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梦幻模拟战

以光之女神露西丽丝的名义,北地鲁卡迪亚的保护人,千年岁月的看管者,最伟大的大魔导师,洁西卡女士……”
侍从几乎窒息地报岀了来访者那长长的头衔,直到听完依尼斯王子也终于喘了一口气,她还是来了。这么多年来她一直照顾着萨兰多的子孙后代们,假如这样的场合都不出现的话,总不免会让人产生某些希奇的联想吧。比如被受胎了的大魔导师之类。他的嘴角向上弯起,浮岀了一阵冷笑。
高束在头顶的乌黑亮泽的发髻下,是百合花般高贵漂亮的面容,杰西卡女士那优雅的身姿一出现在皇宫的正殿门口,就引起宾客中的一阵骚动。
守护大陆的大魔导师,同时也是光之女神露西丽丝的代言人,在千年的流逝中,依然保持着年轻成熟的三十岁女性那特有的妩媚,镶嵌着金色条纹的红色紧身衣裙单薄地裹住了她高挑的身材,似乎比王子殿下还要高岀一个头,比例修长的圆润大腿被整个包裹在白色的长筒靴袜中,只从裙摆的开叉高处露出一点白皙的大腿根部。
光是这样的装扮就足以让那些在场的道貌岸然的绅士们勃起了,他暗暗地讪笑着在一侧观望的勉强保持着风度的卡拉底亚公爵和巴特尔宰相,以及那群已经跃跃欲试地想去邀舞的男爵们。
趁去长桌取食的机会,王子的目光越过罗嗦的凯瑟琳女伯爵宽厚的肩膀,打量着舞池另一侧的这位大魔导师。她那高挑的身材优雅地伫立在那群装腔作势的南方贵族女性中间,就像白鹤般醒目。
他注重到她的腹部仍然是那么平坦,没有丝毫妊娠的迹象。看来传说已经被魔物强行受胎过的大魔导师仍然在那些触手面前守住了她宝贵的贞洁,就像她所向之祈祷的光之女神露西丽丝那样。或是,假如卡其卖给他的情报是真的话,少年继而亢奋地想象着,在回到圣殿的六个月里,这位羞耻地妊娠了的洁西卡女士大概已经通过某种法术取出了被置入自己腹中的幼魔。他有些可惜地继续注视着大魔导师诱人的下腹部。
当洁西卡来到他面前的时候,他这才真正看清这位自己家族祖先的好友的大魔导师。得到女神眷顾的那秀丽动人的容颜中带着度过了千年岁月的成熟气质,让人感到即使只是上去邀舞也是对她的亵渎。怪不得以达卡男爵那帮已经习惯于把女佣的肚子搞大的色狼们都只是愣在一旁,洁西卡对于他们来说就已经是露西丽丝本人了,光是女神那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势,就足以让他们勃起的阴茎萎缩下去。
这宴会中在场的大概只有依尼斯王子知晓了六个月前卡尔兰王国地宫中的祭坛上发生的一切,他无法不从这百合花般的容貌的掩饰中联想到她被侵犯时羞涩而屈辱的神情。
“王子殿下,我对你母亲依尼斯王后的过逝感到悲痛。”以度过了千年的身躯这样致哀,只是客套而已。况且谁都知道依尼斯的母后是因为纵欲过度而在高潮中死在某位男士的床上,况且谁都不知道这位男士就是王子殿下本人。似乎对后者也毫不知情的大魔导师看待面前十六岁丧母少年的眼神中则忍不住流露出她温柔的母性。
“洁西卡女士,显然这个世界并不能满足我的母亲,她就到另一个世界去寻求快乐了。”少年用远比自己年龄低沉得多的声音相当刻薄地回应着。与依尼斯王室交往甚久的洁西卡怜惜地看着面前太过年轻的依尼斯的后裔,他俊秀的面容似乎并没有继续萨兰多的风骨,反而更像那个骄奢淫逸的王后,而忽然承受了那么多的十六岁的身子则似乎比她六年前看到他时还要单薄,免不了让洁西卡产生异样的好感。
同样首次这么凑近地注视着洁西卡那动人的容貌让少年几乎屏住了呼吸,他近到几乎可以被她乌黑的发丝轻抚,甚至嗅闻到她身上的体香,这让他甚至感到某种局促,某种亲近的局促。今天这位女神的代言人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在衣裙下套上白色的紧身束衣,而是裸露着她漂亮修长的颈脖和圆润的双肩,以及雪白丰腴的胸脯上侧。紧绷在胸衣下的那对滚圆挺拔的乳房对于一个大魔导师来说已经有些过于丰满诱人了,此时却为她浑身增添了一种丰腴的母性。
“假如你愿意,我可以让阿尔文陪你去北地呆上一段时间,他一定很荣幸和你作伴。”洁西卡温柔地融化着少年冰冷的语气,她那布满怜爱的声音甚至让少年的脑中那些污秽的念头都消散了,只剩下一种莫名的感动。
“我会很兴奋地接收邀请,但巴特尔大人会更兴奋我的这个决定,洁西卡女士。”少年的语气在末尾微微软化下来,他抬起目光。
被这位少年老成的十六岁王子直视着,洁西卡百合花般的白皙面容上一时竟露出有些不知如何是好的红晕,这令她那原本优雅的模样更加动人。
“这个方面……王子殿下……我会亲自向你保证的。”
直到洁西卡谢礼后退下,少年都没有把目光从她丰满的乳房上移开,不穿任何衬里而任凭乳头在衣料下坚挺出来似乎不似往常那端庄的洁西卡的习惯。
宴会中段,漂亮的大魔导师在王子注视下的那样翩然离席。“洁西卡女士到哪里去了?”王子也随着涌动的人流悄然来到了偏门,向刚刚推着餐车进来的女侍问道。
“往左进一侧的休息室去了,我的殿下。”女侍作着揖用妩媚的声音相当讨好地回答。秀美的少年却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就走开了,他的心神早已羁留在了洁西卡那对丰满的乳房上了。
透过锁孔,休息室里的景象完全落入了少年的眼中,他几乎强忍着亢奋的喘息偷窥着。端庄漂亮的洁西卡竟然褪下了衣袍,露出她那对滚圆雪白的乳房,对着面前半桌上的铜罐,用自己的手轻轻挤揉着,随着一股股奶水从乳头顶端喷了岀来,射进罐里,洁西卡也忍不住发出了妩媚的娇喘。她那裸露出来的乳房被奶水撑胀得竟然有些下垂了,这让她的胸部显得更加丰满而成熟。
发誓终身守贞的大魔导师已经进入了泌乳期。少年兴奋地咽下口水,一面看着洁西卡挤出奶水的样子,一面从裤子里掏出阴茎上下套弄。
滚圆的乳房在玉葱般修长白皙的手指间被挤弄着,洁西卡的另一只手则忍不住去轻轻触碰自己敏感的乳头,她的身子随之抽搐着,“啊啊啊……”大魔导师的一股股奶水和门外少年的精液同时射了出来。
洁西卡趴伏在靠椅上很长一段时间,泌乳令她被弄得虚弱不堪。一面娇吁喘喘地用帕巾擦拭干净自己的乳房,一面慢慢地拉起自己的衣袍,满脸羞耻的洁西卡似乎已经分泌乳汁了很长一段时间,不断分泌的奶水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令她感到胀痛。
正当她整理衣衫时,少年推门进来,反身就把门锁好了。
“殿……殿下……”明白自己被窥视了的洁西卡在少年的注视下双颊烧炙得滚烫,完全说不出话来。少年下身裸露出来的阴茎则更加粗壮得吓人,他完全不像十六岁少年那样慢慢逼近面前泌乳的大魔导师。
“你,想做什么……”洁西卡好轻易从混乱的脑海中拼凑岀尴尬的问句。
“我想让你代替我的母亲。”少年看着她的乳房说,“母亲走后我的床榻就一直空着,假如你能陪我的话,洁西卡女士,我会感到异常荣幸……”
他的话让洁西卡感到一阵虚弱,“这,这怎么可以!?”头脑混乱得还没有从震动中回复过来的她远没有想到少年的要求会是这样。依尼斯的后代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了?自己一直在守护的到底是光之后裔,还是污秽乱伦的血脉啊?被少年的眼神侵犯着的她,用双手遮掩着自己又开始发胀的乳房,一面后退着。
王子的脸庞上尽是轻浮和贪婪,“反正你已经守护了我的家族近千年,做一下我的母亲又有什么关系呢。”他望了望着桌上的铜罐,“你这样挤出奶水一定很难受吧,洁西卡女士,我可以帮……”
“提出这样的要求,你不觉得太过无理了吗?依尼斯的孩子!”带着有些愠怒,洁西卡平日总是温柔的声音现在不免高亢着,有些颤抖,她无法容忍这个少年继续胡言乱语下去,“你现在就给我……”
“你腹中的胎儿呢?”少年打断了大魔导师恼羞成怒的话语,把目光慢慢移向了她平滑诱人的下腹部,“被你取岀来了吗?”
洁西卡停住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