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猛武松

潘金莲是中国古代文学中描写非常成功的一个女性,她以淫荡出名,以美色诱人,男人们在骂她之余心里总会想要是我能干她一下多好,女人们在骂她的同时对她的美貌羡慕不已,总会想要是我有她的美貌多好。但她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本人搜寻古籍,借鉴今人,各方论证,竟发现潘金莲实是一位美淫善各种性格于一体的可爱可亲的尤物,现将她的事迹记录如下,以为其正名。

第一章 俏金莲卖身葬父 丑武大捡漏逞欲

话说大宋徽宗皇帝政和年间,山东省东平府清河县算是一个富足的大县.但这天下不公平的事就是多,任你这地方多富,可穷人总是占多数,所以说一个地方富不富,不是比穷人的多少,而是比富人的多少,哪里穷人都差不多。

在清河县就有一个穷到家倒霉到家的人家。在靠近县城的陈山村有一潘姓人家,户主潘老实,生了五个儿女,前面四个不是病死,就是饥死,但第五个女儿金莲却自生下来后没病没痛,身体也长得快,才十三岁的人就已是婷婷玉立,虽面黄饥瘦,但仍难掩其俏丽的面容,阿娜的身姿,走到外面总能招来一双双艳羡的眼光。但也许应了一句话红颜薄命,没等她长成人,就接连遇到打击,十三这年她的娘就过世了,小小年纪的她开始照理家务,给父亲煮饭洗衣缝衣补鞋,俨然一个懂事的家庭主妇,把一个家料理得有条有理的,左邻右舍都夸她,真是个巧手姑娘,谁家的男孩有幸娶了她,不得了,不得了。但屋漏偏逢下雨,没过两年安稳日子,潘老实就得了一种病,整天咳嗽不止,看了好多医生,看病看出一身债,仍没挽回他的一条命,在金莲十四岁那年,他终于一病不起了,看着已是奄奄一息的父亲,金莲当面不敢伤心,背过面就以泪洗面,父亲一死,她就真的是一个人孤零零,连个较亲的亲戚都没有,天啦,叫她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

这天,金莲正小心地给父亲喂粥,突然,门一下被人用力推开,村里的甲长潘有财带着两个人闯了进来。

老实,你欠我五吊钱快还。潘有财一进门就气势汹汹。

甲长,我爹已说不出话来了,你就让他静一下吧。潘金莲一下跪在甲长面前。

我让他静,我的钱怎么办,到时就拿你给我做四姨娘抵你爹的债。有财发现金莲后立即动起了歪心,手在她脸上轻薄地摸着。

你别想。金莲一把拉开他的手。

我不想?看你拿什么还我的钱,哈哈,来吧,跟我保证让你吃得白白嫩嫩。有财一把将金莲抱住。

别啊,你干什么啊。金莲大声叫了起来。

你别动我的女。。。老实突然挺起身上,用尽全身力量喊了出来,但话没讲完就倒了下去,双眼翻白,一动不动。

爹爹。金莲哭着挣开有财的双手,扑到父亲的身上,用力摇着,爹,爹,你应我啊,你应我啊。。。

晚了,潘老实静静地躺在床上,脉息已停,全身冰冷,只有一双眼睛还睁得大大的,那是放心不下他的女儿,可怜的他,临到死时还要看到孤弱的女儿受人欺凌,真是死不瞑目,死不放心啊。

死不赖债,我给你三天时间,把我的帐还清,不然,就到我家去,我给你好好安葬你的父亲。潘有财说罢扬长而去。

就是死我也不会到你家。金莲哭着对有财吼道。

但欠有财的债是逃不掉的,在有财的招呼下,村里竟没一个人肯来帮她安葬父亲,大家都劝她给有财做小老婆算了,以后就有依靠。

倔强的金莲一下看到了人情的冷暖,她知道有财的债不还清是安葬不了父亲,伸打死她也不愿意给他做小老婆,她该怎么办呢。

第二天一早,金莲就来到了清平县街上,站在一个显眼的地方,身上挂了一幅布条:卖身葬父。

好可怜的女孩啊。人们看着瘦弱的潘金莲,一个个露出惋惜的叹息。

但这么好的女孩子怎愁没人要呢。结果被城里开布料店的财主张大户以十贯钱买了下来,金莲用这笔钱还了潘有财的债,余下的请人把父亲安葬了,然后就到张大户家当使女了。

到了张大户家后,虽天天忙碌,但吃的却比家里好多了,加上事不累,金莲的身体很快发育起来,没半年,身体长高了,更主要的是乳房长得丰满了,臀部长圆了,可就是腰却还是细细的,真是该长的地方拼命长,不该长的地方就是不长,以前的黄毛姑娘变成了美貌少女,走到那里都显得婷婷玉立,有道是:乌发垂肩,眉儿弯弯,眼儿水灵,面泛红光;俏丽脸蛋,似吹弹即破;樱唇频动,鼻儿玲拢;一双秀手,十指纤纤,犹如精雕的美玉;一对玉臂,丰盈而不见肉,娇美而若无骨。

却说这张大户当初买潘金莲进来,看中的就是她娇好的相貌。如今见她越长越俏,心里就蠢蠢欲动,只是他家夫人是个悍妇,张大户一向有惧妻症,故不敢轻易造次。

这一天,张大户的夫人回娘家,张大户等夫人一走,也不顾是白天,坐在书房里,就叫金莲进来给他倒荼,金莲倒了荼,待要退下,没想到张大户一把将她拉住,说不要走,陪老爷我说说话。

金莲的手一被他拉住,脸就红了起来,一边把手往外抽一边说老爷要说什么呢,我什么都不懂。

你不懂我可以教你啊。张大户一把将金莲抱到怀中,双手在她胸部乱摸起来。

老爷,不要啊。金莲不敢大声,身子在他怀中拼命挣扎。

好金莲,老爷想你想好久了,你给了我,我会很痛你的,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张大户利索地解开了金莲的上衣,露出雪白一片,只见一对白白的嫩乳尖挺翘立,又大又圆,诱人无比。好美。张大户一口将红嫩的乳头含在嘴中。

别呀,夫人回来会打死我的,老爷,饶了我吧。金莲的乳头一被张大户含住,一股麻痒痒的感觉立时从身体中产生,惧怕之中隐隐传来一丝舒服的感觉。

她回来也不怕,一切有我呢。张大户捞起金莲的裙子,一下捞到腰际,隔着内裤摸到金莲的阴阜上,只觉鼓鼓一片,软软的,弹性十足。

这样舒服吧。张大户的手指伸进裤子中,摸到了阴唇,轻轻分开阴唇,抵近了阴道口,进边上轻轻按着,没二三下,阴道口已是湿湿的了。

老爷,别呀。金莲口中还在叫,可身体扭动得已不是很激烈了,她知道自已是卖给了张家,张大户要把她怎么样,她根本无法抗拒。

来吧,看我让你爽。张大户把金莲全身扒光,一具美奂美仑的胴体展现在他面前,只见面若桃花,肌如雪花,丰乳高耸,细腰肥臀,浑身上下无一不是女人的极至,而这个极至的女人竟是未开苞的二八姑娘,他张大户有福了。

我的娘啊,太美了。张大户看得口水直流,急急脱光衣服,一把将金莲按在书桌上,提着她的双腿分开,立在桌边,挺着硬硬的阳具就往她大腿根送。可金莲是个未开苞的姑娘,阴道日紧紧的,虽对准了地方,却插了几下没有插进去。

这么紧。张大户一手放了金莲的脚,两个手指分开阴唇,阳具往里一送,立时进去一截。

哟呀,痛啊。金莲大叫一手,手抓着张大户的身子往外推。

好金莲,先忍一下,等下就会不痛了。张大户叫着,身体猛地往前一冲,阳具以极快的迅速猛插到底。

呀哟。潘金莲一把搂住张大户,一阵钻心的痛散布全身。老爷,你慢点,慢点,我受不了。

好,好,我慢点,很快就会好了。张大户一手提着金莲的一只脚,一手在她高耸的乳房上尽情的抚摸着,下身有节奏地挺动,粗大的阳具在阴道中时快时慢地进出,开始时只觉里面又紧又涩,抽插了二三十下后,阴道里开始湿润起来,随着张大户的抽插,阴壁时松时紧,一放一张,往业迎凑,越来越爽利。

金莲,你这里面好紧好爽。张大户开始加快抽插的速度。

而此时的潘金莲只觉疼痛已渐渐消失,一种从未体验的快感慢慢弥漫全身,下身只觉又痒又爽,只盼张大户用力再用力插。于是不由自主地将双腿圈在他的腰部,越圈越紧,双手搭在他的双肩上,口中哼哼作响。

爽了是吧。老爷干得你爽不爽。张大户一下快过一下的大力抽插着,撞得金莲的下部啪啪作响。

羞死了,是你自已爽吧。金莲媚眼如花地看着张大户,身体却在下面扭动起来,配合张大户的抽插。

我当然爽了。张大户一看潘金莲娇媚的笑容,顿时血脉喷张,只觉真是人间绝色,如醉如痴,下身抽插得更快了。

好快,我受不了。潘金莲真是天生媚样,一阵抽插后,就浪叫不已。把张大户刺激得欲火如焚,一阵猛插后一泄如注。

爽不爽,我的亲亲。张大户压在潘金莲娇艳的肉体上,口里气喘吁吁,双手却贪梦地在她全身游走,摸臀弄乳,好不得意。

就怕让夫人知道。潘金莲意犹未尽,担扰已上心头。

放心,到时我们注意点不就行了。张大户一把抱起潘金莲往卧室走去。

老爷,你还要干什么。潘金莲双手搂着张大户的脖子,无限娇媚地说。

当然是干你啦,我们到床上好好乐一乐,刚才不过瘾。

还有更过瘾的呀?潘金莲兴致来了。

当然了,这事可是其乐无穷啊。张大户哈哈大笑。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