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屠龙记 成人版 第十四回 不悔遭猥亵

话说张无忌带着杨不悔去西域找她爹,走了许多天,这日来到河南境内的一个小市镇,张无忌便想买些饭吃,哪知河南这里正闹饥荒,沿途稻田尽皆龟裂,田中长满了荆棘败草,一片荒凉,更无人烟,无奈只得继续赶路。

一路上卧着几具尸体,肚腹干瘪,双颊深陷,一见便知是饿死了的。越走这类饿殍越多。张无忌心下惶恐:难道甚么东西也没得吃?咱们也要这般饿死不成?行到傍晚,到了一处树林,只见林中有白烟袅袅升起。张无忌大喜,当下向白烟升起处快步走去。

行到邻近,只见两个衣衫褴褛的汉子围着一锅热气腾腾的沸汤,正在锅底添柴加火。两个汉子听到脚步声,回过头来,见到张无忌和杨不悔,脸上现出大喜过望之色,同时跳起身来。

一名汉子一把揪过杨不悔,狞笑道:“这小娃娃幼嫩可口,今晚饱餐一顿,那是舒服得紧了。”另一名汉子道:“不错,男的娃娃留着明儿吃。”张无忌见他们要吃人大吃一惊,喝道:“干甚么?快放开我妹子。”那汉子全不理睬,嗤的一声,便撕光了杨不悔身上衣服,两个汉子见到杨不悔那赤裸白嫩的身体,不禁口水都流了出来,伸手拔出一柄尖刀,笑道:“很久没吃这么鲜嫩的娃娃了,一会先把她的这对可爱的乳房割下来尝尝。”提着杨不悔走别一旁,似乎便要宰杀。

张无忌只吓得魂飞天外,瞧他们并非说笑,实是有宰杀杨不悔之意,大叫:“你们想吃人么?也不怕伤天害理?”那手持土钵的汉子笑道:“老子有三个月没吃一粒米了,不吃人,还能吃牛吃羊么?”生怕张无忌逃跑,过来伸手便揪他头颈。

张无忌得金毛狮王谢逊传授武功秘诀,又自父亲处学得武当长拳,都是最上乘的武功,所以对付这两个寻常村汉还是绰绰有余,一掌奋力击出,那汉子哼了一声,俯伏在地,一动也不能动了。

张无忌又使招武当长拳,飞起右脚,正中另一人手腕。那人尖刀脱手飞出。

张无忌一招鸳鸯连环腿,左右跟着踢出,直中那人下颚。那人狂喷鲜血,晕死过去。张无忌忙扶起杨不悔,慌忙离开这里。

由于两人受到此番惊吓,再加上没有吃的,便都病倒了,后来偶遇明教中的徐达、朱元璋、彭和尚等人,由于张无忌和徐达甚谈得来,再加上徐达敬佩张无忌小小年纪就重义气,便救了两人,并愿意送他们一程,但是张无忌记得太师父让自己不要和明教中人有来往,便婉言拒绝了,带着杨不悔又踏上寻父的路程。

两人不知走了数月,已经来到了昆仑山附近,张无忌眼看自己的使命就要完成,心里自然高兴得很,但转念一想以后就再也不能玩不悔妹妹了,心中有黯淡了许多。

他们朝着昆仑山走去,但杨不悔由于走得太累了,便跟无忌说想要休息。张无忌看见前边正好有一间破旧茅草屋,便准备带不悔妹妹去那里休息。

两人刚走茅草屋外,便听到里边有动静,两个孩子便在偷偷地在茅草屋的缝隙朝里看去,里边原来是一对男女在苟合。杨不悔很是好奇地看着,平时她和张无忌也常常在床上亲密,但无忌那东西不行,所以从未插过她,但此刻里边的那个中年男子的正用它胯下的那根大肉棒在那女子的小穴中抽插,这场景可是她从未见过。

张无忌觉得这种场景不该让不悔看到,于是便用手去捂不悔的眼睛,但不悔很是好奇,又把无忌的手拿开,无忌有再次用手捂住不悔的眼睛。

这下杨不悔可不答应了,大喊乐一声:“无忌哥哥,干嘛老捂我的眼睛,我要看嘛!”杨不悔这一叫可不得了,惊到了里边的那一对狗男女,只听那个男的大喊了声:“谁?”便用布遮住下体,走了出来。

他一见到原来是两个小孩,便将他们抓了进去,无忌想反抗,但无奈那人力气大的了得,无忌丝毫没有办法,无忌学过武功,自然能感觉到此人武功高不可测。

里边那个女子十分风骚,也没有遮住自己的羞处,光着身子,一对大奶子在胸前晃着,看见那男子进来便问道:“冲哥,这是哪来的两个小贼呀?”那男子答道:“我也不知道,先问问再说,估计不是那黄脸婆派来的,你就放心吧,五姑!”原来这人正是昆仑派掌们人何太冲,在他身边的这位女子便是他的情妇五姑,他所说的黄脸婆是他的老婆班淑娴。由于他很怕老婆,五姑只是他的秘密情妇,为了瞒住班淑娴,两人便在这荒郊野外幽会。

何太冲便问张无忌道:“你们是干什么的?老实交待!”张无忌见自己敌不过此人,再加上他生性老实,便说明了自己的来历以及现在所要做的事情,自然也提到了杨不悔是杨逍的女儿。

何太冲一听他说的有模有样的,便相信了他,还说道:“怪不到看你眼熟,原来我们见过面的!”何太冲说的不假,当初无忌随父母刚到中原,一下船便遇到过何太冲,后来又在武当山上见过一面。

五姑问何太冲说:“这两个小贼你准备怎么办啊?”何太冲一笑:“天助我也,他们两个对我都有用,一个可以帮我找寻屠龙刀,一个用来胁迫杨逍,真是太好不过了!哈哈哈哈--”五姑见情人这么高兴,便又风骚地说:“我们刚才还未做完的事该怎么办?”

何太冲先是点了张无忌和杨不悔的穴道,然后走到五姑跟前,一把抓住她的两个大奶子,笑着说:“当然是继续做了,这两个小贼就便宜他们看一场免费的春宫戏!”何太冲上前一把搂住五姑,肆无忌惮地在她的脸上狂吻。何太冲脸上长满胡须,在五姑的脸蛋上摩擦,使她痒痒痛痛的。何太冲一双大手握住了她高耸的乳峰,用力捏着,彷佛要把它挤破。

何太冲的粗手在细腻的乳峰上磨擦,生成了强大的刺激,两颗乳头不受靠控制地膨胀起来,何太冲兴奋地说:“小婊子,我揉得你爽吗?”

五姑浪叫着:“啊--真爽--你捏得我舒服极了--”何太冲的大手毫不留情,从胸脯继续往下摸去,顺看她的小腹往下摸去。何太冲淫荡地笑着,他的大手在五姑的阴户上蠕动。

“哼--啊--”五姑忍不住何太冲的挑逗,情不自禁呻吟起来。

“你流水了--”何太冲手指伸入,挖着、抠着。五姑感到自己的小穴像开了水闸泛滥了。

五姑在床上躺着,两条大腿像有无形大手牵扯似的,高高翘起,分开,沾满淫水的阴户朝何太冲全面开放。何太冲眼中喷看欲火,眼前所见这美景,怎能不心动?:“婊子--真是天生婊子--”他迫不及待地扯掉自己的那块遮羞布,露出那根早已坚挺的又粗又大的紫黑色鸡巴。五姑的喘息声越来越大,简直是热切期待鸡巴的插入,她的太腿分得更靠开了。

何太冲跪在五姑两腿之间,将自己的鸡巴对准五姑的骚穴,整个身子便压了下去。五姑下流地叫了来:“大鸡巴哥哥,插得好--用力插吧--”何太冲听到五姑的浪叫,便说道:“叫啊,你这个荡妇叫得真好!”

“好哥哥--你太强大了--你插得--小婊子太舒服--太美妙了--”

五姑狂叫着,这淫叫传到张无忌和杨不悔耳朵里,再加上看到这么香艳的表演,使得两人都心痒难熬,无忌朝不悔看去,只见她睁大了两个黑溜溜的眼睛盯着床上看。

杨不悔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真实的性交场面,只见那大鸡巴在小穴里面横冲直撞,两颗大睾丸在阴户外不断地撞击着,阴茎混着淫水摩擦阴道发出的“噗哧噗哧”的声音,更是令她面红耳赤。她看那五姑好象很享受的样子,觉得做那事情很好玩,怎么无忌哥哥没有这样和我玩过呢?于是她又看了看无忌,只见无忌也正朝她望来。

张无忌真想上前扒光了杨不悔,然后好好玩她一番,但此刻被点了穴,而且何太充点穴高明,他虽会自行解穴,但无奈怎么也解不开,只好静静地呆在墙角观看。

何太冲的鸡巴不断地在五姑的浪穴中抽插,大约抽插了几千下,五姑已经几次达到高潮,等到他差不多要射精了,便拔出自己的鸡巴,将那一股股浓浓的精液射在五姑的脸上和乳房上,然后满意地躺在五姑身旁。五姑则将喷洒在自己身上的精液抹在手上,然后伸出舌头将手上的精液舔干净。

何太冲看到五姑的骚样,不禁鸡巴再次勃起,又要玩五姑,五姑已经被他玩了好几次了,一看他又要,便说:“好冲哥,我已经快不行了,整个身子跟散架了一样,你就饶了我吧!”

何太冲见五姑已经实在不行了,但自己的欲火还未消除,总不能现在就穿上裤子完事吧!正当他不知该如何是好时,突然看见了地上被点了穴道的杨不悔,只见她长得十分漂亮,虽然只有十二三岁,但身体也发育了一些,而且像这么鲜嫩的未成年少女他还从来没玩过,不知滋味如何,今天正好细细品味一番!于是淫笑着队五姑说:“你不让我玩,我就去玩那个小姑娘!”说完,便挺着那根勃起的粗大鸡巴朝杨不悔走去。

五姑是何太冲情妇,很听他的话,现在见他要玩别的女人,虽然心里嫉妒,但也不敢反对。张无忌见何太冲不是说笑,似乎真的要奸淫杨不悔,心中急得要命,一想到可爱的不悔妹妹就要被这个淫贼奸淫,心中十分难受,于是便大喊起来:“不要碰我的不悔妹妹,求求你,放过她吧!”

但何太冲才不管这些呢,走到杨不悔跟前,三下五除二地将杨不悔扒得一丝不挂,盯着不悔那尚未发育成熟的身体,赞叹道:“天哪,这就是纯洁的未成年少女的身体,果然跟那些成年的淫妇们不同,真是太可爱了!”杨不悔不知道到底要发生什么,见到那个赤裸的男人将自己扒光,一时下的说不出话,瞪大了双眼看着何太冲,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一样。

何太冲心中打定主意,要慢慢地玩这个小姑娘,细细地品尝这未成年少女的滋味,所以他并没有急于用鸡巴插她的小穴,而是俯下身去吻杨不悔。与其说是吻她,不如说是舔她,只见何太冲伸出舌头在不悔的小脸蛋上舔着,弄得不悔满脸都是他的口水。

何太冲一边舔着不悔的脸,一边用手去玩弄不悔的那一对尚未发育成熟的乳房。少女刚发育不久的乳房,虽然没有成熟少女的大,但是玩起来却别有一番滋味,手感也不错,最主要的还是心理的满足。何太冲以前虽然也玩过不少女人,但不悔的乳房带给他的手感是和别的女人完全不同的,毕竟她还是个未成年的少女。

他舔完了不悔的脸又去舔她那对娇嫩的乳房,小小乳头含在嘴里很是好玩,他还不断地用舌尖挑逗不悔的乳头。

杨不悔此时被何太冲玩着,虽然是出于被迫,心里很是不愿意,但是,何太冲玩的女人多了,自然要比无忌更懂得挑逗女人,何太冲玩弄她并未给她带来什么不适的感觉,反而弄的她很舒服,所以她不自觉地配合着何太冲的动作,甚至不断地呻吟着。

这一切让无忌看得十分心痛,眼看自己这个可爱的小妹妹,她那曾经专属于自己的身体,此刻却向一个陌生男人完全开放着,被其压在身下任意玩弄,心里别说是什么滋味了,他不停地破口大骂,但何太冲才不管这些呢,继续玩弄着杨不悔。

何太冲顺着不悔的乳房向下舔去,舔到了她的小腹,由于他对小女孩的小腹并不感兴趣,于是便掰开她大双腿,慢慢享受她的私处,见她的阴毛好细好细、好软好软,私处还带了一丝丝处女独有的的幽香味道,一点阴道的腥味都没有,处女果然不一样。她的阴部果然像小女孩的阴部一样,毛很稀少,细细的一条缝还很密。他拨开不悔稀少的阴毛,再往下看不悔的小穴口和屁眼很近,她的屁眼很小,有着一些些黑,一些些的粉红色,看起来真不错。

他二话没说,便伸出舌头去舔不悔的私处,用舌头伸进阴户内搅一下,用舌头向两边的阴壁舔动,用嘴唇吸吮着顶端的阴蒂,轻轻的咬着舐着。

“嗯--嗯--啊--啊--”杨不悔舒服得只会用喉咙发出像梦呓般的呻吟,感觉到阴户内有一股热流涌出。当何太冲用嘴唇吸吮着她阴蒂的时候,她有如触电般的浑身颤抖,双腿一下子合起来夹紧何太冲的头,整个人也不受控制般的突然坐起来,手紧抱着何太冲的头。何太冲抬起头后,站起来,淫笑着望着杨不悔,只见她满脸红霞,呼吸急速,小嘴微张地直喘着气。他看着不悔那可爱的小嘴,不禁淫笑着说道:“小姑娘,你饿了吧,叔叔让你吃个好东西!”说完,便抓住自己的大鸡巴在杨不悔的嘴边晃来晃去,让她舔自己的鸡巴。

杨不悔何时见过如此庞然大物,不知那是什么东西,又粗又大、黑黑的、还很硬,只是好奇地看着,却一直不肯伸出舌头去舔。

何太冲见不悔磨磨蹭蹭的,心里有点不耐烦了,便朝着不悔那雪白的小屁股上狠狠地抽了两巴掌,怒斥道:“你快点给我舔,听见没有,快舔!”杨不悔被何太冲打得“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她从小到大从未被人如此打过,自然觉得很委屈,何太冲才不管这些呢,见杨不悔哭了,更是兽性大发了,又打了她两下屁股,说道:“你哭什么哭,不准哭,快给我舔,要不然就打你屁股!”

杨不悔被打怕了,连忙止住哭声,伸出自己那柔软滑嫩的舌头,去舔何太冲得大鸡巴。她只是轻轻地舔了一下,觉得很恶心,因为何太冲刚干完五姑,他的大鸡巴上还残留着自己精液的腥味和那荡妇下体的骚味,这种味道对于一个清纯可爱的少女来说,自然是难以忍受。但她怕自己再挨打,只好一下一下地舔着何太冲的大鸡巴,忍受着那股恶心的味道。

张无忌看到杨不悔去舔何太冲的大鸡巴,连忙嘶声喊道:“不悔妹妹,不要呀,不要舔!”但他还是看见不悔伸出舌头在舔何太冲的大鸡巴,他简直痛苦到了极点了,但同时又在想如果自己鸡巴也能有那么大,再让不悔妹妹这样舔着,那该有多好呀!何太冲的鸡巴被杨不悔舔着,自然觉得十分舒服,虽然不悔舔鸡巴的技巧不高,只是重复地一个动作,但是能让这样一个清纯的伸出那粉红色可爱的舌头来舔自己的鸡巴,在心理上就已经很过瘾了,更何况不悔的舌头很是柔软,舔在自己的鸡巴上很是舒服。

就这样,杨不悔跪在何太冲面前,舔他的鸡巴。舔了一会,何太冲觉得还不过瘾,于是便把自己的大鸡巴塞进不悔的小嘴里,然她含在嘴里舔。由于何太冲的鸡巴十分大,而不悔的嘴又十分小,所以单是一个龟头,就将不悔的小嘴塞得满满的,令她透不过起来。

杨不悔将何太冲的大鸡巴含在嘴里,但又不懂得套弄。何太冲便抓住不悔的头发,用力前后拉扯着她的头,大鸡巴则不断地强行在不悔的小嘴里抽插着。

由于杨不悔的嘴非常小巧,何太冲的大鸡巴每次都要插到不悔的喉咙里去,嘴里被塞得满满的,令她喘不过起来,简直快要昏厥过去。

何太冲的鸡巴插在小美女嘴里,当然十分舒服,也十分兴奋,所以他不断加快抽插的速度。他看着不悔那张因含着大鸡巴而扭曲变形的脸,心里很是满足,一只手还不断地玩弄着不悔的乳房和小穴。

大约在她的小嘴里抽插了十几分钟,终于忍不住射了出来,将一股股浓浓的精液全部射进了不悔的小嘴里,并捂住她的嘴,强行命令她吞咽下去。

何太冲坐在一边,看着不悔那被猥亵后失落的表情,禁不住淫心又起,再次伸出魔爪,去摸不悔的私处。

杨不悔以为一切已经结束,但她万万没想到这才是噩梦的真正开始。张无忌看见了何太冲的鸡巴再次硬起,知道他要奸淫不悔,于是便不停地骂着,尽管他的嗓子已经喊哑了。

何太冲的手在不悔的私处摸着,那里已经湿得要命,原来不悔刚才被何太冲摸着乳房和小穴,早已春情萌动,再加上刚吞小下去的精液,象是催情剂般弄得她春心荡漾,底下的淫水流个不停。

何太冲见不悔已经湿了,知道时机已经成熟了,于是便把不悔压在地上,将她的两腿分开,自己则趴在不悔的两腿之间,把自己那早已硬起的大鸡巴对准不悔的小穴,用自己的龟头不断地在她的小穴口摩擦着,随时准备插入开苞。

张无忌见何太冲要动真格的了,不知该怎么办好,他的穴道被点,现在还无法解开,只好用尽全力放声大叫,不料这一叫反倒把被点的穴道冲开了,张无忌连忙奋力向何太冲扑去。

何太冲怎么也没料到张无忌竟然能把穴道解开,没有戒备便被张无忌扑倒在地。张无忌见状赶紧拉着赤裸的不悔便要夺门而去。但那何太冲回过神来,一个飞步就堵在两人面前,挡住他们的去路。

何太冲气急败坏地一手抓住无忌的领子,一手便卡住他的脖子,一用力,似乎要把他掐死一般。

张无忌被掐住了脖子,满脸涨红,几乎快要咽气了。蓦地里旁边一股力道飞来,将张无忌一引,把他的身子提起直立,带在一旁。张无忌惊魂未定,站在地下,眯着向旁瞧去,只见身旁站着一位身穿白色粗布长袍的中年书生。但见他约莫四十来岁年纪,相貌俊雅,只是双眉略向下垂,嘴边露出几条深深皱纹,不免略带衰老凄苦之相。他不言不动,神色漠然,似乎心驰远处,正在想甚么事情。

何太冲立即骇然,显然是认识这书生,连忙喊道:“杨逍,你这个魔教大魔头,跑这里干什么来了!”原来这书生正是杨逍,他从昆仑山下来,路径此地,听见茅屋中有动静,便来察看,好象是何太冲要奸淫这个小女孩,而这个小男孩奋力保护,于是何太冲便要杀了这小男孩。他生平最痛恨欺凌弱小,又见这小男孩仗义凌然,便决议要出手相救。

张无忌听到何太冲叫这书生杨逍,连忙叫道:“你,你便是明教的光明左使者、杨逍伯伯么?”杨逍点了点头,道:“你这孩子怎知道我姓名?”张无忌指着杨不悔,叫道:“她便是你女儿啊。”拉过杨不悔来,说道:“不悔妹妹,快叫爸爸,快叫爸爸!咱们终于找到他了。”杨不悔睁眼骨溜溜地望着杨逍,九成倒是不信,但他是不是爸爸,却也并不关心。只问:“我妈呢?妈妈怎么还不从天上飞下来?”

杨逍心头大震,抓住张无忌肩头,说道:“孩子,你说清楚些。她--她是谁的女儿,她妈妈是谁?”张无忌忙说道:“她是你的女儿,她妈妈便是峨嵋派女侠纪晓芙。”

杨逍本来脸色苍白,这时更加没半血色,颤声道:“她--她有了女儿?她--她在哪里?”忙俯身抱起杨不悔,只见她被何太冲扒得精光,赤身裸体,显然是被何太冲猥亵了,忙拾起衣服为她穿上,突然看到她颈中的黑色丝绦,轻轻一拉,只见那正是他送给纪晓芙的明教“铁焰令”,这一下再无怀疑,紧紧搂住了杨不悔,连问:“你妈妈呢?妈妈呢?”杨不悔道:“妈妈到天上去了,我在寻她。你看见她么?”杨逍见她年纪太小,说不清楚,眼望张无忌,意示询问。

张无忌叹了口气,说道:“杨伯伯,我说出来你别难过。纪姑姑被她师父打死了,她临死之时--”

杨逍大声的喝道:“你骗人,你骗人!纪晓芙到底怎样了?”张无忌喘了口气,说道:“纪姑姑已经死了。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杨逍立即又问:“她-她怎么会死的?”张无忌便将如何识得纪晓芙、如何替她治病、如何见她被灭绝师太击毙的情由一一说了。

杨逍见纪晓芙对自己如此的痴情,宁死也不愿出卖自己,还给女儿起名杨不悔,心中自是激动万分,同时也为纪晓芙的死深感悲切。

何太冲趁杨逍不注意,已经穿好衣服,猛地向他偷袭而来,杨逍心情悲痛,自然没有防御,被他着实打了一掌,而且中掌不轻,杨逍被偷袭后,愤怒难耐,转过身便对着何太冲又是重重一掌。

何太冲见杨逍反击,心想不妙,自知不是杨逍的对手,便夺命而套,那五姑也悄悄溜了。

杨逍被何太冲打了一掌,虽然并不重,但暂时没有力气去追他了,只好带着无忌和不悔先去他的坐忘峰了。

到了坐忘峰,张无忌见不悔已经送到了,于是便说道:“杨伯伯,我没负纪姑姑所托,不悔妹妹已找到了爸爸。咱们就此别过。”杨逍道:“你万里迢迢,将我的女儿送来,我岂能无所报答?你要甚么,尽管开口便是,我杨逍做不到的事、拿不到的东西,天下只怕不多。”

张无忌便说道:“我答应纪姑姑送不悔,并不是为了图什么报答,再说我中了玄冥寒毒,恐怕也没有多少时日可活,就让我静静地找个地方自生自灭吧!”

杨逍听说他中了玄冥寒毒,一把脉果然不假,便说:“你留下,我会医好你的!”无忌苦笑着说:“没用的,还是让我走吧!”杨逍见他去意已决,知道不再好留他,再说自己逍遥惯了,如今弄了个不悔已经要令他费神了,再加上这个无忌,一定是很麻烦的。所以便也没有再说挽留的话,便让无忌下山了。

杨不悔看见张无忌渐渐远去,大叫:“无忌哥哥,无忌哥哥!”但无忌的身影却越来越远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