心惊:这家伙如此巨大,我的嘴如何能容得下?


「快,伸出舌头舔。」陆平此刻胀的难受,见蓝姬半天没有动作,便出言提示。


蓝姬闭上双眼,而后缓缓伸出粉嫩的小香舌,轻轻点在龟头顶端的马眼上。


「呃……」当湿滑柔软的舌尖触碰至马眼的瞬间,陆平猛吸了一口气,差点便要激射出亿万子孙。


小香舌不断地舔砥着肉棒,时而轻轻点啄、时而上下拍打、时而柔柔地缠绕,爽的陆平直呼过瘾。


「快快,含到嘴里去。」陆平觉得自己再难坚持,即将射精,于是急忙催促蓝姬用小嘴含住他的肉棒。


陆平的肉棒粗壮无比,蓝姬将小嘴儿张到极致才堪堪含住,见肉棒已然进入佳人口中,他迫不及待的便抽插起来,婴拳般大小的龟头,不断撞击着细喉,引得佳人连连作呕。


「呜呜……呜呜……」蓝姬只能呜呜几声,继续忍受着。


「呃……都射给你……真爽……哈哈」


粗壮的肉棒在佳人檀口之中突然跳跃起来,自龟头顶端射出大量精液,装满了小嘴儿,随着肉棒的抽离,乳白色的精液与佳人口中的香津一同自唇角边缘缓缓流出。


「不错嘛,没想到百花谷谷主的舌功竟如此了得。」淫欲已逐渐消退的陆平,见蓝姬一副口含精液不断作呕的模样,便出言戏谑起来。


趴在地上吐着精液的蓝姬,听闻后瞥了陆平一眼,未作理会。


陆平也见好就收,心知现在不宜太过刺激蓝姬,来日方长,总有她心甘情愿之时。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