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崔九夜戏皇妃公主

上官婉儿,上官仪孙女,仪被武则天杀后,尚在襁褓之中的婉儿随母郑氏配入内庭。她十四岁的时候,出落得妖冶艳丽,秀美轻盈,一颦一笑,自成风度,加上天生聪秀,过目成诵,文采过人,下笔千言,被武则天召见宫中,免其奴婢身分,让其掌管宫中诏命。
此后武则天将上官婉儿倚为心腹,甚至与张昌宗在床榻间交欢时也不避忌她。上官婉儿正值情窦初开,免不得被引动,加上张昌宗姿容秀美,不由地心如鹿撞。一天,婉儿与张昌宗私相调谑,被武则天看见,拔取金刀,插入上官婉儿前髻,伤及左额,且怒目道:“汝敢近我禁脔,罪当处死。”亏得张昌宗替她跪求,才得赦免。
以后,上官婉儿遂精心伺奉,曲意迎合,更得武则天欢心。在唐高宗崩时,婉儿那年十六岁,便和中宗皇帝偷了私情。后来中宗被废,幽囚在房州地方,中宗到了复位以后,便接着把婉儿召幸,册为婕妤,又令婉儿专掌起草诏令。
中宗年老,难免床闱缺乏风情,上官婉儿曾与武三思私通,武三思枕席上的功夫也很让她满意。尽管上官婉儿享尽荣华与权力,但她仍要仰皇上、皇后、皇妃的鼻息,仍要曲意逢迎,这个中甘苦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后为了生存,她便把武三思荐给了韦后,武三思为皇后风情所服,韦后也为三思的床技所陷,从此二人打点火热,韦后遂把婉儿宠上加宠。
从来佳人才子,没有不相怜相惜的!崔湜的出现,激起了婉儿的欲望,一缕痴情,便全寄在崔湜身上,趁武三思被韦后管住的机会,婉儿将兵部侍郎崔湜引做面首。崔湜年少多才,与婉儿堪为一对佳偶,如今结成露水缘,婉儿才得如愿以偿,但尚有不满意处,崔湜在宫外,婉儿在宫内,宫闱虽然弛禁,究竟有个中宗在上面,终究不方便。婉儿又想出一法,请营外第,以便游赏。中宗派人在上官婉儿居地穿池为沼,叠石为岩,穷极雕饰,常引大臣宴乐其中。此地亭台阁宇,园榭廊庑,风雅为洛阳第一家,上官婉儿与崔湜从此日日鸳鸯戏浴。崔湜的弟兄崔莅、崔液、崔涤弟兄四人个个都生成眉清目秀,面如冠玉,崔湜一个一个地引他们进宫来,和上官婉儿见面。婉儿见了这许多美貌少年,一时里爱也爱不过来。从此,上官婉儿行走坐卧,无时无刻都有这崔家弟兄四人追随陪伴在一旁。上官婉儿常常在宫中设宴,一个美人儿中间,坐着四个少年儿郎,在两旁陪着饮酒说笑,行令赋诗。
更深人静,群星闪灼。然而,瑞凤阁的大厅上却灯烛通明,柔柔的细乐声从楼阁直送将出来。偌大的厅堂上,但见六名绝色美女随乐婆娑起舞,每名女子约在十六七岁年纪,身穿云纱梅韵香罗衫,酥胸半露,正自盘旋穿插于妙韵中。真个是:梅香远溢轻趁步,一缕青纱倚云裁。在大厅的主位上,却座着一个美妇人,正是婕妤上官婉儿,这个年逾四十的皇妃,因保养得宜,竟连一条鱼尾纹也没有,满头青丝,不见一根白发,乍看之下,倒像三十左右年纪,还多了几分妖艳妩媚。
婉儿今晚显得特别高兴,一边看一边不住微笑点头,似乎非常满意,就在她看得入神之际,一个灰影,在窗外一闪,走向隔间的楼上。只见她双目一动,抬手拍了两下,说道:“好了,今日到此为止,你们全都给我退下。”待得众女躬身而去,皇妃道:“清风你过来。”一群站得远远的年轻男仆中走出一人,来到她跟前,垂首道:“清风在,皇妃有什麽吩咐?”上官婉儿坐直身子,徐徐道:“你马上到崔府,叫崔大人立即过来。”清风应了一声是,回身快步走出大厅。
婉儿向其中一个男仆招招手:“明月,陪我进入寝室。”明月走上前来,只见婉儿伸出右手,明月连忙双手挽着,轻轻将她扶离座位,便往后面的寝室去了。寝室两旁分站着一名美貌少女,均是下女装束打扮,一看见皇妃到来,齐齐躬身施礼,接着把房门打开。婉儿吩咐道:“崔大人会来这里,你们不用拦阻,让他进来就是。”二女同声答应。
明月挽着她的手进入房间,小心翼翼的扶她坐下,门外其中一名少女已棒茶进来,放在皇妃身旁的几案上,躬身双手放在膝上后退几步,才回身走出房间,而那个明月依然直挺挺的站在她跟前。
看这个明月只有十八九岁年纪,长得眉清目秀,神采俊俏,确是一个美少年。只见他垂头直立,双眼望住跟前的美妇,问道:“请皇妃示下?”婉儿也不抬头:“嗯,一会还有客人来,暂时脱下裤子便可以了。”明月应了一声,连忙松开腰带,一扒两扯,便将长裤脱掉,内里并无穿上内裤,一根半硬的肉棒儿,也有四五寸长,一晃一晃的垂到皇妃眼前。
但见婉儿轻舒玉手,把棒儿托在手中,点头道:“很不错的家伙,头儿也算肥大。”旋即抬起螓首,盯住明月的俊脸,说道:“你自己来吧,弄硬一点,但不要射出来,莫要像清风那个无用的东西,才套弄几下,便丢得干干净净,中看不中吃!”
明月连忙点头:“是,明月保证不令皇妃失望。”说话一落,便即握住肉具,仰头闭眼的套动起来。这个明月果然不赖,只是弄得几十下,一根棒儿已硬得贴腹直竖,整个巨头红扑扑的,显得异常鲜嫩,再套得几回,一颗白浆已从顶端冒出,徐缓流下,婉儿微微一笑,点头道:“很好,很好,本皇妃就是喜欢有实力的男人,你今晚就留下来吧,现在可以放手了。”
明月依言停手,经过一番努力下,那话儿已见浮筋毕露,意近半尺长短。婉儿看得遂心如意,一手握住火棒,一手捧住子孙袋,只觉满手火烫炙热,心中更喜,便即凑头过去,一口把巨头含住,吞吐品尝起来。
那明月毕竟年少,又见着这个貌样姣好的美妇人,登时美得浑身乱颤,而婉儿更是此中能手,狎男无数,口噙手动,把住一根棒儿弄得倒横直竖,不消多久,已见明月张大嘴巴,喘嘘嘘的呼个不停。
婉儿见他这个模样,也知他难以支撑,便道:“倘若忍不住,便射出来吧,本皇妃也想尝一下你的味道。”当下再加重几分力。明月知道皇妃的习性,最爱吞吃男人的精华,以此保养容颜,现经她连番搅弄,却又怎能忍耐得,口里“喔喔”连声,闷哼道:“来……来了……”
婉儿忙把头儿紧紧箍住,一股温烧突然猛喷而出,接连数发,灌得满满一大口,直到明月泄尽,方徐缓把玉茎放出,喉间响动,已吃得半滴不剩。
便在她心满意足之际,扣门声轻响,一把少女声音道:“崔大人已到。”婉儿道:“叫他进来。”刚刚说完,再把眼前仍未颓软的肉棒纳入口中,大口大口的吃将起来。门扉作响,一个少女领着崔湜走进房间,二人看见眼前的情景,似乎早已见怪不怪,全无半点惊讶之色。
婉儿还没马上停止,咬住肉棱吸吮了半晌,二人见她忙着,只得站在一旁默然候着,直到她把阳物吐出,才向那少女道:“你先出去,没我吩咐不得进来。”
那名少女走后,婉儿朝崔湜一笑:“坐吧。”崔湜在她身旁坐了下来,问道:“皇妃夜召崔湜至此,不知有何吩咐?”婉儿微微一笑,把明月已然软却的玉茎提起来,问道:“这娃儿不但俊俏,那物事也不比你差吧?”崔湜把眼一望,点头笑道:“皇妃的人个个精挑细选,自是非比一般!”婉儿拍一拍明月的大腿,说道:“咱们有点事要谈,你穿好裤子,且在门外候着。”明月允遵,挽好裤子走出房间。
崔湜一看见明月离去,忙移身到皇妃身旁,一把环住她腰肢,右手已按上她酥胸,把个乳房牢牢握在手中,一脸急相道:“皇妃,崔湜就快憋死了!”婉儿也不推拒,把半边娇躯偎在他身上:“急色鬼,一上来便使劲捏。现在我先问你,你可有依我的话和太平公主说?”
崔湜一面点头,一面将手从袒领衣口伸进去,手掌包住乳房往上一抄,整个浑圆硕大的乳房登时跳了出来,俏生生的搁在领口上,婉儿轻呼一声,妙目瞟了他一眼,正要嗔骂,崔湜已弯下身来,整颗怒凸的乳头却被他含住。
婉儿“嗯”了一声,连忙抱住他的脑瓜子,酥胸前挺,脆声道:“我的好哥儿,咱们说完再弄好吗?啊……你……你慢慢吃嘛!”当下垂头看去,只见崔湜大张其口,不住用力猛吸,时而又拉又扯,把个豪乳弄得形状百出,阵阵快感瞬间窜遍全身。婉儿知道多言无谓,只好软着身子由他轻狂,自己也乐得个痛快。玉手随即探到他胯间,隔着裤子把住肉具,揉揉搓搓的玩弄起来,说道:“已经够坚硬了,想要插进来吗?”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