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女色魔

饶饶我吧,姑娘!姑娘饶饶我吧!小的家里上有老母,下有妻儿,一家十口靠小的维生,求姑娘饶饶小的吧!“这个被女色魔黑珍珠劫回来的壮汉吴作,跪在地上猛叩头哀求的说。黑珍珠看见他这副可怜的相貌,不禁好气又好笑。
黑珍珠把剑一扬喝道:”只要你听我的话,替我办完一件事後,保证你活生生的回家去,否则难怪我……“那壮汉说:”姑娘,小的听你的话,千万不要杀我,小的只是个耕种的人,除了耕田种菜之外,就没有其他能耐,不知姑娘要小的做什麽,只要姑娘不杀我,能力所到的、都愿为姑娘效劳……“黑珍珠说:”我要你做的事,当然是你能力所到,不,不止能力所到,而且是最有本事的事。我先问你几句,你家里除了妈妈之外。是否有六个孩子?“”是的,小的 是有六个孩子。“他答”你的太太很会生孩子,结婚六年就生了六个孩子是不是?“”是的,可是姑娘怎知道我老婆每年……“”你回答我的话就行,不许你反问!“”你每天晚上都非要跟你老婆,最少亲热一次是不是?“”是,是的,可……可是姑娘怎会知道这种事?“他不觉心中大为惊慌起来,因为夫妻行乐,是一件非常秘密的事,但对方连自己的私生活都了如指掌,那就不得不为之惊 了。
”你日耕夜又耕,但都不觉得辛苦,可见你身体壮健结实,同时我见你的夜耕方面更是卖力,那你老婆常被你锄掘到哼哈呻吟,由此可见你之强劲,同时又可以算是你老婆有福了啦!“黑珍珠继续又说:”今次我劫持你回来,就是想你替我耕一块田,本姑娘块田就在这儿,我只需要你夜耕,今晚就开始。“黑珍珠说着,把那特制的夜行衣裤一拉,顿时露出小腹下一部分,只见那阴户一片乌黑黑的阴毛,比他的妻子浓厚一倍多。
”呀……这……小……小的不敢冒犯姑娘。“他正在惊愕中,把脸转过去,不敢正视。
”我没有说你冒犯,我是自愿的,你到底肯不肯。“她说。
”是,是,小……小的……“他连声应着。
而在这一瞬间,他已迅速脱下了身上的衣服,一丝不挂,露出了黑实实又硕壮的身体。黑珍珠这时也一丝不挂,她的身材太美丽,太肉感了,四肢修长肥瘦适度,胸前的一双豪乳丰满 常,就是柳下惠再生,见了也为之动心。
”喂,你还站在那儿发呆,做什麽,还不快来,为我……“黑珍珠说。
”是,是……“吴作慌慌张张的行过去。
”我已脱得一丝不挂,你为何还不脱个清光,我记得你跟老婆玩乐时,都喜欢光光的呀,快把衣服去掉,难道还怕羞吗?“她催促着说。
”是,是……“吴作用手脱下衣服。
”好没出息的,男儿大丈夫竟然缩作一团,难道你见了我的肉体後,就不感到刺激麽。“因为她见了吴作胯下的阳具,竟然垂头丧气,于是她边说边用手挑逗了几下,仍然不起头。
黑珍珠说:”吴作,你坐正一点,我给你吹它一次。“一瞬间,她的樱桃小嘴,已含住他的宝贝。
”咦,酸,喂,慢……慢一点。可勿咬着它。“吴作给她吮得酸痒不过,口吃吃地叫着。
黑珍珠含着他阳具运用她的舌尖,卷卷刮刮的,那龟头儿,被她口腔里的那条又热又软的舌尖乱刮着,经过她这舐、吮、含叁种技巧,那软绵绵的阳具,瞬眼间变成铁笔一般,足有七寸多长,怒不可遏而抖跳不已。
”我听见了你老婆每晚的呻吟求饶,谅你决不是银样 枪头,所以我设法使你恢 生气,你如卖力, 能令我满意,我会重重赏你,来吧,你就对我做出你对老婆那一套工夫,不用慌张,你当我是你临时的妻子吧!干麽?还怕什麽,你可以开始啦……“她见他还是不敢有所举动,于是伸手去捉住他的手,轻轻放到自己的胸前,同时也把自已的身体依偎到他身上去。
只见他初时还是惧缩地,只是轻按动了几下指尖,但见她不但没有怒意,反而更横身到自已的怀中来,于是便渐渐放大胆子,由轻按指搓变了轻抚,轻抚变了拈捻跟着下去便是狂吻狂吮,只见他的指印和唇印都落满在她的胸前。
”好大的奶奶,好美丽的奶奶,比家里那黄脸婆的,实在是肉感多啦!我从来就没有抚摸过,这麽结实,这麽富有弹性的乳房,啊……我不会是在梦中吧!“他心里边这麽叫着。
终于情不自禁地,抱看她那双玉峰回来吮吸,而她却亦在他的怀中,不断蠕动着,轻闭上睛睛,满足地享受着他那爱抚,和吮啜所带来的阵阵快感。
”喂,你可以换个地方了吧,下面也要照顾一点呀!“她说着便把他的手,拉到下面的阴户去。
”我先要你做抓阴毛工作,我知你是拿手的。“他在黑珍珠的催促下,便开始用那熟练的手法,来抓搔那一片密长的阴毛。
吴作的手指在黑珍珠的阴户外抓阴毛玩了一会儿後,终于把指头滑进阴户内去,他的手指在阴户中,游来滑去,挖挖挑挑,同时更拽起她微突出的阴核,使她阴户内的淫水源源出来。
吴作边用手玩,边心里盘算着,今晚如不出尽方法卖力,使这淫妇满足,恐难有机会逃出她的魔掌,因此把心一横,使出对妻子的本领来讨好这淫妇,俯下头来把黑珍珠的阴户一看。只见她凸起的阴户,衬着浓黑的阴毛,一片红润的阴唇一张一合的格外迷人。
吴作转过身来,用手分开那两片粉红的阴唇,用嘴就吻了上去,一边吻,一面吮吸着。
”噢……你……哼……“吻得她小屁股直摇,直摆。
然後,吴作再吐舌头,在阴户上一勾,一勾的舔着。
黑珍珠被吴作只舐了几下,已是神魂飞颤,浪水直流,不由得哼哼出声”哼……你……我要死了……我也吃你……的……大东西……“她浪得难以忍受,伸出玉手扶着阳具,歪着头,就用玉唇吻着阳具,然後张开小嘴含住大龟头。”你……好大哟……“吴作此时也被她吮得酸痒难熬,不禁向前顶动。
”好人……不要动嘛!“说着还用香舌舐个不停。
两个人此时被舐得欲焰高涨,身躯都不停的幌动。
一个是小屁股拼命的上摆,一个是雄腰伸缩,最後都忍不住了,吴作才急忙转过身来,挟看她两条粉白的玉腿,就拖向床外,自己立在床下,站在她两腿中间。
用手握着阳具,对准黑珍珠肥美的阴户正在摆动着的小穴,猛的一插,已插进一半。黑珍珠感到阴户胀得微微刺痛,不由得”喔“的一声,还没有容她喘过气来,吴作又是一插,真是其快如矢,阳具已经尽根猛插进,大龟头紧插着发痒的阴核。
”唔……你……插死我了……哼……“刚浪哼了一半,大龟头又是一插一抽,黑珍珠一阵抽搐,浪水猛从花心里直冲出来,两只玉手拼命的抓紧床单,浪叫一声:”哎……唷“樱口直喘着。
吴作把大鸡巴来回一抽,真拉得她阴户内的肉壁,阵阵麻木,周身发抖。
如此的抽动了五六十下,她更浪的发狂;”噢……快……快……插……你……就插死我吧……哼……快……我要你…“吴作知道她要泄了,忙纵身上床伏在她身上,用大龟头顶住花心一阵磨扭。
”噢……快……不行……不行……忍不住……哟……我……要丢……丢…“她周身用力,张开小嘴咬住吴作的肩肉,突然一阵狂动,忍了一个月的阴精,浓浓的射了出来,四肢像蛇一样的缠住吴作,她泄了。
可是吴作却仍像野马似的在平原上驰骋着,他紧搂着瘫痪的小淫妇,一只手捧着她的小屁股一下一下的狠插着,大龟头像雨点似的打在她的阴蕊上,浪水阴精带得”刺扑!刺扑!“的发响,由阴户中一阵阵顺着小屁股向外流,流在下面的床单,已湿了一大片。
吴作看见她这种娇怜的样儿,他才轻轻的抽送。
黑珍珠此时得到喘息的机会,深深的吐了口气,媚眼瞟着吴作说:”你……真厉害死了……看你如此老实……差点给你揉散了。“黑珍珠经过刚才的休息,也好了许多,于是也转动看玉臀,上下左右的迎合他,床上又一阵猛烈的震动,他抽得急,她转得快。
”你……快……快……我……我……不要……不要……“”好姑娘……我……我也要丢……用力夹……快……哼……哼……“吴作只感到龟头一阵烫热,知道她又泄了,阴内花心的喇叭口却围着大龟头直吮,一阵酥麻,两个人都泄了,两个赤裸的人都躺在床上喘气,谁都不愿动一下。
排版合理!谢谢发贴!
-----1794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