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子不语系列─狐妻鬼妾

圣人高德,不屑谈论∶怪、力、乱、神。
路人缺德,只会瞎掰∶淫、欲、邪、魔。

子不语语系列─狐妻鬼妾取自《萤窗异草》─《温玉》
陈凤梧是个孝廉,他长得文质彬彬、风流倜傥,又饱读书师、经文满腹,年纪很轻时就高中科第。祖籍本是浙江绍兴,现寄籍於京都宛平(在今北京市之丰台区内)甘水桥。宅居屋後有栋三间小楼,原是当年父亲休息的地方。父亲在世时,陈凤梧还不时登楼远眺或吟诗作赋。父亲去世後,陈凤梧总会触景伤情,故将这栋小楼封闭起来,空在那边也有四、五年的时间了。
有天晚上,月朗星稀、万里无云。陈凤梧外出访友,回来得很晚,家里人都早已熟睡了,只留下小僮子在门口等着给他开门。陈凤梧回家以後见月色皎好,便想诗情画意的赏月片刻,并让小书僮洗刷茶具、烧水沏茶。
陈凤梧看着皎月银光;吟哦几句诗词,正觉得灵台清明、心胸舒畅。突然,听见不远处传来一阵清晰的笛乐声,那笛声袅袅不绝、如怨如慕、如泣如诉。
陈凤梧细心地辨别笛声的方向,最後确定是从屋後小楼里传出的,不禁一阵寒栗。陈凤梧心想∶『那小楼已空置多年,如今竟然在午夜里有笛乐传出,真是诡异至极!』心里一阵「怦怦」乱跳,不敢多做停留,赶紧回屋里安歇。
可是,陈凤梧却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只要一闭眼,耳边就彷佛又响起那笛声,而致一夜不能成眠。翌日,陈凤梧起床以後立即前往小楼,利用白天壮胆察看究竟。
陈凤梧到楼下一看,只见窗户结满蜘蛛网,尘土在轩槛上已积了厚厚的一层,并没有他人闯入的迹象,他稍稍地定下心神,才走进楼内。只见楼里堆满各种书籍,并没有人动过,上下左右的空间也都检查过了,皆无异样。可是,如此一来愈加显得昨夜之事之诡异,他连忙将楼门关好,匆匆离开。
当天夜里三更时分,小楼里又有乐声传出了,不过今夜是笙管之音。陈凤梧从睡梦中醒来,侧耳倾听,只觉得今夜的乐声颇为曼美动听、悠扬悦耳,不像前天夜里听到的呜鸣咽咽、悲怆凄凉的声调。陈凤梧听得入神,笙管彷佛会安抚人心似的,使他听着不禁又昏昏入睡了!
第二天,陈凤梧整好衣冠,恭恭敬敬地来到楼前,凭空祝告说∶「不知楼上住的是神仙还是灵鬼?为什麽这样骇人听闻?如果有妙音弹奏,请容许我当面领教,请勿吝惜。」说完,他立即回房。突然,他发现案头上摆着一张请柬。
陈凤梧打开一看,只见请柬上字迹清秀婉丽,而邀请人写着∶「温玉、柔娘」一看便知是女人的名字。他大吃一惊,忙问家里人是谁送来的?可是大家都莫名其妙,不知这请柬是怎麽送来的。
当夜,陈凤梧应约前往,还没走到楼前,已经有一个小丫环在门前等候着,她笑着说∶「知音人果然胆子不小啊!两位娘子早就等候多时了。」她在前面领路,两人一起走着。陈凤梧远望楼头,只见有两位美女正垂袖凭栏而立,样子似乎显得无聊而徘徊不定。月光下,只见得『香雾湿云鬓,清辉照玉臂』,令人顿生怜惜之意。
陈凤梧沿梯而上,直走上前作揖,客套说道∶「小生庸耳俗肠,未晓音律,竟然承蒙二位召见聚会,真是三生有幸!」
其中一位美人微微一笑,说道∶「既然自称不识音律,怎麽祝告要求听奏妙音,公子说的这话能让谁相信!」
她说话时,陈凤梧就一直打量着她们,经这麽仔细一端详,陈凤梧惊讶得目瞪口呆∶说话的这一位长得体态丰满、玲珑凹凸,嫣然一笑时,妖娇百媚自然而生;另一位更美得花愁柳怨、凄凄动人,颦眉不语令人爱怜不已。她们身上都穿着轻柔的舞衣,腰束百宝裙,佩戴着金环玉佩,行走时发出有节奏的音响,实在是天上的仙女下凡。
陈凤梧回话说∶「先後两夜,所闻雅奏,如果出於两位佳人,则希望能以此赐教,让我饱听一场,不知可否!」
刚才没有说话的那位女子,也笑着说∶「刚见面就这样匆忙,莫非公子挂念着房中的美人,急於回去?」说罢,她便从衣袖中取出一支玉笛,吹奏起来。这曲子正是陈凤梧头一天听到的,那笛声,使人如听到孤鹤的悲鸣、离鸿的哀叫,凄切悲伤,催人泪下。
曲子还未吹完,就被另一位女子打断了,她举起衣袖挥动着说∶「妹妹别吹这样令人断肠的哀乐,反让公子心中不快。」於是,她让丫环送来一支笙管,靠着门槛吹奏起来。那声音,有如凤凰和鸣、鸾鸟合群,能让悲哀之人转为高兴,使愁怨之人心情舒畅。原来,这正是昨晚听见的曲子,不过今天吹得更加悠扬缠绵。
两曲奏完,三人才一起互通姓名。原来那位吹笙的女子就是温玉,而柔娘就是吹奏悲伤笛曲的女子。
凤梧跟温玉愉快的聊起来,谈古论今、说南道北。温玉是有问有答,无所不知,可是柔娘却在一旁默不作声,用衣袖半掩着面孔,对着天上的月亮出神地望着,好像有无数的心事和忧愁。陈凤梧觉得很奇怪,便询问起来。温玉说∶「这个傻丫头经常作出这副模样来,请公子不要见怪。」
夜已深了,丫环前来催促回去,温玉便望着凤梧说∶「有客人而没有美酒,使这样美好的夜晚减少了许多乐趣,如果公子能够当东道主,我们一定到公子的书斋去拜访。」陈凤梧一听,满口答应,并约定在明天夜里。温玉和柔娘这才走下扶梯,轻轻走过楼东而去,也不知前往何处。陈凤梧随後俏俏地回到房内,母亲和妻子都没有发觉。
第二天早晨起来後,陈凤梧什麽话也不说,下午他来到书斋,装出一副专心致志在写字的模样。天已黄昏,他又假托自己准备会试的文章还没有写完,晚上就不回房去了。并让书僮把被褥取来,架床铺被,同时偷偷地准备好了美酒菜肴,点上明烛,等候两位佳人来临,不禁胡思着两人是否会如时赴约。
二更时分,两位美人双双来到。屋里顿时充满欢声笑语,彷佛像春天一般温暖。这两位女子已不像昨天晚上那样羞答答的。酒过三巡,众人略有些兴奋。陈凤梧站起来,求两位美人继续吹奏昨晚的雅音。温玉连忙推辞,说道∶「和家人耳目相近,把他们惊醒不好。」於是便不再奏乐。大家只是互相劝酒、猜拳而已。不一会儿,便喝得醉醺醺的,眉目间不觉流露出娇媚的情态,男女情事之欲尽显无遗。
温玉便先对先陈凤梧表态说∶「我姐妹俩,皆对公子心生爱慕,愿与公子同效鸳鸯、共赴巫山,不之公子意┅┅」
陈凤梧不等温玉说完,便急着说∶「多谢两位姑娘如此厚爱,此乃敝生之幸,更何况我也早有此心意了!」
温玉又对柔娘说道∶「妹妹你留在这里,我先回去了!」
柔娘流露出一副羞涩的神色,说∶「我不习惯┅┅这种事还是比不上姐姐。」
温玉笑着说∶「明明是你先吹笛子倾诉表情,招惹是非,谁还敢抢在你前面呢?」说着,便靠在丫环肩上,跟跟跄跄地走了。
陈凤梧这才和柔娘双双上床,枕席之间,极尽欢情┅┅
柔娘羞涩的将身体转後,背向着陈凤梧。陈凤梧看着渐裸的肩背,柔娘雪白的肌肤,在昏暗的烛光下,显得分外耀眼。柔娘耳边传来『悉悉沙沙』的声音,心想陈凤梧也正在宽衣解带,由不得脸上一阵火红,竟羞於转身面对他。
陈凤梧轻轻的扳转柔娘的双肩,柔娘略微一挣,便任陈凤梧把她的身子转过来,让两人赤裸裸的相对着。柔娘羞红的脸一直深低着,陈凤梧审视着她白晰得如珍珠般的肌肤,乳房虽小但却很饱满,小腹平滑柔顺,一涡浅浅的脐下连接着几根稀疏的细毛,愈往下细毛渐次的愈浓、愈密,然後又乍然消失在丰腴的双腿间,形成一个乌黑浓密的倒三角形,使得她全身散发出一种成熟女性独有的气质。
陈凤梧让柔娘躺在床上,陈凤梧把脸靠她在那柔软的小腹部,轻轻的摩挲着,柔娘忍不住发出一丝满足之细吟声。当陈凤梧的嘴唇微触到那稀薄的草丛上时,柔娘不禁像受搔痒般的抖动起来,双手不停的抚揉着陈凤梧的後脑。
陈凤梧轻轻将柔娘的双腿掰开,露出一对粉红色的小唇片在两腿根部,肉洞内的光景也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他的眼前。陈凤梧轻轻地揉着小唇片中间那颗肉粒,舌头在上面的肉片上轻舔舐起来,柔娘再一次忍不住地呻吟出声。
陈凤梧的舌头在那秘密桃园洞上忙着,心中惊讶着自己竟然如此情不自禁,不但背叛自己的老婆,而且还对柔娘做出从未对老婆做过的事──舔穴!陈凤梧忘情地把舌头伸进蜜洞口。
「呀┅公子┅不┅不要┅嗯┅┅」柔娘的背部弓起来,发出阵阵呓语,还将腰部扭动着,让陈凤梧的舌尖不停的在阴道里搅动着。「嗯┅┅好┅舒服┅┅嗯┅」柔娘紧闭着双眼,长睫毛在抖动着。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