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贾宝玉的幸福生活玉钏儿篇]

转眼暑期将至,宝玉这一日去宝钗家中,想与她商量暑期一道去哪玩儿。到了宝钗家门口,见大门敞开着,薛姨妈弯了腰在厅中收拾,于是叫了声:“阿姨!”
薛姨妈抬起头,见是他,喜道:“哎哟,是宝玉来啦,快进来!”见厅上灰大,又道:“先去宝钗房中坐会儿吧,这里灰大。”于是回头叫道:“宝钗!”
听得后边宝钗应了一声,宝玉忙道:“阿姨,您忙您的,我进去看看。”
走到后边,见宝钗软软的靠在被上,神情专注,在看书呢,听到声音,抬头瞥了他一眼,懒懒的道:“是你呀。”也不起身招呼,继续低头看书。
房中阳光透射,被褥鲜艳,映得宝钗脸上一片娇红,宝玉心中爱煞,就要凑近,宝钗一下抬起头,脸上微红,娇斥了声:“去,坐那儿去。”努努嘴,手指着床边的椅子。宝玉见她衣裳薄透,露出一截雪白皓臂,纤指娇娇,向上微翘,忍不住就去捉她伸出的小手,宝钗急将手缩回,娇嗔道:“你要死啦!”
宝玉嘻嘻一笑,自从与宝钗有了那事之后,他也渐渐放肆了许多,死皮惫脸,毕竟挨到了宝钗旁边。
宝钗无奈,没好气道:“你来干嘛?!”宝玉却先不答,弯低了头想瞧瞧宝钗看的是什么书,宝钗红了脸,急将书藏到身后,宝玉眼快,已看清是本艳情小说,于是含笑看着宝钗。
宝钗羞得无处藏身,啐道:“真讨厌!”理了理耳边发鬓,问道:“一天到晚不干好事,就会缠磨人。今天又要干嘛?”
宝玉于是说了暑假到哪玩的事。依宝钗的性子,哪都不想去,最好就躲在家中睡觉看书,但也舍不得离了宝玉,于是问宝玉想上哪儿。
宝玉初中时曾到过一座高山上的庙里住了半月,山顶气候风云变幻,大热的天,山顶还得穿毛衣御寒,山上人烟稀少,不时有大雾暴雨,更可在山巅观望日出,俯看雾气缭绕的山下村庄,当真大异奇趣,久想再次过过那种日子,若更有宝钗在旁陪着,岂不是神仙般的生活么?
宝玉说了,宝钗得知那儿车辆不通,到山脚须得步行十几里路程,去山顶还要爬好几里山坡,早皱起眉头。原来,她一向体丰怯热,最不爱爬山,但见了宝玉心热,也不忍阻了他的兴头。
听到宝玉大谈山村野趣,心中一动,便笑道:“山那么高,上面又没有人家,倒不如去我舅舅家住几天,他家就在省城往西三十里,那边山清水秀,空气特别好,村后有一道小溪,一座茶山,一片竹林,挺好玩的,我小时候常赖在那儿舍不得走呢。”
宝玉见她说起儿时事情时的那股心头热望之色,早就肯了,于是笑道:“要我依你也行,只是男人决定的事,女人动不动就改变主意,这个习惯却养不得,须要惩罚惩罚。”
宝钗听他答应,心中高兴,笑道:“好吧,要怎么惩罚呢?”
宝玉一笑不答。宝钗见他目光游动,贼腻兮兮,显是不怀好意,脸忽一红,道:“不行。”
宝玉笑着站起来,道:“什么呀,就不行?”
宝钗笑道:“不行就不行。”起身欲逃,早被宝玉一把捉住,按倒在床。
宝钗怕外头妈妈听到,不敢弄出声来,一时被宝玉压在身上,动弹不得,叹了口气,道:“你要怎么着吧。”宝玉却也古怪,只要借着这耀眼的阳光细看宝钗雪堆似的酥胸,宝钗自然不肯,两人在房中闹腾许久,最后终究拗不过宝玉,让他得逞了。
宝钗舅舅家的村子,要从一条小径穿过山谷进去,没有大路通行,倒似一个世外桃源般。到了宝钗舅舅家时,已近中午,宝钗舅舅、舅母很是热情,便如在外多年的亲女儿回家一般。宝钗在厨房放下行李,便要去找小时候的玩伴。
舅母道:“是赖三叔家的女儿吧?早嫁出去了,没在娘家。”宝钗一听不禁微微失望。
正在这时,一个女孩提着茶篮跨进门槛,叫了声“妈!”,放下篮子,扯下壁上毛巾擦汗,一时没注意到屋里有客人。
舅母笑道:“瞧她热的,钏儿,你看谁来啦?”那女孩这才注意到屋里多了两个人。
宝钗仔细一看,又惊又喜,笑道:“原来是玉钏妹妹,竟长这么大了。”
那叫玉钏的女孩这时也认出宝钗,笑声叫道:“表姐!”忽见旁边那陌生男孩正直直看她,不由脸一红,拘束起来。过了一会,似想起什么事,叫了声:
“表姐,你来。”拖着宝钗的手,拉出房去。
宝钗回头向宝玉说了声:“你先坐会儿。”话犹未了,早被那玉钏拉着跑去。
宝钗舅母笑道:“这孩子!真不懂事。”一边招呼宝玉喝茶,一边问宝玉家中情况,宝玉一一回答。
一会儿,宝钗笑着回来了。原来玉钏拖她去看小时候宝钗种的柳树已十分高大了。舅母笑骂了声:“这孩子!”接着说了些玉钏从小以来的种种趣事。
玉钏见有陌生人在,只管红着脸,低下头,叫:“妈——”埋怨母亲在陌生人前说那么些羞人的事。宝玉含笑看着她,见她生得娇俏可爱,皮肤微黄,却泛着健康诱人的光泽,身材窈窕,胸部微微隆起,发育得与她稚气的脸颇不相称。
宝钗舅母终于住了口,叫玉钏带客人先去村里随便逛逛。
村子很小,只有三十几户人家,树木很多,房子与房子中间隔着许多大树。因此整个村庄如在林子里一般。虽时值盛夏,却凉爽异常。宝玉大为喜爱,一路赞不绝口。那玉钏虽与他们一道,却始终不发一言。只有宝钗偶尔问起,才回一句半句。宝玉见她俏生生的,很想搭讪一句,她却把脸一红,不搭一言。
三人在树木间穿错,见前头谷坪上几个女孩在踢毽子玩呢。宝玉听见旁边玉钏叫了声:“英巧!”
那被叫作英巧的女孩应声回望,见玉钏和城里打扮的一男一女走在一起,微微诧异。宝钗听到表妹叫“英巧”,再仔细一看,却有些认识,忽记起她原来就是自己小时玩伴的妹妹。于是笑道:“不认识吗?我是宝钗呀。”几个女孩于是嬉嬉笑着围上来,宝钗拉着她们的手,大家都很高兴。宝玉站在一旁,见这些女孩一个个都生得水灵动人,不禁暗暗称奇。
玩了一会,回到家时,舅母早等在门口叫他们吃点心。两人的住处也都安排好了。舅母知道宝钗尚未结婚,不知她跟宝玉什么关系,便安排宝玉在一间空房住了,宝钗在玉钏的房中住,玉钏却跑到隔壁家跟英巧一起挤着睡。
于是宝玉和宝钗安心住下,这小村空气清新,畅人心怀,又有舅母特意弄的一些山村野味,极是可口,终日与一些女孩打牌玩闹,过得甚是惬意。只是宝玉宝钗两人在外做客,不便亲热,不免有些不足。
渐渐的宝玉和玉钏偶而也有说有笑了,只是在无人处单独相遇,她却不搭一言。宝玉冷眼瞧去,只觉她未必对自己无动于心,只是不知道她小心眼里想些什么,自己稍一接近,她便避开,害得宝玉心痒难搔。
这一天晚上,大家在宝钗房中玩闹。共挤在一张大床上,乡村里女孩天真烂漫,又与宝玉渐熟,所以玩到酣处,宝玉与她们挤在一处,也不甚避忌。
正笑闹间,忽然眼前一黑,却是停电了。大家一呆,也不知谁一推,几人惊叫一声,往宝玉身上倒去。宝玉陡然觉得身上一重,双手向她们推去,触手温软一团,竟不知碰到她们中谁的胸口,众人齐声惊叫,乱作一团。宝玉乘机手脚大动,得其所哉。
混乱间,宝玉忽觉一只小手一下撑在自己两腿中间,下边宝贝酥酥一麻,那只手急忙缩回,却在缩回的瞬间,似有意似无意的轻轻一捏,宝玉心尖尖上一颠,伸出手去,碰到了她手腕的衣袖,那只小手已缩了回去。
宝玉还待去捉,忽然一闪,灯亮了,女孩们又惊叫一声,齐齐散开,一个个脸色潮红,发乱衣斜,均感不好意思,纷纷整理。宝玉往众女望去,见除了玉钏和那个叫“英巧”的女孩,其余都穿的是短袖裙子。不知刚才碰触自己的是玉钏还是英巧?当下也不及细想,众人似乎对刚才黑暗的一刻颇为留恋,再呆了好一会儿,方才散去。
宝玉回到自己房中,兀自寻思刚才那一触,究竟是玉钏还是英巧?一想到可能是玉钏,心头不由一热。寻思了一回,终究没有结果,渐渐睡了。
第二天早饭时,玉钏坐在宝玉对面,将碗捧起就要遮住脸时,目光向宝玉一闪。宝玉心头一跳,蓦然想起昨晚那一触的刹那,似乎听见英巧的声音在另一头惊叫了一声,那么昨晚大胆之人便是眼前这小鬼头无疑了。想到这,眼向她望去,玉钏的目光忙躲开。宝玉暗下一笑。
下午,宝玉在宝钗房中,正投掷硬币替宝钗算命呢,听到窗外有人叫宝钗,却是舅母唤宝钗去有事。等了一会,见宝钗还没回来,宝玉便掷硬币玩耍,掷到第三把时,一枚硬币提溜一转,滚到床底去了,宝玉绕到床后,俯身去拾。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