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傅红雪外传

第一话
黄昏的荒野;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看来不一会儿,就会天黑了,威远镖局的镖师正急急赶路;一行十余人,不住的回头望,那领头的老镖师,功夫了得,经验老到,直催促众人快快赶路。。。。后方尘沙飞扬,看来那批匪寇,仍不罢手。
忽见前方一瘦小身影,踽踽独行;一脚先跨一大步,另一脚跟上,看来脚有残疾。背上一柄大刀,看来也没啥特异之处,老镖头灵光一闪,吩咐众人下马,牵马而行,车仗在后;缓缓而行,慢慢的越过那人;众人有些讶异,但想老镖头经验老道,也就依言而行。。

只见那人身子略略一侧,似乎让了一让,一行人于是超前了;众镖师正想上马,加速赶路,却被那镖头阻止了;老镖头吩咐众人,就在那路人之前十余步,不疾不徐,慢慢的前进。。。。。。。。

那群匪徒又近了一些,众镖师已准备好要厮杀一阵。个个摩拳擦掌想试试自己的功夫;只有那老镖头微微一笑;似乎是觉得运气太好。“威远镖局的,识相的,留下车中之物,大爷们劫财不杀人。。”

匪徒的首脑,大声呼喝。。。。人马奔驰,转眼已至身后数十步。

镖头一看,挥刀在马背上一拍,跟着马儿受惊,急驰而出,老镖头似乎年纪老迈,刀子却不慎划到了车上的绳子,箱子翻落地面,散落一地珍珠玛瑙之物。。。。

众匪徒一见金银珠宝,个个红了眼;纵马疾弛,便要来夺宝;为首的匪徒见前方一人,怒道:死跛脚,闪到一边去;跟着九节金鞭挥出,想拉下那路人的头颅示威;这招“金鞭断头”是他成名绝技,当真是百发百中,众镖师见了这等声势,心里都凉了半截;此番恐怕难以善了。。。。。

也不见那傅红雪回头,彷佛刀光一闪,为首三骑,前者截腹,中者裂胸,后者断头,上半身似乎顺着一道弧线,同座骑分了家;一时血腥之气大作。。。后方十余骑收势不住,跟着冲上来,刀枪剑戟的招数,似乎都不管用了,只见肢骨漫天乱飞,直至最后一人,终于勒住了马。。。。。颤声道:阁下何人?黑虎山十。。。九虎。。记下这笔帐了。他日候教。。说得是有气无力。。。。

听得一冷冷的声音道:傅。。红。。雪。。。跟着刀光一闪,连人带马,对称劈为两半。

傅红雪收了刀,依旧踽踽独行;众镖师看得呆了,老镖头推倒了几只菜鸟,让出一条路。只见那傅红雪的背影,慢慢消失在暮色中;竟没交谈一句。。。。 本帖子来自-就去吻-最新地址老镖头叹道:那刀竟比传说中的快太多了。走完走趟镖,明个儿,告老退休吧。。。。

招呼了众人,收拾了货物,看来此程,也不会有敌人了。。。。。。。

傅红雪,二十出头;出道三年,似乎为了报仇而来,一只脚从小不知何故,得了残疾,因此走路姿势很奇特,似乎只靠一柄刀,冷冷的走在血腥江湖;又好像江湖因多了他,而变得更血腥。。。

那傅红雪倒并非生来就是冷酷杀手,虽然背负血海深仇,加上脚有残疾,原来他也想一面报仇,一面行侠仗义,做个大英雄,大侠士。

三年前他刀法学成;初入江湖,打听到仇人之一落脚处,带着刀,直接找上那黑河四鬼;苦战了几个时辰,终于手刃四鬼,那是他第一次杀人;闻到漫天的血腥味,他只想吐。。。。

于是傅红雪进了四鬼的小屋,想找些水,冲掉一身的血腥味,同那中人欲呕的感觉;一进小屋,彷佛听到有呻吟声,本能的握紧刀柄,小心翼翼的前进。待得进了房,见了房中景象;傅红雪忽然个人楞住了。。。。。 本房中只一张牙床;一个女人,双手被绑在床缘,口中塞着棉布,正在那里挣扎;竟然全身不着一物。雪白的皮肤表面,却透出无数暗红的鞭痕。。

那是傅红雪从来没看过的景象,一直到今天,傅红雪没看过几个女人,犹其是脱得光光的女人。。。。。他觉得体内好像有某些本能被唤醒。。。。甚至有些害怕,比他第一刀砍落黑河大鬼的头,更触目惊心。。。

床上那女子,眼上似乎露出乞求的目光。傅红雪一步拖着一步的上前,拿掉了女人口中的东西。。。。。“大英雄,救救奴家。。。”那女子用一种娇媚入骨的声音,呼唤着;傅红雪只觉彷佛身不由己的拔出刀,缓缓低下身用颤抖的手,慢慢的锯断那一双纤纤玉手中的绳索。

那娇媚万状的女人,手一得了自由;竟像蛇一般的缠上了傅红雪的脖子;同时在耳边低吟道:人家。。人家。。好害怕。。那四个大坏蛋,弄得人家。。。又像撒娇,又像哭诉。。。

傅红雪只觉得一阵天悬地转,那柔软酥胸在身上磨擦的感觉,是那样缠绵撩人,却又好像虚幻无边;加上阵阵浓浓的香气袭人,一时间没了主意。。顺口道:那四个坏蛋已被我杀了。。。

那女子似乎楞了一会儿,傅红雪只觉那双手忽然搂得更紧;一时把持不住, 两人同时倒卧床上。女人把一只手慢慢滑向傅红雪那紧握刀柄的手掌,轻轻的摩擦着;同时一个翻身压在傅红雪身上。傅红雪只得一阵口干舌燥;手中的刀不知不觉的松开。。双手紧紧抱着怀中的女子,那女子似乎有些讶异。。。轻轻笑道:你不会是第一遭吧?瞧你这么紧张;傅红雪喃喃道:我第一次杀。。。话犹未了,一张湿润的嘴唇已凑了上来,紧接着一阵口沫交流。。。女人的一只手,慢慢的探向身后那傅红雪的男性向征;竟然毫无动静;忽然感到背脊一阵寒冷,嘴唇离开了傅红雪,有些惊恐的看着跨下的男人。。。还有他身旁的刀;可能只是自己太急了吧;看来得换个方式。。。女人心想。。不自觉的露出温柔的笑意,女人缓缓的解开傅红雪的上衣,轻轻的吻着那不算槐梧的胸膛;慢慢的向下游移,又不时的瞄着傅红雪,只他闭着眼睛;额上青筋略现。。。。

尽管一切皆在她的算计之中,当她解开傅红雪的腰带时,竟也有些紧张;这种压迫感甚至让她觉得非常需要;而不能自制。。。。当她一见到傅的阳具之时,甚至有些猴急的把尚未挺立的阳物,整个吞入口中;用了一切她所知道的方法,常用的,不常用的,喜欢的,不太喜欢的,结果都没有作用时,她开始急躁了一个转向,直接跨在傅红雪的脸上,口仍不停的舔弄,一只手已伸向自己几欲泛滥的溪谷;就在傅红雪眼前翻潮覆浪起来。。决堤的潮水,漫得傅红雪整脸,高涨的欲望,逼得她几乎有点窒息。。。终于她绝望了。。。。。“没用的跛脚,风流鬼做不成,老娘叫你做个倒霉鬼”女人心里暗骂。由于脑羞成怒,女人心里杀机已起;自个儿不行,还敢杀了我的四个小鬼。。。。。

她忽然变得很温柔,脸上的笑容甚至很慈悲;只有杀人的快感,可以让她暂时厌抑那汹涌不得疏解的欲望。。。
她。。。。江湖人称玉面鬼姬。

究竟鹿死谁手。。。且待下回分解。。。。。。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