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娇宠水芙蓉

第一章。
轻盈但有些虚浮的脚步声由远至近。躺在凉风徐来的树荫下,陈甫麟不需思索就知来人是准。
只因被凉爽轻风吹送至他鼻间的阵阵芳甜莲香,一向就是她身上的香味。
她,打小就独钟那冶艳沁心中又带着些许纯真的香味。
她不但房里摆放着干燥的莲花球,就连衣物及随身小物的薰香都只使用莲香,从小到大不曾更换过其他的花香。
每到莲花盛开的时节,她总会跟着家里的工人到自家栽种的莲花池去抢着探摘种植来酿酒的千叶白玉莲,依循古法将它们焙干,制成薰香及莲花水等等,作为日常使用。
所以只要有她在的地方,那股沁心的香气也就随着她到来,那香味就像是专属于她的一样——吕香芙,就是一朵秀丽清净的水芙蓉,散发着清香的泽水芳芝。
自她甫落娘胎来到这世上起到现,他们已经相处了十八年。
在他二十一年来的生命中,除了她尚未出生的那三年之外,她没有一天从他的生命中缺席,她的存在之于他就像是日月星辰那般理所当然……理所当然到让他完全忽略了自己心里对她怀有的是什么样的感情……陈家做的是莲子买卖,吕家则是主酿莲花酒,都是依着莲花这种水中植物为生计。因缘际会之下,两家的曾祖在寻找优质莲种的时候相识,然后因兴趣及志气相投成了知交好友。
交情要好的两家人,将自己的生意打理得有声有色。
待两家渐渐的在商场上闯出名号,生意也日益兴旺了起来,手边更是攒了不少积蓄后,交情深厚的曾祖相约在瑞龙城北重新实产购了宅第,让两家人比邻而居,这样子当男主人出外洽谈生意或是出城去访探更好的莲种时,家里的女眷及长辈们就能彼此有个照应。
于是陈昌两家的交情就这么持续了超过三代。
到了陈甫麟及吕香芙这一辈,就迈入第四代了,百多年来两家的感情一直很亲密,至今未变,而他们也都希望,这份情谊能永远延续下去,世世代代永不停止。
吕家只有吕香芙这个娇滴滴的独生女儿。打小时候起,她就是个讨人喜爱的甜美娃娃。
当陈甫麟亲手抱过她甫出生不久、包里在襁褓里小小软软的身躯那一刻起,他就将照顾这个小了他三岁的可爱女娃儿视为己任,把她当作自家小妹般疼爱照顾。
于是从小到大,他们两个人一起玩耍、一起胡闹、一起顽皮惹祸,感情融洽得让不清楚的人还道他们是亲兄妹呢!
也就是因为他们的感情比起亲兄妹来还更像兄妹,反而让两家长辈忽略了他们之间会有男女感情的可能性,依着陈昌两家四代以来的交情,根本不需靠结儿女亲家来加深彼此的羁绊,所以自然也不曾在儿女身上动过脑筋。
长辈们忽略了青梅竹马的儿女感情,偏偏就连陈甫麟及吕香芙他们也粗心的忽略了彼此早已暗生的情愫,傻傻的以为彼此真是兄妹情深。
错误,就这么发生了。
在陈南麟及吕香芙都还未能发觉对彼此的感情之前,陈家父母为陈甫麟订下了亲事,成为陈甫麟未婚妻子的徐家闺女还偏是吕香芙的闺中密友。
没想到就是因为这门亲事订了,才让陈南麟在失去拥有吕香芙的资格后惊觉自己早就爱上了一向视为妹妹的她!纯粹的情谊突地变了调,转化为真真切切的爱情。
从此以后,他再也无法用平静的心情一以及看待妹妹的眼神坦然注视她的甜美,虽然拼命压抑不该对吕香芙兴起的情念,也试过用时间来冲淡不断发酵的情愫,可惜事与愿违,情事更是不由人,他的心根本不受控制。
三年了,离他订下亲事都已经过了三年,他拼命拔除的情苗不但没有动摇分毫,反而更深的扎根在他的心底及骨血中。
他没有办法抗拒吕香芙眼底的深情,没办法呀……今天是吕家酿出第一批莲花酒的日子。
两家人依照多年的习惯,总是会由吕家送来第一坛新酿成的酒,然后由陈家做东在陈家聚会。
席间,他多喝了几杯,虽然不至于醉倒,但微醺的飘飘然让他不得不离席躲到这儿来等酒意消散,要不,他真怕自己会在两方家长面前失态——对吕香芙,他就快要控制不住自己对她的欲望了。
她喝过酒之后微醺的娇美模样,真是美丽极了。酒量不好的吕香芙踩着虚浮不稳的脚步来到,让陈甫麟来不及平复的情绪更为紊乱焦躁,难以自持。因她而起的欲望此时还充斥在他体内,在不知要如何面对她的情况下,他索性故作沉睡状,不愿面对引诱着他的吕香芙。
绕过攀植着粉嫩小花,垂着数条绿藤的雕刻花架,吕香芙立时就看见她要找的人正适意的躺在阴凉舒服的凉椅上休憩。见他似乎沉睡着,她不自觉的放轻了脚步。
收拾起强装出的轻快举止,她缓缓的朝他所在的树荫下走近,在她脸上一向为人所熟悉的开朗活泼,已经换上了淡淡的轻愁。
跃上她脸庞及眼中的愁云!就像是恰好被风吹到他们头顶上方的那片浮云般,微微的遮住了艳亮的阳光;轻愁将她平时硬装出来的开朗活泼给掩去了!让她不再是从前那个不识愁滋味的天真姑娘。从她察觉自己爱上他的那一刻,天真的吕香芙就消失不见了。
她的心早已与单纯无忧离得好远……不需要拥有多么锐利精明的眼光,只要是有长眼睛的人,随随便便一瞥就能看得出来吕香芙情窦已开,是个已经尝到爱情酸涩滋味的小女人了!
她缓缓的弯身凝视他双眸紧闭的俊颜。
微启饱满红唇,她朝着陈甫麟轻声喊了喊:“甫麟!甫麟?你睡着了吗?”
她打从小时候起就没叫过年纪比她大了三岁的陈甫麟一声“甫麟哥”,总是没规矩的直呼他的名。
小时候爹娘改不过来她这习惯,长大了也就任由她高兴怎么叫了,反正两家人交情够,也不会在意这些校未细节。
她的脸蛋红通通的,娇躯有点不受控制的左右摇晃,“甫麟?”
在厅里陪着长辈们坐了许久,没有他在,听爹娘与陈家伯父母聊天就连一点趣味都没有了,实在是坐不住了,她才会退出厅,寻他来了。
这个隐藏在密林及花榭间的小地方是伴随着他们从小到大的成长天地,在这里他们嘻闹谈天,充满着专属于他们两人的所有回忆,因此不需多想,她就知道该到这里来找他。
就如同以往的每次一样,她没有失望,在这里找到了他。轻唤没回应,她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袖。
还是不见他有丝毫清醒的迹象,吕香芙这才吁出屏在胸间的气息,放松紧绷的身子,敛起裙摆,心翼翼的坐在他腰侧的空位上。
随着无声的叹气,她用指尖将被风吹散而拂到他颊上的几缕发丝拨开,凝望着他的一双翦水秋瞳中,满是对他的深深情意。
只有在无人的时刻一她才敢放任自己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她爱他呀!
但极度可悲的是,当她认清自己心意的时候,他已经与她的好友徐净茉有了婚约。
一桩婚约,将她与陈甫麟的关系切割划分开来。当她理解到自己的心情后,陈甫麟将不再是她的玩伴、不再是邻家大哥,突然变成了一个男人。
一个她无法去爱,一个未来与她不该再有任何交集的男人,他已经是属于别人的了。
心慌及害怕纠结在她的血肉间,让她无法呼吸,无法平静。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