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玄媚剑

转帖之前说的:
这部小说我个人认为写的是相当不错, 人物和情节的描写非常自然。 虽然作者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但是颇有一些职业写手的风范。
想长一个英寸, 所以分享给大家了。
玄媚剑作者:说剑玄媚剑
第一卷第一章第一美人
春雨方歇,在晚春的晨起暖日下,空气中透着一股淡淡的湿意。街道两旁的花树下,尚余下作夜风雨的残红,仿若处子新破,在脂香的白绢上散落的朱斑,看来多少有些香艳。花树的主人竟也舍不得把它扫掉。天晓后尚不久,但已经依稀有丝竹吹弹声、歌女轻唱声从精致楼阁里头传出。由于那些精美的阁子大都笼罩在如烟的杨柳间,所以霏霏的音乐声更显婉转丝绕,哪声音随着缓缓的醉风飘出,飘到了楼阁外的青石街道上,飘到了公子仕女们的耳中。虽不若晚上那般荡漾心魄,但也不象夜间那么扰人心神。这便是金陵。
空中乳燕斜划,徐徐春风催动着柳枝,那姿态象极了在街边上女子扭动的蛮腰。蒙蒙的飞絮飞到行人的锦衣间,飞到了美丽女子撑起的花伞上,在悠闲暇意中,一切都是动的。所以在醉香居外的那个中年文士显得那么惹眼,他看来仿佛四五十岁般,却是白衣胜雪、发如青丝,配上乌亮飘逸的美须,更是丰姿飒爽,萧疏轩举,湛然若神。他坐在一锦蹲上,面前是一红木书几,上置上好宣纸、狼毫湖笔。边上磨墨的竟是客居醉香居的江南第一名妓苏莞芷,眉若远山,瑶鼻樱口。纤手磨墨间婀娜娇躯轻摆,秋水般的眼波不时投在边上的白衣老头(当然他其实不是很老),轻笑生妍。那风情万种的俏样引来无数倾慕的目光。
苏莞芷可是金陵城乃至整个江南的贵介公子们最朝思暮想的美人了,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羞刹了金陵的才子名士,只可惜生为女儿身不能进朝入仕罢了。能让冰清玉洁美若天仙的苏莞芷在一边轻笑倩兮地讨好的半老头是谁呢?沐在美人幽香的那人仿佛无视四周射来各种复杂的目光,悠然自若,微笑的面容井然无波。清澈若水般的目光注视着面前坐着等待作画的女子,目光虽然温柔清宁,但是却仿佛把那女子全身上下都看了个透。尽管他看来已经快成为一个老头,但是在待画姑娘的如玉小脸上,一丝诱人的红霞还是渗透开来,目光也不由得飘出一许嗔意。尽管如此,但是那姑娘仍是坐着一动不动,摆出最美的姿态,静若处子。兴许她有些不解,为何眼前这位先生的目光看来仿佛自己便是他的情人一般。
“先生,那位姑娘正等您作画那?”苏莞芷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声音娇昵动人,但心中却是有些酸涩。他来醉香居的第一天就吸引了她的目光。而后,或言谈或抚琴,短短几日间,苏莞芷如沐春风,轻快欢喜间也变得容光焕发,娇艳四射,更是美得不可方物。但几天下来,仅仅只知道他姓萧。手上的笔仿若神来,不经意几划,便如神如仪。他特别善画美人,来金陵的第一副画便是苏莞芷。她见到画时,心神皆醉。画中的美人虽是自己,但又不是自己。因为画中人含情脉脉,秋波款款的风姿更美。便是自己也不敢多看。
他画美人时是十分容易走神的,在画自己走神时那迷人的目光令自己心如撞鹿,漪涟连连。细看下,他目中却不是在看自己,那虽是痴迷与怜爱的目光,却是在缅怀与回忆中,惹得她不由得幽然欲泣。
“哦”,萧先生向苏莞芷投来温和一笑,然后望向面前红晕尚未退尽的秀丽女子,目光落在她因侧坐而起伏动人的腰臀曲线,细腰下的圆臀确实丰满圆隆。暗道:“这女子倒生得好一美屁股。”左手拈袖,右手执笔,轻划斜点。沾墨的狼毫仿是活了般。片刻,美人侧坐的思春美丽跃然纸上。苏莞芷微微一瞥,便看到画中的美人又比真实的女子要迷人。不过他把那女的香臀画画得好生撩人。细腰处的衣裙被美丽的肉体挤成细细的褶皱,腰下的衣裳被肥硕的臀肉撑得光滑圆隆。也未免太羞人了,难怪人家姑娘只看了一眼便脸红过耳,匆忙收好羞急跑了。
再看作画人,若无其事地看着新坐下等待作画的女子,。苏莞芷不禁想到萧先生为自己作的画中,隐在层层衣中的玉乳痕迹画得有多惹火,尽管被包得严严实实,但从被撑起的的衣裳隆起处可以清楚地体会双丸的形状。以至于苏莞芷在沐浴的时候,总是下意识地注意身上最美的玉乳。想到此,她不由得面如红火般。
排在后面等待作画的女子已经不多了。
“先生可是马上要离开金陵了?”苏莞芷声音中不由有些伤意。
“苏小姐为什么这么说?”萧先生笔下不停,声音缓和。仿佛有说不出的好听。
“先生几日来,几乎画尽了金陵城中所有的美人,想来也不会再呆多久了吧?”见萧先生笑笑,仿是默认。苏莞芷不由娇媚地瞟他一眼笑道:“先生尚有个最美的美人没画那,就匆匆走了不觉得可惜吗?”桃眸含水,樱嘴轻笑生妍,那每台仿佛让坐在萧先生面前的美丽女子都没了颜色。
对真等国色天香的美人诱人风姿,萧先生亦多看了一会儿,道:“小姐说的是江南盟盟主任断沧的千金任夜晓吧?她难不成长得比小姐还要美吗?”萧先生停下手中的笔,清冶的目光投在苏莞芷如花的娇靥上。他一开始就是这么放肆的,虽然这个时代男人讲究非礼勿视。
苏莞芷微撅小嘴道:“她可是天之娇女那,江南第一美人。我一风尘女子哪能与人相比。”但玉脸上却全无一丝风尘女子所应该有的伤色,仿倒象一个爱计较自己容貌的小女子。
萧先生不置以否,笑道:“单容貌而言,天下胜过小姐的已是不多了。任夜晓?有缘的话,我倒是要见见到底是任何一个美法。这位江南武林的公主武功应该很好咯。”
“先生一读书人理会别人武功如何作什么?”苏莞芷侧过身子,取过一袭上好的宣纸,摊在几上。道:“那任夜晓倒是弹得一手好琴那。”由于娇躯微倾,使得她曼妙的曲线更加动人。
“内秀?任断沧了不起,生了这么个好女儿。”这话听在苏莞芷耳中,老气横秋得好象有什么不对劲。萧先生目光从苏莞芷丰满迷人的曲线上收回。放在已坐在自己面前等待作画的女子。只微瞥了几眼,便运笔作画,但目光和心神仿佛又不在画上,双眸又是一片迷茫,仿佛他不是凭眼前的女子样子作画,而是凭刚才瞄那几眼的印象,用心将整幅画完成。不过久,画几乎完成,坐在面前所画的女子,美目盯在画上已是异彩连连。心中暗喜:好美的自己!却不知那其实不是自己。
萧先生正思量间,忽觉得一道尤其亮烁动人的目光投在自己身上。手上的笔不由得缓了缓。抬起双目,对上射来的目光,却只是对上对面楼阁窗上的纱幕珠帘,隐有一美丽双眼从容移开。尽管隔了层纱幕珠帘,但隐传过来的目光却是天人才有的美丽。面对苏莞芷这等国色,他尚能心宁神静,但方才那微微的一瞥的美丽,却让他心湖驿动。
段落间要有空行
----1794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