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密宗

序章
出关达赖从一年的闭关中醒来,随手敲了一下手边的玉钟,肃静的布达拉宫顿时沸腾起来,无数喇嘛向达赖闭关的大殿涌来,当殿门徐徐打开,雄壮的号角回荡在西藏高原上,数千喇嘛向他们的最高活佛献上最高的敬意,每一个牧民都知道神圣的活佛——西藏的最高统治者,又一次闭关醒来了。
达赖经过繁琐的宗教仪式后,召见了各地前来朝见的活佛及大喇嘛、主持,这些各地的宗教首领都是由布达拉宫派遣出去的得道喇嘛(嘻嘻,高僧?!)。
讲述了这一年来闭关修炼的成果。
“转世几十次,本教的各项大法我均已修到顶峰,最终还是无法摆脱这具臭皮囊。现在该何去何从?”
众人均无语。活佛已累计转世几十次,是喇嘛密宗至高无上的高僧,他们多者也不过转世十几次,所修习的各种密法武功绝大多数出于这位活佛之手,又如何提得出意见。
达赖连问三遍,环顾皆惭色低头。
达赖叹息:“我密宗对外虽是修习佛法,实则修行天人之道,不死之法。然而无论如何修行,精神能量始终无法与宇宙大能相抗衡,历代多少师兄弟冒险将神识遨游宇宙,均落得魂飞魄散的下场。我已决定修习欢喜禅法,并游历各地,借鉴他人智慧。”
此言一出,众人都大吃一惊,达赖几十世来一向保持童身,鄙视以男女交合进行修行的欢喜禅,现在居然提出修行该法,恐怕也是山穷水尽了。但众人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好跪地称:“谨遵法旨”
达赖将密宗教务安排妥当后,便飘然向中原而去。
欢喜禅法,是一密宗喇嘛(达赖若干世前的一名弟子)所创,因该法以男女交合为基础,吸收交合时产生的能量来增加自己的修为,为密宗苦行者所不容,且该法如不能守正辟邪,就会舍本逐末,只会追求交合的快感,而忽略了精神修行,沦入邪道,只对功力有益,却无益于修行。
达赖深知此法损人利己,不是正途与自己素习方向相反,然则为追求大道,自己应尝试不同的方向,方法。且以自己的大智慧,自然会对该法进行修改,只要不是死路,便能找到正确的方法。
在临近中原的藏边大边寺内,达赖进行了一次神识漫游,与各位密宗修行者通报了自己的方位及想法后,毅然出关进入中原。
第一章初出茅庐第一节山洞春色达赖漫无目的地在中原闲逛了一年,几十世的阅历使他并不象一个初入尘世的小伙子,他现在才18岁,按身体的年龄。
达赖没有吃过烟火之物,全是自己从山林中摘来的水果充饥(因为自己不想去作工干活挣钱)。也没有遇到什么鼎炉,即练功的对象。因为达赖从来不修边幅,满脸胡子(这里可没人伺候他),从来没引起什么美人的注意,加之中原风气保守,自然也没人向一个衣衫破烂,满脸胡子的人表示好感了。好在达赖耐心极好,无事便在山水之间修炼自己的精神能量,吸收天地能量,对中原所谓的繁华城市却不屑一顾。
一日,达赖正在山顶冥想,吸收天地灵气壮大自己能量,精神的一个触角突然感到一缕杀气,这是自己肉体本体发出的警告,在自己未突破肉体限制之前,可不想再去投胎。于是,精神能象潮水一样,瞬间便返回了自己的身体。
当达赖睁开眼睛,便开始探寻危险的源头。达赖的神念思感扫描可是他的专长,思感很快发现在山脚下的密林边上正在发生一场厮杀。达赖对人并不感兴趣,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达赖已快达天人之境,自然对人与动物区分并不太明显。但当他发现厮杀中有女剑客存在时,便有了兴趣。欢喜禅只有改良过的理论,却从来没有实践过(好可怜,几十世都是童身),现在好象机会来了,正好实践自己拟好的深入中原社会的方法。
很快,达赖到达了厮杀声的地方,在战场旁边静静地瞧着,看着双方的人手不断减少,却无动于衷,情感没有一点的波动。在达赖的暗中左右下(在几十世的修炼下,达赖对能量操纵登峰造极),最后捕杀双方两败俱伤,只剩下一方的两员女将筋疲力尽,伏在地上喘息。达赖见时机已到,便腾身而出,两位女子只觉眼前如一阵风掠过,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当她们其中之一醒来时,却发现自己赤身裸体,一丝不挂。在一个光线明亮的山洞内,有一个浑身光溜溜的野人正看着自己。这个野人身体健壮,肌肉结实,肤色呈古铜色,奇怪的是令人看了觉得好看极了,再往下,天啊!一根粗逾手腕,长约手臂的红通通的异物在不断的颤动,异物头象一个碗这么大。
两名女人其中年长的云英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它想干什么?看这个野人目露红光,自己身为过来人,自然知道是雄性发情的特征。急忙运气,内力所剩无几。
眼见这个野人向自己身边的怜怜扑过去,可惜的怜怜还在昏睡中。只好奋起剩余的内力一掌向野人的头颅擘去,正中目标,象擘中了铁块一样,手痛得几乎哭出来,这野人的皮肉是什么做的。如何自己连石头都可以擘裂的裂云掌砍到它身上就一点作用都没有,眼看野人连自己看都不看一眼,乱冲乱撞,显然欲火焚身,就要将那个凶器塞入怜怜的小穴里,不行,怜怜还没有过男人,这么大非要了她的小命不可。
奋起余力,扑了过去,抱住了那个野人的粗腰,一股强烈的却十分好闻的男人气味冲进鼻子,自己的乳房贴在野人强健的背肌上,下腹紧紧贴在野人强壮的臀部,自己的底下不禁湿了,自己多久没作了?好象有一年了吧,自从自己丈夫战死后。该死,自己在这个时候想这些干什么?重要的是要救怜怜。直接伸手下探一把握住了那个该死的凶器,好烫,好粗,自己满把都握不过来,要是插进来,会多舒服。
野人发出舒服的哼声,好象发现后面这个雌性比较好,便转身将后面这个身材丰满,肤色洁白的女人搂到怀里,好舒服,雪白的奶子顶在自己的胸膛上,象会发射电流一样,电得自己浑身发麻,欢喜禅的功力运行加速。双手下伸,抚摸又白又滑又有弹性的大屁股,自己的鸡巴不禁又大了一点,先插进去再说,使劲将粗壮的鸡巴向女人的两腿间插进去。
云英见野人性发后,神力无穷,自己的肌肤与野人相贴,产生如触电般的感觉,底下的小穴水更多了。用自己的纤纤玉手握住阴茎的根部,引导它向自己的洞洞钻去。首先是碗大的龟头钻不进去,在洞口磨来磨去,引得自己浑身难受,小穴极痒。好在自己武功修炼多年,尽力将腿分开180 度以上,终于渐渐地在自己的引导下,将龟头塞入奇痒的小穴。云英出了一口气,幸亏有自己的手,要不然小穴非开花不可,这个野人看来没什么经验,自己的鸡巴舒服了,便不使劲动了。否则这么大的阳具怎么办?
随着自己身体不由自主地前后摆动,大鸡巴进入小洞越来越深,终于野人与云英间只剩下她的一只手。
云英喉间发出荡人心魄的呻吟声,“啊……啊……太粗了……太长了……太大了……顶到子宫了……太爽了……我要死了!”
不到一会儿,由于久未尝到这种销魂滋味,云英坚持不住了,发出长长的一声叫喊,“爽死我了,大鸡巴哥哥!”
头一仰,便昏迷过去了,只听到“卟哧”几声,云英小穴喷水了,却没见流出来,原来阳具太大,喷不出来。
野人没了云英的操纵,便开始自己发挥了。将云英的小手拿开,将剩余的部分也插入了。达赖在运转欢喜功法,真气运转,当真气运行到自己下面的阳具上时,阳具在那个给自己带来快乐的小洞内,竟然可以自己转动,象指挥自己的手指一样,随意弯动,颤动,放大,缩小。
随着自己身下的女人又被插醒,发现整条大鸡巴都插入了自己的洞洞,才感觉到在昏迷中,那个龟头已经顶开了自己的子宫颈,进入了子宫,甚至那个龟头还在子宫内不断旋转,磨擦,好象还可以拐弯,更给自己带来了强烈之极的刺激。
没一会儿,云英又喷射了,又在昏迷中在云端飞翔了。
达赖在这个女人身上练习了一小会,这个女人死活几次后,喷射了几次凉凉的东西,被自己吸收了,运行全身,对自己好象很有好处。大概这就是所谓的采补吧,但对自己用处不大,因为自己早就可以从天地灵气中吸收这类东西了。随着自己阳具上快感的累积,好象自己体内也有东西要溢出,这可是若干世没有的体验。自己也能够控制这种快感,但不溢一下,就没有体验,就无法前进了,于是达赖也将自己的存货从阳具上射了一部分出去。
排版混乱,不给加分!
------1794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