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宝刀天使

在一个被紫色烟雾包围的岛上。
有个全身黑衣的男人站在孤岛上,一面观察着周遭环境,一面往长满弯曲场物的怪异树林中行去,行动十分迅速,没有浪费丝毫的精力。
在浓雾的那头似乎有些动静,男人用其锐利的眼光巡视,提高警觉。
「忍者班班…他跟毁掉我们雷诺斯军团的勇者们是一路的…」在听到这男人的低语声的同时,隐约可以看见四条人影出现。
「原来是雷诺斯的手下…」这名被称为班班的黑衣男子,双手拔出了闪亮的短剑,摆好架势。很快的,四条人影便围了上来。
「真不简单,这么快就识破了我们的计划…」此时站出一个像是带头者的女人,波浪般的红色头发给人深刻的印象,是个如冰山一般冷漠的美女。她的眼睛闪着银色的光辉,身上裹着十分合身的银白色软甲,突显出玲珑有致的身材。
「就他一个人,看来也不怎么样,雪莉娜,把他交给我吧!」班班的面前飞出一个子娇小的女人。
魔族特有的蝙蝠翅膀和钩状尾巴,耳朵比传说中的妖精更尖更大。稚嫩的外表,顽皮的笑容,带着一股单纯。细细的脖子上系着小丑般的披风,下面是白嫩的裸体,有如森林里的妖精。还未发育完全的娇小乳房上点缀着粉红色的乳头,两腿内侧的稀疏体毛更增添她的可爱。
锵!锵…班班用短剑架住了少女突如其来的攻势,两方相交之下火花四溅,锵然脆响。
「啊!」少女手上的锥状兵器抵挡不住班班手中短剑的反震,脱手飞出,少女按着疼痛的手腕僵立当场。
在后面观戏的其他三人不禁失笑。
「还早得很呢!拉妙,你可别玷污了雷诺斯四大天王的名声,真没用!」「什么?雷诺斯的四大天王?雷诺斯军团在那次大战时,应该已经消灭了,怎么…?」班班充满疑惑的问道。接着回答班班问题的是一个和那位少女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奸笑着的嘴边露出了尖牙,那是冥界贵族的象徵。
「你说的没错,在雷诺斯岛的战役中,我方战败而逃,但是只要雷诺斯大王能复活的话,我们将再次君临天下!」「哼!终于让我找到了你们这些意图使雷诺斯复活的四大天王。虽然费了一番手脚但总算有点代价了!」班班边说边探手伸入怀中,取出烟雾弹扔向地面。
「休想逃走,《雷光掌》!」红发散乱,身着金色软甲的男子,施出强力魔法,由指尖发射出的雷光打中了班班。同时烟雾弹爆炸开来,瞬间浓烟密布,伸手不见五指。
「糟了!那家伙不见了!」「绝对不能让他逃脱,赶紧搜捕!」雷诺斯的四大天王在紫色的烟雾中,分成四个方位向前追赶着忍者班班。
***黄昏淡淡柔柔的光线从卧室的小窗照了进来。
噗吱…噗吱…黏黏的液体不断滴落在白色床单上。
「啊!…嗯…」随着手指抚摸的动作,少女忍不住娇喘连连。她将松软的枕头垫着脸颊,浑圆的臀部翘得老高,正在品味着这一刻的快感。
「啊!不行…啊…啊…」在私处忙进忙出的手指终于触摸到了最敏感的部位。长着柔软白毛的耳朵也起了一阵颤抖。很快的从湿润私处涌出了大量蜜液。
噗吱…噗吱…「嗯…嗯…啊」雪白的身体在弯曲扭动时,将蜂蜜色的头发弄乱了,那是佛郎内斯族的特徵。深遂的猫眼此时正舒服地半眯着,毛茸茸的尾巴也跟着臀部摇摆出快乐的节奏。
左手不停刺激着私处的同时,另一手将置于床边的短剑取来,刀鞘是光滑的象牙雕成的,尾端还襄有银制的花纹。仰卧的少女大胆的张开双腿,露出淡红色的缝隙,经过性爱修行及妖怪军团的锻炼之后,她的两片花瓣已经发达到能够将男人的阳物整个吞进去了。虽然最近经常用手指头抽插它,但仍像未使用过一般粉红。
「呜…啊…啊…」在门口试探一阵后,左手慢慢的将那裂缝撑开。
「进去了…啊…快点…我受不了了…」像在对爱人轻声细语呢喃一般,但卧室里并没有其他人。
象牙的剑鞘深深的侵入少女的嫩肉中。
「啊…呜…啊啊啊…快…快…啊…不要停…」声音咕滋的响着,少女用剑鞘在嫩肉中激烈抽插着,另一边空出来的手也没有闲着,搓揉着高耸的乳房,动作愈来愈激烈。
「啊啊!啊…嗯…班班…我爱死你了!啊!真舒服!」双人床上少女的身体痉挛着,达到高潮…「对不起,在你舒服的时候…打扰你…」突如其来的声音传入耳里。
「啊─!」少女不禁尖叫出声。
在卧室的小窗上有个像狗一样的脸,眼神有些好色,从嘴角流出的口水滴的好长。
躺在床上正在享受刚才翻云覆雨余味的少女,整个人吓的跳了起来。
「你…你干什么嘛!」少女一边用床单裹住身体,一边余怒未消的骂着。拔出刚刚用来取悦自己的短剑,摆出架势。
「哎呀!铃儿真是没人情昧。如果不嫌弃我的家伙的话,要几次我都可以满足你的,你却…」「喂!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偷看的…」「我按了好几次门铃,但是…所以才绕到这边的…」「我是问你什么时候开始在那里的…笨蛋!」「从…你把短剑插进那里开始…」「混蛋!给我滚!」那只狗看见短剑射了过来,吓的缩着头。
「等…等等!我来是有要紧的事啊!」「好久不见了,我也很高兴啊,但是…偷看人家那个…是不能原谅的…」用床单包住身体的少女抓起吊在墙上的衣服,从窗户飞了出去。此时身着功夫装的狼人已等在那里。
「觉悟吧!帕比!」少女说道。
「喂!等等…班班…他不得了了!」被少女用剑指着喉咙的帕比赶繁将来意说明,否则恐怕真的会被宰了。
「你说班班…?他怎么了!?」铃儿捉着帕比的长襟,将他拖入屋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