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 [仙子遇辱]

折花公子」,这名号是近几年来,江湖上最令人闻之色变的万儿之一。之所以如此,倒不是来自他的武功,而是这人别的事情不干,专干淫媒。不论是大家淑媛、名门侠女,甚至官宦人家的夫人小姐,只要出得他定的价码,折花公子或诱或骗、或偷或抢,必将那女子弄到手来,交与客人。也不知是春公子武艺超群,或是智谋过人,在他手裡,竟毁过好几位江湖有名的女侠,让她们或入青楼为妓,或成了淫徒的玩物。
江湖上最忌姦淫。「採花」尚且招黑白两道之忌,何况淫媒?几年下来,折花公子」已成江湖公敌,想杀之而后快者不计其数。可是也有好些淫恶之辈,反而护著折花公子,尤其那些委託过他掳掠女人、得以一逞色慾的,简直视之为功德无量,更暗中相助。如此一来,要对付折花公子就难了。折花公子的本来姓名,江湖上罕有人知;除了客人,也极少有人找得到他的居处;就算面对面见著了他,还有一难,他的相貌没几人能说得清楚。虽然如此,想杀他的人仍不曾少过。
这一日庐州府舒城城门,两匹快马蹄响错落,来了一对年轻男女。男的年约十八、九岁,神气清朗,实是昔日武林淫魔司徒豹的徒弟,当今武林第一淫贼「採花神」江枫的师弟,名唤唐笑天。那女子较他年长几岁,也不过二十四、五,乃是桂林如玉峰主人,芳名满江湖的侠女杨丽倩。但见她一身白衣如雪,仪态秀丽,容貌端庄之中又暗透著英气,更显得俊俏可人。再看身材,又比那娇美的脸蛋更加成熟,有极丰满处,又有极纤柔处,体态曼妙撩人,实乃绝色。
如玉峰是江湖名门,门下只收贞洁处女。以杨丽倩如此美貌,兼是处子,早不知有多少好色淫徒想打她的主意。但是她年纪轻轻便接掌如玉峰,确有真才实学,不仅精通剑法,而且精明能干,虽然遭逢过许多凶险,竟都被她化险为夷。
那唐笑天出自旁门左道,却与杨丽倩同行,原来其中另有缘故。数月之前,杨明雪的师妹燕心兰下山闯荡,一日与唐笑天同住一间客栈,意外被唐笑天偷窥到自己更衣。唐笑天与师兄性子不同,本来不喜女色,但是见了燕心兰的身子,却对那美丽胴体著迷了起来。后来燕心兰被「採花神」江枫相中,设计擒拿,将遭姦淫之际,唐笑天拼著得罪师兄,杀退江枫,向燕心兰倾吐爱意,两人更有了肌肤之亲。
后来燕心兰带唐笑天回到如玉峰,向杨丽倩陈述前情,希望与唐笑天一起廝守於如玉峰。杨丽倩虽然一向疼爱师妹,但是如玉峰上只留处女,乃是门户严规,本该将燕心兰逐出师门。
杨丽倩左右为难,毕竟於心不忍,最后决定让燕心兰留下,倘若有孕,就非得离开如玉峰不可。至於唐笑天,却万万不能留在如玉峰上。
唐笑天、燕心兰情意正浓,如何能够分舍?燕心兰苦苦恳求,杨丽倩仍不肯通融,道:「如玉峰上都是女子,倘若让他住下,未免惹人閒话。再说,这唐笑天出身不正,虽然他对你有情,仗义相救,但他毕竟是旁门魔头弟子,就算我放心,其它同门能放心吗?」燕心兰急道:「可是杨师姐,他……他对我真的很好,不会是坏人……」杨丽倩道:「好人、坏人岂有分界?我瞧他也不是为非作歹之辈,但是心性不定,恐怕他贪好女色。他破了妳的身子时,不是有点强来麼?唐笑天知道了,便去找杨丽倩,说道:「杨姐姐怀疑我心术不正,也有道理。
但我连师兄都得罪了,一招「环堵萧然」,把他砍得遍体鳞伤,难道还不够麼?这样罢,我知道师兄有与许多採花淫贼、无耻匪类勾搭,我也知道他们的巢穴,就向姐姐说了,将之铲除,妳且看我是心偏淫邪,还是正道?」言语之中,颇为不平。
杨丽倩倒不是看不起唐笑天,听唐笑天言语悻悻,急忙致歉。可是唐笑天却当真道出了一个一个江湖大害的窝来,便是折花公子的住处。
折花公子既是淫媒,与如玉峰这般只收女徒的门派,自然誓不两立。杨丽倩早有耳闻,好些奸恶之辈想透过折花公子对门中弟子不利,她也想替江湖女流除此大害,只是折花公子神出鬼没,始终难以掌握他的行踪。
唐笑天说道:「我师兄与这折花公子颇有交情,知道他家住庐州府,平日在舒城县县城外的荒村藏身。杨姐姐,我可以替妳带路,去杀了这廝,为天下除害,但是我与阿兰的事,却怎麼说?」
杨丽倩无奈,只得嘆道:「也罢,你若当真离不开她,我许你们一起留下便是,可是你是男儿身,要另外起一间房,不能与其它弟子们同住。」唐笑天一听大喜,当即答允。
於是唐笑天下了如玉峰,去了一月有餘,才回到山上,向杨丽倩道:「折花公子的住处我已摸清,确实就在舒城。杨姐姐,这廝武功厉害,恐怕真要妳亲自出马才行。」杨丽倩点头答应,便收拾行囊,由唐笑天领路,前往舒城。燕心兰想要同行,唐笑天不肯答允,道:「折花公子不是寻常人物,妳功夫不够,还是别去的好。燕心兰却是不依,叫道:「要是不让我去,我也不让你走!」唐笑天笑道:「这麼捨不得我麼?」燕心兰急道:「不是!不……不,虽然也是,可是……」眼睛一瞄杨丽倩,神色不定。杨丽倩笑道:「师妹,妳别多心,难道我还会抢妳的郎君吗?」燕心兰脸色一红,低头不语。
两人把燕心兰劝住,径奔舒城。一路上唐笑天十分守礼,不曾对杨丽倩稍有不敬,杨丽倩暗中考察他的人品,也看不出什麼不妥,心下稍慰,暗想:「阿兰看中此君,虽是冒失,总算眼光不差。倘若他与师兄一个样子,那还得了?就这样,路上平安无事。
这日到了舒城,一进城门,杨丽倩便觉心中一紧。她的江湖经验告诉她,有人盯上她了,那目光猥褻而大胆,似在垂涎她的美色,恨不得立刻扯碎她的衣服,享受那纯洁的肉体。她悄悄转动眼珠,四下扫视,只有唐笑天与她并行纵马,街道两旁并无可疑之人。杨丽倩心道:「是折花公子的眼线麼?多少江湖好汉都拿这折花公子没办法,如今我正面打上门去,能有多少胜算?」
她知道折花公子神通广大,自己虽然身负绝学,也不敢掉以轻心,当即轻声道:「我们被盯上了。」这句话只有一旁的唐笑天听见。唐笑天低声道:「定是折花公子的人。不打紧,他们总是在城门监视来往行人,未必是冲著我们。」杨丽倩轻声道:「总是小心为上。」
两人投了客店,各自进房。杨丽倩入城之时,为了避免显眼,只作寻常女装,这时入了店,便改换快靴,又脱去了外衫,露出贴身劲装。才刚放下衣服,忽听窗外传来嘿嘿笑声,一人阴阴地道:「好雌儿,再多脱点吧!这话说得不怀好意,杨丽倩倏地执剑往窗口一奔,啪地一开窗,只见一个身影奔地而去,灰褂灰裤,身法极快,已跑出老远。杨丽倩微微冷笑,猛窜出窗,自二楼凌空斜落,抢近数丈,甩手一颗铁莲子,快得只见白线一闪,打得那人痛叫一声,扑倒在地。那人就地一滚,正要站起,却被杨丽倩赶了上来,长剑指住顶门,喝道:「朋友,就这麼走了麼?」定睛一看,那人抬头望著自己,双眼却已翻白,刚撑起上半身,便僵住不动,忽然咕咚一声,再次栽倒。杨丽倩不禁皱眉,心道:「我打他「命门穴」,劲不至死,难道这人竟禁不得打?」再一看,却见那人颈侧微闪乌光,却是一枚漆黑小针,细如髮丝,只有半寸露出皮肉。杨丽倩暗想:「周遭还有人埋伏,原来或是要对付我,却先将这同伴灭了口。倘若这是折花公子的人,下手也未免狠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